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穹苍长青

第二章 以身相护

姚迅却立即扑向船边,试图寻找来者乘坐而来的船,一眼望去茫茫大海哪里有船,这一发现立时心中轰的一声,他出身扶风,遇事反应直觉,立即知道,来了大麻烦了。
死!
头顶上突有青衣一闪。
她飞身而起,脚在洞壁之上一蹬,身子如鹞鹰般一闪,已经穿出了地室。
七魂,七女之魂,还必须是血崩而死的女子,死后各自浸润风雨雾气雷电各种气候之中,吸收自然精气,再辅以巫术练魂而成。
非烟却冷笑一声。
孟扶摇张口,做了个口型,“阿鲳。”
云痕刹那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却并没有试图退出去找那孩子,而是突然滑剑一冲,冲了过来。
随即孟扶摇觉得身后一冷,还未转身,一枚冰冷的骨爪突然抓上了她的背心!
云痕一剑落空却应变奇疾,顺着剑势剑光一荡,唿啸直射那个浮在半空的“镜子”。
黑芒光影犹自留在人的虹膜之中显现残影,新的黑光已经自孟扶摇肩后诡异的角度抛射而出,嚓——
扶风一族至高无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巫神,非烟穷尽心力欲图复活的祖父大人。
世人从来都以为指的是穹苍和扶风交界处那常年风浪的海谷的名字,以为那所谓的危险便是海上风暴,原来根本不是这回事。
走!
她不用下来也知道非烟所言非虚,这七彩之光从她第一次看见,便心生烦恶,体内真气蠢蠢欲动,而她功成有赖各家顶级高手贡献,不是按部就班自己练成,这也确实是她的最大缺陷,不得不说,这女人确实够了解她。
她穿入!
云痕却哼也没哼,只是白着脸抿着唇,一伸手死死抱住了非烟。
这是孟扶摇刹那间的猜测,她也没有猜错。
轰隆隆大片泥土被孟扶摇这一刀激扬飞起,远远的倾落,如下了一场土雨。
船头上射下一根线,唰的落在元宝大人身上。
孟扶摇也笑,道:“原来你果然没死。”
不然我先死!
小舟靠在大船阴影里,舟中人盘膝而坐,抬头看了看大船高阔的船身,咕哝道:“咦,我为什么往这个地方来?”
“来者何人!”铁成喝问台词永远标准!
她慢了一慢。
“啪——”
不是飞不是跳,那太不优雅了,太有损他的气质了,太不协调他此刻的心情了——巫神大人在心情忧郁时,是一定要慢条斯理风度翩翩,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持与众不同的忧郁风姿的。
那本来就是纸做的……
孟扶摇心跳了跳,又跳了跳。
那些大神通幻化出来的幻影,向云痕逼来。
孟扶摇抗着。
不能白白牺牲!
巫神大人风度十足的走上大船,堪堪踏上船舷的那一刻,衣袖一挥。
刀光如练,刀锋凌厉,刹那间穿越上头的伪装坟茔,齐齐整整将那土馒头一切两半!
于是孟扶摇在完全懵懂无知的情形下,牵来了一头神……
不动声色的狠辣,超然外表下的手段阴暗,无时无地的装神弄鬼——很标准的顶级神棍。
一拳直向非烟的方向,非烟冷哼一声,坐着不动身子一让。
那般摧人心肝的雷动,轰得她从心到灵魂到意识到真力,都开始微微震动。
满墙七彩异光突然暴涨,借助着那些奇异的蜡烛和死尸的阴气所产生的妖火,比起手上捏出的小小一朵要强大无数倍,几乎立刻,孟扶摇觉得自己落入了海谷!
而她,就在附近,亲自操控自己的傀儡,所有的对答言语动作,都是她自己的镜像反射,尤其那朵七彩异火,因为要隔空相传,真实燃烧,这种顶级之上更顶级的术法,实在耗费了她太多精力,以至于无法在傀儡受那雷霆一击之时反攻,还必须受伤遁去。
受点挫折不要紧,只要胜在最后就行,非烟淡淡看着孟扶摇,很好,敌手就是要强大,强大的,才好用。
坟茔破开,现出天光,大片银白的月色泻下来,照在室内。
----------
非烟便站在那里笑着。
“不!”
有心跳……
他扑过去的姿势空门大开,完全将自己的要害留给了敌人,非烟霍然抬头,冷哼一声便要抬指,云痕却突然将手中长剑远远抛出去!
孟扶摇“嗷”一声,飞快的拔手。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蜘蛛无颜色。
一个大翻身间,m.hetushu.com她已经将周围情景看了个明白。
云痕立即转头,对孟扶摇一摆头。
这一刻为难痛苦,胜过一生中所有!
这种大法,对女子伤害较男子为大,破法,书上非常含煳的说,心愿所系。
美人控巫神大人,怨念完了,缓缓站起,一步步慢慢顺着大船船身跨了上去。
之所以还插着,实在是因为太震惊了!
听得祭坛之前非烟凉凉的道:“孟扶摇,我知道你的武功所学驳杂,除了你自己的本源武功之外,你还有大风、雷动、月魄、玉衡四人的真力或练气法门,你体内还有暗毒,不止一种,这些东西互相牵制互相促进,成就了你,但是,如果利用得法,一样能毁了你。”
心愿所系……谁的心愿?
非烟笑而不语,看那样子,竟然是默认了。
知道了他也未必去管——谁叫你听见的?活该。
“你才是穹苍真正的守门人?”孟扶摇忽有所悟,“这个绝域海谷,难道是分开来指的?绝域是绝域,海谷是海谷,所谓的有去无回,根本和风浪不相关?”
孟扶摇心突然震了震。
为毛划了半天好像距离没有任何长进?
他乘来的轻舟,突然缩小,软化,泛出白而薄的光,然后无声无息软在了海水之中,好像一艘纸船,沉没在海水中。
对于未知的,无法以常理解释的事物,人们会自然的以神力去解释,于是穹苍越发隐在云雾海涛之后,高于云端。
人在半空,连出四刀连灭死尸,不过眨眼功夫,孟扶摇扭身摆头抛肩错骨,在彩光交织之中穿越渡射,身体柔韧度和灵活度已达惊人巅峰。
而那长剑试图挑入七彩光网时,竟然一粘一滞一弹,华光飞射厉啸突生,啪一声弹飞长剑,带得云痕一个踉跄。
孟扶摇抖了抖。
都是那些女人不够美的缘故,导致他采颜不起劲,咦……
柔软的、温暖的、有弹性的、有心跳的……
她试图上冲,脱离这光网之困,然而这光网吞丝一般牢牢缚住了她,那光束越来越细越来越紧越来越重,沉沉的压在她背上,她再辗转腾挪也难以脱开光网束缚,随着那七彩流动异光的逼近,隐约还能听见女子哀吟灵魂号哭。
黄黄绿绿的眼珠子,一霎那一半银白一半血红,如瞳贯长虹,月色横江,十分诡异。
心跳……
而她刚才被拽落的地方,盘膝坐着一圈面无表情的灰袍人,目光直直的看着她,她每动一步,那目光便跟到哪里。
他们当中有真正不知所以的穹苍移民,却也一定有穹苍或者是非烟的属下,比如那个黑脸老者。
“嚓!”
即使有那堆东西挡着,满目依然都是缭乱的烟光,那些无形的或阴冷或灼热的光速撞击着全身,离着距离的时候只是光,到了身上便成了毒水或是妖火,前面那堆东西在不断的毒水和妖火之下迅速消亡,每多消亡一分,孟扶摇身上便多了一分伤口,有些是青色的,有些是红色的。
啊……爷需要美人!
神空,神空,传神,隔空。
盘膝而坐的死尸们齐齐转个方向,按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面对非烟,直直将口一张,或喷冷雾,或吐焚风,或发尖啸,或跃阴火。
她心中一部分起了灼热的燥,一部分却生了阴冷的凉。
然而云痕压上光网,刹那直接撞上已重伤,不走,耽误时机破不了阵,还是一样的后果!
所以说,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扑倒与反扑倒的艰巨大业之间,往往要衍生无数个轮回……
“吱——————”
他一抹灰一般落在甲板上,毫无声音,以至于跟随孟扶摇很久,屡得当世顶级高手指点武功已经是一流高手的铁成,和习惯海上,一点异声都能听见的姚迅,都毫无觉察。
最后,他们死在绝域,却不是海谷,但是有谁知道?
能燃七彩之火者凤毛麟角,能以七彩之火隔空相传在异体手中燃烧,更是连最隐秘的巫术记载也没有过,因为那是从无人达到的奇迹,因为她相信,普天之下,只有她能。
划啊划啊划……
孟扶摇额上起了汗,却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好在孟扶摇天生抗压能力强,越劣境越冷静,她开始努力回想自己在海上看的和图书那些巫术的书藉,专门想那些顶级,号称没有人擅长的大法,眼前这个,好像就是传说中的七魂大法。
西边死尸伏倒!
“吱——————”
敢往穹苍去的,都是自负一身武功的人,被种种岛上疑问撩拨,必然要起好奇之心,艺高人胆大,被告诫“岛西边不能去”,那是一定会去的。
非烟吸气。
云痕立即扑过来,面前突然轰隆一声,景物一变,四面的坟墓腾腾而起,四面的怪声唿啸而来,听起来像是温柔的海潮突然汹涌再平静再汹涌,含笑唱着歌谣的女子突然哭号哭号完了又唱歌,平静低鸣的虫子慌乱的从各个角落爬出再爬进,所有的花被剑光砍落再诡异的飞回枝头再砍落再飞回……
“这光网对你的伤害比对我大,你先出去!”
这里是一个地下室,不算很大,几十平米的模样,四面空落落,错落的点着一些颜色各异的蜡烛,在灰黄的土壁上发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各色微光。
一个悬空翻,躲过一道挪移来的彩光,黑芒在彩光之巅飞射,哧——
孟扶摇心中飞快的转过这些念头,对那个自己要去的国家更生了几分凛然戒备之心。
正面有个祭坛样的东西,色泽深黑,一个长袍人,正背对她立在坛前。
毫不停留,半空一扭身平平贴过一道彩光,黑芒自肋下穿出直射南边,南边死尸一震,化为灰烬。
一刀破坟,上头传来云痕大唿:“扶摇——”
而她自己,每多在七彩之光中呆一刻,体内真气便浮动多上一分,如那光网纵横飞绞一般,丹田真气也在隐隐绞扭在一起,澎湃冲击,气息不稳。
满室里漾着毒火腐水灼焦皮肉的气味,被云痕压住的非烟,震动酥软都只会是一时,再迟疑上一刻,那光网便会穿过云痕的身体,重新逼近她!
只这一眼间,孟扶摇已经决定了自己该落在哪里。
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穿越长空,强渡海岬欲待救主的元宝大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神功,唰一声拖着长长的蛛丝,自己从海中蹦回了船上。
落上甲板元宝大人刚松口气,突然觉得背上好重,一回头。
孟扶摇咬咬牙,并没有拼命去耗费力量再站起来,争这一时意气,她现在想的,只是如何破掉这见鬼的大法,和非烟这一场战斗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越消耗下去,自己真的只有送命一途。
非烟微笑站在她对面,长袍微动,仰着下颌,似乎很喜欢欣赏这一刻孟扶摇对她屈膝。
铁成已经顾不上抢回元宝大人了,这个人面前,竟然像是有一层透明屏障,根本穿不过去,他一路而来接触的都是顶级高手,但也从没见过这种武功,立时知道这是劲敌,此时孟扶摇不在,船上就是他负全责,他不敢大意的再次喝问:“阁下是谁?为何半夜闯入他人船上?”
孟扶摇霍然扭头。
划啊划啊划……
光网闪烁。
世人不解一个普通海谷何以这般难渡,不明白一个没有国境关卡的国家为何无人能进,屡屡铩羽之后更对这个国家的神秘和力量产生敬畏和敬仰。
而孟扶摇在坠落。
那人没回身,似乎笑了笑,有点粗哑的声音道:"我就知道你会下来的。
为毛……背上粘粘地?
一滑三千里的金刚大爷毫无怨言,却赶紧用翅膀遮住自己的嘴——干自己老母!一别多年,怎么连主人的最大忌讳都忘记了!
一个镜子,两个非烟。
随即她半空中一弹,弹簧般直射,刹那便在非烟之前丈许之远。
极度的热中蔓延开极度的冷,泾渭分明而又奇异交融。
难产而死的女子……
他直直一冲,先冲向镜子前那个非烟,那个果然是假的,他将那缕烟冲散,直入光阵,一把推开孟扶摇,扑向非烟。
刹那间室中来自幽冥的狂唿大作,隐约冒出血肉被侵蚀和肌肤被毒火刹那烧焦的奇异气息。
“是要去穹苍么?”非烟看着她,笑容讥诮,“我觉得,你还是死在这里比较合适,反正,死在这里的人已经很多了。”
“你出去!”
元宝大人后知后觉的缓缓转头,便看见背上好像粘上了一根蛛丝,一只银白的,比它小不了多少的蜘蛛,正在湛青色的诡异月光下,仰首拨指弹丝,神情萧索而风雅,感觉到它的注hetushu.com视,回首对它展开颠倒众生的蜘蛛之笑。
他靠着船舷,就着海面,仔细端详着自己容颜。
心跳!
“近十年我是这里的主人。”非烟笑了笑,“我对我即将接收的这个强大的生魂十分满意,真是我能够收到的最高的薪俸。”
“没事!”孟扶摇一句话答完已经人刀合一,全身骨节格格一错,将自己缩化为一道瘦长的黑色旗杆,闪电的直穿!
净化需要时间,当着人也万万不适宜完成那关键的合魂大法,还是再等等吧,反正也不急。
丫歪着头刚才还睡得哈喇子直流,在梦中嗒嗒的磕着瓜子,突然毫无征兆的就睁开眼睛。
来自压上光网的云痕的身上的气息。
他眼光那一落,不知怎的巫神突然有所感应,也转过头,看见游得起劲的元宝大人,笑笑,手指一勾。
这一霎只在须臾之间,刹那间云痕扑来,抛剑,以身压上非烟,孟扶摇突然身上一松,光网突收,随即便见云痕滴血般的眼神霍然一射,逼她——走!
她所学的雷动的武功,因为时间最短根基最浅,最先被引动。
“孟扶摇。”她在镜后慢条斯理坐下来,织毛衣一般织着手中的网,“你有本事就不要下来,你如果想下来杀了我,必然要穿过这阴骨光网,而这七种色彩,指轮回七道,过一道,灭一生,你能过几道?也不要想着仗着自己的武功刹那硬闯,对于你这种真气驳杂的人,它还会引发你的体内真气冲突……这个阵法,等你很久了。”
他扑过去,扑上那女子的身,将自己的前心,直直压上了她的手和手上的光网。
绝域、海谷。
非烟突然又出现在镜子之前,衣袖一拂,镜子如水波悠悠荡开,滑过云痕的剑光,等那凌厉剑气过去,镜子再次合拢,毫无缝隙。
之后他便在扶风闲逛,慢慢恢复自己的功力,一别多年现在的扶风自然不是他记忆中的场景,他也没想过要回自己的出身族步步族——这人从来就是个浪子,没家的概念,当初龟息之前放出的一缕求援意识,本就是在茫茫大千世界之中随意游戈碰运气而已,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孙女非烟,倒霉的听见了那个召唤,更没想到非烟为了这个召唤,付出青春声音,乃至更重的代价。
“你以为你真能伤着我么?”非烟微笑,“孟扶摇,我注视你那么久,从你一开始进入大瀚,你的所有举动,你对敌的可能反应,你身周的人,你的性格部下等等……都在我的视线之内,对于一个这么了解你,本身又具有强大实力的对手,你真觉得你还能继续赢么?”
金刚却突然醒了。
金刚大爷一脚踩住元宝大人,扭扭脖子,伸伸翅膀,踢踢腿,热身。
----------
“我的巫术,不需要什么多余的属下。”非烟淡淡道,“她们能为我提供的,是刚分娩过的母体所拥有的特殊精血,以及这种横死母体所特有的怨气而已。”
一起作战不止一次,默契自生,两人刹那间都懂了对方意思。
她目光一闪。
元宝大人倒地,壮烈牺牲,救主大计至此夭折。
光网光芒一闪一闪。
急于离开扶风的孟扶摇没有想到,金刚同学其实已经将它那一大半唤醒,只是差了最后一步的合魂而已,她离开后巫神睁开眼睛,沉睡数十年的躯体一时还有些僵硬,意识还停留在当年大战之后龟息那一幕,看见天晟行宫的火,直觉的以为是大鲸国主烧宫,便无声无息避了开去。
这不是来自人间的力量,这是借自幽冥的阴气所积,非人力可抗。
那女子一生老处女,从未被男子近过身,更不要提这么躯体交缠胸口相接的拥抱,刹那间心中怦怦剧跳,身体一软,手上一松。
非烟手指一振,光网收束,更加密集的绞向孟扶摇。
她立于祭坛前,衣袖一拂,面前突然多了一个双面投影的镜子,她手指轻点,七彩光芒汇聚成偌大的一团,反射在镜上,再被她如扯丝般,一点点,扯出七彩之线,咻咻飞出,刹那间昏暗的地室内,纵横交错,布满流动的网般的七彩之光。
而那岛上所谓的“弃民”,只是穹苍打发出来的障眼法,有他们在,所有意图去穹苍的人必然会想着去问路,然后,堕入和-图-书陷阱。
却已经迟了。
她冷笑。
为毛海岸还是那么远?
走!
那些代表轮回七道,含着风云雷电雨雾光的七彩妖光,如一支天地神控之琴,弹奏在芸芸众生的心尖之上,每一拨弦弹指,都挑逗丹田深处各种不同源的真力流窜碰撞,引游人纷乱狂舞,堕入黑暗深渊。
其中……有阿鲳的母亲吧?
孟扶摇的意志力从来不会被轻易摧毁,她一分都不停留,一丝都不减速,人在丈外,一拳击出!
宛如一根啸风掠电的针,自九霄射来,向地狱奔去,前方十丈软红污浊阻挡,不过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砰。”
只要犯了他的忌,别说风度,祖坟都会给他扒出来,拿骨头做麻将牌地……
在和战北野会晤之前,达娅所要准备的,便是那傀儡。
巫神招招手,召回那只人面蛛,一根手指拈起湿嗒嗒的耗子,铁成立即扑上来要救,却快不过巫神手指一弹,将耗子弹给了一边目露淫光的金刚大爷。
他手指虚虚一抬,一把抓过金刚微笑且狰狞的道:“敢动我的鸟?”
巫神大人临海自照,海水中映出三十许左右男子魅力十足的容颜,他十分不满十分惆怅的想,哎,老了老了,怎么睡了一场,瞬间老去二十年?一路上日御十女,才堪堪将光阴拉回十年,嗯……还差十年。
穿过他身体的七彩妖光——
孟扶摇刹那眼神如血,血中喷出深红的泪!
一笑,宛如人的脸上,媚眼弯弯,裂出血红的樱唇。
而那坠落的高度,也十分奇怪,明明只是一个坟坑,偏偏居然坠下足足几米。
孟扶摇那个手势便是向他指准了非烟在地面之下的所在位置,再由她正面主攻吸引非烟注意力,云痕破地而入,一剑直贯非烟头顶。
底下一股大力涌来,将身子半倾姿势歪斜的孟扶摇猛地拽下去!
“在下帝非天。”巫神倚着船舷,塑着海上明月,神情很文人墨客,说话却是半截斯文半截有辱斯文,“你家船主呢?叫他滚出来,哼……”
巫神只在三丈之外动了动袖子,金刚大爷便骨碌碌腾飞出去,栽在甲板上一滑三千里。
“走!”
云痕趁那一霎间,扑上了她的身!
非烟在动。
姚迅心中大赞耗子,却不知道,耗子下水在前,巫神上船在后,而某孟扶摇,自顾不暇……
他意识虽然还跟不上时代,却知道自己还有一角灵魂遗落,自然而然的便追着那角灵魂而去——金刚大爷在哪,巫神大爷便跟到哪。
北边死尸一噼两半!
黑暗中黑色身影飞掠如电,刹那间已经掠出十丈!
孟扶摇冷哼一声,知道必有一个非烟是假,关键是那镜子,然而那镜子也是凝气所化,根本不是实体,想要破也无从破起。
底下那股力量十分巨大,像是一头潜伏在暗夜里的兽含住了猎物,猛地一甩头,于是,陆地崩塌。
随即突然一刀上噼!
那些伤口都不甚大,却都鲜血飞溅剧痛入骨,那种疼痛不像是小小的伤口可以造成,倒像在刀刀凌迟,这大抵又是非烟的肉体精神攻击法,以摧毁敌人的意志力。
热身完毕,踏着稳重的方步,淫笑着,逼上来………
金刚一叫,铁成和姚迅立刻醒了,齐齐扑过来,巫神皱眉,他看见了自己的那一角魂,不过死鹦鹉实在保存得太不好了,裹在一堆瓜子肉里……要净化!净化!
风度!风度!没风度毋宁死!
火焰之海,冰冷地狱之谷!
无限轮回,对立反复,像有人在将一部电影不断的快进快退,画面眼花缭绕人影快速闪回,所有的东西都因为不断的快速的反复而失真。
动了人家鸟的孟扶摇,手还插在坟堆里。
不能!
“找人求援么?”非烟冷笑,“不过多死一个罢了!”孟扶摇笑一笑,忽然手臂一挥,满室里扑倒的死尸都飞了起来,撞向那面镜子,孟扶摇黑衣一闪,人在那些碎骨僵尸之后,直扑非烟!
“和你相反,”孟扶摇冷笑,“我经常受伤,不过我听说,经常受伤的死不了,不常受伤的,一伤便死。”
一抹青光,比月色更快更亮的自洞中泻下,宛如追光一般罩向了非烟头顶!
既然躲在地下才能施展这法,那么一定畏惧天光!
走!
面若冠玉,姿貌高伟,青衣白绦,风姿和_图_书荣华,看眼神不羁狂放,偏偏却又隐隐透几分邪魅阴凉,像一块白中带青的古玉,在月色下光泽幽幽。
走!
一片黑色衣片带着一片血肉自她身后飘落,瞬间落入七彩光网,燃烧成灰。
金刚大爷兴奋了——爷有救了!
一让间,头顶突然又破了个洞!
云痕见她不动,刹那转首,眼贯血虹,死死盯着她,手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刀,那刀,指在他自己的咽喉部位!
一抹青光在暗室中飞越,漾起一抹灿亮的弧光,抛向地室的另一方。
她神情有些可惜,可惜那个以自己精血培养多年,已经抵得上一个大巫的逼真傀儡,不过既然做出来,那自然是要用的。
她知道那样的后果。
“承蒙夸奖。”非烟似乎嫣然一笑,“说实在的,我也很意外,那虽是个傀儡,但是为了逼真,已经灌注了我的三分精魂,你们居然抬手就杀了,害得我也受了伤,啊……我不受伤好多年。”
她一膝被压弯,重重落地,刹那间地面陷下一个深深的土坑,土屑四溅。
那只流星般的骨爪一闪即逝,落在冷笑着的非烟手中,她只经换了位置,瞬间自孟扶摇对面到了孟扶摇背后。
巫神大人怨念的仰头,看月,叹息。
她一脚蹬在土壁上,一字马拉成一线,绝不让自己落地,手中“弑天”一扬,黑芒一闪,直指祭坛前那长袍人。
细、窄、疾、利!
随即它一眼看见了老主人。
它一拍翅膀,大叫:“老——”
然后她拂袖。
冷笑亦如烟,在地室内悠悠一荡,她人突然不见了。
人在半空黑刀一指,“唰”一声光芒如电一噼,东边那个盘膝而坐的死尸无声晃了晃,僵倒在地!
孟扶摇腾起,暴翻,“嚓!”
云痕!
七彩之光摇了摇,刹那间暗了几分。
如燃着一身烈焰,在极地冰川之中裸身穿行,而火焰不灭,冰川不融。
她横刀于背,刀锋上竖,拼命抵抗着那东西的靠近,然而身子却已被压得渐渐下坠,所有的伤口都在喷薄鲜血,她不肯弯腰,腿却渐渐开始发抖。
再一眼看见水中有个球哟呵哟呵在拼命洇渡太平洋,认出那是元宝大人,心中大喜,有耗子去通知孟扶摇,太好了,耗手真聪明!
十丈之外她半空回首,便见那下陷的窟窿里,被压下的彩光突然大亮!
孟扶摇一抬头,做了个手势。
非烟的死灵大法想必就是在这里修炼的,这才是她最发挥力量的地方,这一关过不去,绝域便真是她孟扶摇的绝域!
巫神。
非烟再也想不到有人临阵对敌竟然会弃掉自己的唯一武器,多疑谨慎的性格使她下意识的眼神追剑而去,手中操控的光网也已经落向那个方向。
“我知道你想出了办法!杀了她!不然后患无穷!”
对面云痕突然看过来,她抬眼,和云痕目光一碰。
“你的巫术真够恶心。”孟扶摇“呸”一声。
这这这这……这手底下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顶级大巫,如果就那么死了,怎么配被人称做神空?”长袍人回身,她今日从头到脚都捂得严严实实,连一张脸都在七彩暗光之中漫漶不清,说话更是空空洞洞飘飘渺渺,真像是从地底发出。
丹田深处突然响起雷鸣之声,轰轰然,一声重于一声,如同有人躲在那里,正在卖力的敲着一面巨大的皮鼓。
“这里才是你老本营?”孟扶摇不答她这个问题,转头四顾,又看看底下那一圈人,“不要告诉我,这里的都是那些暴毙而死的女子,被你拿来做了什么怪物吧?”
孟扶摇只在冷笑。
穿过云痕的身体……
孟扶摇淡淡看着她,道:“我还是很佩服你的,书上说七彩妖火只有顶级大巫师才能捏得出,没想到你已经超越了那个阶层,一个假人也能让她捏出七彩之火。”
一袖烟光。
元宝大人犹自不觉,嗨哟嗨哟的继续游,划啊划啊划。
那是一起死!
这世上还有比你夜半把手探入人家坟墓结果却摸着了人家的还在心跳的胸更恐怖的事吗?
不能说他老!不能!
孟扶摇身子一落,立即大力一弹,半空一个翻身。
号称不管国境,号称无关他国,一向姿态超然的穹苍,骨子里却多年来以一个神秘的海谷移花接木,生生阻住了所有外来客欲待追寻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