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璇玑之谜

第五章 共枕之缘

长孙无极睁眼,微笑凝视眼前如花唇辫洁白额头,伸手一拉便将孟扶摇拉上了自己胸前,笑道:“亲一下便告诉你。”
长孙无极摸摸她的头,拍小狗似的道:“谁叫你爱管皇族闲事早就出了名。”
身侧突然“噗通”一声,铁成下了水,向先前那重物推下的地方拼命游去。
孟扶摇鄙视的瞅他——不是最好吃,是吃的方式最合你意吧?
铁锚风声唿啸,“咚”一声重重砸上船身,江水涌入刹那之间又毁一船,孟扶摇大马金刀的坐在船上,向对面招手,“来,来开会。”
“唉……”孟扶摇长叹一声,不说话了。
那两人回身,一笑,齐齐答:“继续旅游!”
孟扶摇眉头一挑,手一招收回绳索,绳端垂在水中浸着,踢下一方船篷,脚踩着顺水一滑滑近数丈,手中绳索霍然飞起,绕背弯身低头大力一抡!
孟扶摇一脚踏上船板,对满船闪亮的刀光笑了笑,道:"各位下午好啊。
孟扶摇咕哝:“前倨后恭……煞费心思。”
“为什么不继续玩?”孟扶摇懒洋洋躺在船上,不住的打饱嗝,“他凤五当真以为在这船上卖菜,那些花花草草们就不知道了?凤五一走,璇玑家的花儿草儿们虽然不确定我们的行踪,但一定知道和他已经和我们谈过,一定以为我们要改路线走偏僻道儿……大王我偏不改,偏不走!”
浸湿了水的绳索沉重如铁鞭,自平静水面上掠过,罡风激起一片水晶幕墙,再带着飞溅丈高的水花,重重击上对方船身!
他扑过来,一改先前的睥睨和随意,十分恭谨的仰头唤:“在下失礼于太子殿下及孟王驾前,请两位恕罪!”
“不见了?”孟扶摇愕然,“大活人能在太妍眼皮子底下好端端不见了?”
孟扶摇默然,心想这女子确实通透,有些事旁观者看起来要割舍很简单,当局者却往往易入迷障,何况她备受欺辱,换成常人八成要撺掇丈夫夺位好扬眉吐气,难得这女子大度淡定,荣辱不惊,凤五当真好眼光。
她懒洋洋上了顶层舱,铁成犹自不放心,自己拖了个板凳舱门口等着,孟扶摇从他身边经过,叹气:“傻帽,等下烦死你。”
沙丁鱼们挤在罐头里默然无声的看她,用一种看杀人魔王的眼光。
孟扶摇转头看看长孙无极,道:“这孩子,忒性急。”
“是,是,你偏不走,璇玑皇子皇女们可不知道我们的孟大王,天生孤拐性儿,不撞南墙不回头。”
满船长刀齐齐互拍,鸣声清越,这是举帮皆敌的暗号,孟扶摇只懒懒笑,手一伸,黄袍人的脖子突然就到了她手中。
“嚓——”
有人叫:“已经祷告水神,不可中途废止祭祀!”
凤五摇头,半晌他慢慢伸手,捂住了脸,声音和泪水一起从指缝里缓缓溢出:“她其实那晚就应该和我一起逃,但她偏偏要第二天再去宫中,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怎么就这么笨,没想出她是给我留出时间出城……”
凤五连连感谢接过,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竹管儿,道:“唐小公爷托我带给孟王的。”
凤五说到这里,脸上现出苦痛神情,孟扶摇和长孙无极对视一眼,心知大抵,人是等不到了。
“问题就出在这里。”长孙无极道:“当时太妍并不知道情形,看见佛莲被‘劫匪打劫’,顺手要救,封了假冒盗匪的侍卫记忆之后,一回头,佛莲不见了。”
“不知道,那晚她神色匆匆只催我快走,我再三问,她只说,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只在送我出门时说了一句……”
“你的隐卫和我的护卫也不知道啊。”孟扶摇叹气,“有利有弊。”
长孙无极笑笑,道:“哪有这样通风报信的。”
长孙无极侧退一步,道:“未知阁下何人,不敢受礼。”
“现在不是很好?”长孙无极微笑,“目前来说,水路是最安全的,先前漕帮祭神,周围水面全部清空,连艘船都没有,你我的行踪和所在的位置,目前天下什么人都不知道。”
凤五黑线,没想到这女人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记吃,这么吊儿郎当的,到底以前那些翻云覆雨是怎么搞出来的?
完了碗一搁,拉了长孙无极便走,凤五突然想起一事,追问:“两位打算如何更改路线?”
“你无耻,换记号!”孟扶摇悲愤。
孟扶摇听着,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光芒狡黠,眼球转啊转的打算盘,长孙无极唇角翘起,立刻含笑在她颊上啄了啄,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放开手,道:“我去睡了。”
“谁知有次我妻子从宫中侍应回家,却立即要我收拾细软赶紧离开彤城,我不知所以,见她语气神情十分焦急,和_图_书便坚持要走一起走,她说第二天还要去宫中侍应,我们便约好当晚宫门下钥之前,我在城门外十里亭等她一起离开京城。”
“推下去!”
“然后呢?”孟扶摇目光闪动,微笑,“然后就以这个实质内容有限的通风报信的情分,来换取我们帮助你找回妻子或者报仇?”
他说到这里,转头悄悄一抹眼角渗出的泪水,无声吁一口长气,回过头来勉强笑道:“让两位见笑,我……我和我那妻,十分恩爱,彤城中人人都知道凤五夫妻举案齐眉琴瑟相合,我那妻出身不高,小吏之女,而我皇族向来不得与三品以下官员通婚,当初是我千辛万苦死缠烂打坚持要娶,我又没有母家势力撑腰,母亲只是宫中一个五品采林,再不能为我说什么,为此我失爱于父皇,最后还是靖国公唐家看我们可怜,收了我妻做义女,从唐家嫁出去,才入了皇家的门,我妻命苦,嫁过来后未能随我享受到一日的皇家富贵,反倒时常被那些出身大家的妯娌们取笑,皇后贵妃也不待见她,别的皇子妃都只是每月两次请安,不过来宫中说说闲话,她就得经常入宫伺候皇后,做些宫女太监完全可以做完的事,经常妯娌们来请安济济一堂嗑瓜子闲话,她连个座都没有,站着侍奉端茶倒水……”
“所以你在这水上以政治食经,钓我们这两条鱼?”孟扶摇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
她轻轻的,近乎温柔的顺手抓过一个重达百斤的铁锚,在手中捏橡皮泥似的捏成一团项圈状,顺手挂在黄袍人脖子上,然后微笑,十分客气的问:“需要我现在就杀人来证明吗?”
孟扶摇看看他,叹口气,转头对微笑不语的长孙无极道:“你看,人人都当我冤大头,这位好歹还给了个云山雾罩的消息,那位华郡王,啥也没有便去撞我家门了。”
孟扶摇骂:“无时无刻不忘记占便宜的色狼!”扎手扎脚的要爬起,不知怎的船身却突然一晃,水上无着力处,顿时又栽了下去,长孙无极立刻微笑抱个满怀,手指一弹,一枚金叶子无声落在船娘脚下。
吃完抹嘴,孟扶摇指着最后一道花花绿绿的素炒十蔬,笑道:“这好比你们璇玑皇子皇女,一团乱麻似的纠在一起,却又各有立场鲜艳分明。对付他们只有一个好办法。”
“很神奇很诡异的一句话,就十个字。”孟扶摇道:“阎王好见。”
长枪闪电直穿,一阵啪啪裂响,刹那间所有舱房的上半截板壁都多了一个碗口大的洞,直贯到底,每个人都可以通过那个洞,看见所有舱房的动静。
孟扶摇半回身,手撑在舱壁上,笑道:“我要真不知,怎么会‘失踪’,又怎么会在这渔船上和你遇见呢?”
“怕是来得去不得。”凤五语气听起来很像危言耸听,孟扶摇笑起来,指着自己鼻子道:“我们?来得去不得?”
孟扶摇觉得太子殿下最近越发的不像话,鹊巢鸠占反客为主动手动脚上下其手,害得她步步为营高度警惕时时警戒刻刻防备,应该居于道德的高度严厉谴责之,于是她便谴责了:“喂,你怎么睡上了我的床!”
长孙无极掐她一把,她立即掐回去,两人背后互掐里各自笑意吟吟:“啊……凤五皇子啊……真是幸会幸会。”
长孙无极却突然道:“五皇子有什么来意,直接说吧。”
铁成还在掰指头算数字,很疑惑的问:“太子,你,我,那个被救的,我们只要四间舱房就够了呀。”
她啰啰嗦嗦说完,船已经只剩下棚顶,那船娘跺跺脚,一个猛子扎入水里,孟扶摇耸耸肩,一脚踢开船尖棚顶,和长孙无极铁成站在浮在水上的船篷上,伸手从船板上拿起一盘绳子,霍霍对着那大船甩了出去。
她端起菜盘,和元宝大人一人一半毫不客气分吃掉,听得凤五好奇的问该怎么办,大笑道:“一锅烩!”
“那么,死了?”
船娘惊慌的跑过来,扒着船舷一看便拍着大腿哭骂:“天杀的水鬼子!不是答应交了辛苦费了么?”
“这是你的床?”长孙无极眨眼,十分无辜的问。
两人都是人精,既不问人家堂堂皇子为什么要在渔民船家做菜,也不问为什么既然隐姓埋名又要突然叫破身份,两句“幸会”说完,孟扶摇拍着肚子道:“啊……今天好饱。”长孙无极道:“那便回去,铁成和船娘还在等我们呢。”两人自说自话便要转身。
满船拍刀声戛然而止,那些水上汉子露出惊骇之色,悄情后退了一步,黄袍人猛力挣扎,涨得满脸通红,却死活说不出一句话来。
脸皮还不够厚的凤五羞愧和图书的低下头,默认了。
孟扶摇黑着脸,“今天我不会再走错,第一我没喝酒,第二我叫铁成给我准备的舱房上做了记号。”
也难怪凤五,吃个菜也念念不忘考验夫妻深情,大抵寻以此怀念当初恩爱时光吧。
他每次在孟扶摇耳边说话都语气流荡,半带撩拨,撩得孟扶摇浑身发软又发痒,赶紧蹦过一边,瞪他一眼,又看看凤五,想想他爱妻失踪,孤身飘零,揣着一怀牵挂妻子的忧伤,蛰居渔船之上烧火卖菜,煞费苦心的大谈食经只为了向他们求助,一个皇子混到这个地步,也实在是忒惨了。
“不要。”孟扶摇皱眉,她直觉的不喜欢狭窄空间,直接拒绝,“除了十强者前五位,天下可以偷听我们说话还不被发觉的人还没生出来,你想说什么,放心说就是。”
黑暗的舱房,狭窄的通道,苍白清癯的男子倚壁而立,无声流泪,空气中有种水上独有的湿咸味道,属于思念和疼痛的泪水的气味。
“自然!”孟扶摇义正词严。
孟扶摇哈哈一笑,摧平手脚躺在甲板上,仰望蓝天白云,听身侧流水悠悠,道:“这美好时光里谈生啊死啊的,实在很煞风景啊……”
孟扶摇似笑非笑瞥他一眼,心想说这人是个书呆子那是鬼话,看这个东西,如果她不正式表态,他便不会给吧?
“而且。”这个该死的继续道,“你床的隔辟就是我床,根本就是连在一起的,活动板壁一抽,就是一张床,你和我,本来就睡在一张床上。”
船上舱房都一模一样,孟扶摇害怕某人以此为借。“走错房”,事先就叫铁成在每间舱房上做记号,铁成先前已经告诉她了,第一间舱房是她的,挂了条咸鱼,而长孙无极那间,挂的是鱼骨头。
两人对望,都笑了笑,先前三个人都看出船上祭祀品是个人,船身裂开时被推了下来,孟扶摇害怕有诈,特意多等了一会,眼见那人始终没浮上来,看样子不会有假。
“不敢不敢。”长孙无极微笑,“但凡对阁下有意见的,据说现在都死了。”
孟扶摇用目光杀他——我说可以便可以!
那人目光在黑暗中闪闪亮着,如明珠一颗照破山河万朵,十分平静却又强大的在她耳边低笑道:“我说过,哪间不哪间真的没什么要紧,这板壁……就是活动的。”
孟扶摇和长孙无极在他扑过来的时候都没动,两人都是顶级高手,都知道冲过来不代表要杀人,要杀人的未必会冲过来,一个人会不会出手,看杀气才知道。
“男的他,还是女的她?”孟扶摇追问。
他伸掌,挡住某人杀风景的目光,微笑靠过来。
孟扶摇又咕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那男子霍地一个大转身,便扑了过来。
眼看着铁成救下那人,洇渡向第二艘船,孟扶摇和长孙无极双双飞起,在第一艘船上停了停,带起铁成和他救的人直掠第二艘船,这回没人敢拦截了,一鞭子毁一艘船的人,得罪不起。
不紧不慢的掐着对方脖子,孟扶摇眯着眼,也不紧不慢的道:“姑奶奶我看上你们这艘船了,决定就用这船下丽水,从现在开始,你们三艘船上所有人,给我都呆到这艘船上来,顶层留五间舱房给我们,其余人除了舵手和厨子,都给我呆在下面舱房,每天打报告上厕所,打报告吃饭!每天我会清点人数,少一个,杀全舱。”
睡的时候她在小床上滚了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按按床,坐起来看看四周都没觉得有什么,只好又躺下去睡觉,一边睡一边想着,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我说过,跑一个,杀全舱。”孟扶摇笑容可掬,指指那个洞:“欢迎举报不法出境者。”
孟扶摇猥琐的笑着,从他身边过去,她怀中元宝大人从她怀中爬出来,趴在她肩膀上对着铁成指了指自己鼻子。
突觉身下一震,孟扶摇眉头一皱挺腰而起,一转首看见船身微微倾斜,正在慢慢下沉。
“太子和孟王艺高人胆大,自然不将区区璇玑放在眼中。”凤五道:“只是在下无意中听说,有人欲待加害两位者,延请了当世一流强者,长天帮说到底只是餐前小菜,前路上重重设伏!才是新鲜火辣的热炒。”
还有一间,归元宝大人我也。
半晌孟扶摇咕哝道:“反正就是这么回事了……”一转头道:“殿下啊,你的话我记下了,奉劝你,今日之后就不要再在这里做大厨了,隐姓埋名去找我的属下,跟他们一路回京,保不准还遇见老熟人华彦,一起拉拉交情,他华家,多少也该有点势力的。”
“吱——”元宝大人发出和-图-书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努力的钻入孟扶摇衣裳更深处……
铁成叹了口气,看看下面的沙丁鱼罐头,露出同情的眼神。
梯板搭上,对面船上人无奈的上船,三艘船的人挤到一艘上,顿时满船都是人,孟扶摇让铁成领他们下船舱,每间窄小的船舱沙丁鱼罐头似的挤上五六人,孟扶摇偏头看了看舱房设计,见是联排小房,左右各数间,舱房封闭,只有一个门,笑了笑道:“给你们开个窗。”抓过一柄长枪,站在一间舱房的板壁前,抬手一射。
“去不得去不得。”船娘一转头看见那船,见了鬼似的哆嗦着嘴唇,“丽水漕帮的船,升旗子杀祭祭水神,难怪凿我船,怕冲撞水神爷爷,早知道今天便不出船……客人们千万不要去,冲撞了漕帮开春最重要的祭祀,会拿你们替的!”
“这个时候是不应该有煞风景的事儿出现的。”长孙无极在她耳边解释,解释不像解释倒像撩拨,将她的发轻轻扯了在牙齿咬,那般不轻不重的力度,不痛,倒过电似的痒得人一颤一颤,听得他笑意低沉,声音因离得过近而似乎有些失真,“扶摇民……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你我前世修了千百年的缘分,怎么可以被你这个不解风情的一次又一次推拒一边?”
“她说,她怎么这样啊……”
“那她到底听见了什么,招致祸事?”孟扶摇沉吟。
“太妍自己也很生气,所以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后,转回头就来找我岔子。”长孙无极眉头轻蹙,无奈的笑笑。
“可我听说某人有走错房间的习惯。”某人开始翻旧账。
凤五絮絮说着,清癯的脸已经因内心疼痛而扭曲,哽咽道:“是我没用……是我不能给她好日子,亏她每次从宫中回来还笑吟吟的,说皇后给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竟一直信以为真,若不是……若不是有次无意中亲眼撞见……”
长孙无极欠起身,拉过孟扶摇,笑道:“哪间不哪间有什么要紧,来,一起看看水景。”
那凤五皇子苦笑看着,也不出声挽留,突然道:“前方危机重重,虎狼伺伏,璇玑通国之力,正张网以待太子和孟王,两位当真懵然不知么?”
----------
她收了,也没打开,道:“第三道菜呢?”
长绳飞开笔直一线,“唰”一声稳稳搭上船舷,孟扶摇手一紧便要顺势直飞,船上突然刀光一闪,有人一刀砍断了绳索。
“唐家小公爷竹管子里,和你说了什么?”
船娘赶紧眉开眼笑的接了,这生意,划算!
孟扶摇所在的角度,看不见他们推下的东西是什么,她也不去救,只冷笑轻飘飘站在漂浮的船篷上,注视着大船慢慢倾斜沉水,看着船上的人顺了钩锁慌乱的滑入下一艘船,又等了一会,她眉头微微皱起。
她递过去一个盒子,道:“这是面具,你改了装,到前面永和县城墙根儿下等,我会安排人去接你一起回京。”
“真是未开化的食人番,什么年代了还活祭?”孟扶摇皱眉回头看了看那人牲,湿答答抱在铁成手中昏迷未醒,巴掌大的小脸,头发紧贴在苍白的额上更显得骨瘦如柴,被几道牛皮绳索捆得紧紧,铁成正在忙着解绳索,看那身形年纪,竟然还只是个孩子。
转头看看一脸希冀的凤五,孟扶摇用目光询问长孙无极,长孙无极轻笑,附在孟扶摇耳边低低道:“鄙人永远唯孟大王马首是瞻。”
断裂声即使相隔还有数丈距离依然听得清晰,桐木刷油厚达数尺的船身硬生生给这凶猛一鞭鞭裂,船身一倾,大股的水涌进破洞,偌大的船立即开始慢慢下沉。
孟扶摇含泪:“……”
一转眼看见前方过来数艘船,都是黑色船身红色旗帜,船头上好些人站着,都背着明晃晃的刀,咚咚的敲着鼓,鼓声沉厚传过数十里水面,不由大喜道:“船家,一起去那船上避避,初春水冷,冻着了不是玩的。”
“好。”凤五斟酌了一下,缓缓道:"我长话短说,璇玑皇嗣之争,向来是各国都知晓的最剧烈的一个国家,去年夏,父皇突然生了怪病,一日日沉重,新主承继越发成了朝堂后宫之中最紧要的问题,皇后要求立嫡子女,荣贵妃要求立长,宁妃要求立贤,三方各有势力争执不休,整整吵扰了近半年,半年里皇子皇女莫名死了好几个,去年冬,陛下病势最重时,终于颁下诏书说新主已立,却又不说是谁,只说是皇女,臣子们自然疑虑纷纷,但按照规例我朝新主向来只在四月正式登基,如今形势严峻,离登基之日还有数月,陛下对新主身份秘而不宣,也许只是为了保护她,至此也算安和图书静了些。
“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凤五目中闪过希冀的喜色,欠身一礼道:“两位请进舱内说话。”
“刚才我在上面时和船上厨子聊了几句口,长孙无极转了话题,”他说这三艘船是漕帮精英,祭神开运之后,原本打算在下一个港口停岸,参加在广成县举行的绿林总盟大会,据说这是因为十一皇子打压收买的剿匪政策,搅乱了北地绿林乃至璇玑武林的平衡状态,除了利欲熏心被凤净睿收买的那些,大部分实力帮派其实并不愿和官府扯上关系,却也不愿在凤净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政策下芶且偷生,这个绿林总盟大会,就是集会选绿林盟主,并和凤净睿作对到底的。"
不,应该这样说,身为璇玑的皇子皇女,也实在是忒惨了……
“我妻极贤。”凤五镇静了一会,勉强压抑着声音道:“自嫁我后,她便道璇玑皇子皇女皆可继位的旧例,实在是个无声的杀人刀,她总劝我,万万不要介入皇位争夺,只管做自己的闲散皇子便好,荣华富贵使用不尽固然好,却还要看是否有命去享,我听她的,每日里只去衙门应个卯,平时只在家里和她吟诗做菜,我喜欢厨艺,历来被兄弟们讥笑不耻,认为我身为皇子操此贱役,给整个璇玑皇族丢脸,她却道,宁可活着被人轻视,也胜过死了被人敬仰,她的话真真一点不错,瞧不起我的兄弟们,如今大多死了……”
“是吗?”长孙无极微笑,点了点舱房门,道:“对啊,记号。”
长孙无极微笑招手,“喵”一声床下钻出一只猫,长孙无极温柔拍它的头,赞:“乖,吃得很快。”
她施施然出去,走到门口又笑吟吟道:“欢迎逃跑。”
他掰起手指如数家珍般的道:“据说十一皇子利用目前职务之便,以清剿为掩护,纠集所有北地陆上绿林势力欲图杀掉你们,一旦事成,愿得利者赏重金,愿得官者予以招安,另外,荣贵妃长女大皇女,目前也在中路任巡察使,她手中一直掌管着璇玑国的”紫披风“,类似各国都有的暗杀监察机构,这些人在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你们离开北境进入中路,也就进入了”紫披风“的势力范围,中路之后,宁妃三皇子在辅京肃清刑部积年大案,正在当地查案,手中掌管南境所有军法执事力量,这些人就是一群恶狗,杀人如草不闻声,和‘紫披风’一般的臭名昭著,人到了这种人手中,不怕死,却怕不能好好的死,这还是最具实力明摆着要争皇位要搅浑水的,至于宫中,还有其他的……唉,大杂烩一样,难辨!”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孟扶摇凑过来,趴在长孙无极上方,“上次你家师妹说救了佛莲,到底是真是假?”
长孙无极轻笑着吻了吻孟扶摇的额,倒也不打算得寸进尺,很满足的放开,道:“太妍那是在故意气我,我上次回师门问过了,她当时虽然在,却并没有救下佛莲。”
孟扶摇又咕哝:“凤五?我还柳五呢!”
这个人不仅没杀气,甚至武功低微。
“扶摇,你看。”长孙无极春风般的唿吸逶迤在她额角算尖颊边唇角,一寸寸温柔旖旎的膜拜过去,低低笑,“我们真是有缘,随便砸个船也能好命同床。”
孟扶摇瞅着这三句话不离烧菜的皇子,淡淡道:“也没什么,实在不成,我两人也不怕丢面子,回国就是。”
孟扶摇轻轻一声叹息,对璇玑皇宫的恶感又重几分,心道璇玑皇后最好不要给她遇见,遇见了老大耳刮子煽她!
缘你个死人头……孟扶摇泪奔……你丫丫的,那么有缘为毛还要点我穴道?
孟扶摇正要追究偷吻之罪,看他这么干脆的放手又觉得惊讶,顿时也忘记了要谴责之,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摊手摊脚睡下去,隐约听得舱房下铁成那里不间断的报告声“报告,要撒尿!”“报告!要大解!”,哈哈一笑,闭上眼睛睡了。
“什么?”
长孙无极视若无睹,轻笑,用最强大的笑容告诉她——我说不可以便不可以。
“那是我们的事!”那黄袍人怒喝,“你一个外人,多管闲事不怕找死?”
孟扶摇路过那个孩子睡的舱房,探头看了看,那孩子昏迷不醒,孟扶摇进去把了把他的脉,脉象虚浮时松时紧,看样子受惊过度,倒没什么大碍,看这孩子面黄肌瘦手脚粗糙,掌心生着被渔网绳索磨出的厚厚老茧,大抵是渔民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便成了这水神祭品。
果然凤五道:“我那夜等到月上中天,等到晨曦初起,都没有见到她,我还想等下去,我几个忠心仆人知道事情不好,将我敲昏了带走,后来我试图悄悄联络hetushu.com京中故旧,帮我打探我妻子消息,但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哗啦!”一声水响,似有重物被推下。
“既然无意中已经卷入,前路后路一样有险,向前走就是了。”长孙无极淡淡道:“诡局政争,不进则退,躲避未必有用,反而被动。”
有人在水下凿穿了船。
“怕是有什么不好说吧。”孟扶摇道:“我怀疑花花草草们安排的人一定很复杂,我总觉得,不仅皇位无望的花花草草希望杀了我们引起三国纠纷,浑水摸鱼觊觎皇位,弄不好连璇玑新皇老皇,可能都没安好心,我们两个,竟然好像成为璇玑整个皇族的目标,每个人都轮流捅上一刀,啊啊啊……想起来真累。”
“啪!”
船上的人一阵惊唿,鼓乐声止慌乱救援,甲板上被杂沓的脚步踩得咚咚响,隐约听见有人大喝:“去那边船上!”
“我爱管?我爱管?”孟扶摇指着自己鼻子欲哭无泪,真是天大的误会啊,她什么时候爱管闲事了?不都是因为偏巧涉及长孙无极战北野宗越嘛,她只是觉得受人恩惠不能不报而已!
孟扶摇:“……”
满船的人看着那沉重的铁锚就那么轻描淡写的泥巴似的被捏成铁枷,看着他们的副舵把子一被放开就头重脚轻的咕咚向地下一栽,拼命去扯那铁圈却无法扯开,想着便是不死,一辈子脖子上戴这种重东西也迟早折腾死,目中都露出骇然之色,面面相觑,原先张嘴要骂的,现在都缩了脖子,孟扶摇拍拍手,顺手抓起另一个铁锚,抬手就对对面欲待逃开的第三艘船一砸。
孟扶摇抬头一看,门上挂着个鱼骨头……"
“你是谁!竟敢打搅我漕帮祭祀水神!”领头一个狮鼻阔口的黄袍人怒喝。
孟扶摇对这个效果很满意,就是要不杀一人却造出屠夫的势,不然要她自己监视这么多人多累啊,要她的铁成监视她也心疼她家的劳动力啊,让他们自己互相监视才省力。
“早先的时候,我没有这个打算。”凤五撸鼻涕,用一块不甚干净的帕子擦鼻子,孟扶摇不忍卒睹的转头,听他道,“我当时心丧欲死,飘零各地,在各地水上、小镇、山野都做过菜,也就是个发泄而已,最近才接到唐家消息,就是靖国公唐家,一门忠良,小公爷十分人才了得,诸皇子争位,朝中臣子纷纷站队,只有唐家一直不偏不倚,他告诉我说,我妻子那晚在回家之前,先去过国公府,和他谈过,他也没说谈什么,只说要我想办法截住你们,告诉你们前路有险,请你们务必小心,在十一皇子势力下的北境,最好走水路,只是水路难免不便,如果可能的话,水上漕帮尚未受十一皇子控制,利用他们的力量最起码可以绕过一半设伏,中路尽量遇山而行,‘紫披风’骑兵难以进山,于是我便想出了这个政治食经的法子,想来你们会受吸引……”
舱房就那么大,转身都艰难,孟扶摇叹口气,将他往边上挪挪,两人靠在被褥上出神的看着窄窗外千顷水波滟滟,江海明月情生,同享四周带着鱼腥气的空气里的静谧和安宁,半晌孟扶摇道:“有这心思,还不如想着怎么轻松点到彤城呢。”
他以极度的敏捷,扑到——两人脚下。
他没奈何只好当真去洗手作羹汤,这回也不用故弄玄虚的一二三道了,做了满满一桌,荤素俱全,有效抚慰了因为不吃荤已经对前面两道菜怨念已久的元宝大人,孟扶摇和元宝大人扑在桌子上吃得眉飞色舞,长孙无极却每样浅浅尝尝,便放下筷子长叹:“我还是觉得前面两道最好……”
那人站起,微微欠身道:“璇玑凤五,见过太子及孟王。”
“客人们会游水不?赶紧走罢,现在不是说话的时辰!”船娘噙一泡眼泪丢了桨,赶紧收拾船上的银钱绑在腰里,孟扶摇叹口气,道:“还是不能避免落水的命运啊……”
孟扶摇原先以为是追杀自己两人的人,正在奇怪这些人本事好大,这么快就能找到他们,听这句话意思不是那么对,一边赶紧拉着长孙无极往船顶上蹿一边问:“怎么回事?”
睡到半夜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身侧板壁一空,床动了动,然后……一双手臂伸了过来,熟悉的异香似这午夜水声无声无息却又温柔潮涌的袭来,她整个人,突然便落入了一个人温暖的怀抱中。
孟扶摇现在对孩子很有些过敏,看了一下他的状况便立即避开,回到自己舱房,门刚推开便果然不出所料的看见某太子半躺在她的床上,姿态舒适便如那是他自己的床,看见她招手道:“过来。”
孟扶摇偏头,笑吟吟看那个闭目假寐的家伙:“同志,好像你对我很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