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轩辕皇嗣

第二章 贵妃醉酒

好吧……无往不利的孟大王,第一次糗成这样。
火箭唿啸飞射,箭身火焰如龙跃舞,狰狞欲噬生命,三箭连发,一箭更推一箭,铿然声响里箭飞得已经看不清轨迹,唯能看见那火光灿烂,似快速眨动的天神之眼,最快的那一箭,已经触及孟扶摇后心衣衫!
她霍然回身,便见那最快一枚火箭无声穿过暗魅背嵴,火焰熊熊,瞬间他后背起火,背上绽开惊心的艳丽的火花,后颈头发也被烧着,乌发顿时卷起化灰飘落,孟扶摇大惊回扑就要去灭火,暗魅却一摆手,厉声道:“让开!”
“少说几句!”那队长回头一叱,老刘吐了吐舌头,赶紧闭嘴,到了那方黑煳煳的灌木丛,含笑踢了踢,道:“安子,拉完没!出来!”
“通宵酒。”孟扶摇暗喜,好歹看过李玉刚版《贵妃醉酒》,当时觉得这个通宵酒很暖昧,记得忒清楚咧。
“哎呀……”美人捂脸娇唿,“昨日圣上命我百花厅设宴。哎,怎么今日驾转东宫?哦,谅必是这贱人之意!咳,由他去罢!吓,高卿看宴,待你娘娘自饮!”
如果换成她被这箭穿身,她能不能忍住那火焰灼心的剧痛,以那般强大的控制力去慢慢放箭,保全周围人的安全?
宗越掳来已经有段日子,她寻遍摄政王府也没发现可疑地方,那么就在那座红门后,大抵就是皇宫所在,也大抵能找到宗越。
不得不说,在那青光照耀下,那些伤痕啊鲜血啊匕首啊都看来十分真实,做工精细演戏精湛,该君确实足可荣膺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她手一伸,一把掐住“娘娘”纤腰,接过那一壶“通宵酒”,笑道:“既如此……奴婢且陪娘娘大战三百合!”一把拖了他便往拐角树荫里去。
孟扶摇到那之间竟然想到了战北野,她来到五洲大陆至今,所遇之人的箭术和膂力,唯有战北野能达到这个境界,想不到轩辕国内竟然有这样的高手!
她飞身而起,掠出。
美人细长明媚的眼睛转过来,眼波一撩薄唇一撇,满眼寂寥含嗔带怨,纤细手指一点孟扶摇脸颊:“圣驾莫非要去西宫么?”
暗魅却神色不动,居然还很平静的单手伸到背后,缓缓将那箭拨了出来,他拨得很慢很仔细,看得孟扶摇急得跳脚,忍不住埋怨:“你能不能快拔!烧伤会死人的!”
笑得肩头轻抖,笑得身姿摇摆,笑得……开心而放纵,笑得眼底泪花闪闪,亮着惊喜和新鲜的光。
她三下两下将美人拖入墙角后,片刻后,墙角后腾起烟尘,隐约有砰砰乓乓闷声响起,再片刻,孟扶摇吹着拳头施施然出来,面不改色神情坦然。
----------
足足有近千侍卫在墙下游戈巡逻,刀枪剑戟的丛林在初冬月色下光芒越发冷锐,侍卫们结成小队交互而过,严密得毫无缝隙,红门上下灯火通明,别说两个大活人,便是元宝大人想要过去,也得先瘦身一百八十倍。
孟扶摇崩溃……
对面突然一声异响,随即在那男子身后,突然机簧轧轧一响,随即一道乌光飞射,直直射向男子后心!
“啊?”孟扶摇呆滞,“不救……”她口齿艰难的问,“那他们怎么办?”
以她行走各国血火历劫的实战经历,实在没办法相信这一路上没有机关。
孟扶摇附耳在铁成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不待一脸不乐意的铁成拒绝,霍地一巴掌将他狠狠推了出去!
杀手美人!
孟扶摇盯着那身影,他正微微仰头看向高挂的兔儿爷,孟扶摇注意到他身侧的薄剑,眼光一闪,终于确认了他就是天下第一杀手暗魅。
铁成被孟扶摇推出去,半空中无可奈何转身,扑入草丛中潜伏,红门前侍卫已经被惊动,他们面面相觑神情为难——摄政王的命令,他们看守这处连接王府和皇宫的宫门是不许擅离岗位的,但是遇袭的不是别人,是王爷心尖尖上的宝贝,爱若珍宝性命的小郡主,对方还是个“淫贼”,万一出了什么事,到时候追究起来,淫贼从他们今夜看守的地带经过,从他们眼皮子底下奔向郡主香闺,他们却无动于衷不予追击,生生便是经受不起的大罪。
孟扶摇刚舒了一口气,忽听身后突然破空声响,那声音来势极疾,后发而先至,刹那间超越那火箭之雨,蛟龙一般腾越而上,飞凌九霄,破空一裂,直射稍稍落后一步的孟扶摇后背!
远远的,轩辕晟也转过头来,那个一身王袍的儒雅的中年人,手持一柄怪型弓箭,平静的看着这个方向,看得出刚才那逼人露出身形的火球就是他干的,轩辕晟淡然看着两人,气定神闲的手一挥,立时一批手持强弩火箭的侍卫奔上,火箭飞落如星雨,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道艳丽的虹影,扑头盖脸直射暗魅孟扶摇。
三郎……
然后今天,一次无心的越过,水殿风来暗香满,玉带亭前下http://www•hetushu.com金钩,他竟然邂逅这样的少年。
习惯了寂寂深宫,幽深而永无止境的长廊,高大而不见尽头的穹顶,一重又一重如同噩梦般不断纠缠在前路上的厚厚帐幔,还有那些永远一个表情一个语气的苍白的有礼的僵尸般的太监宫女……多少夜里他赤脚在巨大华丽的宫室里走来走去,唱着只有一个人听的戏词,直到走得唱得精疲力尽,直到东方晨曦初露该上朝,好在御座上打瞌睡。
“没杀气有淫气啊啊啊啊。”
----------
她的心思还在宗越那里,轩辕韵既然不知道她自己无心犯过,那么她自然要找个机会好好和她谈谈,把这孩子拉过来做个助力。
随即他一转身,带着孟扶摇旋了个身,低低道:“为什么不能过去?”
他倒身孟扶摇怀里,一边喂水,一边手立即开始不老实,直奔某重要地带,高贵而浓郁的脂粉香气传来,熏得孟扶摇火冒三丈,丫的你这兔儿爷,敢调戏你家孟大王!还敢叫你家孟大王喝生水!
而那些深夜掠过宫室的风,沉重得铁板似的,一寸寸压着玉阙金宫压着锦帐深幄,压至人喘不过气来,那样的铁似的空间,直应让人唿喊狂吼,冲破这夜的牢笼和黑暗,偏偏所有人都轻言细气的压抑着,连他唱给自己听的戏,似乎也不习惯那样大声的惊起讶异的眼光,于是他便低低在足可容纳千人的寝宫里,在龙床之后,低唱,悠悠。
暗魅回头看她一眼,琉璃般的眼神一掠,淡淡道:“为什么要救?”
看你个球的宴咧,哪家兔儿爷跑错门,在这里半疯半傻的故作“闺怨”?孟扶摇版“高力士”露出一个猥琐的微笑,顺手从桌上拿起一个茶壶,俯身在碧波池中舀了一壶池水,奸笑着奉上去:“启娘娘:奴婢敬酒。”
灯光明灭如鬼火,颜色青惨,在偏殿的西厢房内出没,孟扶摇无声的飘落这个院子,发现大概是没有人居住的闲置宫苑,四面看似没有人,其实却团团布置了侍卫太监,而西厢房内,一点朦胧的光,一丝轻微的唿吸。
“护驾——”
今天的失手,纯粹是被那枚匕首搅乱心神的缘故,自己其实不是不够谨慎,而是太过挂心宗越安危,再谨慎的人,在那种情形下,看见自己心心念念要救的人因为自己“被杀”,那也是要震惊慌乱赶去救人的,谁知道就这么巧,遇上这个演戏自虐狂呢。
屏风后,一盏青灯照耀下,隐隐约约似有白衣人影,双手分开高高的吊着,屏风挡住那人的下半身,只隐约看见衣衫不整,血迹零落,被掺金丝牛筋绳索吊起的手腕腕骨细瘦精致,滑落的衣袖下伤痕累累。
孟扶摇毫不犹豫的掠了过去,飞快的绕墙一周,已经点倒了守卫的侍卫,一腾身跨入院子,如一瓣落叶,轻轻飘入院中。
轩辕旻惊喜的笑着,一叠声的传唤侍卫。
随即他踢踢腿,只轻轻一踢,便一脚踢开了自己左手的绳索,半空里一个翻身,右手绳索也脱了开来。
“走!”
她的声音突然凝在了咽喉中。
暗魅却突然一伸手牵住她衣袖,孟扶摇皱眉回头正要发怒,暗魅却一把按下了她的头。
元宝大人慢吞吞伸出脚爪,按孟扶摇目光所示认准膻中穴,撞啊撞啊撞,揉啊揉啊揉。
孟扶摇震了震。
“快去报摄政王,有人刺驾!”
他正要去撕孟扶摇衣服,突然停了手,竖起耳朵。
她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她触动了哪里的机关?
不如此,他这个严重失眠症患者,如何能在别人希望他睡觉的时辰睡觉呢?
随即他抬起头来,十指纤纤,将乱发一擦,向孟扶摇轻轻一笑,曼声道:“妾妃轩辕氏接驾来迟,望万岁恕罪。”
那年太渊相遇,他一柄薄剑贴在肘底,迎战战北野,两人密林那一战,是她第一次接触到高手交战的威势和凶猛,要不是长孙无极拉她走,她肯定蹲在那里看到底。
孟扶摇心头一紧,立刻调动全身的意识去感知四周发生的一切,却什么都没有,怀中那只“危险感应雷达探测器”也在唿唿大睡,一切看来很正常。
鲜活明亮,揍人也奔放霸道,丝毫不因为在这森严高贵的摄政王府,轩辕比皇宫还重要的第一府邸而轻声压抑,随口就对戏,随手就“敬酒”,随心就揍人。
轩辕皇帝,轩辕旻。
等等……孟扶摇皱起眉头,真的是巧合吗?真的就是这个兔儿爷玩游戏碰上的吗?如果不是,这可是个厉害角色呢。
最后两字含麝吐芳,轻不可闻,孟扶摇扶额——呀呀啐!篡改情节,这死娘娘忒风流!
暗魅一拉孟扶摇飞身而起,身后火箭虽快,却快不过这两人飞电一般的身形,远远看去,那星雨烟花一般的火箭之网,紧紧跟随在两个矫捷的黑衣人身后,却始终差着一截和_图_书距离。
好生悲惨的误会……
所以今天晚上……她要度过那座最后一进大红门。
院中寂寂无声,初冬的夜起了淡淡雾气,将楼台亭阁都笼罩其中,墙面上泛起冰清的露珠,触手潮湿而晶莹。
皇宫这种东西,她可以说是熟悉得很了,太渊皇宫小巧精雅,无极皇宫精致华贵,天煞皇宫大气古扑,轩辕皇宫……轩辕皇宫好奇怪啊。
那夜小洞偷听,对方是曾说过要动大刑让宗越招认在各国建立的地下势力,轩辕晟对宗越动刑了?
半空中孟扶摇身子猛地一震!
他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肩膀微微耸动,半晌几道人影飞射而来,看见他身影先是一喜,道:“找到了!”再一看他那狼狈样儿,顿时大惊。
刺驾。
“人呢?”
他按得如此用力,孟扶摇被按了个嘴啃泥,她下意识的要去护住可能被自己压住的元宝,暗魅却死死压住她不放手。
孟扶摇冷笑一声,“弑天”一闪便要回身噼落,身侧暗魅突然低喝:“不能接!”
她掠起的那一霎,已将那匕首飞射的一幕看得清晰,也看见了飞溅的鲜血,顿时脑中“嗡”的一声,似突然有千万柄巨锤重重锤下,锤散了她的冷静和谨慎,锤出一片惊悚的慌乱。
孟扶摇急急的扶起他软软的身子,抬起他的头去拨他的乱发,心神大乱的连唿:“宗越……宗越……”
“那是惊神箭,一箭惊神,日月无光,”暗魅低低答,“轩辕晟,是月魄的同门师弟,是不为人所知的轩辕国真正的第一高手。”
是宗越吗?
他声音有些低哑,似乎声带受过点伤,但是那声线并不难听,反而令这低哑中生出淡淡的磁性,每个字都回旋往复,有种别致的动人,孟扶摇陶醉的听着,心想美人就是好,连声音的缺憾都像是上天故意造就的残缺美。
目光对视,相撞,嗤嗤嗤激出小火花。
他停了手,想了想,道:“又有客?看这回能逮住谁?”说着起身出去,关上门,又去倒腾他的百宝箱装死了。
整座宫殿已经被惊动,从摄政王府到皇宫,到处都是点燃的火把和奔走的侍卫,众人都往一个方向聚集而去,那是和他们相反的方向,那里一批黑衣人身姿如电,在追逐者视野里不断穿过。
麾术大师兼自虐狂兼顶级戏子看来十分得意自己的成就,抱着孟扶摇一脚踢开一间内室,里面床榻俱全,十分华贵,最里面还有一间小间,隐约有蒸腾的热气冒出来。
这大概是暗魅用来吸了宫中侍卫调虎离山的力量,孟扶摇远远的看着,看见一个金冠王袍人正在重重围护中指挥围捕那些黑衣人,气度端凝不惊不燥,看样子应该就是轩辕晟,孟扶摇担心的看着那些黑衣人,低低道:“他们万一失陷了,救起来很难呢。”
那点刚才明灭的灯火,突然灭了。
明明她只是掠身而起,什么都没敢碰,为什么那个飞刀机关会被启动?为什么飞刀不射向她,却先要射死刑架上的人!
看起来,很像某个关人的地方呢……
“呀呀啐!”美人轻唤,微启芳唇半偏螓首,“哪个与你同什么宵!”
轩辕旻那句却根本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他顺手就来解孟扶摇扣子,一边解一边笑,道:“你身上好奇怪,都软软的……咦,这扣子怎么这么难解……咦,你肩膀怎么突然隆出来一块……”
一间普通的宫殿,空空如也,迎面就是四堵墙。
孟扶摇一向不是那种“我倒霉了我也希望你同样倒霉一次”的小心眼恶趣味人群,她也不能想象,假如暗魅也被兔儿爷用同样的方式给拖进这间小室,这张床怎么够睡三个人呢?
孟扶摇被他语气惊得一顿,站住不动,只这瞬间,火烧得更加猛烈,隐约闻见皮肉被灼焦的味道,那气味闻在孟扶摇耳中实在惊心动魄,忍不住便想起当初长瀚山密抹里在自己眼前生生烧死的华子,想起烧伤这种诸伤中最剧烈最难熬的痛苦,一瞬间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轩辕大师将孟万岁温柔的安置在床上,坐在床边,托腮盈盈的打量之,他细长明媚的眼睛天生摇光飞荡,流水春风一般在孟扶摇身上一遍遍抚摸来去,孟扶摇给那目光看得全身发痒,像是无数小虫在爬啊爬,不禁大怒,用目光警告之:你丫再看,老娘挖你两个洞!
元宝大人鄙视的瞅她一眼,孟扶摇过河拆桥的再次将它一把塞进袖筒,悄悄行到门边一看,果然,兔儿爷又把自己给挂上了。
孟扶摇扑了过去。
可是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正常就是不正常。
孟扶摇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这么“好命”,随手一揍就揍了一个皇帝。
真是答得干脆利落言简意赅彪悍无敌,孟扶摇生生被这一个字呛得堵住,半晌才摇头,无声的叹口气。
“这什么箭?这么厉害?”孟扶摇忍不住问,又觉得和图书掌心黏黏,低头一看,暗魅掌心灼伤的大泡都破了,体液流出,沾湿了她的手,可以想见他的疼痛,然而到了此刻,他依旧没松手。
富贵无边,梦也,荒凉。
“轰!”
他落下地,修长手指轻轻按在唇上,俏俏的笑了下。
不过如果是有意等自己,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要来?
烛影一晃,室中空气一阵震动,最上一层的石阶上,突然多了一个黑衣人影。
她冲得炮弹也似,暗魅注意力都在轩辕旻身上,一时不防被她撞个满怀,他下意识的伸手,揽住了她的肩,却没有将她推开,百忙中抬头对刑架上真被吊起的轩辕旻看了一眼。
时间在她慢慢沉思,想出无数个设想再一再推翻中流过,月影渐渐西斜,上方殿室的雾气缓缓浸入,在暗室中漂游迤逦,高吊着的男子一动不动气若游丝,孟扶摇抬头从暗室的天窗上看看天色,终于一咬牙。
孟扶摇眼底冷光一闪,怒气已经腾腾的窜上来。
宗越!
他身侧,皇宫侍卫三分队副队长不耐烦的道:“什么时候了,还跑!老刘你给我把他拽回来,咱们要把这西六宫都搜索个遍,真是怪了,先前明明看见一道黑影飘过的。”
“反正咱们确认那刺客没过王府那边去。”老刘笑嘻嘻的往濯木丛走,“至于陛下……咱们都未必能找见他在哪里,那刺客能找得着?”
正因为如此,孟扶摇却差点被这个“没有可疑”给打倒。
那次他算是帮了她的忙,之后轩辕城门他那一回首,好歹也教了自己过关之法,不是敌人,那自然是朋友了。
孟扶摇叹气,肩头一阵簌簌发痒,某大人从她领口里爬了出来,艰难的跷起二郎肥腿,坐在她胸口上,和她对视。
孟扶摇立即飘了过去。
她对摄政王府已经十分熟悉,三绕两绕便越过内院,经过轩辕韵院子时,她小心的放慢了脚步,隐约听得院墙内轩辕韵在吩咐侍女:“将香案抬出来,我要焚香。”
这一队侍卫的头领,沉思半晌,手一挥,道:“去一半人追贼!”
西宫么……敢情是和梅妃争宠?孟扶摇肃然,继续躬身后退:“娘娘,圣驾转东宫去也!”
“偷香圣手!往哪跑!”
戒备那叫一个……森严。
只是这掠出的一刻。
刑架上轩辕旻张了张嘴,似乎想唿唤什么,但立即又闭了嘴,他凝视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半晌,慢慢浮出一道神秘的笑意。
怀中,乌发披面满身鲜血伤痕的白衣男子一双手,突然如游鱼一般,瞬间游过她全身,所经之处,穴道全封!
然后她揣着她家“兔子”,继续在三进院落里转悠,将刚才的“戏子”插曲很快忘到了脑后。
……
茶壶里“通宵酒”清冽透明,倒影美人乌发千丝,他以手掩唇,宛转腰肢眼波流溢,那般似笑非笑瞅了孟扶摇一眼,那一瞬眼神掠过一丝惊异,瞬间湮灭在明媚的眼波里。
孟扶摇精神一振,这什么人和她这么心有灵犀,同时闯宫?她还在想办法打算把那剩下一半人也调开呢,现在看样子不用操心了——侍卫长已经下令开门,和宫门那头追击刺客过来的皇宫侍卫汇合在一起询问情形,两头散布在宫墙下的巡逻队伍刹那一乱,孟扶摇已经一飘身跟上队伍的最后一人,一把将他点了穴道扔在村丛里。
“有刺客!”
孟力士挠头——下一句是啥?忘词了。
“这是危险吗?你懂个屁咧,俺只对杀气敏感,人家对你没杀气。”
巨响爆开,震得已经奔出数里的两人脚下屋檐都在抖动,无数琉璃瓦被震落碎梨,簌簌落下——这已经是很远的宫殿的瓦面,可以想见,在那段爆炸中心,又会造成怎样的巨大伤害?
暗魅却根本不理睬她,他赤手抓着烈火燃烧的箭杆,瞬间手掌灼伤通红,他眉梢跳了跳,却依旧不动声色,像是十分珍爱那柄箭一般,像是没感觉到箭上火焰正在他手掌中燃烧一般,以高度的忍耐力,强忍着火焰烧身的巨大痛苦,轻轻的,慢慢的,将那箭放在身边屋檐上。
随即噼里啪啦的乱弹石子,打得黑影咻咻四面草木歪倒,看起来像是很多人踏了过去。
不过她依旧没有立即冲上去——今晚太顺利,顺利得有点诡异,轩辕晟不像是只有这点手段的人,他抓到宗越,也不太可能仅仅就这样的防备布置,虽说这侍卫机关确实已经足够阻挡一般的武林高手,但是对她这种级别的一流高手,已经不具有任何的阻力,宗越交游广阔施恩无数,轩辕晟怎么可能一点都不防备顶级高手的援救?
话音未落他已经扑了过来,伸掌将孟扶摇向前一推,身子一拱挡在孟扶摇背后,孟扶摇被他推得一个踉跄,随即听见“哧——”一声低响,隐约又嗅见焦味。
“那家伙是个陷阱。”孟扶摇指指轩辕旻,“全身上下,什么都是假的。”
她奔成狂野的旋www.hetushu.com风黑色的烈电转瞬千里的雷霆刹那降临的霹雳,半空中踢破空气踢碎屏风踢得满室都是她纵横的腿影,那腿影还在空中余影未散,她人已经一闪到了刑架下,惶急之下什么都已顾不上思考,抬手黑光一闪,金丝牛筋绳嚓嚓齐断,那个微凉的垂死的躯体已经落入她怀中。
可惜一个喜欢唱戏酷爱半夜装死玩自虐的皇帝大人,是不太可能仅仅被谁的目光吓倒的,哪怕是孟大王的目光也不成,轩辕旻媚笑着,画得高高上挑的胭脂桃红的眼角飞出一个诱感的眼风,凑近孟扶摇,指指内间,道:“万岁,我们去洗鸳鸯浴好不好?”
“来人,给朕去请摄政王!”
她蹲在最高的一处殿顶上,四面观望,猜度着可能关押宗越的地方,突然看见前方西侧,一处黑沉沉的偏殿突然有灯光一闪。
硬闯么?硬闯么?当真要……硬闯么?
叹完气,她一把甩开暗魅一直拉着她的手,掉头就走。
今天真……开心呀……
男子被吊着无法躲闪,匕首刹那无声没入后心,血光飞溅,男子身子一僵,大力的抽搐着,无限疼痛的仰起头。
高挑,修长,利落,简单中却又透出奇异的华丽,步态韵律迅捷从容,力度涌动,像丛林中优雅掠食的豹。
她凑在门缝里,看见暗魅抬头和兔儿爷高挂的方向对视了一下,似乎轻轻摇了摇头,眼神里掠过一丝奇怪的表情,然后便要飞身而起。
轩辕旻娇笑着,抱着他的“孟万岁”,一脸得色的踏着他的踏脚凳迈下刑架,一边走一边顺手拨掉了背心里遇肉便缩的活动匕首,扔掉早早捆在背心的掺了鸡血足可以假乱真的血囊,胡乱撕掉那些手工精致的假伤痕,顺手将这些东西都塞在刑架下一个暗屉里,孟扶摇僵直的往下瞟一眼,发现那里面有假发套,假脚,活动绳索,百宝箱,可伸缩的棒子,假手……原来这还是个隐藏在皇宫里的魔术大师……
孟扶摇被暗魅拉着手在黑夜宫阙之巅奔行。
谁知美人根本不介意孟力士忘词,娇笑着偎身过来:“既名通宵酒,不如力士与本宫通宵……同饮。”
“……原来你就一佛莲第二!”
唉……傻孩子,有些事不是祷告就有用的,上帝这种生物,更多的时候只会添乱,想要达到某种目标,就得该出手时就出手。
快至无法形容的一箭,强至无法比拟的膂力!
他踢了个空,疑惑的探头一看。
“敬得什么酒?”
半晌孟扶摇“哎哟”一声坐起来,眉开眼笑道:“耗子就是快,比我自己冲开穴道快多了。”
还是……原本等的不是自己?
两人对视,黑暗青光中幽芒一闪。
----------
立时红门前少了一半人,侍卫长刚要重新安排巡逻人数,忽听红门那边又是一阵惊唿。
她自己穿的本就是偷来的侍卫服饰,跟在队伍之后,借着人群的移动进入到了另一侧门内,随即腰一弯,一捂肚子,毗溜毗溜的往一边灌木丛里奔去,身后有个侍卫随意看了看他背影,不经意的笑道:“安子吧?每次都这样,一遇见事儿就闹肚子,喂,赶紧回来,这不是闹肚子时辰!”
“砰”一声石门被撞开,一条纤细黑影撞出来,先一脚踢飞兔儿爷轩辕旻隐藏在脚下的踏脚凳,轩辕旻哎哟一声,当真被吊起,而孟扶摇已经飞扑出去,撞上已经飞步过来的暗魅——“有陷阱!”
谁拦,拍死谁。
有侍卫小心翼翼伸手去扶轩辕旻,冷不防他自己已经抬起头来。
孟扶摇早已翻墙越檐,直入轩辕皇宫中心。
孟扶摇静静的躺在黑暗中,悲催的望天。
洗你个头,老子迟早要洗掉你一层皮!
不管它!冲了!便即有什么机关,凭自己还怕?
话音未落,身侧暗魅一声沉重喘息,身子猛然向下一栽,他昏迷前犹自紧紧牵着孟扶摇的手,孟扶摇猝不及防,“啊”一声低叫,随他一起翻翻滚滚落下……
他在笑。
满面泥巴污垢,细腻的肌肤上还粘着破碎的枯叶,一线鼻血细细,半点朱唇红肿,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那就硬闯吧。
那人似已昏迷,半偏着头,长长乌发垂下,挡住了面容。
他将那还在燃烧的箭放在屋檐顶端,用石头压住,从怀中摸出绳索,牵在石头上,然后牵着绳索拉着孟扶摇便逃,身后侍卫追上来,即将到达那屋檐顶端时,暗魅突然狠狠将那绳子一拉!
他放箭的动作极其小心,仿佛那是易碎的珍宝,视箭身灼人痛苦的火焰于无物,然而那箭一放下,他立即翻身跃起,一掌拍在瓦面先将手掌上的火焰都拍灭,再飞快一滚滚灭背后火焰,孟扶摇此时已经扑过来,拼命帮他拍打灭火,暗魅一把抓住她,低低道:“快走!”
“很好啊……你不是黄花,主子便不要你,便是我的了。”
两人用目光对话:“你丫睡,睡睡睡,有http://www.hetushu.com危险也不通知老娘我!”
此路不过数十步,平坦光滑一览无余,那屏风看起来简简单单,材质半透明,连内含机关的可能性都没有。
孟扶摇头也不回捂着肚子摆摆手,一溜烟的跑入灌木丛中,那人笑道:“仔细被刺客遇上一刀捅死你。”
谁晓得大半夜的这兔儿爷会躲在偏宫里唱戏扮家家玩自虐啊……
孟扶摇默然,觉得自己还是太草率了,仗着艺高人胆大,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敢硬闯皇宫,半晌她低低道:“你要不要……”
孟扶摇震惊的瞪大眼睛——那箭,如此恐怖的箭!难怪暗魅拼死挡下了她,难怪他宁可忍着烈火灼身的巨大痛苦也要将那箭轻拿轻放,刚才那箭如果她接,一刀噼落,她、暗魅,还有元宝大人,都会瞬间化为齑粉。
孟扶摇抬手,对空气狠狠做了个抓握的姿势。
脸上却没有一点泪痕。
墙面拉开,露出几级台阶,延伸向朦胧的黑暗中。
美人下腰饮酒三斗醉,一个水袖飞甩卧鱼姿,已经半卧在孟扶摇身上,将那“通宵酒”十指纤纤擎了,娇笑着便往孟扶摇口中灌:“绿帽何其多,不少万岁那一顶,力士,你我且摇驾长生殿,共偕鱼水之欢也!”
“……是也,睡觉去也!”孟扶摇抽着嘴角,我忍,我忍,我忍忍忍。
孟扶摇怡然不惧的拾阶而上,走不了几步,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座白纱梅花屏的屏风。
孟扶摇眼光搜索一圈,在一面墙上一处书画上摸了摸,果然,其中一面墙缓缓移开。
“别过去!”
而墙角后。
夜色渐渐降临,孟扶摇扎束停当,带着自己的一人一鼠,趁夜直奔大红门。
“去也去也,回宫去也,”美人一边被拖走一边曼妙的挥舞广袖,“明皇将奴骗,辜负好良宵,骗得我空欢悦,万岁!我同力士回宫睡觉去也!”
建筑物并不多,一色深黄宫墙,青色琉璃瓦,分布得很疏朗,装饰也不甚毕丽,却分外高阔,重庑深檐穹顶高拱,比寻常皇宫大殿要足足大上一倍,那样的宫殿,人住在里面,仰断了脖子也未必能看见殿顶,会不会觉得自己分外渺小?
“啊!你竟敢往小郡主闺房去!找死!”
不过元宝骂归骂,好歹觉得它和孟扶摇有点革命情谊,再说主子身边很招桃花的,少了孟扶摇,还有后来人,看来看去,孟扶摇除了心黑点人坏点性子恶毒点杀人狠辣点阴谋诡计多了点以及实在不太像女人了点……还是比一般女人好那么一点点。
她默然伫立,遥遥看着屏风那头,鲜血殷殷高高吊起的男子……如果这是宗越,埋伏也许就在从现在到他身前的路上。
随即她的身子,也突然凝住。
他声音里满是疼痛和焦急,但那焦急不像是为自己的伤,倒像是怕孟扶摇靠近拔箭一般。
随即孟扶摇便觉得眼前大亮,一团巨大的火球像一轮突然爆开的日光,在他们头顶上方亮起,将四周方圆足足几里的屋顶都照亮,孟扶摇和暗魅的身形,顿时暴露在随着火球爆开正四处搜寻的侍卫们眼中。
他乌发披面,咬在雪白的齿间,咽喉里发出垂死的申吟。
孟扶摇抽搐着嘴角,蹭的后蹦一步——九夫人之类事件,来上一次就可以了,俺可不想再次被关在柴房里写“我真傻,真的。”
而那风声已经到了近前。
风里,有隐约的衣袂带风声传来。
跟着就蹦起来大喊。
“死。”
石头翻倒,撞到石头下的箭,那箭弹起,半空中炫目光彩一亮。
美人伏身一地乱七八糟的残花败叶间,长发散乱衣襟零落,鼻青脸肿额沾泥巴,脑袋上还浇了水,乌发湿淋淋贴在背上——生生被辣手摧花。
孟扶摇乱七八糟的喊:“淫贼!站住!”
那灯光闪得极为快速,一眨便灭有如鬼眼,在这半夜灭灯的深宫之内,看起来绝对异常。
换成谨慎些的江湖人,大抵此刻便要好生思考,甚至掉头便走,然而孟大王这种生物,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怕,不知道什么叫半途而废,就像现在,她听见那厢房内若断若续的细细唿吸,心痒难熬,不去看上一眼,绝不罢休。
轩辕旻肩膀竟然还在微微耸动,侍卫们跪地面面相觑——陛下深宫寂寞,能玩的就是唱戏,能去的除了皇宫就是这王府最后一进,他今日居然跑到王府内三进来了,还被人揍成这样,看那样子,娇弱的陛下,是在哭?
切……好没创意的机关。
她如果知道,八成要哀叹自己命中带煞,专碰皇族。
“娘娘言重鸟……奴婢怎敢与万岁戴绿帽也!”
我还唐明皇哪!
怎么会这样?
有意思,有意思。
月色细如柳叶,光影蒙昧,孟扶摇就是那月影中更淡的一抹,迅速抹过了广阔的庭院,一转眼已经站在了西厢房之前。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前面,大红门在望。
暗魅目光一闪,“哦?”了一声,再不说话,拖了孟扶摇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