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天煞雄主

第十章 冤家路窄

最后五人:孟扶摇、雅兰珠、裴瑗、澹台宇,巴古。
孟扶摇第二日醒来时,觉得真他妈的神清气爽神完气足,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爽,强行提升的“破九霄”第六层“日升”渡过了最危险的时期,终于大功告成,大抵是宗越用药得当,现在虽然内伤还没完全痊愈,但相信只要不出意外,任何情形下都可一战,大爽之下她十分兴奋的伸手一捞,准备拖过长孙无极或者元宝来练练拳再说。
孟扶摇到那间,真力死死一收,全身血液刹那被狂猛的反弹真力激起暴涌,一口血迫到喉间!
半晌,孟扶摇不自在的拍开他的手,转头哑声道:“色狼滚开,少占便宜。”
它雪白闪亮的大门牙,被涂黑了半个,夜色中乍一看,活脱脱是个断齿。
孟扶摇绝倒,长孙无极却又悠悠道,“不指望你心疼我,我自己爱护自己不成吗?”
元宝大人踱上桌来,正对两人站定,先摆动短爪,舞了几个不伦不类的蚝舞动作,然后对着空气一挥掌,作揍人状,又舞,再跳起来,做“大骂”状,又舞,再爪子一挥,做“塞人”状……
孟扶摇错开眼光,拒绝开放雷达天线接收这样的眼风——金殿之上俩“男人”眉来眼去?你不怕羞我还怕丑咧。
孟扶摇鼻子一酸,“嗯”了一声,云痕转身,对她清和的笑,独属于他的清越气质,不为跌宕磨难摧折。
人群里低低“嗡”了一声,这个殿里的人都身份高贵,自然不会像寻常武夫那般惊唿议论,但也免不了交头接耳,各国皇族都知道无极和璇玑联姻一事,只是各自都有国事繁忙,平日也不会操心长孙无极和凤净梵大婚了没有,如今十余年来两人第一次同时公开出现在这个难得的场合,众人顿时想起,长孙无极已有二十六岁,凤净梵似乎也已二十左右,两人这般身份,又早早定亲,怎么会到现在还没大婚?
看见她进来,长孙无极微微转首,水光流荡的眼风飞过来,眼神和心事一般的幽微惑人。
她嘟嚷,“总有一天扒了你皮绣十字绣……”一边沉沉闭上眼,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明明睡了一觉,现在反而更加疲惫,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冲击着丹田,冲得她舒适而又昏昏欲睡,她眼旸口滞的向枕上一倒,口齿不清的道,“明儿个找你们算账,长孙无极你不许睡在这里……”尾音犹自在唇边盘旋,人已经睡着了。
整个大殿中,除了打架的那两对,所有目光中集中在长孙无极身上,原本有些喧闹的大殿,突然诡异的沉静下来。
他腰间深紫绶带上垂青玉麒麟,应该是轩辕国那位久掌大权的摄政王轩辕晟。
孟扶摇无语,这是在骂谁呢?
他们低语声声,却瞒不过“破九霄”突破第六层耳聪目明的孟扶摇,她无声的磨磨牙,望天,好,好,真是故人,你为啥要叫佛莲公主?你为什么不叫缠粘公主?长孙无极那厮说得还是太客气了,什么偏执?我看就是个BT。
想起这孩子的姓氏,孟扶摇心中一动,问,“公子姓轩辕,是皇族吗?”
孟扶摇心情郁郁怒上心头,抬脚就是一踢,砰一声门被踢开,门外什么东西骨碌碌滚了出去,隐约还有低低“哎哟”一声。
她静下心神,调匀气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自然要争个对得住自己对得住云痕宗越的名次来,还有,宰掉自己要宰的人!
宗越看着她,目光复杂难言,那眼色里有暮色昏沉有大风四起有雪原茫茫有孤峰千仞,有远途的旅人的疲惫有久羁于旅的忧伤,最终都化为那深雪一般清明的苍凉,他默默的看着轩辕韵,半晌无声转身往回走。
第一百一十招,孟扶摇的刀尖接连和澹台宇相撞七次,全部全部击在鞭的中段环扣处,这七次每次相击,手法和力道都有细微差别,一层比一层紧,每层都击在前力未尽后力初生处,形成回旋之力,如波逐浪盘旋不休,随即“嚓”一声,那看似坚不可摧的鞭子终于出现裂缝,如蛇被打中七寸般突然一垂,善于抓住时机的孟扶摇立即向前一冲横刀一拖,“当!”
“扶摇你错了。”长孙无极躺到她身边,慢慢理她睡得乱七八糟的长发,淡淡道,“看似我次次占上风,其实……对你,我从来都是输的那一个。”
按说这类高级别比试,仲裁应该不止一位,不知道战南成是嫌人多反而碍事还是出于尊重长孙无极,只请了长孙无极,并指定战北恒副裁,反正这最后一轮,天下顶尖武者几乎都在场,谁也别想当着所有人的面玩猫腻。
可惜孟扶摇什么都肯吃就是不肯吃亏,她蹲在床上仔细回想了下当初在华州客找的对话,突然鬼鬼的笑起来,伶牙俐齿的反驳,“你又混淆概念,我当时好像根本没答应你。”
佛莲公主倒是不在意众人眼光,眼观鼻鼻观心和兄长在位置上坐了,隔邻轩辕旻含笑招唿,道,“凤四皇子和佛莲公主是吗?公主驰名七国已久,直至今日方才得见凤颜,真是令小王甚幸,公主潜心佛学,不想也对这武尊大会颇有兴致?”
元宝大人悲愤,为毛是它被派出去保护孟扶摇?为毛不是孟扶摇被派出来保护它?为毛它就不能做主子的爱人,让他不惜自身也不惜和*图*书家宠的去爱护它?啊,玉树临风的帅哥在这里,主子你为毛不仔细看看它?
轩辕昀歪歪斜斜爬起来,看样子睡僵了,扶着个门框对孟扶摇哀求,“孟将军……我,我好容易找到这里,你让我见他一面,就一面,一面……”
孟扶摇怔怔咬着手指,半信不信,又问,“凤净梵真的不知道你已经退婚?”
丫在学她的缺牙!
孟扶摇觉得有被子也好,避免单衣薄衫的肌肤容易接触,不想那人给她盖了,自己也拖了一半过去,恬然道,“自然,我也怕着凉。”
长孙无极沉默下去,半晌答,“所遇非人。”
她也没在意,笑吟吟一抬刀,对澹台宇一指,道,“还继续吗?”
孟扶摇“哧”的一笑,道,“遇见我何尝不是你的错误……算了不提这个,对了,原来你是真武仲裁,那么我听云痕说你在天煞边境闹了一出好戏,没来得及问他,现在问你也一样,什么好戏?”
三声金钟响,比试将开始,最后两桌的客人,终于到来。
战南成便在问长孙无极,“恕我冒昧,听闻太子和佛莲公主定亲已久,为何至今没有大婚?朕还指望着,什么时辰叨扰一杯喜酒呢。”
“啊?”
“你答应了?”
随即她冷笑,道,“长孙无极你要推卸责任也不能这么胡咧咧,这里是五洲大陆,你是一国太子,她是一国公主,以她的身份,如果不是事实,能对着一个陌生人说是你的未婚妻?”
那上面只有几只乱叫的蝉而已。
他怎么找来的?看他那样子,在这里睡了一夜?
大门开处,有人于满地泥灰中揉着眼睛抬起头来,怯怯的揉着眼睛,又去揉被撞到的屁股,孟扶摇仔细的瓣认了一下那灰头土脸的人,才发现居然是轩辕昀那小正太。
她在那样的华光里无比真实的存在,孟扶摇甚至能听见护卫温柔的询问声,母亲含笑的回答声,吊瓶撞在铁架上的丁玲声,别的来看望病人的家属的脚步声。
痛他个毛,孟扶摇根本就没能咬下去,长孙无极肌肤不似战北野铁似的质感,却真力无处不在流动,孟扶摇随口一嘴下去,自己倒被那真气弹了牙,她摸着酸溜溜的牙齿,悻悻甩开长孙无极的手,骂:“你以为她是个花痴,不管尊荣脸面身份地位就抓着一个男人乱说是他未婚妻……”
“不就是想把某个惹你吃醋的人打发回去么?”长孙无极浅笑,拈起她秀发慢慢的在指上绕圈,“她说有佛之圣徒在天煞出世,我偏要说没有,灭个国也许不那么容易,灭个把‘圣徒’还是很容易的。”
看见元宝大人骄傲昂头定格模样,孟扶摇也昂头长嚎一声,伸爪就想把耗子捏扁。
以后?还有以后?元宝大人瞪大眼睛,不是吧,苦差还没结束?它还要和孟扶摇继续死磕?那不早说?早说它刚才就不往死里得罪孟扶摇了,这下完蛋了啊啊啊啊啊……
她刀出,九霄之电裂天而来,那是黑色的闪电,自高山奔下,刹那间穿越风沙瀚海,剖开沉厚的大地背嵴,所经之处泥沙齐乱石飞溅,却又一线直裂切地无声,那些点射、穿插、横切、竖噼、每一刀都卡在节点,每一刀都正当鞭锋。
元宝大人连连点头,又扭过肥屁股,在身后那堆东西里扒拉一阵,先搬出个小茶壶往桌上一墩,又抓起根针。
“咬死你这个满嘴荒唐言一肚黑心肺都云太子奸谁知其中味的五州大陆第一老千……”
长孙无极侧转身,额头轻轻靠上她的额,温热的唿吸拂上她的颊,他轻轻掐住孟扶摇的脸,笑道,“扶摇,我最喜欢你的明朗,我要维持住这样一个你,不让你为世事磨折掉那般鲜亮。”
孟扶摇险些吐血。
孟扶摇搔搔脸,心想难怪长孙无极没提过这事,原来他心里根本就没未婚妻这个概念,随即又想起一个问题,“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要退婚?”
孟扶摇瞪着他,没注意到他的脸色,直接被那句话雷昏了,怔怔道,“怎么说?”
殿中,战北恒在复述现则,众人都沉默听着。
她越想越觉得荒唐,笑得利齿森森,一伸手抓过长孙无极手臂,恶狠狠张嘴就咬。
华光如扇,缓缓铺开。
全场绝倒,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好歹还是个魁首唿声最高的呢,一点都没自重身份的自觉。
她扑过去,黑色刀光如黑泉倒挂,豁刺刺泻了来,那一道匹练似的刀光,里层亮白,那是“破九霄”第六层“日升”的纯正色彩,外层呈朦能浅白,那是月魄练气之宝所拥有的独特颜色,而刀行之处,风声将气流卷成漩涡,层层相撞!
元宝大人不知死活犹自未休,放下道具,又回身撅着屁股在翻,扒在一方砚台前忙个不休,看那模样很像在梳妆,孟扶摇正疑惑它这回出啥幺蛾子,元宝大人突然回眸一笑。
长孙无极微笑看着,道:“元宝,世人鼠目寸光,不理解你的睿智是难免的。”
这不是模仿那日她双指捏上轩辕昀咽喉,强行越级真气逆涌动弹不得的那模样?就是外界传说中的“孟扶摇战胜轩辕昀,站在台上乐不可支不肯下来”那个流言的耗子版?
孟扶摇轻轻吸一口气,这刹那间,她内腑又开始隐隐作痛,那种久违的熟www.hetushu.com悉的疼痛,烈火般灼着她的经脉,她皱皱眉,向后退了一点,暗暗叹息的提醒自己,锁情,锁情。
“我吃个劳什子的醋,长孙无极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自恋。”孟扶摇想了想,忍不住叹一口气,抱膝坐在床头,道,“听起来很合理,好,长孙无极我原谅你的撒谎。”
混战,意味着谁先上谁最有可能吃亏,五人沉默着,看客都心领神会的开始喝茶,觉得这个最难的开头,一定是要磨蹭一阵的。
轩辕昀看见他,惊喜的张嘴,失口唤,“阿越哥哥……”突然触及宗越目光,惶然闭嘴。
孟扶摇又“嗯”一声,逃也似的出了门,门一开却觉得有阻力,又用力推了推,才发现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
那孩子跳起来,感激的看她一眼,连袍子上的灰都顾不上掸,赶紧跌趺绊绊的跟上去。
辰时,前方空着的席位开始填人,内殿里,天煞皇族陪着各国来客依次入座,孟扶摇数着各国皇族席案,发现竟然多了两桌。
孟扶摇嗷的一下跳起来,大喝,“天王盖地虎,宝塔镇鼠妖!”砰的丢过一个枕头,将无耻的元宝大人砸了出去。
孟扶摇裹着那万丈华光冲过来,巴古依旧没有动弹,他只是握了握画着眼睛的那只手,那“眼睛”,便似突然眨了眨。
“他说,凤净梵自小性子与人不同,又对我情根深种非我不嫁,公开退婚这般打击,怕会伤及她性命,只答应秘密退婚,待凤净梵年纪大些身子好些,又寻着心仪之人有了归宿,才可以对公主提起对七国公布,在此之前,请我为了凤氏颜面和公主性命,秘而不宣。”
澹台宇白着脸色向后一退,这鞭子非同等闲,尤其环扣处机关掌握在自己手中,刀砍不断,试目硬攻的人往往伤于鞭下,这是他家传神兵,当初父亲传给他时就骄傲的说,此鞭无人可破,他也确实仗着这武器打遍本国少有敌手,不想今日,居然被人破了。
孟扶摇摊手,道,“我上来了就不打算下去,那么雅兰珠你先,我就一边蹲着。”
元宝大人哧的一溜,撇着“半颗牙”对她猥琐的笑。
孟扶摇皱皱眉,她不喜欢这个阴阳怪气的巴古,冷笑道,“好吧,八姑,咱们直接动手如何?”
今日观战人和昨天一样,虽不及第三轮那般受众广大人山人海,却是格调层次极高,天煞皇族,天煞所有武官、各国有头有脸的门派掌门、甚至还有部分各国皇族的席位,只是人还没有来齐。
她轻轻的笑起来,想起那声柔软的“阿越哥哥……”那么一个带着童年清纯气息的称唿啊……到底记载了宗越怎样的过去呢?
战北恒道,“可两两对战,可依次挑战,但不可同时多对一。”
结果战北恒话音刚落,一人就蹿了出来,五彩玲珑,小辫子乱飞,大喇喇站在场中对着裴瑗勾手指,“老妖婆,出来受死。”
所以孟扶摇今天看见宗越心一动,不怕死的问他,“蒙古大夫,真的不见那昀公子?人家可是为了你,连真武魁首的机会都让给我了。”
孟扶摇诡异的看见隔时空的母亲,并为此险些神魂飞散的时刻,战南成正和长孙无极微笑寒暄,经过孟扶摇破澹台宇长鞭那一战精妙手法的展示,一直表现平平的巴古和一直表现精彩的孟扶摇的对战便实在没有了期待感,众人都错开了注意力,说闲话的说闲话,喝茶的喝茶,拉关系的拉关系,更多的爱八卦的人,却都将注意力转到那对著名的未婚夫妻身上。
裴瑗面纱外双眼喷火,冷笑着跨了出来,道:“你想死我也成全你。”
长孙无极不理她,“别急着感动,我话还没说完……我不喜欢你言而无信。”
孟扶摇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消失在二门内,微微绽露一丝笑意,宗越总算为轩辕韵诚意所感,打开了一线心门,就看那孩子是否能继续打动他了,看那孩子柔中带刚的性子,宗越这个嘴硬心软的,未必缠得过呢。
“应该这样说,佛莲不是可以拿五洲大陆平常女子心性行为来评判的女子,她看似雍容,其实极为偏执,信佛也多半只是为了调整心性,”长孙无极皱起眉,道,“我还是喜欢叫她凤净梵,凤净梵确实和我订婚过,我曾以亲手绘制的璇玑图作为聘礼,但后来,我退婚了。”
长孙无极一拦,目光闪闪的微笑:“扶摇啊,人不能和元宝一般见识啊……”
孟扶摇眉一挑,知道这俩家伙大抵是想先解决掉她这个风头最劲的,然后再捡裴瑗和雅兰珠两败俱伤的便宜。当下也就笑笑,道:“成,谁先?”
长孙无极笑笑,孟扶摇得意洋洋,“叫你次次占我上风,也该你输一次。”
孟扶摇那一咪咪的良心又被某无良太子的雄厚功力给逼了出来,只好捏鼻子不语,忽然瞥见面前桌上元宝大人突然嘿咻嘿咻的过来,背着扛着一大堆东西,往两人面前一墩。
“嗯?”
谁爱,谁输。
孟扶摇又一怔,随即便觉得心口处一紧,如被无形大锤“嗵”的一撞,撞得她心中一痛,未愈内伤险些激发,她顿时想起先前和澹台宇对战时那心跳感受,顿时明白巴古那句话的意思——这看起来很沉厚的人,竟然在她和澹台宇对战时,便www.hetushu.com已经出手偷袭了!
此时人终于到齐,钟鼓齐响仪仗排开,战南成上殿就坐,一转目看见佛莲公主,怔了怔,随即笑道,“太子可要公主上来就座?”
----------
前者是个苍白瘦弱的男子,也冠带华贵,但看着怎么都觉得撑不起,轻飘飘的一阵风都能吹走似的,后者……
“王爷抬爱,”佛莲优雅回礼,笑道,“本宫是不懂武的,兄长却爱这个,路上遇见便陪他一起过来,再者……”她微笑看向孟扶摇,“本宫刚刚发现一位故人,于是觉得来此更有必要了,就算不懂武,也可为他助威呢。”
孟扶摇瞅着他,觉得那种酸酸的心情又来了,慢吞吞道:“说了几次,昀公子还是不明白,宗越那人是个牛性子,你越纠缠他越不会见你,你越要我介绍他越生气,你何苦来?”
佛莲微笑着,将指甲探出衣袖,不动声色的慢慢在金砖地上碾,她的指甲修剪得尖利,小刀似的,一点点碾过地上那一点微物……小小的蚂蚁,整整齐齐三段,触须、头、身……
这个高个子青年,使一柄比他个子还长的混铁长鞭,鞭分三色,也分三段,每段以活扣连接,舞起来不同寻常鞭子流利,却一波三折的更加奇诡,中段还在左侧,前段却已可能在右侧,瞻之在左忽焉在右,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似一条既坚硬又柔软的怪蛇,角度刁钻,光影乱蹿,更厉害的是,这种类似三节棍的武器,环扣处一般最脆弱,但是这个长鞭,环扣处所用材质,非金非铁,设计精巧,看出来很难对付。
“何必让孟将军闲着呢?在下等先请一阵就是。”身后,澹台宇和巴古齐齐跟了上来。
孟扶摇的目光,却在他身后巴古的脸上掠过,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短发,肤色很黑,面容轮廓很深,有点山地部族的容貌特征,人不胖,气质却很“重”,不是沉稳的那种感觉,倒更像是练过一种奇异功力的压迫感和沉重感,这个人在前期一直表现平平,却也一直毫无窒碍的闯入前五,孟扶摇看着巴古,隐约觉得他气质有点古怪,对面,澹台宇却已经冲了过来。
“胡说哉!”孟扶摇一向反应极快,“不要拿你对我的心思来做借口,你要求退婚时,你还没见过我呢。”
澹台宇扬眉一笑手腕一振,长鞭分三个角度攻来,角度难测,他手中这武器,来自于天下顶尖高人之手,号称坚不可破,澹台宇对此极有信心。
长孙无极回过头,明明只是相差一个时辰,他竟然看起来突然有几分憔悴,月色下侧脸微白,玉似的半透明,淡淡道,“佛莲,不是个正常女人。”
孟扶摇吐吐舌头,灰溜溜向外走,二道门处看见云痕,他负手看着院子中一株树,看得入神,仿佛那上面有什么绝世武学。
走过花园的时候,看见宗越在栽花,孟扶摇想起轩辕昀输了以后并没有离开天煞,每日守在她出现的地方探头探脑试图跟踪,可惜孟扶摇身后,除了铁成带人护卫还有长孙无极的隐卫,轩辕昀跟了两次未果,最接近战果的一次跟到了只隔两条街,结果兴冲冲过去,却撞上一堵墙,墙上画一只小乌龟。
当晚他就睡在那墙下,这看起来金尊玉贵的公子哥,居然就那么露天蜷缩于一堵破墙下,有时爬起来,痴痴的看那个小乌龟,有时爬上墙头,四处张望周围的灯火,似乎想在那些繁星般密集的万家灯火中,找出属于宗越的那一盏灯负责孟扶摇安全的铁成躲在暗处看见,难得的起了侧隐之心,回来告诉孟扶摇,孟扶摇听了也唏嘘,命铁成给轩辕昀送被子去,铁成在墙头空投了被子就躲起来,听见那孩子抱着被子喃喃道,“……是你么是你么……”声声低徊,愁肠百结,硬是让粗莽汉子铁成,也险些听出眼泪来。
孟扶摇愕然,长孙无极道,“元宝说,有好戏给我看。”他拉过孟扶摇,很主人翁的分她一半枕头,道,“来,一起。”
“退了?”
动了真怒的孟扶摇,一次性的将“破九霄”、大风和月魄的真力,全数使了出来!
最后一战,混战!
“那个订婚,就是个错误。”长孙无极深深看她,“既然错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改。”
她干脆利落的语气惹得长孙无极微微一笑,那笑颜曼陀罗一般在半明半暗月色中一绽,惊心的怒放的美,看得孟扶摇心中一跳,暗暗怨念……那倾城绝艳的男色啊……
“她不是个安定的性子,谁喜欢她谁就没好日子过,”长孙无极悠悠的笑,“我又很难时时跟着她,所以,只好拜托你了。”
“我退婚很费了一番周折,当时父皇病重难愈,国内不太安定,众臣惶惶不安,我那时还年轻,尚未监国不足服众,邻国扶风犹在虎视眈眈,我打算出使扶风解决外患,父皇担心此时得罪璇玑,璇玑是否会和扶风联手对付无极,但是当时我坚持退婚,并使了些手段,逼得璇玑国主最后终于应承,但是他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
主子没空看它,主子就这样倚着床边睡着了,半边脸洒上月光,白日里高华遥远眉目,夜色里看来柔和而闲逸,像芬芳而皎洁碧水之岸的,层层绽放的涟漪。
孟扶摇喃喃道,“你二十六m.hetushu.com岁还没大婚,她也年纪不小,宁可这样蹉跎着,难不成是在等你回心转意?”
依然如前的金殿比试,孟扶摇进殿时,就见长孙无极和战南成谈笑晏晏,着实哥俩好的模样。
大殿四周除了武器架,所有器物都被撤走,空出极其宽阔的地方,天煞国风喜好粗扩大气,民居都不事修饰,古扑沉肃,正仪大殿尤其体现了这一风格,造得比寻常大殿大上数倍,观战席位和帝座仲裁席都离得远,一色杏黄锦案排开,几乎都坐满了人,大多人的眼光都好奇的盯着孟扶摇,听说这小子很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听说这小子很轻浮?赢了轩辕昀赖在台上舍不得下来?
而孟扶摇更看见自己的刀,正直直的向着她的心口奔去。
“她就是个花痴。”
他道:“等你凯旋。”
人生他妈的又相逢。
妈的,此可忍孰不可忍,模仿可忍揭丑不可忍!
它舞着寒光闪闪的针,对茶壶左噼右砍,然后霍地扔掉针,冲上前双爪捏住了茶壶的壶盖,随即定住,仰头,不语。
身侧长孙无极微笑“哦”了一声,道,“原来牙掉了是这样的,挺美……”一伸手按下孟扶摇,道:“明天还要比试,早点休息。”
----------
华光里,突然出现了久违的陌生又熟悉的场景。
这声“当”发出来的时候,孟扶摇突然觉得心跳了跳,似乎有人揪着她的心尖抖了抖得感觉,随即全身劲气一泄,但也就是刹那之间,便又恢复了正常。
----------
孟扶摇大怒,刀光一闪便扑了过去,敢阴老娘?老娘会阴人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个角落玩尿和泥巴呢!
“一是因为当时国事不稳,不宜再得罪璇玑;二是我那时还年轻,觉得此事其错在我,公主也可怜,她一个女子不能担当的,自当由男儿承担,便应了,只是要求退回璇玑图。”
妈妈!
那些于涛飞浪涌心海深处,永不因时光凋谢的心情的涟漪。
长孙无极伸指,细细在她颊上描摹,轻轻道,“某人好像曾经答应过我,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都相信我,理解我,并不为那些事的表象所迷惑、所动摇。”他吐字极轻,语声里半是调笑半是温存,手指轻轻穿过她的发,“结果……做到了吗?”
果真是“好戏!”
“如果你怕欠人情,你可以再让回去。”宗越淡淡答,“只要你别来烦我。”
“她是轩辕摄政王轩辕晟的女儿,真名轩辕韵。”突有凉凉语声传来,孟扶摇回首,便见那个比白水还干净的人,站在初夏的阳光下,那么炽烈的光底下,他看起来竟然依旧是凉的,一捧雪似的冷入心底。
呃,奸人,她一退他立刻反攻,这么快就兴师问罪了。
美丽端静的佛莲公主,气质圣洁的佛莲公主,五洲大陆盛传含莲出生,慈和宽悯的那朵莲花,依旧一身月白素衣,衣角却以乱孱阵法叠绣金线莲花,莲瓣层层含露欲滴,鲜活如真,更有莲叶田田,浅碧微翠,随莲步姗姗裙裾微拂而不断摇曳,清雅中不失尊贵,她恰到好处的扬起颈项,那般含笑的、高贵的、散发着内敛而又不可忽视光辉的,姗姗而来。
他呵呵的笑,全场各国皇族,大多听见了这句话,齐齐竖起耳朵。
佛莲公主缓缓放下茶盏,直起腰,垂下眼睫,手交握着搁在膝上。
“没有?”长孙无极笑意有点冷,“璇玑国主借口甚多,先说图在公主处,她十分珍爱,贸然索要也会伤她性命,后来又说图失踪了,不在宫中,答应一定为我找回,结果,找了这许多年,也没能见到影子。”
元宝大人倒在,蹲在对面桌上它自己的小床前,垂头举着个白旗晃啊晃,孟扶摇喷的一笑,一把抓过它敲了个爆栗算是惩罚,高高兴兴出门去。
她刀出,不同先前吹云落雨般的无声,而是华光万丈,杀气凌人,刹那间便到了巴古胸膛!
长孙无极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
“我……我要回去了……我出来一趟不容易……”昀公子眼圈又红了,孟扶摇看他的兔子眼就头疼,这孩子怎么就是个泪包呢,看这娇生惯养的模样,出来混什么混?还要和宗越纠缠,宗越那是人吗?吃了你你连骨头都不剩。
佛莲。
磨了半天牙,又忍不住幸灾乐祸看长孙无极,是吧?赶了半天还是赶不走了吧?人家根本没打算另寻良人,这不,等不及了,一路撵着你就是不放呢。
夜很静,夏夜凉风里散开淡淡异香,听得见窗下夏虫轻鸣,一声声绵长柔软,那般的肌肤相触唿吸相闻,心跳声盖过夜的奏鸣曲。
走在最后面的,是一对兄妹模样的男女。
刀光铺开。
长孙无极似也察觉,回眸看了她一眼,不再说什么,只伸手揽过她,为她盖上被子,道,“天煞气候偏寒,虽说是夏天,晚间也要盖被子,别着凉。”
凤四皇子疑感的撇过头看她,佛莲微笑,道,“一只蚂蚁爬上案几,我给送出去,蝼蚁尚且贪生呢。”
“妹妹真是怜悯众生。”凤四皇子赞赏的点点头,又转过头去。
母亲抬起头来,向着携刀冲来的孟扶摇虚弱的微笑,她说:“扶摇……”
孟扶摇看着他背影,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只好悄悄的想走过去,云痕却和图书仿佛背后长了眼睛,突然道:“扶摇,裴瑗来者不善,你要小心。”
澹台宇微笑,“她们女人打她们的,我们男人打我们的就是。”
然而对面一直静静站着的巴古,依旧没有移动,他突然诡异一笑,随即单手对着孟扶摇一张。
殿上,长孙无极方才的笑意已去,却也没什么表情,他偏过脸和战北恒说话,对众人的目光视若不见,对佛莲也完全的视若无睹,佛莲倒是毫不介意的静静笑着,柔雅的偏头和自己兄长絮絮而谈,倒是她那个病歪歪的兄长看起来神情不豫,时不时瞪长孙无极一眼。
那般心思托付,那般情意绵长,那般辗转反侧,那般忧心牵挂。
长孙无极在殿上,靠着深红锦案,似笑非笑的注视台下,殿下两侧席案的人于是更加忙碌——除了忙着看孟扶摇,倒有一多半人还要顾及看他,听说长孙无极不喜热闹很少公开露面,为什么这次接受了天煞邀请?听说长孙无极貌丑心黑,难道面具下的脸,还有些不可告人处?
大殿空间广阔,他声音不高,殿中战北恒在说话,大部分人都没听见这句拒绝,佛莲公主却突然拂了拂柚。
她原先出招中的风雷之声,因为大风功力的完全被吸收,终于圆满流转,化在了属于她自己的真力之中,那些外溢的力度被收敛,便成全了她自己如臂使指的更进一层的功力,她这次的刀法,不再虎虎生风,却猛烈又轻盈,隼利又平静,平静里蕴着无穷的力,涛生云卷,皆由她决。
巴古抬起眼,淡淡道,“我已经开始了。”
小正太盯着那乌龟,眼圈又红了。
“我看未必。”长孙无极答,“我试探过她,看她那模样,应该是知道一些的,却又装着不知。”
走在前面的,是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面目温雅,风度翩翩,言笑举止间有儒雅之气,若不是一身王公冠带华贵煊赫,看上去更像个三村学究。
孟扶摇来了兴致,喝一声,“有意思。”已经迎了上去,她自己本就是个出招刁钻的,“破九霄”拥有内功、拳、刀三套功法的完整体系,孟扶摇在此基础上加入个人长时间混迹江湖的一些实战经验,对死老道士原本教的刀法大胆的做了探索和改进,这一套刀法一直在不断的对战经验中摸索完善,如今也该到了实践的时候。
孟扶摇目光一缩。
心神俱摧天崩地裂!
“嗄?”孟扶摇竖起眉毛,我有吗我有吗我有吗?
长孙无极任她咬,微笑:“哎,痛。”
孟扶摇一招得手绝不放过,澹台宇退她便进,错步一冲又是连击七声,“当”一声,中段落。
澹台宇上前一步,对她拱拱手。
----------
而之所以会痛,也只是因为在乎而已。
这一捞捞个空,睁开眼才发觉太子殿下不在,哎呀真好,难得他高风亮节不占便宜,不过话说回来,昨晚他点倒她之后,她的便宜有没有出现被占现象,可就无从查考了。
淡淡一句话比一个雷还惊悚万分,孟扶摇直接被噼跳起来,连声音都变了,“什么?”
孟扶摇哭丧着脸被按倒,靠,足可乱真的假牙白装了,耗子学得真像,连断掉的斜面都一模一样!
手心里竟然画着一只眼睛,眼角上挑,眼瞳墨黑,眼神诡异,那眼睛直直“盯”着孟扶摇,似要“看”进她内心深处。
一节铁鞭落地,在金砖地上溅起火花。
轩辕韵还愣着,孟扶摇赶紧推她,“还不跟着?”
孟扶摇看懂了,它在告状,它在说那夜水潭边双头蛇无声逼近,它老人家好心示警被自己误会的事,这只心胸狭窄好记仇的耗子,不是跟丫道过歉了嘛!
它长久地定着………
“巴古。”那汉子半合着眼睛答,他口音颇有些怪异。
叮叮叮叮叮叮叮!
长孙无极还是不看佛莲,只淡淡道,“谢陛下好意,无须。”
她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又觉得有点堵心,却又不想搞清楚自己为何堵心,干脆扭过脸去,看裴瑗和雅兰珠打得五颜六色,怪术频出。
“你做得很好,”长孙无极轻轻抚摸元宝大人顺滑的白毛,“以后都要这样。”
孟扶摇怔了怔。
好奇宝宝孟扶摇也便舒舒服服看了,然后……鼻子便气歪了。
众目睽睽下,长孙无极沉默着,长久没有回答。
孟扶摇盯着主子回归有恃无恐的元宝大人,寻思着该用什么法子报复之。
澹台宇神色灰败,收起三截断鞭,道,“在下认输。”拖了鞭子下台去,底下懂行的看客都在交头接耳,对那鞭子指点不休,露出惋惜之色,孟扶摇心情甚好,哈哈一笑,道,“巴先生。”
那般爱里,没有说出口的带着痛的折磨。
最后一场,前五之争!
长孙无极笑起来,给她掖了掖被子,仔细端详她微微瘦了些的脸颊,又把她大摊的手脚都收回被子里,才招手唤元宝,那丫赶紧奔过来,乌溜溜的眼睛亮亮的,在长孙无极身上蹭,蹭啊蹭啊蹭……
洁白的墙壁,洁白的被褥,床边的标号的小柜和柜上的花,粉色衣裳轻盈行走的护士,小推车里满满的药品,铁架子上晃着的吊针……还有,病床上穿着蓝白相间病号服,憔悴而嬴瘦的……母亲!
孟扶摇立即也无耻的起身跨前一步:“哎,我也想你死,两个打一个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