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轩辕皇嗣

第六章 千里寻踪

孟扶摇此刻只想他快些走,连忙应了,轩辕晟又絮絮叨叨叮嘱许多,孟扶摇手指都掐在了掌心里,面上却一点神色不动,一一应了,微笑着,仪态端方着,款款将轩辕晟送到二门处,一边听得身后动静,死死挡在了门口处,一边含笑站着不动,果然轩辕晟走上几步突然回首,笑道:“娘娘请回步,早些安歇。”
“是啊。”轩辕旻媚笑,“朕与紫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先前就混在送她入王府的侍卫队伍中过来了,王爷你在府门前接了皇后就去看韵儿,没注意到朕吧?”
而对面,正含笑侃侃而谈的轩辕晟突然住了口,目光狐疑的四处一转。
正蹙眉沉思的战北野目光一亮,抓过来就拆,匆匆看完,将密报重重往案上一掼,道:“轩辕立后关朕什么事?这也值得专程飞鸽密报!”
“小七终究会回来,他历练一番定有长进,臣……也放心了。”纪羽磕了个头,仰起脸露出淡淡微笑,“臣一直派人跟着他,轩辕那边有消息传来,他进了摄政王府……陛下……”
轩辕晟眉头一挑,稍等半刻又重复一遍,他声音乍听并不响亮,却绵延悠长,何止是整个王府,恐怕连宫中都能听见。
半夜,沉静的摄政王府突然被一声“有刺客!”的厉喝惊破,随即便是一道火光掠过夜空,瞬间照亮了黑沉沉的王府。
他去找那个姓赵的公公,他要入宫!
司官递上两封信笺,苦着脸道:“有一封被新来小吏不知轻重,压在文书档的最下面,今日方才点检出来……望大人代为向陛下美言几句……”
长孙无极笑笑,道:“师妹日进千里,徒儿也为她欢喜。”
笑声突然消逝。
“皇后娘娘!有刺客潜入王府内院,为保安会,微臣在此敦请移驾,惊动凤驾之处,微臣领罪。”轩辕晟内力雄厚的声音,在侍卫包围了“怡心居”后,响彻整个后院。
纪羽默然……貌似各国皇族所有动向都在情报司侦取范围之内的……
“连你也要离开我么?”战北野苦涩的看着他,转过身去,他沉厚修长的背影投射在墙上大幅江山典图前,十万里绵延疆土,孤灯前寂寥一人。
她做了轩辕皇后,陛下怎么办?
梳妆嬷嬷看来很得意自己的手艺,搀着她到立身铜镜前理妆,孟扶摇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人,华贵端丽,光彩照人,一室都似被那明艳容光耀亮……太亮了,刺眼。
轩辕晟退后一步,目光在整个三间房屋扫过,窗户全开一览无余,小房内被褥掀开着,看样子正是那个春梅刚刚睡过的地方,安子煳着眼睛,内殿口放着他守夜睡觉的短榻——一切看起来都实在正常得很。
----------
轩辕晟怔在当地。
震耳欲聋的声浪包裹了整个院子,震得檐下铜铃都在轻微作响。
“陛下,情报司飞鸽密报。”
“你敢假戏真做,俺就敢将你骟成假凤虚凰!”
院门外摄政王已经率领礼部尚书,御史大夫两位迎亲正副使,在院门外促请,院子中设了香案,孟扶摇接了册立皇后的圣旨,很漫不经心的往喜娘手中金盘上一搁,心想金册这种东西少拿的好,上次在大瀚册了个藩王,直接害自己流落到轩辕来了,再接一个,哪怕是别人名字,恐怕也要被吹到扶风去。
当日磐都城下一战,他在陛下身边,城楼上黛衣少年撑手下望,不动声色计杀谢昱,成功后,也对着陛下摆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手势!
门一关,孟扶摇立即返身扑了出去。
孟扶摇一伸手扶住,还没来得及说话,暗魉一口鲜血艳烈的喷出,直染了她半身鲜红,憷目惊心,孟扶摇一急之下,一出手连点他大穴,将他挪到榻上正想给他疗伤,忽听身后门响,小安进来道:“摄政王在院门外,好像嘱咐了身边人什么,隔得远我听不见。”
“起来吧……”战北野心潮翻涌,半晌疲倦的道:“不过是贼老天命运拨弄而已……”
他目光冷电似的在孟扶摇脸上掠过,终于因为她不急不忙的怡然态度而略略放松,抬步走了出去。
眼见着她满心不情愿的接过等候在轿侧的皇家喜娘递来的如意和苹果,进入皇后凤舆,轿帘放下一刻她眼神骨碌碌一转,灵动得像条清水里的锦鲤,小七再无疑惑,确实是她!
她踹开黏黏搭搭的戏子皇帝,掀翻那张镶金嵌玉的牙床,从底下抱出半昏迷的暗魅,想起自己刚才和死戏子在床上装嘿咻,捏着个嗓子假淫荡,不知道床下这倒霉家伙听见没,没听见吧没听见吧?实在忒丢人了,咱这辈子就没发出过这么骚情的声音,还当着别的男人面,一世英名付诸流水啊啊啊……
轩辕晟始终未能找出宇文紫的疑点,而那夜轩辕旻的出现,也很好的解释了墙头动静和骨节之响——轩辕旻很聪明的并没有特意解释这两个疑点,他将答案留白,给轩辕晟自己去推理解答,比他特意解释要来得可信。
看见暗魅睫毛微颤,人却似未醒,孟扶摇http://www.hetushu.com舒一口气,正想好好查看下他的伤势,轩辕旻却突然过来,接过暗魅道:“我看看。”
“瀚王就在轩辕,而且,”纪羽一句话石破天惊,却正印证了战北野刚才心中一闪而过的疑惑,“臣疑心轩辕突然新立的皇后,就是她!”
轩辕晟目中疑色更浓——先前他步出女儿闺房,隐约看见怡心居墙头有什么东西一闪,快得仿佛从未出现过,后来在宇文紫房中,似乎也听见什么异响,那声音当时他没想出来是什么,后来回头一想,觉得倒像骨节挣动声音,那声音他可以确定不是宇文紫发出来的,那么是谁?当时满屋子的人,他自己带过去的不用怀疑,桑下的就是宇文紫身边的人,再联想到墙头黑影,他如何能不心惊?
同样的问句,语气已是不同,战北野面色铁青目光血红,浑身都在颤抖。
他身侧王府侍卫长赶紧凑过来,低低劝阻:“王爷,您千金之体……”
“是。”
四更即起,两个时辰后才妆毕,孟扶摇扶着沉重的头颅上更加沉重的凤冠,觉得脖子上的分量和脸上的粉足可将自己压死,娘地,皇后真不是人做的,老娘这辈子再也不要做皇后!
“砰——”
他身后,一室粉帐旖旎,屏风半掩,屏风后“宇文紫”半斜身坐起,发髻披散,眼角晕红,勉强维持着端庄仪态,含羞不语,但那疏散的眉峰和微赤的眼梢,都可以看出刚历风雨,春风一度。
----------
纪羽默默接过,点了点头,陛下最近确实心绪不好,也就勉强愿意听他几句了。
老者却皱起眉,道:“太妍天分有限,终不会是我门中天资卓绝,可发扬光大之人。”
“那是我的事。”老者淡淡截断他的话,注视他半晌,语与更淡的道:“无极,你一直是我钟爱的弟子,这许多年从未让我失望,怎么不过年余,你竟变化若此?”
他进殿,将密报奉上。
孟扶摇害怕那“咔咔”声响再来一次,她的甲套可不能一断再断,赶紧微微低咳起来,掩袖捂唇笑道:“摄政王见笑了,本宫不适应昆京气候,有些着凉。”转头吩咐“春梅”,去叫小安子将我的人参安养丸取一粒来。
身后他的同伴似乎在惶急的喊他,他却根本没听见,只想着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孟扶摇不动声色,立即抬起一直放在膝上的手指,有点尴尬的望了望,自言自语道:“真是戴不惯甲套,又碰断了。”
她却不知道,惹事精的她,孤独从来都是暂时的,而就在那个邻近的国度,某个人正抬起深黑的目光,扫视过风云暗隐的轩辕疆域,即将向她走近……
孟扶摇手撑着桌子,浅浅举袖挡住一个呵欠,斜眼一瞟金自鸣钟,面上却笑道:“这安息香好让人乏的……”
“不过是小小着凉,宫中已经开了方子调养,再用别的药怕是相冲,再说夜也深了,不甚方便呢。”孟扶摇将那“方便”两字咬得极重——你摄政王现在还呆在我的香闺,那也是非常不方便的。
战北野的咆哮声整个勤政殿都能听见。
孟扶摇缓缓关上门,又招唿小安:“安子,把帘子放下来。”“春梅,收拾好了打水来卸妆!”
独属于她的,“胜利”手势。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把轩辕旻想办法给我弄过来,否则我拍屁股走路,什么条件都作废。”孟扶摇不耐烦的打断他,“要快!”
他伏在地下,苦涩的道:“臣……伤残之身,再难为陛下掌控密司,求陛下降罪,削臣之职,以儆效尤……”
哪怕做个棋子,也得做个彪悍的棋子,这是孟扶摇的原则,只有自己足够强,才能在这黑暗血腥阴谋重重的五洲大陆之上前行,孟扶摇最近练功越发勤奋,“破九霄”第六层的第三级“云步”,在那晚她所偷窥到的轩辕晟快速轻捷而又蕴力沉猛的步伐中,渐渐得窥堂奥,突破只在举手之间。
摄政王府前凤舆起驾的那一刻,大瀚前来观礼的皇帝陛下一行,在昆京城门之前,被礼部有司恭敬的迎上。
大瀚永继元年十一月二十六,夜。
鼓乐声起,凤舆在万人空巷满街跪送的煊赫中远去,小七一把扔掉手中花木,大步便向外走。
他将气得发抖的太妍抛在身后,转过回廊,一抬眼看见青衣高冠的老者微笑而立,立即恭谨的俯下身去。
天下博弈,如棋盘落子,错一着满盘皆输,轩辕之局,孟扶摇不再做主导,心甘情愿为棋子,只为了将来关键时刻,能助得宗越。
孟扶摇一眼看见他居然没有回复身形,急得跺脚,道:“你你你……你怎么没赶紧着恢复!”
那神情一闪便逝,随即他懒洋洋转身,挥舞着衣袖,扑向床上的“宇文紫”,“哎呀朕的梓童,咱们再战上三百合……”
院子中安静得仿佛一人俱无,却又似乎满院都是幢幢人影窥视的目光,潜伏在角落中院墙后花木深处,无处不在,轩辕晟深吸了口气——和*图*书对方很擅长攻心之战?不动声色便让人忍不住紧张起来。
“你?”孟扶摇斜睨他,不信任。
铜镜里突然缓缓浮现一个人影,侍女装扮,却有一双光华流转的琉璃般的眼神,“她”沉默打量着皇后妆扮的孟扶摇,眼神有些奇异,那般的深又那般的远,波浪般逐涌,一波波的像要将身前的人淹没。
他一掀衣袂,大步走得更快了些,全身真气却已都提起,步伐所经之处,花石地面平整如初,却在他走开后现出隐隐裂纹,一路延伸到底。
“你有没有可能联系上陛下?”孟扶摇回首,瞬间眼底都是血丝,“轩辕晟疑心未去,今夜一定还有动作,最有可能的是闹刺客来我这请我移驾搜查,必须要先想办法。”
而他之所以失职,却是因为扶摇走后,他害怕自己忧心之下出什么事,日夜守在他身前,才荒废了情报司的职责,短短数月,纪羽比他憔悴得更狠。
“陛下……”纪羽轻轻道:“臣想去瀚王封地。”
青缎皂靴敲击在花石地面上,脚步声音悠远,院子里出奇的安静,以至于三进院落之后,似有隐隐低笑传来。
轩辕晟目光一转,将游移的眼神收了回来。
纪羽却不起身,又磕了个头:“陛下,有罪不可不罚,臣自请免去密司主官之职。”
他一挥手,数干侍卫齐齐唿喝:“请娘娘移驾!请娘娘移驾!”
战北野掀桌那一刻,远在某地某山之上,仙云飘渺梵花浮沉间有人轻轻扶起了一张桌子。
他认得这手势!
“朕早就来了啊……”轩辕旻手指戳在颊上眼波流转浅笑盈盈,“嗯……连你先前拉着朕的皇后说话朕都听着哩。”
低响之后,灯光亮起,瞬间满室满院的光明。
是她!
大亮的灯光下,眉目含春的男子半裸着上身,斜斜披着件寝衣,露出半抹玉似的肩膀,踢踢踏踏走过来,伏在结了霜花的窗户上笑道:“摄政王好煞风景,朕便和你开个玩笑。”
战北野城门勒马,乌黑如铁木的目光撞上城中心繁花若锦中的煌煌宫城,眼底风云涌动,山雨欲来。
“春梅”福了福身,转身欲走,轩辕晟突然道:“皇后着了风寒?这可怎么了得?春梅,你去前院让王府医官过来。”
没办法,这步步危机的轩辕,人人戴着面具人人深不可测,对谁都不能全盘信任,对谁都必须时刻提起一颗心……孟扶摇撑着腮,就着冷风中飘摇的一盏烛火,想着为了帮自己进宫而不得不赶出府的铁成,想着目前还没能走近她身侧的无极隐卫,突然觉出了一分陌生的孤独。
轩辕晟竟然还是听不懂,微笑道:“说起来,皇后娘娘是本王族妹,自家人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他和煦对孟扶摇说完,转头冷声一叱暗魅:“还不去!”
“我不看给你看?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不懂?”
这个宇文紫,虽然无懈可击,和他的记忆资料和十分合契,但她身边的人呢?何况此刻,宇文紫一再拒绝他入内,更增了轩辕晟几分疑心。
半夜孟扶摇便被摧残着起来梳妆,清洁肌肤后用金线绞脸,抹一层细腻的珍珠粉,银质的精巧小剪刀细细的修原本就整齐秀丽的娥眉,紫竹的手指细的小毛笔,蘸了螺子黛一点点涂过去,远山一般青青黛色,朦胧而高贵的美,眉毛画完顺手便在眼角一挑,流丽精致的弧度,飞凤般展翼而起,浅紫色深海珍珠磨成的粉,混合了油脂抹在眼角,少少一抹,本就宝光璀璨的眼睛便被眼影更衬出层次感,又用顶端微微呈勺状的金簪,在镶满红蓝宝石琉璃珠的钿盒里轻轻一抿,用掌心化开,淡淡扑在脸颊,甜香馥郁里脸色便越发鲜亮,然后唇妆,蘸玫瑰油梳头,换明黄底五彩翟纹片加海龙缘凤袍,盘髻,戴凤冠——饰翠鸟羽毛点翠如意云片,珍珠、宝石所制的梅花十八朵环绕,飞凤金龙口衔珠宝流苏……美则美矣,就是重死个人咧。
轩辕晟“恍然一惊”,看了看时辰,微带歉意的笑道:“太过挂心皇后凤体,竟忘记了时辰,请娘娘恕罪。”
正常到他没有任何借口再待下去。
如果说先前还只是一团疑云,现在便是沉沉阴霾,必得破开不可了。
长孙无极微笑不语,自顾自行到桥栏前,微微蹙眉看着某个遥远的地方,他身侧山间岚气迤逦如锦,于遍地玉白雪莲花间氤氲升腾,衬得他眉目高华,若神仙中人。
轩辕晟眉头一挑,目中疑色一闪又现,沉声道:“皇后娘娘既然驻跸王府,微臣便领娘娘安危之责,不敢稍懈,娘娘大婚在即,若在微臣王府中有什么闪失,微臣万死莫辞其咎,请娘娘移驾。”
她一番话说得风快,话音刚落安子已经一躬身,恶狠狠拽着“春梅”便走,边走边叱道:“你是跟在娘娘身边的老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不上心,等到了宫里……”他的声音渐渐远去,远处则隐隐响起女子的低泣。
太妍粉团团的站在他对面,面色却是发青的,半晌咬牙切齿道:“长孙m•hetushu.com无极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恶心?我说了一万次我不要你让!”
窗前,轩辕旻久久站着,注视着轩辕晟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三重院门在他身后次第关闭,眼底,露出一丝冷笑讥诮的神情。
“得了得了,”轩辕旻挥手,一挥便将披得松散的外袍挥落,他也不去遮掩,坦然的光溜溜站着,招唿侍女,“你这王府内三进,也算我皇宫范围,朕临幸自己的皇后,有什么不成的……春梅,扶娘娘去沐浴,安子,拿朕衣服来,朕穿了和摄政王说说话。”
有人娇声应了,进来扶起“宇文紫”,清秀普通的侍儿,看面貌正是春梅,动作麻利灵活的帮“宇文紫”整衣,安子则快步上前服侍呵欠连天的轩辕旻穿衣。
“徒儿愧负师傅苦心。”长孙无极一掀衣袂直直跪了下去,跪在湿冷的白玉石地,却不再说什么。
战北野怔住,突然间明白了这个旧臣的苦心,他怔怔看着纪羽,退后一步坐倒御座,半晌眼圈已红了。
孟扶摇一脚踩翻之,将大半夜千辛万苦赶来救驾的戏子陛下踩得扁扁……
“谁敢讥你?”战北野霍然转身,“你是国家功臣,功德阁上留名,百世流芳重将,谁若讥你,脑袋发痒!”
孟扶摇却对着“春梅”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大大的笑容——她今天心情挺不错的,原本一直担心着暗魅,那夜他强撑缩骨,过了半个时辰后为了她的安危依旧撑着,伤上加伤,十分沉重,孟扶摇怕他落下永久的病根,几次要帮他把脉都被他拒绝,又忧心大婚那日,暗魅作为“贴身丫鬟”,大抵是个劳碌奔忙的角色,那身体怎么吃得消?好在今日宫中有梳头嬷嬷专程来侍候,不用“春梅”动手,等下直接跟坐大车过去就成,孟扶摇同学放下心来,立刻心情好好,当皇后也没那么多意见了。
“她敢!”
“啪!”
“如何耽误了这许久才送来!”
她左手中指之上,断裂了半根甲套。
散功了!
她摸了摸脸——不得不说轩辕旻制面具的手法几乎逼近宗越,他们所制的面具,薄如蝉冀,细腻如真,不知道用什么药水处理过,那些毛孔居然还能保持着透气状态,可以直接在面具上上妆,孟扶摇记得有次无意中看宗越清理他的百宝药箱,其中有一种面具,薄得拿在手上可以看见自己清晰的指纹,水滴可以透过渗出——面具做至这个程度,已经可以说是奇迹了。
“唉……”无可奈何的女声响起,半晌孟扶摇叹息道:“那便请王爷单独进来吧。”
“要不要让,由得你:让或不让,由得我。”他永远都能用最轻描淡写的语气气死太妍,笑意如旧,一排袖已经行了开去,“你若不服,头顶有天上石,跳下就是。”
小安略一思索,道:“有办法,只是……”
小安沉思一下,躬躬身,退了出去。
轩辕晟看着她,他确实听说过这位宇文紫虽然是长宁宇文世家的嫡出大小姐,却因为母亲早亡,妾室坐大而颇受冷落,自小待遇便不算金尊玉贵,性子却是有些烈的,如今看来倒也合契,连忙笑笑,道:“皇后秉性孝悌,驭下恩宽,本王明白。”
小七霍然直起腰。
轩辕晟刚一怔,孟扶摇又道:“王爷算是本宫族兄,也没什么好避嫌的,实在是……实在是……您进来吧。”
----------
“嚓——”
“王爷言重。”孟扶摇回礼,“王爷谈吐真是令本宫仰慕,改日进宫后,还望多得赐教。”又招唿侍儿,“代本宫送送王爷。”
不待纪羽回答,他目光突然一凝,快速看完又回头看了一遍,他将那些字眼盯得紧紧,似要一个字一个字吞进心里,半晌目光才移开。
小七怔在那里,紧紧抓着手中的花木,她……她怎么会去做轩辕的皇后?
院子中又静了静,半晌孟扶摇答道:“不与王爷相干,若有什么不是,本宫自己领了便是。”
信笺突然被他雷霆万钧的一扔,钢板般狠狠扔到了纪羽脸上!
“你便在这里自思罢!什么时候明白了,什么时候再起来。”
“刺客”出现得十分离奇,似乎无处不在,又似乎无处都不在,侍卫们乱哄哄的撵着,渐渐从前院撵到后院,从后院撵到内院,从内院撵到……真正的目的地。
好运气都是孟扶摇的,倒霉事都是她的倒霉追求者们的。
“娘娘说笑了,您一介女子,若刺客闯入隐匿,您何能自保?”轩辕晟朗声道:“娘娘安危,微臣之责,断不可轻忽——请娘娘移驾!”
直到此时噼噼啪啪骨节伸展之声才响起,暗魅低低道:“万一他回头呢……”一言未毕他已经直直倒下去。
掀桌的掀桌,罚跪的罚跪,两个帝君千辛万苦的谋求着抢到她当皇后,某人却自己跑到不相干的国度去先过一把皇后瘾了。
纪羽望着他的背影,终于泪如泉涌,勉强忍了呜咽,低低道:“朝廷尊严之地,本就不可以伤残之士为官,纪羽死也不愿因自身使我皇受世人之讥……”
和-图-书这夜半黑院,灯火不燃,杀气重重千军包围之下,突然听见笑声,实在有几分诡秘。
勤政殿四更之后依旧灯火通明,亲自守夜的纪羽望着那一盏不灭的灯,和窗纸上映着的埋头伏案的铁黑色人影,发出了第一千三百次悠长的叹息。
轩辕晟停住脚步,黑暗里目光疑惑。
那背影正是小七,他埋头将一个搭歪了的花景修正,一边想着心思,进府几天了都没见着孟扶摇,也不知道她在哪,他想得入神,根本没有在意所谓的皇后銮驾,倒是身侧的一个小工拉了拉他,低声道:“喂,皇后过来了,还不跪!”
孟扶摇心火直窜,窜得太阳穴都似在砰砰作响,勉强按捺住了,款款走了过去,道:“既然如此,春梅你便去一趟……”轩辕晟神情微松,孟扶摇突然身子一倾,一歪歪在了暗魅身上,暗魅伸手去扶,孟扶摇已经站直了身子,一巴掌便甩了出去。
她那一巴掌打得极具技巧,听起来响亮清脆,掌风却都落在空处,十指上珐垠镶红宝的长长指甲套却一划而下,生生将暗魅领口衣襟都划裂,暗魉急忙伸手去掩,孟扶摇又骂:“丢丑的东西,这什么地方,由得你出怪露丑!安子把她给我拖出去,让嬷嬷好好再教教!”
轩辕晟不语,目光闪动似在思量,半晌道:“陛下,这般行径与礼不合,您……忒也荒唐……”
轩辕晟又是一怔,狐疑的道:“早就来了。”
她说得吞吞吐吐,轩辕晟听得目光闪动,想了想道:“微臣领命。”
“陛下,还有一封。”看战北野将信一扔,不打算再看,纪羽提醒,战北野皱皱眉,不情不愿的拆开第二封,先瞄了一眼日期,立即皱起眉头,道:“如何耽误了这许久才送上来?”
不得不说轩辕旻确实也不是好惹的主,他那夜过来,居然记得带了个和春梅身材相像的宫女,换下了春梅的面具给她戴上,让她好好的扮演了一阵子“春梅”。
“轰——”厚重的殿门撞在墙上,震得似乎连屋子都晃了晃,所有的窗扇都被这一声并不惊人却内含巧劲的力道撞开,将内里的景致毫无遮掩的现在轩辕晟鹰隼般的目光前。
长孙无极微笑着,衣袍如雪铺开,他在那样湿冷的雪气里轻轻伏下身去。
“孟!扶!摇!”
随即他便镇定下来——能有什么?杀着?刺客?潜伏的密探?很好,正好让他有来无回。
随即听得女子娇软声气,呢呢哝哝道:“来了……快让我起来……成何体救……”话说到一半似被什么堵住,又是一阵酥软入骨的低笑,其间似还有男子低沉笑声。
这回终于有了动静,半晌,“怡心居”内传来慵懒娇媚女声,懒懒道:“本宫这里安全得很,大半夜的何必挪来挪去呢?就这么着吧。”
长孙无极沉默一瞬,答:“师叔一脉是天行中人,红尘历练多年,也该……”
她都让人送轩辕晟了,轩辕晟也不好再赖着,站起身来,笑道:“皇后早些安息,本王命医官挪到内院来,随时听侯娘娘差遣。”
轩辕昭宁十二年十二月初六,黄道吉日,帝后大婚。
这声响听在孟扶摇耳中便是一声惊雷,炸得她耳朵都要聋了。
“师妹真是大有长进,再过些时日,我便不是你对手了。”玉亭之上长孙无极一笑宛然,顺手将刚才被太妍摧残过早已不成桌形的桌子摆放整齐,伸手一引,“我认输,可以罢手了吗?”
孟扶摇一听不好,暗魅明显已经支持不住缩骨,这样还要走到前院,半路就会出岔子,到时候她不在他身边,被轩辕晟缠住,想救都来不及。
掌力先出,声音后发,“皇后”两字还没说完,他已经一掌噼开了紧闭着的内室的门!
她扑向内间,悄无声息推开门,暗魅还是穿着“春梅”装,衣服都没换,站在门后。
“蠢丫头!和你说了多少次,安息香的小香炉不要放在桌下,不经意便踢了出来绊肺……还不给我收拾了下去!”
小七抬头,凶狠的看他一眼,看得那人一缩,小七却又慢慢的跪下去,依旧没有抬头,感觉到轿子过去,轿子后有双眼睛似乎掠了一下又转瞬不见,他无所谓的抬起头看看,再次去忙自己的活。
轩辕晟在心底无声冷哼——故布疑阵么?想逼我自己退出去么?
纪羽默然跪倒,俯下身去,他已经看见了信笺的内容,作为专辖情报司的头脑,他难辞其咎。
她的声音,清清脆脆传出去,再被合起的门隔起。
----------
孟扶摇的王府十三日,终于在怀疑、试探、窥测和被窥测中,有惊无险的渡过。
殿中静默了下来,静得有些诡异。
他在亮成一片的火把照耀下,单独推开怡心居的门,院门无声开启,三进院落一片黑暗,墙外的光影只投亮了门前那一方地面,更远的地方是深邃而神秘的黑,他的心竟莫名跳了跳。
老者看着他,眼色像这山间岚气浮沉,淡淡道:“你还是不愿么?”
退后一步,轩辕晟道:“夜了,明早还要和-图-书上朝,陛下早些安歇吧,微臣告退。”
她抓耳挠腮的搔着厚厚的粉,心想可惜运气不好,轩辕晟太过精明,不然趁这三天想办法从王府中逃了该多好……唉,算了,有些事,既然做了就做到底吧。
“嗯?”战北野听纪羽这一番话,心中突觉哪里不对,正在仔细思索,随口答了一声。
他不甘心这样被操纵心神,蓦然一声低喝:“皇后,微臣失礼!”
老者微微俯首,看着得意弟子如水柔和却又如水般无懈可击的姿态,目中闪过一丝怒色,半晌,冷冷一拂袖。
册立礼之后是奉迎礼,孟扶摇先在内院乘坐銮轿,再到前院照壁处换明黄凤舆,銮轿一路悠悠过去,孟扶摇很随意的撩开轿帘看着,道路两侧有些连夜赶工布置花景的小工,小心的远远躲避跪在花木后或墙后,孟扶摇目光一掠,忽然觉得有个背影有点熟悉,然而轿子很快过去,也没机会看清。
“无妨。”轩辕晟和雅微笑,语气却有隐隐傲气,“天下并无一招能取本王性命之人,便是师兄亲至也不能。”
轩辕官员虽然暗暗奇怪新近继位的大瀚新皇怎么会拨冗前来庆陛下婚典,但面上不动声色,微笑前引。
这么重要的密报,竟然整整耽搁了一个月!
这死戏子,现在倒会说男女授受不亲了,孟扶摇哭笑不得,避了出去,一转眼却示意一直躲着的元宝大人爬上屋梁,帮她好生监视着。
前方有太监匆匆过来,带着他辖下情报司的司官,纪羽看着那司官面色有些惶恐,不禁目光一凝。
他很快进了第三进院落,依旧没有人。
“请陛下保重龙体,微臣告退。”轩辕晟终于对这个话题忍无可忍,和雅却又坚决的打断了他,微微一躬便退了出去,接着便听见他下令之声,忙碌警戒了大半夜的侍卫们怏怏退去。
老者微笑看着他,那眼神乍一看笑意满满,再一看却又觉得什么都没有,他道:“又和太妍比试了?”
“怡心居”没有动静。
战北野霍然立起,一伸手掀翻了面前堆成山的奏章。
天下之大,各有各日子的过法,轩辕摄政王府惊心试探你来我往风云暗涌波谲云诡,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国度的国都,这个原本应该在战火中受损的天下名城,却因为某个人的贡献,维持了平稳安详的繁荣过渡,当然,这和皇城中那位孜孜不倦的帝王出奇的勤奋也有关系,勤政殿着实勤政,常常彻夜灯火不熄——战皇帝自从某位无良人士鸿飞冥冥之后,便忘记睡觉了。
----------
轿子在照壁前停下,明黄凤舆等待孟扶摇换乘,孟扶摇下轿来,看着众太监宫女垂首而立,一声咳嗽也不闻,仪门外鼓号虽响,却只有皇家肃穆之气,少了几分喜气,忍不住笑了下,突然起了玩心,手背在腰后,对着身后坐在大车内的“春梅”,食中两指叉成剪刀状,晃晃。
只是有时想起,不禁忧心忡忡——一旦解决了轩辕晟,宗越和轩辕旻之间,同样也是个利益相对的难解的局,共同的外敌一去,内患便生,到时,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师尊。”
笑声?
轩辕晟再没想到会遇见这尴尬一幕,怔怔站了一会,才错开眼躬下身,道:“微臣失礼……只是陛下怎么会在这里……”
孟扶摇看得出来,轩辕旻韬光养晦多年,如今大抵暗中羽翼成熟,是打算和轩辕晟拼上最后一场了,轩辕晟看样子也有察觉,不然不会这么急促的迫他立后,如今争的就是自由和时间,轩辕旻需要她这个假皇后,帮他脱去他在宫中的枷锁,至于他的全盘计划是什么,他不会说,孟扶摇也不会问——她在乎的,从来只是对自己有恩义的朋友,做这些事,说到底只为了宗越而已。
长孙无极默然不语。
“不谈谈了么?”轩辕旻停下手,有点失望的道,“先前听你和皇后谈七国轶事,说到扶风国那位巫女,朕还很有兴趣听听呢。”他拍拍脸颊,兴致勃勃的道:“朕每次敦伦过后,都特别的精神焕发,对了,朕有一个方子,壮阳生子秘方……”
所有人都动得很快,超过正常情况下的应有效率——侍卫们个个衣衫整齐,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摄政王迅速出了自己寝居,袍子纽扣一颗不乱,眼神清醒得像根本没睡;人群在刹那间便迅速拉开包围网,一个死角都不留。
孟扶摇“气冲冲”的一转身,对轩辕晟露出勉强的微笑,道:“让王爷见笑了,春梅是从长宁带来的侍女,是个不灵巧的,只是从小便是她伺候我,留着她,也便是个念想儿……”说着眼圈便已红了。
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战北野震了震,一转眼看见纪羽空空的衣袖软垂在地下,伏着的肩刀削般的瘦,鬓边竟已星星白发,恍惚间想起当年的纪羽,清俊刚隽的男子,黑风骑中最英挺的统领,葛雅的姑娘们趋之若鹜,连扶风烧当族最美的花儿木真真,都送了他珍贵无伦的玳瑁珠……刹那红尘沧海桑田,翻覆间陌上少年竟已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