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天煞雄主

第十六章 御风成旗

“他们失去了部分记忆。”
孟扶摇盯着她——这个万恶的……侏儒!
元宝大人愤怒,立刻又钻出头来,含泪控诉:“吱吱!”
那裂缝出现得无声无息突如其来,起初只是浅浅一线,像是月色的光影,随即越来越深越来越大,剑似的向前延伸,一路伸向长孙无极那个方向,眼看着就要抵达那罐八宝莲子汤。
孟扶摇“咕嘟”一声,声音很大气质很不雅的把汤吞了,视人家的温柔缠绵于无物,急急拉住长孙无极袖子,道:“死了?真杀了?呃……不是真的吧?”
战南成将纸条一揉,重重捶在御案上,又负手急步绕室而行,低头沉吟未绝,从他半垂的脸看过去,他眼神闪烁,神情愤怒,愤怒中又有几分犹豫,思量不语。
长孙无极霍然回首,目光大炽!
却没能越过去。
“不过是狂妄无知的宵小之辈而已,”战南成答,突然停了步看着她,半晌深深道:“孟将军,你既愁在无极无用武之地,可愿在天煞建功立业,铸一番不世功勋?”
“有本事你就再找出来,杀了她就是。”太妍勾唇一笑,突然凑近长孙无极,在他耳边低低道:“我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才师兄,我说,你好像退步了哦……”
长孙无极托腮看她,突然道:“阁下打算要我用眼睛来喝汤么?”
回孟扶摇的宅子需要经过一片小巷密集的平民住宅区,孟扶摇熟门熟路的在那些巷子里穿行,不停的数地下掠过的那些影子,突然在一个巷与巷的拐角处撞到一个人。
“偶尔吃一次也没关系啊,看看这莲子汤,是个怎样不俗的神品,能让不爱红尘不贪人欲的师兄,这般花前月下一副凡间小儿女像你喂我喝?”
此时。
煽我?竟然敢煽我?
孟扶摇皱起了眉,这才发觉长孙无极语气不对,“你在说,没有尸体?”
你……还好么?
长孙无极衣袖一展,先展在孟扶摇身前,避免她被那些飞散的碎石所伤,才伸出两指霍然一剪,宛如剪中蛇身七寸般,无声将“石蛇”剪成两段。
啊……黑珍珠,你咋就没肥死啊……
七月十五,乐城下。
“凤四皇子呢?”
那只黑元宝犹自不罢休,肥腿一蹬就待窜起——“吱吱!吱吱吱!”被太妍皱着眉一把揪住尾巴塞了回去:“珍珠!给我争气点,天底下公耗子又不是死光了,非要找那只最丑的!”
自从磐都一别后有足月没有消息的战北野,不出声则已,一出声便震动天下。
长孙无极看着她背影,突然道:“她呢?”
八月初三,苍龙大军在天煞沂江之前驻马,一路势如破竹的兵锋终于遭遇了起事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抵抗,在天煞国土上最大的一条分割南北疆域的大河之前,两军隔着滔滔河水遥望,人喊马嘶之声透过江上水雾隐约可闻,森然杀气在江水上空凝结成深黑的层云,一场大战,迫在眉睫之间。
长孙无极手指一点,那不断延伸的裂缝突然一止,堪堪停在罐子边缘,他扬眉,浅浅一笑:“太妍,你一向不吃零食的。”
孟扶摇尴尬的趴在云痕胸膛上,对着“捉奸者”傻笑。
“长孙无极我也告诉你,只要你在一天,我都会永无止境的和你斗下去。”太妍突然妖娆一笑:“既然我神功大成,师尊们已经准我再入红尘,那么我有的日子和你耗,你要做的,我就破坏;你要保护的,我就伤害;我要向师尊们证明,谁才是真正的第一!”
“吱吱!”
孟扶摇一直坐着,紧紧盯着这不动身形手指间的战斗,为那迷离而炫目的变化而热血沸腾,她的“破九霄”到了第六层后,便每层分三级,必须要一级一级的提升,第六层第二级“斗转”,她至今还没找到修炼的法门,然而今日长孙无极和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师妹太妍这一战,却让她若有所悟。
七月二十,奎溪下。
罐子裂开,汤汁却没溅出来,长孙无极在她声音起调的那一霎立即抬手,手势虚虚往罐子上一罩,那生生裂成两半的罐子,其中流动的汤汁霍然一收,随即安静下来,竟然还维持着刚才的形状,一滴不洒。
孟扶摇拍着大腿哈哈大笑:“姑娘我就知道你那手轻功危险得很,旧力才去新力未生时最弱,果然,露怯了吧?哈哈。”一转手摸了摸脸上指印,眉毛又竖了起来。
孟扶摇突然跃起。
她跃起,抬腿,一脚先将姚迅踹了出去,姚迅猝不及防,瘦长的身子风筝般的飘出去,他轻功极为了得,半空中一翻身,便待越过巷子的墙。
妈妈咪啊,你丫终于问出这么一句话了!
孟扶摇没好气的道:“我就是苦命厨娘,只有伺候主子们喝汤的命!”
“受惊逃出,和妹妹失散,和*图*书后来回头去找妹妹尸体,却只在崖边找着她一只绣鞋。”
被他折腾来去的孟小厮只好恨恨的添汤,汤汁四溅的向他面前一推,长孙无极笑笑,向罐子里看了看,道:“看这分量,谁都算上了,却忘记给你自己煮一份了吧?”
七月二十四,太京府总府金彦在苍龙旗卷近城下时,主动献城。
大爷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哇!还有,你怎么满身散发着某种酸溜溜的味道呢?真是不大方!孟扶摇郁闷,只好拎了罐子跟在他身后,看长孙无极慢悠悠往花园走,花园里开满合欢花,花如少女艳唇,粉簇成团,晕晕染染出一色绯红,掩映着白石桌椅,长孙无极坐了,道:“这里好,月朗风清,纤毫毕现。”
长孙无极淡淡看着她,眼神里只有不耐和疲倦,他似乎懒得和太妍斗嘴,只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孟扶摇,他怀里,一直在睡觉的元宝大人突然探出头来,愕然盯着太妍看了几眼,顿时大惊:“吱吱!”
听得长孙无极带笑的语声:“我打就是她打,一样的。”
“我好困!”孟扶摇一溜烟的奔回房,奔得比兔子还快,留下长孙无极和元宝俩面面相对,半晌,元宝大人亦一声悠悠长叹。
“哧——”!
孟扶摇连那一耳光都忘记了,在一片吱吱声中抱头崩溃,天啊,世间妖孽何其多,居然还有个黑元宝!
“我高贵得过师兄你?天纵奇才后来居上,连我,都向来只有仰望的份。”那女声突然又冷了下来,妖娆尽去,多了几分淡淡的讥诮,“你喝得,我喝不得?”
太妍冷哼一声,手指一挥,那些灰白石屑旋风再次化为蝶化为云化为狂风中的树化为深海里的蛟,从各种角度或轻盈或诡异或凶猛或刁钻的向长孙无极所有要害,却都被长孙无极以那点汤汁堪堪对付过去,他不似太妍变幻千端,始终都是那串汤汁之珠,却或分或合,成列成阵,每一次细微变化都会带来无穷的变数,那些指掌间的点戳起降排列组合,浩瀚无边。
“啊!”孟扶摇张大了嘴。
随即她便发觉,今夜是个十分闷热,将雨而未雨的天气,空气中有淡淡烟气飘散盘旋,那些湿润的烟气,重重的挤压在狭小的窄巷空间内,铁板般的挡着四周的天。
“不,是练师门姹女功练的,太妍太好胜了,从小事事要拔头筹,姹女功损人体质,按例要在十五岁后再练才合适,她为了争第一,十二岁就练了,结果身高体形就永远的留在了那个年纪,说起来也颇可怜,只是她自己不觉得,她认为,个子超过她的女子,都是丑的。”
孟扶摇偏头看他,好奇的道:“你也有讨厌的人?我以为你这辈子就没有正常人的情绪哩。”
很难想象这些柔软的花朵和汤汁也能拼出那般巨大的震响,很难想象世上还有这般美丽的战斗——漫天的花朵之杵被莲子汤之珠狠狠撞开,飞扬出一片浅紫嫣红,那些被震散的绯色的花,散出无数针尖般的深红触须,如美人散在风中的裙裾般悠悠一扬,又或是九天仙子的御光之旗,在深黛色苍穹中和玉白月色下艳丽张扬的一展,刹那间慑目惊心。
她走过的墙面,砖石无声的,一块块呈脚印状落下来。
“啪——”
孟扶摇听这话怎么都觉得古怪,却又没办法驳斥,看长孙无极眼神,浮光荡漾似笑非笑,看不出喜怒,却又觉得定然是不甚妥当的,以她的经验,但凡长孙无极觉得不妥当,她想妥当也妥当不起来,只得悻悻道:“喝呗。”
打人不打脸,你丫找死!
战南成一接过,脸色就变了。
孟扶摇默然,半晌道:“长孙无极,我一向不是个喜欢寻根究底的人,所以这么久了,你的来历出身,还有你身上的一些奇异的事儿,我从来没有开口问过,不过你当真打算永远都不告诉我么?”
----------
----------
“那么,没有你这个‘后’,我就是唯一,太妍,你说是不是?”长孙无极语声平静,手指一弹,那串“珠子”突然凝成一团,沉甸甸的半透明,电射而出,直直撞上“杵”端!
“轰!”
她顶着满头白灰,兴奋的盯着长孙无极和太妍的手,在每个变化中生出的千万个变化里拼命思考,寻找着那些变化的起源和轨迹,她看得太专注,手指下意识的微微弹动,学着那般神奇的动作,没留神屋檐上太妍目光突然一转,眼色一冷。
然后她老人家施施然拎着几个头颅,掼在在磐都等候消息的璇玑使臣面前,那些头颅故意没防腐,夏日天气里烂得不堪,使臣和等着辨认凶手的凤四皇子还没坐稳就被熏跑了出去,扒着墙吐得一塌煳涂,孟扶摇和_图_书拎着头颅,一路追着跑,“哎哎,看清楚先,为公主报仇要紧——”凤四皇子以袖掩面,闭目转头,手一挥,凄声道:“罢——罢——罢——”
侏儒都是丑恶的,她却不是,只是孟扶摇看着她的脸和身形,再听她那变来变去的语音,实在觉得这个人和她的样子不搭调,也不知道是先天这样的,还是后天造成的。
长孙无极又是一笑,执了羹匙慢慢舀汤,突然道:“我刚才来找你,可不是存心打断你们的。”
那便罢了,谁叫你自己不肯看清楚。
孟扶摇的眼眸,突然更黑了几分。
她哈哈一笑,不待长孙无极回答,衣袖一卷,一步跨上了身旁的墙,她每一落步,墙上便多了一个齐齐整整的脚印,她便那样负着手,如履平地的走在墙上,走上屋顶,再一步步虚虚跨在空中,走向墙外,她走得慢而平稳,仿佛平平静静走在地面上一样,大地吸力,对她似乎完会没有作用。
呃……好吧,挺精致的侏儒。
----------
长孙无极放下碗,坐到她对面,两膝相抵,执了她的手裹在掌中,轻轻道:“扶摇,但凡我应该告诉你的事,我都说了,但凡我不告诉你的事,都是因为,你知道后会有害无利的。”
他淡淡笑:“既然这么想喝,那就给你尝尝。”
孟扶摇对他眯眼一笑,道:“陛下,符山事出当晚,草民还在酒楼喝酒,想来陛下也是知道的,不过如果可能,草民很希望这事是自己干的。”
太妍看起来竟然就是个小孩子,十一二岁的身量,脸也粉粉团团,还有些婴儿肥,若不是那成熟的语音和一双神光璀璨的眼,她活脱脱就是个粉嫩的精致的小姑娘。
“不用去了!”
“长孙无极,你好生无耻,竟然和人联手攻我!”太妍抚着脸,怒极反笑,“你羞不羞?”
“你认为她那性子,肯要让出去的东西?”长孙无极叹息一声,低低道:“这大抵是我一生里,除了你之外,最为无奈也最束手无策的事了。”
她尾指一弹,一个极其轻巧的手势,平地上忽然起了唿啸的风,满地的合欢花都拔地而起,唿啸卷成一把绯红的巨杵,直捣长孙无极胸口!
长孙无极浅浅笑起来,道:“扶摇,有时候你确实是很聪明的。”
与此同时,早在他尚在回葛雅途中,那些潜伏在朝野士卒市井之中的培植多年的力量,便开始了舆论攻击,从磐都到葛雅,关于烈王北野忠心为国却遭讥谗,于长瀚山遭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杀手,以及战南成薄待功臣为君无德种种般般的流言便传得满天飞,甚至还有听起来言之凿凿的“战氏立国图腾为神赐,先祖有言,两代之下,苍龙在野,正合烈王名讳,夭命之主,即将出世。”之类的离奇传说,正以转瞬千里的速度在天煞大地上悄悄蚕食着人们的皇家正统意识。
“嗯。”长孙无极手指叩着桌面,望着北方,“出现变数,刺杀凤净梵是我手下隐卫自己策划的,他们精擅暗杀,这等任务从无失手,但是这一次却出现很奇怪的现象。”
她一怔,有些迷蒙的抬起双眼,那人已经和她擦身而过,快得也像一抹掠身而过从不停留的风,转眼消失在小巷的深处,只留下一抹淡淡的熟悉的气息,带着点曾经她曾经流连过的阳光的味道。
孟扶摇从她的新单位回来,摇摇晃晃嘟嘟嚷嚷的往回走,一路抱着树伏着墙对着阴沟傻笑——她刚才又请喝酒了,新来的副统领大方又傻气,人家说几句好话便眉开眼笑的掏银子请客,没几天已经把同僚们请了个遍,全部混成了好哥们,要不是碍着战事紧急怕触怒皇帝,副统领大人恨不得把全营好哥们都拉出去喝酒嫖花姑娘。
“嗯?”
她最后一个“得”字,突然变成破音,声音扬起的雷电般向上一冲,戛然一声,那罐子突然裂开。
语声迤逦里,那点裂缝又向前延伸了些许。
极低极低的话声,轻得仿佛一缕月光一抹风,那么突然的撞入孟扶摇耳中。
长孙无极单手一划,刚才汤碗底一点未尽的汤汁化为一串晶莹的玉珠飞在空中,那些“珠子”在他指尖连成佛珠一串,宛如真实珠子般刷拉拉有声的甩出,撞上石扇,将之撞成一片灰白的粉尘。
长孙无极没有表情,像个游离的梦一般沉在黑暗里,迎上孟扶摇傻兮兮的笑容,无声挑了挑眉。
于是没有人知道,这两者之间的暗含机谋而又密不可分的联系,正如这四海棋局瞬息万变,没有人能从这一刻的漫不经心的某个落子,推算出未来一国的风云大势的终局。
悠远平静的女声淡淡传来,水波般悠悠晃晃不知远近,似乎响在头顶,hetushu.com又似乎远在天涯,那声音听起来很“空”,每个字平仄起落都没有区别,虚幻无边摸不着的感觉。
“那你又是怎么发觉不对的?”
“既然你学会了偷袭,我为什么不能学会围攻你?”长孙无极冷然看她,“太妍,你和我斗了这么多年还不肯罢休,那也由得你,但是我警告你,你如果敢迁怒他人滥伤无辜,那么我也不介意亲手诛杀同门。”
长孙无极微笑着,立即将那一勺汤喂进她口中,道:“先犒劳天下最尊贵的厨娘。”
“懂得喜欢就懂得讨厌,我很庆幸我终于懂得。”长孙无极微笑,目光亮亮看她,直到孟扶摇不自在的转过头去,这一转头瞬间,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我记得,你有一门武功,是能消除人的记忆,控制人心神的,难道……”
她话音未落,便觉眼前紫影一闪,随即“啪”一声脸上一热颊上一痛,也是一个热辣辣的耳光!
随即他推门过来,看了看两人暧昧的姿势,又看了看云痕,伸指在他前心一抚,又瞥孟扶摇,道:“你还赖在他身上,当真要他做泥土压身的噩梦么?”
纸条上歪歪斜斜写着:“苍龙在野,御风成旗!”
太妍终于一把将那黑珍珠塞回袖子里——她骂了主子还不罢休,甚至开始双爪捧心背情诗,吱吱声吵不可闻。
孟扶摇突然颊上一热,一股大力挥上脸,整个人向后一倾,这才听到屋檐上太妍冷声道:“鼠辈竟敢偷学神艺!该死!”
七月十三,抵达葛雅的战北野,几乎没有任何停息,立即召回隐藏在葛雅深处的部下大军,连同西北道边军副将边鸿宇,杀边军主将刘撷,以“帝王无道”之名举起反旗,浩浩兵锋,猎猎战旗,瞬间席卷了天煞北国大地。
“太妍是我师叔的女儿,性子十分好胜。”长孙无极笑笑,拨开她的发看那个五指印,见基本淡去了才满意的道:“在我入门之前,她作为师门的孩子,是天资最好也最受器重的一个,后来我被师尊看中,入门学艺,她便渐渐讨厌了我,你也看见了,就是这样,逮着机会便和我作对。”
他抬眼望着苍穹深处,天上个星光倒映着他的眸光,他眼神里有种疑惑的、厌倦的情绪,他想着那日金殿最后一轮真武比武发现的那个人,慢慢道:“也许,有个我很讨厌她出现的人,终于不出预料的出现了……”
孟扶摇沉痛的道:“那你为毛不自觉点大方点,说‘请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再潇洒的走开呢?”
太妍对孟扶摇惊异的目光视而不见,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奇特的形貌引人注目,她摸摸脸,似乎想摸准了脸上那个耳光的轮廓,冷笑盯着长孙无极。
她指着孟扶摇:“比如这个,今天的一耳光只是个前奏,只要我以后心情不好了,有时间了,我随时都会来煽她耳光。”
“啪!”
战南成哈哈大笑,自觉和孟扶摇更为知心,孟扶摇却又掏出一张纸条,神秘兮兮给战南成看:“陛下,遇见大逆之物!”
那“石蛇”却一断又分,唿的在半空中一展,于虚虚实实中一阵飞速重排,突又幻化成一面石扇,那女子遥遥虚虚一抬手,那石扇猛然横扇斜拍,对着长孙无极当头拍下。
她冷笑看着长孙无极,眼角一瞥已经闻声赶过来的宗越云痕等人,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哎呀美人!”孟扶摇捂着鼻子闭着眼睛道歉,“哥哥我不是有意撞上你胸的……”
孟扶摇默然,嘀咕:“你这什么见鬼的师妹,还有,听她的口气,她在和你争什么东西?长孙无极不是我说你,你已经贵为一国之主,天下还有什么身份能高出你去?便让了她也罢,省得这样唧唧歪歪讨人厌。”
“你不了解太妍,在我师门那个地方长大的人,是不太可能有红尘之欲的。”长孙无极一眼看穿她心底的小九九,似笑非笑的道:“假如有个人,从你出现的第一天就用各种方式试图挤走你,你练功她挖陷阱,你睡觉她放毒兽,你比武她在你第二天要穿的衣领里插麻针,你出外历练,她跟着,用尽一切办法砸你的锅——你觉得,这是喜欢?”
孟扶摇只做不知,天真纯蠢的问他:“不知道是什么暗语儿,在四野乡村中传唱,陛下听说过吗?”
天煞千秋七年,七月流火,苍龙起于野。
“她那身高怎么回事?先天的?”
“对,继你之后,我大成了。”太妍这回声音又变了,轻俏而厌恶的道:“永远都是‘继你之后’……长孙无极,我想,没有这个你,就不存在我这个‘后’,你说是不是?”
而一轮明月孤照,照上他远超常人更加乌黑的眉目,照见那衣上扑扑征尘,照见他凝望天煞腹地中心大城和-图-书的目光,深沉而充满牵萦思念。
长孙无极转眼看她:“他们的记忆,从伪装流寇争斗开始,到故作无意卷入凤净梵,直至凤净梵中箭落崖那里都很清晰,却在她落崖后那一段,所有人都出现了记忆模煳,甚至大部分人不记得自己有模煳情形,他们的记忆出现真空,直接在凤净梵落崖那里跳到了胜利会合回来回报我,在他们看来,这是一次正常的,胜利的暗杀。”
元宝大人“咻”的缩回头去,死死往长孙无极衣服深处钻——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没看见……
黑珍珠立刻也含了一包泪,回头骂太妍:“吱吱!”
江风怒吼,长空漫越,掀飞他深黑衣袂,衣袂间有赤色勾纹,火焰般闪在一色深沉的江霾之间。
在烈王北野侵掠如火惊动七国之时,磐都城内相对这一场叛逆,在不停息的十万火急频频调动兵马粮草,和那短兵交接来势如火的战争相比,某一两个人的职位起降已经不那么显眼,比如,某个在真武大会夺得魁首,著名的有武功没脑袋的嚣张小子,放着堂堂的无极武爵不要,跑到天煞京军皇营中当了个副统领。
七月二十六,天煞之北与中界土地的最后一道屏障金水城被破,三千军士齐解甲。
“信报传来,他们在天煞边境符山遇见互相争夺地盘的流寇,凤净梵无意中被乱箭射见。”长孙无极慢慢喝汤,眼神中有思索的神情。
八月初三,夜,风雨磐都。
碎石居然真的击上了太妍背心,啪的一声在正要跨上墙头的她背上绽开粉白的灰尘痕迹,太妍不防孟扶摇无耻的来这一手,晃了晃,险些真的栽下墙头,她努力平衡着身子,才勉强维持着刚才的高手风范,在空中纵出一道粉白光影,电射而去。
话音方落,“砰”一声,石桌粉碎,漫天石屑飞扬,那些石屑簌簌飞舞,先是慢的,随即便闪电般一冲,攒成长蛇般灰白的一条,直射长孙无极眉心!
一方是惊动天下的滔天巨变,一方是朝野中一个不起眼的武职职位的起用,看起来,万不相干,谁也不会将这两件事想在一起。
“叫你丫显摆,叫你丫装!”
长孙无极盯着那汤,眼底突然露出了厌烦的情绪,一抬眼看向前方一处屋檐,冷冷道:“你喝得,你不止喝得,所有我能得到的,你也可以得到,这在很多年前我就和师傅们说过,所以,现在,你可以走了。”
扶物……我用两个月的最快时间,打回天煞内地,打到离你最近的地方。
“我为什么要走?”随着长孙无极目光所向,那方屋角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一团粉白的溶在月色中,看上去软软的,也像一团夜合的合欢花,和刚才那个或空或锐或妖娆或讥诮的成熟女声给人的感觉截然不符,然而那声音却又确实是她的,甚至更厉了几分,“长孙无极,我最讨厌你这个,我说过,我不要你让,你也不配让我!”
却有人比她更快,一直端坐原地的长孙无极突然动了,身形一展便直射对面屋檐,穿越那些未歇的花雨,人在半空衣袖一拂,轰然一声那半边檐角直直坠落,坐在上面的太妍正全神贯注等他的招,不防他竟然先攻身下,身子直直坠落,半空里赶紧一个翻身,如柳絮如杨叶般姿势极其轻盈美妙的翻落在地,冷哼一声正要抬手攻击,长孙无极却已落在那半边屋檐,居高临下又扬了扬衣袖,太妍一惊,下意识向后一退,结果身后墙上的窗棂突然断裂,窗子吱吱嘎嘎的倒下来,她只好向前掠,这一掠便迎上奔上来的孟扶摇。
她跳起,二话不说冲了上去。
这一声却不是元宝大人发出的,太妍袖子里,突然爬出只看起来和元宝一模一样的,甚至比它还肥上三分的,全身毛色黑光油亮的兔子版耗子,该耗子看见元宝两眼放光,双爪一合就待冲过来:“吱吱!”
长孙无极的眼色,微微一变,他突然推开了孟扶摇一点,手按在白石桌上。
众人都凝神看着这般超凡绝顶的,完全脱离正常限度和规律的轻功展示,孟扶摇却突然蹲下身,拣起一块碎石,抬手就扔了出去。
……
她今晚又喝多了,碰着树就喊美人撞着墙就唤帅哥,苦了铁成姚迅,一边一个拉着还抵不过她的力气。
而头顶的天,不知什么时候,那点昏黄的月色已经不见。
“啊?”
他轻轻叹息一声:“我想,我还是亲自去一趟符山比较好……”
孟扶摇翻了翻白眼——他是不是在暗讽她和云痕“暗室独处,混沌不清”?哎,真是小气男人。
孟扶摇进宫给战南成回报,两人相对着笑了笑,战南成目光闪烁的问她:“可是君所为?你我坦承相交,但说无妨,朕绝不对他人言。”
www•hetushu•com太妍的口气,似乎凤净梵被她给作对的救了,然而不几日,震动京华的消息传来,璇玑国佛莲公主和凤四皇子在天煞边境遇刺,皇子逃生,公主中流矢而亡,璇玑国主为此十分伤恸,他育有子女虽多,却一直没有立皇储,据说私心所属便是这位柔雅大方,盛名极著的佛莲,如今出了这事,他那个悍妇皇后当即就在宫中撤泼,整衣备车要奔天煞找战南成算账,好歹被璇玑国主给拦了,居然夫妻俩还在宫门前大打一架,国主脸上多了几条线条利落的血印子,以血肉的牺牲,按捺下了他家那个母老虎,又急急修书一封谴责战南成,要求其交出凶手,战南成到哪里去找凶手?责成符山所辖的乌县查凶,又迟迟没有回报,战南成皱着眉在宫中长吁短叹,正遇上孟扶摇去给他请安——这段时间她和战南成相处愉快,给他提了不少军伍整饬的建议,战南成出行常带着她,起初还隔得远,后来便少了防备,由她时常请见,她听见了便笑道:“这有何为难?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凶手多了是。”当即带着自己的一批护卫,连夜奔出数百里,将符山附近几家山匪剿了个干净。
“长孙无极啊长孙无极,”孟扶摇趴在长孙无极面前,托着腮盯着他的脸,“看在我这个又被你连累的倒霉蛋儿份上,你不觉得你有必要解释下你这个石头里蹦出来的师妹吗?”
孟扶摇噗的一笑,道:“哎,你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围追堵截的要和你作对呢?”她眼珠乱转,想,这不会是一种另类的表达喜欢的方式吧?自己前世小时候,小男孩追小女孩,那都是要揪她小辫子惹她哭的。
“是我的隐卫首领,因为不放心亲自参与,他跟随我最久,学过一些东西,总觉得哪里不对,他有个习惯,喜欢随时随地的看时辰,我曾经特意赐了他一只西域金表,他核对时辰时,发现有半刻钟的时间内,他扪好像没有任何动作和记忆。”
八月初三,夜,奔腾汹涌的江岸边,一处高石峭拨蹲伙,石上有黑衣黑骑的男子,身姿凝定遥望南方,月光下镂刻剪影如铁。
八月初三,夜!风雨磐都,明月孤江!
“我也跟你没完!”
长孙无极不理这个厚脸皮的痞子,继续道:“我是因为……接到了凤净梵死讯。”
……
随即孟扶摇便看见白石桌上突然生出了一条裂缝。
“睡吧。”长孙无极拍拍她道:“如果你睡不着,我不介意陪你一起……”
孟扶摇眼殊乱转——我没听见啊我没听见。
她懒洋洋端了汤碗过去,长孙无极又折磨她——“就在这里喝?别人的屋子里?”
孟扶摇哭丧着脸,心想这人骂人都是别具一格,我是泥土么?我是世上最美丽的土……她慢慢拂开云痕手指,刚抽开云痕立刻惊慌的对虚空中乱抓,长孙无极横掌一截,飞快的点了他穴道,立即把她拎到一边,道:“阁下汤也给人送了,汗也替人擦了,也借人抱过了,现在可以轮到在下喝汤了吗?”
老娘活了两辈子活了几十年,还没被人煽过耳光!
孟扶摇支住身子,摸了摸脸,只觉得脸上火热,半边脸颊已经高高肿起,顿时大怒。
“微臣遵旨!”
烟光一展,天色一暗又一亮,四面都起了淡黄浅灰的烟气,遮天盖地的锦幔一般扑下来。
----------
长孙无极手指一抹,生生将那裂缝抹平,淡淡道:“不过是红尘烟火寻常滋味,定然是不入太妍你眼的,没得污了你那向来只食花饮露的高贵胃口。”
孟扶摇在心底热泪盈眶,面上却一片轻佻的兴奋之色,立刻道:“好哇,草民前些日子已经辞了无极的官儿,现在就到陛下麾下做个大兵吧,最好是去边军,从小队长干起,那才痛快!”
“扶摇——快逃!”
“你如此人才,怎好叫你去艰苦的边军做那大头兵?”战南成一挥手,“且在皇营飞豹军中领个副统领之职,虽是个四品,不及你原先职级,不过你好好做,将来龙虎大将军便是你的!”
七月二十七,明伦首府献城。
这个太妍,看样子很早就和长孙无极不对盘了,她是不是觉得,煽她孟扶摇也就等于煽长孙无极?那她岂不是亏大了?
半空中那个女声似在笑,那笑毫无笑意,声音却突然多了几分妖娆:“师兄好享受,我远道而来,不请我喝一碗吗?”
七月十七,云阳下。
这般细微却凶狠的战斗,他依旧在笑,淡淡道:“恭喜师妹,我说你怎么会突然履足红尘,原来是神法大成了。”
孟扶摇捋着袖子狂冲而上,看见她被逼到自己方向,赶紧一个巴掌招唿上去,太妍一偏头,身子突然便到了她后面,曼声一笑:“凭你也配打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