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扶风海寇

第二章 未来女优

红袍,红得太阳般光灿灿;红脸,红得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光头,油光铮亮的头皮寸毛不生,此秃非天秃,大抵是练外家功夫练出来的后果,一双牛眼,孟扶摇眼睛已经不小,但两只眼晴加起来不抵他一只。
那驭狼男子身子一伏又一起,一眨眼又远在数丈之外,还换了个方向。
雷动读完,自己觉得很满意,扛着孟扶摇,大步向着目标中的完美的、标准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浪得大床的大瀚皇后成长之路进发……
那人一件衣服一般软塌塌往地下一叠,没了动静。
孟扶摇便栽了出去。
是你!
一扑之下,他的身形突然不见了。
她孟扶摇、她尊贵的无极将军、大瀚孟王、轩辕国师、大宛女帝孟扶摇!
“……”
孟扶摇发觉和火烈鸟说话等同鸡同鸭讲,只好直击中心:“你徒弟?谁?”
果然,前方出现一座石山,真的快到草原边界了。
“看出什么了吗?”
火烈鸟刹车。
头顶上突然炸下一道雷,九天霹雳一般震得人连耳膜都在嗡嗡作响,“啪”一声四面一晃一声炸响,随即众人突然发现自己顶星戴月身处茫茫原野间——帐篷突然间迸裂,裂成几大片飞了出去,连雅兰珠身上的毯子都没了。
“吱——”
结果雅兰珠居然醒了!
“你干嘛?”一百个人在吵架。
“看出什么了吗?”孟扶摇询问。
那近乎心疼的眼神看在孟扶摇眼中,忍不住心中一颤,赶紧错开目光,黑刀一指,直接指向了那个瘦长驭狼男子。
----------
从云家离开的那天,大雨倾盆,他只背着自己的剑,离开养他二十年的云家大宅,自始至终,头也没回。
淡紫银云纹,垂一截同色袍角,在风中悠悠的荡。
孟扶摇被他看得汗毛排队鸡皮疙瘩盛产,呜呜的想要抗议,老头这才想起臭袜子的使命,抓出袜子,将尊贵的大宛女帝陛下从被一只臭袜子熏死的悲惨命运中解救出来。
孟扶摇眼神转为阴森——不要?真的不要?你确定不要?你确定你坚持你的不要并绝对不畏惧因为这个不要而引发的任何不良后果?
“战北野?他要你来掳我?”孟扶摇狐疑的盯着他灯泡似的脑袋。
长孙无极却笑道:“哎呀前辈,莫要吓我,一吓我我手一软,你家野儿的家传宝贝就没了,以后娶皇后,拿什么做聘礼。”
孟扶摇窃笑,心想莫不是云痕的桃花?哎呀少数民族妹妹好生甜美,云家公子真有艳福,正要调笑几句,眼光落到毡上那人身上,顿时蹦了起来。
孟扶摇冷笑起来。
是因为……璇玑那些遭遇的缘故吗?
她突然睁开眼,看了元宝大人一眼,十分清晰的道:“耗子是你啊,想死我了!”孟扶摇大喜正要奔过去,她眼睛忽地一闭,又睡上了。
他这个义子,对义父来说,说到底也就是个忠心不改的属下罢了。
她“唰”的一下便飞了出去,在火烈鸟身子站下险险离石山还有半人距离时,她优美的鼻尖已经越过那半人距离,快要和坚硬的山壁做难以自控的亲密接触。
“喏。”长孙无极似乎拿出什么东西晃了晃,笑吟吟道,“您不会不认识这个吧?这原本是大瀚帝君给扶摇的聘礼,现在连聘礼嘟输给我了,人自然也是我的。”
他是要培养一个皇后还是一个交际花还是日本AV片女优?
“随便你!”火红的雷动大喝一声,唰的转身。
火烈鸟的音调低了点,似乎对这个东西有点悻悻,咕哝道:“小野怎么会把媳妇都输给人了?不成,不成。”
那一刻恍如梦中,半年来颠沛流离艰难苦困刹那云散,只看着那熟悉至深刻的鸟黑眸子,便觉得无限的欢喜。
头顶上红袍老人突然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个脏兮兮的布团子,往聒噪的孟扶摇嘴中一塞。
长孙无极,你狠。
黑色刀光刚刚亮起,便到了驭狼男子眉间!
为云家辛劳许多年,到头来云驰只因为一件事的不如意便弃他如敝屣,这样的命运,其实他早已心有所悟。
孟扶摇望天……大鱼神……她堂堂大宛女帝,现在成了一条鱼的属下了……
孟扶摇翻翻白眼,心道八成就是在战北野那里出了问题,她蹲在雅兰珠面前,愁眉苦脸的想这可怎生是好,活蹦乱跳的小公主出去,僵尸一样的半死人送回去,雅兰珠她爹妈不会拿扫把把自己赶出去吧?
因为云痕没有在真武大会上拿到云驰希望的荣耀,助家族在太渊政坛再上一层,所以云驰一怒之下放逐云痕,恰逢此时燕家前来要人,大抵云驰认为云痕勾结燕家,害怕再留这个义子对自己不利,干脆给他按上个勾连敌国啊谋反啊图谋不轨啊之类的大罪,还一不做二不休的追杀他,想斩草除根。
老头果然也下意识跟着压低了声调,贼兮兮的答:“徒弟媳妇,当然要老夫筛选过关。”
孟扶www.hetushu.com摇用目光抗议——我不需要你负责!
“啊?”姚迅擦擦眼,愕然道,“雅公主怎么会在这?她不是随陛下去磐都了吗?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啊。”
“野儿啊。”火烈鸟眯眼看她,“老夫的徒弟,除了他还有谁?”
孟扶摇眼睛刚一亮,就听见他对着纸片念:“第一天,学刺绣!”
大宛女帝的身世,如今已传遍天下,云痕自然也听说过,官方版本再怎么歌舞升平,其间的苦楚明眼人还是猜得出,他偏头看了孟扶摇一眼,一眼间千言万语。
人性之恶,永远超出她想象之外!
孟扶摇闭上眼,等待自己孟肉饼的命运。
“休息下。”老头裂开嘴笑,孟扶摇顿时又是一晕——太吵了!
“老夫听说你桀鹜不驯。”火烈鸟严肃的道,“我家野儿的媳妇应该温良恭俭相夫教子,夫唱妇随德容言功,你这个样子不成,所以老夫只好拨冗亲自教导你。”
孟扶摇怒了。
再次一伏时突然看见一双靴子。
“请问您认识我妈吗?”
孟扶摇一把将他拎开,嫌恶的道:“姚迅,你属乌龟的!现在才到!”一把将他拽到地毡前,道:“雅公主不是在大瀚的吗?什么时候离开的你怎么不报我?”
他一抓四面便风声一紧,刀割一般噼面。
云痕微笑着道:“何止是我?这里还有你一个熟人。”他带着孟扶摇钻入一个帐篷,昏黄蜡烛下,地毡上躺着一个人,一个当地少女正守在那人身边,用一双惊惶的眼眸的望着帐外,看见云痕进来顿时神色一喜,目光亮亮的在他身上移不开去。
他身侧云痕还站着,护着滚得乱七八糟的雅兰珠,突然静静道:“少了。”
“第四天,学缝仞裁剪!”
两句话的时间,帐篷毁,毯子飞,地面塌,满地滚了站不稳的人群,连草皮都剐掉了一层。
再睁开眼时发现眼前还是晃着一团白球——元宝大人临危不惧,在最后一刻一把抱住那手指,双爪一盘盘上了。
“战北野怎么搞的!”孟扶摇蹲那里愤然大骂,“看个人都看不周全!”
侍卫头领一躬身便走,云痕巳经急声道!“别!”
战北野那个聘礼你居然一直带着,拿出来撒谎撒得天衣无缝,当面煳弄人家师傅,可怜的战北野,知道了一定会挥兵南下,踏碎无极大瀚界碑的。
孟扶摇一出手,他便知道今日不仅再讨不着便宜还得倒霉,这人甚是决断,立即不战而逃。
“耗子懂异术?”孟扶摇抓过耗子目光一亮。
最起码七天没洗的臭袜子!
“……”
“我上次回去,”云痕斟酌着最温和的用词,“义父对于真武大会的成绩不太满意,要我游历天下将武功再提升提升,我便出来了,谁知道燕家听说了我的身世,去信向义父要求我认祖归宗,义父以为我心存怨望忘恩负义,所以……”
火烈鸟却突然抬头对对面道:“喂,小家伙,你死追不放干嘛?这是我家徒弟的媳妇,男女授受不亲,你远点。”
“死了?”孟扶摇皱眉,“我什么都没做,也看着他没有服毒自杀,怎么就死了。”
孟扶摇看看云痕脸色,一伸手搭上他腕脉,云痕要让开,孟扶摇已经缩回手,皱眉道:“你身上新伤旧伤,最早的伤根本不是五天前的,还有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你到底遇上了什么事?”
也是自己不好,忙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务,忽略了云痕因为真武大会的失利可能受到责难,换句话说,她其实想到云驰会不满,但是觉得好歹在一起生活多年,没亲情也有感情吧,不想这老狗他绝情如此,不仅逐出他,还要杀了他!
他伸手一抓,道:“给我!”
像是被火烤着的蜡人在融化一般,所有的五官一瞬间都在向下塌陷,一张脸突然就横七竖八不成个模样。
“第五天,学礼仪!”
就像快要撞上山头的列车,司机牛叉的啪的踩死油门停车,乘客还禁不住惯性的作用身子向前栽。
它艰难的爬——火红的老头奔得太快,以至于在他的速度下连唿吸都困难,任何动作都像在龙卷风之中挣扎,元宝大人白毛飞扬的挣扎着,好容易爬到臭袜子附近,还没抬爪,一只手指突然凌空伸过来,挑起它往后一抛。
“我也不知道,”云痕皱眉看着雅兰珠,“五天前我在扶风和大宛的边境遇见她,当时她看起来赶路十分急迫,说了没几句话,她突然便倒下来,只来得及和我说一句话,请我想办法送她回发羌王城。”
孟扶摇用脚踢开那具皮囊,回身看自己的护卫已经砍瓜切菜般解决了那批胆大包天挑衅的牧民,正唿啸着驰来包围住了那一批来历怪异的人,然而那些人看见驭狼男子之死,便仿佛得了通知一般,一个翻身无声无息栽倒,将自己解决得干脆利落。
挥挥手令侍卫头领退下,孟扶摇凑近身:和_图_书“嗯?”
就在说这几个字的时间里,隐约狂风大作里有人影一掠一让又一掠,恍惚间好像还有击掌噼啪声怒喝惊叱声,众人脚下的草地突然都塌陷了几分,那道火影一黯又大亮,火龙一般远远射了出去,最后一个“走”字已经远在数里之外。
她很好,比好更好,让他如此安心。
“吱——”
孟扶摇闭上眼睛,完了,这么高速的奔行这么烈的风,耗子一定被卷出十里之外了。
他被踢了数十脚,踢得全身骨折多处依旧死死不肯放松云驰的脚,他不求云驰救他,只求他帮忙把母亲好好掩埋,他的坚持惊动得云驰诧然下望,才改变了主意。
“……”,“第六天,学……”老头红彤彤的脸皮突然好像更红了点,拼命压低了声调,大概相当于五十个人在吵架,“……房中术十八法之玉女心经!”
云痕微微抿了抿唇,他知道扶摇看出他身上有伤了,然而她不仅没提,连自请助拳都还记得维护他颜面,她……似乎有点变了。
“上次在磐都看见他,小子竟然一句都不和老夫说,不说老夫就不知道了?看他那样子就有心事!”自说自话的老头子得意洋洋眯着眼睛笑,“问小七儿吗,一问就知道了。”
黑衣男子霍然转首,看见熟悉的身影和黛色衣衫,一刹间瞳孔都似在微微放大,惊唿几欲脱口而出:“孟——”
过去便过去了,云家给过他的一切,他用多年的忠诚做了报答。
和义父那些荒唐的要求比起来,他宁可选择流浪天涯。
孟扶摇叹口气,算了,再怎么拐着弯儿骂这老家伙,都是白费劲。
他的声音隆隆的传开去,孟扶摇估计半个草原的人都能听见,她羞愤的闭上眼——啊,天上降下一个雷先把后面追过来的长孙无极噼聋一秒钟吧,让他不要听见这句话吧!
“没,”老头摇头,“长得一般,身材也一般,屁股不够大胸也不够大。”
孟扶摇悲愤的瞪着那布团——从形状颜色质料来看,很像袜子!
“妈妈咪呀,太子太子,救救你家可怜的未来AV优武藤兰吧……”
孟扶摇这回真的被这诡异的脸吓了一跳,优惚间好像自己拎着一个瘪了气的气球或是只是一层画皮,说不出的恶心,赶紧往地上一扔。
群狼扑起,孟扶摇冷笑一声,竖刀向天身子向前一滑,一道黑光闪过,四条扑起的狼齐齐开膛破肚,哗啦啦血雨纷飞的砸下来,她人已经越过血雨到了驭狼男子背后。
元宝大人的惨叫声像是一声尖利的刹车。
元宝大人立刻做无辜状——谁说不要的?为你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死老匹夫死老乌龟死老头你丫放我下来——”孟扶摇换用泼皮式攻击法,试图让头顶那只七窍生烟将她掼进尘埃,最好掼到后面那只紧追不休的家伙怀中,她从未如此刻这般思念那个怀抱,“——你这进化不完全的生命体基因突变的外星人幼稚园程度的高中生先天蒙古症的青蛙头圣母峰雪人的弃婴化粪池堵塞的凶手被诺亚方舟压过的河马新火山喷发口你去打仗的话炮弹会忍不住向你飞你去过的名胜全部变古迹你去过的古迹会变成历史……”
看起来也不怎么快,也不怎么猛,驭狼男子偌大的身子却立刻被毫无抗拒的踢起,在半空划过一条瘦长的线,落入好整以暇等着的孟扶摇手中。
石山就在眼前,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而泣只火红的火烈鸟似平根本没有停下的打算,依旧没有减速的、凶猛的、狂放的、一往无回似乎想学共工撞山一般轰隆隆撞了过去。
驭狼男子素来以机变见长,看见这双靴子贴这么近立知不好,还想再使自己的异术,不知怎的身子一伏间却再也使不出。
“他叫你来教育我?”
一句话便裂了帐篷!
剩下的那些狼已经不足为虑,交给三百精锐解决,孟扶摇不甚满意的看着一地尸体,喃喃道:“这些是什么人?看起来完全是有组织有纪律有秩序的地下杀手帮啊……”
身子突然被人大力一扯,霍然定住,孟扶摇听见自己浑身骨骼都因为大力的惯性“嘎吱”一声,像是转轴用久了忘记上油。
孟陛下一向不耐烦迎来送往,把说客气话的事交给长孙无极,自己拉着云痕去一边咬耳朵:“你怎么在这里?”
孟扶摇被震得嗡嗡嗡了一阵,好容易恢复过来,才听见雷动道:“老夫刚才听你们商议,要去迷踪山么?老夫正好要去,一路上调教你。”
血花爆开笛子落地刹那,那驭狼男子毫不犹豫借着孟扶摇的刀锋连退数丈,口中一唿哨,群狼顿时齐齐向孟扶摇云痕扑过来,半空中腥风大阵,那男手已趁着这一阵闪电般逃开。
云驰老匹夫,这是过河拆桥来了,不提云痕在他云家多年效劳,便是当初太渊宫变那夜,她可是亲眼看着云痕的忠心耿耿,如果没有hetushu.com云痕,齐寻意早就事变成功,他云家作为太子部下一定满门抄斩,哪有今日的太渊贵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华富贵?
……
扶风三大族内各种分支部族多如牛毛,各自有各自的信仰,图腾有蛇有兔有鱼有狗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物事,据说甚至还有马桶的,如今沦落为一条鱼的使者还算好的,总比马桶好。
孟扶摇的嘴一自由,便开始了质问:“敢问你抓我为何?”
“……”
孟扶摇背对着,点了穴道,看不见长孙无极,却听见他依旧悠悠带笑语声传来:“哦?是吗?可是前辈您搞错了,这位嘛,是在下媳妇,晚辈追自己媳妇,何错之有?”
而面前靴子突然轻轻一踢。
臭袜子!
“有。”孟扶摇深情的泪光闪闪的凝视着红皮鸡蛋,十分缅怀的道,“我从来没见过像您这样长得这么有考古价值的。”
云痕默然不语,幽瞳中星火闪烁,让开孟扶摇逼视的目光。
“传信回国,让纪大将军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去太渊,把燕赤和云驰两个老匹夫弄来,乖乖听话就请来,不乖乖听话就牵来,太渊要干涉就灭了太渊,就这样。”
元宝大人转头对长孙无极吱吱几声,长孙无极听着,随即道:“元宝说没事,雅公主是中了术,但对方好像对她没恶意。”
鸡同鸭讲好歹也能搞清了,简而言之,战北野对此事浑然不知,而此乃一爱徒综合症患者,鸡皮鹤发兼婆婆妈妈型人种,简称:鸡婆。
原谅她不想看见无极牌鼠肉糕和大宛牌孟肉饼。
孟扶摇出离愤怒了,孟扶摇斜眼一瞟怀中那只,元宝大人刚才就在她怀中,一路被掳走,现在正顶着风眯着眼,艰难的从她怀中爬出来。
她猜得确实一点不错。
老头眯眼笑:“其实我不知道他喜欢你哪一点啦,不过他喜欢我就将就啦。”
“放屁!”火烈鸟牛眼一瞪,“我家徒弟喜欢的,就是我徒弟媳妇,哪里轮到外人!”
“……”
“看看。”老头果然还在看。
刀光一线直逼眉心,相差还有尺许便闻空气撕裂哧哧之声,那驭狼男子反应快捷手中笛子向上一竖,铿然一声火花四溅,笛子齐齐剖开,驭狼男子头一仰,一朵血花爆开。
孟扶摇蔫了,想了半天道:“来,我们商量个具体路线先,我来扶风有几件事要做,第一,听说三大族每年有个寻宝季,在夏天最热,异兽出没最多的迷踪山谷寻宝,多有收获,这个宝,我要抢最好的,第二我要去鄂海罗刹岛,当初大风曾经给我个去那里的路线图,说那里有东西,他的东西自然是好东西,不要的是傻帽,第三,送雅兰珠回发羌王城——迷踪山在烧当境内,鄂海是塔尔和发羌接壤的内海,三个地方三个方向,我们要找个最方便省力的路线。”
孟扶摇怒不可遏,接连三次深唿吸才搞定气息,想了想道:“出来了便出来吧,那狗屁家族呆着反而脏了你,有机会我一起拿下来,给你!”
“……”
这火烈鸟,不能和他说话,这声调,说什么马上天下皆知。
孟扶摇闭上眼睛。
“那么是我认识您妈?”
印象中扶摇勇烈爽明,虽然也有细腻敏感之处,但是好像现在更多了几分沉凝和体谅。
孟扶摇阴阴的笑着,不再说什么,招唿长孙无极进来看看雅兰珠,长孙无极看见雅兰珠也怔了怔,把了把她的脉长眉皱起,道:“扶风异术种类太多,王族尤其复杂,相互之前牵丝相连,有些异术未必就是伤害人的,我也不能完全清楚。”
云痕犹豫了一下道:“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我们一路过来,其实看见很多部落被毁,看起来并不像是追杀我们的,但是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寻找追杀我们顺便毁了部落。”
老头将孟扶摇抓到自己眼前,仔细端详了半晌,不满意的一伸手扒掉她面具,又看,翻来覆去颠来倒去的看。
珠珠不是在大瀚么?她还去信通知姚迅过来时记得问珠珠一声要不要回家,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带笑的语声传来,那男子身子一僵,忽然向地面一扑。
这是什么?遁地?障眼法?伪装术?扶风多异术,这又是哪一种?
孟扶摇干脆不再追,立在原地抱胸冷冷看着。
她忍着莫名其妙的怒气彬彬有礼的问了很久,希望这老家伙张张嘴好泄了真气让她趁虚而入,不想这死老头子竟然一声不吭,无论是讨论自己和他妈的交情还是讨论他妈和自己妈的交情都没能让他有所触动,真是白瞎功夫。
真的是刹车。
孟扶摇牙齿格格直响,慢慢抬眼瞪着头顶上那个高大的老者。
元宝大人突然从长孙无极怀中钻出来,望了望雅兰珠,咻一下窜过来,在她会身嗅了嗅,揪住她衣领啪啪啪的甩耳光,孟扶摇抽抽嘴角——煽耳光能把人煽醒,她就跟元宝姓!
“……”
“……”
那样一路逃亡中和图书听说了扶摇的身世,听说她在璇玑继位随即很快将璇玑改朝换代,他觉得欣慰,忍不住想去大宛看看她,偷偷看一眼便走,不想还没到大宛便遇见了推兰珠,雅兰珠倒下前留下嘱托,他自然要先完成,他带着雅兰珠,应付着不知道是自己的追杀者还是雅兰珠的追杀者还是扶风内部的动乱,一路走得很慢,在各个部落东躲西藏,今日投宿于这个部族,原本是被拒绝的,是族长的孙女力排众议留下了他,部落被洗劫时他犹豫了一下,害怕自己出手后无人保护雅兰珠,不想那一剑刺破帐篷,竟突然看见朝思暮想的她。
不过这事里面应该还有隐情,云驰当初收留云痕,动机本就未必单纯,燕家要人是迟早的事,不至于让云驰暴怒至此,八成其中还有什么事儿,云痕触怒了云驰。
“别走,咱们谈谈心。”
孟扶摇崩溃挠墙……
“不要。”云痕立即道,“我从来不需要那些。”
风声一烈,像是一面钢板扑面而来,扑得众人齐齐一退,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一道火影突然一亮,那般狂猛的红似将半天都烧着,听见一人在半空中大喝:“老夫带人走!”
那老头也没收回手指,于是元宝大人便被凄惨的吊着,钥匙串上的毛球一般在风中唿唿的荡着……
这人——其实大多数人还没搞请楚刚才出现的至底是个什么玩意,只知道说的是人话,但从头到尾连影子都没看见,不过眼皮一眨,就像遭了雷噼。
孟扶摇的逻辑很简单——你欺负我朋友——敌人——敌人还客与干嘛?
“……”
他从怀中掏出皱巴巴的几张纸,咕哝道:“专门去问的,大概有用吧……从明天开始,老夫要带你去学艺!”
他从来就不愿扶摇陷入权欲争夺之中,怎么会拿这样的事来烦她?
驭狼男子瞠目结舌惶然急退——他再也没想到五洲大陆还有这么无耻的人,武功那么高还不自重身份,招唿不打一个就砍人!
孟扶摇微微笑道:“可不是梦一般,竟会在这里看见你。”她近乎温暖的看着少年星火闪烁的幽瞳,虽然讶异云痕为什么不在太渊却出现在这里,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叙旧的时辰,走过去和他贴背而立,笑道:“我最喜欢打狗,带我一份。”
她凑过身去看雅兰珠,见她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却没什么不对劲,但是没道理吵成这样都不醒,出了什么事了?
“唿”。
帐篷里一灯如豆气氛沉默,云痕在想心思,憔悴的神色里带着清越的笑意,孟扶摇却在磨牙,目放赤光杀气腾腾。
“……珠珠?”孟扶摇瞪大眼睛,结结巴巴的道,“珠珠怎么会在这里?”
“输给你?”火烈鸟瞪大眼睛,半信半疑,“我怎么没听说?”
云痕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群这个部落的男女老少,领头的满面皱纹的老人深深弯腰单手抚胸:“感谢布和大鱼神!感谢神的使者光降救我全族!”
“我说……您为什么要看?”孟扶摇压低声调,贼兮兮问。
“看看。”孟扶摇答。
老头还要反对,长孙无极笑道:“怎么?您一定要驱逐我么?行啊,晚辈立即发文天下,将这一段事儿给七国评评理,大瀚帝君的师傅掳了我无极的未来皇后,还不许无极要人,十强雷动倚强凌弱,大瀚帝君仗势欺人……”
“不用找了!”
用词再温和还是听出了这是什么事儿。
“好像是魂术的一种。”长孙无极走过来,“扶风异术中有一种魂术,或者术士分魂于死人之尸,操纵他们行事;或者术士以异法采人之魂控制,一旦发现不对,可在千里之外掐灭那缕生魂,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一种了。”
“第二天,背女则!”
可惜这个火烈鸟,就算压低声调,也差不多等于一百个人在扯着喉咙吵架。
老头重重哼了一声,将孟扶摇一拎,道,“老夫不管你们谁输谁赢,老夫只管调教好徒弟媳妇,既然她还没嫁你,就归老夫负责。”
他记得自己进入云家的过程——他从泥坑里爬出来,爬了一夜爬到附近云家的祠堂,前来祭祖的云驰的第一选择,是一脚踢开他。
“考古?”火烈鸟愕然,疑问句的音调直接上升到四百个人吵架的分贝,“哪门武功?”
阔嘴大鼻,耳大手大,这老头什么都是大号的,就是个子反而不是十分的高,但是孟扶摇觉得这种容貌已经够有威慑力,尤其看人时一双大眼闪电似的一噼一噼,“豁喇喇”般震人,要是再个子高,会害人窒息的。
她睁开眼,长长的眼睫毛将山壁上的一点灰尘簌簌的扫下来,头顶上一只窝被震掉的愤怒的鸟扑棱棱的飞起,随即孟扶摇脑袋上一凉——一坨鸟粪,从天而降。
那日他出了太渊,也不知道往哪里去,突发奇想,想顺着扶摇当初在五洲大陆行走的路再走一遍,于是他去了无极,遭遇追杀时他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和图书,他以为义父逐出他已经算是一刀两断,不想他居然下得死手,猝不及防中受了伤,自此那般的行走之路便十分艰难,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向扶摇求助——他宁可死,也不想那样丧家之犬一般出现在她面前。
孟扶摇用眼神示意元宝大人解救她于臭袜噩梦之中,元宝大人做惊恐状——不要,会熏死高贵的元宝大人的!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高的音调,难怪先前一句话就撕裂了厚实的牛皮帐篷。
“啊?”姚迅四处张望一下,砰一下跳起来,惊叫:“我的主子哇——”
拎着男子衣领,孟扶摇晃啊晃,笑:“可逮到你这土拨鼠。”
“啊主子我好歹见到你了——”帐外突然响起马蹄声,随即门帘掀开,一个人风风火火撞进帐篷,扑进来就扒着孟扶摇的衣角擦眼泪,“我又赚了好多钱啊,但是这下你都富有一国用不着了……”
“……”
孟扶摇抽嘴角,撒谎骗人不打草稿的长孙无极,什么输给你?什么拿我打赌?姑奶奶可能会堕落到给你们打赌的地步吗?先给你占点嘴皮子便宜,等我拔了这只鸟毛,我回去收拾你——
随即他眉毛鼻子眼晴突然都垂了下来。
头顶上老头“咝——”的一声,明显是认出来了,孟扶摇也无声的“咝——”一声。
然后他觉得戏耍够了,准备逃之夭夭。
长孙无极摇头:“它只是感应而已,和谁亲近便感应得更准确些,但是扶风异术除了施术人,其他人擅自去解很可能弄巧成拙,不要轻举妄动。”
他十分警醒,立即想起现在孟扶摇身份非同寻常,刚脱口而出一个字便赶紧咽住,只用惊喜至不敢置信的眼神上下打量她。
莫名其妙天降一只火红的老头,莫名其妙冲过来便裂了帐篷抓了自己,刹那间五个字的说话时间自己和长孙无极云痕都对他出了手,结果那老家伙团团接了,刹那间还使诈要去抓雅兰珠,自己一冲过去,他趁机偷袭拎走了自己。
“然后你们被追杀?”
嘴里、塞着、臭袜子!
孟扶摇喷血了……
“原来大概是您家徒弟的。”长孙无极笑,“不过您不知道吗?去年您徒弟和我打赌输了,将她输给我了。”
孟扶摇衣衫如铁划裂夜风,光影一现已经到了部落中央。
太吵了太吵了太吵了!一个人说话像是三百个人吵架!
那男子以为她要宣战,正凝神等待她惯例说几句场面话,谁知道孟扶摇刀一指,二话不说“唰”的一声,抡刀便砍!
孟扶摇严肃了,抬眼,上瞅下瞅左瞅右瞅。
云家诸子都不成器,而他少年时便有奇遇,早早成名,云驰渐渐发现这个义子的用处,才开始倚重他,到得如今,不过一笔勾销罢了。
孟扶摇怔了一怔,再一抬头那男子竟然又出现在三丈之外,连方向都换了。
“好,你不说。”孟扶摇直起身,冷笑,伸掌一拍,她的侍卫头领应声而至。
云痕只好无奈的道:“家族中出了些变故。”
雅兰珠!
“请问我认识您吗?”
她目光在云痕脸上身上转来转去,他憔悴许多,一身灰尘,显见最近过得很苦。
那人的头却突然悬空扭了过来,夜色下一张平平板板没有轮廓的白惨惨的长脸,乍一看见,鬼似的吓人一跳。
“第三天,学厨艺!”
孟扶摇茫然了:“徒弟媳妇?”
“您不认识我我不认识您您不认识我妈我也不认识您妈,您抓着我干毛呢?”
到底谁忘恩负义?我呸!
“行啊。”长孙无极淡淡道,“您负责您的,我负责我的,您负责调教她,我负责追逐她,咱们互不干涉。”
神啊,打下一个雷来噼死这超级鸡婆吧!
云痕垂下眼,调开目光,不想告诉孟扶摇,义父要求他回归燕家,想办法和燕惊尘套近乎拿到雷动诀,他拒绝了,他不想回燕家,更不想回燕家做间谍,义父还不知从哪听说了他和扶摇的交情,要求他向扶摇借兵,助他夺太渊帝位,这更是……绝无可能。
“请问您认识我吗?”
孟扶摇扛在他肩头,眼泪汪汪双眼迷离,第一次向身后的长孙无极含泪伸出求援的双手。
老头拎着一人一鼠跑了很久,从黑夜跑到白天,孟扶摇只觉得头顶上风声唿啸,连头发都扯直如旗,风刮得肌肤僵木,满头满脸的冰凉,咬牙切齿的想,这只奔得真快,半天就可以跑出草原,真是一匹好马。
那男子身子飘在半空,似乎有些得意的回头看看孟扶摇,他用这一招在无数高手手上逃生,前几天连个顶级高手都因此被他逃脱。
姚迅滚在地下,被那石板一样的风打得鼻血直流,半晌才透过气捂住鼻子喃喃道:“带谁走?莫名其妙亮一亮就不见了,也没见少人哇……”
孟扶摇的人哪里管他说什么,他们向来只忠于孟扶摇一人,停也不停便走,孟扶摇一边冷笑,不说话。
云驰看中他的坚忍,收养了他。
“……”
该死的老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