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轩辕皇嗣

第十二章 凤起九霄

看这个样子,孟扶摇倒不好过去了,悄悄打手势问长孙无极:“衣服你脱的?”
然而就在战北野没有乘机追击,分神去捞孟扶摇,孟扶摇一刀砍向星辉那刹,雾隐手指一转,古镜镜面一翻。
长孙无极一低头堵住她的嘴:“等你嫁给我。”
战北野双手撑在她身侧,一个牢牢的困住的姿势,他坚定的下颌微仰在孟扶摇头顶上方,一双乌黑的眼眸居高临下,沉沉的罩下来。
她眼神大概过于猥琐,长孙无极回头看她一眼,突然悄悄附在她耳边道:“你想得很对,早知道刚才我就该这么做。”
孟扶摇颔首:“对,挑战。”
扎着不分男女的高束发髻,穿没有曲线的长袍,一张宜男宜女的微长脸型,肩有些宽,却又不够宽,腰不算细,却又不算粗,一双棱光四射的方形大眼,鼻梁高挺,浓眉入鬓,唇却饱满优美——作为女子,太英气太帅;作为男子,又太细腻太俊美。
也无人打扰她的沉睡。
两人本来就都立足未稳,战北野斜身后仰捞孟扶摇,并承担了她挥刀的力道,孟扶摇凌空翻身更无着力之处,这般身后一空,立时直线般坠下去。
“对他好就行。”雾隐答得简单,英俊的脸上神情居然很诚恳,"他这东西怎么可以给人?好好的头发都白了。
孟扶摇注视着这个风华犹存的绯衣“小倌”,无奈的笑:“我天生和你们八字不合。”
说得更直白点,是中性美,气质极度中性导致的无法准备辨别男女,和月魄那种极度美丽而无法辨别男女的风格截然相反。
他那样凝视孟扶摇半晌,眼神里诸般情绪飞快流转,半晌一言不发转身,一掀衣袂便跨了出去。
她道:“战……”一句话未说完已经翻翻滚滚落下去。
“扶摇……”一生如火的战北野,终于因她学会叹息,他的身子微微倾低,手指轻轻却又用力抓紧了她的肩。
孟扶摇不知这一刻几乎是关键性的变化,犹自懵然不知的沉睡,此刻的她历经提升的紧要关头,最需要一场修补恢复的酣然睡眠。
漫天星辉。
人体从高处落入水中的冲击力非同小可,饶是如此孟扶摇还挣扎着保留一点清明,记挂着档那一击的战北野,然而就在她背部接触水面的一瞬,水底突然伸出一只手掌,轻轻迎上了她的后背。
她伸出手,仔细看了看,觉得除了掌心更白一点,有种特别坚实的感觉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异常。
利器过快穿越空气竟至发出撕裂之声,漫天团团翻滚的雾气被这凌厉至极的一刀逼得裂帛般崩开,撞在两侧崖壁之上竟然也铮铮微响,天光一亮间,雾隐身形大现,而黑刀已在她眉间!
孟扶摇抽嘴角——她能说是谁?她说战北野?那也忒误会了说。
雾隐退半步,脸色一白,战北野咽一口血,晃了晃,反手一捞捞住了即将飞出的孟扶摇,孟扶摇在他手中一个飞鹰般的大转身,“弑天”一闪,狠狠截断方遗墨那漫天四射的星辉。
他相信孟扶摇一生都会对他伸出援手,如同对其他人一样;他相信她会是五洲大陆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唯一一个辅佐并扶持了数位帝王的奇女子,就像她对他和宗越一样;然而他更讨厌这个“一样”,是的,一样,所有人都一样,那般不偏不倚的一样,那般对谁都一视同仁拿命去拼的一样,那般没有任何区别的,一样。
孟扶摇心一跳,一旋身便扑了出去:“战北野!”
她静静躺着,面具下脸色苍白,肌肤却出现了隐隐的变化,也不知道是隔着水光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肤色显出极致的透明,看得见细微的青色脉络,随即透明色慢慢逆转,渐渐恢复了原先的白,却又似乎更白了些,如牛乳如凝玉般的色泽,隐约间闪耀着玉石的质感,像一尊精雕完美的玉像。
孟扶摇看着她……这个女子和云魂那个扭扭捏捏的性子真是两个极端,那么明朗那么直白,喜欢你就对你好,你要不要拉倒,正常人爱而不得会挫败,她眼神底一点这意味都没有,孟扶摇真的从未见过爱得这么简单坦然的人,不怕被人知晓,不怕被人拒绝,爱,完全是她自己的事。
战北野大喝:“破!”
孟扶摇一声冷笑,黑刀平拍,亮白罡气飞旋如天神巨杵,比那群山之间冉冉初升的日光还亮几分,飓风一转直直迎上!
那人竟真的给她拉了进来,无所谓的道:“人多碍事。”
果然……输。
战北野浓眉皱起,眼神黝黑而不可置信的盯着她。
霞光烂漫的半空里,一黑一白两道鲜明光幕悍然相遇,相撞那一霎各自微微一收,随即轰然爆发直溅而开,黑色如墨白色似玉,泾渭分明而又互相侵吞,随即那白光中隐现月白色内核,不断延伸,滚滚长河一般铺展而开,瞬间将黑光吞噬席卷,涤荡飞腾!
已经退到一侧的方遗墨突然笑了笑,道:“十强者已经垂三十年无人挑战。”
他要干什么?
眼前突然黑影一闪,什么东西飞转而来生生挡在她上方,随即便听一声闷哼,那黑影飞速落下,重重撞到孟扶摇,孟扶摇被撞得眼前一黑喉头一甜,隐约间两人相撞之处又是余力一撞,直直撞散了孟扶摇全部的意识。
“我输了,任雾隐大人宰割,想要把我切碎了碾烂了找出月魄精华也由得你。”孟扶摇笑,“你输了,十强者位置让给我,以后永远不得插手轩辕家任何事务。”
她突然顿住,随即听到身边一人道:“你抓住我干嘛?”
她被孟扶摇逼下了崖!
认输。
身子突然被人拉住,孟扶摇头也不回大力一甩手,道:“放!”
和_图_书战北野看着她,眼神更黑,那般浓墨般的延伸开去,黑磁石一般卷着深不见底一般的漩涡,那样的眼睛看着人,仿佛漫天漫地都是他深黑的眸光,沧海之浪高达数丈,将人淹没。
“烟杀之死,我有依仗天时地利机关奇巧之术。”孟扶摇答:“但是现在,我要用纯料武功赢你。”
他半空中拂袖轻笑:“你怎么每次都专门得罪最顶尖的高手?”
一前一后,两人落地。
可是明明前不久自己才将真力送了一部分给小七,生生倒退一级,只在第六层第一级的境界徘徊。
朝阳出,雾气收。
孟扶摇吹了声口哨,笑眯眯来摸长孙无极的脸:“生我者我不知道也,知我者长孙无极也!”
她坠落,飞鹰般自水面一掠而过,手中“弑天”一抹一撩,“哗啦!”漫天巨浪墙立而起!
他语声低沉,在这雾气夜色里比那细小的微凝水球还重上几分,孟扶摇看着他明烈却有些憔悴的眉宇,心底微微一软,换成平日,听他说话也便听他说了,然而此时她记挂雅兰珠安危,实在没有心情和时间。
他却坐了个空——在他刚才震惊之下忘记以真力护持自己座下断崖的时刻,孟扶摇凶猛的真力终于淘空了他坐下崖缝,顺带将整块断崖摧毁,他已无处可坐,无处可维持自己的潇洒风雅。
她悠悠沉落。
“什么意思?”
他指了指山崖上方,道:“扶摇,你就不想试试你的进境,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了么?”
她直直顺着山崖飞奔而上,步履轻快如履平地,身上湿透的衣衫瞬间被升腾流转的真气蒸干,在峭壁上飞驰出黛色的飞扬的线。
“倒!”
山崖上罡风唿啸,雾气聚散,孟扶摇劲风狂卷,身形腾挪,忽地一个大仰身,低喝:“崩!”
从此之后,武功神境之门,终于向孟扶摇打开。
“让你个逑咧,你那位置马上都是我的了,你拿什么让?”
她搔着下巴,想战皇帝内衣还是湿的啊,珠珠会不会也扒了帮他烤呢?
云魂就是因为这样的女子站在月魄身边而心灰,逃避三十八年?
鏖战虽未休,大局终已定。
孟扶摇仰首,笑笑,迎着朝阳眼眸瞬间眯起,那眼神比日光温暖,比日光灿烂。
孟扶摇哈哈一笑,道:“那两只呢?战北野要不要紧?咱们还不过去,为啥老浮在水里说话?”
“哪来三个人?”孟扶摇咕哝,突然惊喜:“珠珠也给你救了?”
孟扶摇怒目而视,战北野直视她目光并不回避,沉声道:“扶摇,不可轻举妄动。”
一切取决于心。
可是,倒霉的战皇帝呢?孟扶摇的最后记忆是星辉那冷光一击,战北野以身相代,然后……竟然又变成了长孙无极。
雾隐眉毛一挑,一拂袖将孟扶摇甩开,孟扶摇身手立即轻絮般毫不着力的飘出去,“弑天”却曳着淡白氤氲光气直取雾隐手腕,雾隐一见那淡白光华果然立即变色,低喝:“你哪来的月魄真气——”
展开的旗再次缩卷,咻的倒射回崖上,黑色巨杵寒光一收,紧追而上。
她已动了真怒。
孟扶摇身形一闪,不退反进,“弑天”神刀光指,半空里一道雪亮白弧,毫无花哨的沉雄一噼,那刀风凌厉如巨剑,远在丈外便已摧折花草,山崖上石缝间那些枯黄的碎叶瞬间被绞成齑粉,再卷入浩荡的大风里,石缝却在同时慢慢裂开,闲闲坐在山崖之巅衣袂飘荡的方遗墨皱了皱眉,伸指一划,裂开的石缝定住。
升级了?
“破九霄”六层之上,真正的人上之境,第七层“玉身”!
再远一点的灵珠山上,雾气突散,琉璃眼眸的男子突然停步,望向长空之上那个方向,三色异虹倒映在他眼底,烂漫如耿耿星河。
“因为……”长孙无极注视她眼睛,慢吞吞答:“第一,浮在水里比较接近,机会难得。第二,我喜欢单独相处,第三,雅公主也喜欢单独相处。”
孟扶摇瞟他一眼,哼了一声,雾隐却道:“咦,月魄精华呢?”
那个引发云魂月魄三十八年爱情马拉松追逐,那个十强者绯闻事件的导火索,竟然是这样一个女子?
他乌发在水中流散,长眉因为水流浸润越发黑若墨玉,一双眸子却比水光更柔更亮,带着释然的笑意。
方遗墨眼底露出了惊异之色,这个女娃子每次遇见都让他刮目相看,她似乎刚刚提升功力,却已在刹那之间摸着了自然法门的初始规则——建立自己的真力场,主导战斗的总步调,在真正的强者的战斗中,谁将节奏和韵律把握得幸运流水,谁就是赢家!而这个女娃子,步步深入不动声色,雾隐竟然明知她在划定并局限自己,却也没办法完全摆脱!
刚才他们竟然是在河边山崖上!
……她就抬了抬腿,然后就站在实地上了。
看着女子体肤的细微变化,他微微笑了一下,一笑间唇角便浸出淡淡血丝,在水中迤逦出浅浅粉色,瞬间被水流冲散。
他望着孟扶摇,山崖上少女如玉,傲然挺立,那一轮灿灿日色正正升至她头顶,便如戴上日光冠冕,灿然如金,而漫天霞彩从遥远天际奔来,伴随风云涌动,齐齐镀上她轮廓精美的脸颊。
烂漫如烟花飞旋似碎雪,十万里星光自遥远银河唿啸奔来,穿越浩浩苍穹层层霾云,穿越冷月如钩风雨雷电,刹那奔至一人指尖手底,由他翻转挥洒,一弹指便是一段星光,虽微细却永恒,照亮亘古的迷失。
长孙无极目光一闪,道:“他真是个怪人,先杀你,后救你,是杀也是救。”
孟扶摇哈哈一笑,将散开的长发胡乱一扎,一抬腿,奔了上去。
www.hetushu.com甚至也听不出这句话的起伏升降,敌意有无。
两人转过一处山崖,一座山石上战北野犹自昏迷,只穿了内衣,雅兰珠起了一堆火,将他的衣服在火上烤着。
孟扶摇狠狠掐之……
凝黛河,轩辕境内最大的贯穿全境的大河,之所以名凝黛,就是因为河水极深,以至于看下去颜色凝如深黛不见底。
好在还有战北野。
细微的裂声响起,古镜上无声出现一道裂痕,迅速延伸,却在镜面一半时停住。
雾隐打量了她一下,目中露出惊异之色,她想了想道:“你去找月魄,赔他三十年真力。”
孟扶摇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抱胸冷冷看着战北野:“我知道你不喜欢珠珠,我知道你一向对她故意避嫌,但是我可不可以请你多少顾及到她一些?哪怕就是对个朋友,也不当如此冷情冷面吧?”
长孙无极笑道:“许是救人救多了。”他煞有介事掰指头算:“一、二、三……”
孟扶摇一低头看见自己衣衫尽湿,被长孙无极抱个满怀,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部露着,该碰的不该碰的全部碰着,想起他那三句话,顿时小宇宙蹭蹭冒烟,骂道:“长孙无极你什么时候可以不玩心计……”
孟扶摇没有管真假。
不知道想做什么,却只想靠她近些,再近些……
孟扶摇直奔崖顶,十强者的决斗犹在继续,阵法未能困住星辉的雾隐,武功也就和他在伯仲之间,两人多年前应下此约,决斗地点由雾隐定,时间却由星辉决定,雾隐受族人之托欲杀轩辕旻孟扶摇,到头来却被方遗墨突然缠住,心情有些烦躁,她打到一半突然罢手,退后几步道:“你我打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个第八第九的排名?我让你便是。”
上下两力相交,孟扶摇只觉得前后心都有大力涌入,带动得她体内真气对冲一撞,不知道哪里豁然一亮,似穹庐之下突洒无限光明,她还没来得及感受这莫名的光,便被那乱窜奔流的真气撞晕了过去。
水下深深,一块白石上坐着眼神平静深邃的男子,悠悠水波带动衣袂飘飞,掠过那些柔曼的水草成群的游鱼,他在粼粼暗光的水底,凝视着沉睡的女子。
长孙无极摇头,孟扶摇黑线——珠珠我崇拜你。
那边两人已经缠战在了一起,雾隐的雾气瞬间裹定孟扶摇,想要将她拖进山川大阵中困住,孟扶摇却已经吃过亏坚决不上当,早早看好了崖上地形算准了步法,她起落转折,腾挪闪避,所有的招式都大开大合劲风鼓荡,所有的姿势却都小巧精细方寸之间,她在方圆只有桌面大的山崖之巅,以绝顶充沛的真力和绝顶精巧的招数,将想要困住她的雾隐反困,不给她拖自己入阵法的机会,反而将她慢慢襄入自己的武功之阵,点、戳、递、收,每一招式的对战,她都在将雾隐慢慢的带离她原先的方位,进入属于她真气所控的战场。
方遗墨一手星辉曳尾迎战雾隐,一手指着孟扶摇道:“我是该救你还是杀你呢?”
这人……是男是女?
他进入浓雾之中,一进入便是一声闷响,随即“砰”的一声大震。
雾隐眉头跳了跳,有点惊异的看她一眼,道:“挑战?”
“我不和你争这个。”战北野深吸气,他早已受够了和孟扶摇吵架,两个性烈的人,一见面就是干柴烈火,还不是旖旎的那种,是灼人体肤伤人心志的毒火,有多么深厚的情谊,能经受起这样的三番两次的毒火烘烤?
十万里朝霞战袍卷,红光尽染,十八年艰苦血战出,强者如斯!
按照以往自己的修炼速度……也太奇迹了吧?
然而刚才一瞬间体内真气如巨浪轰然涌起卷得她飘然欲飞是事实,她一瞬间跨越十余丈距离也是事实。
长孙无极一笑,推她:“去吧,赢了回来随便你摸。”
“老娘不需要你保护。”孟扶摇一抬头,鼻子几乎撞上鼻子,她目光烁烁的道:“我的命从来都是我自己的,我的人生,我的想法,我的一切,只能是我自己的。”
雾隐?
孟扶摇突然想笑——实在荒唐,这人的气质和月魄,咋看咋不搭调嘛。
“……”
如果说六层之前,还只是一流高手,七层之后,便真正跨入顶级之门,得窥自然法门堂奥的关键之境,法门得通,进境非凡,而以往修炼“破九霄”者,很多都在这决定性的一层前停步不前,一生的时间,都只能徘徊在七层神境入口之外。
很陌生的声音,很平淡的语气,很特别的……声调。
长孙无极点头,道:“我本来已经离开灵珠山,无意中看见天际星辉,赶回来时阵势已经发动,我从水路入,准备破阵时发现雅兰珠,她正扒在山崖上,无意中扒着了一个鹰窝,还不会飞的幼崽快给她扒落,老鹰准备啄她眼睛,雅兰珠无奈之下干脆手一松跳下去了,我只好先过去接着。”
孟扶摇指着自己鼻子,笑嘻嘻道:“这下全部到我的真气血肉肌肤里了,你有本事,把我一寸寸割了也拿不回来了。”
十强者的时代已经过去,新的五洲之主终将诞生。
这一战一输两个,心服口服。
“我不让。”战北野说得干干脆脆板上钉钉,“别说是针,就是刀子我也不让,既然我在你身边,就该我保护你,你的命就不是你的,还是我的。”
孟扶摇看着他,眼晴慢慢亮了。
“然后我接了战北野。”长孙无极微笑,“我发觉我也不用去找你们了,你们一个接一个往下掉,我负责接着便是。”
“轰——”
孟扶摇栽落水底。
“如果没有那一挡呢?”
更远一点的篝火边,和_图_书烤火的女孩霍然回首,昏迷中男子被那巨响惊醒,一转首目中神光四射,不知是惊是喜。
孟扶摇抽抽嘴角,骂:“真他妈的是变态,杀人救人也搞这么复杂,弄得我不知道是恨他还是谢他好。”
“那一击是必杀之着,但是被战北野那么一挡,卸去厉劲,真气转化,打通了你的淤塞。”
孟扶摇看着他,眉毛一半皱一半舒——她也不知道此刻看见方遗墨是运气还是倒霉,很明显和雾隐在此地决斗的人便是他,他也在雾隐全力发动阵法的时候被困住,刚才孟扶摇战北野合力破镜,方遗墨瞬间脱困,按说他该感谢她,但是……孟扶摇可记得上次告别的时候,方遗墨说过,会杀她一次,并救她一次,那这次相遇,他会救她,还是杀她?
“……”
雾隐察觉到她奇怪的眼光,偏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还没死?”
“噗通!”
那人却不说话了,转身看她一眼。
特别在于,她竟然听不出这说话的人,是男是女。
她突然横身,斜肩一撞,肩膀未至“弑天”竟然以最为刁钻古怪的角度从她肩下穿出,等到雾隐发现她肩下藏剑的时候,那乌黑的刀光已经到了她的镜前!
他一生里不接受拒绝,唯独对她例外,那些一次次伸出又空着收回的手,抓握一手的冷月光。
她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扑出数丈,却没有发现战北野身形,连先前珠珠发出声音的地方也再也感觉不到,先前就感觉到的水气,却似乎更明显了些。
来人声音第一个字还远在山头之外,最后一个字已经近到身侧,话音未落似有人卷动衣袖猎猎风起,孟扶摇只觉得头顶一亮,一抬头终于看见了半天以来除了浓雾之外的东西。
长孙无极笑而不语,牵了她的手,道:“看看那两个去。”
孟扶摇呆呆的抬起眼,问:“星辉那一击?”
与此同时雾隐突然道:“把月魄真气还来!”
喝声未毕孟扶摇厉拳已到!所有的变化轨迹都在她计算之中,她出拳,拳风便是卷掠五洲的大风,所经之处犁庭扫穴,三丈外一棵巨树轰然倒下,砸得方遗墨座下崖石,瞬间大晃。
战北野僵住,孟扶摇毫不犹豫推开他,大步便走,战北野身影一晃已经拦住了她:“扶摇!”
“碍什么事?”孟扶摇好奇。
两声同为一声,两大强者竟然同时选择了对孟扶摇出手,星辉万里,雾气千重,银白色的大片大片星光混杂着深黑雾气怒涛般卷过来,仿佛沧海浊浪之上溅起碎波万点,高矗成巨大狰狞的兽口之墙,扑向海上暴风雨中一叶飘摇的轻舟!
孟扶摇可惜的叹息一声,这东西竟这么结实,她用月魄真力引动雾隐心神浮动,大好的机会下两人合击却也没能将那镜子彻底毁去。
那两人声音刚出口他便扑了上去,金杵一抡华光万丈丝毫不逊于星辉之光,那杵光唿啸如流星瞬间曳过雾气深浓的长空,直逼雾隐拂出的钢铁般的手。
方遗墨怔怔站着,乌发绯衣也似鲜亮不再,半晌方一字字道:“是,雾隐,输。”
“这和岸边还差十几丈呢你叫我一步就想登上去做梦啊你——”孟扶摇一边抬腿一边骂,然后突然“呃”的一声呛着了。
孟扶摇慢慢的低下眼,看看自己腿上没有装火箭推进器,再慢慢抬起眼,觉得自己背上好像也没装翅膀?
她后撤一步,并不敢小觑孟扶摇的实力,五指一掣铜镜飞舞,瞬间叠雾千层,自天、自地、自水、自树木,自自然间一切万物中腾腾升起,唿啦啦幕布般沉沉罩了下来。
那声惊唿听在孟扶摇耳中近在咫尺,仿佛珠珠就在耳侧身边脚下遇险,孟扶摇听见这一声再也忍不住,直窜而起便要奔出去。
他在这里感叹,不留神发现坐下石头裂缝更大,只在刹那之间,他的位置又被纳入孟扶摇掌控的这片崖上战场,方遗墨赶紧有点狼狈的又一划指,才堪堪稳住身形。
战北野孟扶摇同时脚下一空。
雾隐星辉齐齐回头,便看见从来不怕牛皮吹破的孟扶摇,笑眯眯从崖下走了上来,方遗墨一看她步法,目光便一缩,笑道:“你这娃子运气真好。”
她笑笑,“弑天”缓缓抬起,平指雾隐眉宇,一字字道:“想要命令我,拿实力来换!”
方遗墨微微仰首,看天际云霞变换,想起烟杀死时,月魄曾经说过的那句话,那时他还不以为然,然而现在他深深觉得,再正确不过。
又想,珠珠你可不可以更勇敢一点,干脆吃干抹净之?
雾隐怒叱:“找死!”
长孙无极挑眉:“不是我应该是谁?”
----------
长孙无极仰望着她瞬间跨壁远去,如猎猎战旗直入青天的背影,眼神邈远深邃,仿佛看见自己精心护持的长天飞凤,终于傲然展翼,翱翔九霄。
雾隐黑眉一挑,道:“又是你。”伸手一捺,手中突然多了一面古镜,光芒一闪,眼前光影一晃,孟扶摇突然看见暗魅在前轩辕旻在后似在寻找自己,轩辕旻对着暗魅后心缓缓伸掌。
她伸手,在浓得宛如幕布一般的雾中,像战北野抓她一般乱抓,也不管会不会抓上毒蛇,她胡抓一气,突然抓到了一只手。
碰上这种人,哪怕她曾经要杀自己,孟扶摇也不禁心软了软,哎,十强者好多有意思的人,个个都是宝,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抢了她的位置就好。
长孙无极微笑过来,步履轻轻踏在河岸上,道,"恭喜你!扶摇,你体内月魄真气不仅全数融合,而且被你自己的本源真力炼化,你更上一层楼。
此刻远处朝阳初生,凝黛河上滟滟千里,泛着朝霞的金光,“http://www.hetushu•com弑天”掠起波浪千层,漫天里都是细碎的飞闪的晶莹珠串,凤凰尾羽般流丝溅开,被那姹紫嫣红的五色霞光一照,七彩璀璨华丽不可方物,刺得人眼目难开,雾隐身子在水面上一掠,撤身后退,扑啦啦溅开的水滴已将铜镜浇湿。
太子最奸……
从体肤变化来看,竟然跨越第六层,直接升第七层了?
那手不小,感觉骨节也不纤细,孟扶摇大喜,道:“战北野,你死哪去了……”
而在那繁华大城之中,轩辕晟高踞高楼据窗而立,手撑窗台远远望着灵珠山方向,眼底阴霾暗涌,在那座全昆京最高的楼下,目及方圆百里之处,亦有无数人看见这惊动天象的异虹,惊唿着打开窗户指指点点,不知道是哪里的顶级强者,在灵珠之巅长空之上,挥卷风云展示神迹。
“你死了她也不会死!”蓦然一声厉喝,黑光大盛竟然是从地下卷起,战北野飓风一般掠来,衣袂上扬剖开浓雾,手中金杵自下而上,狠狠一挑!
“嗯?”孟扶摇狐疑的瞪他,长孙无极却突然放开她,轻轻一推道:“来,上岸。”
山崖坠下的冲力,星辉的真力,自己送出的真气,刹那间三项叠加,再加上还要在那瞬间迅速摸着她淤塞所在调节经脉——便是大罗金仙,也要吃不消。
霞之红,雾之黑,玉之白!
孟扶摇又怔住。
一片静默里,方遗墨偏头想了想,道:“定……杀!”
深水无垠。
她大步走开去,两字铿然如剑出鞘。
一道是先前孟扶摇和战北野合力所裂,一道是最后一招,孟扶摇悍然噼裂口那女子双手反剪,腰背仍然如常挺直,一声叹息里却有英杰老去的苍凉,繁华谢尽盛宴终歇,一转眼秋声起,惊鸿落。
“轰!”
孟扶摇也笑:“戳手你还不让开?”
星辉圣手,方遗墨。
“哧——”
难怪当年云魂伤心碎镜一怒避去,这两人站一起,比任何人都“配”。
这回是真?是假?
战北野不放,手一伸一股大力涌来,生生将孟扶摇向后一推,孟扶摇身子一退撞上石壁,这才感觉到这里好像靠着一处山崖。
雾隐厉啸一声,被水墙击得大撤身后退,身形如逆风之旗,在青黑山崖上霍然抖开,一反手风云倒卷,大片浑黑的雾气有如实质,带动隐隐轰然风雷之声,对孟扶摇当头一砸!
三十年无人敢于挑战的武学巅峰,三十年立于武学风云之巅的十强者,三十年未曾听过输这个字眼,方遗墨想不到自己此生竟然有机会说出这句话,而这句话说出口时,他突然也生出辛酸落寞之感——雾隐之败,何尝不是他的败?
“条件?”
坠下去,听见风声烈烈,身下有水浪之声。
孟扶摇身形成舟!
却听得那女子清清楚楚的道:“阁下的下巴还想被卸上一次吗?”
孟扶摇戴着面具,但是方遗墨目光在战北野身上一转,再看她目光中便已满是了然。
孟扶摇摸着嘴唇,狐疑的瞪着长孙无极,看他脸色似乎不太好,有点不安,问:“咋啦你?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雾隐被这噼面一拳的拳风激得双眼难睁发丝扯直后扬,身子微微一倾突然身后一空,随即便直直栽落。
她仰起头,轻轻道:“有的是时间!何必要现在?”
“嚓——”
长孙无极微笑飘起,落在孟扶摇身侧,他行动间带起一串晶莹的水泡,似珍珠不断撒落,再被银红色的鱼儿温柔啄破。
他轻轻抚孟扶摇顺滑的长发,手指按在她腕脉,露出满意笑意同时也似乎微微有些着恼,突然轻轻俯下身去,双唇自孟扶摇额头一路轻轻吻过,最后含住了孟扶摇的唇。
他叹息着,突然想要坐下去,好好的歇一歇……也许他们都老了。
昼夜不休的时刻勤奋修炼、顶级高手真力的同时汇聚、时间拿捏得巧到毫巅的前后夹击,瞬间冲散了孟扶摇经脉的淤堵,成就了“破九霄”九层之中,因为最关键所以最难跨越的七层之境。
你这惹人操心的……小东西……
含笑的语声呢哝在心底,他揽住身下女子纤细柔软却又不失柔韧力度的腰肢,吻得漫长而缱绻,吻得深切而专心,直到感觉到身下女子气息渐渐急促,真气流转放缓,才恋恋不舍的退出坏心占领的城池,却又似乎有些不甘,一侧首转向她耳垂,将那珍珠似圆润洁白的小小耳垂卷进齿间,几番拨弄,轻轻一咬。
然而她笑了一半就笑不出来了……不,不是不搭调,是太搭调了,这两人真要站一起,那效果是很奇特的,阳者偏阴,阴者偏阳,站一起也是一对男才女貌的璧人——就是性别调换一下就是了,雾隐男才,月魄女貌。
而此刻,灵珠崖边。
而在无人看见的内腑丹田深处,真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快运行,拓展经脉舒活血气,沿着奇经八脉奔腾不休,不停的容纳、融合、吸收、转化,直至汇聚成奔涌的大江流,汇入丹田里宝光暗藏的月魄之宝,那点浮沉旋转的银光,被那江流裹转,一层层消磨,终于化为江流中碎光点点,而那江流,瞬间华光万丈,光芒以丹田为中心铺展开去,照亮整个内腑,那光所及之处,受损的经脉,暗藏的淤血,虚弱的体气,被瞬间修补、清散,夯实。
孟扶摇身形落下,手掌一翻,正要翻身击水再窜上去,上方崖下,突有一道冷光打下!
“你难道没有听见珠珠那声惊唿?”孟扶摇狐疑的看他。
孟扶摇心想那时自己在阵中确实看见珠珠上头有东西,原来是这个,这孩子也够狠,说跳就跳,幸亏长孙无极接着,不然万一落水撞晕,两三分钟就玩完。
“去!”
她慢m.hetushu.com慢道:“认输。”
亦是一声短促而有力的低喝,雾隐铜镜一翻便是一道乌光,两光想撞黑刀轨迹突然歪斜,然而就是这么一歪,竟然又歪到了铜镜之后,“铿”一声铜镜再裂,激起的余震将雾隐身子撞得一歪。
三色成异虹!
“雅兰珠遇险?你怎么知道雅兰珠遇险?”战北野神情却像是完全懵然。
“看你运气,你接得下,受用无穷,接不下,就是死。”
“哗啦”一声两人钻出水面,与此同时孟扶摇也睁开双眼,一眼看见四面皆水,自己在长孙无极怀中,愕然瞪大眼,道:“怎么是你……”
方遗墨霍然站起,身边黑影一闪,孟扶摇已经擦着他的身子掠了下去,她真气运行到了巅峰,浑身坚实如玉人,那般黑白分明,雪玉一般一道影子沉猛如炮弹般直坠下去,坠得比雾隐更快!
“你的时间什么时候大方的给过我?”战北野突然笑,笑得白牙亮亮眼珠黑黑,“稍不注意,你就溜走了,找你就像大海捞针,好容易捞着,那针还戳手——”
她心绪一动,手腕一颤,一阵华光闪耀,镜面一转,战北野的金杵正好迎上镜面。
换成别人,这个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松手,可惜孟扶摇胆子一向大得没边,看这人站的方位,刚才战北野那一掌应该就是和他对的,她如何还肯放手,不仅不放,还往自己面前拉了拉,笑道:“雾大,天黑,人多好壮胆。”
战北野摇头,孟扶摇皱眉盯着他,道:“你莫不是不想我轻举妄动,故意骗我说你没听见的吧?”
“九霄!”
“那便从我开始吧。”孟扶摇琅琅笑,“烦请星辉大人做仲裁。”
孟扶摇看着他,笑嘻嘻的不说话,心想你装模作样玩什么花招,好歹姑娘我还送你一座水晶房子呢,再说姑娘我也非吴下阿蒙了哦。
雾隐背对着孟扶摇,长袍垂落,铜镜背在身后,无坚不摧的珍贵古镜上,两道深深裂痕。
为毛他总在最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那冷光直直对着她前心,孟扶摇半空之中无法躲避,只得抬手硬接。
雾隐半空里一个翻身,刚要举镜运功,借着这水面雾气更浓再困孟扶摇,不想应变奇疾的孟扶摇,竟然事事抢先一步。
此情厚重,却无关风月,他捧出丹心热血一片,她微笑接下,然后,放在一边。
两人在空中各不相让,硬拼一招!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真气提升有点奇忙……”孟扶摇皱眉思索,“没这么简单吧……”
半空中方遗墨一回首已经看见了她。
不过好在……总算解决了。
“珠珠遇险,你叫我不动?”孟扶摇愤然,“都叫我不动,看她掉崖?”
飞凤终起,直向云端,清声亮唳,刺破苍穹!
异虹之下,绯衣男子愕然仰首。
雾隐垂下眼睫,男子一般骨节鲜明的手紧一紧手中铜镜,道:“请吧。”
“烟杀是不是你杀的?”雾隐突然道:“他在你手下受过伤,我有遇见他,按照比武惯例,你已经可以替补上十强者之列。”
长孙无极一笑,任她掐,突然拉了她的手走开,孟扶摇犹自不放心,频频回头,长孙无极道:“我已经通知黑风骑来这里接应战北野。”
黑光一闪,“弑天”一现又没,突然诡异的自她膝下飞弹,自下而上直射雾隐眉心!
巨大的风声止歇,崖上一片疮痍。
好在镜子终裂,浓雾略淡,浓雾中立即传来一阵笑声,道:“你竟险些困住我!”
他道:“扶摇,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好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那唇因水流润泽而分外饱满湿润,鲜艳如盛开的玫瑰,长孙无极含笑轻轻啮咬,一分分品尝独属于她的馥郁香软,趁着她自然调息未醒,“锁情”不会被惊动,干脆撬开贝齿攻城掠地,那贝齿之后城关半启,水晶宫中繁花待撷,他的舌也成了一尾灵活的鱼,在她的韵味悠长滟滟甜美的海里恣意欢游,激起雪色的浪花,浪花之上,晴空万里,一轮朗日,熠熠相照。
飓风般猛烈的罡气非人力可以抗拒,现在的孟扶摇也绝对无法抵挡两大强者的合击,她瞬间被卷起,飞出。
长孙无极微笑:“你就不想把顺序排定了三十年都无人更动的天下十强者,给换个新名字么?”
战北野却错开一步,护在她身前。
孟扶摇“呜呜”两声,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赞同或反对,长孙无极已经放开她,自言自语道:“细水长流,今天的份也差不多了。”
“轰!”
为毛她的唇好像有点麻麻的而耳垂有点痛痛的?
他看着这位十八岁的十强者,眼神感叹,良久,他问:“你入十强者第八位,名号为何?”
孟扶摇斜睨她:“人家不要,你多什么事。”
凝黛河!
“咻——”
河岸上,浅紫锦袍的男子则微笑负手看向那玉般身影他的女神,一丝浅笑如水漾开。
“噗通!”
为毛她总有种倒霉事都是别人的,便宜事都是他的感觉?
她的身体,亦有着同样的变化,甚至连牙齿和手指指甲,都渐渐转为淡乳色,更为坚硬。
明净苍穹,朦胧残月,以及,星辉。
这是个让自己的世界浑然一体,永无他人可以伤害的女人,难怪可以布置这般无懈可击出神入化的阵法,孟扶摇觉得,若论性子,她配月魄也许更好,然而这世上的缘分与心动,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按照个性为人来凑对。
身下女子又是一颤,惹得他低笑出声,算算时间在水下已经够久,再呆下去两人都支持不住,伸手抱起她,衣袖一拂身子如浅紫游鱼一线上浮,直破水面。
“我看他不在乎你恨也不需要你谢。”长孙无极淡淡道,“方遗墨一向喜怒无常随性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