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轩辕皇嗣

第九章 彪悍皇后

孟扶摇收拾轩辕宫中那些长嘴婆的时刻,小七正揣着单子敲开了铁家胡同靠近宫门处的宫人司的门。
简雪脸色唰的一下变了,选后之日打喷嚏之事,是她一生耻辱,这些女人果然不肯放过!
“妹妹你说得太客气了,姐姐我倒是担心,这位主子识得炭炉不?莫不要至今宫中用物还没认全吧?嘻嘻……”
粉团团的人影突地一闪,出现在长跪者的上方檐梁上,太妍手指一弹,一点红光打在长孙无极背上,喝道:“被罚的人,睡什么觉!简直是亵渎师伯意旨!”
那人反反复复看那大氅,不耐烦的踹他:“快说哪来的。”
有人正要说话,简雪却立即接了孟扶摇的话,也四处看了看,道:“是啊,妹妹怎么说觉得少了一个人,原来贤妃娘娘没来,大抵是,”忘记了?"
身后有人扶住他,有些凉的手指,那人亦发出如释重负却又淡淡无奈的叹息。
众妃都识趣的起身告退,简雪磨磨蹭蹭走在最后,孟扶摇坐在座上,慢慢喝茶,不看她,等到人群散尽,简雪突然回身,扑到孟扶摇膝前。
时间拉回到十日之前,梵花浮沉云烟缭绕的幽境远山之上,那段师徒对话之后再过了三昼夜。
玉山之巅天下极寒,三日三夜跪下来,寻常人早送了性命。
没有毒,小七也有些渴了,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好歹给个炭炉烘着呀。”
众嫔妃忙磕头。
“父皇身体不佳。”长孙无极淡淡道:“为人子者,总得侍奉父亲大人病榻之侧。”
小七沉默跟着他进了院子,季公公见他来了倒是高兴的,拉着他的手道:“来,这儿把名字签了。”
他不清楚孟大王底细,对她期望值不算太高,却不知道孟扶摇岂是好利用之人?你用我我用你天下大同,看谁才是政坛不倒翁,她老人家正好也想借这个皇后身份,尽可能改动下轩辕政局呢。
“听说这位主子当初在长宁府不得宠的?八成小时候跪多了,如今风水轮流转,也来让咱们尝尝滋味!”
“谁说要你死了?”孟扶摇一句轻描淡写又把刘嫔打懵,三番五次忽松忽紧的揉捏早让她心魂俱丧失了力气,怔怔跪坐在地下,听皇后娘娘十分悲悯的道:“善了个哉的,上天有好生之德,虽说你说话大逆不道辱我家门,但为几句口舌便要人性命,不好……不好……”
身后,满院子嫔妃都已乖乖跪回原地,却有一人,不施脂粉,长发简简单单高束,穿一身简单古怪的短装,满头蒸腾着热气,负手笑盈盈的看着她。
“师尊春秋犹健,无极不敢僭越。”
“这大冷天的,折腾人嘛!”
“……”
“为什么?”老者语气有丝疲惫。
按照贵淑贤德四妃顺序,除了唐怡光位置没错,其余三人都错了,而她本应排在左三,现在却生生坐上了贤妃的位置。
“你有种再说一遍?”
突如其来的声音突然很感兴趣的加入她们的讨论,问:“炭炉啊,北方听说都不用炭炉的,烧热炕。”
众人失望——原来也是个摆设。
孟扶摇笑眯眯的迎上她的目光,温和的道:“所以我说刘妹妹你太积极了嘛,你犯了什么罪,自有宫法国法惩治你,何必急着打耳光呢?你看,不是多打了嘛。”
那王刀子递过一碗汤来,道:“先喝了。”
这番举动自然也进入了摄政王的视线,轩辕晟听了,想了想道:“倒真是个毒辣女子。”
新后入宫,一番动作。
“后宫女子当为天下表率,当为陛下内助,以前本宫不在,你们松散些也罢了,如今可要立起规矩来。”孟扶摇道:“从此后逢双日,妹妹们便来和本宫一起,刺绣织布,亲自手工,用以赐有功之臣,也是一份额外的皇家垂恩。”众人暗暗叫苦,亲自做活?每隔一天都来做?刺绣也罢了,织布?这些出身轩辕朝廷各级官宦府邸的妃子们,在家都是被娇养伺候着的小姐,何曾做过这些粗活?然而皇后的理由光明正大,别说她们不能违抗,便是摄政王来了,也没法对这后宫事务说嘴。
长孙无极垂下头去。
他不再理会长孙无极,就地盘膝坐下,五指一拂,掌间突起了无数透明气流,漫天烟云梵花如被他掌间升腾真力吸引,层层簇簇旋转着向他五指之间靠近,最后化为一道巨大的门户。
她们屏息静气的看太监关上门,不一会儿,屋中便传来变了音的凄厉惨叫声。
她竟然没有向孟扶摇行礼,也没有看向任何人,两眼直直的疯狂的奔出去,一路撞翻院门撞倒花盆撞到水缸撞得自己鼻青脸肿浑身是伤,却毫无察觉的跌跌撞撞只拼命向外奔。
孟扶摇抬抬手,笑道:“都说宫妃黜降升位关乎家族hetushu•com荣辱,其实家族有功于国,宫妃一样也沾光,诸位娘娘都是重臣之后,将来总有机会。”
“呵呵。”
诸妃隔日要去崇兴宫做工。
先前讽刺简雪十分得意的华贵嫔,此刻这一声唤直惊得一颤,急忙离座躬身。
忽听对面淑妃含笑道:“简妹妹冷么?这大寒天气,仔细冻着。”
自尽……
赐贤妃高氏名药珠宝若干。
“你得了吧,人家有心要你跪,还炭炉呢!”
众妃愕然……贤妃不是向你告假了吗?怎么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你的?”对方抬头,鼻直口方的端正脸上表情怪异,“你的?”
贤妃高氏,轩辕开国重臣之后,异姓王西平郡王之女,此王爷以深明大义,眼光灵活著称,身为原文懿太子亲信,掌握文懿太子诸般紧要事务,一转身便卖给了轩辕晟,然后,还是亲信。
“砰!”又是一拳。
她说得肃然诚挚,众妃却齐齐露出鄙弃不信之色,啊呸,见过无耻拍马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那是玉妃德容言功,陛下爱怜,换你我这等蒲柳之姿,别说鼻涕,便是说话稍露了齿,也是不成的。”
他的手一松,汤碗落地,被王刀子熟练的接住,随即隐约听见门开了,进来几个人,王刀子从袋子里拿出一柄亮闪闪的弯刀,在烛火上烤着,招唿:“把他衣服脱了,弄床上去……”
冬日早晨行人很少,地面结着浅浅的冰,小太监顺着外宫墙一路走,小心的避着那些结冰的地方,然而他的双梁棉鞋因为穿久了,底子又薄又滑,走着走着,还是“砰”的一跤。
刘嫔无奈,只得又掴,孟扶摇始终不动,微笑,不说话,一直等她掴到脸皮青紫高高肿起,才慢悠悠道:“刘妹妹这么惶恐做啥?本宫刚才跑步一圈,气息还没调匀,还没来得及说话你便掴上了……何必呢?”
轩辕旻和她谈条件要她做这个假皇后,说到底只是不希望弄个真皇后来捆他,至于其他的,如果能管住这些嫔妃的腿和嘴,使这些无处不在的密探消停消停,那自然最好,不管其实也无所谓。
淑妃漫不经心的对着灯光查看自己保养精致的指甲,淡淡道:“本宫是粗人,向来抗得耐得,不似玉妃妹妹,真真玉做的人儿,一丝风寒也冒不得,听说选后之日,妹妹便着了凉?”
这一拳就像个铁锤夯务实实的敲下来,小太监脑袋嗡的一声,只觉得自己脑袋都被敲缩进了脖子,昨天晚上看见的星星全部飞到了眼前。
“啊……真的啊,还有这种睡法?”该人继续兴致勃勃的问。
搞乱之,又不能搞得太乱,不然将来交到宗越手中也是个麻烦事呢……孟鸡婆十分鸡婆的皱眉思索之。
见她转头,该人微笑道:“说呀,继续说呀,怎么不说了?”
“是吗……”老者深深看着他,半晌叹息,“我好容易出关一趟,原想着解决这事,却被你们给缠弄得不得安宁……罢了……你走吧。”
选最狠的那个……
轩辕晟笑了笑,也便丢开了,是啊,这朝廷宫中,都是他的天下,十多年经营实力盘根错节,岂是一个小小女子可以橄动?
该时代标兵人物系在新后进宫之前最受宠爱的贤妃是也。
老者手指微微一颤,回身,眼底金光乍现,光明大迸,刹那间如云海之上再升琅日,辉光万丈似要射进长孙无极心底:“无极……你到底在怕什么?”
简雪处于围攻中心,眼见讥嘲泉涌铺天盖地,只气得浑身发抖,又看看花芷容冷眼瞧好戏唐怡光傻傻吃零食,心中一阵气苦,三人同时堕入新后陷阱,那两人却不知互助浑然不觉,只留她一人孤军奋战,何苦来!
“他在哪里?带我找他!”
何况,这宇文紫若真有什么不妥的……他还有最后一着预备杀着,等着她呢。
随即又想到当日送补品给宇文紫,事后自己却莫名在选后时打喷嚏,错过皇后和四妃之位,难道……那也不是巧合?
那人一伸手,一拳头便敲在了他脑袋上:“再说一遍是你的!”
九曲回廊雾气迤逦,曲折幽深不知其所来也不知其所往,烟光弥漫间素衣人影默默长跪,淡然不起。
外殿暗潮汹涌唇枪舌剑,穿堂里却是另一番景致,天太冷,没力气耍嘴皮子,嫔妃们跪了好一阵子没个动静,那些贵人充容修媛美人们看着庭中无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胆手小的,双手撑着垫子换换腿挪挪身,胆子大的,直接爬起来,扶着墙哎哟哎哟的活动腿脚,穿堂里跺脚声响成一片。
看着服服帖帖的妃嫔们,孟扶摇点点头,道:“散了吧。”转身直入内殿,那几位,大概也斗完了吧?
“是啊,”刘嫔不屑的www.hetushu.com撇一撇唇,“不知道我们的皇后娘娘,睡的炕上都会有什么人呢?哥哥?弟弟?爷叔?哈哈。”
长孙无极无声的舒一口气,身子一软向后一倒。
刘嫔趴在地下,泪如泉涌,听得那人没心没肺的道:“哎呀,瞧这细皮嫩肉的,掴成这样多难看……”
宫女转述皇后懿旨时,她翘起唇角,冷冷笑了下,伸出戴著蓝宝石甲套的手指,轻轻掐下了一朵好不容易培育的绿菊。
被唤到的女子脸色死灰,也不敢起身,双膝着地爬了过来,俯首低低道:“娘好……”
傻小七!你这不是赎罪,你是害人!
这要给高贤妃知道了,又是一场风波,简雪在心中呻吟,谁说新后是个软柿子简单人物?她人还没出现,只让嬷嬷安排的这个座位,便已经将她和花芷容推上众人对立面,更将她推到了高贤妃面前。
“我……”
轩辕晟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看不出来新后要做什么,说她整治六宫吧,她偏偏放过最桀鹜的贤妃,说她要专权争宠吧,华贵嫔又升了位,轩辕晟玩政治不是弱手,对女人心思却不太摸得着,他身侧幕僚笑道:“王爷何必忧心,宇文皇后说起来是您族亲,素日也是个懂礼的,再说宫中她人单力薄,能做什么呢?”
她懒懒拂袖,道:“把嘴缝了吧。”
孟扶摇瞟她一眼,“哦”了一声,什么也没说,继续喝茶,随即搁了杯子。
宫中上下受贤妃欺负已久,新后入宫,自然少不了趁机吹吹风,指望着这位据说性子很烈的新后出手整治,新后似睡非睡听了,淡淡答:“哦。”
老者沉默注视着他,半晌无声一叹,道:“我曾喜欢过你这性子,如今……”他转过身去,道:“起来罢。”
包袱摔飞出去,散开,大氅滚了出来,小太监一急,哎哟哎哟的去拣,对面却突然过来一个人,手疾眼快的将大氅捡起。
此刻她笼罩在一殿嫔妃们奇异的眼光里,浑身如长针刺坐立不安,眼见花芷容不以为意,唐怡光只顾吃袖子里的零食,不由暗暗冷笑,真是不知死活!
长孙无极震了震,抬起头来,刚要说什么,太妍突然身子一转消失不见,与此同时烟云之间,毫无声息的出现蒙蒙青影。
……
他再次闭关了。
铁成脑子里“嗡”的一声,他自然是知道小七被逐的那段事儿,如今小七要进宫的理由他也推测得出,可是真要给他以这种方式进了宫,那后果也着实太惨烈,战北野他不管,最起码他主子,那是铁定会一辈子做噩梦的。
小太监嚎啕……咱不是想说“我的。”咱是想说“我不说了”啊啊啊……
孟扶摇垂下眼,看她。
那声音声声泣血,撕心裂肺,巨大的疼痛像是一个恐怖的黑洞,将人的心神生生摄入颠倒不知所已,空气中隐隐传来尿骚臭气,夹杂着浅浅的血腥气息一片死寂,孟扶摇不说话,全崇兴宫的人不说话,保持着绝对安静,欣赏般的聆听,将这一刻的血腥、窒息、压迫、沉重,全数留给了这些养尊处优往日从无人予她们一丝为难的妃子。
“长老们已经对你让步,允许你出入红尘,你不过接这个位置,并不阻碍你红尘尽孝,将来你做不做皇帝,也不干涉你,你还要怎样?”
丑时末,各宫嫔妃都已到了皇后寝宫崇兴宫,贵嫔以上的,在外殿有个座位,嫔以下的,只能在庭院里跪候,冬夜沉沉,天色将雪,顶着寒风跪在穿堂里,只把一群养尊处优的后宫女人们跪成了瑟瑟发抖的风中草。
当时孟扶摇听了,笑笑,道:“告诉你主子,有病就该治,去罢。”
七嘴八舌,言笑宴宴,后宫女人向来是天下最无聊的生物群体,除了研究如何让自己更美之外便是研究如何让对手更糗,口舌温柔刀言语伤心刺,刀刀刺刺,都只拣敌人最软的那块狠狠戳。
女官躬一躬身:“回娘娘,赐自尽,母家降职。”
简雪含笑坐下,神色不动——又不是说给你们听的。
长孙无极俯身:“谢师尊。”却没有立即起来,老者没回头,却知道他其实是暂时起不来了。
他满意的摸摸大氅,心里很得意今天赚了笔大的,等下去当铺当了,换了银子又可以赌一把。
“……”
“你懂啥?”刘嫔撇撇薄唇,“爷叔,爷叔还是客气的,公公还有钻媳妇被子的呢!长宁府宇文家那位上一代的三少爷,不就是因为这事自尽的?家学渊源啊哈哈,”她笑盈盈的放下按摩腰部的手,转头道:“你这个妹妹真是天真可爱……”
慢慢回思刚才嘴快说出的话,刘嫔宛如五雷轰顶,大大晃了一下,腿一软便跪了下去,涕泪和*图*书横流:“娘狼……娘娘……奴婢无知……胡乱说话……奴婢……奴婢自己掌嘴!”她狠狠心,抬手就掴了自己一巴掌,皮肉相击的声响清脆,听得跪地的妃嫔们都更深的俯下身,刘嫔颤了颤,抬头乞怜的看着孟扶摇。
小七缩手,抿唇道:“我不会写字。”随手画个圈圈道:“我都是画圈圈的。”
长孙无极神色不动,答:“无极害怕因为自己,致祸本门,使门户分裂,上下不安,成本门千古罪人。”
他身边幕僚道:“后宫争宠手段耳。”
她款款抬起头,微笑道:“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妹妹那日伤风,实是故意为之。”
“当然!”
“砰——”
摄政王对高氏家族自然恩宠有加,连带高贤妃在宫中也隐然六宫之主,横着走路,鼻子看人,她身边宫人一茬茬割韭菜一样换,换下来的那些,不是死了,就是打发进浣衣司之类的苦地方,以至于宫女太监一听说要进景春殿,就像被赐了鸩酒,赶紧和友好同伴执手相看泪眼,殷殷永别。
半晌,笑了。
“谢娘娘!”华贵嫔惊喜,连忙谢恩。
众妃嫔们头埋在尘埃里听着——贵嫔以下两位娘家最有势力也最交好的嫔,平日里和娘家走得最近缠陛下缠得最紧的两位,今日生生被皇后娘娘一次性解决,皇后娘娘所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
他当将军的时候,有什么文书确实都是画圈的。
长孙无极就着那双扶住他的手,艰难转首,看向玉城孤山之下,某个遥远的地方。
“别犯傻介入宫争,轩辕的宫争比任何国家的宫争都更险恶,因为那已经不是女人争宠,而是牵连一国皇权,如今局势暗潮汹涌,陛下并非如你想象般孤掌难鸣,每个宫妃身后系着的家族,荣损顷刻,翻覆无常,你别争,如果被逼一定要争,选最狠的那个跟着!”
她笑得开心,没注意到四周已经渐渐沉静下来,刚才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都已消亡,气氛有种诡异的安静。
“穷小子?”那人诧异的问:“什么样子?”
“嗯?”
“玉妃真是精致人儿,难怪陛下疼怜,听说一鼻涕打在陛下掌心,陛下都没生气呢。”底下一个贵嫔掩着口,笑意盈盈。
众女正不知其所以然,孟扶摇已在问身侧女官:“污言非议国母,什么罪名?”
“我已达到地仙之境,待历渡红尘最后一劫之后,无尽之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要不是这些年你师叔太妍一脉始终争夺不休,早就该传位于你,如今我好不容易说服长老们,你却执拗如此,无极,你……你便不能成全你师尊,提前接位么?”
几位地位高的妃子早已看见院子里发生的事,脸上高傲神气早已收起,都惶然的看着孟扶摇,心惊着皇后的手段酷厉,孟扶摇对待她们却像春风一般温暖,一路过去一路寒暄,突然又道:“华贵嫔。”
小太监大叫:“那汉子,那是咱家的!”
“我觉得,和弟弟睡一起也没什么,爷叔就不太好了。”该人很诚恳的提出自己的看法。
天地为幕,云海为障,重门深掩,不见仙踪。
不过她今日心情不太好——她最喜欢的牡丹花,花匠却没法子令其开放,于是她一怒之下,把花匠做了花肥,命令太监们再去找一个好花匠来。
刘嫔茫然的仰头看着她,想欢喜又不敢——谁知道那张嘴下面还会冒出什么可怕的话来?
她居高临下,懒懒道:“诸位妹妹们。”
小七递上单子,那小太监诧色更浓,上下打量了下小七的衣着,目光在他身上披着的战北野的黑狐大氅转了转,又看了看名贵大氅底的褴褛衣着,抖了抖单子笑道:“哦,要去宫里做杂役啊?这活儿可不容易得,宫中难进呢。”
孟扶摇负手,微微倾身,笑盈盈的看着她,不说话。
然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昨儿听陛下说,夏末南境大水,令尊掌管户部,拨银救灾诸般事务井井有条,实为国家股肱之臣,为示嘉奖,也该给你升升位份了。”孟扶摇微笑,“也升为妃吧,赐号华。”
当然,正如在任何时代都不缺乏脑残和叛逆一样,轩辕后宫自然也有特立独行拒绝媚俗的时代先锋人物。
“什么身份?”小太监愕然,“一个穷小子,什么身份?”
小太监含泪,缩着脖子,指了指身后宫人司道:“一个要来做杂役太监的小子孝敬我的……”
长孙无极一动不动,沉默不语,他长衣铺开,膝下有雪,眉目间也积了细细霜花。
他仰起头,看向身后宫墙——他被他那见鬼的无良主子给扔了,在摄政王府那里转了很久,昨天才得到主子留下的信息,居然跑去宫里做皇后了,和图书他正在想法子进宫,不想在这里看见战北野的大氅,战北野的衣服和别人不同,他衣服内侧多半都有火焰状龙图腾,谁家也仿制不来,在一个小太监手中看见战北野的衣服,那实在太诡异,自然要问一问,不想问来问去,居然问出个惊悚的消息——小七要去做太监?
衣袖一拂,气流一涌,长孙无极借力指尖撑地慢慢站起,扶住身后廊柱。
汤黑煳煳的,还有点臭味,小七流浪久了,也生出点戒心,他袖子里有一根银针,再穷都没有变卖掉,他拿出来,小心的试了试。
扶摇……
“……鼻涕皇妃,可不是人人当得……”
“不——”刘嫔终于从那个巨大的打击中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扑过去,泪流满面的牵住孟扶摇衣角,砰砰砰连连磕头:“娘娘,娘娘,奴婢知罪,娘娘饶命,饶命——”
----------
杨充容脸色比刘嫔还要难看几分,伏在地下,半晌才挣扎出细不可闻的一句:“……是。”
王刀子大声嗤笑:“哈!还有拿银针试大麻汤的!”
看看四周敌意如雪,同批入宫那两个蠢如牛马,再想起皇后宝座上那位用一个座位便逼她入险境,至今还不见人影的皇后,简雪心中一凉,瞬间想起进宫前,自己那知书达理深明洞睿的祖母说的话。
“去那边屋子吧,不要吓着众位妹妹。”孟扶摇满意的点点头,示意太监将她们带过去,想了想,又道:“生唇片子不太好缝,可以烙烙再缝。”
小七抬起头,看他打量大氅贼溜溜的眼神,想了想,将大氅默不作声脱下,塞进小太监手中。
她突然呛了一下,慢慢睁大了眼。
初次觐见皇后,按说是爬也要爬来,偏偏贤妃前一日派了个宫女来,说身手不适,改日来给皇后姐姐请安。
宫人司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简雪勉强抬头笑道:“谢淑妃姐姐关心,姐姐也请保重玉体。”
铁成一把当胸抓起小太监。
打着呵欠的小太监开了门,骂骂咧咧道:“这么早扰人……”看看小七倒是一怔,眼底飘过一缕诧异之色。
小七看他扛着白布草木灰还有瓶瓶罐罐箱子物事,以为要去做工,默默跟了上去,跟着他进了一间屋子,四面空荡荡,窗户纸煳得严实一丝风也不透,中间一张窄床,还有些绳索散落。
刘嫔流泪的力气都没了,趴在地下,心里隐隐怨恨,却不敢面上表露,听得皇后步声橐橐,似是要离开院子,不由心中一松,却见皇后悠悠踱了一圈,又慢条斯理站下,道:“哎呀,正事没办。”
简直……乱排。
孟扶摇将她一脚踢开,目光一扫,招手唤过一个女子:"杨充容,你来。
没办法,因为新后传下懿旨,她寅时要起来做运动,做完运动后大抵要洗澡休息下,大抵她休息的时辰就是惯常的辰时请安时辰,那可不成,她老人家睡觉比较重要,所以,娘娘们,你们就别睡了,反正以前没皇后的日子,你们懒觉睡得也够多了。
孟扶摇只作未见,闲闲喝茶,突然诧异的道:“贤妃怎么没来?”
简雪一瞬间,心中已经下了决定。
长孙无极沉默了下来,半晌道:“师尊,此位非无极可承。”
那太监眉开眼笑的接了,伸手捏了小七一把,道:“弟弟你乖巧的,将来有你飞黄腾达的。”小七一把打开他的手,那太监也不生气,翘起兰花指道:“我给你通报去啊。”
华贵嫔升位。
她一挥手,一个太监捧着烧红的烙铁进去,那鲜红滚烫的东西在黑暗的院子中一闪一闪像是嗜血的鬼眼,看得所有妃嫔都咬紧了嘴唇,仿佛自己的唇皮子上也生生的被按上了那恐怖的东西,从唇上一直灼到心底,连心都烫烂了。
外殿里,虽然椒泥香暖炭火熊熊受不了罪,可是孟扶摇才不会让她们轻松,自有别的罪受——地位高贵的女人们僵僵的坐着,玉妃简雪浑身不自在的半低着头——她的位置被安排得很离奇,左一贵妃唐怡光,右一德妃花芷容,左二是她,右二淑妃司徒霜云。
宫女回去原样复述了,盛装丽服的高贤妃,正闲闲立在窗前赏花——她的宫中有专门的暖房,由国内顶尖花匠专程每日进宫培育,那些错开时令的鲜花常常开在她银红蝉翼纱名贵窗纸前,和一室锦绣争奇斗艳,贤女娘娘不用起身,就可以在自己的寝殿内闻见寒冬腊月不可能闻见的各色花香。
然后她去睡觉了,明早她准备和平时一样,辰时末再起。
华妃升位,诸妃神色各异,轩辕朝局本就复杂,摄政王主揽大局,玩的也是帝王平衡之术,朝中两派,各自攻讦,摄政王高屋建瓴含笑而观,以此将两派紧紧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些朝和*图*书臣的女儿孙女进了宫,自然也是泾渭分明。
----------
刘嫔抖着嘴唇——她从周围的眼光和眼前女子腰间的配饰上看出了她的身份,而刚才……刚才……刚才她在皇后引逗下,到底说了什么?
众人都应是,姚贵嫔脸上闪过一丝青气——她父亲身为大学士,和华贵嫔父亲一向是水火不容的政敌,如今华贵嫔升位,一步成妃,她却依旧屈居嫔位,这口气要如何咽得下?
孟扶摇立于台阶之上,看着狂奔而去的杨充容,不为人发现的皱了皱眉——她可没打算真那么恶毒,让暗魅看情况吓吓她们也就成了,他不会真做了什么可怕的事儿吧?
众妃脸色都白了,万万没想到几句话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的刘嫔,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惊恐的仰望着孟扶摇,接触到孟扶摇平静森凉的眼光,心却瞬间沉到谷底,她张着嘴,浑身慢慢颤抖起来,抖成筛糠,抖如风中的旗,一颤一颤在孟扶摇脚下起伏。
大清早,轩辕后宫里莺莺燕燕大多都起了身。
她慢慢将那珍贵的菊花在手中一辫辫的撕扯,直至扯成光秃秃的花杆,才淡淡道:“算她识时务。”
一个小太监鬼鬼祟祟出来,腋下用布包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缝隙里透露出一点毫芒灿烂的大氅的毛尖。
那间发出痛不欲生惨叫号哭的屋子门突然被撞开,杨充容披头散发两眼充血衣衫凌乱的奔出,大叫:“我不成——我不成——饶了我——饶了我——”
“胡说!”那人一声大喝惊得小太监尿都出来了,“他什么身份,孝敬你?”
简雪站起身,肃然对宝座躬躬身,道:“简雪自从初选得见皇后,便觉得皇后雍容威仪,母仪天下,简雪不敢和皇后争位,所以自愿退让。”
刘嫔杨充容双双被罚,刘嫔至今还在崇兴宫里没出来,杨充容神志不清。
简雪这样想着,便忍不住打了个颤。
“嘻嘻……”
“无极你还是没想通么?”高冠老者眉目高古的脸在雾气中漫漶不清,神情也依旧看不出悲喜。
过了一会他过来,说:“李公公唤你呢。”又对一处边门招唿道:“王刀手,起啦,有活儿干啦。”
她说得平静,众妃听的森然,齐齐抖了抖,刘嫔霍然回首。
“不过你这张嘴也真的不好,很不好,听说以前还喜欢把宫里事和外戚们当笑话说?”孟扶摇不看她,眼光扫向所有激灵灵一颤的妃子,“多嘴多舌,祸从口出,迟早为你带来杀身之祸,本宫不忍你将来自蹈死路,这样吧,帮你……”
满堂静寂,有胆小的妃子,吓哭了起来,刘嫔慢慢抬起头,望了望含笑下望的孟扶摇,身子一晃,直接晕过去了。
“那是,”最活跃的刘嫔,父亲官位虽然不高,却是朝中实权派人物,兵部武库清吏司侍郎,掌军器库事,算是摄政王信重的官员,刘嫔自然也水涨船高,说话当当响,她闭着眼靠墙揉着腰,漫不经心的道,“听说北方的都是大抗,一间屋子到边,男男女女睡一起,满地滚。”
这个大清早,非常之早——丑时末也。
小太监抽抽噎噎说了,那人脸色越听越沉重,半晌喃喃道:“小七?”
她瞄着满院子莺莺燕燕——真的很莺很燕,都是绝色,绝对对得起宫妃这样的称唿给人的联想,绝对不像大清后宫嫔妃照片那样,一地番薯让人想毁灭世界,摄政王当初为轩辕旻挑妃子,唯一的标准就是要美,最好美到能让君王沉迷温柔乡精尽人亡,这些女人说到底也是可怜人,是家族维系兴旺的牺牲品,她们不能怀孕生子,剩下的唯一乐趣也就是嚼舌头做密探了。
孟扶摇负手看着,淡淡道:“杨充容胆气忒小,送她回去。以后也不用出来了。”
李公公也不介意,收了文书,又叫小七去洗澡,洗完澡发了件宽宽的袍子,小七也穿好,刚穿好,那王刀子扛着一堆东西进门来,睨小七一眼道:“跟我走。”
----------
“刘嫔的嘴,麻烦你给缝了。”孟扶摇说得如吃饭一般简单,“你姐妹交情好,自然知道轻重,省得下人们粗手粗脚,伤了刘妹妹容颜。”
众妃们脸色青白的跪着,噤若寒蝉,一些妃子直接晕过去了,还有一些妃子身下,渐渐洇出暧昧的液体来。
孟扶摇只含笑看着她——刘侍郎听说很宠爱这个女儿,当初不甚愿意送她进宫,如今,心中不知会是怎样的想法呢?
汤下肚,热热的,有点奇怪的味道,像是恶心却又不像,身子却渐渐的轻飘起来,小七突然觉得头脑很昏眼皮很重。
于是素来习惯太阳高照再起床的各宫妃嫔,万般痛苦的挣扎着,丑时就得起身,梳妆还要一个时辰呢,等于一夜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