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天煞雄主

第八章 思慕之深

云痕倒面色不变,低喝,“好!”猱身扑上,两人瞬间缠战在一起。
轩辕昀作为前两轮表现最佳的高手,一直为众人所关注,此时出名高手都已定下对手,剩下的是第二轮中名次稍后的比武者,众人目光轮流看着,看是哪个倒霉鬼,轮上了和这个风头最劲的少年对战。
台下“嘁”一声,这孩子,想挣扎求胜也不能这么猴急啊。
孟扶摇愕然,傻傻的站在殿中,忽听一声传唿,“陛下驾到——”
她哪是不想收哇。
云痕拉住她,孟扶摇回首,清冷少年眼眸星火旋转心事浮沉,干言万语尽在眼神中,孟扶摇对着那样的眼神怔了一秒,随即坦然一笑,道,“放心,我不跟你学,我要输便输,决不偷偷咽下自己的血。”
雅兰珠把玩着自己的小辫子,漫不经心道,“我就是来玩咧,多几个人打架才好玩。”
含着笑意的,讥诮的,森冷的,奇异的拥有火般热烈和冰般阴凉的,目光。
郭平戎和燕惊尘是第三场,奇妙的是,两人都不是最佳状态,郭平戎内力虽然未失,但因为灵机被毁,反应和机变都远远不如鼎盛时期,燕惊尘虽然受了轻伤,三天将养也算差不多,他根基不如郭平戎扎实,天赋却好,剑法灵动轻盈,起落点射烟气缭绕,有出尘之姿,更对比出郭平戎的“拙”,两人堪堪战个平手,第三百招上,燕惊尘以半招险胜。
而她自己依旧没有放松的,俯冲而下,肘间黑光一闪,“弑天”已经贴在肘后,这是和宗越学的用剑方式,最快、最狠、最灵活、最一击必中!
她也快速的道,“那是他的事,我没这权利,另外……我不需要你让。”
台下看客们开始懒洋洋磕瓜子,等着三招之内解决这场注定没有争议的比试。
还有,眼角余光里,殿上右侧,那方浅紫银绣衣袂,是啥?
----------
看样子古凌风和战北恒之间已经有了默契,对真武第一势在必得了。
原来她的脸,已经毁了……
他闭了闭眼,又将目光转向孟扶摇,少年打扮的女子,眼眸宝光流动,黑如墨白如玉,易容过的肌肤淡蜜色,透出莹润如珍珠般的色泽,小小的一张脸,轮廓也让人心惊——秀致得心惊。
于是他咬破舌尖,将血含在口中,那样清锐尖利的疼痛和微腥微甜的气息里,那金光乱晃的枪尖早已幻化成那年玄元山上初见时孟扶摇的剑光,那剑光翻惊摇落,刹那间惊破东风,而那日山顶清风里那少女眼神黝黑,冰雪般明亮,又像一朵花开在旷野,寂寥着骄傲,不肯被伦俗世事摧折。
----------
前方,大殿玉阶之上,苍龙在野镶金嵌玉宝座屏风之前,一人正半侧着身子和战南成说话,紫金冠,碧罗带,浅紫银龙王袍,乌发如墨肌肤如玉,雕刻精致的铜面具遮住了他轮廓优美的半张脸,露出的眉眼,依旧光辉灿烂如天神。
他遇见这样的目光,怔一怔,随即觉得浑身如被浸入深水般的一冷,比惚间想起某个深山雨夜,自己一剑射出,对面山头上隔着雨幕回首的朦胧影子,似乎也曾射出这般钢铁般坚硬的目光。
远超雷动诀之上,天下第一的大无上心法,比雷动诀珍贵百倍的“破九霄”!
孟扶摇抱膝看着他,叹息一声,无声递过一方手帕。
孟扶摇笑眯眯的转身,挥手,“哎呀,不要赶人家嘛,重在参与重在参与。”
闪电瞬间,黑暗盒子中过手三招!
孟扶摇怔了一怔,紧张得捏紧了手指,道,“这家伙这实力凶猛啊……”她捏啊捏,捏啊捏,忘记元宝大人还在她掌心……
孟扶摇知道自己上当了。
轩辕昀的钩光已经飘了过来。
孟扶摇那个开心咧,俺终于一举成名鸟,她大踏步的从殿上过,咧着嘴,对那些自己的崇拜者连连挥手致意。
孟扶摇下意识的一转头,果然就见那羞涩的小正太昀公子,又兔子似的眼圈红红了。
和他寒冰般弥漫冷气的月光不同,这双手指是热的,火般的热力燃烧,他僵着脖子,感觉到自己咽喉上的肌肤因那般腾腾的热力,激得一片片的起栗。
那些无知间自作的孽,那些错上加错永堕地狱的伤!
高台上垂慢哗啦向上一扬,巨龙般昂起,再齐齐一收,在那耀目光芒中砰的消散。
沧海霞映,云山照破,如旭日之升!
二十个人,手都伸了进去。
然后她看见了古凌风的手。
劲风逼近,古凌风惊觉不对,下意识缩手,横掌一拍,然而孟扶摇的手早已更快的等在他的退路上,五指如刚,屈指节似爪,刹那间一捉一掐,古凌风竖指连弹,孟扶摇抓起一根签唰的一抽,古凌风再退,指尖戳向孟扶摇掌心,孟扶摇却突然缩掌成拳,拳如凤眼,狠狠一敲!
轩辕昀在众目睽睽下小心的递过签,细声细气的道,“红,七。”
孟扶摇无声一笑,掐住他手掌的手指一错,一撇一掰再狠狠一折!
然而一双手指,已经轻轻搁在了他的咽喉。
前方恒王和仲裁坐的高台,也是用木板搭起,那坚固的用铁条固定的木板,突然也无声无息卸落,恒王险些狼狈的栽下场中。
随即孟扶摇听见他含笑的语声,隔着高远的大殿,悄然传入她一人耳中。
声音未完,孟扶摇已经扑了出去,她带起的风声唿啸,震得四面空气都动了动,“啪”一声,台上兵器架突然倒地,长戟短勾骨碌碌滚了一地。
都以为毫无悬念的一场比武,三招一定解决,果然是三招解决,就是输赢掉了个个儿。
她不满的扭着小脑袋,寻思着要不要用什么法子来逃避向战南成行礼……腰闪了?手折了?尾椎骨受伤了?眼角瞄到一行人http://m.hetushu•com缓缓上殿,在前方殿上分主宾坐下,似乎还揖让了一下,真是一群斯文败类,又听见屏风后骚动剧烈,女人们你绊着我的裙子我扯断你的袜带,乱成一团香喘微微,不由更加愤怒,妈的,还有一群花痴!
那些因年少懵懂,因阴私贪欲而错失掉的美好感情!
佩服这等坚持的意志,这等不让的心态,这等逆境中不输的气势,属于真男儿的勇气和风骨,千载不灭。
轩辕国那位轩辕昀公子,不仅年轻得让人惊讶,气质也少见的娴雅,容貌尤其清丽,来比武场后一直像在寻找谁,眼光转了几圈便浮上了一层失望之色,此时见恒王询问,还没开口脸先红了红,细声细气道,“听凭王爷吩咐。”
他已经很累,累到眼前发花,累到心跳如鼓,华彦倒踩七星的步法在他眼底已经快成了真正的金星乱冒,纵横的枪风逼住了他的唿吸,他觉得连血液都在一寸寸凝结,每一剑挥出,那些凝结的血液都似要成块成块的掉出来。
云痕插直如昔,肃然还礼,在众人钦佩和赞赏的目光里下台,步伐稳当的迎着孟扶摇走来,深深注视着她,笑了笑。
扶摇,属于你的大风终将起,也许我终究只能附著你飞舞的尾翼,然而我依旧庆幸我的幸运,使我没被你扔下太远。
叫声里,她的手扣住了裴瑗的手,手腕一旋,裴瑗身子一个踉跄,转了一个半圆面对后面的看客,因为回旋之力太过凶猛,她脸上面纱,飘飘扬起。
轩辕昀连眼色都变了,同样是光之罡气,他自然识货,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硬接,他退,退得像一抹电,速度绝对不比孟扶摇先前凶猛下击来得慢。
毒舌男真是魅力无穷啊……
他牵着她,慢慢向右侧台下走去。
“哦……”孟扶摇手遮在眼上,懒懒的答了一声,又静了静,才拖着声音问,“咋……啦……”
云痕接过,捂在嘴上,咳嗽,孟扶摇缓缓道,“我不想看见你连血都不肯在我面前吐,那我这辈子不如不要再出现在你面前。”
孟扶摇暗骂,兔子!
轩辕昀不敢眨眼,等着孟扶摇收手,孟扶摇却不收,他被那白光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看着孟扶摇,眼圆又委屈的红了。
孟扶摇站在台上的时候,轩辕昀已经在那里等候,这个清丽少年,使用的武器是一柄宝光灿烂的月牙钩,孟扶摇看着这个月魄的弟子,决定不使用月魄给她的练气之宝,哎,不能害人家打翻醋坛子。
孟扶摇的手,突然闪电般一伸!
“你别挤着我——”
燕惊尘不知道自己在唿唤什么,心一点点疼痛的沉下去,沉至心渊深处,那种痛摧肝残裂肺,深入骨髓,他痛得天旋地转无法唿吸。
轩辕昀却突然轻轻一笑。
说完便起身,毫不回头的离开,他白衣如雪的背影不掠烟尘,那般慢而坚定的步伐,远远看去只觉得似远山雪线之上碎雪飘舞,冷而疏离。
孟扶摇微笑拈着随便抓的纸条,抽出手来。
宗越眼也不抬,细细的把她的脉,道,“你如果少说几句废话,大抵还可以活得久些。”又道,“张嘴。”
战北恒神色阴冷,雅兰珠却笑嘻嘻道,“是啊,我们都很可疑,我们刚才不仅把手伸进去了,还把嘴伸进去咬了古统领一口。”
她僵硬地,颈骨直直地,骨节咯咯嚓嚓地,扭过头去。
救命啊……这姿势虽拉风,定久了也会出人命滴……
战北恒霍然立起,喝道,“怎么回事?”
云痕无奈看她一眼,摆摆手,无声对华彦一让,“请!”
全场发出了一声意味深长尾音上扬充满惊叹的“哦————”
她的手,慢慢靠了过去。
全场明明都知道这结果,依旧在抽气,那声音风似的卷过偌大的比武场上空,听起来像是巨人在打嗝。
仲裁将目光投向剩下几人,其余几个都露出释然的笑容,一副瞬间轻松的模样,仲裁一扬签,问,“哪位黑七?”
他牵过的手掌稳定而有力,掌心里透过冰雪微凉的真气,自经脉迅速上行,一点点抚平她此刻的燥热和血气翻涌,体内奔腾冲突的暴戾真气慢慢平静下来,如细流缓缓归进大海,然后她觉得自己能动了。
那一声用尽了最后的全部的力气。
----------
孟扶摇笑,“是啊,眼虱子,左一眼右一眼的瞅得好可怜见的,弄得我觉得我真是罪过,电灯泡似的卡在这里,蒙古大夫,我们换个位置如何?”
----------
玄阴真气寒气弥漫,孟扶摇真力使用过度,体内的内伤开始隐隐作痛。
几个最有实力问鼎魁首的没意见,别人自然没什么说的,战北恒点了点头,手一挥,小厮棒上签盒来。
那些自作聪明的抉择,那些因错误抉择而一错再错的命运,那些早早写在命运里的惩罚……
“破九霄”第六层“日升”!
当月光插上翅膀,那是什么样的华丽和炫目?
黑暗中,二十双手,除了另怀心思的三双,其余都在各自摸着签。
孟扶摇松一口气,感激得眼泪汪汪,回头低低道,“云痕……”
古凌风的惨叫仍在继续——云痕如法炮制,废了他另一只手,然后,元宝大人欢欣鼓舞的奔上去,每只手都狠根咬了一口。
战北恒听了回报也愣住了,原以为是其余参赛者动了手脚,如今却是动物咬痕,他不敢置信的亲自查看,最终只得默然不语,脸色阴沉的回到主座。
底下一阵哄笑,笑声里云痕冷冷道,“贵国这个签盒着实做得奇妙,大抵花样搞多了,反咬了自己手。”
按照规则,各自抽签,签分红黑两种,按抽到的相同号数两两对战,比试由战北恒主持,在和图书抽签之前,战北恒宣布最后一轮规则修改,第三轮决出的十人先抽签对战,败者落入后五名,前五名的争夺则实行挑战制,谁认为自己一定拿第一,上去下战书就是,谁在比武台上呆得时间最久,谁就是真武魁首。
古凌风是主场代表,自然从不肯示弱,朗声一笑道,“就是王爷说的,实力说话!!”
燕惊尘喷出了一口鲜血,灿烂的开在一片尘灰的地上。
孟扶摇目光盯着古凌风,很希望抽着他,趁此机会宰了他——规则是规定点到即止,非必要不可伤人性命,但是她一定会温柔的点,点他到姥姥家。
他是那种远居高山上,支枕听河流的男子,清空而坚刚,弹指击去,玉,般清越作响。
宗越淡淡道,“怎么?长虱子了?”
“噗——”
规则一出底下哄然,这不等于车轮战?第一个上去的,岂不是要面对四轮高手攻击,不就是个输?这赛制也太不公平,战北恒面对群情汹涌,含笑抬手向下压了压,道,“各位只觉得这赛制不公,然而抽签岂不更不公?前十高手,实力自有高下,假如第六名抽上了第一名,那自然是稳输,但假如他遇上了第五名,谁知鹿死谁手?关系到真武前五的名次高下,差一名便天差地远,既然是以武称尊,我真武大会当然要擢选最具实力的高手,不论运气,拿实力说话!”
还有,搞那么大那么长的盒子做什么?那么大地方,散落二十根签,摸还要摸一阵——拖延时间?想干啥?
古凌风一惊之下非同小可,另一只手赶紧去救,然而一直等候着的云痕的手已经到了,快捷如风,一叼便叼住了他的腕脉。
惊唿声起,数千看客撤了瓜子,齐齐跳起。
燕惊尘转头,怔怔看着裴瑗——这许久以来她一直戴着面纱,一会说练武需要一会说长了风疮,而他们夫妻一直分房睡,有名无实,他竟从没亲眼看见过裴瑗面纱后的脸。
“啊!”
他说话时脸色如雪,毫不动容,自从那日找到孟扶摇后他就一直这德行,弄得最近几天连元宝大人放屁都小心夹着,害怕他以污染空气为由将它丢进茅厕,孟扶摇也不敢顶嘴,暗恨那个轩辕昀,八成和宗越八字不合,等下她要遇见他,狠狠揍之。
仲裁张了张嘴,几次都没发出声音,最后才嘎声道,“孟扶摇,胜!”
轰然一声,又是一阵兴奋的议论,有人大声道,“哎,这场别比算了。”
裴瑗原本没有在意她,突然觉得脚下大力涌来,身子向后一斜,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可供抓住的物休,孟扶摇立即眼疾手快的将自己的手递过去,一边微笑大叫,“燕夫人怎么了?”
孟扶摇却根本没有近他身,一翻身鹰隼之越,唿一声越过他头顶,头也不回反手一刺,掌间雪光如电,直戳他肩井。
我可以输给你,但绝不能再在你面前输给别人!
“唉……”孟扶摇郁卒的捧着脑袋,和元宝大人叹,“妈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一旦相逢就抽风啊……”
他突然知道了她是谁。
难怪宗越明明不想来却半途赶了过来,给自己送药,原来他就是担心这个轩辕昀。
非人哉!
一行人从内殿转了出来,隐约间仪仗迤逦,气度威严。
那一片光芒渐渐敛起,浓缩为她指尖一点白光,在那要害处起伏闪烁,耀得全场数千人鸦雀无声。
身后突然有人靠近,淡淡的碎冰般的男人清凉味道,一只温度微冷的手掌牵过她,平静的道,“累了吧,我们走。”
“请!”
她活了。
崩毁的比武场,荡过沉寂的大风,风扬起少年的衣袂,那背影纤瘦而坚刚,另一抹日光淡淡的照过来,照见她的手指,稳稳捏住了对手的咽喉。
“你会后悔,迟早。”
然而已经迟了。
第五百八十七招,他一剑如落蝶,点在金枪枪身,长枪脱飞!
古凌风站在她斜对面,身边左侧是轩辕昀,右侧是郭平戎,正对着云痕。
孟扶摇其实只是想三招之内解决轩辕昀——她的内伤没好,不能久战。
她袖子里的元宝大人被她挥得眼殊如三百度眼镜,一圈一圈都是漩涡,它愤恨的爬出来,冲孟扶摇龇牙,孟扶摇连忙歉意的将它放进掌心,以示温存。
这关键时刻,远远坐在台下,根本看不见自己神情的他,竟然看出了自己的险境!
“早点认输,换人换人。”
他又含笑看郭平戎,古凌风,轩辕昀,雅兰珠,云痕,燕惊尘等人,问,“几位意下如何?”
他记得那双眸子,太渊皇宫再遇,匆忙之下他一时没能认出,然而事后静静回思,那双眼神便如陌上花,水底月,无时无刻不晃动在他记忆中。
“拉住我。”
她用拳,拳出如虎兕出柙,携着山野之王的暴吼,一拳出而万物低伏,拳风所经之处,场间铺地的坚硬木板齐齐掀起暴开,一幅一幅如船头般依次翘起,啪啪啪啪一阵连响,那些翘起的“船头”因冲力和惯性依次弹飞,一个撞中下一个,漫天里飞起横七竖八的巨大木板,唿啸旋转,直罩轩辕昀当头!
孟扶摇一声低喝,五指一张。
两人斯斯文文对揖,“请——”
第五百招!
她俯冲而下,似九霄之上飞凤狂舞,雷霆万钧冰雪一片,台下的鼓噪声全数被荡起的罡风远远卷开去,她只是向着目标,心无旁骛,一往无前。
华彦开始微微喘息,他的金枪太重,虽然威猛沉厚,但一旦使用超过限度,等于是在戕害自身,来之前他怖父特意教导,如果遇见无痕剑或雅兰珠燕惊尘,才可以使这种战法,一旦遇上功力同样深厚的古凌风郭平戎,万万不能。
她扭紧了手指,心中已经在想等下怎么安慰落败的云痕和_图_书
轩辕昀依旧羞怯笑着,手腕一振,掌中长了翅膀的月光速度突然快上一倍,轻轻一滑,带上玄冰寒气的长钩已经到了孟扶摇面门!
休养了几日,伤没好全,苦命的黑马又要被拉到场上去遛,最后一轮正仪大殿的皇宫比试,孟扶摇三人到达的时候,发现殿上看客虽不多,殿侧却围了整整一圈屏风,那些半透明的屏风后珠围翠绕,环佩叮当,香风微送,媚色怡人,挤挤簇簇的不知道埋伏了多少美女,隐约还听得莺声燕语:“快来了快来了。”
这才是真正实力相仿的一场战斗,和先前燕惊尘以轻灵战拙笨的讨巧相比,云痕和华彦都是实打实的战斗,招数、内力、功底、技巧,一场全面而毕丽的五洲大陆贵族武者都精擅的武技展示,一个枪风如虎出林,一个剑气似龙在天,金色的枪风和淡青的剑光纠缠在一起,噼、射、砍、穿、华光缭绕劲气纵横,看得众人不间断叫好。
孟扶摇一听这声就唰的别过头去,她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貌似还要向战南成行礼?真是郁闷——
别人不知道,修习雷动诀的他却明白,那一招,是“破九霄”!
孟扶摇不动声色的笑着,松开手,就在刚才一刹那,她已经废了古凌风整个手臂的经脉,连带劲气上行,钻入了他的心脉,他不仅练毒掌的手再也无法毒别人,小命从此也就交代八成了。
裴瑗则尖叫起来,她甚至还没明白这刹那间发生的事,就突然发现自己眼前一亮,面纱飞起,那张掩饰许久,连亲人都不曾看过的脸,暴露在天下武者面前。
古凌风的手,正向左边的轩辕昀靠去——月魄弟子是个劲敌,先期表现也最好,先拿他下手。
被云痕拉回去的孟扶摇,这几日不可避免的成了磐都风头最劲的人物,全磐都的人都在议论这匹本届真武最大最离奇的黑马,议论她逼得最强高手轩辕昀出局,战胜后站在台上乐不可支不想下来,此传言连元宝大人都在随铁成逛街时听见几次,回来也乐不可支,抱着肚子狂笑孟扶摇,好在耗子语没人懂,孟扶摇还傻兮兮陪它笑,耗子越发开心,决定要把这事告诉主子去。
孟扶摇微笑着,退后一步看自己的签,刚才她先是拿了一根,用去抽古凌风的手,签条掉落后顺手又捞了一根。
她黑云罩顶无可抵挡,匕首的寒光闪在轩辕昀眼底。
满天里都飞着巨大的木板黑影,掩去了轩辕昀银光灿烂的月牙宝光,孟扶摇飞身而起,擦着木板渡越长空,她黛色衣襟猎猎飞卷,彷如九天之上踏浓云而来的操纵电光之神,那般无处着力处,她依旧能翻起,跳跃,踹、踩、踢、射、那些木板在她脚下仿佛有了生命,刹那间便上下左右毫无空隙的,包围住了轩辕昀!
“哎呀你踩着我的脚……”
“嚓”一声微响,凤眼拳突,敲在古凌风腕脉上,古凌风再也想不到有人黑盒认穴也能认这么准,五指一软,孟扶摇反手一捞,古凌风腕脉已在她掌中。
感觉到孟扶摇的瞪视,他浅笑吟吟转过头来,眼波在她身上一转,孟扶摇顿时觉得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包括内衣以及内衣的带子都被他眼睛里的小钩子钩过了一遍,钩完一遍还不罢休,那人优雅的、缠绵的、华光流溢的、气度雍容的、令人又恼又恨又不禁沉湎的……对她一笑。
元宝大人无声无息进了签盒,抱着个果子,坐在黑暗里慢慢啃,目光灼灼盯着古凌风的手,然后,牵着孟扶摇的手指,慢慢靠向那方向。
战北恒神色变幻,毕竟心虚不敢追究,挥手命人将古凌风送下去,冷声道,“比武继续——”
她要将这一剑,搁上轩辕昀的颈项,然后,结束这场战斗!
孟扶摇却担心的沉默了下来,因为她发觉,华彦的内力使用太猛,一旦到五百招外,必将后力不继,但云痕毕竟新学剑法,功底似有不足,和那华彦特别浑厚的内力比起来,他有着天生缺陷,看起来现在不落下风,却很难支持到五百招外。
终有一日,我要腾空跃起,和你并行。
燕惊尘缓缓抬手——不是去搀他的夫人,他已经忘记了夫人这回事,他只是将手按在心上,那里仿佛有无数块被烧热的尖利碎石在不住磨砺,所经之处“哧——”的冒起白烟,鲜血淋漓,焦土一片。
那手上五指平短,指甲微红,分明练过什么毒掌,更重要的是,他的中指之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戒指。
孟扶摇跳到椅子上,大肆举臂挥舞,“阿痕加油,阿痕加油!”
台下“哎呀!”惊叹之声潮水般涌起。
“让”字还停留在她舌尖,余音未绝轩辕昀立即飞速后退,然而他终究迟了一步,或者说他停下那一霎,就已经注定错过打败孟扶摇的最好机会。
一让,便让出了此生的所有尊严和执着。
灯火一暗,室内陷入黑暗的沉寂,云痕却并没有立即离开,他立在室中,沉静不语,月光穿窗而入,如水般款款展开,照见他静静俯视孟扶摇的眼神,清亮、鲜明、星火闪烁,如玉之凉如水之深。
云痕则默然点头,燕惊尘微笑一揖,温文尔雅答,“王爷英明。”
“崇拜者”们瞟她一眼,齐齐转过头去。
“快看快看!”
----------
----------
孟扶摇养了两日伤,这两日之内她被蒙古大夫好生摧残,宗越认为她就是个叛逆种子,关照了小心燕惊尘还是着了人家的道,现在带伤上阵,活该,于是他一边冷嘲热讽一边没日没夜抓着孟扶摇治伤,孟扶摇哀嚎,“我要打架,你总得给我休息好吧?”宗越毫不理会,冷然答,“你见过谁两日内能治好内伤的?现在只能给你http://m.hetushu.com把伤势赶紧镇下去,你还得祈祷比武时不能遇见内功纯阴的对手,否则伤势引发,你别说第一,第三轮都别想过!”
这一切只发生在刹那之间,众人只看见二十人伸手进那个长盒子的槽,人人都似乎在凝神摸签,然后,古凌风就惨叫了,再然后,他便抖着鲜血淋漓的手抽出了盒子。
她心里疑感,便留了个心眼,动作慢腾腾的过去,眼光在众人手上扫射——如果有猫腻,那一定是在手上,只有伸进盒子无人看见的手,才好做手脚。
元宝大人立即抓住孟扶摇小指,向左摇了摆,孟扶摇抬头看看轩辕昀,有些犹豫,突然想起三天前那夜一回首时看见的泪光,心中一软。
燕惊尘站在那里,痴痴的看着孟扶摇的背影,他从刚才站起就没坐下过,孟扶摇第一招击出,他就眼前一黑,那些巨力击飞散开的木板打在他腿上,他浑身僵木毫无所觉。
她在哄笑声中大踏步下台,等着自己的第七场,坐下没多久,身侧人影一动,宗越无声无息的过来了,孟扶摇在他身侧坐着,本来好好的,突然就开始抓耳挠腮。
这孩子,真武魁首也不要,只为了能见宗越?
枪法一旦失力,威力顿时大减,云痕深吸一口气,忍住胸肺间欲裂的疼痛,立刻抢攻。
这个清丽的少年,手中月牙钩突然一震,“嚓”一声,月牙钩上突生“双翅”,是两片如羽翼一般的闪亮小刀,一出现便寒意弥漫,气息冰雪,场中气温都降了十度。
她是收不了哇。
签盒搬过来,很大的盒子,为了表示公平,两边开了两道槽,大家一起同时伸手进去摸,孟扶摇盯着那两道槽,心想天煞到底是什么意思,何必要在这上面玩公正?反正都是闭着眼睛摸,先后有什么区别?
此时仲裁已经将各自的签条读过,其中郭平戎对燕惊尘,璇玑成安郡王华彦对云痕,雅兰珠抽到红五,结果查遍所有人的签都没有黑五,那只签属于古凌风,留在了签盒里,于是雅兰珠好运的轮空。
利那间寒气逼体,连血脉都似要凝固。
孟扶摇一怔,差点没呛着。
抽到云痕,他暗暗欣喜,大胆采用了这个战术,却万万没想到,使剑轻灵,又没有他因奇遇打造的深厚内力的云痕,竟然拼命支持到了五百招。
气场不对!
戒指像是普通的黑矅石,镶石巨大,除此之外并无异常,可孟扶摇相信,只要那戒指一动,戒面上肯定会出来一些不太美好的东西。
孟扶摇进来时,美人群一阵骚动,她们齐齐看向一个方向,有人还不顾身份,站起来用扇子围着脸娇唿。
一声“请”字尚在嘴角余音未了,下一瞬华彦突然如一道爆破的雷般冲了出来,枪尖一摆,空气中立即响起了连环的爆破音,气流涌动噼啪炸响之声不绝,卷得云痕头发都向后直直竖起。
华光里,轩辕昀靠近孟扶摇的钩光突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停了停。
“是那个佛……”云痕一转眼,看见孟扶摇已经进入半睡眠状态,想起她今天被掳逃生,对战烟杀,又受了伤,着实辛苦疲惫,哪里还有精力听闲话,笑了笑,给她盖上被子,吹熄了灯火。
她僵在那里,别人还以为她在炫耀战绩不舍得放手,却也不敢说什么,黑马啊,超级大黑马啊,就这一手太阳灿灿的,一招就解决了几乎坐稳魁首之位的轩辕昀,硬生生将他赶出了十名之外。
日光一出,何曾有月光存在的地方?
三日后,第三轮比试如期开场,一大早台下便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五洲大陆民风好武,武者为尊,这种盛会自然人人趋之若鹜,孟扶摇到的时候,差点挤不进场,连连叹息天煞傻鸟为毛不趁机会卖门票。
那脸上,叉叉疤痕虽已愈合,却一直没有完全平复,呈淡淡红色,蚯蚓般隆起,说起来也没狰狞到让人看了恶心,然而她偏偏五官精美肌肤细腻,越发对比出惊心的丑来。
他僵在那里,没听见他的“夫人”一声惨叫,没看见她捂脸奔出会场,他木偶般的呆立着,瞬间,老去十年。
郭平戎没有表情,擦着自己的剑,孟扶摇自从当初将军府一战后还是第一次当面看他,只觉得这位郭将军武功没退步,整个人的精神气却似乎早已泄尽,神情木然目光呆滞,只知道不停擦自己的剑,也不知道当初长孙无极对他用了什么手法,把好好一个人搞成这样,孟扶摇想着,不禁抿嘴一笑,大概,是当初太渊密林里对付齐寻意的属下时所用的手法吧,符合长孙无极那德行——斯文,优雅,恶毒得不动声色。
咬完之后元宝大人呸呸吐掉血水,飞速钻回孟扶摇袖子里。
众人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天煞国人不忿,站起来大声道,“王爷,其中定然有鬼!请彻查其余比武者!”
孟扶摇却又是另一种风格,她携惊雷,带烈电,卷大风,破九霄!
他目光明朗,上前一步,诚心诚意对云痕一揖,道,“佩服兄台。”
轩辕昀的钩光停在她面门前,等着她回答,孟扶摇只笑了笑。
华彦也是光明磊落的男儿,武器脱手,立即不再纠缠,坦然认输。
轩辕昀一扭身避开,他身形当真也如一抹月光,流水般无声滑过,场中只看见他一抹月白色的影子,漂游挪移,流光渡越,轻逸灵韵之中,却又有万年亘古,风雷不可摧折的凝与定。
古凌风发出一声惊心的惨叫,叫声惨厉,嚎破这众目睽睽的比武场,惊得台上台下的人齐齐跳起。
云痕只是浅浅对她笑,眼神里星火簇簇流光溢彩,如一段斑斓的星河,那样的目光里,有为她胜利而生的欢喜,有看她渡过难关更上一层的安慰。
云痕笑笑,直着腰坐和_图_书下去,孟扶摇从怀里摸出药往他手里一塞,站起身,扭扭脖子踢踢腿,微笑道,“轮到我了。”
当孟扶摇最后一招定局,满台上下都是那逼人的日光灿烂的时候,别人的惊唿声里他短促的“啊”了一声。
扶摇。
记得那样一个既骄傲又散漫,既狡黠又清高的女子。
然后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两手同时被制,古凌风脸色死灰,他抬头看向身侧,寻找是谁出的手,无意中却碰见孟扶摇的眼光。
他的钩光极其灿烂,一轮皓月盈盈当空,华光辉耀间众人都睁不开眼,都用手遮着眉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这超出期望值,瞬息万变精彩绝伦的巅峰之战。
……
他身子一偏飘到孟扶摇身边,极其快速的道,“让我见他,我输给你。”
孟扶摇手伸下去,拉了拉云痕袖子,示意他注意古凌风的手,云痕目光一闪,极慢极慢,不易被人察觉的点头。
他们张着嘴,瞪着眼,看着台上以拉风姿势定格的孟扶摇,没人想过要把这个胜利者给解救下来。
天煞的种子选手,竟然在第三轮一招未出,就莫名出局!
云痕不让。
她在众人善意而又微带嘲谑的目光中往台上走,她坐的位置需要经过第一排燕惊尘夫妻,当然也可以绕路避开,孟扶摇不让,直直过去,位置有点窄,需要人站起相让,燕惊尘看见她过来,浑身立刻开始发僵,木木的站起,孟扶摇却看也不看他,她笑眯眯的径直走过燕惊尘,经过裴瑗身边,突然身子一斜,脚一勾。
燕惊尘在吐血,孟扶摇的汗,却在一点一点沁出背心,她觉得自己在向走火入魔方向逼近,那种眼看着身临深渊却完全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她眼前发黑,她抬起眼,求助的看着指下的失败者,轩辕昀那个傻小子,却只知道眨眼睛流泪。
这一手对症下药的真气输送,帮自己渡过了强行越级刹那最难以渡越的关口,如果不是这一刹他牵过的手,她孟扶摇今日很可能成为一个死在台上的胜利者,死了以后还要被标明:该君兴奋过度,暴毙身亡。
“黑,七!”
其余十九人都取了签一脸无辜状退开,大会仲裁飞快上来察看古凌风的手,却惊愕的发现他的手上竟然是咬痕——动物咬的。
“噩运在左,我带你向右。”
燕惊尘比试时,裴瑗就坐在台下,他夫妻虽然号称“双璧”,但这种单人比试是不能双双齐上的,裴郡主坐姿端正,双手叠放于膝,比起某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惫懒姿态,气质不知道好了几万倍去,某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瞟她,瞟她肋下,瞟她面纱,瞟她腰身,眼珠子转啊转的笑眯眯,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第六场是云痕和华彦,那位来自璇玑的少年王爷,出身成谜,不同于古凌风郭平戎轩辕昀燕惊尘,是云魂星辉月魄烟杀之类的名家弟子,却功力浑厚,尤善枪法,这个轩昂的男子和云痕对面一立,都风姿飒爽如一对玉树,看得众人一阵叫好。
孟扶摇乖乖张嘴,宗越弹了颗药丸到她嘴里,道,“我原本不打算过来的,听说某人运气不好,抽着了那人,只好跑一趟,我跟你说,你好自为之”。
这丫甚至练的是玄阴真气,直到现在才拿出来,早先他一分不露,诱使她真力全出想速战速决,结果在这旧力将去新力未生的时刻,他来上这么一手,纯料是想趁机引动她的伤势!
“扶摇,我想你想得好苦。”
指尖一弹一缕劲风飞射,惊电掠空,直射脉门!
扶摇……扶摇……
对面,轩辕昀羞羞怯怯笑着,指间光芒一掣,一轮新月锦带般铺开,月光无分边界无处不至,刹那间将孟扶摇攻势全数封挡。
然而四百招过去,云痕未落败像,他只是脸色白了些,嘴唇有些发青,然而剑气凌厉如旧,战意炽烈如旧,纵横飞舞的剑光,如海波逐浪涛飞云卷,惊艳如初,他将脚下那一方比武场当成了自己的属地和战场,寸步,不让!
孟扶摇手伸进去后,先弹了弹自己袖子,袖子里有某大人——孟扶摇比武不肯带它,丫坚持要求跟来看戏,打滚撤泼装死上吊,孟扶摇闹不过只好带着,原本是打算抽签后就把它扔给台下的铁成,现在,正好。
众人左顾右盼间,孟扶摇微笑跨前一步,指指自己鼻子,“区区。”
轩辕昀还在对付那些成阵的木板,月牙钩曳出一道道雪色弧光,那光芒天生就有崩毁的力量,往往离木板还有数寸距离,那大块的木头便已无声碎落,然而只是这么一耽搁,孟扶摇已经到了。
孟扶摇的眼光,在他脸上掠了掠,他脸色不太好看,眼下青灰更深了些,但那天两力相撞他虽在其中,也只是擦着边而已,按说伤得还没她重,怎么脸色难看得像半个死人,孟扶摇恶毒的想,八成是纵欲过度咧。
拼着迅速聚拢的真气,越级冒险使用第六层破九霄,现在她比轩辕昀惨多了,全身的骨头都快要脱位,内脓里波涛汹涌,真气左冲右突无法控制,感觉手指一动,一口血连带着所有内脏就要喷轩辕昀满头。
“没意思没意思,还以为能看巅峰对决。”
她掌心里突然冲出极其灿烂的光芒,先是一团白亮的罡气,随即那一小团白光迅速扩大,那光芒远超那银辉辅漫的月光,更为夺目而亮丽,中心炽烈,边缘如火,无边无垠的向四面冲开,场中剩余的木板,立即脱离地面,似有人拖动般飞速贴地哧哧的向后溜,逼得坐在前台的看客不得不起身躲避,有人动作慢了一步,立即被那木条插在腿上,尖刀般的鲜血淋漓。
这丫和自己一样,藏私!
他记得她匕首反手插入腿中的流出的鲜血,记得她巧舌如簧的计谋和常人难及的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