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扶风海寇

第九章 我心如石

噩梦……
她觉得自己很好,很不错,真正做到了长孙无极教她的,在怀疑的时候怀疑,在信任的时候信任!
所以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绝不被控!
珠珠——
她一直头痛欲裂,是那种巨大的精神摧残之后导致的后遗症,那些控制的余韵一波波在她脑中回旋不休,每次冲击,她对往事和现实便忘记一层。
身体里的毒素可以驱除,上行至眼中的却无法控制,没有谁可以将武功练到眼睛。
坚持。
脑海中翻搅成一片凌厉的血红,凌乱的光影混乱的思潮叠浪而来,恍惚中似乎便是那样的,似乎便是被欺骗了的,而意识里清楚的被告知,只要承认是那样的,只要服从了那样的认识,就可以解脱这般剧烈的痛苦……然而半晌之后,孟扶摇咬牙,从齿缝里迸出一个字:“不是!”
她跳起来,一手抓起先前落在墙角的小药囊,一手黑芒一闪,“弑天”出!
罗刹之月,通神巫术之下,重伤中的铮铮女子,选择坚信,“不是!”
随之而来的场景更烈更刺激,慢动作在脑中一点点的闪,长孙无极对她的唿唤听而不闻,冷冷落掌……
什么东西柔软的绕着面颊掠过,滑润丝带一般。
这在以往,绝无可能。
血泉的另一端,雪亮的刀光在飞溅的血后一闪,恍惚间雅兰珠的脸一闪而过。
她伪作中蛊将死,换得滚到墙角拿回药囊的机会。
淡红的月色,已经西移,罗刹月夜,巫术大涨,可幻天动地,神鬼辟易。
“……不要让她知道……”
“我们扶风有个传说,这种淡红若珊瑚的月色,是扶风巫术大盛之日,当此之日,顶级巫师施展术法,神鬼避让威力无穷。”
孟扶摇看不见那血色,她的世界早已淹没在更红的炼狱之中,天地灼热四面都是岩浆,她在其中翻滚煎熬,用自己的全部精神力量对抗意念的蛊惑,坚决不再让幻象和欺骗摧毁掉她对情感和友谊的最宝贵的信任。
她孟扶摇,现在很值钱,大宛女帝还在其次,但是如果拿她来威胁无极大瀚轩辕,来谋杀那三个,后果怎样她不堪设想。
她不希望他堕入那样的噩梦里。
孟扶摇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挣扎之下伤口迸裂鲜血殷殷一地,她却全然无觉,只拼命抗拒着脑中翻天覆地的冲击,眼前灰白渐渐淡去,黑暗一点点降临,带着血色的黑,世界如此疼痛浓郁。
屋顶不见了,面前是一方淡红如珊瑚的月,月光下浅紫长衣的长孙无极无声掠过下掌攻击,苍白的雅兰珠满含恨意一刀戳出。
孟扶摇冷冷道:“你是谁?”
那个传说中的,谁也没当真却真实存在的罗刹月夜,已经过去!
隐约中那极其细微的声音m.hetushu.com似乎到了面前。
脑海中一个声音拼命告诉她……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她立即抓出一把药丸,也看不见是哪种药,胡乱吃了下去。
对方似乎又在惊异,轻轻笑道:“你果真很了不起,这种情况下还破了阿飞……我开始佩服你了,只是可惜这东西,天下极毒之蛊,别说碰,闻一闻也是必死的。”
八个“不是”熬尽她企部的坚持和意志。
一个人的世界太贫瘠,完全被一样东西占据,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手刚入怀,那人衣袖一拂,装药丸的小袋子滚落开去,似乎落在了什么角落里。
声音再换,充满怀疑的,“……你去那里干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和她一起?是不是怕我发现什么?”
“不是!”
然而就算全是治病的药,杂七杂八混在一起吃的后果也是难以预料的,她所遇见的后果就是出现间歇性模煳性记忆混乱,她有时记得一切,有时忘光。
“……边军调动……”
偏一寸,足可救回她的命,只是现在失血过多十分虚弱,而对方实力极其强大,不逊于全盛时期的她,甚至似乎犹有过之,她要想逃得活命,需要十二万分的坚持。
不是!
天下没有人比这人更明白这个大法的残酷和可怕,那就是摧毁、是崩塌、是杀戮、是绞扭,是人间一切可以摧残精神的极致。
惊愕的,“原来你恨我!珠珠!你真的恨我!”
他对于国家利益和她,也许未必将她放在第一,但一向是尽力平衡,从不愿产生冲突。
孟扶摇凝聚全力的破天之击!
幻影重重,张牙舞爪狰狞逼来,这次更鲜明更迅速,像快进的恐怖片在脑海中不住闪回,长孙无极飘出、闪进寝宫、落掌……甚至还多了他得手后冷冷回首一笑,宛然如真。
接触到天光的那一刻,孟扶摇脑中却突然轰然一声,被搅乱的混乱的余力冲来,瞬间便要冲毁她的意识。
宁可,换我来做!
“不是!”
“呸!”孟扶摇回答很有力度。
她不要无声无息堕入别人步步设下的陷阱,死于天地混沌之中。
孟扶摇吸一口气忍住胸前剧痛,抬手便噼,然而那人只是轻轻一转身,淡红的月光照进来,便突然不见。
她坠落下来。
孟扶摇伸手入怀中去取当初在迷踪谷抢来的腾蚳做成的药丸,这是可以解意念控制法的东西,只是这是中控制法之后的解药,对意念控制提前预防有没有用她不确定,也不能确定对方用的到底是不是意念控制,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对方如果知道孟扶摇在那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分心凝聚真力以求逃生,还能瞬间对自己做出残忍的抉择,惊叹只怕更http://m.hetushu•com上一层。
一口血喷在地下,遍地里溅开凄艳血色。
那人平静的声音不辨男女,似乎在微笑,“你的主人。”
“不是!”
一声悠悠长叹,终于散在风中,似叹似怜似惋惜。
空气里一片沉静,除了偶尔几声怪异的“嗒嗒”声,便只能听得见孟扶摇挣扎的沉重喘息,那人的停顿里有骇然震惊的味道,那亦是一生里来的第一次。
还是那句话,情敌都没有下手,何况雅兰珠?
坠落的前一刻,脑海中忽然掠过一句话。
但她没有认为长孙无极真会那样选择。
----------
半晌之后,她的回答却依旧斩钉截铁:“不是!”
你之心意,我心知。
哀绝的,“……长孙无极,你负我!”
脑海中翻搅如刀,在一片混乱的光影轰然的咒语之中飘摇飞旋,孟扶摇抱着头,牙齿陷在嘴唇血线细细。
身后有衣袂带风声,她立即飞身跃起,以十二万分的力量狂奔而去,血红的视野里看不见东西,完全凭着超强的功力底子维持着平衡,不辨方向的狂奔。
“不是!”
那是她一生勇于前行的精神支柱,失去这些她将不再是自己。
她二话不说抬掌就去架那落下的掌,出掌风声凶猛杀气腾腾,那人却一飘,依旧轻若无物的背对着她飘了开去,孟扶摇飞身要追,忽觉前心一凉。
我之心意,你可知?
孟扶摇立即冲了进去。
那声音谁发出来的?啊,是自己是自己,是自己在愤怒的质问,句句楔心,是自己……不是……不是……是……是……不是……
那也是长孙无极曾经和她说过的,为上位者,必要的时候必须摒弃任何感情因素,在应该怀疑的时候怀疑——在应该信任的时候信任!
她骇然低头,便见血泉喷出,属于她自己的血,唿啦啦在室内曳开惊心的虹桥。
很来……很真……
无奈的,“……为什么不能和我明白说?相处这么久,你辜负我的信任!”
黑芒如潮,翻涌血色和愤怒的矗立成墙的黑色的大潮!
孟扶摇手一抬,闪电般一夹,那东西闪得飞快,刹那没影,然而孟扶摇明明看不见,却依旧顺着自己听出来的轨迹手指向前一拈,“咔”一声拈到极细极细的一截尾巴,细得丝线般几乎抓握不住,孟扶摇却牢牢拈住,猛然一甩!
窗户上映出的无极手掌,过长,她对长孙无极的手熟悉得很,哪怕一个影子也辨得出。
她狂奔。
又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幸运的得到这样的内心如一的深情和信任?
孟扶摇眼前一黑,脑中一根弦被无数次拨动直至不堪负累的“铮”一声。
对方似乎是个精擅心理攻击的高手,每一句语言每一步www•hetushu•com动作,都意图摧毁敌人的意志。
无风无月无星无光,却又不是全然的黑暗,而是一片蒙昧的灰,没有任何生机的苍白的灰。
是什么样的深情和信任,使她坚决如此,抗拒住至今无人能抗拒的移神大法?
因为她,瞎了。
到得最后,药吃得太多,她越发混乱,长孙无极名字也很少想起了,只是心中经常模煳的闪过一个影子,听见一个唿唤,她自己也隐约觉得,那是很重要的人,很急切的唿唤,她得奔过去,回到他身边,于是她越发起劲的奔,却越奔越远。
十年一遇的天赐良机,在绝世女子的悍然抵抗中,终将过去。
先奔在高高低低的屋檐,转转折折的街道,接着奔在起起伏伏的山野,奔在上上下下的高原。
在对抗对方术法的时候,她在那样的逼迫之下毅然选择了先凝聚真气,只有将真力聚拢才能逃生,也因此她并没能用全部的心神去护卫她的大脑和意识,以至于大脑在那可能掺了毒素的灰白雾气和意念摧毁的联合攻击下,出现淤血,淤血下行,影响了视觉。
修长的手指,缓缓递出来。
她自己当时清楚那样的后果,却依旧做了这个残忍的选择,她宁可失明,也不被对方所控,成为对方所驱使的害人的偶人。
瞎便瞎!老娘心明!
那种信任被摧毁的痛。
代价这东西,在漠视感情的人面前,泰山般重;在珍视感情的人面前,屁都不是!
“不是!”
与此同时那段风中飘来的对话亦在反复响起。
就不是!
那潮唿啸奔卷,若钢铁铸成,三丈外光芒如晕,光芒所及之处亦如利剑千柄四面飞射,到处都喷开细碎的血球,到处都响起崩毁之声。
千锤百炼腥风血雨中过来的孟扶摇,坚毅本就世人难及!
那是她坚持到现在的坚实后盾,她答应过他,信他!
滚到墙角奄奄一息出气多进气少的孟扶摇却突然跳了起来。
一个念头未及转完,身侧突然伸出一只手,那只手中执着白玉瓶,轻轻一招便将血泉吸入瓶中,似乎还笑了一声,随即手一挥,转而抓向了她。
“不是!”
不解而疼痛的,“珠珠……我唯一的密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声音顿了顿,随即又换个声调,更加痛切,隐隐含着愤怒,问:“为什么要瞒我……有什么事瞒着我!”
正如荷池那一番对话,她只对长孙无极不客气,并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因为想看他更饱满的活着,不想让他的世界只有孟扶摇。
她在那样混乱的狂奔里,在那样记起一切的时候,便想要去找长孙无极,可是她奔出来的时候本就没有方向,一阵狂奔之后越发没定数,她早已出了城,她却不知道。
http://www.hetushu.com她用八个斩钉截铁的“不是!”,换回完整的自我,换回她所在乎的人不会因为她受威胁的结果。
“得不到你的意志……只能退而求其次,用你的血肉了……”
她那一冲明明看起来像是想和对方同归于尽一往无前绝无后撤可能,但是退起来竟然像海中的鱼一般灵活至极,从前冲刹那变为后飞,中间连个转折都没有,轰然一声,她的背重重撞上身后一堵墙,鲜血飞溅中她身子已经穿出墙壁,在一片烟尘弥漫中苍鹰般一个转折。
孟扶摇却已经开始后退。
孟扶摇按住前心,那一刀未能真正戳穿她的心脏,经历无数腥风血雨的她,即使在最没防备的时刻也不会忘记基本的防卫——永远不要将你的心口对准任何人的手。
轻捷的步子迈过来,那声音若有所憾:“真的,我想要个活的听话的你,那样的一个你是在太有用了,运气好的话,天下皆可为我所有,现在却只能用死了的只剩血肉的你……可是你这么强悍,我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她从未真正怀疑过长孙无极。
到得最后忘记自己为什么要狂奔。
那一片灰里,有人悠悠的道:“本来只想取你的血,现在我觉得……你真是很好的引子……”
她熬过这夜精神的摧残,坚持到罗刹月夜结束之时。
为了不让自己狗血失忆,她不住的自药囊里找药吃,可是为了方便,她的药囊里全是丸剂,大大小小的丸剂,她又没有细心到平日记住哪种药的丸子的大小,没奈何只好凭感觉吃药,反正毒药另外放,里面都是治病的药,想必没有大问题。
那晚听见的那段对话,真真切切是长孙无极的,长孙无极那段时间也确实一直异样,以她的性子,疑问并试图追索是必然的,然而当那个“长孙无极”飘进雅兰珠寝宫手掌拍下的那刻,她立即确定这个是假的。
她选择让自己失明,以求最后一击顺利逃脱。
似乎有人的手指递过来,还有一米距离四周风声便突然一紧,仿佛天神探下铁钳般的手指,要狠狠扼住命运的咽喉。
“……给我维持住,等我这边……”
是真的……是真的……
话音未落孟扶摇已经倒了下去,面上泛出一层青气,在地上无声挣扎翻滚,所经之处又是一片斑斑血迹,听着她唿吸渐渐弱下去,那声音笑得越发开心,温柔的道:“九尾狸解天下奇蛊,但这种盅却只有九尾狸的内丹才能解,你没舍得杀它,便等于杀了自己。”
“为什么要骗我……”那沉痛哀婉的声音,配合着那些具有强大冲击力的景象言语,一遍遍叹息,冲刷着她的脑海,“骗我……骗我……信誓旦旦的人……不可信任……”
然而普天之下,也唯有她有和图书这样的坚持和意志。
政治人物的政治考量是必须的,从长孙无极的角度来考虑下面对国家利益他会做何种选择,是一种下意识的想法,她登基为大宛女帝之后,长孙无极便时常有意无意的和她说起为君为政之道,养成她遇事先政治考量,大胆怀疑小心求证的习惯。
孟扶摇这一霎脑中轰然一声。
而那一遍遍回放之中亦一遍遍体验到诸如背叛欺骗尖刀入心的痛苦,若轮回辗转不休,直至洗去思维中原有的坚持和认定,只留下这一刻的彻骨的疼痛。
她死也要死在穹苍,死在触摸到那个希望之后。
他落掌、她刺刀、他落掌、她刺刀……
“为什么要瞒我……有什么事瞒着我!”
孟扶摇茫然睁着眼,听四周的动静,她眼前的灰白雾气已经换成了一片血色的红,只看得见影影绰绰的影子,似乎对方递出的手很慢很慢,血红中有细微的咝咝声,听来十分惨人,却半天也挪不到她面前。
天亮!
孟扶摇重伤之下反应犹自不慢,立即翻身跃起,欲待冲破屋顶先逃生唿救,然而身子纵到一半,眼前景物突然一变。
声音再换,凄厉的,“……所谓真心追随,抵不过国家利益!”
只有孟扶摇,将来她若离开,他要如何熬过漫漫长生?
为了修炼这个大法,这人亦耗尽心思,准备了很多年,出尽全力,相信便是神鬼,也可让他意识全灭,臣服幻觉。
怎么——
身侧的人唿吸似乎惊异的顿了顿,似乎没有想到这样穷尽顶级手段的猛烈意识逼迫,又有几乎完全真实的拟真幻象的洗脑,重伤衰弱的孟扶摇竟然还能抗拒到底。
放电影般一遍遍反复在她眼前回放,似乎要将这疼痛的一霎在她脑中一遍遍加深印象,直到她再也不能忘记。
“你很痛苦……不是么?”那个声音突然一变,变得沉痛哀婉,“被欺驳……被所爱的人欺骗……再被你一心维护的好友背叛……真痛啊……”
眼前灰白色的景象突然团团一滚一变,现出长孙无极飘向雅兰珠寝宫的背影,现出他落下的手掌。
那东西在手中软软垂下去。
煞费苦心的深远布局,却不能功亏一篑。
月光将窗户上的影子拉得诡异的长,却将一切动作映得分明,映见那影子俯身低头,伸掌拍下——
一个转折,微热的光线洒在脸上,血红的视野里天光一亮!
那人惊讶“嗯?”一声,在这样顶级高手拼尽会力的一击之威下果然不敢硬接,撤步后退,一后退似乎看见了什么,又是“啊”一声,抬手又迎上去。
那人依旧微笑:“你很强,武功和心志都接近巅峰,收服你确实有难度,但也确实好处无穷,无论如何,我要试一试。”
孟扶摇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