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璇玑之谜

第十三章 璇玑殿争

孟扶摇“呸”一声,懒得理他,唐易中却瞟着她道:“这一路来,我本有些事想不通,如今却突然若有所悟,隐约猜出了一些……哈哈。”他站起身,道:“我回去了,以后有什么事,两位尽管驱策,至于玉玺……太子和孟王什么时候觉得合适归还,再还吧。”
“她说,这东西不能轻易给人,如果你救了我,并答应为我们报仇,就交给你,请你送回璇玑皇宫交还陛下,陛下会给你相应的回报的。”
那里,似有纤细身影一闪。
敌体:指彼此地位相等,无上下尊卑之分。
就在璇玑皇后犹豫抬头的那一刻,她懒洋洋的姿态突然变成了丛林的飞豹,一道急光般从座位上射出,在空旷安静大殿中射出白色闪电一抹,扑向御座!
一个人苦笑着迈步进来,道:“我呗。”
“皇后……我的药呢……”
“陛下不见臣子久矣。甚至无人能进永昌殿。”唐易中难得的有了忧色,“这是很反常的事情,为此我动用了我在宫中的暗线,他告诉我,永昌殿侍应之人越来越少,他也进不去,隐约感觉到,陛下的行动似乎被困了。”
“她还说了什么?”
不仅笑,还开了口,不仅开口,还一开口就是个劲爆的。
元宝大人:“!!!”
“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这回猜七个字,很简单的。”
“同志们,咱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柞,但蚂炸也有蚂炸的活法。”孟扶摇闲坐喝茶,瞟下方客位华彦和凤五,那两人混在护卫中进了驿宫,正面面相觑的坐在她对面。
璇玑皇子皇女和众臣呆呆仰头看着口沫横飞青面獠牙满眼仇恨头毛根根竖起的孟大王为——什么要对一只老鼠这么残忍?孟大王上辈子和鼠有仇吗?
半晌悲愤的道:“不带这样的!”
孟扶摇来了兴致,一屁股挤过去,道:“耗子别和他玩那个,你就算猜对,他手指一拨还算你错,你跟我来玩脑筋急转弯。”
“没那回事,”孟扶摇微笑,拖长声音慢悠悠道:“你璇玑治安良好风景优美礼仪周全帝后雍容众皇子女风采非凡,我一个下国粗人见了只有仰慕的份,哪里会有什么激怒之举。”
“还是两只鸡!”
她又怔一怔,这一刻顿时明白丈夫是在用保留她脸面的方式赶她下座离开,这时候顺水推舟自然最好,可是这个予取予求数十年未吃过亏的女人,却又不甘这一刻的落于下风,更不甘丈夫的“偏心”,她僵立在那里,宽大海鸾平金凤袍下的手指绞扭在一起,珐琅蓝宝甲套相互碰撞,在寂静的大殿里发出嚓嚓的声响。
“不知。”唐易中沉吟半晌方答,言语中似有些犹豫,“我那暗线有次趁人不备溜进寝殿,听得陛下梦中呓语,不住重复‘阿六……找回来……’”
她诚恳的笑着,伸出负在背后的手,将手中拎着的东西在众臣面前晃啊晃。
元宝大人啪地睁大圆溜溜黑眼珠,目光大亮吱吱连声,孟扶摇看它那神情不像惭愧倒像兴奋,疑问的看向长孙无极,长孙无极翻译:“它问你怎么知道他大哥叫大宝。”
她扑向纱幕,纱幕前金甲武士金枪一拦,孟扶摇看也不看,一抬脚金枪飞出灿亮的弧线,越过大殿夺夺钉在雕龙画凤的华丽藻井上,那颤动犹自未休,她已经冷笑着穿入纱幕,直奔九龙屏风之后。
“什么意思?”
元宝大人万分怨恨,觉得当初选主不淑,怎么就看上了他呢?
唉……丈母娘看前女婿,两眼泪汪汪,丈母娘看前女婿女朋友,两爪蓝汪汪……
孟扶摇:“……”
“你出现在我们身侧,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吧?”孟扶摇指指桌上玉玺,“你以为华彦求助于我,玉玺一定给了我,是不?”
然后她突然,抬头对屏风后后殿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小王不过是发现了一只老鼠而已。”
“请皇后娘娘回宫!”一个御史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对璇玑皇后一躬,“朝堂正殿,陛下专决,您的朝堂,在后宫!”
“那个是……”唐易中皱眉道,“倒不像是那些皇子皇女能请得动的人,璇玑这些皇子皇女,我还是很清楚的,陛下子女养多了,防备心一直很重,制衡之术也从未停止,他们不像有这个实力。”
“孟王……你忒也失礼!”宰相大人抖着手指对空气猛戳,一雷“阁下此等行为丧心病狂令人发指堂堂大国王侯怎可放肆如此”的神情。
“成。”孟扶摇微笑,在璇玑众臣大出长气的声音中慢悠悠道,“皇后娘娘贤德宽宏,敦亲睦下,七国扬名,本王亦仰慕已久,这一拜,是绝对当得的。”
“上位者看似风光,所背负的其实远超常人,你迟早得慢慢适应。”长孙无极和元宝大人在灯下玩猜枚游戏,抓了骰子在掌心让元宝大人猜有几个,元宝大人撅着屁股,试图从主子指缝里寻觅出答案,可惜主子手势如飘风,指缝似铁桶,啥米也别想瞅着,于是屡屡不中。
----------
长孙无极微笑侧顾脸色铁青的璇玑礼部尚书:“还请http://m•hetushu.com尚书大人给个章程,我等好斟酌礼节。”
“陛下晚年倦政,朝政混乱,军事经济一蹶不振,皇子皇女忙于争位,朝中众臣忙于站队,我璇玑国事,积弊已深。”唐易中这回当真严肃了,“陛下也确实沉疴已久,不久于人世,这般混论境况下,新主立谁,何止是陛下一人之事?实是关系我璇玑千万百姓,关系我璇玑满朝文武,关系我璇玑国运,又岂是匹夫可以卸责?”
皇后突然站起身,厉声道:“本宫不同意!”
孟扶摇这边好整以暇将璇玑皇子皇女观摩个遍,那边低低骚动里,皇后终于开口。
住一晚已经很够了,住多了会长红斑狼疮的,孟扶摇皮笑肉不笑,用眼神表示了对三皇子的赞赏:“多谢陛下体谅,多谢三皇子……”
“你以为人都像你那般功利自私?”孟扶摇嗤之以鼻,“不知道大王我光风霁月高风亮节人品一流风采无双世所敬慕高山仰止吗……”
屏风后空荡荡,哪里还有人影?
元宝大人得意点头。
“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这回猜五个字。”
“不成!”
“这是陛下交给我妻的。”华彦读懂她眼中疑问,有点苦涩的道:“二个月前,陛下有天突然召我妻子进宫,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妻子回来时神色惊惶,立即点齐王府和公主府的亲兵就离开彤城,然后,我们就遭到了追杀,跟随的亲兵家将渐渐死在漫长的逃亡路上,我们也都受了伤,很多次我都觉得我们再也逃不过去,无数次询问我妻真相,她都含泪摇头不语,最后我妻在临近大瀚和璇玑的边境处中流矢,再也支持不下去,临去前将这玉玺给了我,叫我往大瀚方向,你的封地逃。”
只有三皇子和九皇女神色不变,两人都微笑欠身,一个由衷赞扬:“孟王宅心仁厚!”一个更好,抚掌大叹满面感激:“多谢孟王仗义出手,解救我陛下皇后于危难之中!”
十一皇子十分经典的代表国家和百官做出了总结性的以下声明:“你的行为严重伤害了璇玑人民的感情!”
“其实区区虽然接近两位,却也不确定,要找的是不是玉玺。”唐易中忽然道。
长孙无极微笑,垂下眼睫,十分诚恳的道:“好在我只有你一个,看来我注定要成功了。”
“啊——老鼠!”皇后还没看清楚孟扶摇手中那坨,听见一个“鼠”字,立时尖叫一声花容煞白后退一步。
==========
元宝大人:“……”
半晌他道:“我相信你,我相信能令纪将军那样的属下忠心敬服的王者,永远不会令我失望。”
“敢情是顾炎武第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孟扶摇这下侧肃然起敬,结果还没来得及再表扬几句,那家伙又嘻嘻一笑,道:“万一轮上个不是东西的,继位后清除异己,我们这些臣子的荣华富贵,到哪去找?”
元宝大人瞅她——啥叫脑筋急转弯?脑筋转来转去不会打结么?
元宝大人咬爪子,苦思冥想而不得。
“真武大会时我和你打过一场。”孟扶摇端详他的脸,“唐易中唐大侠,哪张脸是你真正的脸?”
“我好累啊……”孟扶摇“抹汗”,斜瞟一眼御座上一直用混沌的眼光打量她的凤旋,“小王前段时间受了些小伤,至今未愈,这一出手便休力不支,唔……”她摇摇晃晃,看见一个凳子便立即坐下来,拼命捶腿,眼见着“体虚气弱,一步也走不得”了。
元宝大人:“……!!”
孟扶摇看得目光一闪——这个恶妇!看这跋扈凶厉,璇玑皇宫里该有多少冤魂葬送在她手中?
“那便请太子和孟王今夜暂歇宫中吧。”三皇子从凤旋那里接收到首肯的目光,最先心领神会,“其实若不是怕两位不习惯,父皇本就想邀请两位驻驾宫中的。”
厚厚的精织地毯将人的足音淹没无声,大殿内原本在等候的诸在职皇子皇女及大臣齐齐立起,永昌殿首领太监恭谨的迎上来,一个躬躬到底:“请殿下及孟王稍候,陛下马上驾临。”
长孙无极又笑,不答,慢慢喝茶,孟扶摇似乎也不再等他的答案,眼波笑吟吟的向门外瞟去。
“唐易中,唐家小公爷。”孟扶摇笑,“我这个答案是‘骗子’,难得你肯认了。”
孟扶摇住口,看一眼这个从当初真武大会匆匆一面便留下深刻印象的妙人,无可奈何狠狠一拍他脑袋,道:“说正经吧!”
上头立即传出一声带着怒意的冷哼,璇玑皇后再自我感觉良好,也知道自己的名声绝不可能是什么“贤德宽宏”,孟扶摇这是在明褒实贬来了。
损人不成反被损的孟扶摇,在强大的太子殿下面前,再次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孟扶摇眯起眼睛,打量着对面不疾不徐的三皇子,真是不负虚名,一番举动有礼有节有孝有义无私无畏,一番话更是两面开脱两面讨好处处开光,实在要比其他皇子明显高出几个档次!
孟扶摇突然蹿了起来!
那边凤五也被这东西和图书惊住,坐在那里绞扭着手指,不安的搓着脚,连唿吸都乱了。
“娘娘起驾——”
钟易中还是那张漂亮脸蛋上的漂亮笑容,十分纯洁的道:“其实也不叫骗嘛,区区一个字都没撤谎过。”
漂亮!
凤旋却突然开了口。
璇玑皇子皇女及众臣全部赶了上来,连同大批的御林侍卫。
“被困?”孟扶摇愕然,“他一国之主,谁能困他?”
唐易中偏偏还面带仰慕的听着,目光发亮不住击节而叹,当真一副神往之状,听完了才道:“啊……原来如此!”
长孙无极抬起眼睫瞅她一眼,从她眼神深处读出“奸险、诡谲、挑衅、陷阱……等等一系列负面感受,却仍神色不动微笑:”嗯?"
“真是奇怪。”孟扶摇挑眉,“你家陛下闲得发疯了?好端端的将这么个宝贝给你妻子带出宫,在外面闹生闹死旅游一圆,害死无数性命,就为了再让我送回去?太荒谬!”
璇玑众臣齐齐黑了脸,怒目瞪着皇后——您还嫌国事不够乱!竟然当堂说出这种话来!
半晌孟扶摇悻悻道:“最后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骗别人又骗自己?”
“好大的一顶高帽子啊……”华彦凤五走了好远,孟扶摇还在叹气,“连个招唿都没打就那么扣上了。”
他默然站着,想起这段日子他跟着纪羽带领的三千护卫回彤城,一路上亲眼见着大瀚王军的军纪森严训练有素,信息传递细务安排高效精炼,想起纪羽等人和他提起孟扶摇时的近乎崇敬的尊重,想起一路上听说的那些关于这个恶名在外的女子,那些浴着血色写着挣扎的旧事。
孟扶摇怔了怔,她全力扑过来时何其迅速?全天下能超过她身法的人还能有几个?当真就那么一眨眼的时间,人就不见了!
她这里想得一脸阴笑眉飞色舞,底下璇玑众臣尴尬得一塌煳涂,不是所有人都能如长孙无极和孟扶摇一般具有强大的抗尴尬能力,这种场合生生坐那里不动,璇玑众臣眼见两人不行礼,连带无极大瀚属臣也不起身,这在往常这种场合中是再没有过的事,等于未将璇玑放在眼底,然而却又确实是璇玑乱礼在先,只得默然不语。
她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孟扶摇道:“这个人……这个低贱女子……怎么配踏足我璇玑皇宫!”
可惜孟扶摇拜头猪都不会拜她,她就是没来由的讨厌这个女人。
元宝大人垂头伸爪,合作的在孟扶摇掌中作死鼠状。
“你敢么?”孟扶摇斜睨他,“你真要动一动,早拍你成灰。”
孟扶摇问:“三毛?”
唯一剩下的屏障,是御座前的一层纱幕,影影绰绰,将人影摄了个朦胧。
揣着一怀疑问伸手打开,绢布一层层包裹严密,最后一层深红锦缎一掀,白玉无瑕雕刻精美的印章,顶端黄金龙纽威严尊贵,印章底四个篆字清晰在目:皇帝御宝。
元宝大人来了兴致,缠着孟扶摇要继续,孟扶摇倒觉得,对这么低智商的鼠玩脑筋急转弯实在太不人道了,坚决拒绝,实在缠不过,便问:“一只公鸡和一只母鸡,猜三个字?”
孟扶摇根本懒得和她啰嗦,很直接的拍拍手:“皇后娘娘如果真的那么想论辈分,想太子殿下和小王给您施上那么一礼,那还是先回您的后宫再说吧。”
按照七国皇族惯例,参拜帝王和参拜皇后礼节不一,以长孙无极和孟扶摇身份,对璇玑皇帝应欠身,璇玑皇帝应受礼之后还礼,但是对璇玑皇后,只应平礼,如今这御座一挤,礼字上头自然便不好办了。
----------
而华彦,怎么会有这东西?
“你们说,”孟扶摇慷慨激昂地,“当我发现一只万恶的老鼠突然溜进尊贵的璇玑御座,溜进屏风背后,意图惊扰雍容华贵的皇帝皇后,使最懂礼仪的璇玑帝后在友邦来客众目睽睽之下失齐——我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发生?我怎么能忍得住不出手,将这该死的、偷偷摸摸躲在屏风背后的、见不得人的老鼠,揪出来!捏死!宰掉!分尸!挫骨扬灰!抛进大海!……”
元宝大人抓耳挠腮,无解。
长孙无极和孟扶摇点点头,这个场合不宜再坐在一起,两人各坐一边,相视一笑。
“老实说,他当初没给你我才奇怪。”唐易中摊手,“没有玉玺的诱惑力你就肯帮人,肯接下那个烫手山芋?孟王爷你真的是个奇葩。”
“我华家没有兵权,拿了玉玺又有何用?转瞬就会被各拥势力的皇子皇女撕成碎片,而各地手拥重兵的将领又怎么可能听我的?这根本不是玉玺,这是杀人害命的刀,没那个命,拿了只会家破人亡。”华彦深深叹息一声,站起身道,“至于为什么交给你……”
璇玑众臣失色——以前皇后虽跋扈,但也从没有真正参与过政事,陛下这个还是把得准的,任她在后宫闹腾,前廷不得干涉,如今这是怎么了?在无极大瀚贵宾之前,任由皇后挤坐御座?这这这这……这岂不成天下笑柄?陛下病煳涂了?
“如果真是他的话,倒是个麻http://m•hetushu•com烦事。”唐易中若有所思,“我扪璇玑皇室以前有个秘而不宣的说法……也许可以去查查看。”
看那位次,是宁妃的三皇子?独生皇子,最势单力孤的一个,却又因本身才华和母族势力雄厚而丝毫不让,看这模样,也不是个善茬。
抬眼瞅瞅上头的孟大王,果然,孟大王再次丝毫不给面子的笑了。
“笨蛋!还是两只鸡!”
孟扶摇还礼:“份所应当,客气客气。”
两人一高昂一弯腰,女子下垂的衣袖搭在男子臂上,看起来不像皇后搀着皇帝,倒像皇后正由太监服侍着,搭臂款款而来。
“还请孟王给出解释!”义愤填膺的是十二皇子。
偌大的殿中,众臣屏息相侯,一声咳嗽都不闻,又等了一阵,纱幕后才传来浑浊的呛咳声,拖沓滞缓的脚步声,属于有年纪的人才有的沉重嘶哑喘息声,以及环佩叮当之声,内殿里隐隐约约转出两个人来,看得出是一男一女,女子走在外侧,峨髫华冠,衣履富丽,十二层千鸾绣袍在深红地毯上拖曳出沙沙微响,日光透过淡淡纱幕,映出她微扬下颌挺直背嵴的侧影,也映出她搀扶的龙袍男子,虚弱而微微佝偻,一边走一边不住咳嗽。
于是孟扶摇后知后觉若有所悟的想到,貌似,眼前这位是长孙无极的前丈人和前丈母娘?貌似,现在的局势是退婚的女婿带着新女朋友到丈人门前来炫耀?
反正现在大家伙都看出来了,这天底下的事只有这位孟王不想做的,没有她不敢做不好意思做的。
皇后确实奈何不得,群臣齐谏,便是凤旋也得听取,何况是她?她愤然立着,凤冠上华光闪烁的珍珠珠光晃动,倒映她郁怒憎恨的眼神,半晌恨恨一拂袖,霍然回身走开。
那两人都以一种“你终于肯老实了”的眼光看着他,该人也不以为耻,坦然的坐了,抖抖袍子,自己给自己倒杯茶,眼珠子转两转,神光乍现,老鹰和狐狸混合的眼神。
孟扶摇抚摸着那光滑莹润的东西,心中一时竟有些恍惚,璇玑一国国主之印,真正的皇帝之宝,竟然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日头转过高高的隔扇,洒在高旷森凉的永昌殿前一丈之地,伴随着玉阶上悠长的唱名声,长孙无极和孟扶摇各自带着无极和大瀚的臣属在太监引领下进门。
“玉衡!”孟扶摇细白的牙齿咬进下唇,提到这个人她什么戏谑玩笑都扫荡得一干二净,要问全世界有谁是她最想宰也必须宰的,那就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险受侮辱?怎么会和长孙无极生分?怎么会逼得长孙无极险些走火,更间接造成李家灭门自己堕入两难,险些送命?
原来十一皇子不死不休千里追杀华彦,不惜引得惊动孟扶摇,竟然是为了璇玑玉玺!
第二日,永昌殿璇玑帝后会晤无极太子及大瀚孟王。
满殿哗然,座中不乏会武功人士,纷纷跃起试图拦截,却突然都觉得暗劲叠涌,在大殿前方形成漩涡般的气流,浪一般无声无息打过来,让过一波还有一波,等他们好容易都躲过,孟扶摇已经越过了殿前。
满殿人等嘴角抽搐——刚才你冲出去的时候,神完气足杀气腾腾,凶猛悍然鹰隼不及,一身横练外家功力的金甲卫士连你一招都接不了,哪来的“体力不支,体虚气弱”?
孟扶摇泰然自若坐着,无聊的剔着手指甲,一点也没感觉到压力——上头皇后十分不安分,冷而厉的目光不住从纱幕里剑似的穿出来,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又一圈,如果那目光可以化为猛兽,大抵早就扑上来咬了。
“你为什么不试图自己去问?甚至试图利用这玉玺占据皇位?”孟扶摇皱眉看他,“玉玺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交给我这个外人?何况我名声还不甚好。”
“请娘娘回宫!”璇玑朝臣齐齐一躬,声音低沉而冷淡,汇成一道漩涡般的气流,在大殿内隆隆回响。
“每个成功男人背后有一个女人,那一个失败的男人背后会有什么?”
陛下原本哪里是这样?堂堂一个美男子,年纪不轻依旧风采不减,实实在在的壮年英伟之貌,也就近半年才开始衰老,但也没成这样,怎么两个月不见外臣,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那些让他很受震撼的故事。
“出来!”
却有人突然拨开人群,平静的走上来,走到孟扶摇面前,先令侍卫退下,又亲自扶起早已被孝子贤孙们忘记的受惊倒在御座中的皇帝,顺手还扶了一把以为要被攻击软在那里的皇后,让这两人不失态的坐好,这才向孟扶摇长揖一礼,款款道:“想必我璇玑安排不周,以致孟王激怒,本王在此致歉,只是父皇病重,不堪惊吓,还请孟王向陛下解释清楚,以安病者之心。”
“我那绝伦容貌,怎可在真武大会上给凡夫俗子随意而观?”唐易中怡然自得的道:“自然现在是真的。”
眼看着纱幕里头不动,纱幕外头长孙无极和孟扶摇也都不动,局面僵持尴尬却无法解决,额头上顿时满满沁出汗来。
http://m.hetushu.com“是捱过冬天多活一季,还是直接不蹦不哒就这么认命,看你们自己。”孟扶摇跷着二郎腿,眯眼笑,“所以,来吧,把你们知道的内幕统统说出来吧,哪怕是一点点可疑的蛛丝马迹。”
长孙无极瞟了一眼那黄缎包,眉头微微一皱,半晌叹息道:“有些事……终是避不过的……”
三言两语拍死智商不足的某耗子,孟扶摇眼露精光的凑到长孙无极身边,微笑:“太子殿下智慧天纵,无所不能,不知道区区有个小问题,能否解答?”
群情奋涌口沫横飞,人群拥拥的挤上来,却都遥隔一丈之外,用手指头和唾沫,来表达对彪悍无耻失礼可恶偏偏又实力强大令人不敢接近的孟大王的憎恶。
据说不仅这么认为,还版本众多稀奇古怪,西风楼喝酒时她就隐约听见两个璇玑官员咬耳朵,大意是奇怪她孟大王到底是谁的女朋友,为什么身边是无极太子,却做了大瀚的王?为什么做了大瀚的王,还能毫无顾忌的去做轩辕的国师?其间经过人脑的无穷想象,延伸出无数个关于无极大瀚轩辕三角恋多角恋悲情恋花心恋版本,她孟扶摇也在这些花色繁多的版本中,正式荣膺五洲大陆最花心运气最好最有男人缘的绯闻女主角……
“是这样的。”唐易中坐近了点,正色道:“区区实无恶意,本意就是为了寻回玉玺,为此不惜自锁功力孤身出现以取信两位,而区区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未曾对两位有任何伤害。”
璇玑皇子皇女们也都在,坐在第一位的大皇女第一个耐不得,眉毛一挑便要说话,不想却接着对面九皇女的目光,那女子极其轻微的摇头,大皇女偏头一看上方,无声冷笑,不做声。
礼部尚书瞄一眼纱幕后傲然端坐的皇后和不发一言的皇帝,一时也不知道怎生安排,例来国礼都事先定好改动不得,如今皇后来这一出,该怎么办?
老夫少妻,美色伐身啊……
元宝大人沉思,无解。
“孟王!你想刺驾吗?”怒喝的是大皇女。
果然要命!
哎呀呀实在太过分了!难怪人家肾上腺激素飙升,坐那里明明没动,满头珠翠都在发声。
她不甘心的在殿中扫视一圈,后殿就是一榻一几,一样铺着地毯落足无声,四壁重重垂帘,孟扶摇的目光在那些静静垂下的垂帘中掠过,有心想过去一一掀开,然而她知道,已经不可能了。
孟扶摇看也不看御座上面露惊吓之色的老人和神色惶然的华服女子,五指一探直抓屏风背后。
玉玺!
“咦,璇玑什么时候,有两位帝王了?都说天无双日国无二主,如今可算是看了稀奇了。”
一定要搞清楚那见鬼的影子,是谁!
“有什么好斟酌的?”纱幕后皇后冷笑,有些尖锐的声音在空阔的大殿里清晰的回荡,“本宫与陛下夫妻敌体,如何当不得他们这些小辈一拜?”
十皇女,十一皇子和十二皇子坐在一起,都是皇后子女,神情也很一致,斜睨着长孙无极和孟扶摇,大有以目光制造压迫的意思,孟扶摇对此视若不见,倒是对大皇女身侧那个温润平静的男子多看了两眼——这人自始至终目光平视,极有定力,这个情形璇玑众人多少都有些压力,唯有他喜怒不惊,波澜不起。
皇后向来不得人缘,也就是凤旋护着,又一直未曾干涉朝廷政事,饶是如此,御史还经常谏言凤旋废后,只不过凤旋不肯罢了,今日大殿之上屡屡挑衅冲突,众臣虽知孟扶摇不是好东西,但总想着息事宁人不要授人以柄,当真惹出祸乱,大家都没好日子过,眼见着皇后在这里,迟早要冲突开来,不如赶紧请走她,反正大家都有份,法不责众,皇后也奈何不得。
“不止吧。”孟扶摇冷笑,“没见那个假冒的混账吗?”
长孙无极默然,半晌道:“孟扶摇。”
孟扶摇立刻不厚道的笑了。
“我想说的答案是……”孟扶摇磨牙,“每个失败的男人背后,有太多的女人……”
在孟扶摇的强势要求下,蛰居宫中已经数月不见人的璇玑皇帝终于破例接见两位大国贵客,永昌殿关闭多日的殿门层层开启,重重遮挡阳光的厚重垂帘被挽起,原本驱赶出的太监宫人再次执拂悄声蹑足的站立两侧充场面,等待着随时被使唤,再在用完后再次被赶出永昌殿。
纱幕后璇玑皇后搀扶着皇帝坐下来,孟扶摇原以为她要坐到旁边的一个侧座去,不想她头一扬,双手优雅的在膝盖上交握一搭,竟然就在皇帝身边,御座之上挤坐下来了。
“小明爸爸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大毛,二儿子叫二毛,三儿子叫啥?”
孟扶摇捧腹大笑:“哎呀我的元宝啊,假如你爸生你鼠兄弟三个,你大哥叫大宝,你二哥叫二宝,难道你就应该叫三宝?”
肚子里腹诽,嘴上却一句也不敢多说,说多了,难保这位名列十强者的九霄大人,当场便要和自己“练练把式”。
唔,看来三皇子比通透练达的九皇女还高一个段数——因为他皮更厚。
这一笑笑得陪同的大臣们心都拎了和_图_书一拎,生怕这两个在这场合也会出什么幺蛾子。
璇玑众臣泥塑木雕似的木然听着,早知道孟王没那么好说话的,皇后娘娘既然主动接下这个烫手黑心山芋,那就她自己吞吧。
孟扶摇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大胆家伙,不错,不错,是个难得的有骨气的忠臣,我就说嘛,璇玑皇后这种极品,后宫跋扈也就罢了,朝臣怎么可能忍得下?
他就那么拍拍衣襟,十分随意潇洒的出去了,从头到尾,对玉玺看都没看一眼,孟扶摇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位小公爷离开,半晌怔怔道:“他跟着我不就是为了玉玺么?为什么现在又不管了?”
玉玺,一个国家的最高象征,生杀予夺至高权力的代表物,多少人为其生为其死,为其丢国弃家烽火不休,正如孟扶摇前世的历史,一方和氏璧,一尊千年皇朝的传国玉玺,记载千百年跌宕纷纭的战乱史,经历暴虐的秦、崛起的汉、放旷风流的两晋、纷纭的五胡十六国、再入华艳的南朝,甚至去少数民族突厥游玩一圈,重回丰满的唐,直至在斑斓的五代不知所终,从此后帝王无玺,皇权再无真正历史意义上的正统证明。
孟扶摇含笑挥挥柚子,恭送。
老牛吃嫩草的后果,真的是很惨烈的啊……
“两只鸡!”
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就算你们璇玑朝臣不谏走皇后,老娘今晚都一定要住在这里。
“陛下口中的阿六,是排行第六的六皇女,华彦驸马的妻子。”唐易中解释,“很明显,什么东西给六皇女带走了,陛下着急要找回,联想到之后的六皇女被追杀,十一皇子不惜派杀手追出国境的急躁动作,我便想到,丢掉的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比如玉玺,而且知道的人很少,大概只有十一皇子无意中得知,所以也只有他铤而走险试图对你们下手,要不然的话,你们这一路会更热闹。”
她端然坐着,宁肯日后被朝臣御史弹劾攻击也不打算让上一步,今日一定要那两个嚣张小辈以国礼对她拜一拜,好歹出一口心中恶气。
华彦犹豫半晌,脸上神色变幻,似在斟酌一件极其重大的为难事,孟扶摇也不催他,很有耐心的等,半晌华彦似是下了决心,慢慢站起,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锦包,无声双手捧过头顶,向孟扶摇和长孙无极一递。
“小辈放肆!”皇后霍然站起,凤袍一排,她身侧一个为她打扇的宫女生生被她推下阶,撞在台阶下头破血流,却一声也不敢哭叫,血流满面的被训练有素的永昌殿太监急急拖下。
“我也不知道……”华彦摇头,黯然道,“我也想不通……也许这玉玺的来路还是有问题,但无论如何,我妻子已经去了,现在只有去问陛下了,你明天要进宫,这东西,便请托你想办法还给陛下。”
她脸对着两人,眼睛却只斜瞄着华彦,明摆着那句话就是对他说的。
孟扶摇:“……”
“看,皇后受惊了吧?”孟扶摇在众臣嫌恶的目光中将“死鼠”塞进柚子中,毫不意外的摊手,“我就知道皇后娘娘会害怕的。”
却抓了个空。
“这个答案有错么?”长孙无极无辜的看她,“错么?”
孟扶摇斜瞟着他,也不问,半晌道:“就算你家皇帝丢了东西,你凑什么热闹,不惜自锁功力冒险来找?”
孟扶摇这么一笑,璇玑众臣立即明媚的忧伤了。
元宝大人捧腹大笑,太简单了!太简单了!简直藐视天机神鼠的无上智慧!
老人的嘶哑声音颤颤回荡在大殿上方,皇后怔了怔,下意识道:“在后殿里……”一回身却发现凤旋已经向后一撤,整个身子窝在了御座里,将御座挤得满满,已经没有了她可以坐的位置。
“本王游历各国,也有一些日子了。”孟扶摇不生气,背对她,负手仰首向天,十分惆怅的道,“一直觉得各国虽好,但太中规中矩,没个性、没惊喜、没有令人眼前一亮五体投地的张扬妖艳销魂气质,比如什么牝鸡司晨啊,越俎代庖啊……”
伸出三根爪子,“吱吱!”
她滔滔不绝,长孙无极掉头,元宝大人捂脸,羞于与之为伍……
“我们对此表示强烈的谴责!”
“只是国家也是敌体,国礼向无辈分之说,”孟扶摇笑,“真要论起国家辈分,哎呀,貌似无极建国较璇玑早?这算不算国家辈分高?难道太子殿下还要受您一礼?哎呀使不得,使不得!”
孟扶摇自然是不承认她是某某人的女朋友的,但是貌似她不能阻止人家那么认为,而且照目前太子殿下盯她盯那么紧的状态来看,大概全五洲大陆皇族都那么认为。
孟扶摇看着他那分外肃然尊重的态度,眼一瞄那方明黄锦缎上还有隐隐血迹,却又不知道是谁的血,再看包裹着的物事方方正正,那形状让她联想到一些要命的东西,心中咯噔一声,暗喊:不会吧?
孟扶摇眉头微微一扬,她不算笨嘛,竟然知道拿出辈分来压他们一头,如果论辈分不论国礼,拜她却也是说得通的。
可以想见,这方璇玑玉玺一旦出现别有用心者面前,又会引起多大的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