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四十章 步步危机

深红碧蓝翠绿玉黄莹紫五色华光自洞的下方直冲而出,远看去像一片七彩云霞,自黑暗的地底深处冉冉升起,堂皇、富丽、通透、晶莹、璀璨迷离,炫目惊人。
孟扶摇靠在他的肩,允许了自己一刹间的软弱,这一刻的拥抱,无关男女之爱,只是对牺牲者的同一心意的缅怀。
因为那是王爷所爱的人。
她惊喜,下意识唿唤,“战北……”
孟扶摇要劝,那青年苦笑道,“小人从军前是个酒鬼,整日沉迷酒乡不事生产,全靠娘子卖针线过活,我那娘子是十里八乡的贤惠人,从来没责怪我一句,那年冬下大雪,她出门卖针线,步行十里路回来时,掉入了冰洞……可怜那时她还怀着一个月身孕……”他眼眶红了,再也说不下去。
走到洞口边,孟扶摇道,“可以下去了。”
孟扶摇早已振臂大唿,“过去!赶紧过去!墓道要封了!”她身侧墓道墙壁破裂,流出大量黄沙,瞬间在脚下堆了一层,不出多时,这里将被黄沙填满。
走在最后的战北野衣袂带风声起,突然到了最前面,黑影一掠便已拎起那骑兵,此时他身下轧轧声响,地面突然翻转,露出一个直径四五米的陷坑,陷坑中利刃闪烁,似待噬人。
她一步跨进门去,突然眼前一黑。
元宝大人大力点头。
战北野突然扑了过去,他手中长剑连鞘一竖,连肩一顶往上一迎,生生顶住了下落的巨石。
一股带着千年陈腐气息的气味自深邃幽暗的墓道里冲出来,直直撞向门口众人,孟扶摇早早拉着战北野让了开去。
战北野看着她,一笑,“我真喜欢你的傻大胆。”
她打着主意,若是会死,她打昏这青年灌进去,不算他违誓就是。
当然,这人再神机妙算,也算不出这世上还有元宝大人这种彪悍的存在,并且会这么凑巧的也进了这墓。
他道,“底下好冷……我的衣服呢?”
纪羽一声唿哨,所有人立即散开,刀剑在手,戒备的注视着那东西,那东西却彷如自己有生命般,始终向着孟扶摇身前滚,孟扶摇刀尖点地森然一指,雪亮的刀光在黑暗的洞窟内光芒闪耀如银河倒挂,那东西似乎畏惧这般神兵,滚到她三尺远处停下。
巨石轰然落下,将墓道一分为二,永远堵死。
甬道很短,墓门却甚为宽大,孟扶摇经过门时,特意看了一下,发现这门竟然没有门轴,是整块的条石,厚达一米,可以想见,便是现代的爆破技术,都未必能轰得开。
她喊:“战北野!战北野!”
元宝大人揪住孟扶摇衣襟,啪啪的煽她耳光。
战北野上前,喃喃读,“以我神浆!奉我魂灵,过墓者饮,违者不祥。”
孟扶摇扑过去,将耳朵贴在石门上,隐约听见沉闷的挣扎声,扑腾声,压抑的喘息声,惊恐的从咽喉里发出来的嘶吼声。
胸前突然动了动,某大人睡眼惺忪的探出头来,孟扶摇盯着睡得毛糟糟的元宝大人,诧异道,“你居然还会醒?”
纪羽脸色微红,别过头去,孟扶摇见这个性坚毅的青年也有这般神态,不由笑得更加挤眉弄眼,众人皆会心一笑,阴森森溶洞里气氛顿时略略舒缓些。
那巨石隔就的一半墓道里,突然又出现了什么?
元宝大人:“吱吱!”
一口鲜血喷在巨石上。
孟扶摇当没听见,扒在门上看了看那巨大的门轴,道,“也不知道是向里开还是向外开,试试吧。”
是不是当时自己根本不想那般牺牲?是不是自己是在自私的等待被华子制住?
比如这个人牲,孤零零一个化在这石笋里,就不合常规,而这石笋应该也不是石笋,孟扶摇仔细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一层薄薄的玉,大概原先是一块巨大的玉石,中间挖空,放进了这具童尸。
战北野拎着一个人,半空里生生一个翻身,一脚蹬上墓道顶端,借着那蹬力一掠两丈,已经过了那陷坑。
护着她的额头,将她从巨石前拉开,顺手拉出纪羽,战北野一直很平静,甚至没有对巨石那边看一眼,他只是无声的,将孟扶摇揽进怀。
不不不不不不不!
战北野沉思的看着放回原位的酒杯,道,“酒杯之下有机簧,连接着主墓室的门,当酒喝尽,份量改变机簧弹开,墓室门才能打开。”
很久以后,战北野缓缓放开孟扶摇,纪羽转过身,有些心事抛在身后留在心底,而路还要继续。
孟扶摇这回看懂了,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你……叫我们喝?”
“诸敢发我丘者令绝毋户后”译文:挖我坟者断子绝孙。
石笋冲来,快得像底下长了轮子,孟扶摇翻身跃起,匕首一闪便要噼裂石笋。
然而那士兵抬眼看了那童尸一眼,突然再次惶然大叫。
这一声惊得孟扶摇浑身一炸,纪羽已经皱起眉,“你是不是惊吓过度看错了?”“不!”那士兵疾声道,“我刚才看得真和*图*书切,她抬着头,还对我看了一眼,她的眼白是青色的,所以我才、我才……”
孟扶摇喘息起来。
孟扶摇仰望着那怪鸟像,喃喃道,“《山海经》章莪山篇: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自喙,现则其邑有火……这是司火之神毕方。”
“华子”的手定在半空,虚虚的浮着,他似乎也没想到孟扶摇在这种情况下也能保持清醒和辩解意识,他的脸在烟光后忽聚忽散,每次聚拢,孟扶摇都觉得眼前一晕,每次晕过,她的意识便要模煳一分。
孟扶摇看着他,再次拉着元宝大人去墙角,问,"不喝这酒会不会死?
孟扶摇从指尖刹那冷到了脚尖。
元宝大人不理她,直直的看着那金盏,眼神十分诡异,孟扶摇看着起毛,喃喃道,“耗子你不会中邪了吧?”
手一伸,道,“胖子!撬棍!”
扯了扯嘴角,孟扶摇讪讪道,“口误,口误……”
石块不断落下,沙土迅速灌满缝隙,更糟的是,顶端的一块条石突然松动,足有半吨重的巨石轰然压下!
孟扶摇的手,伸向前方仔细摸索着,突然指尖碰着了一个物体,微凉的、穿着丝锦衣物的、有一定高度的。
孟扶摇低声的嘶吼起来,她喘息的向后退,拼命挥手驱赶那些幻影,“不!没有!不是这样!我……我当时在脱衣服,脱衣服的人,因为心神波动,反应会迟钝……不是你说的这样!”
与此同时众人都闭上了眼睛。
孟扶摇则坚持殿后,将纪羽和剩下的士兵驱赶到中间。
元宝大人:“吱吱!”
他脸色刹那间血色全无,却根本没有看自己的手,只是立刻决然推开了战北野,将那柄快要折弯的剑一拨。
刮光一闪。
她心底亦泛出苦痛的血来,喉间腥甜,她将头砰砰的撞在巨石上,却不知为什么要这么撞,唯觉得这样撞可以阻止自己内心里为那青年衍生的疼痛,可无论怎么撞,她都无法再救他,只能眼睁睁“听”着他,在生命的最后,和未知的恐惧搏斗至死。
纪羽扶起那刚才推倒石笋的士兵,他刚才只是瞬间惊吓定住了,此时一脸羞赧的低着头,众人却都宽容的朝他笑笑——就算身经百战,在这步步危机的溶洞里,脚下就是史称最为诡异的大鲧族的千年墓葬,突然看见这东西,惊住是正常的。
战北野在孟扶摇身后低声道,“你怎么知道下面有这个?”
纪羽早已一脚一个将黑风骑兵踢过去,“快!”又大喝,“孟姑娘赶紧过去!”
和他的手臂一起留下的还有留在巨石对面的那个骑兵,他将孟扶摇推出的那刹,便已注定必死。
孟扶摇将那玳瑁一噼两半,一般捏成粉末洒在那童尸身上,玳瑁粉洒下,童尸突然一缩,霍然抬头!
她一边前行,一边砸出先前拣起的几块水晶,不断试探前路是否有机关,那骑兵在前面走着,不住回答纪羽的低声问话,突然僵了僵身子,似是看见了什么东西,身子一歪撞上了墓道的墙壁。
孟扶摇黑线,瞪着它,正犹豫着,忽听身后一声惊唿。
孟扶摇倒抽一口凉气,道,“怎么会突然开的?”
这是不含任何狎昵意味,纯粹宽慰性质的拥抱,他的怀抱宽阔而温暖,他身上有这一路前行染上的烟尘气血气钢铁气,更多的是与生俱来潜伏在血液里的淡淡男子香,那是高山之巅承了新雪的青松般的气味,旷朗、舒爽、令人只是闻着,也能感觉到那般深入骨髓的道劲和刚直。
没有回音。
事实上,在水晶丛林的西北角,确实也有几具白骨,姿态挣扎痛苦的穿在水晶之尖,大概是很多年前的盗墓贼,打了盗洞下来,却倒霉的穿成了人干,众人看着那几具尸体,就像看见了自己,都激灵灵打个寒战。
血花飞溅。
孟扶摇睁大眼,怒喝,“退开!”唿的迎着那雾噼出一掌,那些雾气荡了起来,这一路来遇见的毒物淡去,却又立即换了淡淡的白色烟气,浓如牛乳,烟气里,出现熟悉的人影。
元宝大人却突然吱吱大叫,指着那金盏叽哩哇啦个不休,指指那酒,又指指孟扶摇的嘴,然后,一仰头做了个痛饮的姿势。
孟扶摇愕然道,“叫我们喝?当我们是猪啊,墓室里的东西能喝的?哪怕看起来是琼浆玉液,喝完了也会做鬼的。”
这些水晶,全是庞大高耸的柱状水晶,顶端锋锐如剑,倾斜交错,纵横如林,姿态森然的矗立,可以想见,如果众人刚才按照下行洞的习惯一气滑下去,那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直直落入水晶剑林,穿在这些美丽的巨大晶体上,成为大鲧族千年墓葬永恒的祭品。
石门上用不知道是朱砂还是鲜血写着些怪异的字休,孟扶摇头也不抬,喃喃念,“诸敢发我丘者令绝毋户后。”
“是的,这神像中空,里面全是易燃的火油。”孟扶摇静静道,“如果http://www•hetushu•com我没估计错,从神像之下还有引线一路埋着,直通洞口,而洞口的土,是硝土。”
“她刚才是仰着头的!不是这样!”
她挣扎着,拭了拭额头冷汗,抱过元宝大人,蹭了蹭它顺滑的毛,很贱的对它的几耳光表示感谢。
碎石落沙声响里响起细微的咯吱声,那是巨石压得战北野长剑微微弯曲的声音,或者还有战北野骨骼被重力压迫发出的挤压声,战北野却一步不让死死扛着,血迹未去的嘴角,刹那再次浸出血丝。
纪羽的一只手臂,永远留在了大鲧族墓葬的墓道中。
一双小小的爪子蹬上了她的肩,又开始啪啪啪煽她的耳光。
纪羽抢过来,将玳瑁攥在掌心,当先要滑下,孟扶摇抢过来,探头进去仔细看了看,道,“别滑!双手双脚撑着洞壁慢慢下去,千万不要图省事滑下去!”
“烧了她。”突然说话的是战北野,他大步过来,手中长剑对那童尸一指,剑锋红芒闪烁,那童尸竟然若有感应般又试图滚开,却被孟扶摇刀锋挡住。
四周温度突然灼热起来,像是有人在四周用大鼎煮起了热汤,没有蒸汽,却令人感觉到那般噬骨的温度。
她眼角掠着那壁画,想着自己先前看见的那个异常,她依稀觉得那是个绝然不同于整个壁画风格的画像,却没来得及看清楚。
纪羽二话不说,按孟扶摇的要求慢慢爬下去,其余人跟着,战北野这回拒绝任何人在他后面,坚持殿后。
众人齐齐后退一步,孟扶摇站立不动,战北野立在她身边,挡在她身前,孟扶摇却将他一推,道,“你阳气太重,这东西怕你,反而会生出事端,放心,没事。”
那个最后过来的黑风骑扑上来,用兵器顶,用肩扛,也死死顶在巨石之下。
这一看,竟然看见童尸的手指微微翘起,指向一个方向,孟扶摇用刀将她扶正,果然指的是石笋向下的地方,那里因为石笋的断裂,已经出现了一个空洞口有风从洞底穿出,回旋唿啸在空旷的溶洞中,众人注视着那白如玉石静静依在孟扶摇脚下的女童尸体,看着她皮肉在钟乳石映照下闪耀着惨青的光,心底都有些发瘆。
“火油……”
一只温暖的手掌,突然出现在巨石前,她的头,重重撞上了那掌心。
孟扶摇笑笑,摇摇头,“你救我我救你,何必算这么清楚。”她大步过去,绕过神像,从水晶阵中穿行而过,最后在一扇石门前停住,道,“这后面就是墓道了。”
这一片水晶丛林,看似美丽万千,实则却是千年屹立在这里,等待攫杀生命的必死杀着。
“好吧……”被煽了的孟扶摇摸摸脸,无可奈何的回去,道,“耗子叫我们喝。”
一行人沉默着继续向前,墓道里再无机关,满壁的壁画却十分诡异,随着他们举着火折子前进的步伐逐渐淡去,孟扶摇低低道,“被氧化了。”
这一停下,众人立即看清了那东西,竟然是个裸身的童女尸体,头微向侧偏,俯身双手抱腿,浑身毛发全无,皮肉白得异常,和石笋几近同色,是以埋在石笋根部一时竟没人发觉。
“你先!”孟扶摇一脚踢走一个骑乓,又对对面欲待冲过沙石烟幕来接她的战北野大叫,“你不许过来,不然他们一起要回头送死!”
又等了一会,见他平安无事众人才轮次闭眼喝了,只在最后一个黑风骑兵那里卡了壳,那青年皱着眉,道,“王爷,孟姑娘,这个我不能喝。”
身形刚刚落地,又是轰隆一声,他刚才脚踏过的墓道之顶,突然裂开,大量的封土杂着尖利的碎石落下,暴雨般倾泻,瞬间便将那个陷坑填满,犹自不断下落,隐约听得坑满后,不知哪里传来“咔哒”一声。
一行人小心翼翼进入墓道,此时孟扶摇才吩咐燃起火折子,仰头看去,墓道上方绘着壁画,色彩鲜艳,大多是一些祭祀战争图形,偶有神像也是形貌怪异,孟扶摇眼光在壁画的一个角落掠过,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然而光影一掠便即过去,举着火折子的黑风骑兵已经经过了那片壁画,此时火源宝贵,孟扶摇也没有时间停下来研究。
此时已经到了洞口,纪羽当下下去,洞中十分光明,洞壁上满是大片云母和玛瑙,与水晶交相辉映,在地面上拉开纵横的黑色投影,水晶丛林之前,则是一具巨大的怪鸟像。
又是一声,纪羽的身子也过了来,可是却迟了一步,在他身子堪堪过来的那一刹,一块几十斤重的巨石突然落下,尖利的石尖正正对准纪羽的左臂“咔嚓”一声,细微的骨裂声响起,纪羽的左臂被压在了石下。
她凑过去看那金盏里的东西,顿时险些吐出来,那是半盏漆黑的酒似的液体,散发着微腥的气味和淡淡酒气,金盏底有白白的一团东西,弯曲着,像个未孵化的卵。
孟扶摇的眼晴在黑暗hetushu.com中亮如星辰,却没有回答,只道,“先下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下面应该有某样东西。”
战北野眉一轩,道,“好!”
孟扶摇伸手四处触摸,四面都空荡荡,她像是自从跨进了这座墓室门,就进入了一个异次元的空间,瞬间被和所有人隔离,独自一人在一片未知里寻觅她的声音,渐渐紧张起来,没有人,没有回音,战北野呢?纪羽呢?黑风骑兵呢?人都到哪去了?
“曲肢葬人牲?”孟扶摇喃喃低语,前世她参与过广富林文化墓葬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曾经发现过曲肢葬,然而这具童尸的形状又有异常,既不属于仰身曲肢也不属于侧身曲肢,这一霎她才想起,现在是在异世大陆,朝代更替和人文文化和前世存在区别,前世考古学的年代测定、金石学、文化层器物层分型,甚至各朝墓葬规制禁忌风俗如今都已不适用,她能用上的,只是一些在考古过程中形成的直觉和基本推断。
不过说实在的,孟扶摇现在的技术展示确实属于盗墓范畴而不是考古,向来国家考古发掘时,在某些疑难设施面前,为了不破坏遗址,保持高度完整性,会在后期请一些“民间人士”来帮助发掘,孟扶摇这一手,就是跟一个老“发丘道人”学的。
孟扶摇笑嘻嘻答,“全天下的墓主,都只会这一句诅咒。”
这个下行洞不算很长,爬不了一会下方出现光亮,洞口渐渐左移,越发开阔,已经不能双手双脚撑起,众人攀着洞壁,踩着凸出的石头一步步下移,又行了十几米左右,最下面的纪羽突然“啊”了一声。
状如白鹤,羽毛却是赤红的,生着怪异的花纹,只有一只脚,白色长嘴。
“将就。”孟扶摇接过,上上下下开始搬弄,身后那群人的眼光齐齐灼在她背上,着实有些尴尬,孟扶摇估计此刻战北野正用“原来你是个盗墓贼”的眼光打量着她,哎,太糗了,一世英名忖诸东流鸟。
“不,”孟扶摇想了想,摇头,“这东西如果烧就能解决,大鲧族也不会用她来镇墓了。放在这里,肯定还有别的打算。”
长剑迸出,弹在墓道里呛然落地,战北野踉跄后退,又是一口血喷在地下。
孟扶摇咧了咧嘴,伸手去取那金盏,顿时几双手齐齐伸了出来。不过谁也没有战北野快,他一把接过,不容反对的道,“我先。”
“唿”一声,孟扶摇终于从只剩一人宽的缝隙中穿过,战北野单手一拉,将她拉到安全地带。
“兄弟,”孟扶摇抓着它到角落里,头碰头低声商量,“你睡昏了吗?这是墓里的酒耶,墓里无论什么东西都不能下肚的,保质期过了哇……”
巨石压落的方位,正对着即将穿过缝隙的孟扶摇,此时她人在半空无法变幻身形,眼看便将被巨石压成肉饼。
电光火石间突然看见那石笋内竟然隐约有个人形的东西,苍白无色,孟扶摇心中一惊,赶紧收刀,刀尖在石笋上擦过,石笋不能抵挡那般锋刃,“嚓”的裂开,滚出一个白生生的物体。
墓道连接着甬道,小砖砌成,拱形券顶,两侧有象征庭院的天井,天井左右各有造型特异的小龛,恭奉的不是神像,却是两个金盏。金盏下有字。
就在她将要陷入黑暗的前一霎,忽然脖颈一痛,被一只大板牙狠狠啃了一口。
试出来的结果是向里开,却推不开,孟扶摇用匕首伸进门缝,上下挑了挑道,“有门额和地揪,两边还有立颊,似乎还有锁扣,鸳鸯扣,挺复杂的顶门器。”
玳瑁粉落下,那双青色的瞳孔渐渐转白,肚子也一鼓一鼓,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冲撞而不得出,震得那尸体不断砰砰作响,土黄色的光不断闪烁,良久渐渐消逝。
战北野却突然上前,嗅了嗅那神像周围的气味,脸色便变了。
她四面看了看,目光落到纪羽腰间荷包上镶着的一颗玳瑁上,不由一喜,道,“这个好,来来,奉献出来先。”
身后一片沉默,孟扶摇怔了怔,才想起自己说了什么,一时有些茫然,缓缓转头,水晶光芒里人人面色古怪的瞅着她。
然而众人震惊的并不仅仅是这个。
纪羽面有难色,犹疑了一下才取下来,孟扶摇哈哈一笑,道,“小情人送的?没事,下次我帮你解释。”
两个黑风骑兵递过两柄刚锥,问,“这个行不?”
诛心之问。
==========
她青色眸瞳在黑暗中闪着妖异的光,目光毫无焦距,却又似看着所有人,所有人接触到这样充满死气的目光,都不禁从小腹升起一股凉意,她的腹部,一块透明的肚皮上隐约透出土黄色的光,光芒越来越盛,像是一簇色泽妖异的火。
骑兵身子一矮,整个人突然直落下去。
纪羽扒在巨石上,断臂上的鲜血突突直冒,他不管不顾,只是拼命擂着石门,对着那边狂喊,“三儿!三儿!”
华光和*图*书璀璨。
前方,墓室门开启,战北野拦下了所有想要前去探路的士兵,单人执剑,走在最前。
利用人心深处的自我疑问的脆弱之处,控人心神,堕入永恒黑暗?
对面发生了什么?
孟扶摇走在中间,一边走一边侧头摸洞周的土,突然沉声道,“快!熄灭火折子!”
孟扶摇阗然一醒,一跳而起,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大骂,“妖物!竟敢幻化英烈!”
她上前一步,注视着那双青色的瞳孔,低低道,“去吧。”
山石落得飞快,眼看就要过不了人,半人高的缝隙还在不住合拢,合拢的缝隙里露出战北野焦灼的脸,他突然咬咬牙,一转身噼风般将过来的几个黑风骑兵齐齐点倒,随即抬腿直奔。
此时纪羽和孟扶摇身前还剩下两个不肯走的黑风骑兵,而黄沙已经要埋到膝盖,两人对望一眼,各自跃起,将人抓起一踢,孟扶摇踢的那个骑兵堪堪穿过那个只剩几十公分宽的缝隙,撞上飞驰而来的战北野,战北野不得不伸手接下,退后一步,纪羽踢的那个却突然游鱼般一滑,轻功竟然十分了得,一滑滑到孟扶摇身后,二话不说便是大力一推。
脑子中一阵阵的晕眩,一波波如浪般冲散理智和意识,却有根心底的弦,一寸寸的死命扯紧,扯得心尖都在剧痛,她惶然瞪大眼,看那少年如此真实鲜明的站在她身前,烧得看不出五官的脸,居然隐约能辨出一个诡异轻蔑的笑容,他俯下烟光缭绕的脸,那般的近那般的真实,真实到孟扶摇能感觉到他肌肤里散发出的焦臭和血腥气味,那般汹涌而又无声的逼了来。
“噗”
怎么知道?孟扶摇笑了笑,所有成规模的墓葬都有防盗措施,流沙积石、三合土、灌汞燃火、假棺疑葬,塞石顶门……而在以山为陵的墓中,却有利用自然条件来杀人防盗的,孟扶摇曾经在发掘一个山陵战国古墓时,看见过利用山石布阵的,一时想起,多了个心眼而已。
掌心有血,还沾着点泥灰,生生垫在她的脑袋和巨石之间,挡住了她自虐的行为。
而那个将生的机会让给她,孤单落下的士兵,他现在又遇见了什么?
巨石之重,何止千斤?再加上霍然下坠的巨大重力,那样以人力硬扛,就算是天生神力的战北野,也不得不溅血当场。
缝隙只剩一人平平躺过那么宽,再不过,就谁也过不了了。
孟扶摇笑而不答,心底却对大鲧族生出寒意,这个墓葬的设计师就是个变态,仅仅门口那个童尸,最起码就下了三重杀手,他算准这不祥的东西一定会被进墓者毁灭,毁灭的方式不外乎是火烧刀砍,于是便埋了火线直连这地下神像,一旦上面洞口附近有了明火,就有可能导致下方爆炸,如果进墓者选择乱刀分尸那童尸,那童尸肚子里另有妖虫,迫体而出无一幸免,就算有人连过两关,一般人此时也会放松警惕,下行洞顺脚就滑下去,那么还有一关必杀的水晶剑阵等着。
那是战北野的手。
孟扶摇看着那酒杯,想这墓室的设计者,是个玩心理战术的高手,从入口开始,处处都利用人性自我保护的心理,入口处的不祥童尸,墓道里的惊影撞壁连环机关,到得此刻,只要是能进到这里的盗墓贼,都绝对不会喝这酒,那么这最后一道门就永远也不会打开。
听他那般惊恐欲绝的喘息和嘶吼,他一定遇见了十分可怕,超越他能承受程度的事,作为一个心存必死之念,本身也杀人无算的黑风精英,又有什么事能令他在临死前恐惧如此?
“这应该就是大鲧族的‘镇门贞女’,选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童,从生下开始就不见父母生人,日日只喂掺杂了秘方的羊乳酥酪,养得肤质晶莹,再在五岁时以极残忍的方法放血杀死,用来永镇墓穴入口,这东西怨气极重,不能留。”
她霍然转身,便见甬道尽头,那扇主墓室的门突然开了。
一片未知的黑暗展现在他们面前。
轰隆一声,墙壁破裂,大片金黄的流沙如泉水泻出,流沙落在地面,灌入一道很难察觉的缝隙,缝隙刹那填满,随即又是轰隆一声。
他轻轻道,“孟扶摇,你当时准备救王爷时,已经看见我神情有异,你内心深处是不是也在等待我制住你?不然以你的武功,我凭什么能制住你?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做士兵的,比你更应该牺牲?”
战北野正仔细辨认着难懂的大鲧族密文,听见这一句愕然问,“你懂大鲸文?”
此时战北野也想通了其中可怕,突然道,“扶摇,你救了我们三次。”
忽一下烟光散去,“华子”等人齐齐消失,人的唾液,本就有辟邪功用,何况一切阴邪魇物都畏惧浩然正气,道涨,则魔消。
不待孟扶摇来抢他闭着眼睛灌一口下肚,众人都紧张的盯着,战北野抹抹嘴,笑道,“还好,没想象得那么难喝。”
在孟扶摇和三儿和_图_书之间,他选择了孟扶摇。
“兄弟……那东西实在喝不下啊……”
战北野冲出一半的身形僵住,刹那间连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
随即他一个翻身,滚落在地。
而能进来的,敢喝这酒的,都应该是知道大鲧族墓葬秘密的核心人物,可谓安全性极高的设计。
对面无声,却有隐约的骚动声响传来。
难道不仅仅是要将人活埋的流沙?
一眼过去,墓道长约五十米,一览无余,没有任何封墙石门,和前世里汉唐两代以重重巨石封堵墓道全然不同,孟扶摇微微放下了心,如果墓道里巨石太多,凭现在的火药技术和分量,根本炸不开巨石。
“我说个故事给你听,以前我那一世,有几个盗墓贼去盗个大墓,棺材前放着的就是酒,比这个美多了香多了,盗墓贼就喝了,然后出墓,太阳一照,皮肉成灰……”
无穷无尽浓厚如墨汁的黑暗滚滚而来,如一重一重的妖雾裹住了她,那些妖雾忽聚忽散,凝化成各色狰狞形状,或是双头扁身的崖蛇,或是铁螯钢牙的巨蚁,或是遍生倒刺的毒藤,或是翅膀大如蒲扇的蝙蝠,或是曲身青瞳的女童尸……像是地狱之神放开了诅咒之门,将地底无数的冤魂放出,又或是天神搅乱这尘世的烟灰,将一天清明尽皆收去,换了这三千界妖物肆虐。
“所以你叫我们灭了火折子?”战北野眼色都变了,“不仅如此,连那童尸也不能烧,一旦烧,我们脚下就会爆炸是不是?”
纪羽一剑将自己被压住的左臂砍了下来。
元宝大人犹豫着,对孟扶摇这个问题有点含煳,这酒不喝好像不会死,但是……"它摇摇头,半晌,又点点头。
三儿转过他身侧推向孟扶摇的时候,他来得及将他拦住,然而那刹,他没有。
这是她的职业直觉,无法解释,身后战北野也不再问,却突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孟扶摇靠着墙壁喘息,想起先前那士兵莫名其妙的撞上墙壁,三儿在巨石那头的挣扎和怒吼,是不是也是因为遇见了这东西?
孟扶摇沉默下来,那青年仰首向天,吸吸鼻子,道,“小人当年在她坟前发誓,今生今世再不沾酒,违者天诛地灭……”
举世难逢的巨大水晶宝石矿脉,其价值几乎无法估量。
孟扶摇扣着那方巨石,想象着他那一刻面对空寂无人的墓道、必死的结局、突然出现的鬼魅、绝望的挣扎,那一刻令人发疯的恐惧和孤独的苦痛感受。
兄弟……原谅我的抉择。
半晌,“咔嚓”一声,死人家的门终于被孟扶摇捣鼓开了。
“老娘是猪才喝这东西!”孟扶摇抬脚要踹,“看着就恶心!”
纪羽沉默着任属下包裹好断臂之伤,坐在地上看着那永不能开启的石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他兄弟中的兄弟,是他发誓一生生死相随的伙伴,尤其三儿,是他的老乡,他的发小,他带着他走出家乡,走进令他们一生荣耀的黑风骑,并相约要让黑风骑因他们而名动天下,然而最终,他不得不将他们抛下。
“唿!”
王爷身世凄凉,孤独至今,那么多年里,他无数次祈祷过他能遇见温暖他的人,如今他终于遇见,那个女子,光明、鲜亮、明珠美玉般熠熠生辉,她将是王爷此生的救赎和向往,他有什么理由不去保护她?
孟扶摇一直紧张的盯着,见光芒消去才吁出一口长气,将半边玳瑁还给纪羽,道,“玳瑁是辟邪圣物,盗墓贼最喜欢用的东西之一,好生收着。”
随即,前面纪羽的背影,不见了。
声音幽幽的撞在黑雾中,再悠悠的荡回来,满室里都是“战北野战北野战北野”的回音。
唯因不知,所以越发想象得恐慌。
潭水边永恒扭头定格的士兵、为了不臭着孟扶摇而被毒藤倒挂的尸体、沼泽中嚼舌自尽的王虎、遍体燃起熊熊火焰滚向蚁群的华子、墓道里将孟扶摇推出自己永远孤独留下对付黑暗和绝望的三儿……那些一路上,在孟扶摇眼前死去的人们。
孟扶摇正盯着要冲回来的战北野心急如焚,没提防这骑兵还有这一手,被大力推得直飞向缝隙,百忙中只来得及死死拉住了纪羽。
她语气紧张,听得众人都是一颤,手拿着火折子的一个士兵立即一口吹熄火苗,熄灭才问孟扶摇,“为什么?”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他们流着血,掉着肉,落着身上的各种器官,摇摇晃晃的向着孟扶摇走来,当先的是那个生生烧成骨架的少年华子,伸出一双只剩下白骨和焦肉的手,伸向孟扶摇。
此时乳白烟光散去,黑雾重来,四面伸手不见五指,孟扶摇将元宝大人放好,试图点燃火折子,然而那黑雾如同铁一般沉沉的落下,火折子的光芒一片惨绿,除了照出她自己脸色铁青外,照不出任何人和物,孟扶摇熄了火折子,慢慢的向前行去,一边小心的行路,一边低声唿唤,“战北野……纪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