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天煞雄主

第二十一章 两心纠缠

青光冷冽,直插后心,长孙无极回首,手指一扬递上刀光来处,然而无论是太妍还是孟扶摇,都已看出他确实慢了一步。
孟扶摇霍然回首,一眼就看见竹林另一端,深紫竹叶之梢,出现粉红的小小身影,冷笑着手中华光一闪,直捅一直默立当地的长孙无极后心!
我的错,我来。
孟扶摇仰头看他,他眼神里幽光明灭,浅紫锦袍倒映深紫竹叶,整个人看起来有种模煳的斑驳,孟扶摇抵着他的胸,感觉到他气息竟然有些不稳,突然也觉得心情沉落,不知道哪里涌出点腥甜的气息,恶恶的堵在心口,她幽幽叹口气,道:“长孙无极,放弃吧。”
雅兰珠忍无可忍,一脚将屋瓦蹬了个坑,然后将孟扶摇踹了下去。
孟扶摇翻翻白眼,问:“刚才那句话你也听见了,什么意思啊?”
眼前的男子沉在竹林幽僻的暗影里,尊贵而沉静,像一尊不可撼动的神……这是个神般的男人,完美而无懈可击,连给出的温情都坚实如玉,谁也找不了茬和错,是,他没错,他永远不会错,于是她便成了错的那个,她无情,她凉薄,她没心没肺她无耻冷漠……孟扶摇闭闭眼,突然觉得无比烦躁,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为什么要遇见他?为什么要陷身在爱与不爱的泥淖里,整日为不得不拒绝他而内疚——她内疚什么?她自己不也是受伤害的那个?她比他还多一层两难的痛,而他只要不管不顾什么也不用理会的去追女人就成了,这么不公平,这么不公平……说什么将心比心?
再说何必一定要和她打架呢?她那个“长孙无极要做什么我就一定要破坏什么”的性子,为什么就不能拿来反向利用呢?
孟扶摇顿时大喜,又听太妍道:“我只是叫你带个信给长孙无极,师尊有话问他,叫他仔细听着。”
孟扶摇立即扑了过去。
她一边哭一边用手去堵那个伤口,在自己怀里和长孙无极怀里拼命找金疮药,胡乱将那些宝贝药丸往长孙无极嘴里塞,掌心里触及的伤口似乎同时割在了她心里,割得她心上纵纵横横全是伤痕,那些伤痕也在突突冒血,血肉模煳的裹住她的心,害得心跳得如此急又如此缓,她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心在何处。
孟扶摇冷眼瞅着,微微露一丝冷笑,不过是帝王心术而已,咱整天在全天下最深沉的某个未来帝王身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对付那家伙水准不够,对付你还不绰绰有余。
另一个方向,隐卫们也拼死扑了上来,然而太妍剑出的那一刹衣袖一挥,三丈之内,除了孟扶摇再无人可以穿破她的罡气扑近。
鲜血从掌心滴滴答答涌出来,顺着剑身的槽流下去,流入长孙无极后背伤口,两人的鲜血,混在一起,再慢慢落入深紫落叶覆盖的地面。
孟扶摇每天喝着闷酒思来想去,越发觉得那天发生的事不对劲,自己那突然的恶从胆边生也不对劲,虽说那想法是真实的,确实也压抑在心底很久了,但是那样恶性的爆发,实在不像还算冷静的她会做的事,除非有个引子,什么引子?不会是长孙无极的和*图*书言语,问题应该出在太妍身上。
其实这样说也不太准确,应该这样说,孟扶摇自己没脸见长孙无极,于是两人不见面了。
“奶奶滴我好纠结啊——”
“我杀你做什么?”太妍面无表情,“我是师门正宗,和长孙无极那个半路出家的不同,非本门敌人,我不杀的。”
“哧——”
孟扶摇也慢了一步——她毕竟隔了太远。
“你只管带到就行了。”太妍不耐烦。
落龙台终于饱吸了龙子鲜血,在秋雨中恢复沉静,监斩官们向战南成回报,战南成自然早已听说孟扶摇不避嫌疑送战北恒上路一事,不仅没有不高兴,反倒露出点放心神色——这小子果然不是凉薄之人。
长孙无极和孟扶摇,陷入了冷战期。
拣“破九霄”就是好啊,瞧这肺活量真是让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孟扶摇抹一把“激动”出的热泪,恨恨的一甩手,掉头就走,也不去看身后长孙无极的脸色。
她开始磨牙,不明不白的恶从心底起恨向胆边生——与其日日彼此受着温情的攻陷而折磨,不如一了百了的干净,彻底的气走他,再让时间慢慢的愈合彼此的伤口,那才是最人道的处理方式,不就是决裂吗?姑奶奶没谈过恋爱肥皂剧却看过不少,知道什么词儿可以打倒你。
太妍宝光璀璨的眼睛瞟她一眼,道:“你在骂我?没人告诉你骂我的人会付出什么代价么?还有,说我不如他高?我杀了他他不就比我矮了?”
孟扶摇的手掌,死死挡住了剑身。
该死的太妍!此刻长孙无极一定反应最慢!
长孙无极却在她怀里轻轻的笑,将沾了她眼泪的手指放在唇边,似在品味那泪水的微咸,又抬手摸了摸她的发,有点疲倦的闭上眼,道:“让我睡一会……”
----------
“长孙无极我讨厌你的追逐可不可以请你以后消失在我面前我不想再继续欠你的情下去然后永远也还不了再背着这样一辈子的债无比痛苦的活下去所以请你放过我也就是放过你自己好了这个就是我的真心话我这辈子就说这一次再见谢谢希望以后永远不见。”
雅兰珠扒着踹开的破洞,毫无愧疚的对底下喊话:“长孙无极你没被砸坏吧?我把那个口不应心偏偏连喝酒都要睡在你屋顶上喝的无耻家伙踹给你了,好好接收啊……”
太妍的尖笑声同时响起,几分张狂几分解脱几分得意几分心酸,她笑:“我终于赢你一次!”掌间直入的剑尖半途而止,却狠狠向上一挑!
长孙无极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她的眉心。
太妍抬头一看那卡了东西的紫竹,却发现那根本就是一根牙签。她脸色一紫,一翻身立上一枚细细竹叶,以和容貌绝不相符的神情盯着孟扶摇,道:“你很诡诈,但是高手过招,不是凭诡诈就有用的。”
太妍漠然看她一眼,身形一闪已经不见,留下孟扶摇愕然望天,身后却突然传来竹叶声簌簌,还有阵淡淡的异香,孟扶摇没回头,道:“你又来接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你看太妍也没讨到好。”
太妍森然道:“什和-图-书么时候轮到你命令我?”她扭头就走,走了几步突然回身,道:“你大概以为你会做长孙无极的皇后吧?”她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孟扶摇一眼,那眼神幽绿深凉,像一块沉在深渊里的碎玉,狠狠嵌进孟扶摇眼底。
孟扶摇游鱼般一滑,身子一旋已经让过那簇竹叶刀,手一伸,虚空笼着那簇竹叶,任那淡碧微黄在掌心之下浮沉,笑吟吟看着那团小粉红,道:“太妍,没人教过你男女授受不亲么?”
“哧——”孟扶摇回她一个彪悍的笑。
他当真闭上眼,安静的睡了,孟扶摇盯着他苍白的脸,阖起的长长眼睫,心上突然如被战车碾过被霹雳噼过——他他他他他不会是死了吧?
长孙无极看着她,淡淡笑一声,道:“扶摇,哪怕我再不愿,我也从未拦住你追逐你的路,那么也请你将心比心,不要管我的追逐。”
太妍刚说出“我杀了他”几个字时,孟扶摇“弑天”已经拨出,黑色刀光一闪,直投太妍。
孟扶摇默然望天,要我不管你的追逐……问题是你追逐的对象是我好不好,你整日这般深情款款摸摸抱抱,你以为我是木头啊?木头还有陷入流沙的时候,我一个大活人就不会陷入你温情的陷阱?你说得简单,你就不晓得我坚持得多艰难?我坚持得牙也咬酸了,骨头也挣痛了,生理期也紊乱了,连荷尔蒙都分泌少了……我容易吗我?
孟扶摇沉默下来,半晌把脑袋往裤裆里一夹,薅韭菜似的薅头发。
这是他自从相遇孟扶摇以来,第一次主动推开她。
太妍从僵直的姚迅身后探出头来,白里透红的小脸,梳老成的堕马髻,怎么看怎么不搭调,她皱眉望着孟扶摇,道:“世间男女,在我看来都一样,蝼蚁而已。”
她昂头挺胸向前走,眼睛亮亮的,头昂的过高,让人怀疑那么高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某些液体顺利流出,她步子踏得很重,却忍不住总在那些步子踏出的间隙竖起耳朵寻找身后的声音,身后却一如既往的安静,安静如一泊死水,连紫竹摇曳的声音也不闻,孟扶摇无比的想回头,想回头看看他到底是什么神情到底在做什么,然而她伸手死死卡住了自己的脖子,一直抱着脑袋走到避在竹林一侧的铁成等人身边,恶狠狠道:“走!”
扬起的剑锋灿亮如流电,掠着血殊毫不犹豫的划裂肌肤,眼看便要毫无窒滞的一路划下去,剑身突然一停。
有隐卫过来,试图抱起长孙无极,她却已恢复冷静,推开他道:"我来。
“是吗?”孟扶摇惊唿,“那么太妍,难道你现在抱着蚂蚁的腰,还靠不着蚂蚁的肩头?你真的好娇小。”
太妍一个翻身翻落紫竹叶,赶紧伸手对额头一抹,这一抹抹下鲜血,但是额头那指印居然没有抹去,那般鲜亮深红的镶在那里,看起来十分滑稽。
“孟扶摇,心在哪里,哪里就是家。”雅兰珠转头,眼睛亮亮如两颗黑珍珠,“你的家,在这里。”
孟扶摇默然退后,什么也没说,低头靠着一株紫竹无语。
她抖着手,颤颤的摸长孙无极脉门,居然摸了几次都没www•hetushu.com摸着,好容易摸过了,随即吐出一口长气瘫软在地,她默默瘫在满地的潮湿的紫竹叶上,忽然魂飞天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射到一半,竹叶齐齐一折,又“唰”一声射回来,千刀万针一半攒射孟扶摇后心。
他拂柚,丝袍瞬间刚硬如板,沉厚而坚硬的甩出去,甩上剑身,奇异的震动一波波传来,太妍手一软,不由自主的放开了剑,长孙无极反手拨出长剑,手一扬,剑光如电,不射她要害,却射向不远处一泊水塘。
孟扶摇苦笑,半晌道:“我要真想替你乱点鸳鸯,我就不会那么恶形恶状对付佛莲了。”
她扑得那么凶猛,像一头怒豹一只狂狮一务下山的母老虎,所经之处漫天紫竹叶霍地一扬,乱成了一片深紫的锦幔,又瞬间被她穿行而过的风揉捏成一团,狠狠丢弃在身后,她人未至,黑色刀尖已经拼命的去迎那柄淡青色的奇形武器,她拼命去够,以至于手臂大力拉伸发出骨节摩擦的细微嘎吱声,响在静寂的空间里像一声小小的爆炸。
“不问就不问,”孟扶摇耸肩,“太妍太小姐,拜托你专心练功专心等着杀长孙无极,不要有事没事坏我们的事,还有你杀我就杀我,不要在我进宫的时候闯到皇宫大内什么的惊扰陛下,那是我要保护的人。”
长孙无极突然一伸手,一把带开她的身子,手指一旋将她旋到自己身后,这个动作令他后背还没撤开的长剑更深入了几分,鲜血狂涌而出,浅紫锦袍立时成了深紫,太妍手一颤,瞬间眼神有些恍惚,长孙无极已经拂袖。
他手心微凉,带着些殷殷的鲜血,手势依旧温柔,轻轻挪开孟扶摇乱撕的手,反手抹上了她的脸,这一抹便接了一指晶莹透亮的液体,顺着他手指滴落,将手上鲜血冲成淡淡的粉红色,孟扶摇痴痴盯着他手指,用手背碰了碰自己眼角,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她摸着长孙无极背后,沾着一手淋漓的血,那般鲜艳得惊心,她惊得声音都变了,抖着嘴唇慌乱的撕自己衣服要给他裹伤,手却抖得厉害,居然怎么撕都撕不动那布料,感觉到长孙无极身子有些软,赶紧抱着他坐下来,又去撕衣服,长孙无极却突然一伸手按住了她的手。
身后却突然起了风。
极细极细的细流,从脚底旋起,带得一枚薄薄的落叶打了个飞旋,悠悠的飘上孟扶摇的脚面。
“没有。”
他满手鲜血,按在眉心便是一个深红的指印,倒令粉琢团团的太妍的脸看起来像个善财童子,然而她眼神绝对不善财,甚至是惊恐的,她惊恐的看着那根手指,嘶声道:“你敢对我用禁法——”
长孙无极笑笑,道:“小孩子都比你省心些。”
她怒极,干脆也不去捏那剑,冲上来横肩一撞直直撞向剑身,竟要用自己的肩撞出那还停留在长孙无极背后的剑锋。
孟扶摇笑嘻嘻看她,这个侏儒武功虽高,却明显的对敌经验极其不足,凭她自己渐渐痊愈的伤势和现有的“破九霄”功力,要打个平手也不是难事。
她抬眼,身前一点竹叶,滚过细细露www•hetushu•com珠,那点水光一闪便逝,照见一团粉红影子。
“纠结你个头啊。”雅兰珠拿酒壶敲她,“你上次还和我说,活在当下,记得不?活在当下!”
这个认知让她心底一酸——原来人的感情会背叛自己的意志,再怎么死撑着,该疼痛的时候还是会流泪,她怔怔看着自己的眼泪,更多的泪水顿时汹涌而出,那般喷溅的泪水里她往长孙无极怀中一扑,放声大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我怎么回事……突然失了魂迷了心说那些混账话……是我不好……打我吧打我吧打我吧……”
所以她莫名其妙半路拦截自己却没动手,只是为了控制了她部分精神,放松了她的警惕,然后利用她来打击长孙无极,再乘机偷袭——她早该想到的,能培养出长孙无极这种人的师门,太妍又怎么可能没有心机?是自己太蠢,以为作战经验不足就代表智商不足,真是一头无可救药的猪!
太妍半空一个翻身,赶紧去接那师门赐下的剑,那剑撞在塘边石头上,突然更快的回射,太妍赶紧又一翻躲避,又伸手去捞剑吗,身子刚纵到一半,突然定住。
“你又忘了,翻天指除了禁闭记忆,还可以给你留下终生印记。”长孙无极淡淡看她,平静无波,看着太妍瞬间死灰的脸色,手指一捺将她捺了出去,“我觉得这才是最合适你的惩罚!”
她应变自然高超,一歪之下已经腾空而起,手却仍不放开姚迅,孟扶摇抬手,飞快的在一株紫竹的上端卡了一样东西,太妍下意识的想看,却因为个子太矮根本看不见,只好一脚踩在姚迅身上再次飞升而起,腾空那刹觉得脚下有风声掠过,孟扶摇已经低头窜了过来,一把将姚迅接了下来。
孟扶摇突然窜了出去。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孟扶摇不管她不耐烦。
太妍只是冷哼一声,大喇喇抬手去接,不防那刀却半空一折,转了个方向,霍地砍向马腿,刀柄在马腿上一敲,骨裂声里骏马惨嘶跪地,太妍不防虚招,顿时身子一歪。
“家?”孟扶摇两眼无神的喃喃,“我没有家。”
身后长孙无极没回答,他的气息沉在这雨中紫竹林里,越发幽凉,今天他似乎有些心事,有点神不守舍的模样,半晌他将孟扶摇揽进怀,低低道:“扶摇,什么时候我们努力的方向,可以一致?”
“那他怎么听?”
“就知道你不承认,”雅兰珠无可奈何的摇头,“也不知道几天前是谁鬼似的一身鲜血抱着长孙无极撞进家门,直着嗓门喊宗越宗越,愣是把我吓了个半死,以为你俩殉情了,孟扶摇,我当时应该找个画师把你那模样画下来,看你还怎么嘴硬。”
“我说你堵在这里想做什么?”孟扶摇笑,“杀了我?再扇我一巴掌?那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他笑,截然不同平日的温柔雍容,森冷而锋利,他一拂袖,突然推开孟扶摇。
孟扶摇立即出刀!
她手一拍,头也不回从马上飞出,人往前冲,身周的竹叶突然“唰”一声齐齐向后一射!
孟扶摇被那眼神撞得心中一乱,指着自己鼻子,道:“我?可怜m•hetushu.com?”
长孙无极身子僵了僵,默然不答,孟扶摇想了想,又低低道:“其实太妍倒不像太恶毒的性子,武功也高,但是她那身高……唉,真要有个配得上你的好女孩,我也放心了。”
长孙无极静默半晌,突然笑起来。
她仔细的回想,所有的疑虑都定格在太妍对她说最后一句话时的眼神上,那眼神当时只觉得奇怪,事后想起却觉得不对,长孙无极这一门的武功,不是有偏重于精神控制那一类的?太妍当时是不是对自己动了手脚?
孟扶摇面不改色,伸指去捏太妍剑尖,想要将那刻捏断,那剑却不知是什么质料做的,滑不留手,孟扶摇手一滑,又是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
极细微的兵器入肉声,听得孟扶摇连心都凉了。
哪来的风?
她道:“你真可怜。”
在竹林的另一头……
孟小猪想通了全部关节,却觉得也于事无补,她还能把长孙无极背心那个洞给想没了?她害他受伤……她害他受伤……想起来她便恨不得自绝于人民,她这辈子存在的唯一的最重要的意义,是不是就是害他身心皆受伤?
“孟扶摇……”长孙无极看着她,“你又要犯乱点鸳鸯的毛病吗?你上次洗得还不够清醒吗?你难道不懂,你此刻的‘体贴’是对我最大的讽刺吗?”
轰隆隆一阵响,夹杂着唧哩哇啦的怒骂,然后突然归于寂灭,仿佛那张骂人的嘴突然被堵了。
她每天哀伤的躺在屋檐上喝酒,对着月亮唱些歌词乱七八糟的歌,醉了便睡在屋瓦上,半夜时翻身踢被子顺便踢掉几块屋瓦——长孙无极在养伤,他伤得不轻需要静养,宗越云痕管不了她,连长孙无极家那只爱宠,最近出来进去眼睛都长在额头上,根本对孟扶摇视而不见。
那一刻,不入后心,却要生生剖开长孙无极背嵴!
“我活在当下会害人家从此后只能活在过去啊——”孟扶摇继续嚎。
太妍默然,眼神阴霾,半晌才道:“你再多问一句我真杀了你。”
孟扶摇听这话奇怪,愕然道:“他师尊来了?”
孟扶摇忧伤的看着月亮,再次懒洋洋的敬了人家一杯,喃喃道:“嫦娥你丫的,叫你丫跑?叫你丫奔月?叫你丫也穿越时空?这下回不去了吧?回不去了还害人家猪八戒,生生的从元帅变和尚,你自觉不自觉?”
太妍脸色一白,眼泪差点冲出眼眶,她跺跺脚,一声不吭愤然转身离去,孟扶摇也顾不得她,风一般冲上来,一把抱住长孙无极,惶急的在他身上摸索:“你怎样了,你怎样了……”
她骑了马回家,从皇宫到她住处要经过一片紫竹林,算是城中心唯一僻静的地方,万千紫竹在风雨中摇曳,竹露清响,声声清脆怡人,孟扶摇在竹林间小路上骑马而行,悠然听着,道:“这大概也可以算是此刻风雨磐都唯一宁静如初的地方了。”
身后却没有回音,孟扶摇皱了眉,铁成不爱说话,好歹姚迅也该开口凑趣吧?这家伙最无耻最会拍马屁了。
“在说什么呢?”有人在她身边坐下来,抢走她的酒壶,对着嘴喝了一口,笑道:“家里的酒都给你喝完了,害得我没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