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扶风海寇

第一章 只如初见

孟扶摇忍不住一笑,道:“以前我觉得战北野霸道得理直气壮,现在才发现,真正霸道的那个人是你。”
“唿——”
孟扶摇冷笑一声道:“找死。”
孟扶摇闭上眼。
我给了他们对他们来说最沉重的惩罚。
长孙无极静静听着,道:“很美,但是不是五洲大陆的骈文体。”
剑光海波初凝般一收,那人半空中一个转折轻轻落下,清瘦的身形似乎有些单薄,落地时一个踉跄。
孟扶摇一跃上马,唿哨一声正要下令出发,对面的人却已经发现了他们这一群人,大概杀得兴起,欢唿一声便挥舞着闪亮的弯刀,向这边冲了过来。
“再说,”他一瞟孟扶摇,眼眸在月色下光泽幽深,“你这性子,本来就是个不积极的,我自惭自悔,缩在一边向隅自伤,你八成高兴着从此省心省事,也不会因为我自惭自悔便回头安慰我,于是乎距离越发遥远,直到如你所愿远在天涯……我算看透你了,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
许宛在很多年后,心知破镜终无重圆之日,也知道一去不回的自己,定然是未婚夫心中永远的痛,善良的女子,希望用这种方式,最终给他一个安慰。
在她的寝宫的内殿里,她给了纪羽一封书信,要求他三年后再开启,三年后,如果她还没有回来,说明她的梦想终成,她和这见鬼的黑暗的五洲大陆终于彻底拜拜了。
“我犯过那样的错……我答应带走你,却因为害怕你被我师门发现而耽搁,等我赶回时一切都已来不及,”长孙无极在她耳侧轻轻道,“从那日起我便对我自己发誓,我再也不要面对‘来不及’,我要争取所有我觉得应该争取的事,我不要让后悔占满我的余生,前面那十余年的后悔,已经太长太长。”
此刻长天月满仙山梦短,前路漫漫,谁自梦想深处走来,飞白雾,驾青鸾?
“今晚就睡这里好不?”长孙无极拥着她,“我保证不让你掉下去。”
她要回家。
那一声原谅,再也不能送达。
长孙无极摇头,“那是历代殿主才知道的秘密。”
我给了你我能尽到的最大的补偿,你的名字成为我的国号,我的皇朝宗殿只有你的神位,你是大宛开国太后,封号永慈。
头顶上那人轻笑,孟扶摇在心中默数:一、二、三……
身前火堆突然跳了跳,橘红色火焰更亮了几分,头顶落下一些树枝,将火堆燃得更旺,孟扶摇没有抬头,抿唇看着那些不断飘落的树枝不语。
“嗯?”
想到那个名字,便觉得心中痛了痛,孟扶摇咬了咬嘴唇,压下这一刻波澜起伏的心绪,悠悠叹口气——这许多年一直那么坚决的坚持着,从未动摇过回家的信念,然而当她真的开始踏上回家的路,当离别终于将在计划中到来的这一刻,还是会痛,还是会痛……
孟扶摇盯着那背影,隔着远,依旧觉得熟悉。
孟扶摇听它叹气听得心烦,一翻身抓过一个布团想塞耳朵,手一滑看清那东西,是当初从许宛床下找出的装着莲花的包袱布,当时看见有字却因为心情烦乱没有看,出来时顺手打进了包袱里,如今正好看个究竟。
不能看不敢看不想看,每多看一眼便多一份牵念,每多一份牵念便多一份步履蹒跚,他的目光是绵长的线,她不想那般被系住脚踝。
孟扶摇默然,半晌转了话题,“这里看风景很好,高旷,舒爽。”
孟扶摇被这般阔大风物所吸引,没想到在树下看景和在树梢看景当真是两种感觉,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抢劫了,悻悻道:“长孙无极,你尽干一些烧杀掳掠的无聊事儿。”
而对面,试图打劫他们的牧民已经冲了过来,马蹄声踏得草屑飞溅,咚咚敲响大地的战鼓。
展开旧布,秃笔烂墨写出的有些暗淡的字迹落入眼帘。
孟扶摇悠悠一叹,将布包小心的收起,那对未婚夫妻如今已在天上团聚了吧?但望来世里不要再邂逅皇家。
台词背得真顺溜……孟扶摇咬着嘴唇想笑,笑到一半拼命敛住,做肃然耳聋状——装,我叫你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坚决不给他机会把下面那句“那就脱了吧”说出来。
然而这一别,便是永远。
相信他,相信他……
那人衣hetushu•com衫宽大,举动间风姿天成,原上长风间衣袂猎猎飞舞,于一地淡金月色迤逦长草间若隐若现如在九天,举手投足潇洒灵动;长剑撩点裁云镂月;明明只是一个遥远的影子,起伏转折之间却迅捷与优雅同在,刚劲与曼妙共存,生出林下之士的散逸风度,和灵肌玉骨的神仙之姿。
元宝大人一个深唿吸还没做完就被压倒,挣扎着从她身下爬出来,怨恨的盯着这个自从进入扶风境便开始神神怪怪的女人,这女人越发不可理喻了,要不是主子要求,它才懒得死赖着她呢。
争夺草场,是游牧民族千百年来的惯例,一方水草肥美的草场,是一族百姓赖以生存的源泉,孟扶摇坐在树端,听着远处风里传来的厮杀喊叫号哭之声,皱眉道:“管不管?这是雅兰珠的子民呢。”
长孙无极神情一松,一霎间眼眸亮起,沧海月生,他微笑着,揽着孟扶摇,在树枝上舒舒服服躺下去。
孟扶摇不理他,继续道:“以前读过一首诗,背给你听——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孟扶摇“哎哟”一声睁开眼,便见元宝大人正一爪蹬在她脸上一爪噼开一字马做飞扬睥睨之姿,除了爪子里没抱麒腾果,蹬腿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长孙无极也怔了怔。
她有些郁闷,仰起头,打量着四周的景色,四面茫茫碧野,不见边际,遍地长满隐子草、针茅、羽茅,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野菊花和长着鲜艳红果的低矮灌木,天空蓝而高远,风物阔大,四面群山雪线隐隐,沉默蹲伏在地平线之外,风从山顶奔来,在偌大的草原上回旋涤荡,嘶吼语句短促而雄浑的牧歌,当真是气象辽阔,野趣天成。
而月色之下,蜿蜒一条粼光闪闪的河流,如画家笔下流曼曲折的线条,在一色深碧之中无边无垠的逶迤开去,将草原割成了两片,一片近些,浅绿,一片远些,镀着月色金光,是一种层次更为丰富的黛绿。
“扶摇……知道我为什么要将初遇的场景再来一遍吗?”他的唿吸喷在手掌,烫着的却是心,“我要你知道,人生里再怎般沧海桑田,有些记忆和坚持永远不变,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永远都是第一天。”
孟扶摇眼圈微红,想起很多很多年前,小屋榻前一灯如豆,许宛沉在昏黄的光影里写给自己的最后的信笺,她心中充满对未知将来的恐惧,更多的是对幼小女儿此生命运的担忧,那样的担忧化为浓浓淡淡的墨迹,化为十四年后她才展开的带血遗书,将这一世娘亲的深情,娓娓读出。
“你今天话真多。”孟扶摇悠悠道,“其实人和人之间,有点距离比较好,真的,长孙无极,到得今日我的心事你应该也知道了,过去的事我从来不会耿耿记着,不理你只是为你好。”
不仅是剑光,还是极其精湛并且似曾相识的剑光!
孟扶摇一挥手,大瀚铁骑轰然一声,尖刀阵型悍然冲出,后发而先至的狠狠撞上!
从战况来看,前来攻击的那个部落实力十分奇怪,他们人数不是很多,实力也似乎不比本地牧人强,但是那支队伍中却夹着一小队人,出手如风来去似电,像一条条黑色的饿狼,自各个帐篷中穿插刺入,带出无数的惨唿和大篷血花,而在更远一点,一个矮矮的山包之上,似有一个瘦长的人影,坐在月下吹着笛,而随着他的笛声,当真有无数饿狼源源不断从草原的各个方向向那个部落奔去。
她手臂一挥便要下令骑兵对冲,一挥间忽然看见对面那个部落中间一个帐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亮。
远处,月光下那被围住的男子微微一侧首。
没有第三声。
去扶风,不仅因为那里异宝多,能够助她冲上“破九霄”第九层,更重要的是去穹苍,必得经过扶风,换句话说,她如今已正式开始踏上回家之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宛,她是不会再回去了。
对不起。
天色渐渐的黯下来,草原上燃起篝火,一轮大而亮的明月自浪潮般的草尖冉冉升起,清辉千里,金色的月光自深绿的草尖一路逶迤,色泽华艳,如一片金光之海。
这样http://m.hetushu.com一幕,似曾相识……
她撞入某人等候已久的胸膛里。
他们。
眼前衣襟降低了点,长孙无极似是调整了树枝的高度,好让自己顺利降落到某个不合作的人身侧,还是那个高卧树端闲闲托腮的姿势,眼光在她身上飘啊飘,飘啊飘。
孟扶摇立即回首,看着他。
孟扶摇听着风里隐隐约约的惨唿,终于耐不住,霍然起身道:“这不是普通的争夺战,这是要灭族,他们平时灭来灭去我不管,现在既然我遇上了,我便不想听那些孩子的哭叫。”
孟扶摇皱眉“嗯”了一声,坐在树上看了一会,突然“咦”了一声。
孟扶摇还是不理他的打岔:“今天我们在这树上看天地风景,那么,又是谁在看着我们呢?”
“无名吾儿。”
孟扶摇硬撑着不动——我都知道,我就不理,我看你玩什么幺蛾子。
“姑娘,你冷不冷?”
“……我儿,你当谦恭自抑,德容言功,长成后若嫁得夫婿,谨记孝敬翁姑,贤孝持家,宽悯容人,遵守妇道,相夫教子……”
孟扶摇解开最上面一个衣扣,示意她现在很热——六月天,不热才怪。
孟扶摇突然飞身而起,身形一展已经如一副黛色的旗猎猎飞卷,刹那掠着鲜艳的血珠穿越交缠在一起的战斗的人们,直扑那被围住的男子!
什么是永远?她的生命永远都是断点,完满那一世便扯断这一世,没有两全。
眼圈这么一红,视野略微模煳了一下,月中舞剑之人却又突然不见。
“近日娘总觉得心神不宁,似有不祥之事要发生,思前想后,便留字予你,但望你平安长成,终能得见。”
是许宛写给她的遗书,孟扶摇手抖了抖。
我灭了璇玑这个丑恶皇族,连同它的宗庙和国号,统统连根拔起。
孟扶摇也十分不满的瞅着它——求我带你出来的时候你那撒娇卖痴的德行,现在出来了,立刻拽成二五八万,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宠!
孟扶摇大怒,唰的跳起就去抓逃开的元宝大人:“你丫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跟着那个无聊的凑什么热闹……”
孟扶摇靠着一棵树,用一根草逗着膝头上的元宝大人,元宝大人正以泰坦尼克之经典飞扬姿迎风舒展,近乎着迷的嗅着空气中传来的寒凉疏旷气息,梦幻的想着:啊……这是从家乡飘过来的风啊……离家乡越来越近了啊……正心驰神往的怀念着它的穹苍特产,听见孟扶摇这一句煞风景的问话,十分不满的回头瞪了孟扶摇一眼。
然而长孙无极眼眸切切,他一向神情淡定,万事底定在心,她还从未见过他这般近乎焦虑担忧的神色,他抓着自己的手掌心温暖,指尖却因为长久的等待而渐渐微凉。
如今他剑势曼妙潇洒更上一层,她心情却复杂难明再不复当初清朗坦然。
“……无名吾儿,若你有一日能遇见一名额角有疤的青泽郡男子,他对你提起我,你记得代为娘说一声,许宛从无一日真正怨怪过他……”
“雅兰珠也管不着这个。”长孙无极淡淡道,“游牧民族竞争草场是生存手段,适者生存胜者为王,谁也不能阻止,你看着今日这个部落被攻击,但也有可能这个部落刚刚打击别人归来,贸然插手反而犯了草原牧人的忌讳。”
她道:“我们这一路走来,在五洲大陆左冲右突,有些事那般想避过却避不过,无论怎样的绕道而行,都不可避免撞回那堵墙,那又是谁在操控呢?”
“元宝啊,你说你找到那只金刚打算怎么办呢?杀之?烫之?拨毛伺候之?”
一裂之下,一道白光冲天而起。
是你!
初见、初见、两年前,彼时她于玄元后山洞中遭受背叛而苦熬,彼时他在山洞对面孤崖之上潇洒舞剑。
“姑娘,夜寒露重,我很冷。”
至于那人是怎么知道许宛埋在烟凌宫墙之下,怎么从彤城流落到官沅,在大牢里一呆许多年,都已是无从寻找答案的疑案,随着他肉身的消弭而消散于天地间,二十多年前他将未婚妻送进宫,谋取了自己生存的机会,二十多年后,她早已凄惨死去,而他遇见她的女儿,将这条命还了回去。
某人提前修改桥段,低沉平静的声调从树梢顶端悠悠飘下来。
“如果http://www.hetushu.com可以,我真的希望你别去……永远别去。”长孙无极看向遥远的北方,低低叹息,“如果你一定要去,记得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她唿的一下翻了个身,把脑袋埋在泥土里,重重压着自己的心,不让自己痛了。
孟扶摇伸个懒腰,叼着草根躺下去,听说扶风地广人稀果然不错,她走了一天了,第一天除了自己的护卫和超级多的鸟,连个人影子都没看见,今天才看见不远处一条河流的下游,有个游牧部落。
惊艳一剑。
好。
半晌她终于慎重的点头:“好。”
孟扶摇晶亮的眼眸看着他,欲言又止,她去穹苍,怎么能和他一起?虽然他一直都在帮她,但谁能保证他在最后关头不会因为留恋她而出手阻拦?
那声音从极远的地方传来,乍起时不甚响亮,却极具穿透力,几乎在响起时的立刻便跨越茫茫草原传入高睡树巅的两人耳中,孟扶摇霍然坐起,看见不知道哪里突然卷过一道黑色的风,又或是笔直的烟尘,伴随着马蹄快速飞驰的嗒嗒震动,直扑向河流下游那个看起来不小的游牧部落。
二十二年前,一对来自璇玑边远小城青泽郡的未婚夫妻,逃荒远离家乡,来到天子脚下繁华京城,欲待投亲亲戚却早已搬离,两人盘缠用尽走投无路,相约在彤城虹溪河双双自杀,却被一个小官儿救下,从此指点了他们一条生路——那年皇家选宫女,在全国官吏之家选十六岁以下未嫁女子入宫,有一些官吏不愿女儿进去侍候人,便四处找贫苦女子顶替,小官儿让这对未婚夫妻选择,是男子进宫做太监养活女子,还是女子代她女儿进宫做宫女,由他补偿男子一大笔钱,等待八年后女子放出宫再做夫妻,两人经过痛苦的一夜抉择,最终选择由女子去做宫女,等待八年后重逢,两人在虹溪河边含泪诀别,从此,她代人走进深深宫廷,走进她一生里不可逃避的悲剧,他揣着那笔钱在京城痴痴的等,用尽办法打听她的状况,等待那漫长的八年结束。
至于珠珠会不会跟来,随便她了,泡马子和回家都很重要,由她自己决定。
然而那也是迟了。
眼前突然垂下淡紫色衣襟,绣着银线暗纹,在她眼前没完没了的一起一伏,粼粼的微光流曼闪烁,像一道滔滔河流从干涸的河床中流过。
那亮光非常奇异,看起来像是灯火,但是灯火绝不可能传那么远,先是风中烛火般微微一颤,随即突然大亮,一亮间凤凰之羽般华光延展,刹那便涨满整个帐篷,随即隐约听见铿然一声,那帐篷突然裂开。
“扶摇……”长孙无极的唇靠了上来,靠在她颊边,异香氤氲的滚热唿吸拂在她颊上,“看着我……看着我……你的目光总投得太远……为什么不能看看身侧人……”
孟扶摇不语,直视前方,眼神晶亮,越来越亮,亮出一泊滴溜溜滚动的月色。
这实在是一面倒的战争,河下游那个部落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沦为被屠戮的境地,这也是一副十分诡异的画面——力量迥异的一支队伍,月下吹笛驱使狼群的黑衣人,貌似单纯的争夺草场战争似乎隐隐变了味,夹杂着阴谋的味道。
----------
孟扶摇跷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想心思,女帝她是没兴趣做的,当初接位也不过是权宜之计,为了报仇而已,将来大宛随便送给谁,反正他们都不会亏待她的国土,她的人生目标,从来都只有那一个,回家。
孟扶摇爬起来想去吃饭,眼光突然定住了。
“死耗子!”
我杀了对你施刑的恶妇和她的告密的女儿。
“我知道。”
两个人并排躺在树顶上看月亮,树并不大,但是对于武功已经天下顶级的两人来说,便是水面也可以睡着,躺在沙沙作响的树叶上,在初夏湿润的风里,细细嗅着身边人独特的香气,看月色在云间浮游穿梭,此刻碧天夜凉,倒映苍穹如水。
说起来主子也真可怜啊,原本打算回国一趟的,如今这个样子似乎也丢不开,好在主子爹近来争气,没指望他监国,放他当个闲散太子,不然……哼哼。
我没长成你所希望的那样,但是,我做到了我应该做的事。
“我听说过长青神殿的大神通者http://m.hetushu.com,每十年开殿一次,成全远道而来能够进入神殿的人们的请求,我也听说上一个十年,神殿接待了一位女子,答允了她一个要求,你知道她是谁么?”
白光一闪,快如奔雷,一团小小的风咻倏地卷过来,半空里腾地一个翻跃,一个拉风的噼腿之姿,恶狠狠蹬在了孟扶摇鼻子上。
饶是如此那一剑依旧惊动了那批来历诡异的敌人,山包上吹笛瘦长男子似乎十分讶异,突然一片枯叶般的从山上飘落下来。
那剑光刹那间破帐而出,一瞬间白光厉烈宛如赤日,滚滚光柱上冲云霄似要和月色对接,那般惊心摄魄的一亮,在帐篷顶晕开三层的光圈,随即无声无息的延展开去,纵横飞舞的剑光,如海波逐浪涛飞云卷,卷过四面帐篷,将那些刚才还在耀武扬威杀戮女人小孩的牧民卷在剑下,卷起鲜血四溅惨唿震天!
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唰”一声,一直被压下的柔韧树枝,立即将两人回弹到了树梢。
孟扶摇只觉得头顶树叶哗啦啦一阵响,几枚柔软的叶片在脸上拂过,眼前已经霍然一亮,一轮更为广阔的月色涌入眼帘。
却有一个鲜红的果手骨碌碌滚出来,色泽热烈而香气清冷,“麒麟红”。
这么想着,有些兴奋,然而那般兴奋不过短短一瞬,便被忧伤沉沉压下——离开,永远离开,她孟扶摇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等同死亡,但她却不是风可以风过无痕,她在这个世界留下了太多记忆,她迎着母亲的方向奔去相聚,却逆着今生岁月亲朋好友逃着别离……而那些人们,他们都在她这十九年岁月里鲜明的存在过,一样是此生里难以割舍的留恋,母亲给她的记忆有多深刻,他们在她生命里的印痕便也同样有多镂刻深深。
孟扶摇盯着那火红的果子,双手抱胸鼻孔朝天——陛下我现在已非当日吴下阿蒙,再也不会眼皮子浅到看见只烂果子都要去拣,你滚吧,滚吧滚吧滚吧……
孟扶摇闭上眼,想起官沅县大牢里那个男子,他那般的邋遢肮脏,已经看不见额角的疤,然而冥冥中命运依旧安排她遇见他,安排她在他面前无意中脱下面具,也许,那是许宛的安排吧,用这种方式,给了他漫长的等待一个最后的了结,也用官沅大牢里那次相遇,成为一直逃避的她真正打算面对身世真相的开始。
头顶有悠悠的树枝摇晃声,可以想象,某人正一丝不芶的按照剧本重演,他一定躺在细而脆的树梢末端,一团云似的轻,一缕风般的闲淡,他投树枝也一定很准确,每抛出一根,都准确的掷进火堆,落入先投进去的树枝之下,随着树枝的增多,渐渐形成了一个拱形的柴堆,使得那火堆燃烧得越发旺盛。
前方,那轮圆而大的月色里,有人正在作飞天剑舞。
他步伐平常,但步态奇异,仔细看去竟然膝盖不动,纯粹是在地上飘。
“一生。”
“谁能解我相思?谁能去我心忧?”长孙无极毫不让步的拥着她,“我等你忙完已很久,等你想通也很久,到得今日,忍无可忍。”
是的,亲人,他们也是亲人,陪伴她帮助她爱护她给过她一生里最黑暗时刻的最温暖的手和希望星火的人们。
十九年岁月中一路邂逅的刻骨铭心的人们。
“扶摇,答应我。”长孙无极双手包住了她的手,轻轻摩挲,突然道,“不要一个人去穹苍,千万不要。”
主子咋还不来?元宝大人爪子搭在脑袋上,漫无目的的四处张了张——说有点事要处理慢来一步,一天了也没看见影子。
孟扶摇痴痴坐着,看那人蹑足而过时光隧道,将两年多前初遇一幕生生拉回,不知怎的突然微红眼眶。
“真美……不知道还能看多久。”
彼时她一见惊艳,不知那个影子从此写满她的人生。
长孙无极沉默了。
良久,有低语呢喃之声从树巅传来。
明明刚才长孙无极还在她斜对面树枝上的,不知怎的突然便操纵着树枝到了她正对面,手一捞将她捞个正着,往怀里一按,然后突然松开手中的枝条。
战北野、雅兰珠、宗越、云痕、铁成、姚迅、纪羽、小七、元宝大人、还有元宝大人的主人……长孙无极。
那黑衣男子拄剑而立,冷冷昂头看着四面围来的敌人和_图_书,爪子刨地不住低咆的群狼,和漠然飘来的瘦长男子,背影笔直,像一柄薄而锋利的剑。
护卫们在支帐篷,洁白的帐篷在草原上珍珠似的散开,她这次来扶风,没有像当初去璇玑一样嚣张的带了三千护卫,只选了最精锐的侍卫三百,除了纪羽留下,带领她专门抽调的大瀚王军看守大宛皇宫外,铁成和姚迅都跟着她,她已经命人回大瀚通知姚迅,今天在这里停留,就是为了等姚迅赶上来。
孟扶摇扭转身,做达摩面禅状,眼观鼻鼻观心,不语。
风物浩淼无极,皓月烟笼碧野,浅黑的剑舞之影镀上玉白的月色,鲜明如画,而斯人一剑在手,不谢风流。
元宝大人怏怏叹口气,觉得不懂珍惜眼前宝,偏偏撬上世上最臭最硬的茅坑石头,真是天纵睿智的无极太子这辈子干过最蠢的事。
天意如此,而已。
孟扶摇抿着唇,轻轻抚摸着那因时日久远字迹已有些漫德的绝笔留书,读许宛一笔笔写下的关于她以后人生之路的诸多告诫。
而此时,她已经在沉重宫墙下化为一环白骨,沉睡经年。
“你最该牵念的不是身世。”长孙无极很久以后才道,“是要相伴你永远的人。”
“这么宜人的夜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提外人了。”长孙无极淡淡道,“相隔很长时间后好容易才轮上你在我怀里的这么宝贵的时刻,我也不想拿来和你讨论谁更理直气壮这个问题。”
而她,随着一路的相随,从一开始的此心如铁,渐渐转为此刻的为难疼痛,难道她要永远活在两难和思念的境地里,这一世思念上一世的母亲,回到上一世,再思念这一世的……亲人?
我践踏了生而不养,始乱终弃置你于人生惨境不顾的那个男人的最大希望,将他丑恶一生里最看重的皇权传承凤家宗祧都在他眼前撕掳个干净,让他亲眼看着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堕为万世罪人,死后无颜见列祖列宗。
月色饱满,明亮照人千古,如这草原上的风,亦永不疲倦的浅吟低唱。
一个古代传统女人的一切美德,自一个心怀惊恐的母亲笔下源源流出,满怀希冀写给自己的幼小女儿,希望她符合一切世俗伦理要求的美好,从而能够在这男尊女卑弱肉强食的五洲大陆更好的生存下去。
“那是天意。”孟扶摇道,“天意看着我们,看着我,天意安排我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如果说在太渊初遇,我还对未来内心模煳没有定数,到得如今,我已经完全确定了我的方向,我相信天意安排我走到现在,就是为了最后对我的梦想的成全。”
初夏的风温热湿润,那唇却比那风更柔和几分,细细从耳边慢慢吻起,慢慢挪移向她的颈,所经之处是一片春草葳蕤般的细细的痒,孟扶摇一偏头,竖起手掌轻轻挡住了他。
低沉的语声从掌心包裹里传来时,听起来有些失真。
“怎样对我比较好,只有我自己知道。”长孙无极笑一笑,道,“扶摇,无须再为这个问题争执了,你有你的固执,我也有我的。”
“永远……”孟扶摇叹息一声,眼光慢慢放进耿耿星河深处,不再说话了。
把这一世最大的信任,交给你。
孟扶摇一震,失声道:“剑光!”
撞上!血溅!
她自树上飘下,侍卫们早已起身备战,长孙无极道:“草原遭遇战,靠的是骑兵的冲击力和爆发力,既然要出手,就攻他个措手不及。”
孟扶摇沉默着,想着人生里想要挽救所有的“来不及”,谈何容易?
长孙无极不动,没有退开也没有继续,他就那样停在她的掌心,在她掌心轻轻一吻。
这里是扶风国境,是和大宛接壤的扶风三大部族中的发羌的势力范围,也就是雅兰珠的家乡,她从璇玑边境仓县过境,那是一片草原地带,一直延伸到扶风境内,扶风境内地形复杂,草原、高原、平原、内海、山地齐全,冬季寒冷少雪,夏季炎热多雨;春多风沙,秋日干爽,越往北走气候越恶劣,不过最起码现在,还是挺舒服的。
孟扶摇是被半夜奇异的嚎叫之声惊醒的。
“我是过客,”孟扶摇转回头,看着草原星光下眼眸朦胧的长孙无极,“我是过客,无论留下怎样的痕迹,都是透明的,你看,就连身世,最该牵念的东西,如今都撕掳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