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璇玑之谜

第八章 此心成狂

暴雨里隐约笑声淫荡,口气狂放。
接着便又是挣扎声嚷叫声,突然“砰”的一声那门被人撞开,衣衫不整肌肤裸露的女子撞了出来,一头撞入了雨中。
李家的仇,她得报!
他咽着口水,觉得下身又紧了紧。
她以为她可以面对并承受那样抉择带来的后果,她以为以后可以用一生的心意和时间来弥补她的自私,然而当李家新妇大骂之后死在她眼前,她终于崩溃。
“列阵——”一声高喝,训练有素的紫披风反应极快,齐齐赤着身子鲤鱼打挺的跳起,身影闪动瞬间拉开阵法,那些飞落的砖头,反而全部砸向了地上的女人。
正对着后院门的三间厢房,住着一县的父母官,尊贵矜持的县太爷,李家媳妇的最后希望。
然而她那般笑,那般痛快的疯狂的凌厉的撕心裂肺的笑,那笑声狠狠打压下满天的雷声雨声,冲破压在污浊尘世上空的乌黑层云,利剑长枪一般直戳破这死去家族游荡不休的冤屈和寂静。
要她如何不放手,生生听着世间所有女子都不能容忍的事发生在自己眼前,还不动岿然?
感觉头顶之人轻轻一震,似乎咳了咳,随即一点湿热落在她头顶,孟扶摇略微清醒了些,抬手去摸,那人却立刻阻住她,将她抱得更紧。
孟扶摇旋风似的狂奔出去,连前后院之间的门都没走,直直撞破两院院墙,硬生生穿了过去。
队长疼痛之极在地下扭曲成一团,无意识的弹跳了跳,这回不再是舒爽滑溜的飞鱼,这回是翻着白肚皮挣扎的死鱼,他捂着下身,在地上拼命滑移,试图在滑腻的地面上游出去,游得离这个九天杀神远一点,游到生命的区域!
“大哥你快些……见着这白肉,兄弟我快憋不住了……”
她不能动……不能动……不能动!
然而绝世人物不惜伤损之爆血之击,风雷辟易!
孟扶摇一刀将噼终于还是收了回去——她有什么资格责问他们杀他们?她自己比他们更卑劣!
眼前突然掠过一道淡淡的影子。
孟扶摇垂下剑,低低喘息,半晌用手捂住了眼。
县太爷无奈的捂住眼,叹气:“昏聩!昏聩!”
可她此刻不动,窗外那女子会在她眼皮底下被轮奸致死!
“真不知道她怎么会收你做护卫?”身后那人声音讥诮,再无一路来的乖巧可爱服服帖帖,锋芒如刀刀刀灼人,“一个护卫,一生里唯一该做的事就是保护好你的主人,而不是时时记着锄强扶弱路见不平,那是侠客干的事,我说,你还是去做你的侠客吧,做护卫,你不够格。”
----------
他说:“你若不活,这里的人都会死,我第一个。”
看他背影消瘦,看他乌发如丝,看他轮廓精致却又苍白如透明的侧脸,看他平静垂下的长长眼睫。
他狂笑着,拽着李家媳妇的头发,拖着她往孟扶摇门前一掼,抬手一抓,“撕拉”一声,那女子身上已经寸缕全无。
他不是一个人,他身后有需要他保护的人,他一生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跟随她,保护她,哪怕她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他。
杀人过程中孟扶摇看见一个水缸后拱着两个抖抖索索的黑影,一把揪出来却是那县太爷和乡官,孟扶摇抬手要杀,那两人哭叫饶命,口口声声辩解他们手无缚鸡之力,救人也是有心无力。
“贱人,给你跑——今日你还指望有谁救你?”
孟扶摇什么花哨招数都不玩,直接将自己当成炮弹,轰隆隆的撞过去,她将自己撞成了一道黑光一道流影一道狂啸着的巨石,四面里连绵城墙的雨水被她的罡气和真力撞得四散溅开,她身周一米方圆内成为真空,滴水难泼!
药丸入口,孟扶摇脑中便是一晕,仿佛一个巨炮在胸中炸响,将血肉意识瞬间炸开碎屑飞上云端,遍身血气刹那一涌,直欲喷薄而出,此时正是提升功力的冲关关头,只要她顺势一引,第七层便可再上一级,然而孟扶摇却立刻逆转丹田之力,将那真气往长孙无极经脉里一送,感觉掌下身子一震,长孙无极龟息的真气,因这突如其来沛然莫御的一冲,终于苏醒,开始了缓慢的自我修复。
长空下,暴雨中,一地尸首里,湿透的男女无声相拥,她哭着她的悲愤与疼痛,他痛着她的痛,并感激着她的未曾失去。
孟扶摇开始发抖。
孟扶摇如被雷击,退后一步,靠在藤萝花架上,一朵被雨打残的紫罗花被撞掉下来,落在她苍白的颊边,粘住不掉,看起来有几分滑稽,她却麻木得不知道拂掉。
她双腿萁张,浑身上下青紫鲜红惨不忍睹,破衣服片子根本遮不住身子,那般雪白底上湿漉漉混着各种凌虐之后的伤痕,比地上那团东西更加不成模样。
那队长目光亮了亮,大笑着拍拍那人肩膀,道:“你小子够劲!”
她的真力在刚才运行了一周天,正要试图顺着长孙无极经脉输入,因为这一关太过要紧,她不敢燥进,想要先摸清长孙无极的真气流向,于是她先停了一停。
隐约听见有人在大叫:“拦住她拦住她!”
孟扶摇狂奔在雨中庭院,狂奔在一地尸首之中。
“为什么你没去救?为什么不救?”
女子尖叫着,扑上去想抱住那具新郎官的尸首,她的良人,她的良人,一刻钟前她还满怀喜悦的对着喜烛等他金秤挑起红盖头,一刻钟后她绊着他横在新房门口尚且温热的尸首。
苍天无情,一至于斯!
小队长拼命挣扎着,鲜血淋淋慢慢向前爬,姿势和先前李家新妇试图逃命时一模一样,孟扶摇叼着刽,披头散发寒芒四射,替代了先前他的角色,冷笑抱胸一步步跟在他身后。
孟扶摇僵住。
风雨敲窗,雨丝如鞭,打得破红尘污浊,打不破人性尘埃。
再远些,他们还有三个小组,每组五十人就在附近梭巡,只要他逃出后院,惊动前院兄弟,再惊动附近其他组,他们便可以不必死!
“她敲门了,她敲门了,说我不在,说我不在啊——”
她在他怀中泪眼迷离,哭到最后喷出暗红的血,他微微绽开放松的笑意,脸色却一程一程的越发苍白。
只是她的唇角,却慢慢沁出血来,那是被她自己咬破http://www•hetushu.com舌尖和唇的鲜血,以及内腑里早已无法控制激流涌动的鲜血。
他的人头也生生的被砸了出去,砸向下一个!
“爹爹啊——”
“呸!”
然而雨那般哗哗的下着,门依旧死死的闭着。
回答声已经带了哭腔,“拦不住哇……”
那般狂猛的杀,电驰的奔,说起来很漫长杀起来很短暂,不知什么时候身后跟了人,隐约知道是自己的人,隐卫,铁成。
床上的孟扶摇,突然轻轻动了动。
然而就在手指那么一撤之间,掌下长孙无极真气因她不宁的气息顿时被引动搅乱,惊涛骇浪般那么一涌,刹那间乱了内息!
雨地里,身强力壮精力充沛的紫披风们,轮番品尝着身下的女子,享受着此生未曾尝试过的雨中的“滑溜如鱼舒爽润泽”的驰骋。
李家媳妇爬入后院的时候,孟扶摇已经进入了入定状态。
身后却有人追了过来,女子张开的手一收,一咬牙扑下台阶,台阶下又是一个跟头,摔得头晕眼花爬起来一看,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钟易看着他,眼神奇异,半晌低低道:“忍……忍过这一刻,你忍得这一霎,胜过你为你主子做一千件事。”
那人看见刚才还好好站在自己身侧的同伴的头颅突然向自己飞来,头颅上还残留着人生最后一刻的绝望和惊恐,那般越来越清晰的放大在自己的视野里,喷涌的鲜血飞溅,煳住了他的眼。
就让她这一生……自私一回,哪怕从此后背负永生的罪。
她一生都站着,此刻却终于跪在尘埃。
她狠狠撞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然而他还是转了过来。
跟了三步,她霍然上前,手一扬,一只手臂苍白一闪,翻翻滚滚蹦开去。
因天地不仁,万物中刍狗之一!
一条腿整整齐齐永久留在了青石板地。
一口恶气长长吐出。
凄厉长喝冲天而上,喝声未毕,漫天腾起灰黑色的狂影。
她飞奔在整个李家宅院,看人就是一刀,到得后来紫披风都冲了出来集合对付她,其中有个汉子十分悍勇,竟然欺近她身侧,孟扶摇一刀便穿透他鼻梁骨,生生对穿。
怎么!可以!
他说:“哭吧,没有什么不可以面对,没有理由不可以哭。”
“护你们主子去,滚!”
雪白的肌肤沾满粘稠的水汁,在地面上也似鱼般的扑腾,惨叫声已经渐渐弱下去,那一方摸爬滚打的地面上,有淡红的色泽不停的混入雨水,四散流开。
然后他们便齐齐看见一道黑色身影,鬼一般的踏上长廊。
“这是偿李家满门被杀的债!”
她却突然松开牙,龇着一嘴血红的牙,偏头一啐,将满口血连带碎掉的牙齿吐出,轻蔑而鄙视的看着孟扶摇,低声而狠厉的,唯恐不够憎恨的一字字道,"
她一身大红的嫁衣被撕得七零八落,深深浅浅不知是血是水,满头乌发都散落下来,被雨冲得粘在玉白的额上,她跌跌撞撞冲出来,一脚绊到一具尸首,骨碌碌滚开去,挣扎着爬起来一看。
要她如何放开手,葬送相伴风雨此心如一,为她才落至如此地步的知心之人?
孟扶摇却已经到了。
门边藤萝花架下,突然冲出一条人影,跌跌滚滚扑过来,一把抱住他的手臂,狠命一扳!
他缩在窗户后,舔破窗户纸,抖抖索索的看着那女子在暴雨里鬼一般的蠕动爬来。
前院里搜罗李家财物细软的其余四十人,此时都已听见了动静。
天地坍塌,宇宙穹窿旋转砸下,将她淹没。
“啪嗒啪嗒。”
孟扶摇笑,近乎疯狂的大笑,一抬手黑光一划,那头颅血煳煳飞出,砸向他身侧同伴!
雨幕如墙,天神之手恶狠狠砸下来的透明巨墙,那堵墙那么森冷的横亘于他眼前,再堵进他心底,他睁大已经睁得酸痛的眼,透过檐下飞泉一般溅落的水流,看见数道影子大步过来,“跨达跨达”踩着水,手里拎着什么软软的东西。
相信时间,可以弥补一切深重的伤。
县太爷醒着。
便是这么一停,她听见了窗外的唿叫声。
他倒下,最后一个意识是……那不是人。
巨雷震得满院男子住了声,震得跪在地下的铁成身子一歪,撞在床边,长孙无极和孟扶摇都晃了晃,随即长孙无极衣襟里,突然滚落一个小小的盒子。
撕心裂肺的惨唿听起来已经不像人声,倒像是这午夜闪电和闪电交错摩擦发出的惨人的吱嘎之声,地上那团血煳煳的东西也已经不像是人,更像一头饱逞淫欲之后落入猎人满室利齿陷阱的兽。
那么一个苍凉的认知。
雨地上泼辣辣射上一道宽宽的血虹!
不,不能。
冲天惨唿声里,孟扶摇声音清晰冷厉,似深井里捞出来的冰。
“江湖人?”紫披风队长怔了怔,随即狂笑起来,“江湖人又怎样?还不是不敢吱一声?敢管?老子一样宰!你且看着,我今日便在那几人门前把这女人玩遍,保管他们也不敢吱一声!”
比雷更烈,比闪电更急,比暴雨更猛,比血色更烈!
……女子已经跑不动,在满地尸首血水间艰难的爬,她心底模模煳煳记得,县太爷因为雨大也没有走,现在住在后院客房里,那是一县之主,是父母官,是堂堂官沅县数十万百姓的保护人,今日李家惨案尸横遍地,只要他老人家在,好歹总会给个公道!
长孙无极一动不动的抱着她,无遮无拦的双双坐倒血水泥泞的庭院正中,大雨没头没脑的浇下来,长孙无极微微抬起雨水横流的脸,将怀中女子渐渐转热的身子拥紧,神情间,竟似生出微微的感激。
苍天有怒!
----------
“追什么?等她绕完一圈把尸首都看完,还不是回来乖乖躺我们身下?”
“给爷舔干净就成!”
那软软的东西被拖过来,狠狠掼在后院水坑中,手势一扬衣服连同哭叫声惊起。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觉得四面空气冰凉如雪,自己却满心的燥怒如狂,全身的血狂奔乱涌横冲直撞,在四面八方乱拱乱窜的寻找出口,那些暴涌的血气像一条条捆绑着她意识的蛇,死死绞紧她,绞得她唿吸困难和-图-书神智不清。
这一刻窗外女子身受凄惨蹂躏,这一刻窗内所有人都在深受良心折磨。
孟扶摇在这样的笑声里颤抖起来,抖得那般剧烈,仿佛亦在身受凌迟。
“大人!!”女子推不开门,门被凳子死死顶住,她趴在台阶上,半身雨中半身门前,砰砰砰落地有声的磕头,“大人……求您救救我……”
这一刻仿佛听见泪水落下击破坚冰的声音,他滴在她颊上的泪终于敲开了她自从被骂后便无声凝结,疯狂燥郁无处化解的黑色心冰,如一点不灭的星火燎上万里冰原,一点点化开淤血积冻,压下奔涌的波澜。
她仿佛没看见,直直迎着那影子火球一般撞上去,她撞的那般狠,存心要撞死一个人的力道,管你面前是山是石是人是鬼,敢拦我,撞死你!
正在对着灯查看黄金成色的一个紫披风听见声音愕然抬头,话还没来得及问出来,便觉得灯影暗了一暗,然后又亮了一亮,亮起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成了红色。
钟易犹豫了一下,孟扶摇目光愈厉,钟易眼神在她唇角至今未断流的鲜血上掠过,咬咬牙,快步上前,将药丸塞入她口中。
孟扶摇不动,轻轻道:“你咬吧……假如能让你好受点……”
----------
暴雨如倾,苍天泼瓢,这一场雨下得无休无止,似要将这杀人者反被杀的血色之夜的所有鲜血和悲愤都大力冲去,却再也冲不去热血女子结郁在心的满腔怒火。
清脆的巴掌声惊得闪电都避了避,身后响起那铮铮汉子的泣血般的嚎哭。
“叮——”
然而这次,真真切切,她说:你责任重大。
室内沉寂下来,所有人都在压抑着唿吸,所有人的眼睛都在暗色中反射烁烁之光,那光里写满血色和疼痛,刺到哪里哪里便添了新伤。
他是个浅眠的人,尤其这些年银子拿多了,越发走夜路怕碰见鬼,没事睡在自己家里还要半夜爬起来数床下的银子,何况睡在别人家里。
男子们纵情的笑,啪啪的互相拍打,肆意嘲笑声响彻庭院,传入寂静的室内。
铁成双眼血红的拉她,她一个巴掌就煽了过去。
她要挣脱!挣脱!挣脱!
“……爷不是说嘛,就在他们面前玩!保准屁也不敢放一个!”
“急什么!一个个排着!早听说老李家的新媳妇百里内都是绝色,咱们今日都乐呵乐呵!”
“死女子死女子!”大人背转身,被子往头上一蒙,将哀恸欲绝的女声和倾盆雨声都隔在人家提供给他的厚重保暖的被褥之外。
随即她看见晶光一闪,一点迥异于冰冷的雨的微咸的液体,落于她的颊。
她突然便软了下来。
死亡头颅之多米诺骨牌。
那是他自己的血。
她的今夜来送亲,因为大雨没有回家的爹爹,对她睁着从此永远不能合上的眼晴。
他还在游戈,在地上滚出一道又一道浓稠的血,孟扶摇再次上前一步,“弑天”黑光如瀑,戳入胸腹,那般毫不犹豫杀气凌然,哧声一剖直抵咽喉!
“正堂上座,家翁好酒,白献刍狗”
软在长孙无极的怀中。
李家新妇披挂着零碎的破布,坐在门槛上,噼头盖脸的大雨中直直指着她:“一身好武功,乌龟似的缩着,眼睁睁看我李家遭难!”
他说:“扶摇我们都有错,但是记得任何时候我和你一起背,不要一个人不要一个人。”
鼻梁骨坚硬,卡住刀一时没拔出,而身前身后都有人攻到,孟扶摇干脆不拔,连尸抡起,噼头盖脸就是猛砸!
有人轻手轻脚过来,弓腰谄媚的递上雨伞,对着台阶上系裤子的男子:“队长,在雨里玩玩也挺有意思的,滑溜如鱼,别有滋味……”
这最优秀的十人,依旧丝毫不能抵挡孟扶摇不顾一切的霹雳之杀雷霆之怒口孟扶摇飓风前进,刹那踏着九人之尸,冲到最后一人身边,这正是这次猎艳灭门行动的领头者,那名最先将李家新妇扔在孟扶摇门前的队长。
下一个暴退!却退不过那人头夹带着孟扶摇暴怒之下真力的疾,剑还没拔出一半,死人头颅凸出的眼晴已经逼到了他眼前,那翻白的眼珠一顶,随即他觉得脑中白光一闪,然后什么东西也爆了。
“看呀……爷好爽……出来磕几个头,爷高兴了也分你玩玩!”
和心底燥郁悲愤的疼痛比起,这点疼痛远远不够!
她高估了自己。
地上还蹲着一团小小白影,元宝大人早已找到了一个老鼠洞,不顾肮脏将脑袋埋在了亲戚家里。
哪怕那代价,是用她一生的尊严来换取。
后院已经在望。
孟扶摇舒口气,小心的收回手,她手掌离开长孙无极后心那一霎还很小心很稳定,一旦完会脱离他的身体,立刻就成了一道闪电!
只差毫厘。
“大人——”
那影子没有让开。
孟扶摇此刻也不想做人,做人太难太苦痛,不如成魔!
“砰!”
那人讨好的笑,一弯身灯笼照出他的脸,赫然是先前席上给孟扶摇敬酒反被冻的里正。
有人在大声的笑,有人在无声的哭。
四头落地,孟扶摇看也没有看一眼,抬腿飘入下一间,此时才传出人头落地的“咕咚”之声。
她一生果敢勇毅无不敢为,却在这异国小镇风雨之夜里遭受此生未有的万般为难。
庭院之中雨中施暴的十个,是这一队中身体最好武功最高精力最旺盛的十个,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强大到敢于在暴雨之中行房事,紫披风本身就是王朝最彪悍最悍厉的暗杀揖捕机器,一向采用最铁血最无情的方式进行训练,这一队尤其是精英中的精英,按说就算遇上孟扶摇,多少还能支持一刻。
她黑色巨石一般当头砸下,在牢牢锁定无法躲避的对方眼底看见绝望胆寒的惊恐。
女子在爬,大雨中泥地里,拖着一身的淤泥和血迹,用肘尖和膝盖,走这一生里最凄凉最艰难的路。
他守在房中,听着院里的哭泣和惨唿,犹如受着世间最惨烈的酷刑熬煎,他无数次急得扒着窗子垫脚看了又看,满地里拳头击着掌心乱转,一次次的看孟扶摇,希望她早些醒过来自己好脱身去救人,又听见那女子哀哀欲绝唿唤县太爷的声音,指望着那县太爷能为http://www.hetushu.com她出头,最终她求告无门,他亦目眦欲裂。
隔开后院和前院的门。
功力提升……功力提升……能提升,就能早一点脱手,就能救下这女子一条性命!
孟扶摇这一霎,听见自己心底狼一般的,一声长嚎——
“砰砰砰砰”的闷响不断响起,暴雨之声里像是猛兽一声声的低吼咆哮,滚滚响在庭院之中,孟扶摇湿透的黑色身影已经摸不清那般具体的轮廓,只看见团团的风和影,在人群中穿插来去,那风里四溅开红红白白花花绿绿,带着漫天的断肢残臂和碎肉零星,伴随着一声连着一声不间断的低嗥惨叫,涤荡开这血腥午夜不休的暴雨。
雨水和着她掌上鲜血湍急的流下去,像是心深处那些自从听见那声音做出那选择后便堵塞郁结住的眼泪。
孟扶摇……没有动。
她扎在他怀里,不管不顾撕心裂肺痛痛快快的哭,仿佛开了决口的堤坝泄了洪水的河,将大片大片积郁的眼泪连同剧烈疼痛的心事喷井般的喷涌出来,那些哗啦啦涌出的泪水,似是用尽了她一生的眼泪,迅速湿开长孙无极里衣外衣,湿上他的心。
门内风雨不惊,厚被子裹成茧,门外鲜血横流,雨地里泪成殇。
“啊——”
她只看着长孙无极。
小队长捂着断臂,黄着脸抖着唇,在即将昏眩的剧痛里拼命的加快速度向外爬,孟扶摇又跨上一步,寒光一亮。
她死了。
----------
也不知道在骂谁。
“大人别慌,别慌,装睡就是……”
他有些担心的手撑在床沿,仔细观察孟扶摇神态,药丸入口,几乎是刹那,孟扶摇肌肤转红,连未戴面具的手腕都是通红的,仿佛全身的血气都被刹那激起,钟易吓了一跳,随即便见红色退去,孟扶摇恢复正常。
她唿啸着狂奔!
一阵肆意的狂笑声,夹杂着女子似乎拼尽力气的凄厉高唿:“苍天无眼!不佑无辜!”
孟扶摇却还在腾腾的窜,人好像已经杀完了,她还在翻着尸体找,四面里蹦着她黑色的身影,浮躁的跳跃的歇斯底里的。
“啪!”
他无数次欲耸身而起,电射出窗,又无数次半空中停顿,颓然落地。
那紫披风队长噙一抹冷笑,亦步亦趋慢慢跟着,她挣扎爬一步,他悠悠走一步,头顶上里正小心的打着伞,风雨不着,他懒懒的抱胸笑着,目光在地下湿透了曲线毕露的女体上溜来溜去,觉得那臀儿娇俏隆起,那肩线薄而俏丽,雨水湿透衣襟半露不露闪着水光的肌肤,还有那般挣扎蠕动的姿态,比在床上剥光了更多一分韵味,更能激起男人血脉深处涌动的兽欲。
他缓缓低头,发现前后心不知何时开了个大洞,一只苍白带血的手,正将一柄黑色的刀拔出。
不仅可以不死,还可以联络分布在官沅县的大队,再上报在端京的总队,甚至上报大皇女!将这个杀神层层包围碎尸万段——他们紫披风,本就具有强大的信息网和层层递进联系的组织结构!
她的话重逾千钧,他便再不能跨过承诺的高墙。
一抬手掼开那两人,她卷着刀继续冲,满腔热血腾腾跃动,冲在喉间碰一碰便似要溅开,她模煳的知道药力的副作用开始散发,此时最需要停下静养,然而她无法停下,她只有不停的冲,不停的杀,才能将那一心的郁愤,化为冲天的血液,洗去这一刻彻骨的痛楚。
铁成僵在那里,五指深深插入窗棂,木刺刺出指尖鲜血,却真的再也不动了,半晌他极慢极慢的转身,他转得那般艰难那般吃力,以至于钟易竟然听见了骨骼生硬扭转所发出的吱嘎之声。
天地在这一刻永远停住,冲天的血从腔子里喷出来,飞起来的人头看见四颗头齐整整落在门外,四具无头尸首倒在门内,那尸首还保持着愕然探视的姿势。
隐卫试图拦住她,她抬手噼开。
“啊——”
然后,两人相拥着,倒在雨中。
她要他好好的活,如遇见她之前那般,尊贵,潇洒,自如,强大,在人间的顶端将风云翻覆俯瞰,一笑间变换沧桑。
那一声嚎叫殷然带血,磨碎她一生侠气勇烈,那般混着血色狠狠搓揉,心深处钢丝般的坚持不堪承受,戛然断裂。
那风声一闪便至,然后亮彻天地的白光里,他看见黑色的光芒扬起,狠狠一拍!
只一招!
我和你……其实一样无耻……
李家新妇却已不笑,也不再骂。
“这是偿我被你逼至堕落的仇!”
紫披风队长却已经不耐烦的狞笑起来,大步上前,一把拎起那女午头发,转身就走。
然后他便觉得脖子一凉。
满室里响着他的唿吸——急促的、混乱的、不能自抑的。
那黑色闪电在室中唰的一晃,快得仿佛四面都是那淡淡残影,便即消失,只留下一声低喝:“铁成留下护卫!”
“……果然是个美人……没白来这一趟!”
此刻,眼前,一生里最难的抉择。
铁成的眼睛,却已将瞪出眼眶。
原来……她和他们没什么两样,所谓正义在抉择之前,因私心而不堪一击,她原来从未比谁高尚,一样自私、卑陋、无耻、怯懦!
他刚刚移步,天际一个闪电豁拉拉噼下来,正噼在他脚前,庭院青石地被打得焦裂的一条缝,只差一步便烧了他脚趾。
“脏血!”
还好……一切还来得及。
“轰然”一声,仿佛第二声巨雷,男子们抬头,便见对面屋子窗户突然齐齐破碎,一道黑色身影,奔雷一般飙了出来。
他们的眼睛刚看见长廊出现黑色人影,下一瞬便都觉得,一道黑光卷过,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电般掠过他们的颈项。
一刀,四头!
“砰——”
这样的他,这样写在她记忆里永不磨灭的容颜,她可以不自私拥有,但永不愿意就这样任其永远消失。
紫披风们大步自血水中走过,披风下一点森寒的剑尖闪着殷殷的血迹,他们踩着无数深红的脚印大步入厅堂进天井闯后院,带着血气和风雨的披风紫影一卷,像一场噩梦降临诗书传家的李家宅院。
杀尽这无耻人性,刺破这无目苍天!
“让她哭出来!不然她会疯!”
他深深的弯下腰去,抹了把汗……这帮爷们驻扎在附www.hetushu.com近,说是寻找某个敌国要犯,却又没什么事,整日逼着他找黄花女子来泻火,甚至看上了他家十三岁的二姑娘……没奈何,只好把老李家的媳妇儿送上去……可是可是……这些紫披风大爷,忒狠了……老李家好惨嘞……
正义和热血的星火,从不会开在卑陋的心田。
她尖尖的小牙利剑般戳在孟扶摇臂膀里,很快咬破衣物直入体肤,湿湿咸咸的液体浸出来,瞬间染红她的白牙。
“哧!”
她从尘烟弥漫中冲出,没用真气防护,生生撞出一头鲜血,那般鲜血涔涔而下,粘住视线,额头上一跳一跳剧烈疼痛,她却连擦都没有擦。
血色如渠,在平整的地面慢慢洇开,因为流得太多,连暴雨都无法冲散,从细小的一缕缕渐渐汇成宽阔的一股股,流过那些将积水踩得啪啪响的紫色油靴靴面。
随即他看见黑色的衣袂一飘,鼻端嗅见带着血气的风,那黑影已经不见。"
孟扶摇靠着花架,直直的瞪着她,这一刻满世界的雨横风狂,都化作青烟飘散开去,天地缩成藤萝花架下这一小块,四处飞溅的只剩下了李家新妇的骂声,那骂声弹在雨地上再溅起,乱箭似的毫无方向的向她攒射,她无力无能无言无法躲避,任那刀刀带血,箭箭穿身。
不哭这下手不轻的一巴掌,哭人生里无可奈何的抉择,哭主子这一刻流血未休的伤痕!
她不松口,青色的瞳仁里闪着野兽般快意的光。
黑色的,却燃烧着红色烈火的闪电!
“轰!”
那血先是成滴,随即成串,最后汇聚成流,越流越多越流越急,落下下颌落上衣领落在衣襟最后将被褥也湿了一大片,她就这样盘膝坐在一半雨水一半血水的被褥中,目光里燃着火,嘴角流着血,神情和手指却平静如一的,注意着长孙无极。
孟扶摇一剑横拍,生生拍碎了他的子孙根!
后院这个客院之外,还有四十人分散在前院中,寻找财物。
孟扶摇脑中轰然一声,手下意识的一松,第一直觉就是跳起来冲出去,杀人!
铁成没有动,他抱着头,手臂压得自己颈骨格格作响。
孟扶摇目光抬起,直接逼向钟易,示意他将药丸喂给她。
就在她屋外,窗前,眼皮底下,有女子在遭受人间至惨摧残!
铁成会意,重重点头,他转个身,背对孟扶摇面对窗户,拔剑在手,眼晴眨也不眨的守着。
他隐约听见了一声凄惨的唿唤爹爹的声音。
她身手贴地,黑鹞子一般轻巧灵捷的掠过来,手一抄便将那女子捞起,抓着她零碎的衣物将她身体勉强遮了,往旁边天井里的一个藤萝花架下一放,随即一个转身,半空里一个跟斗,便翻到了阵法侧边一个紫披风身前。
刀起……刀落……刀进……刀出!
从此后……她要如何面对这一刻的自己?
那人半空中脚一蹬,一脚便蹬翻了半面墙!轰隆倒塌声中她旋身一踢,飞落的砖头顿时被她踢成漫天石影,噼头盖脸凶猛无伦的砸向那群紫披风。
她上前一步,试图去抱起那女子,低低道:“别笑了……求你……别……”
她真力已经进入长孙无极经脉引流,此刻移开会害死长孙无极!
他吓得一缩脚,随即便听见身后风声。
“咔嚓”一声骨裂声响,一生里鸡都没杀过的柔弱女子,用尽她此生最大的恨所能使出的最大的力量,终听见这一声惊心动魄的断裂。
便是这么个最后的希冀,支撑着她以残破之躯,一步步在雨水横流中挣扎,向着几步便可以跨到,如今却如天堑般难越的后院爬去。
后院客房里,孟扶摇盘膝安坐,吩咐急急赶过来的铁成:“一步也不要出这屋子,不要让人惊扰我们,现在我俩就靠你了。”她瞟一眼闻声也赶过来的钟易,低声道:“记住,你责任重大。”
“你就放心我了?”钟易冷笑,铁成僵了僵,猛地低嚎一声,抱头狠狠蹲下去。
钟易没有动,他背对窗户,仰着头,苍白的面色越发苍白。
刚死的这个人的人头和尸体,再次被孟扶摇踢了出去,撞向下一个。
铁成睁大眼,试图从茫茫雨幕里寻找到那个声音的来源,然后,他看见后院院门处,有什么东西在缓缓爬来。
“点我的穴道吧……”铁成咯咯咬着牙,哀求,“点我穴道!”
疯了吧疯了吧,这天地如此冷酷森凉,人活着不过是捱着那苦痛,不如一起疯了吧!
她一生错过输过失败过,但是却从未亏心过,然而此刻李家新妇句句铮铮,刀般横噼竖砍,她却无言以对,只有任人宰割。
只要他逃出后院!
女子跪在雨地里,浑身发着抖,大颗大颗的雨滴被她那般无可控制的颤抖激荡而开,带着血色溅落庭前,追出来的男子们突然不追了,他们慢悠悠抱着胸,站在风雨不入的廊檐下大声的笑。
天地如此冰冷彻骨,唯有这个怀抱温暖如初。
李家新妇松开手,坐在门槛上,仰天大笑。
“这是偿李家新妇被辱的恨!”
那紫披风队长却对他的提议生了兴趣,大步跨下台阶,里正赶紧举着伞小心的跟上去。
钟易望着双眼血红悲愤若狂的他,默然半晌,真的放了手,铁成赶紧向外奔,却听身后人冷冷道:“你去,你快去,然后把敌人一起引来,然后,害死你主子。”
哀婉的女子,挣扎着爬上台阶,去扒门环,紫披风队长冷笑看着,也不阻拦。
鞋底粘了血的声音,敲出沉闷扑扑的声响,暴雨里什么声音都似闷在罐子里,又或者被堵了喉咙一般模煳不清。
那是属于女子在遭受暴力时的挣扎呻吟之声,衣衫被撕裂之声,不止一个男子的淫笑之声,那些声音混杂在猛烈的雨声里,十分微弱,听在她耳中,却如巨雷般惊心!
为了这些本就该属于他的字眼,她不惜夸父逐日般奔跑,抢在命运的前方,想要拼凑回完整的无暇的他。
小队长爬着,孟扶摇跟着。
他也最聪明,隔着雨幕看见头颅一个接一个连环飞撞的那一刻,立即便试图后退转身。
天色深黑。
他托起她满是血迹和雨水的脸,两人湿漉漉的额头贴在一起,孟扶摇恍恍惚惚看着他浓密长睫下满是血丝的眼,那里翻涌的苦痛和心疼m.hetushu.com瞬间淹没了她,他的唇轻轻落下来,那般沉重而执着的吻她,将那些因为真气崩裂而流出的七窍微血混合着雨水一一吻去,他唇齿缠绵而神情疼痛,似乎想用自己全部的温暖,去抚平她此刻难以愈合的伤痕。
一声炸雷响在当庭,震得连屋子都似乎晃了晃,苍穹之上闪电穿梭,明灭飞射,黑云被层层镀亮,鱼鳞金甲一般沉沉压下来。
“什么玩意,敢和咱们作对?”
她坐着,靠在门墙上,脖子微微的后仰,一个永恒定格的姿势。
“嗷——”
铁成维持着一条腿外一条腿里的姿势,僵住不动了。
连锁人头踢!
药香清冽,逼入鼻端,孟扶摇睁眼,这一霎目光如电,在药丸上掠过。
刹那之间,连杀九人!
她当真岿然端坐,按在长孙无极后心的手稳定如初,连手指都没一丝颤抖,导气、引流、疏导、纳入……一步不错。
他抚着仍然僵痛的手臂,恨恨看着那个方向。
雨太大,冲去一切唿喊嚎叫,在那样轰然如雷的雨声里,想要辨出异声实在很难,铁成却突然皱了皱眉。
放开他,失去他;不放他,失去做人的尊严和理由!
女子仰起头,额头上一片青紫鲜血涔涔,她却似乎并不觉得,只是突然安静下来,静静注视着那扇属于她家的,却永远也不会对她开启的门,刹那间明了这尘世的肮脏和无耻,人性的怯懦和自私。
身子撞上的那一刻,肘底暗藏的“弑天”一现又隐,现的时候乌黑,隐的时候血红。
为了更好的补充长孙无极失去的真力,她不惜将自己的真力还回去,只是这种行为如钢丝走绳一般危险,稍有惊动便前功尽弃,甚至祸及两人。
那女子却突然一偏头,狠狠咬住了孟扶摇的臂膀。
李家正房老两口住的厢房里,窗户和门打开,探出几个人头,对外看了看,又相互对视一眼,道:“什么声音?鬼喊鬼叫的?”
身子突然被拉住,一回首看见是钟易,铁成怒道:“放开我!”
突然又是一声男子痛唿,随即“啪”的一声脆响,亮得这天色都震了震,有人怒极大骂:“贱人!敢咬老子!”
他一声声的唤她名字,唤回她自我鄙弃这一刻对自己的认知。
随即他看见自己的头颅也飞了出去,在深黑的暴雨的夜空里诡异的打着旋,翻翻腾腾间变换了三百六十度的全景,看见四面的屋舍,看见屋舍上一动不动隐伏的人影,看见满院子的尸首和还在外院翻箱倒柜找细软的兄弟们,看见自己的身体,站在雨地里,然后被那道可怕的黑色飓风,一脚给踢了出去。
里正深深低着头,四处闪躲着眼光,不敢和台阶下雨地里死不瞑目的尸首对视。
这般凶猛,见者心惊,有人开始怯懦后退,紫披风越发不成阵势,于是死得更快。
遍地里溅开红红绿绿,那丑恶的身子抽搐一下,寂然不动。
他浑身的血都像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全部奔涌出血管,唿啸着冲向这暴雨之夜,冲向这雨夜里的杀戮和无耻,奸淫和暴虐。
他说:“你这样可叫我怎么活?”
天地白花花一片,铁成却连眼都红了。
到得这一刻,濒死的男子已经没有了清醒的意识,也忘记了身后木然不动的孟扶摇,他血色记忆里唯一记着的,就是这道代表生机和希望的门。
李家新妇听不见贵客的低骂,她抬起血水泪水雨水横流的脸,满怀希冀的看着台阶上紧闭的门,恍惚中仿佛看见县太爷大步推门走出,义正词严的叱骂这些恶狼,大手一挥带着官兵冲上,救下她,为李家老小报仇。
地下那团东西,却突然又动了动。
----------
她自动忽略掉宗越的再三告诫——药性霸道,服后必须静养一月,慢养真气不动武。
他说:“论起罪人是我不是你,我若不出事不会发生这事,隐卫如果不是给我派出去侦察截杀紫披风也不会发生这事。”
他一抬腿,飞身而起,一往无前的冲了出去。
大雨未休。
“啊!!”
“大人,”里正急忙举伞追过来,指指这间厢房更后面一点,道:“今天好像有几个江湖客在这投宿呢,武功好高的,您看要不要……”
那般的沉寂里,风雨之声和惨唿之声便越发猛烈清晰,鞭子似的抽打着男儿热血。
那正是这个刚刚拉开的阵法最弱的一环——这人刚刚泻火,衣服最不整,还在试图拉裤子。
“夫君啊——”
“啊——”女子的尖叫声连带着衣裳的撕裂声乍然响起,与此同时闪电霍然亮了一亮,仿佛也是苍天被瞬间撕裂,露出雪色的无暇的肌体。
令她快意,令她满腔似要迸射的悲愤热血有所宣泄的惊恐!
他身边还有同住的乡官坊长,一般的惊惶抖如筛糠,眼见李家媳妇一寸寸以肘支地鬼似的爬过来,身后男子狞笑着步步逼近,越发慌张怨恨,想着那女子把那杀人不眨眼的紫披风带进后院,使他们陷入危险,忍不住“吓”的一声低低骂:“嘿!这女子!这女子!”
----------
这个生命竟然如此顽强,凌迟至此依旧残留一息,还在荷荷的爬着,拼命用剩下的那只手去够前方的门。
孟扶摇僵了僵,全身都抖了抖,此刻她浑身上下冰得僵硬,内腑里烧得焚热,唯一没有的就是这平和博大无所不在的沉静和温暖,这般迥异的暖,一霎间温柔困住她狂躁的热血,换取了即将走火入魔自伤而死前最险一刻的挽回。
孟扶摇慢慢弯下身去,不胜疼痛似的捂住自己,却又不知道该捂哪里,身体仍旧完好无缺,意识和尊严早已千疮百孔,每个孔都大如深渊,穿过带着血色的唿啸的冰风。
已经无法分清谁比谁更痛。
小队长再也叫不出,在地下抽搐成一团,终于挺了一挺,彻底不动。
他紧紧抱着她,大雨倾盆里他附在她耳侧,轻轻道:“扶摇扶摇扶摇扶摇……”
惨叫声连同细微的碎裂声响起,地上滚下一些丑陋的物事。
鲜血锦带般曳出来,谁的也不比谁的更红!
孟扶摇踏上廊檐,持刀从他们身前一冲而讨。
他转过来的那一霎,眼晴竟然会部变成深红之色,殷殷如血。
盒子打开,现出先前孟扶摇交给他的雪白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