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轩辕皇嗣

第三章 有美同行

孟扶摇恶狠狠的将手上腿上的瓶子罐子一股脑的往丫脑袋上一砸:“这式!”
孟扶摇转目四顾,看见暗间里堆了半间屋子的恭桶,立即毫不犹豫的拖着暗魅往里钻,其间暗魅似乎清醒了一次,低低道:“躲哪……”孟扶摇答:“茅坑”。暗魅似乎震了震,孟扶摇等他挣扎却没动静,回头一看又睡了。
皇宫向来是个浪费资源最厉害的地方,随便一处都可以找到空房子,孟扶摇看看怀中烧伤不轻的暗魅,又听得院墙外唿哨声追击声不断,想着现在带暗魅再想冲出皇宫已经不太可能,不如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他醒来再想办法。
黑暗中,恭桶缝隙里,重伤乍醒的暗魅,对着即将刺入他前心的长枪,竖起手指。
孟扶摇叹气:“唉……怎么不留点吃的啊,尽留这些没用的。”
孟扶摇身子刚落,半空里一个翻身已经抱住了暗魅,轻轻巧巧落地,抬头一看四周,似乎是个冷宫,空落落的没人,虽然有人打扫,一应用具却是粗陋,院子里和房屋内堆积着一些旧恭桶扫帚杂物,看出来好久没用,是个清静地儿。
直直插向暗魅前心!
“那又如何?”暗魅转头看她,“你是在让我在蒸他们的时候,冲出去送死吗?”孟扶摇语塞,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暗魅没有错,他冲出去也是白送一条性命,可是她早已习惯了战北野和黑风骑之间生死相依的深挚情感,竟已经忘记了,五洲大陆的从属之间,本来就应该是暗魅和他的属下这种的。
他淡淡道:“你乱摸我便乱咬。”
暗魅懒懒的倚着马桶墙,抬起下巴指了指开在屋子上方的一处窄窄天窗,道:“这个位置高于院门,可以看见外面经过人的动静。”
“我曾也认为,信任是个相互的东西,你坦诚以见,别人也会赤心相待,事实上,这很多时候是个美梦,不建立在一定利益交换基础上的信任,那多半是空中楼阁。”
轩辕旻以肘支头,侧卧地上含笑看她离去,突然手指一弹,一个蜡丸弹向孟扶摇后心,孟扶摇一伸手接了,听得他道:“什么时候回心转意,萃芳斋后花园见。”
人声渐渐远去,宫殿阔大,短期内应该不会再回来,孟扶摇静下心来收好匕首,感觉到暗魅抓着自己的手腕的手又湿湿的了,赶紧轻轻拉开他的手,道:“你放松些,没事了。”
暗魅却又将她往身边拉了拉,道:“你脱掉一件袍子……不冷么?”
孟扶摇一抬头,便见暗魅坐在恭桶堆的最上端,前后左右都是马桶,难得他姿态端凝的坐着,马桶也坐成了宝座感。
枪尖锋刃雪亮,寒芒闪烁,远处火把微黄的光照过来,亮至逼人。
暗魅眼里飘过一丝迷茫的笑,道:“知道。”
枪尖刹那一停。
一边扁扁的元宝大人摸着肚皮,表示深切的赞同。
“那你在这里窜来窜去干吗?唱戏啊?”孟扶摇想了半天心情烦躁,没好气的盯着轩辕旻,她不担心他是轩辕晟的内应——犯得着这么费事么?昨晚她和暗魅一起出现的时候,他喊一嗓子就够了。
妈的,撑在老娘胸口,老娘这个发育期未成年少女,好容易长出34B,要是被你压成32A,我还活不活?
她强大在内心。
美人唇角一撇,孟扶摇手松一松,听得他道:“咋都是死路呢?”
孟扶摇气得笑起来,道,“好,好,你不差药,我多事。”
孟扶摇霍地站起来,道:“我还差一个王妃呢!”一脚踢开他就向外走。
那人挨个刺戳恭桶缝隙,头顶上恭桶微微晃动摇摇欲坠,孟扶摇皱眉仰起头,有点害怕架空的恭桶掉下来砸了暗魅的伤口,她悄悄伸手过去,挡在他头顶上方。
他又笑道:“咱们家摄政王的手段,是很温柔的,昨天抓到的刺客,一滴血都没流,直接在蒸锅里蒸了。”他指指先前那个竹林方向,“闻见没?那味道特别吧?也不天天蒸,一天蒸一个,轮番换地方,大概明天就蒸到冷宫了。”他瞟了瞟孟扶摇,“你蒸起来一定鲜嫩嫩……”
话音未落她身上多了件衣服,仔细看是半件——暗魅趴着睡,将护住前心的剩下的半件衣服搭在她肩上,孟扶摇怔怔的抓着那半件衣裳,说实在的真的起不了什么保暖作用,然而不知怎的,抓着那半件质地柔韧的黑衣,掌间光滑而沉厚的触感便似瞬间传入心底,绸缎是凉的,滑如游鱼,似乎不经意便会游走,而心是温软的,平平静静跳着,有种泰山崩前亘古不变的安然。
这个话题太沉重,她摸摸鼻子,转了话题,掏出铡才那个蜡丸,道:“戏子说他能救我们,但是好像也有条件。”
孟扶摇没好气的答:“你既然能咬人,大概也能自保,我去找点食物和盐,马上就来。”
那侍卫拖着枪往回走,一边骂骂咧咧道:“这里面味道真大,白费我功夫。”突然身子一倾,斜了斜站起身来,骂:“见鬼的老鼠!”
说话也令人心跳——气得心跳。
背上的手指手势轻柔如穿花,又或是人间四月天里流过碧草的溪水,清澈悠悠从指间泻过,又或是郊野高楼之上的箫声,渡越关山悠悠和图书拂到知音人的耳边,从感觉到心灵都起了震颤,潋滟的,熨帖的、温存的,落花般的手势,种花般的心情。
等他们两只都吃完了,孟扶摇才慢吞吞从怀里掏出最后一枚劫后余生形状完好的糕饼,慢条斯理的吃了,此超级无良卑鄙行为引起一人一鼠蹭蹭上升的怒火,于是元宝大人扑上去,我掐,我掐,我掐掐掐……
他讥诮的笑了笑,问孟扶摇:“你想过没有,假如此刻,他们耐不得蒸煮的酷刑,招认了我,那你和我,现在是个什么境遇?”
孟扶摇脑中轰地一声,直觉的要将之踢飞,突然发现由于她拔萝卜拔得太狠,整个八宝架都开始晃动,上面瓶瓶罐罐很多,万一掉下来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灾难,赶紧一伸手支住架子,一只手去捞掉下来的某瓶子,一条腿去架快要砸到她脑袋的某罐子,一只脚尖去踢一个即将洒向她鼻子的辣椒瓶子……
孟扶摇摇摇头,道:“先垫垫肚子。”她将糕点递过去,眨巴眨巴眼晴,希望通过暗魅的好食欲来重振自己对于将这些食物下肚的决心,暗魅看着那实在不成模样的烂块块,轻微的皱了皱眉,最终却拈了一块,慢慢吃了。
“妈的,死戏子!”孟扶摇喃喃骂一声,暗魅转过头问:“什么?”
轩辕晟当年政变,一手主导皇位更替,生生将皇位继承人文懿太子夺位赐死,先立了文懿的幼弟八皇子为帝,大概还是嫌八皇子年龄大不好驾驭,没两年八皇子便暴毙,他又在宗室中选了个远支的病弱孩子,过继给八皇子为太子,扶上帝位,自此摄政王皇图永固,千秋万代,就是一实际的皇帝。
孟扶摇怒了,嘿咻嘿咻大力一拽,坛子是被她拽过来了,坛子后的某物也被拽进了她怀中。
孟扶摇气结,半晌磨牙道:“你什么都和他南辕北辙,唯独他最恶毒的那项像个十分,天生舌头长刺,牙齿带毒。”暗魅不说话了,半晌转移话题,道:“不仅救宗越难,在轩辕晟眼皮底下,做什么都难。”
“你大概认为,作为这样的主子,是不是太冷漠无情,其实我只是觉得,谁活着,都不如我活着更重要些。”
她刚一动他身子,暗魅便醒了,手一伸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低低道:“……在忙什么?”
话虽如此,那火还是真实的在他背上烧起来了吧,无论如何灼伤免不了,箭上携带的内力想必也有损伤吧?孟扶摇很鸡婆的想查看暗魅伤势,暗魅又一让,道:“我自己来。”
孟扶摇心怦怦跳起来——暗魅去哪了?遇见侍卫了?被轩辕晟抓走了?糟糕,早知道就绝不离开他……随即又想到那酸酸的气味,不禁打了个抖。
正要拔腿奔出去找暗魅,忽听头顶上有人道:“上来。”
真是人善被人骑,老娘不敢嚣张的在这里打架吵出事来,你倒变本加厉了,说不得,反正被你发现了,抓你回去伺候我!
她有些茫然,喃喃道:“我只是觉得……我大概看不下去……”
暗魅沉默下去,他艰难的动了动身子,在马桶后架着的马桶床上睡下来,孟扶摇转身过去给他换药,她手指轻轻在那些已有改善的伤口上移动,蝴蝶一般的细致轻盈,令人很难想象,行事作风那么彪悍的孟扶摇,做起细致事来,竟然依旧是温柔细心的。
孟扶摇无语,这话要换成战北野来说,八成要换成“你们活着,我更快乐!”
然后他一抬头,突然竖起了一根手指。
孟扶摇蹭蹭爬了上去,一看果然,不由喜道:“这下可以料敌于机先了,这么隐蔽的窗口,亏你第一次来就发现了。”
孟扶摇含泪,欢欣鼓舞——天知道这东西被压得有多难看,换成长孙无极战北野宗越那几只高贵家伙那就绝对饿死也不肯吃的,还是江湖人好啊,实在,随和。
突然便有了倾诉的欲望。
孟扶摇怔了怔,这才明白先前那酸酸的气味是什么,忍不住一阵恶心,拼命捏着鼻子,皱起眉想了想,心知以轩辕晟的缜密和狠厉,一定会将皇宫重新再搜查一遍,暗魅伤势未愈之前,自己都无法丢下他硬冲,看来如何在重重御林军和轩辕晟的杀手下保全两人一鼠,实在是个问题。
元宝大人扁扁的从她怀里慢吞吞爬出来,蹲在她肩上向后看,看着看着,突然拍了拍孟扶摇。
暗魅趴着,半偏头看着她,他眼中神情黝黯,像是黑夜突然降临,而他隔着黑夜看白天,光明如许远在天涯。
轩辕旻媚笑看她,道:“你要干嘛?去太医署?你当轩辕晟是猪?他算定你们还没出去,也算定你们要找吃的和药物,早已在太医署和所有厨房都布了重兵,这间厨房因为僻处西六宫,是最下等的一个厨房,被御林军头领给忘记了而已,一旦想起来,你还是逃不掉。”
孟扶摇垂泪,幽幽道:“其实我哪里想救那个蒙古大夫呢?那人又坏又毒嘴又刁还洁癖,全世界人人污脏就他洁净如雪,整天清淡干净得恨不得连空气都要洗上三遍,谁呆他身边都会觉得自己是泥坑里滚过的猪,我又没有自虐狂,要拖这么个人在身边找虐。”
她拖着暗魅和*图*书躲进恭桶之后,小心的叠加起恭桶,不让那东西压迫到暗魅背上的伤,刚刚遮掩好身形,便听得门被撞开声响,一队人涌了进来,当先一人大喝道:“搜,挨宫搜,刺客八成还没逃出去!”
想了一会,决定去太医署找药,一眼看见面前八宝架下有个坛子,上面写着豆腐,心中一喜,难怪找一圈没找着,原来丫躲在了这里,孟扶摇伸手去搬,居然没掇动。
孟扶摇左手支架子,右手抓瓶子,左腿顶罐子,右腿踢飞辣椒瓶子,气喘吁吁的答:“不喜欢!朕喜欢老汉推车式!”“哎呀,新花招么?”美人双手一合,在孟扶摇胸口上天真纯洁的撑腮作好奇状,手指犹自在孟扶摇胸口画圈圈:“是个什么姿势呢?”
暗魅抬眼瞟她一眼,琉璃般的眼神在她面上一转,道:“但是你的行为好像就是在找虐。”
“虎杖根和雪草要整根拔起,你未必采得好。”暗魅就地伏倒花圃中喘息,孟扶摇看着他身下被压得一片凄惨的花圃,若有所思的道:“我有个朋友,最爱花草,冬天会给紫草穿棉袄,他的花圃谁要动了一根指头都会被追杀,他要看见你这德性,一定会想整死你。”
暗魅默然,半晌翻个身,背对着这个无耻的睡觉,孟扶摇离他远远的躺下来,也想休息一下,半晌却听得黑暗中暗魅唿吸粗重,深深浅浅的传过来,忍不住爬起来摸他额头,想着烧伤最易感染,又去看他的伤,那些药膏却着实是好,一涂上就在肌肤表面结了一层白色的细沫,看起来问题不大,只是暗魅脸色微微赤红,气息不稳,好像还是发烧了。
如果说这还是政客的惯常手腕,那么就说宗越,宗越的身世,以及他这许多年凭借医圣威势苦心经营的地下势力,说明他从未有一日放弃过夺回皇位,然而至今还未成功,甚至自己也被掳——孟扶摇是知道宗越本事的,绝不是好相与的,那么换个角度来说,轩辕晟这个角色,确实是个角色。
孟扶摇朦朦胧胧眯着了一会。
真是郁卒啊……自从跟了孟扶摇,地位也降低了,前途也暗淡了,生活质量也江河日下了……
暗魅突然睁开眼!
一进暗室,孟扶摇就用眼睛找先前搭好的恭桶,这一看心中便一跳,恭桶的形状已经改变了,她一反手握住弑天,一步步小心过去,仔细搜寻着四周的唿吸声,眼角在恭桶缝里一梭巡——果然没有人。
孟扶摇“啊”的一声急忙缩手,大怒:“你乱咬什么?”
身后那人闭着眼问她:“去哪?”
暗魅将布囊收起,闭目调息了阵,道:“可以把这些恭桶挪开了吧?”
烧伤的人,热毒内攻气血两虚,口渴发热烦躁不宁神昏澹语都是可能的,孟扶摇为难的瞅着潮湿的青石地面,心想这初冬天气,这宫室僻处一角位置常年不见阳光,地下阴寒之气很重,让一个伤者病人席地而睡实在要不得,万一感染更糟糕,想了想,爬起来开始拆恭桶,嘿咻嘿咻的将那些恭桶的箍去掉,拆开木板,选择平的木块,在井边悄悄打水仔细刷洗,再一一拼起,拉直铁箍连接起来,用内力将铁丝穿透那些木板,串在一起,足足忙乎了个把时辰,一张“恭桶床”初见雏形,孟扶摇又脱下夹袍,在床上铺了,小心的把暗魅移上床。
暗魅看看这一对无良主宠,干脆不说话了,倚着一个恭桶席地半躺下去,孟扶摇眉开眼笑大赞:“好,随和的娃!比某些人真是好太多了!”凑近了问他:“你认识宗越,也是来救他的?”
她会忧心忡忡,却不会因此以泪洗面长吁短叹:她会紧张鲁莽,但是下次她会更加谨慎小心;她有一切的缺点,但她勇于面对并改正那些缺点。
孟扶摇手中匕首,无声竖起。
那般的美,那般的与生俱来的光明,他却突然因之想起了自己的黑暗,那些奔逃与追逐,那些流血与杀戮,那些暗夜里无声的挥剑,卷下的沾血的衣扔了一地,他一次次的换衣,却总也换不去仿佛深入骨髓的血腥气味,属于地狱,属于黑夜,属于凶猛的猎杀和隼鹰般的窥探,属于所有和她极端对立的东西。
她探身过去想要看个清楚,暗魅却用手一挡,道:“刚才那箭只是穿过了我的衣服,我知道他有这手,自然有防备。”
他们躲在屋子的最里角,那里恭桶最多,一直堆到屋角,满满的没有站的空隙,那些持枪的侍卫一一查过没有收获,便要向里来,其中一人突然笑道:“里面哪里站得下人?去一个也就够了。”
暗魅抬眼瞅她一眼,还没来得及表达出什么感情,又听那无耻的道:“宗越死了,我到哪里再去寻不要钱的名贵药吃?宗越死了,我的假牙万一掉了谁还能替我补?”
孟扶摇弑天刹那欲起!
暗魅看她一眼,那眼神里大有:“你好白痴没内应没安排我闯什么宫”的讥讽之意,看得孟扶摇悻悻,嘀咕:“俺不就是没内应便进来了?”换得暗魅又是一眼“那是你运气好。”的反击。
瓶瓶罐罐砸下,美人水袖一甩,轻轻松松都接了,依旧坐在孟扶摇身上,将那些菜罐子醋瓶子辣http://www.hetushu.com椒坛子都放在孟扶摇胸口,继续刚才那个话题,“老汉怎么推车呢?”
“人生如戏,唱唱何妨?”轩辕旻含笑看她,涂了深紫蔻丹的指甲轻轻抚过她脸颊,“我还差一个皇后呢……”
当一个人的双手双脚都用来干别的事后,她身体的所有权基本上也就是别人的了。
一柄枪,却突然插了进来!
众人都叹了口气,外边侍卫道:“摄政王殿下就在宫内坐镇未睡呢,好歹兄弟们都尽心些,既然这里没有,去隔壁含英轩吧。”
孟扶摇竖起眉毛,道:“我有好药!”
糕点送到元宝大人面前,该高贵神鼠更是悲愤欲绝——它的点心都是最精细的米粮,几蒸几晒,由皇宫大厨选择最高贵的食材耗费无数时辰精心制作的珍藏版食品,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下人零食?还压成了孟扶摇拉稀后的排泄物一样黄黄绿绿?这是鼠吃的么?这是人吃的还差不多!
他边抽边回头,对等待他的同伴们笑道:“娘地!什么都没有!”
他一睁眼目光比那枪尖还亮,黑暗中熠熠灼灼如丛林狩猎的貂,一伸手便死死卡住了孟扶摇刀势欲出的手。
轻轻的叹息着,暗魅突然觉得胸臆间一阵疼痛,他转过头去,在远处似有若无飘来的一阵酸酸的气味里沉默下来。
“别人”满面放光,盈盈娇笑,仰头骑在孟扶摇身上,对自己及时占领了孟扶摇身体的所有权十分得意,视那些即将砰砰乓乓砸下来的瓶子罐子于无物,拈起兰花指悄悄曼声的唱:“万岁啊……妾妃这一手‘坐地生莲’式,你可喜欢?”
一边蹲着的元宝大人扶额……可怜的蒙古大夫,敢情就是个药箱和牙医的地位……
孟扶摇默然,心知轩辕晟大抵要比战南成那个天赋不算上佳疑心病又特别重的要难对付得多,也比同样是从龙重臣赐姓家族的德王要厉害,德王上面还有个长孙无极,腹黑深沉天下第一,始终死死压制住了他,轩辕晟上面那个轩辕旻,可从没听说有什么丰功伟绩。
孟扶摇懒得和一个伤者斗眼神,何况两人身处重重叠叠的恭桶之中,实在不是个聊天的好所在,再加上身侧暗魅衣衫不整——他背上衣衫都没了,勉强用前衣遮着,裸露出光滑的线条优美的肩线,暗色中完好的肌肤光泽闪烁,肌骨美好如艺术品,和这样的半裸男色挤在狭小的黑暗中,有色心没色胆的孟扶摇一万个不自在,推开恭桶爬起身来,道:“我看看你那个内应留下了什么好东西。”
孟扶摇怒了。
暗魅则深深看着孟扶摇——这个在任何险恶危机环境下都不忘记生活本真之乐,阳光般明亮豁朗热烈坦然的女子!
“我活着,才有可能将他们救出,就算救不出,我也有更大机会为他们报仇,将来他们的家小,会得到更好的抚恤,比起他们,我活,更有价值。”
回你奶奶个熊,孟扶摇随手将蜡丸塞在袖子里,怒气冲冲绕过侍卫回到那间冷宫,先仔细看了先前自己在门上用头发做的记号,才越墙而过。
她畏惧一切她该畏惧并提防的事物,并不因为实力强大而有所松懈,然而在畏惧的同时,她也不忘记合理的藐视——既大胆又谨慎,既奔放又猥琐,既步步为营绷紧战斗的弦,又不忘不动声色放松自己和他人情绪。
暗魅侧过脸,他的眼神在晨曦雾气中看来像是笼罩在烟光里的银湖,幽深广阔,闪烁跳跃着日色的金光和月色的银光,千颜万色的华彩,从孟扶摇的角度,还可以看见笔直的鼻和棱角分明的唇,闪着蔷薇般的光泽,属于异族的鲜亮狂野之美,像一幅最浓丽的画凸显在白色的雾气里,美得令人心跳,。
众人此时都已出去,他脚尖在地上蹭了蹭,也匆匆奔出,火把的光芒从青石地面上漂过去,渐渐合拢消失在宫门外,“吱呀”一声响,宫门合拢,黑暗降临。
两人坐在高高的马桶堆上沉默,半晌孟扶摇道:“你知道这气味是什么吗?”
夜风敲窗,暗室无声,“恭桶”床上合衣而卧的男女,在远处透窗而来的火把和宫灯的微光里一坐一睡,沉静相对,半晌,坐着的那个渐渐歪了歪身子,睡着的那个,轻轻将她拉下,将落下地的半件衣服盖在了她身上,又向她靠了靠,两人合盖着半件衣服,沉沉睡去。
孟扶摇目光一闪,这回不狰狞了,将他端端正正放好,道:“得了,别玩了,一晚上见你两次,这皇宫也太小了,说吧,你要干嘛。”
她将暗魅扶进室内,就是这半刻功夫,暗魅手掌上的泡全部裂开,肌肤溃烂,现出鲜红嫩肉,触目惊心,他背上衣服零落烧粘在肌肤上,想必伤得也重,孟扶摇转头去看他背,这个时候居然还想着那么漂亮的身体这下可惜了的,突然想起那箭明明是穿过暗魅背心的,这样的伤是致命的,为什么暗魅外伤虽重,却不像快死的样子?
其余人也便站住,笑道:“那便你去,多闻闻味儿。”
暗魅又醒了,倚在她膝上静静看着她,琉璃般的眼神看得人有几分虚幻,孟扶摇有点心虚的想缩回手,暗魅却不放,将她的手抓着,对着亮光仔m.hetushu•com细照了照,像是想欣赏那般轮廓的优美和手指的洁白般,出神的看了看,然后突然将她指尖往口中一送,轻轻一咬。
这一触并没有抹下她想象中的胭脂等物,手指上干干净净,孟扶摇笑一下,摇摇头——当天下所有男人都是兔儿爷那样的戏子爱化妆么。
雪光铮亮的锋锐离暗魅只有毫厘之遥,生生停住,半弓腰刺戳的那侍卫背对着众人目光变换,然后,抽抢。
现在时辰还早,大厨房中还没人,壁橱里搁着些点心,虽然不算精致,但勉强可以果腹,孟扶摇每样拿一块,又照原样子垒好,以免被人发现,顺手又偷了些食盐白糖,食盐等下做淡盐水给暗魅补充体液,白糖是她以前在现代的时候专治烫伤的偏方——豆腐一块,白糖一两,搅拌后敷在患处,可以立即止痛,虽然暗魅一声未哼,但是孟扶摇知道烧伤的疼痛比较非人,万一丫忍耐不住哼出来呢?岂不是害她暴露?当然,孟大王坚决不会承认,其实她只是习惯性心疼而已……
孟扶摇也嗅见了那味道,她几乎立即便吃不下去,然而她眼一闭牙一咬,飞快的将那糕饼塞进了嘴里——危机重重,陷身包围,她是两人一鼠中唯一的壮劳力,必须要保持体力。
侍卫们轰然应是,接着脚步声散了开来,分队在各个屋子里搜查,火把的光亮快速的在地面游移,从那些扫帚簸箕杂物上一遍遍照过。
它丫又忘记了,前几天孟扶摇还请它在天上楼喝宫廷御酿吃熊掌燕窝来着……
孟扶摇默默的,叹口气,她不得不承认,暗魅和战北野,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没有谁对谁错,确是殊途同归。
孟扶摇心中一松,立刻怒气就泛上来,忍不住埋怨:“你跑那上面去干嘛,吓死我。”
她拖着暗魅往宫室去,经过一处花圃时暗魅突然醒过来,偏头看了看花圃,一把推开孟扶摇,挣扎着过去,走进花圃时腿一软,直直滚了进去,将花圃里的花压倒了一大片,他伸手在花丛中摘了点什么,收进袖子中,孟扶摇跟过来道:“你要什么叫我采啊,干嘛要自己去。”
孟贱骨头揣着皇宫布局图出门找食,从布局图上看得出,这里附近有个太监宫女们专用的大厨房,她躲过侍卫,很顺利的一路溜向大厨房,经过一处竹林时隐约嗅见奇怪的气味,却也没敢停留看看是什么,直奔目的地。
孟扶摇看着他平静的神情,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那是你的下属,我刚才听说了,轩辕晟会将他们一个个蒸死,也许今天,也许明天,就蒸死在这个天窗看出去的甬道之上。”
孟扶摇脚尖踢踢元宝大人:“喂,耗子,我记得你有次滚凳子给你主子坐,滚得又快又好,凳子和恭桶其实也差不多,劳烦你滚滚?”
她手指掠过暗魅唇角,顿了顿,指尖正欲一撩,手腕突然被人抓住。
暗魅理也不理,从自己怀里掏药。
“不管多难!”孟扶摇天生就是个喜欢迎难而上的性子,发狠,“他敢动宗越一根指头,老子都要宰了他!”
孟扶摇瞅着他,慢吞吞道:“难说。”又去扶他,“别呆在这里,我们进去。”
今晚他一出手,就险些要了自己性命,虽说自己大意,但这个儒雅王爷行事狠辣,可见一斑。
恭桶床……我不要睡!孟扶摇哀怨,却又不敢挣脱神智不太清楚的暗魅——他手上烧伤本就溃烂,要是被自己挣脱掉一块皮……孟扶摇打了个抖,只好乖乖的道:“好。”僵硬的爬上床,在他身边僵硬的睡下。
梦里元宝大人在她面前踱来踱去,就着蜡烛光影在玩面具,孟扶摇被那光影晃得眼花,不耐烦的挥手,骂:“耗子你真烦。”
元宝大人爪尖踢踢暗魅:“吱吱吱吱吱吱……”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孟色狼连人家裸呈的背都没空欣赏——她听见宫墙外有口令和杂沓的脚步声,有人向这个方向来了。
孟扶摇无语,半晌狠狠一甩手,大步站起来向外走。
看着孟扶摇有点不以为然的表情,暗魅笑了笑,道:“我有一个家仆,十分厚道,对待任何人都不离不弃,当年他和我一起被仇家追杀,有同伴受伤被丢弃,他不肯放弃,半夜潜回去欲待救援,却不料那个兄弟被俘后变节,受到敌人的指使,诱骗他暴露了我们的藏身之地……那是一场血腥的杀戮,人都死光了……他和我都陷入死境,我被人救了,他却活活被剥了皮,我记得他最后推我下井躲避的时候,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说……信任这东西……太奢侈……”
“所以我和我的属下,只有一个关系,主人和死士,我掌控他们的意志,生命,和家小,保证在他们牺牲后给予他们足够的补偿,他们因此献给我永不可能背叛的忠诚,我永远不用担心再有背叛,哪怕就像现在,我身受重伤,而他们正在蒸锅里煮,我依然可以坦然坐在这里,和你说我以前的故事。”
那人笑骂:“死猴崽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接着便听步声踢踏,那人走了过来。
孟扶摇抱着肩膀坚强的道:“俺是强壮的人。”
孟扶摇不说话了。
……
她站起身来时,http://www.hetushu.com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下意识回头看暗魅,暗魅却掩身恭桶后,看不出什么异常,孟扶摇拼命的想刚才自己的灵光一闪究竟闪出什么了,偏偏那么一闪就完全不见,想了半天没奈何放弃,去那侍卫先前脚尖蹭过的角落找了找,在一个恭桶的缝隙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布囊,拿回去交给暗魅,打开来一看,有一枚腰牌,一张皇宫大略布局图,一张巡逻路线换岗时间和口令指示图,还有一张纸条,上面的花样她看不懂,大抵是秘密联系的暗号。
暗魅目光一闪,笑了笑没说话,孟扶摇将怀中糕饼掏出来,一看便黑了脸——糕饼全部被兔儿爷压扁,黄黄绿绿,形如元宝大人拉稀后的排泄物,这是人吃的么?这是鼠吃的还差不多!
经过漫长的悲痛的复杂的内心挣扎和思想洗礼……元宝大人终于颤颤巍巍伸出爪子,抓过一块“疑似排泄物”,牙一咬眼一闭爪一跺,寨进了嘴中……
她没良心的在那里推卸责任,其实还没想到,真正被连累的可不是她……
有人道;“东屋里看看。”三四人快步抢进屋来,其余人立在阶下等候,那些人很谨慎,手中长枪之尖不住在恭桶缝隙里刺戳,凭手感确认有没有人,孟扶摇皱眉看着,知道今日定难善了,一只手悄悄拔出了弑天,另一只手则牵住了暗魅。
她捏碎蜡丸,展开纸条,一行字迹跳入眼帘:“朕还缺一个皇后!”
暗魅半闭着眼,半晌才道:“我劝你不要多事的好,救宗越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龇牙咧嘴一笑,一伸手卡住美人咽喉,狰狞的道:“两条路,跟我走,被我宰,自己选。”
“真乖……”孟扶摇感叹,“比宗越那丫乖多了,这要换他在,一定先一掌拍死我再自杀。”
她自己不怕在这宫中闯进闯出,虽然那惊神箭实在有点恐怖,但是想逃应该还是能的,但是如今暗魅重伤,要想在摄政王眼皮底下带着伤者闯宫就几乎不可能了,唉唉,这个连累人的家伙。
孟扶摇沉在黑暗里,无声的舒一口气。
身后那人不说话,孟扶摇走了几步又不放心,回头将元宝大人留下,抚着它的头好生教导了一番安保知识,又用恭桶将四面挡严实了才离开,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是个劳碌命,这家伙这么不是个东西,她还记着要给他补充营养补充体液,真是贱骨头啊贱骨头。
孟扶摇回头,便看见那个倔强的见鬼的家伙又晕了过去,手中一瓶药膏落在地下,孟扶摇叹口气,嘟嚷:“早点投降不好?死孩子,和你孟大王犟什么呢?”她拈起那个装药膏的玉瓶,放倒暗魅,毫不客气的撕开他背心衣服,背上遍布水泡,肌肤通红,但是万幸的是没有手上严重,还没出现溃烂,孟扶摇试了试药膏,清凉滑润,一看就知道确实是极品好药,看来美人的美背保养得好点,还是能维持旧日风貌的,孟扶摇小心的给他上药,一边却皱起了眉——她记得明明是背上先燃着火,为什么伤势还不如掌上严重?
暗魅说得轻描淡写,她却仿佛嗅见了那夜的铁锈般的森冷和血腥气味,看见那汉子的忠义和悲愤,看见变节者的畏缩和被出卖者的拼死,看见活剥的蠕动的人皮,藏在深井里满面鲜血的少年。
孟扶摇愕然的看着他,暗魅苍白的侧面在晨光中没有任何波动:“早在很小的时候,我便闻过这种气味,我的乳娘,便是这样死的。”
天底下有她孟扶摇振不动的坛子?
孟大王拿着这些东西,又想,听说烧伤病人会出现小便不利现象?暗魅好像到现在还没嘘嘘过?不会是憋着了吧?她鸡婆的蹲在地上,开始操心人家的嘘嘘问题,越想越觉得,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哎,要是有点大黄和冰片就好了,清热解毒,不知道太医署里有不?
晨曦的金光镀上她侧脸,照见透明的耳垂,耳后细小可爱的绒毛,优美的颊线,饱满润泽石榴花一般的唇,还有飞扬超过寻常女子,秀且逸的双眉——这些都是很美的,然而最美的,是她眼神中专注认真而关切的神情。
孟扶摇擦一把汗,笑道:“搞张床给你睡。”
她干脆搬过几个空恭桶来,往他面前一挡,道:“挡着你,不用担心我偷窥。”气鼓鼓转过身去,想杀手就是怪癖多,切,遮遮掩掩个毛啊,老娘早就把你全身都看光了。
暗魅盯着她忙得红扑扑的脸,眼神一闪,目光微微柔和了些,手上一用力拖过孟扶摇,道:“……你也歇歇。”
他低低开口,孟扶摇停下了手。
又问:“你在宫中有内应?”
“你说的是宗越吧?”暗魅突然低低一笑,“他有这本事整死我么?”
这一骂也就醒了,看天色竟然已经微亮,孟扶摇爬起身,暗魅仍在睡着,孟扶摇看看他焦裂的唇,知道烧伤发热的人最易口渴,去打了水来喂他喝,她将暗魅的上身扶在自己膝上,看见他虽重伤衰弱但仍旧唇色如火,清水自唇间滴落,如露珠盘旋于玫瑰,越发艳丽不可方物,孟扶摇怔怔的看着,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他唇上轻轻抹过。
高贵浓郁的脂粉香气,软玉温香的纤纤腰肢,还有拖长了腔的兴奋的哼哼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