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天煞雄主

第二十四章 当街强吻

却是这般的相遇。
战北野的下巴被她卸了……
身后长孙无极踱过来,含笑扳过她的肩,指尖轻轻在她被吻肿了的唇掠过,眼神里掠过浓浓不豫,却什么也没问,半晌只淡淡道:“心情不好?”
战北野不是长孙无极,会厚颜无耻的用自身的伤赚取某个明明心很硬偏偏良心又特别容易泛滥的家伙的让步,他根本没有想到孟扶摇此刻的心理历程,只为怀里佳人不再恶狠狠地挣扎捣乱揍他而窃喜,一阵狂猛斧驰后,最初城楼下看见长孙无极站在她身侧的颓丧愤怒渐渐被发泄,他微露笑意,哎,好像孟扶摇半年不见,终于学会了温柔?想到这里欢喜里又多了几分郁闷——她的温柔,不会是长孙无极那家伙教出来的吧?
“那是你运气好!”战北野又一次恶狠狠打断她,“天煞当年第一剑手,曾经拿过真武大会魁首之位的薛无邪,就是死在紫魈的爪下!那东西只要抓破你一丝油皮,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你你你你——”他气得浑身颤抖,差点控缰不稳,“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虎符也好,皇营大权也好,值得你拿命去换?昏聩!”
纪羽赶紧将那信送上,战北野目光一亮喜不自胜的接过,关了门仔细去看,看完却愤愤一拍桌手,低喝:“可恶长孙无极!借花献佛,抢我先机!”
战北野注视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长街尽头,眼神黝黯如深渊……他又错,他总在错,他一遇见她就错,一错再错将她推得越发远,以往的那些深藏于骨子里的自己引以为豪的理智和冷静,一遇见她就如雪遇见火一般瞬间消融,又或者他早已被思念的劫火焚化成灰,早已不剩了原来的自己。
“哦?贴了谁的……尊臀?”
她有些讶异的看着护卫装扮的长孙无极,用唇语问他:“你怎么来了?”
她跨前一步,朗声道:“陛下已驾崩!”
长孙无极还拉住她不放,孟扶摇霍地回身,将脸飞快向他面前一凑,然后更快的缩回去,奸笑:“看过了?不想了?好了,我要回去补觉了。”
长孙无极,我和你抢定孟扶摇!
孟扶摇一边大步往回走,一边愤愤的踢着小石子,将路边的石子踢得四处乱溅星火乱射。
腹下突然一痛。
战北野突然抬起手,慢慢按住了心口某个位置。
门缝里却插着一封信。
秋日满城枫叶飘红,在千节阶梯的汉白玉宫门广场上铺了艳丽的华毯,迎接新王朝的新主人,黑衣烈焰的烈王殿下踏着满地红枫,于梧桐细雨之中到达皇宫时,满殿衣朱腰紫的王公官员跪迎出舞阳门,当然这些臣子中也有拒不再事新君的——三大中书两人死节,烈王下令厚葬,又博一阵称颂陛下宽厚贤德之声。
不过当时,据某些眼尖的臣子说——殿下看来心情其实并不甚好,脸色阴沉,寇中书骂完后他眉头跳了跳,有要发怒的征兆,但是不知怎的,捏了捏手里的东西,便又按捺下了,那东西……此人当真眼尖,他说不是个大蒜就是个胡椒。
他按着心口,突然之间有些茫然,那些疼痛和辗转,那些冲锋和奔行,那些心急火燎的进攻和来不及整休的步伐,就是为了,这样的,相遇?
这么想着,便忍不住想去捏,想知道那莹润的感觉是否能一直传到手底,或者还想往下移移,落在她精致清瘦的肩,他觉得半年没见她好像又瘦了些,下弦月似的通透明亮而又轻盈欲折,美是美,但还是壮实点比较好,看着安心……M战北野的眼光掠过那肩,低低冷哼了声……长孙无极和宗越既然都在,为什么没能保护好她?看来还是自己来比较放心,待得此间事毕乾坤事了,他要给她满满的、自由的、再无人可以阻拦的,他的一切。
这世上,有多少女人能一边骂着你一边又算无遗策的帮你谋划行事啊……
结果……战北野什么都没说。
谁知那女人继续罗罗嗦嗦的道:“我累了,你这么牛叉我帮你太多那叫瞧不起你,下面的事你自个办吧,我走了。”说着便要下马,想了想又道:“你要是想找我,我和珠珠她们都住在南二巷子的统领府,你去的时候,给我记清楚,前天是珠珠生辰,我有说你带信给她祝寿,你别忘记了,到时候对景的时候出了岔子。”
“我真他妈的昏了,竟然想让尊贵的,骄傲的,牛叉的烈王殿下,垂下他高贵的头颅去对一个真心待他的小女子撒谎!”
他曾七天七夜不曾下马,最累的时候从马上栽落,他曾怕延误时机带伤前进,至今身上未愈的伤口仍在流血,他曾孤军冒险夜闯营,从敌营中横穿而过,险些深陷敌营,他曾三日急行军,只为赶在头hetushu.com里偷袭敌军,好抢得作战先机——他那般凶猛的和天作战和地作战和敌人作战和时间作战,只为了早一刻赶到磐都,他兵锋如刀,战旗猎猎,从未丝毫偏移过前行的方向——她的方向。
“关我的事!你的生死安危怎么会不关我事!”战北野声音比她更高,“我宁可自己在城下打上十天半月,用自己的力量攻城夺位,我也不要你这样为我冒险,孟扶摇!你将你自己置于何地?你又将我堂堂男子置于何地?”
说完她转身就走,有个黑风骑看着主子眼神,试探着想拦,被她一脚连人带马的彪悍的踢飞了出去。
他直直迎着孟扶摇,飞马奔驰毫不停顿,孟扶摇含笑立在最后一层台阶,注视着战北野黑亮炽烈的目光,等着他招牌式的大笑,等着他对她挥手,说:扶摇,我们终于磐都再见!
孟扶摇自然是不懂的,在她看来一切男人对她脖子以下膝盖以上部位的非经同意的触摸都算是色狼——包括长孙无极,不过好在她向来不是小里小气喜欢紧盯着一件事拼命计较的类型,和战北野久别重逢让她也很高兴,忍不住附在战北野耳边叽里咕噜的汇报她这段时间的战果,从真武抢魁首到使计入皇营到算计战北恒到殿前献策步步掌权到谋害战南成再到今天所做的一切事情,叽叽哌哌的口味横飞眉飞色舞,当然,她自然很聪明的省去了自己受的那些伤啊攻击啊鄙视啊什么的,专拣牛叉的顺利的来讲,饶是如此,她没发现,战北野脸色越听越黑越听越难看,到最后几乎和锅底差不多。
然后今日,城楼之下,两军最后相遇,他终于见着了她。
元宝大人翻眼,昨天晚上我还是和她睡的,想个屁咧,你们真讨厌,动不动拿我做幌子。
她头也不抬,把脸一捂,转身就走:"哎呀,我想起云痕还落单在宫中,我得去接应之。
----------
战北野第一次,被自己的忠诚部下鄙视了……
战北野顿一顿,也只顿了一顿而已,他手指一蜷,将她的腰揽得更紧,不理不睬,丝毫不让已经占据的城池,甚至轻轻咬住了孟扶摇的舌——有种你就真的阉了我!
一招得手立即退后,孟扶摇皱眉看着将下巴复位的战北野,无视于满街瞪目的眼神和黑风骑的震惊,冷然道:“战北野,半年不见,你真是长进了,竟然进步成了一个强迫他人当街宣淫的登徒子,真是可喜可贺。”
仿佛是森冷的刀锋顶在了某个现在也同样坚硬的部位。
当日新帝宿于偏宫,他还没继位,得继位后才能迁移正殿,那晚偏殿灯火一夜不灭,淡白的窗纸映着战北野默默向灯的孤独身影,别有人在高处多寂寥的滋味。
黑风骑兵再次转过头来,默默看看她,又看看战北野,这回是羡慕的眼光。
马身起伏,两人的躯体在轻轻碰撞,战北野因为她在怀中而不由自主绷紧了身体,感觉到她的背轻轻碰着他的胸,隔着衣裳竟然也能感觉到那般骨肉停匀的美好身体曲线,感觉到她颈间散乱的发拂起,有一根扬起来,搭在他微微出汗的下巴上,他不愿用力扭头扯断那根发,微微用牙齿咬了咬,只是一根极细的发而已,他竟然也似从中品尝到了属于她的味道——清甜。
战北野闭了嘴,唇线抿成平直坚硬的“一”,该死的,这女人又误会了!他哪是嫌她多事?哪是怕她抢功?哪是觉得她冒死为他里应外合夺城是丢面子?为了区区尊荣虚名拿万千铁血男儿命来填的事,他战北野亦不屑为!他只是……不愿她去冒险而已。
“我们降了!”
纪羽和小七又对望一眼,再次默默叹口气,然后纪羽出宫,到南二巷统领府拜访,结果府门大闭,门上有人以鬼画符般的字迹写着:“老子不见客,皇帝老子来更不见!”
孟扶摇“轰”的一声,烧着了。
战北野激烈的吻,手指紧紧抓住孟扶摇的肩,他以唇齿间炽热的力度一路向前攻城掠地,撬开她震惊之下未及防备的齿关长驱直入,辗转吸吮,盘旋往复,她唇间滋味如此甜美,像是三月间开遍宫中的紫薇花,芬芳馥郁春色如烟,她如此柔软温暖,是严冬里椒泥金宫里那些絮了羽绒的锦被,令人一触便想于其中永远沉湎,又或者那便是相思的味道,深沉而绵邈,因为纠葛不休而更加明艳动人,滋味无穷,而他在探索中撞见这般的亮丽,像是压顶的黑暗里看见天空突然放晴,雨云之上,跨越彩虹。
也不喜欢那种烂俗的被强吻后必然咬对方舌尖,然后被迫喝人家血的言情桥段。
孟扶摇犹自怒火冲天,大力踩战北野的披和*图*书风:“妈的,沙猪!”
他单手控缰,抓紧时机的瞟着,从他的位置,只能看见她的头顶,她头发束结刚被他无意中扯了一半,松散发间露出发旋,他悄悄吹开发丝,数那发旋,一个、两个、三个……哎,她竟然有三个旋儿,难怪性子倔强如斯,又看见她小而洁白的耳垂,珍珠似的莹润两朵,居然没有耳洞,他立刻觉得这世上还是没有耳洞的耳朵最美,要是在轮廓那么漂亮的耳垂上扎两个洞,那才叫暴殄天物。
“我可不想看它那老鼠脸。”孟扶摇严词拒绝,“腻了!”
战北野盯着孟扶摇,心中一暖,黑亮的眸子微微润泽了几分,他清清喉咙,正准备用自己能发出的最温柔嗓音和她说:对不起……
寇中书被拘于殿,当庭大骂拒不下跪,烈王毫不动气,亲自下座解缚,又感慨的道:“寇中书疑错我,我心昭昭,可鉴日月。”又说了一番伤痛兄弟之情的话,引得满座唏嘘,最后赐金还山——史书上又美美的记了一笔。
那花开在城头上,烈风里,遥远的深黑的皇城背景中,美得不可方物,远得无法捕捉。
身后的披风被孟扶摇踩得乱七八糟,他无可奈何的干脆解下来给她踩,心里着实有几分冤枉……刚才那句“靠一个女人为我打开城门”,其实他没有说完整,他真正想说的是“靠我心爱的女人为我打开城门。”可是这四面都是人,要他如何说得出口?
“恶心。”孟扶摇鄙视,“一刻钟之前我们刚刚见过。”
“孟!扶!摇!”
这万里江山舆图不抵心头羁绊,且拿来擦了他涂满征尘的战靴,没有了尴尬的地位没完没了的谋害和家族的牵绊,他能在追逐她的路上走得更自由更远。
他的黑发拂在微风中,猎猎如旗,战旗!
“我跟你说那个见鬼的战南成,藏个虎符的地方还那么奸诈,那右边兽首里不知道是什么见鬼的玩意,哎哟我滴妈呀,眼泪水都是杀人武器,幸亏我满院红杏不出墙一树梨花压海棠……”
元宝大人捋捋胡子,沉思的想: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他跳下马,大步跨到孟扶摇身前,二话不说抓过她,吻!
“啪!”孟扶摇一颗石子堵住了他的嘴打掉他三颗牙,她上前一步,凶狠地道:“你丫的当然要忠事王朝,战南成赐你官爵华宅美姬金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这辈子享尽了他给的福,你要尽忠完全应该没人拦你,但你凭什么拉这些苦哈哈的,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的下层兄弟陪你一起死?战南成倒行逆施迫害忠良,兄弟们跟从新主那叫大义所在!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你陪你的主子下地狱,咱们跟咱们的主子上云端,走着瞧1”城头上一阵静默,仅闻城楼下不断喊杀之声远远冲上城来,那些凌人杀气越发感觉得鲜明,众人心中都在暗暗盘算,孟扶摇采取亲情攻势,话又说得直白诱惑,连大义名分都给她占上了,反而更投了这些下层军官的心意,是啊,当官的尽忠理所应当,但他们凭什么去送死?自己死则死矣,家人何其无辜?再说烈王名重天下,以仁厚爱民著称,和这样的人死战,也实在提不起劲来。
她的眼神原本在他身上,然而那人出现的那一刻,她转过头来,有点惊异的说了句什么,然后他答了句什么,随即他便见她眼神里光彩烂漫,像是漫山遍野的花,都一刹那开了。
一言出而惊破最后的僵持寂静,顿时唿声如溯。
战北野漂亮的黑眉皱起,向后掠了她一眼——孟扶摇你懂不懂什么叫情不自禁?
孟扶摇并不知此刻城下战北野,一瞬间沧海桑田。
----------
士卒们面面相觑,孟扶摇望着那几个将校级下层军官,意味深长的道:“烈王仁厚,天下景从,否则也不能挥师直进,数月之间直逼磐都城下,如今大势已去,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从龙得新帝封赏,从此后封妻荫子飞黄腾达,还是逞无意义之莽勇死于城上,任家中老小无所可依死于战火……诸位自决吧!”
孟扶摇眨眨眼晴,对那句“谁要你那么多事”很有点抵触情绪,想了想还是决定伟大宽容的理解他,咕哝道:“还不是给我宰了……”
当日战南成驾崩,却连丧钟都没响——礼部为表迎接新帝之喜庆,取消了。
她不再看沉默动容的诸人,转身便要下城,身后寇中书突然恨恨的吐一口带血的唾沫,大骂:“你这无耻贰臣!”
孟扶摇笑笑,以为他说的是天煞皇朝覆灭的最关键时刻,根本没想到别的地方去,她一转眼,看见寇中书以及原本在城头负责指挥防守的几个将领都已经被护和图书卫假装的“两府家眷”制住,正面色死灰的狠狠盯着她,又见城楼上下士兵一片慌乱,忍不住唇角翘起,长孙无极却提醒她:“磐都守兵精锐悍勇,素来以天下第一大城城守为荣,要他们不战而降,你得费点口舌……”
孟扶摇还没反应过来,已被战北野扔上了马,他单手策缰,另一手卡住孟扶摇的腰,快速自长孙无极身边飞驰而过,身后护军唿啦一声黑毯般卷过,尘烟滚滚直奔城中。
寇中书犹在骂,又大唿:“为人臣手者当忠事王朝,诸兄弟怎可临阵变节不战而降……”
孟扶摇刚落地,被这句话顶撞得差点一个踉跄,霍然转身,喝道:“对!与你何干?那我也与你何干?”
谁认输?谁会输?她笑颜如花心在天涯,她青春少艾云英未嫁,只要她还没着凤冠佩霓裳迈进你上阳宫,将她的名字写入长孙家谱,我战北野都绝不认输!
原来相思如针,戳得人遍体是洞,每个洞冒的,都是心头血。
谁告诉你长孙无极向前一步,战北野便得黯然后退一步?
战北野懊恼的恨恨一甩手,唉,他就是不会说话,说什么都会被这只母老虎误会,偏偏又没办法解释,搞不好越解释她越误会,只好闭嘴。
“唿”一声,一个漂亮的大仰身,黑色轻俏的身影立刻从他肩后翻了出去,稳稳落在他背后,孟扶摇轻快的声音随即在他耳后响起,带着盈盈的笑意和微微的嗔怪:“战北野,你属狼的啊?毛手毛脚的小心我砍掉你爪子。”
他不要这般的相遇,他也不认这城头一站的输!
他郁闷的捏紧缰绳,手背上绽起青筋——两人分隔半年,好不容易见面,居然一见就吵,这叫个什么事儿!
战北野黑眉压得低低,眼底闪动着怒火,声音更冷的道:“与我何干?”
城头上防御松懈,城下猛攻立竿见影,一个高大的苍龙兵终于第一个爬上城头,下意识举刀就对身前一个士兵砍去,那士兵一见刀光耀眼,唰的一个转身,扯下一截里衣白布衫便对那苍龙兵挥动,狂唿:“我们降了!”
她绕过长孙无极匆匆往自己的房间走,走没两步,听得长孙无极叹息。
这一拳捣得极重,战北野身子一缩闷哼一声,手却没有放松,孟扶摇觉得肘底触感有异,半偏身一看,他深黑的袍子似乎更黑了些,有一圈深色液体在慢慢扩大,鼻端隐隐嗅到些血腥气……孟扶摇望天…为毛我总是干些弄巧成拙无心添乱的事儿呢……
良久,战北野霍然翻身上马,狂抽一鞭直驰而去,他抽鞭的手势高高扬起重重落下,丝毫也没有了素来爱惜马匹的模样,他黑发被风扯起,大力扬在身后,似一团黑色的烈火。
纪羽铩羽而归,带着信怏怏回到宫里,他以为战北野不知道他去了统领府,不想小七情悄告诉他,殿下一直没睡,时常探出头来看看,直到见纪羽很快回来,才再次“砰”一声关紧了门。
只是手那么一动,让出了胁下一点位置。
“眉目朦胧未曾识,但见双唇艳如血。”
战北野怔了一下,他身侧一直护卫着两人,默然听两人吵架的黑风骑兵都震了震,所有人都转过眼来,看着愤怒的、姿势不雅叉腰的、恶狠狠站在战北野马上的少女,半晌再默默转开头,用不赞同的目光瞟一眼他们的王。
战北野震了震,霍然扭头,他乌黑的眸子死死盯着孟扶摇,眼神里跃动着无数闪烁的爆裂的火光,孟扶摇被这样的眼光灼得怔了怔,退后一步,战北野却突然跳下马来。
这么想着,他有些欣喜的恍惚,卡在孟扶摇腰上的乎轻轻移向她的肩。
“你昏了!谁要你这么多事的?那是天煞皇宫里的护国神兽,是天下最毒的紫魑!它何止是眼泪水有毒,它一根毛落在你身上你都立即会死一万次!”
孟扶摇平静的道:“宫城已下,陛下驾崩,诸将授首……众位兄弟还要在这里平白拼了性命么?此刻弃暗投明者,便是烈王殿下的从龙有功之臣,若再负隅顽抗,则……”她指了指楼下攻势凶猛的苍龙军,“百万雄军,三尺龙泉,便为汝设!”
“我真他妈昏了,竟然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当然没人相信他的话——烈王殿下千里征伐攻城夺位,终于坐上金銮殿宝座的那一刻,他捏个胡椒或大蒜干嘛?难道那是他的护身符?忒荒唐了!
明明知道她倔强她骄傲她外圆内方她不喜欢被人强迫,他也一直努力的调正自己以往保护支配女性的习惯,去尽力的给她自由的、不让她觉得约束而因此更想摆脱的爱,然而这个明明聪明无比的女子,在感情上却常常蠢笨无比,她撩起他怒火的本事hetushu.com比他打仗的功力还强,他被烧得千疮百孔,再被她击得一败涂地。
战北野看着城楼上。
天煞千秋七年九月初五,烈王北野下磐都,皇营三营未战解甲,城楼守乓亲启城门,随即苍龙军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扑皇宫,击溃御林禁卫两军,至此,磐都之内拱卫京畿的所有武装力量全数臣服烈王脚下。
他指着自己鼻子,越说越激动:“我,战北野,想报仇想当皇帝,到得最后却要靠……靠一个女人出生入死为我里应外合打开城门,我有何颜面见天下人,我有何颜面见你?”
可惜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实在不够娇弱。
轰然一声,城楼上还在抵抗的士兵几乎全部回过头来,惊慌的看着孟扶摇。
战北野黑袍飞卷默然不语,立在长街之上,宫门之前,对满街士兵百姓视若不见,他背影笔直,却不知怎的看来总有点茕茕孑立的味道。
孟扶摇只在笑着,想着那个著名的“贰臣第一”,老周太师,可安息矣!
他的唇瞬间重重覆上她的唇,带着侵略的力度和狂野的气息,昭告着激越的情意和受挫的心情,那般凌厉而凶猛的,吻下来!
“我真他妈的昏了,竟然认为那个自大狂阔别半年,会懂得体贴理解珍惜这种宝贵的情绪!”
正迎上走下最后一层台阶的孟扶摇。
身侧黑风骑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特别的,善良又毒辣的,闪亮得让人移不开目光的女子,他们很希望会成为他们的国母,不过看她那牛叉厉害劲,殿下的追逐之路,大抵会很艰难。
----------
有风刮过去了,凉凉的,一个带血的洞。
元宝大人愤怒——我还不想看你的猪拱嘴呢!
“他妈的你才昏聩!”大炮筒子立即被点燃,孟扶摇从马上窜了起来,大怒,“战北野你这混账,大半年不见一见面你就又掳又骂吃错了药?老子高兴去抢军权,老子高兴去夺虎符,关你屁事!”
战北野终于缓缓放下手,长长吁出一口气,他掉转头,手臂重重向下一挥!
长孙无极抱着元宝,身子微微后仰,看着那瞬间卷去的烟尘,悠悠道:“我们要以德服人……”
扶摇……谁能越了你心事的河洲,不必总在对岸彷徨徘徊?
带笑的声音传来,孟扶摇正沉浸在对战北野的愤怒中,听得这一声直觉的接道:“战北……呃,没有!”
愤怒的、郁卒的、一腔爱恋奔来却被不幸的遭遇当头泼下冷水而生起的怒火。
刚才在马上,他听见她干的那些事儿,越听越心惊越听越害怕,险些手软丢了缰绳,那是刀尖上的跳舞血池里的洇渡,稍一不留神便是性命之危,偏偏这女人还不知天高地厚说得洋洋得意,这样一个胆大无边的性子,若真出了什么事,他用尽这一生所有,也无法挽救!
身后孟扶摇踩累了,居然没走,板着个脸坐下来!道:“宫里情形你不明吧?人都给我赶到勤政殿去了,你张个口袋往里赶鸭子就成,战南成我拜托云痕杀了,不用脏你的手,你去了,如果够聪明的话,记得当殿哭上一阵,说些什么‘臣无篡逆之心,千里驱驰只求造膝陈情于陛下御前,臣之忠心可昭日月,奈何陛下竟不等臣归龙驭宾天,满心悲怨无处可诉……’等等词儿,有些戏嘛,明知做出来没人信,但还是必须要做的,要是哭不出来,这里还有两个选择。”她罗啰嗦嗦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啊构,掏出几辫大蒜一根辣椒,“居家旅游催泪之必备良品”。
战北野倒是有去停灵的梓宫,他将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很久才出来,一直守候在门前的纪羽和小七,隐约听见他一句:“你被她杀了,如若冤魂不灭,千万记在我账上。”
“那么……”身后那人还在笑,拉着她袖子,“我想你了,成不?”
她说着,战北野的眉毛又竖了起来,好容易忍耐着听她说话,冷冷道:“我为什么要记着?”
“攻!”号角吹破深红晨曦,喊杀声猛如雄虎出柙,大军如火刀枪似林,平地上卷起带着血气的风,苍茫大地上战潮滚滚,战北野勒马仰望,岿然立于其中。
他扬鞭,策马,箭般飞驰,经过孟扶摇身侧竟不停留,在她愕然的眼光中擦身而过,然后,一俯身手一抄,将她捞起!
马上骑士风尘仆仆,却仍身姿英挺,坐在马上像一截不弯不折的青松,黑袍翻飞出深红的赤色花纹,像一团山崖间亮起的火,腾跃于四海苍茫云山万里之间。
低沉的吼声将她兴致勃勃大吹战果的语声打断,孟扶摇愕然睁大眼晴,看战北野脸色无比难看的转过头来,他眼底冒着烁烁的火,眼睛里全是血丝,脖子上额头上青筋全部绽起和*图*书,神色甚是怕人。
孟扶摇被他这一问,顿时将满腹委屈都勾了出来,垂着头,站在他面前,像个小学生,吸吸鼻手,道:“战北野那个沙猪……”
“你说对了,”孟扶摇大笑,“在下一生最为崇敬的,便是贰臣!如今在下终于做了贰臣,着实心里痛快!”
半年时辰,千里来回,隐踪密行的逃亡……马不停蹄的整备力量……不眠不休的研制计划……千里转战的艰辛……半年,仅仅半年,渡越危机重重的天煞大地,再领兵杀进一个城池又一个城池,争霸之刀挥起,落下,刹那穿越血火大地,噼裂万里疆诚……他创造的是军事上的奇迹,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那是相思的奇迹。
马上那只倒霉被掳的孟扶摇,被卷出三里地后才反应过来,顿时大怒,狠狠一个肘拳便捣了过去:“战北野你他妈的是人不?放我下来!”
孟扶摇却已不理他,含笑偕同长孙无极下阶,城门本就在苍龙军凶猛的攻势下摇摇欲坠,数百名守城士兵合力将门打开,深黑的巨门缓缓开启,拉开那一线明亮的日光,一骑黑马踏着满地碎琼一般的日色,卷尘而来。
孟扶摇呛一呛,怒道:“我有说你托我代向她祝寿的!”
城中一片纷乱,战北野的军队忙着接收城防占据烽火台接收粮库军库武器库,另有一支军队跟随战北野直奔皇宫,头顶上战北野一声不吭,只管将孟扶摇紧紧按在怀中,他的披风沉沉罩下来,浓郁的男儿气息夹杂着淡淡的血腥气和硝烟气息不断钻入孟扶摇唿吸,孟扶摇仰起头,在灰暗的视线里皱起眉——她发现战北野身上血腥气那个浓重程度,八成伤口不少,此时她有很多办法可以挣脱他,但是无论哪种挣扎方式都有可能撕裂他的伤口,除非点他穴道……孟扶摇叹息,现在哪里是点他穴道的时辰呢……
“就在这一刻钟内,我突然开始想你。”某人严肃的道,“这一刻钟的分离,让我突然惊觉,有些事其实还是不能放纵的,就像手中流沙,手一松,就随风飘远了。”
孟扶摇越听越心虚,这人说话真是讨厌,永远都那么多暗示比喻曲里拐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让人恍惚,哎,刚才那一幕大抵是比较轰动的,不会真给他知道了吧?
“我已经派隐卫潜入宫中去接应他了,此时宫中大乱,满宫太监宫女都在逃窜,禁卫军群龙无首,能把门守好就不错了,也顾不上找他麻烦。”长孙无极款款走来,微笑拉住她袖子,“跑什么嘛,元宝大人很想你。”
他身躯微微颤栗,因这般阴电与阳电的撞击,唇齿间摩擦邂逅的力度,他将舌缠成思念的藤蔓,欲待捆住他心中的那个总想飞的精灵……
纪羽和小七互视一眼,默默叹口气。
满城瞪目,愕然盯着这个向来特立独行,如今连“愿做贰臣”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的孟扶摇,天下人皆重名声颜面,他为何不惧?悠悠众口,史笔如刀,他当真不怕遗臭万年?
孟扶摇得意洋洋的笑了笑,拍拍他道:“兄台,允许你崇拜我。”
长孙无极笑笑,摸摸她的头,揽住她的肩往屋子里走,一边走一边道:“嗯,我得想个法子,帮你向那个家伙要点补偿……”
长孙无极立于原地不动,微笑着,在满地灰尘中轻咳着,看孟扶摇被战北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卷走,无声的摇摇头,低头对怀中元宝道:“你看,强盗就是这样炼成的。”
孟扶摇突然伸指卡住了他下巴,手指一转!轻微的“啪嚓”一声。
长孙无极淡淡笑,道:“关键时刻,怎能不来?”
“我呸,瞧不起女人?女人咋啦?你不是你妈生的啊?”孟扶摇小宇宙噼里啪啦冒烟,张牙舞爪就要去挠面前这个大男子主义的混账东西,“老子比你差哪里去了?你能做的我为什么不能做?这天煞万里疆域都是你打下来的,你怕我抢你什么功劳?放心,你战北野永远牛叉,我孟扶摇永远多事,放心,我从来都没认为你要靠我孟扶摇才能打开城门,我只是、我只是……”她突然顿了顿,有点气息不稳,咬了咬唇才道,“我看够了那些牺牲!能兵不血刃的解决为什么不努力?王者之争一定要血流漂杵?那些爹生娘养和我们一样贵重的命,为什么不能少死几个?”
他却不明白,形势、名分、亲情,大义,本就是攻心四大计。
哐啷啷兵器掷地声响成一片,有人挑起白旗,有人开始逃窜,更多人涌下城去开城门,寇中书痛苦的闭上眼——无坚不摧之天下第一城,终毁于小人之手,而向来以磐都不破神话为荣,并一直以坚守城池著称的磐都守兵,竟然因区区几句口舌,终弃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