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璇玑之谜

第十九章 谁是狼王

凤净梵目光一转,又脸色阴沉的看着榻上老者,凤旋还是那个半死不活样,睁开眼睛都困难,在榻上唿唿喘着气,手指还在神经质的动着……该死的,母后到底给父皇吃了什么药?何至于把他弄成这样?精神衰弱易于控制也就成了,现在倒好,煳里煳涂弄丢玉玺,到现在一份圣旨都没能写完,女皇名字还空着!
“啪啪啪。”
“扶摇,我的女儿。”底下凤旋不再理会凤净梵,再次抬头,向她展开慈爱的微笑,张开双臂道,“来,让父皇好好看看你。”
她毫不犹豫的大步过去,三万御林军海浪一般默默分开,让出一条窄窄的,充满压迫的刀枪剑戟之路。
当真语气随意自然,好像等了孟扶摇很久,好像孟扶摇是远来佳客,而她是等待客人已久的热情主人。
今日之势,其实对她来说已经到了最糟糕的一步,母后和玉衡叔叔都已死,她身边最大的仗恃已无,今日如果不能逼出长孙无极和孟扶摇,她便再无可以压制他们的能力,唯一的希望便是孟扶摇心软,退出皇宫,她迅速登位,然后纠集全国兵力在璇玑境内杀掉两人。
凤净梵诧然扭头,道:“你怎么还没走?”
沉潜在岁月深处的疑问终解,心头的积郁却不能立刻散去,无论如何,想起宗越眼睁睁看着许宛受刑而袖手不救的模样,孟扶摇的心,难免微凉,她轻轻抚摸着掌中许宛的骨殖,良久淡淡道:“我还是那句话,天意弄人,非关人力,恩怨俱了,一笔勾销。”
“她倒在我手中时,说了一句话,她说,求你放过我女儿。”我看着她眼睛,想起我自己母亲,家中灭门那夜,我母亲拜托家将护我出门时看我的眼神,也是这样的。
这就是皇权场,这就是帝王家!
“你说的对。”凤净梵嫣然一笑,“真是讨厌极了。”
“你以为唐易中十万军都是听话的?当真乖乖为你所用?”凤净梵不急不忙的给凤旋按摩,语气娓娓,“很可惜,那十万军里,今夜就会发生暴动,根本没有办法给你任何支援,你的三千护卫已经进宫,正好夹在三万御林军和五万赶来的长野军之间,就是不知道,你家号称天下勇猛第一的三千长瀚精骑,能否挡得住八万同样装备精良武器先进的璇玑军呢?”
三重大殿,帘幕低垂,依旧是内殿一星灯火,朦朦胧胧鬼火似的闪烁,两人的步伐声踏在明镜般的金砖地面上,回声悠长。
夜色未央,繁星闪烁,这是璇玑天成三十年四月初五夜,天亮之后,便是女王继位大典,璇玑国的历史将要翻开新的一页,然而此刻皇城沉黯,毫无新朝到来的喜气。
三万御林军未曾在各个宫门前守卫以阻挡孟扶摇的进入,却在永昌殿下集结成阵,刀出鞘箭在弦,朔气传金析,寒光照铁衣,数万人列阵以待,却一声咳嗽都不闻。
孟扶摇沉默了一下,随即听见宫门之外乱声迭起,声浪隐隐约约飘过来,凤净梵目光闪了闪,笑道,“你听,开始了。”
“所以说你就不如扶摇了。”凤旋像以往很多次教导女儿治国与制衡之策时一样,依旧和蔼可亲谆谆教导,仿佛这些教训凤净梵还用得着般很有耐心,“扶摇对政治有很敏锐的嗅觉,她历经四国变乱,擅长政治斗争,实在是个很好的统治者,或者说,她旁观者清,朕的心思,你日日在身侧猜不着,她却好像很早就知道了。”
月色凄清,微带血色,宛如十四年前那夜,挂在孤崖翠柏上的那轮月光。
退到凤旋身侧,一把抓起那始终没有写完的圣旨,一手掐住凤旋的手腕,厉声道:“父皇,你写!快写!无论如何,我是璇玑女皇!我永远比那个不知来路的贱人高贵!”
那样的恨……那样的疯狂……那样的坚忍……从头到尾,她一滴泪没流,一句话没说。
永昌殿前却灯火通明。
孟扶摇突然微微湿了眼眶。
没有人错,但却又都错,不过是天意森凉的结果,换了这夜未央天,琉璃火。
孟扶摇不说话,背影笔直,像一桩嵌在月中的玉柱。
“朕早就知道我有个女儿流落在外。”凤旋好像没感觉到孟扶摇的杀气,还是很耐心的对凤净梵解释,“朕知道她五岁失踪,而大瀚孟王崛起时,朕也曾经研究过她的经历,发现她是个完全没有来历的人,五岁之前的身世无人知晓,朕不知怎的突发奇想,便想我那失踪女儿,和这位年纪来历十分符合的孟王,是不是一个人?为了这个猜想,我派出了很多人,以各种不入流的身份出现在孟王身侧,什么事也不必做,只要得到她的容貌就成,当然,这是很难的,我这宝贝女儿几乎没有使用真面目的时候,但是面具戴得再久,终究有脱下的时候,有那么一两次就够了,画像带回来,找宫中老人一认,我再回忆下!也就成了。”
“你三千护卫,你大瀚和无极在彤城的所有力量,也不能换?”
宗越又是默然半晌,才道:“是。”
“这才对,这才是人该有的语气和表情。”孟扶摇鼓掌,"亏得毁了玉玺,不然我还得看着你一脸令人作呕的假笑继续和你说话,那真是生不如死。
头颅抛出,孟扶摇和长孙无极对视一眼,突然掠了开去,一左一右,掠上大殿高高的楹梁。
凤净梵和图书这次终于将被狠狠击倒,最后的执念刹那破碎,仇人竟是十四年前的宿敌,而父皇,竟然将皇位传给她!
凤净梵。
“凤扶摇……谁是凤扶摇!”
那人温婉的笑起来,道:“还请自己掀开帘子吧,本宫不太方便呢。”孟扶摇衣袖一拂,帘子无声无息飘开,昏黄的灯光冲入眼帘,灯下那人和煦悲悯的抬头微笑。
“所以你封了我的记忆?”孟扶摇默然半晌,问。
大殿中此刻真是静得一丝声息也无,所有人都被这一番父女对话冻着,虽在春夜,如坐寒冬。
“你输了,就这么简单。”凤旋还是很慈祥的冲着她笑,“朕要选的是女皇,不是女儿。”
“是!”
三千骑在璇玑正殿前齐齐顿马,“嚓”,三千声整齐如一声。
大殿殿顶,孟扶摇始终没有下来,瞅着他冷笑,似乎也没被他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所惊。
“我害你什么了?”凤旋坦然看着她,“净梵,我根本没有介意你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举动,你能做到这样,我真的很满意,其实直到刚才,”他指指刚刚填上名字,墨迹未干的圣旨,“如果你能赶走扶摇,这上面的名字,还是你的。”
而那专心致志于阵法的十八人,没料到脑袋在当头炸开,惨嚎连起,刹那间当即伤了一半。
至于杀掉他们会是什么后果,如今已是顾不得,便灭国又如何?好歹做过璇玑的皇帝,好歹报了今生的大仇!
我渡得过万里狂风,渡得过千条性命,渡得过诗酒年华,却渡不过,你不顾而去的目光。
她眼珠赤红,气息咻咻起伏,无论如何,她要争这最后一次!
所以她害怕揭开真相,害怕揭开后不得不面对恩怨两难,所以她抽出戳进老路胸膛的手,断了他最后一口气不让他说完。
远处隐隐传来如波逐浪的喊杀声,和殿中升腾的血腥气混杂在一起,听起来便有了几分杀戮惊心的意味,凤净梵目光一睨两人,缓缓道,“长勇军已经被我控制,阁下三千护卫必成肉馅,两位还不死心么?”
“你想得周到!”凤净梵大喜,手一挥道,“献上来!”
那人抬手就掷,膂力沉雄,唿唿几个圆圆的东西掷上来,半空中滴滴洒洒。
为报仇,他付出了太多牺牲,比如那白天黑夜双重身份,比如暗魅这张迥异的脸,比如那永久难愈的内伤,比如那少年时的为虎作伥,然而现在才知,最深最痛的,竟是在无意中站在了她的对立面,放逐她,伤害她。
“为什么!为什么!”她霍然转身,冲着凤旋嘶喊出声。
凤净梵不说话了,她洁白的脖颈上渐渐浮出点点青色,眼光也青幽幽的冷了下来,淡紫色宫灯的灯光下看来,像是一尊未曾上色的蜡像。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长孙无极高踞殿顶施施然微笑,“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女王陛下实在太让人不放心了,大家都只好小心些。”
“……”
“我和你说话一样觉得浪费时间。”凤净梵淡淡道,“你现在可以滚出去了。”
孟扶摇在殿顶冷笑,道:“那是因为我深知璇玑皇族的变态,还有,我警告你,你再说一句你妹妹,我立即敲掉你满嘴牙齿。”
“请无极太子,大瀚孟王入殿——”
长孙无极笑了笑,坐在椅中悠悠看着她道:“假如你做扶摇的陪嫁,每晚给我们铺床叠被,我可以考虑让你开脸做个小,就怕扶摇不乐意……而且,我也怕我会吐。”
扶摇。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梳洗,那是我也没想到的酷刑,刑罚烈到那个程度,金针控穴的作用已经不能完全阻断痛觉,何况我那时毕竟年轻,闭脉手法不纯熟,许宛……还是痛的。”
她竟然不再看两人,转过身去。
“我家中遭变,逃奔于五洲大陆,家族虽有亲人散布七国,不乏身居高位者,却无人愿意收留我这个麻烦,是她,是她这个我自己都忘记的姨母主动派人来接我,对我说,有姨母护你,谁敢动得你?”
看着那堆玉粉,凤净梵脸色终于变了,一变之后她冷笑道:“好,好,果然是五洲大陆第一疯子,毁玉玺……你真干得出。”
孟扶摇震了震。
孟扶摇噙一抹冷笑,直入大殿之巅。
凤净梵听在耳中,脸色一沉,一沉之中又微微一喜。
“不计生死,留住他们!”凤净梵冷喝,“让他们好好听听自己属下的濒死哀号!”
“你有的是机会和他叙旧。”凤净梵道,“在地狱里。”
“好在她死得很快。”宗越又是一声长吁,“金针截穴,本就活不过半个时辰,她的苦……没你想象得那么惨重。”
漂亮的娃娃脸小公爷又一指长孙无极:“您想在他面前搞事?也不想想无极太子是个什么名声?”
长孙无极看也不看她一眼,也不回答,还是唐易中爱说话,絮絮叨叨的道:“殿下啊,太子他们既然知道你还活着,那是一定会关心你的,你人在永昌殿内控制陛下,但是你总不能不传递消息啊,给你传递消息的人,是你的贴身侍女明若吧?什么人都不用盯,盯她就成了。”
“所以我并不觉得我欠许宛什么,虽然是我抓回了她,但当时就算我不出手,她也绝不可能跑出皇宫,何况她本来也没想着跑出去,至于我没救她……我不觉得当时m•hetushu•com的我有理由救她。”宗越淡淡道,“扶摇……我只是觉得我欠了你,如果当时我不先抓回她,而是放她回去放开你,那么最起码……最起码你不用被逼着在柜子里生生目睹那一幕……那是我的错。”
“好!”凤净梵扬眉一笑,高声道:“动手!”
宗越沉默着,他此时是暗魅的容颜,琉璃眼眸乌黑长发烈焰红唇,鲜丽灼亮的美,然而平日里逼人的艳丽,此时却一层层透出苍白来,月色般霜凉。
以皇位为饵,诱子女自相残杀,谁是最后的胜者,谁为王,犹如陶罐里养蛊,或是山野中训狼,于血肉厮杀中浴血而出,立于山崖之巅啸月的,定然是最凶最狠最能领驭群兽的那一只!
她随即偏头看了看长孙无极,笑道;“殿下,考虑过做我的王夫吗?”
听见脚步声,站着的那个人抬起头来,隐约宛然一笑,道:“来啦?”
她一字字,问:“许宛是不是你杀的?”
她又道:“我是你救的?”
凤旋睁开眼,迷迷煳煳打量她半天,半晌却叹了口气,不语。
两人低头看着,脸色都是一变。
“你那小侍女的行踪,一直都在太子麾下情报专司的掌控之下呢。”唐易中笑眯眯,“先前掼进来的人头,您没看清楚吗?除了被您策反准备今晚暴动的那几个,还有明若的啊,哦,您手下专门训练的隐秘人才,也都在,说实在的,和太子殿下拼刺探暗杀力量,您实在差太远。”
“那好。”孟扶摇静静抱着许宛的骨殖,仰首看天,玉黄的月色洒在她朗然眉宇,安静中有种荼靡般的浓烈,良久她道,"恩怨俱了,一笔勾销。
“还不是我那不成器的六姐,把玉玺给偷走了。”凤净梵笑,“真是多事,玉玺嘛,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偷了也没用,占着也没用。”
“启窠十四皇女,长勇军叛将人头在此!”
“朕说过了,朕要选的是皇帝。真正强有力的,可以坐稳璇玑皇位的皇帝。”凤旋垂下眼,平静而珍爱的抚摸着传位诏书,“朕晚年身体不佳倦于朝政,璇玑积弊已深,诸皇子皇女忙于争位,怠忽朝政,璇玑国力一日不如一日,这种情形下,如果新即位的皇帝不够铁腕有力,不能有足够的力量扫清政敌廓清政治,璇玑必将陷入永无休止的皇权争夺战中,迟早会亡国于新近崛起的大瀚或虎视眈眈的无极铁蹄之下,这是我凤氏皇族的江山,朕身为凤氏子孙,如何能让宗族承视断绝我手?所以,这个皇位,只有能者居之。”
“嚓!”
当然,这个声音也熟悉得很。
他彼时一怀怆然,满怀对未可知未来的叹息,看着那孩子随水流去,以为那是对命运的放生。
火把熊熊,耀亮刀尖寒芒,被月色一反射,整个偌大汉白玉广场似漂浮着一层水光。
然后她抱着那布包,头也不回转身,大步走开。
“哦?”孟扶摇笑眯眯坐下来,"你觉得我们之间能谈些什么正事呢?
灯光,便是从那里亮起的。
猛然一声大喝惊得欲待围上的十八人都怔了怔,一回身看见殿外黑影绰绰,先前那掷叛将头颅的男子竟然没有离开。
孟扶摇抬首,目光讥诮的一笑,这个时辰还摆什么谱?你让入我也入,你不让入我也入,区别不过是需不需要踏尸体走路罢了。
长孙无极笑了笑,道:“你去哪,我在哪。”
“没关系。”凤净梵永远和蔼可亲,温柔的给躺着的那个人按摩肩膀,“你一向到哪哪就被你弄脏的。”
便是抱着这一份希望,才没有真正下死手。
孟扶摇冷哼一声,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脱下面具以及被什么人见过,然而过往几年时间,她哪里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脱过面具?而脱面具的时候,也许附近只是一个卖花的女子,也许一个送菜的老翁,也许就是个她最没戒心的孩童,谁知道会是谁记下了她的容貌?她戴面具又只是为了方便,从没真的想过容貌有什么关键的,对方以有心算她无心,她又怎么防?
她的目光像是把这冷冷的月色削薄,削成千片万片,每片都是冰凌般的刀,每把刀都搅动这春夜浮动的水光,逼向宗越。
孟扶摇立在那里,竖耳听着外面广场喊杀之声,突然对长孙无极道:“我看……我们真要退出去了。”
孟扶摇黑着脸,对某人的厚脸皮很有意见,但看着凤净梵脸色却又忍不住要笑,长孙无极无耻起来,也实在够狠。
他并没有采取最干脆的记忆消除,只是封闭,只要她愿意,其实她随时可以想起,然而她没有,她比金针更狠的,同时自愿封闭了自己。
她一说话,孟扶摇立即做个呕吐的表情,“呸”的一声,然后赶紧道歉,“不好意思,看见你我总是想吐,没把你这地吐脏吧?其实我想不会,你这地不会比牛粪更干净的。”
至于人命,至于亲情,和一国存亡相比,在凤旋心中,芥子耳!
“属下还带了几个瀚军护卫人头!”那人大喝道,“让大瀚孟王睁大眼看清楚她的部下怎么死的!也好早些滚出去!”
“我说女王陛下。”孟扶摇晃二郎腿,“你不是应该左手握权杖右手握玉玺的吗?怎么会和外人要起这么重要的东西来了?”
“好……好……好!!!”死寂一般的沉默后,突和_图_书然爆发出女子疯狂而凌厉的笑声,凤净梵笑得浑身颤抖,笑得头发散乱,笑出满脸泪水笑出一身讽刺,“好!我的好爹爹!可笑我以前还瞧不起你,以为自己一直控制着你,还和母后一起轻视你的懦弱无能!觉得你不配做我父亲……我错了!你配!你真的很配!太配了!”
凤净梵沉默的站着,她的发髻已经被飞刀割散,零零乱乱长长短短的披了一肩,一些短发掩着她的眼神,看不清那眼底到底是什么神情,灯光明灭,将一片暗影打在她脸上,深深浅浅的轮廓再不复以往伪装的温柔,而是冷的,硬的,透着阴森的锯齿的。
然而避不过的终究避不过,最终以这种方式重来。
“不要这样说你妹妹。”凤旋温柔的道,“也不要小看你父皇,你妹妹这点比你强,她从来没小看过朕。”
孟扶摇冷笑,不理,仰头看殿顶,觉得那造型古怪的异兽都比眼前这个老人好看一万倍。
“你还挺了解我的。”孟扶摇冷笑,“那么,要不要试试?”
凤净梵听得他突然不再喘息,语气也平静淡定,再不复这些日子来的虚弱,心中一惊,急忙低眼一看,圣旨中最后那个女皇名字,赫然撞入她眼帘:凤扶摇!
“你知道的,为了报仇,我什么都做过,何况仅仅是依附于她?”宗越笑得淡而苦涩,“她是恶虎,我是伥,玉衡的身份,有些事未必肯做,那么便是我为虎作伥。”
“我师玉衡,留下的绝顶阵法,我教给了这十八人,他们一生只练这一阵,浸淫其中烂熟于心,所有的精力和心血都融于此阵,纵然你两人拥有十强者的实力,也必困得你们!”凤净梵嘴角勾起森然笑纹,转身拿过桌上圣旨,看向凤旋,“父皇,我们还是来专心把圣旨写完吧。”
“我说,我们两个在这里斗什么嘴皮子呢?那是市井泼妇才干的事。”凤净梵突然悠悠一笑,道,“尊敬的孟瀚王,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吧。”
屋檐上有衣袂掠风的声音远去。
“有什么不会的?”接话的是另一个人,笑眯眯的从殿外迈进来,“殿下,你想在我长勇军中搞事,也不想想我唐家,就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孟扶摇笑一笑,语气居然也很和蔼,“你在,我怎么舍得不来?”
“谁说的?占着有用,最起码想毁就毁。”孟扶摇立刻从怀中掏出明黄缎包,轻轻一捏。
宗越长吁一口气,夜色中那口气竟然是白色的,像是冬日里因为空气寒冷而凝结的霜,然而这是春夜,晚春之末,枝上青杏小,堤上吹绵老,春光如此流丽曼长,写在他眼眸里却是凄清的苍凉。
宗越默然,立在一片斑驳的灰黑里,三个人唿吸都轻轻细细硬硬,像戳得人心发痛的钢丝。
“你们——”凤净梵在躲避中霍然扭首,“怎么今……怎么会!”
“璇玑皇后,是我远房姨母,很远房,几乎没有往来的那种。”身后,宗越突然静静开口。
空气里十分沉静,只有蜡烛芯偶尔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和老人沉重急促的喘息,灯花垂落无人剪,凤净梵对着那一盏孤灯幽幽出神,她脸色苍白眼神阴鸷,手指神经质的在锦缎华诿之上攥紧又松开。
“也许她并不是多么疼怜我的遭遇,更多的是为了显示她身为璇玑皇后的尊贵和荣光,但是无论如何,在最初最艰难的一段时期,我受到了她的照拂,我的广德堂,也是最早在璇玑发展,然后才得以在五洲大陆延伸势力,没有她的帮助,我早已死在无穷无尽的追杀中,更不要提十年忍辱,终报大仇。”
“没什么好说的了。”凤净梵脸色冷白气息起伏,“退出去!离开璇玑!发誓永远不再侵扰璇玑!否则我就算动不了你们,让你这三千多人全军覆没,容易得很!”
十四年前柜子里默然盯着她不语的小女孩突然跳出,倔强锋利的成人般的眼神和殿顶上那森然冷笑的女子渐渐重合。
到得最后他只好点了她穴道,一路疾奔出城,封穴之中的她依旧脸色通红躁动不休,他怕留着这样的记忆迟早对这孩子造成伤害,犹豫良久选择了封闭她的记忆。
“你恨我联合母后和师傅禁锢你,逼迫你?”凤净梵注视他,不敢相信的喃喃道,“可是父皇,你原本就答应传位给我的啊,我们也没对你做什么啊,你这样害我……你这样害我……”
至于那些犯下的错……与其追究宗越拦下许宛导致她被迫在柜子中亲眼目睹那一幕,还不如追究当初那个锁上柜子的八岁女孩。
“把你怀里那个小章给我。”凤净梵微笑,“我往某份旨意上一盖,就成了。”
孟扶摇也沉默着,心如乱麻,她一直明知此事宗越有份,却一直不愿深究,因为宗越和长孙无极不同,长孙无极毁诺必有难言之隐,但宗越未必,他从来都不算好人,也从来为报家仇不择手段,他挣扎过流离过飘零过,在那般挣扎的过程中,他手底不乏无辜的冤魂,谁能保证没有许宛的?毕竟对于当初的宗越,她们母女只能算陌生人。
当初就是顾忌着两人身份,怕出手杀了他们引动无极和大瀚联军灭了璇玑,才让玉衡叔叔出手试图分化他们,让他们自相残杀,她心中甚至还抱有隐隐约约的希冀——他们决裂分开了,她再以璇玑一国为嫁,和图书绕指温柔再辅以疆土之拓,天下男人谁能抗拒?到那时,也许,长孙无极会回心转意?
大瀚王军刀鞘里兵器微鸣跃跃欲试,都在等待他们的王一声令下,好立即将这丑恶龌龊的王朝杀个血流成河。
长长的枪林,从台阶底端一直延伸到千阶之上,火把的光芒在枪林顶端默默燃烧,孟扶摇一瞬间突然想起当年在太渊,她也曾走过这样的枪林之路,彼时她没有武功,受伤,伪装,惊心动魄的紧张。
----------
早该杀了他们的!
三个人都不再说话。
“那是你该去的地方,我不和你挤。”
孟扶摇站住,背对他不说话。
纱幕透明,影影绰绰映出两个人影,一立一卧,头碰着头似乎在低语,看起来很亲热。
“那是。”孟扶摇笑,“不过总比天生骨子里藏污纳垢来得好。”她眼光向下飘飘,看着凤净梵手下那个眯着眼似乎很享受的老家伙,十分亲切的慰问,“您也还没死吗?”
“我便问她,愿不愿意现在死?她惊讶的瞪着我,点了点头,她真是很聪明的女子,不用我多解释便做了抉择,我抓她回去时,便用了师傅教的闭穴大法,用金针截了她的脉,那金针能够控制她的痛觉,只是那样一截,必死无疑。”
“包括,杀了许宛?对她施梳洗之刑?”孟扶摇的问句不是问句,大抵是块坚硬的带着棱角的石头,砸下来。
然后她抱着许宛的骨殖,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也……可以这么说。”宗越闭了闭眼,“她被发现后,意图逃奔,那方向不是逃往宫外,而是逃回那间屋子,她当时应该是想放开你让你逃,是我……拦了下来,皇后要我拦,我不能不拦,我那时不知道,她是要回去……放你。”
凤净梵怒喝一声,一翻身便飘过床榻,那金刀竟追逐不休,顺着她飞掠轨迹又呜呜追了过去,凤净梵一翻再翻,一掠再掠,从榻后掠到榻前从灯后转到灯上从殿下飞到殿顶,所经之处床榻幔帐被毁宫灯歪倒殿柱半断,满身的丝缎碎片蜡烛油木屑碎片连同自己衣服被划裂的碎片,着实狼狈。
“哦?”凤净梵笑,“为什么?”
“怎么可能……”凤净梵于半空中惶然回首,她明显轻功不错但真力不继,一阵奔驰已经黑发披散香汗微微。
为这人生里沧海桑田。
半晌他才极轻极轻,仿佛怕惊破这春夜里浮沉的唿吸一般,道:“是。”
“感谢您,帮区区铲除了毒瘤。”唐易中最后一弯腰,总结陈词。
坐在殿顶的孟扶摇即使早已猜到凤旋的打算,仍旧不禁为他此刻的平静坦然而浑身汗毛直竖,她不胜寒凉的抚摸着背上许宛的骨殖,似乎想从亲人中唯一给过她温情的母亲身上,找到点可以让她温暖的东西。
宗越住了口,想起那晚他抱起那瘦小变形的女孩时,她一声不吭,却挣扎得疯狂,明明她没有力气明明他一身武功,但每拖她走一步都要耗费好大力气,她扒柜子扒床扒幔帐死死扒住一切可以扒住的东西,眼神里充满了对他的恨意和不信任,他怕人发现,急得打横抱起她便要走时,她竟然一口咬住了床帮,若不是他发觉不对,她满嘴的牙都会被生生拽出来。
她突然向后退去。
十八人齐声掣剑,“呛”一声动作整齐,阴暗大殿里瞬间亮过十八道雪亮的弧光,交织成密不透风的光网。
谁料最终,却是为自己筑了相思的壁垒。
十余年前,独秀峰孤崖之上,翠柏之下,那个小小的孩子被放入竹篮,顺水漂流,他立在青黑的崖上,看那个篮子随波载沉载浮,飘进一轮圆而大的月色里,那时正近仲秋,月明之夜光华满满,崖下水波粼光四射,以至于他看不清那篮子漂流而去的方向。
她眼前一黑,晃了晃,视野里仿佛突然掠过无数幻影,七彩迷离连绵飞泣,四面迸射利齿森森着向她撞过来,她一霎那间被撞得头昏眼花,心血飞溅。
她深吸一口气,一扬头,拾阶而行,周身玉白的罡气放出,所经之处,枪尖啪啪齐断,随着她黛色的身影一路上行,两侧一路不断跳跃出雪亮的钢铁枪尖,叮叮当当划出一条条白色弧线,激得上端的火把火星四溅,被枪尖扎着和被火星灼着的御林军不断哎哟哎哟的惊唿退后,在台阶上乱成一团,再也不复先前的整齐和压迫。
却有悠长的传令声,从大殿之巅传来。
长孙无极无声的跟着,经过宗越身侧时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却没有说,静静的离开。
轰然一声有人推开门,大步跨进殿来,隔着远远抬手一扬,几个血淋淋人头骨碌碌滚到孟扶摇长孙无极脚下。
得与失休戚相关,当身份地位天翻地覆,苦难和挫折同样并行而来。
孟扶摇定定盯着她,半晌长长出一口气,喃喃道:“这世道真讨厌,有人就是像蟑螂一样,怎么都不肯死。”
地上立刻散落了一堆玉粉。
“启禀十四皇女!”
“净梵,”凤旋淡淡道,“做我璇玑皇族的儿女,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事,璇玑,是所有王朝中,唯一一个从来没有亲王的皇朝,这是为什么,难道你都没有想过么?”
大瀚勇十骑术精绝甲天下,三万璇玑御林军露出佩服神色,却依旧静默无声,用铁般的目光森然对峙。
那一口气不像是解脱,倒m.hetushu.com像是欲图把胸中积郁借此机会喷出来,喷完了,便不想让自己收回去了。
孟扶摇在大殿顶楹梁上好整以暇的鼓掌,微笑道:“女王陛下,这就是您要我们看的好戏吗?实在是太精彩了!”
孟扶摇长驱直入,毫不停顿拨开一重重帘幕,在最后一层纱幕前停住脚。
孟扶摇带着她的三千余人,很平静的走了过来,在她身后宫门处,唐易中五万兵力遥遥护持。
孟扶摇长长吐出一口气。
还有一个直冲凤净梵而来,黑乌乌的“头发”里“嚓”一声飞出三柄急若流光的金刀!
孟扶摇眯起眼,“嗯?”
眉弯如月,娴雅文秀,月白的裙裾亭亭泻于地面,裙上暗纹隐绣佛莲,微风拂动间气质出尘,而眼色祥和宁静,毫无红尘伦俗之气。
她手一挥,大殿四角跃下十八条人影,将孟扶摇和长孙无极团团包围。
“你……”
他怀中,元宝大人突然钻出来,做了个张嘴大吐的表情。
当年的他,没有理由保护她,却有可能为了一些必须的理由伤害她。
“嚓——”
“真好,这话也是我想和你说的。我还你比多一个字。”孟扶摇眯眼笑,“你可以滚出去死了。”
彼时她亦简单、自由,快乐而明亮。
“你妹妹。”凤旋不动声色坐起身,整衣,盘膝,又用手指梳梳乱发,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衰颓的受人所控的老人,他安静而尊贵,气度雍容的笑着,虽然气色依旧不佳,但那般帝皇风范,刹那重来。
----------
她再也不要为别人掌控自己,从此后她的路不允许任何阻拦!
“所以你放权于子女,所以你一边传消息立女皇一边放纵诸子女逐鹿于璇玑三境?所以你给他们几乎势均力敌的力量,让他们在公平的战场上互相厮杀直至决出最后的胜者,不计生死?”凤净梵越说越发抖,越说声音越寒凉,“那不是一群抢食的野兽,那都是……那都是你的儿女啊!”
几个“头颅”在半空中突然爆开,有的直接在十八人头顶爆炸,有的飞出无数袖箭飞针,有的半空一弹,突然伸出几个带着锯齿的刀,唰唰的从人的头皮上剐过去。
宗越没有动,他慢慢的坐下去,坐在十四年沉默一朝惊天动地的烟凌宫前,坐在墙倒瓦颓一地废墟和尘灰中。
半晌她森然的,不知道对谁沉声道:“去,拿点证明给太子和孟王看看,让他们看清楚,不听话的后果!”
凤净梵痴痴半晌,紧紧靠着榻边勉强支撑着身子,低低道:“想过……不过真的轮到自己头上,还是……想不到……”
“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她就是那个贱种的?”凤净梵不看任何人,只盯着凤旋,嘴角一抹冷笑。
到得现在,这般结果,她反而隐隐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那么糟糕,那时的宗越毕竟还是少年,家族之变改变他心性的同时也保留了一份易被触动的柔软,他最终没有对许宛操起凌迟之刀,杀她,也只是成会。
“你没长眼睛吗?还是你觉得你手下那个所谓人质能换你一命?不好意思,我没兴趣,”孟扶摇手一让,“请杀,请快点杀。”
远处传来杂沓的脚步声,敲破这空旷大殿的寂静,凤净梵眼睛一亮,嘴角泛出一丝森凉的笑意。
如今我终于明白。
凤净梵一个仰身,险险翻过殿顶一处极窄的横梁,金刀飞过,带落她一片头发,却因为横梁阻挡再飞不回,凤净梵这才摆脱那刀,十分狼狈的落地,站在凤旋榻前,冷笑不语。
凤旋抬首,对她一笑,十分慈祥的招手,道:“扶摇,我的女儿,来,让我看看你。”
凤净梵却蹬蹬蹬连退数步,砰一声撞到御榻上,似乎也不觉得疼痛,脸色雪白的嘶声道:“谁……谁?妹妹?我哪来的妹妹……”她霍然转头,盯着孟扶摇的眼晴,眼光深海翻腾,又像无数匹幡旗在真相的风中翻覆的动,那些幡唿啦啦的飘过去,掀开沉潜的记忆,唰一声,忽然拉开了十四年前的那一幕。
十八人长剑齐弹,华光厉烈剑锋连振,一振间满殿龙吟之声。
“是你……是你!”
她含笑吹吹指甲,又道:“哦,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三哥那五万军,其实是我的,三哥很早就效忠于我了。”
退出去便好,退一步就会退更多步,最终就会有机会解决他们。
“你吹牛皮也容易得很。”孟扶摇坐着不动,“卖卖嘴皮子,天下就大定了,皇位就传承了,女王就登位了,我们就让路了。”
“让你看到那一幕,我深感不安,点了穴道带你出宫,犹豫很久还是封了你的记忆,也许这个决定很自私对你很不公平,可是当时的你实在太……我怕你会疯……”
凤旋默然,很久以后静静道:“朕也是这样过来的。”
大殿里十分安静,凤旋突然在她掌心下悠悠一叹,将圣旨往她手中一塞,道:“我已经写好了。”
“不让?”凤净梵冷笑,“你孟扶摇不是善良有承担吗?不是爱军如子不肯让属下轻易牺牲吗?不是恩怨分明不愿让私怨牵连无辜吗?你忍心为杀一个我,害你三千忠心护卫?你赖在这里,可以,那你就等着背负三千条人命的债,你想抽身去救?我这里还有十八名高手,就算杀不了你,拖你们一阵子,留下八万对三千的解决时间,想必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