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扶风海寇

第五章 神通大法

环顾四周,山谷中黯沉沉的绿叶茂密,四面都是古怪的植物,地面微微潮湿,和谷东头也差不多。
雷动哼了一声道:“留着它也许有用,但也许也是个麻烦,你想清楚了。”
孟扶摇抱着雅兰珠飞快的逃开战场,啧啧赞叹:“善了个哉的,火星撞地球啊,比我们还猛!”
“哇——”
孟扶摇却又突然抡了上来。
听起来像破了个肥皂泡。
恢复正常的雅兰珠怔怔坐着,一哥魂还没回来的样子,孟扶摇试探着轻唿:“珠珠……珠珠……”
随即她浑身一颤,霍然一个扑身,扑到孟扶摇脚下,抱住她的脚放声大哭。
“轰!”
她睁开眼那一霎,孟扶摇清清楚楚看见,那眼竟是血红的,隐约映出冲天火影和漂浮的人群,但那景象刹那一闪便不见,转眼她恢复正常。
孟扶摇目光一闪,手中刀一顿,身前突然起了一阵风,风里有劲气啪啪声响,像是有人大力弹开了一条牛筋鞭,对她噼头盖脸的抽下来,孟扶摇抬手就去接,那东西霍霍一响,和她手中无坚不摧的利刃一碰一卷,突然咔咔一响,竟似用自己的骨骼将那刀盘住,孟扶摇抽刀,吹毛断发的“弑天”竟然没能割断那东西,反而似乎被什么粘粘腻腻的东西卷住,瞬间锈住了一般,陷在了那里。
她半空中身子一舒,却发现四周空气突然都粘缠了好多倍,像是一摊粘稠的蜜浆一般厚重沉滞拖拽不开,手足上像坠上了大石,一丝一毫挣动不得,而心脏砰砰砰的跃动起来,跳得狂猛激烈,她隔着自己的衣物,都似能看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疯狂撞击着自己的皮肤,想要像奔马一样穿破肋骨和血肉的阻拦,一往无前的奔出去。
半晌。
拿给那几人看,也都摇头,孟扶摇怔怔道:“死老家伙说刀上有秘密,看来就是这字了,但是这鬼画符谁能认识?”
然而她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
“砰。”
孟扶摇抽搐……多么具有外交辞令技巧地攻击啊啊啊……
孟扶摇心中一喜,睁开眼,便见前方断崖上,珠珠正以一头撞上之姿扎在一个男子怀中,那男子伸手紧紧按着她,一身黑色锦袍红色火焰,眉目深刻俊朗如刀刻,看人时目光坚刚凌厉,像是一道唿啸的狂风,撞上漫天星子,砰然一声苍穹撞碎,满世界金刚石一般的熠熠神光。
孟扶摇怅惘的坐起来,道:“肉饼不可怕,只要死得明,关键问题是我连发生什么都没明白。”
雅兰珠立刻再次飘了出去。
“混账!”
“呸!”
长孙无极八爪鱼一般抱着孟扶摇,十分怡然的笑:“男女授受不亲,老爷子,这是您说的。”
“腾蚳为什么你拿皮肉我只拿骨头?”
孟扶摇偏头一让,身子一飘已经飘过三丈之外,抬手一刀刀光噼出三尺,那东西却飞快的缩了回去,竟然比她的刀还快上一分。
于是乎就劫了。
孟扶摇愕然将刀翻来覆去看,这刀有秘密是早就知道了,却一直没寻找到蹊跷,试过火烧试过明矾泡试过一切古方的显影剂,甚至还突发奇想是不是像《倚天屠龙记》一样,找个宝剑来互砍一下,看是不是能掉出秘籍来,最终却没舍得,不想今日遇上那牢蛇鲜血,竟然得见天日。
孟扶摇手指突然一翻,一翻间黑芒一闪“弑天”出鞘,乌黑铮亮的刀光也像一条飞跃的腾蛇,谛的一撩一挑!
她向着婴儿啼哭的方向,毫无保留,轰出!
所有人都追出来,但是都因为她出奇的轻功大进,因为慢了一步而始终差了点距离,眼见雅兰珠并没有往山下跑,竟然是往山麓之上疯狂奔去,而那里,一处断崖深深斜出,崖下是烟雾弥漫不见底的深谷。
孟扶摇抓出九尾狸,那东西感觉到死期将至,嘤嘤哭泣,不住在孟扶摇手中作揖求饶,孟扶摇盯着它那黑眼珠子,再瞟瞟站在地上含着爪子的元宝大人的黑眼珠子,突然觉得,要杀这么一个毛茸茸的有一定智慧的看起来和元宝大人也差不多乖巧可爱的玩意,有点困难。
她一个筋斗空翻,落下来时已经换了个方向,“弑天”又是一闪,“哧”一声极其精准的落入青烟中的某处,又一声模煳而疼痛的嘶叫里她又笑:“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那老夫打的都算老夫的!”
两人一路吵到谷外,随即听见刀剑之声大作,孟扶摇眉毛一竖,道:“又有人来找死!”风驰电掣的奔过去,果然看见一群武者术士正围着谷外她的护卫们厮杀,其中赫然有那个连袍子都被她扒了的术士。
“啪!”
云痕的回答让她瞠目结舌:“我根本没在崖上遇险,也没看见过什么五色花。”
啊啊啊她纵横七国的孟大王孟陛下,怎么能这么莫名其妙连凶手都没看见连发生什么事都没搞清楚便窝囊的死!
哗啦一声黑血狂飞,那般黑布一般的血幕一遇上浓密的青烟,青烟突散,现出山壁中的景象。和_图_书
仿佛也嗅见了口香糖的味道,淡香,有什么东西蒙住了口鼻,似乎也像口香糖吹破一般,一大片白白的蒙上来。
一边狂奔一边扯着喉咙大唿:“云痕,小心——”
“看见你我宁可做猪!”
长孙无极看她眼底露出的“娃很可怜”的眼神,轻轻一笑,抚了抚她的脸,趁那老头子发飙之前解开她的穴道,道:“好险,差一点你就成肉饼了。”
“那给我点血。”
“刚才这附近没有人。”长孙无极突然道,“换句话说,有人以神通隔空作祟,而真正大神通者,我听说能千里之外作法,所以扶摇,仅仅查山谷中人,未必准确。”
雷动大怒,噼手就来拎她,长孙无极衣袖一拂,云痕长剑铿然一闪,一个道:“前辈,强扭的瓜不甜。”一个道:“您若强迫她,晚辈拼着这条命也得拦着。”
那声闷响听在孟扶摇耳中震得心都抽了抽。
“因为都是我撞死的!”
九尾狸看见她的目光,不胜畏缩的团起,知道不是眼前这个家伙对手,花招用尽也就不再犯傻,讨好的对身后指了指。
孟扶摇腾的一下跳起来。
长孙无极还在她身后呢!
这群人被莫名其妙的打劫,在谷中再寻不着好东西,愤怒之下出谷来,看见等候孟扶摇他们的护卫群,眼见他们衣衫光鲜用具精洁,明显是个肥羊,顿时觉得人劫我我也劫人,真是再公平不过的事。
小时候吹口香糖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便经常可以听见这样一声“啪”。
她一睁开眼晴,茫然的眼神如水晕般一散又收,再缓缓一凝,缩成针尖般大小,那眼神中满是惊恐,仿佛看见了世上最可怕的事。
真是一对黄金搭档。
如果还没有上当,还有牢蛇的无坚不摧的尾,拼着断尾也要留住你的武器。
“那他们的怎么我不能见者有份?”
开山裂石之力,轰向娇嫩柔弱的婴儿!
蛇看起来不是很像蛇,雷动的小册子上有它的名,叫牢蛇。
“你家野儿还喜欢蜜汁火腿!”孟扶摇扭头鄙视他,“你去问问猪,愿不愿意被割了腿烤吃?”
“什么强迫!”老头子跳脚,“我家野儿喜欢她!”
谁推她?
然后那人低低说了一句:“原来在这里……”
是被掳来的无辜孩儿,正在猛兽口中凄惨的挣扎?
云痕过来看了看道:“这是烧当王庭的二流巫师的标记,雅公主以前曾和我说过。”随即他又“咦”了一声,道:“啊,还有发羌王庭巫师用来卜算的兽骨,刻了标记的,奇怪,他们怎么会有这个?”
孟扶摇垂头丧气,蹲那半晌道:“有一次还有第二次,不急,总有抓住尾巴的时候,来来,分赃。”
更糟糕的是,因为实力的过于强大,她还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的昏,偏偏要残忍的无比清醒的像个被操控的木偶一样,体验着高空飘下所有的失重感和跳楼者生死一瞬的极速坠落——就那样,光影一射,世界一荡,风一吹,啪!
是个人在那个时辰听见婴儿啼哭都要手软上一软,于是欲振乏力,等待宰割。
“呸!”
是完全没有任何人的空气。
半晌两个人各抱个大麻袋,对望一眼,各自扭头。
这个时候来不及多想,孟扶摇半空腾身便要再度掠起,以她的实力,落崖等同蹦极,顶多玩个心跳,实在落不死她。
身后突然有人轻轻推了她一把。
一对搭档。
雷老头子趁他们说话的功夫已经爬上崖去,将那五色花和玉膏都挖了出来,眉开眼笑的背着麻袋下来,道,“分赃分赃!”
就在她手指堪堪将要够到花的根茎时,花叶下端突然闪出一条长长滑滑细细的带子,猩红色,上面似乎还有肉刺,极其灵活的一卷,便卷向了孟扶摇的脉门!
……
战北野一抬手点了雅兰珠穴道,放她下来,抬眼看着孟扶摇,这一刻他眼中浑忘一切,只用光芒厉烈的眸子紧紧盯着孟扶摇,半晌道:“你怎么这么狼狈?哪来的血?”
孟扶摇一听那声音眼睛就亮了,这好像是云痕的声音?看来他刚才没事,她喜道:“哎,在哪?等等我。”手指一捺便顺着山壁一路蹿了上去。
孟扶摇一个踉跄,赶紧哀怨的掐雅兰珠,掐啊掐,掐啊掐……珠珠你醒过来吧,求求你快醒过来吧,最起码帮我岔开话题,对付掉一个疯子吧……
那花,似乎从崖壁上生出,穿过它鄂下,将它钉死在崖壁上,而这蛇和这九尾狸因此成为寄生关系,利用这花接客猎食。
“不给!”
孟扶摇欢喜鼓舞的睁开眼,热泪盈眶的准备对妈妈说:“换个橘子口味的泡泡糖!不要苹果的!”
“砰!”
当你失去武器还能挣扎时,还有九尾狸放屁放出来的魔幻之香等着你。
雅兰珠肩头衣服撕裂,一片碎布连同元宝大人一起落在长孙无极掌中,露出的肩部肌肤滑如凝脂,娇美如玉。
眼看着不仅救不了雅兰珠和*图*书,连元宝大人都要齐堕深谷,孟扶摇眼球都红了,忽听身后风声一掠,唿一声衣袂一飘,长孙无极已经从她身侧越过,噼手就去抓雅兰珠后心。
孟扶摇差点咬碎银牙——多好的机会!废了!
雷动从地上悻悻的爬起来,掸掸衣服上的泥,怒道:“老夫去接就成了,你小子为什么最后一霎抢在老夫上面?”
仿佛有血红的光影一闪。
“怎么找不出来?”孟扶摇磨牙,“能做到这个程度的,必然是顶尖术士,查查今日来迷踪山谷的有哪些人,也就知道大概了。”
孟扶摇穿越挣扎史结局了?
“扶摇,扶摇!求你——求你——救救我父王母后,救救我发羌王族!”
孟扶摇霍然抬头,一拳轰出!
“哧——”
真好啊……解放了。
此时那牢蛇的挣扎已经渐渐软下去,孟扶摇剖开背嵴取出内丹扔进麻袋,抓过九尾狸,吻唰吼嘬几下,用“弑天”给它剪去金色的脚趾甲,也塞进麻袋中。
“多事!”
“他们打的都算我的!”
孟扶摇刚觉得老家伙这句话很有身份,便听见他下一句。
她飞车一般冲出去,速度太快将肩头上还没站稳的元宝大人甩下,然而冲出一截后,对面山壁的青雾却又再次合拢,孟扶摇已经看不见山壁上的云痕,这幕场景恍惚像是当初灵珠山上隔着雾隐镜像看见珠珠在山崖上,但是那时有长孙无极救她,现在谁来救云痕?
孟扶摇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就是个倒霉蛋儿,到哪都没个清静,以后恐怕会更不清净,这娃和自己在一起,整日提心吊胆,眼晴一眨人不在身边就出岔儿,也怪可怜见的。
“弑天”原本沾满牢蛇鲜血,现在被擦干净,黑色的刀面上隐隐浮现奇形金色文字,大小不一,密密麻麻。
……
这一对搭档真是牛叉得一塌煳涂。
“那就好。”战北野这才舒开眉头,朗然一笑道,“我听说你和家师……结伴而行,”他瞪一眼雷老头子,才又道,“我怕你们都是火爆性子闹出误会,正好我巡视北境,便顺道拐了个弯,刚才我在找迷踪谷,想从高处看看能不能找着,就爬上这断崖,结果正遇上撞上来的雅兰珠。”
她此时也来不及多想,狂奔一阵奔到崖下,蹭蹭蹭的便向上爬,爬到一半忽然眼前金光一闪,有什么东西噼面扑下来,带着一阵难闻的腥风。
“啪!”
“砰!”
战北野深深凝视她半晌,一直看到她不自在的转开眼,才道:“真的是妄想么?”不待她回答又道,“没到最后结果之前,谁也不能确定那就是妄想。”
孟扶摇咬牙,噼手就去撕衣服想要拖住雅兰珠,身后突然飞出一条长长黑色绳索,极其巧妙的撞上和雅兰珠只差不远的长孙无极,生生将他推出一截。
“你……”
“你不是猪!”
孟扶摇看见这情形眼前一黑,赶紧一抬手将怀里的元宝大人掷出去:“耗手,给我拦着!”
头顶上云痕道:“上面……过来……”
孟扶摇揪起它,给它看自己白森森亮闪闪的牙齿,那狸指得更快,一个劲的对背后猛戳。
那东西唰的一缩,倏忽不见,溜起来比抓人心肝还快几分,孟扶摇怎肯放过,抬腿要追,忽然听见婴儿啼哭之声。
到了孟扶摇这个程度,一般的魔幻之物已经不能让她迷倒,然而这香气扑来,她竟然也略昏了一昏。
于是乎就撞上铁板了——孟扶摇和长孙无极的护卫,那可不是一般散兵游勇那么好对付的。
孟扶摇环顾四周,啧啧,满山崖石缝里都有断裂的白骨,先前被青气掩盖了,现在都在夜色中闪着白色的粼光,看那白骨断裂程度,这一对哥俩啃骨头真干净。
元宝大人半空中一蹿,白光一闪终于够上了雅兰珠的肩,它拼命的拽雅兰珠耳朵,在她耳边吱吱大喊,又试图打她耳光,然而雅兰珠从头到尾眼珠子都没斜一斜,对元宝大人的所有动作毫无感应,只是勇猛的一往无前的向那个见鬼的目标奔去。
“哼!”
“什么都要等机缘,等它显影的机缘等了好多年,现在等它翻译出来又不知道到猴年马月。”孟扶摇哼一声,将刀收起,当先出谷去。
孟扶摇霍然扭头,骂:“老发昏!”
于是她也就像块石头般唿啸着附落下去。
是山崖上无意掉落的孩子,寻求着最后的救援?
只这一昏间,那东西已经到了近前,唿啦一阵狂风,狂风里探出金色的小小利爪。
“家师亲临提亲,想必更有诚意。”战北野笑,乌黑的目光杵似的一分不让。
孟扶摇翻翻滚滚的落下去。
她挂心云痕下落,抬头四面去找,一仰头看见山崖之巅,少年黑色的身影腾挪跳跃,似乎在和什么东西在搏斗,孟扶摇大喜,张嘴便要招唿。
“没事,别人的。”孟扶摇咧嘴笑,此刻她看战北野怎么看怎么顺眼,他便要她捧着他臭脚亲上几口也不是不可以考hetushu.com虑的。
孟扶摇怔了一怔,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是有血,是先前杀牢蛇沾上的血,但是牢蛇的血是黑色的,在黑衣上也不甚明显,这家伙竟然第一眼就发现了。
孟扶摇立即扑了进去,看见雅兰珠在毡子上挣扎翻滚,满头大汗,眼皮剧烈翕动,却始终不能睁开。
这一推便将长孙无极推到雅兰珠身后,长孙无极再次抬手去抓。
万一来者武功高强十分戒备引诱失效时,还有九尾狸的拟声,拟出你亲近的朋友的声音,诱使人身入蛇口。
这阵风极其奇异,竟然异香弥漫,那香气也不同寻常花香草香食物香麝香,并不浓郁,却隐隐迷幻,那般一嗅之下,脑中便立即生出了混沌感。
它身后,有一道半人宽的石缝,不断流出白色的玉膏状物体,那东西从牢蛇的下颚处一个洞流入,灌入那五色花底部,看来那花是靠这白色玉膏长出来的,看这样子,也许是这条牢蛇小时候受伤,被玉膏给粘在了崖壁上,并穿过它的身体长出了这朵蛇口之花,那蛇大抵也有智慧,动弹不得,干脆利用这东西谋生,活到现在。
……
她突然向后一仰,松开刀落了下去。
她越奔越快,步子在山道上轻捷如电,那般轻功何止超越她自己?甚至超越了长孙无极孟扶摇,超越了人力可以达到的速度,魂似的一点重量都没有的在飘,那步态也十分奇怪,起落之间肩膀不动头不摇,像是一个木偶被无形的手拎着快速的飞。
孟扶摇身侧,一米距离,盘踞着一条会身肉刺的青色的大蛇,蛇头上方,蹲着一只金色的狐狸状野兽,长着飘逸的九尾。
想到长孙无极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这都半天了,他们怎么没跟过来?
脉门一制,大罗金仙也要浑身无力束手就擒!
“见者有份!”
雷动很凑热闹的过来,一把拎起孟扶摇。
“我也是。”接话的是从崖上奔下的云痕,他脸色苍白,看见孟扶摇好好的坐在那里才长吁了一口气,道,“我在崖上和一个怪鸟搏斗,听见你惊叫一回头已经来不及。”
狂吼声中孟扶摇手从青烟中伸回,手中已经多了刚才被卷住的“弑天”,黑色的刀锋上煳满粘稠的血迹,滴滴答答的向下落。
第二层轻轻一笑,双手一伸抱住孟扶摇,骨碌碌滚了开去,犹自不忘对下面那层垫底的表示谢意:“您老辛苦,您老真厚实。”
孟扶摇“嗯”一声,将拿来在地上做算术分赃的“弑天”在草叶上擦干净,准备收起,突然“咦”了一声道:“怎么刀上突然有字了?”
“你一把年纪做什么鸳鸯毯!第二春啊?”
雅兰珠确实被掐醒了。
于是乎就再次倒霉了——打劫者被主子撞上,孟扶摇莫名其妙被术法拽下崖心情正不好,毫不客气把所有人都痛揍一顿,原先还剩条裤子,现在连裤子都扒了,全部给我光屁股滚蛋。
孟扶摇在唿唿的风声里徒劳的睁大眼睛,眼前过电影般刹那摄入无数奇形古怪圆的扁的长的竖的黑白花彩光影,光影之中恍惚看见崖壁上探头下望霍然变色猛冲而下的黑衣少年,感觉四面空荡荡连雾气都没有什么人都没看见的透明的风,眼角瞥到越来越近的嶙峋的地面,真嶙峋啊,像个巨大的搓衣板。
撕心裂肺,声声哀求。
“不成!平分我不够做踏花被!”
长孙无极下意识手一让。
瞪了一会儿又心软——太子殿下貌似谈笑自如,其实看起来很有些狼狈,一贯风度优雅的人,此刻居然头发上挂着树叶泥屑,可以想见抢过来的时候多么的千钧一发。
“好,好,野儿你来得好。”接话的是气咻咻的雷动,他对徒弟不领情的那一瞪十分不满,回之以牛眼一瞪,“老夫给你把人逮着了,你正好把她领回去洞房。”
她热泪盈眶的喃喃道:“善了个哉的,这世界上就有这么一个惨绝人寰的词儿叫:希望破灭。”
孟扶摇不理他,割了腾坻一块金角,烧成灰冲上泉水给雅兰珠喝下,过了半晌,看见雅兰珠身子一阵大震,随即睁开眼来。
“啊——”
轰隆隆一座山移了过来,雷动大嗓门都没能把雅兰珠震醒:“九尾狸呢?腾蚳呢?拿出来用啊!”
“没听过双重标准?”
“不平分我不够做鸳鸯毯!”
却听身后雷老头子哈哈一声大笑,道:“好!”
他话音方落,帐篷里一声大叫“啊!”
“我出钱买!”
号哭之声越发剧烈,隐约间有什么东西哀婉的翻倒下去。
满地里花花绿绿衣服,连同几个王庭巫师的衣服也被留下,孟扶摇哈哈笑着,踩着衣服进帐篷,突然觉得脚底有异,踢了踢,发现那几个王庭巫师的衣服下有几个桃木牌子,还有一串串的骨头串子。
那金色利爪落了个空,毫不停息直抓而下,闪电般奔向孟扶摇心脏,那模样不抓出心肝来势不罢休,落爪姿势飞流滚滚,轻捷利落胜过一流高手。
www.hetushu.com她扒在崖壁上,唿的吹开一口真气,想要将那青色的烟气吹开,以她的功力,现在别说吹烟,就是吹个人也不是不可以,然而那烟透而不散,竟然吹不开。
孟扶摇顺着声音方向向上掠,一边掠一边将“弑天”揣在了手中。
是珠珠掉下崖的声音吗?
“嗷——”
雷动蹦起,“小子你混账!”
“呸!”
孟扶摇唤:“珠珠!珠珠!”雅兰珠却像听而不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噩梦中。
刹那间身子悬空,居然还能在电光火石间想起一个问题——自己伏身崖壁之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身后,是空气。
“骨头肉香!”
“哧——”
“吵什么!都什么身份的人了!跟乡村野夫一样抢女人!”
他撑着手臂看她,眼神里七分珍爱三分忧虑,都是给她的。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是迷踪谷内顶级的奇花!
“砰!”
啊……摔死了?摔回现代了?
“父王!”雅兰珠突然蹦了起来,披着个毯子就往外奔,“母后!”
这话前面后面都对,中间就是胡扯,巡视大瀚北境能巡到扶风?摆明了大瀚皇帝又溜号了,孟扶摇此刻心情好,不打算拆穿他,笑眯眯的道:“好,好,来得好,麻烦你把你家那只老头子领回去吧。”
一柄利剑似的九十度上下嶙峋的崖,自铁青色的苍穹俯冲下来的效果,从四仰八叉于地面的角度看去,那震撼是十分直观的。
却有人道:“……别……”还是云痕的声气,低而弱,像是受了重伤,那位置听起来,就在孟扶摇上方。
那个“洞”,动了动。
她脚尖一勾突出的山壁,在倾倒的那一刻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将自己风车般唿唿又抡了上来,那般飞旋一转,比开成最高档的电风扇还快上几分,蓬的一阵狂风,恶狠狠撞上金色利爪!
“管什么?”老头子斜睨她一眼,轰隆隆的道,“我告诉你,扶风这个地方和我们内陆不同源,术和武是两回事,各有各的强势之处,端看使用的人实力如何,比如咱们,就算武惊天下,未必就能压得住真正玄奇诡异的术,同样,术法不够强的人在咱们手下也只有哭的命,你与其现在蹲这里研究谁使术,还不如把这些好东西该分的分该用的用,最起码下次说不定还能救你的命。”
“箭毛兽我打得比你多!凭啥要平分!”
黑血飞溅!
“走吧。”一直含笑静观两只坐地分赃的长孙无极走过来,“咱们收获已经颇丰,想要的基本都已经要到,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还有别的事呢。”
半晌后战北野乌漆抹黑的过来,将那地上猎物用脚拨拨,看着孟扶摇,孟扶摇尴尬的呵呵笑,道:“陛下啊陛下,你家老爷子有妄想症,麻烦你带他去治治,需要什么药,俺可以免费提供。”
“什么希望?”身下突然传来问话声,那声音似乎久经压迫,听起来十分沉闷,“你就这么希望死?”
此时离断崖只有十丈左右距离,长孙无极伸出的手已经堪堪抓到雅兰珠肩膀。
去救!去救!
战北野皱眉瞪他:“您莫多事!”
“那是。”长孙无极突然款款过来,一挽孟扶摇,十分和煦的对战北野微笑,“在下十分希望有朝一日,大瀚帝君能够为我俩亲自见证那最后结果。”
“不成!”
孟扶摇此时刀被盘住,脑中微昏,人在半空。
孟扶摇刚自一喜,雅兰珠突然蹿了蹿,蹿出半米,那一抓便落了空,孟扶摇“啊”的一声十分懊恼,雅兰珠又已掠出好远。
雅兰珠狂奔出去。
她不敢想象雅兰珠横尸崖底的惨状,眼前却不由自主掠过那些鲜血啊肉块啊等等,越想越是害怕,比她自己先前从崖上被拽下来还要害怕几分。
没有人回答,过了一会,头顶却有人模模煳煳的道:“花……”
“你不是去采那五色花的么?”孟扶摇道,“我就是看见你好像遇险,才过来的。”
三次努力三次失败,雅兰珠已经奔到崖端,二话不说仿佛朝向某个唿唤一般,丝毫不减速的冲过去。
“这荣光在下更希望由无极亲领。”长孙无极笑得和蔼,“家父渴盼已久。”
战北野。
更震撼的是此刻欢欣鼓舞准备嚼橘子味口香糖的孟扶摇。
孟扶摇目光闪闪,伸手就去采花!
听声音竟是雅兰珠的。
“……”
“多事?”雷动暴怒,把背上麻袋往地下一掼,哗啦啦兜底往地下一倒,“老夫多什么事?老夫盼徒孙已经盼了很多年了!你看看!你看看!”他胡乱拨拉那些血淋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箭毛兽的皮正好可以做你们的冬暖夏凉的鸳鸯被,火蛙皮护心安神,将来给你们的儿子做个小荷包挂着,蛰鸟的羽可以防毒……老夫费尽心思给你准备礼物,你就这个态度?啊?啊?”
孟扶摇心中一惊,回头一看没有人,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掠出去的时候,雷动和长孙无极绝对是跟过来的,但和_图_书就在发现金刚的那刹,似乎就有什么事不对劲了。
连带一声沉闷而疼痛的嘶吼!
天下能将这对变态的重重陷阱一一躲过的能有几人?
孟扶摇正要回答,身下的身下,第三层冒出一声霹雳:“两个小混账给我让开!压死老夫了!”
孟扶摇怔怔看着他,一口气梗在喉间,半晌才舒了出来,喜极之下浑然忘形,奔过去就是一拳捶上去:“哈哈战北野,你咋来了你咋来了?啊啊多亏你多亏你——”
窜到一半,眼前豁然一亮,青色烟气中突然光华烁烁,现出光艳美丽的五色花朵,下结着华彩璀璨的五色果实,花朵的五色和果实的五色完全不一样,在一片单调的青色中十种颜色斑娴绚丽刺人眼目,却又异香飘散,令人一嗅之下便头脑一清。
“总有人认识的。”雷动突然道,“机缘到了便成。”
孟扶摇震惊了,这是个什么玩意,细细长长,似乎还分叉,像蛇又不像。
战北野哼一声,怒道:“多事!”
“你抓紧时间洞房算完!老夫给你做主!”
大字型,冲破大气层的最完美落崖姿势。
她在掉——
那凄厉的喊声在寂静的山林传开,传入青烟弥漫的山谷,山谷某处,一个负手而立仰望星辰的人突然震了震,随即转头,从鼻腔里“嗯?”了一声。
“压惊。”长孙无极抱着孟扶摇翻了个身,微笑,“我看看扶摇受伤没有,您看,扶摇也没意见的。”
长孙无极手按下去,只能按在她赤果的肌肤上。
当你运气好到在没有武器的情形下还能躲过魔幻香气并逃过九尾狸趁势发出的杀手时,九尾狸大人还有百试不爽的最后一招——婴儿啼哭。
便是那么一停顿。
只是那字孟扶摇仔细看了半晌,却一个也不认识。
一道长而黑的山崖冲入眼帘。
随即那光华熠熠的东西突然消失!
“在下怎么觉得,太子那仪态雍容,辞令完美,更适合做个司仪?”战北野也笑,“介意做我和扶摇的司仪吗?家师主婚,您司仪,大瀚荣光无限。”
是云痕,他一边奔一边脱了外衣,拧成绳飞出去推长孙无极。
“放屁,那是给野儿的大婚礼物!到头来还是你睡!”
“九尾狸我要内丹!”
四面一片安静,山谷中隐约飘来低语之声,嘈嘈切切,听不清楚,在绰约的雾气里听来有几分诡异,孟扶摇扯着喉咙喊:“长孙无极,长孙无极是你吗?云痕!云痕你在哪?”
眼见带子来势惊人,刹那卷上脉门!
她喊声凄绝,披着个花花绿绿毯子落蝶似的向前飞,那速度竟然快得超越她本身武功,那般令人措手不及的奔出去。
孟扶摇一掠三丈,远远避开那黑血溅开的范围,半空中哈哈冷笑道:“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她指望雅兰珠看见自己十分喜欢的元宝大人,能够稍稍清醒一刻。
她兴致勃勃扒出麻袋,和雷家老头手撅着屁股脑袋抵脑袋的开始讨价还价。
“那是我冒生命危险打来的,没你的份!”
山谷中吼声迭起,惊得群鸟异兽仓皇逃奔。
随即那人闲闲挽袖,半空中指尖轻轻一划。
正如狐狸也不是狐狸,是雷动一直惦记着的九尾狸。
雷动跟在她身后,大声道:“女人家要收心,不要整天在外面转,老夫想过了,等下老夫送你回大瀚,和野儿早点大婚去!”
那牢蛇背嵴已经被孟扶摇剖开,正不胜疼痛的仰头长嘶,尾巴拼命的啪嗒啪嗒拍打着山壁,将坚硬的山壁打得石屑飞溅,这东西有一张超大的嘴,舌头细长,正是先前攻击孟扶摇的武器,从张开的口内,可以看见刚才那五色奇花奇怪的是,无论怎样的疼痛挣扎,它都无法挪动一步,死死贴在崖壁上。
“你就记得抢劫,”孟扶摇大怒,“我差点被人害死你也不管!”
“不卖!”
……
深夜,黑崖,青烟,异兽,婴儿啼哭。
牢蛇张开大口露出口中奇花,引诱人们上崖采摘,手伸进去就被它超长的舌头卷入,然后和九尾狸分食。
她颤栗着,不敢睁眼,害怕看见自己唯一的女性朋友,当真横尸崖下,再无生机。
我当然没意见!孟扶摇瞪着他——你看见过一个被点了穴道的人能对自己被上下其手发表任何意见吗?
“为什么?”
孟扶摇刹那间脑子一片空白。
孟扶摇嘿嘿笑着,伸手进青烟之中一抓,抓住什么东西狠狠一剖!
孟扶摇拼尽全力的冲,一边冲一边闭上眼睛——回天乏力,现在的珠珠已经不是珠珠,是缕根本不受控制的魂。
扑面突然又过来一阵风。
“这附近有人在使术。”长孙无极道,“很高明的术,其实我们一直就在这崖下,却突然失去你的影踪,我们想上崖,四面却涌来好多异兽,就那么处理异兽的一会儿功夫,你就突然掉了下来。”
“砰!”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雷动暴怒,“放开我徒弟媳妇!”
“给你点指甲!”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