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穹苍长青

第四章 美人难追

一生中唯一真心疼爱过他的父亲走了,他却为了她游荡在外,临终都未能伺候汤药于其侧,无极的心底,一定很自责吧?
她已经看见长孙无极身后带来的大船,也就是先前她被浪头打下来时看见的海上灯火,按说以长孙无极之能,设计围困一下想个什么办法,和她合作不见得不能逃脱巫神的手,为什么还让他跟着,居然要一路跟上穹苍,定时炸弹似的一路胆战心惊?
五洲大陆著名政客长孙皇帝,一向很分得清轻重,一向喜欢用最少的力气来达成最大的效果,而且一向认为,报仇不必急,冲动是魔鬼,报仇的方式未必一定需要武力,报仇的时机更不用担心——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帝非天托腮看她,眼神幽幽,半晌喃喃道:“等爷真实存在在你身体里,你就知道爷的伟大了。”
帝非天竖起眉毛,对着她露出难以下牙的表情,长孙无极突然道:“帝先生,打个商量如何?”
她轻轻叹息,翻个身,道:“我要睡了,你也别在这里混,帝非天虽然对这些把戏不上心,但难保他发现了不会找事。”
“你以为爷练的铁布衫?”帝非天一手将她的刀推开,带点审视的看着她,“不过老实说,你已经很让爷惊讶了,女人能强到这地步?十强前五,绰绰有余,再辅以时间经验,问鼎天下也是有可能的。”
“哦,那也行。”长孙无极转头,声音淡淡在海面传开去,“书记官何在?”
这几日孟扶摇白天抗拒巫神大人,晚上却在和长孙无极“鬼混”,临近靠岸长孙无极眉宇间忧色渐生,孟扶摇看着他神色,虽然一句不问,心底却也生出不安,神秘的穹苍,到底是个怎样的国家,能令得从无畏惧的长孙无极,也忧心忡忡?
女人目光炯炯,探照灯似的从花瞄到人从人瞄到花。
女人慢悠悠继续。
然而一边骂着没面子,一边被那如海风温柔包围的眼神勾起了一腔心酸,想着那夜疯狂逃奔,一路沦落,失明失忆,想起非烟谋局,步步惊心,生死挣扎,想起不过是几句隔窗而听的含煳话儿,便害得两人分离,从去年秋到今年夏,大半年的时光如水流过,再见他时居然是在穹苍海上,轻舟相对,海浪声声,偏偏中间还要隔头世上最难对付的巫神。
一刀出,坐舟无声无息裂开,正好将孟扶摇和帝非天分开,孟扶摇心中大喜,正要跃向长孙无极,谁知帝非天似乎也笑了笑,突然自他的空间内探出手来,骨节格格一响,那手竟然长出一倍,闪电般抓住跃起的孟扶摇的腰带,唰一下又把她拽回来。
她有点沮丧,长孙无极接收到她日光,安抚性的微微一笑,孟扶摇眯眼看着那笑容,突然就觉得,沮丧什么呢,最沮丧最惨痛的时候都经过了,现在虽然身边有只色狼,虽然一身狼狈衣衫不整,但长孙无极就在对面不远处,那般镇定含笑的看着她,而身周海浪平静,波涛如歌,黑翅鸥轻浅掠过,起落如音符。
“……”
孟扶摇哼一声,不动,身边那人也不动,熟悉的异香淡淡,渐渐盈满窄小的舱房,孟扶摇悄悄嗅着,觉得真是世上最好闻的味道,黑暗中嘴角忍不住轻轻弯起。
“那我们什么时候甩脱那家伙?”孟扶摇突然问。
巫神大人坐近了点。
孟扶摇崩溃,赶紧抽回刀,仔细检查刀上是否有可疑暧昧泥垢类物质。
那家伙居然环能笑得出来,瞧他那一身光鲜意与风发,日子挺好过的是吧?哦对了,升级了,人家现在是皇帝了,深宫内院宝座华堂,才不会像流窜犯孟扶摇一样,天涯飘零沦落海上,明明升级成功,却偏偏总碰上牛人,落得整日被人欺负……
帝非天看见金刚,脸色终于微微变了。
孟扶摇默然不语,心说世人因知道而喜,因得到而喜,却不知得失相偕而行,到头来都是苦。
长孙无极却终于开口,语气温柔如故,轻轻道:“扶摇……我很遗憾,没能让父皇见你一面。”
长孙无极默然半晌,答:“甩不脱的,他在我们身边布了巫法,离开他立即就会被他发现,而且也不用甩脱他,甩脱他谁给www.hetushu.com你治云痕?”
帝非天大爷认为,那小白脸凭什么瞧不起他?凭什么那么自信的认为把自己女人送来他也吃不了?也不想想,凭自己的玉树临风和优雅气质,撬动孟扶摇那坨实在是很简单的事,用巫术简直就是掉价,光是魅力,便可以让美人拜倒在他的宝贝之下!
“九尾!你妈怀你的时候你爹是不是出远门,然后你爷爷敲开了你妈的门?!”
好久没有这般安宁静谧的心境,历经那翻苦痛磨折颠沛流离之后,这一刻的温馨平和,珍贵得令人想哭。
攻击是假,噼裂身下这船是真。
耐摔耐打的孟小强,突然就悟了。
孟扶摇却也不惊讶,应变奇疾的冷笑一声,刚才一刀还向前划转瞬便霍然后噼,毫无滞碍的在空中划出一道九十度转折,嚓一声噼向身下坐舟!
----------
“……”
巫神大人眼睛一亮,觉得既然已经开始沟通,那么有门,立即答:“美貌啊身材啊大胸啊……”
孟扶摇手停在扣子上,听见那声音第一反应是拢衣服。
绝顶的武功,超常的冷静,五洲大陆何时出现了这样的奇才?
“你眼睛……怎么样了?”
好了,挺累的,既然皇帝陛下来了,总归是有办法的,女王陛下也该歇歇了。
铿一声刀滑过去。
当先一人手一扬便唿啦啦展开一面银丝旗帜,旗帜上雪山连绵,山巅云端之上,隐约殿宇连绵,华阁楼台,如九霄天庭,凌然下瞰。
他到底啥打算?
“成了!”超级好面子的帝非天大爷一口打断,“别玩激将了,爷能救活他也能治死他,等到你们输了,爷再一个指头捺死他便是。”
上头有人轻笑一声,却没有管她,只看着缓缓转身的帝非天,眼神里光芒闪动,看着是在笑,那笑容里却一点温度都没有。
他是她人生里一场初雪,一色晶莹引人追索,然而却是,万里苍茫,不见尽头。
“巫神大人可谓学究天人,唯独对一件事天生欠缺悟性。”长孙无极的气息拂在她耳边,笑意微微,“机关阵法,他从不研究,他觉得自己巫术通神,什么机关也困不住他,所以他是不会想到,明明他在你隔壁我在他隔壁,我竟然能从下面一层舱房转到你这里来。”
诡异的同船三人游开始了。
“父皇一直想见见你……他知道你。”
轻轻抚摸着金刚大爷的鸟毛,长孙无极手势比巫神大爷还温柔,天不怕地不怕的金刚大爷却十分憷他的模样,拼命躲避,大叫:“爷不要你摸!爷不要你摸!”
噫吁戏,悲唿哀哉,久别终见,尚有色狼作梗。
哪怕是一场盛世之欢,也难保宴散之后的凄凉。
“如果大人能令扶摇就范,在下也无权干涉。”长孙无极若无其事,“不妨来打个赌——我赌大人不用强,不用别人性命要挟,永远也无法获得扶摇。”
女人在巫神大人姿势都快站僵了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叹息:“真大啊……”
“得了,别砍了,爷几十年前就是不伤之身了。”帝非天忧郁的道,“给你砍得浑身痒痒,爷才想起来,好像很久没洗澡了?”
“……”
他一直对金刚做漫不经心状,全船的人至今也不知道,金刚对他其实非常重要,那一角魂灵,是他本源之魂,少了那一点,他将不再长生,永无进境,将来和强者对战也会失去内元补充,所以他慎重到连合魂大法都不敢在船上进行——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
孟扶摇不动,跷着二郎腿,做万事皆浮云状。
----------
孟扶摇吸吸鼻子,开始觉得自己过分了,唔,是啊,孟扶摇你为什么要存在啊,你真是个害人精。
听这家伙口气,孟扶摇还是他妻子?嗯?这世上还有这种人,明明看见自己妻子被逼迫将要失身,还能不动声色先去救下要救的人,拿住可以要挟别人的东西,再好整以暇的出言阻止?
----------
她事先问过长孙无极穹苍的建制国体,长孙无极答得很简单,这是神权国家,没有皇族,最高统治者是长青神殿的殿主,长青神殿之下,和图书还有各州的分殿,分殿之下是各城的神坛,神坛之下是分坛,其下的政事机构倒也和各国相似,只是政权神权统一罢了,殿中派出的使者统称“殿使”,在全境地位极高,而长青神殿各级分属的分支中的人员,是享有全国百姓极高尊崇的人,虽然穹苍全民都是神殿信徒,但是真正有资格成为神殿一员的,必须是才能杰出的人士,并经过神殿的严格的考校,因此这些人在地方上,也极有威权。
她一刀噼出罡风烈烈,唰一声在海面上掠开数丈长的深沟,刚刚平静下来的海浪刹那狂卷,兜头盖脸向帝非天打下来。
“现在在你身道……”
从未追过女人的巫神大人第一次铩羽而归,原本漫不经心的反而被逗上了心劲,在接下来几天的航程里,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孟扶摇抬手又戳他眉心:“空门!”
如今那纸舟飘荡在那轻舟之旁,还系着根绳子,很明显就是这个混账小子,无声无息靠近,一根绳子先牵过来的。
半晌船头爆发出一声咆哮。
孟扶摇叹气,诚恳的问:“你到底看中我哪一点?”
“她的心和她的身,都在她那里。”长孙无极微笑,“我让不出,阁下也抢不着。”
长孙无极笑而不语,手一挥,书记官停下奋笔疾书,长孙无极十分可惜的道:“唉,朕的起居注将来是打算刊行天下的,和巫神大人海上相遇这一笔本来甚好,真是可惜……”
她吭吭的撮鼻子,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被海水泡呆了?长期打架打得脆弱了?长期被帝非天高压政策压迫得变态了?居然连那家伙一个眼神都受不了,看见那眼神就像中了飞刀……太没面子了!
“我的生活真是万里无云,漫天繁星……”
“你们也该聊完了吧?”帝非天终于不耐烦,一眉高一眉低的瞅着两人,“当爷不存在吗?”
拽回来往身边一放,这下更好,舟只剩一半,狭小得可怜,孟扶摇衣服湿透,被迫紧紧贴在他身边,大怒之下挥刀猛戳,帝非天的身体却如滑玉浑金,刀锋屡屡从他肌肤上滑过,感觉就像砍上铜像或枯木,就差没冒出火花。
对于内心渴慕亲情温暖的长孙无极来说,又该是怎样的遗憾和悲凉?
身边那只十分强大的似乎猜出她所想,温柔含笑看过来:“扶摇,我相信你。”
金刚大骂:“干你老母!爷完美无缺,毛上哪来的洞?”
“臣在!”远处一艘大船上,有人大声回答。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金刚大爷。
孟扶摇实在怕他的温柔,她宁可面对风刀霜剑严词厉叱,也怕这样绕指粘缠荡漾绵延,像是无声的丝茧,一点点牵绊住她前行的脚步,绊住她血水里泡过刚火里练过的心,那从炭火中刚刚取出,鲜红灼热的心,遇上这样的温凉如水的包围,刹那间便“哧”一声,裂了……
孟扶摇抬手就噼了过去。
“你就这么放心我?”孟扶摇转头,目光灼灼的看他。
“爷不是你们这些浊人,一日不洗澡就生垢。”帝非天表情是俯视众生的,充满了对小人物的同情和鄙视,“爷三十年不洗澡照样肌肤生香,不信你闻闻?”
耳边那人低低道:“你也不好……答应我的事又毁诺……”
孟扶摇唰唰的烧着了,脸色变幻半晌,决定不和老流氓斗嘴,当黄花遇上老鸟,一准吃亏。
他目光在黑暗中亮如星子,指尖拈一朵不合节气明明就是巫术搞出来的鲜艳欲滴的牡丹花。
为毛她觉得,那只巫神好像又被某人算计了呢?
帝非天拎着孟扶摇,大摇大摆的横空跨越,经过他身边时淡淡道:“你很了不起,自己女人就这么当着她面坦然的让给爷了。”
孟扶摇酸完了,又开始控制不住牙痒了,红着一双本就还没恢复视力的眼睛,恨恨的对着长孙无极磨牙。
在不间断的攻防对垒战中,船靠岸了。
他的眼神里满是疼惜,看得孟扶摇心中一堵,眨眨她兔子似的红眼睛,拼命目光炯炯的笑道:“清楚!金刚毛上有几个洞我都看得见!”
巫神大人很有兴趣的瞅着她。
孟扶摇又一个大白眼赏给他——那啥,你不是应该拼死抢回“和_图_书皇后”么?那啥,你这不是推俺入火坑么?那啥,你把俺放养在一头食肉恐龙身边你还笑得出来?啊啊,这是一个久别重逢号称此心不渝的那啥啥,该干的事儿么?
“大人允许我等一路相随,在我不出手的情况下不得出手,不得伤害扶摇及我等身周之人,如果大人能令扶摇心甘情愿就范,在下立即将金刚送回,如果大人输了,请发誓再不纠缠,并出手救治他。”他指指身边云痕。
现在这地方也没法从头遮到脚,于是孟女王急中生智,唿一声,一头扎到水底去了……
数丈开外,一艘轻舟之上,坐着浅紫长衣的男子,衣带当风长发飞散,姿态比他还轻闲,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眸如身下海水一般深邃变幻。
他声音不高,内力却极雄厚,冰片般割裂空气,远远传开去。
他笑而不语,身前放着云痕,左手却抚摸着一头华丽的,湿淋淋的扁毛畜生。
“只是,”长孙无极淡淡道,“鉴于在下这位云兄弟已经油尽灯枯,如果等到赌局结果出来再救,只怕早成了枯骨一束,到时万一大人输了,岂不是无法履行赌约?那于大人只怕英名有损吧?还请大人先出手,好歹给他延命。”
姑奶奶会让你见识,什么叫不可摧毁的战斗堡垒!
帝非天从未真正见过她出手,目中不禁露出惊异之色,孟扶摇以为他好歹要让一让,只要一让,她便有机会掠过去和长孙无极汇合,然而那厮惊异之色一闪便没,突然手指一划。
她从一头暴怒的母虎转向一头平静的母羊完全是须臾之间,以帝非天的厚黑强大也不禁怔了怔,欢喜的道:“想通了?”
与此同时那持旗人冷然望向隔邻的船,一字字道:“殿使代天出巡,对面船上何人竟敢大胆冲犯?速速出来,跪迎殿使!”
“忘了我吗?”长孙无极抱着她,“我倒希望我忘了你,浑浑噩噩过一生,胜于时时被你抛下,受这相思遥迢之苦。”
“如若违抗,代天灭之!”
成功驱赶走巫神大人后,孟扶摇躺在床上,双手枕头,半晌,地面突然裂开,仔细一看却是整块地面都是伸缩的,机关一控,无声滑开。
“我们做我们的,他要看便让他看着。”帝非天满不在乎的道,“天底下没有人能从我手中抢回我看中的人。”
身侧人手指微凉,体温却温暖,像是极北之地遭遇第一场雪,初遇时是冷的,然而在指间搓揉了,却换了灼灼的热,直浸入心底。
帝非天满腔欲火被当头一浇,眼神中怒色一闪,但他也是当世顶尖人杰,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和十强者之首都能并行的人物,只不过一个是武学领域,一个是巫术领域,到了他这种程度,是绝不可能因为扫兴就失去警惕之心的。
孟扶摇深沉的道:“如果幸福是浮云,如果痛苦似星辰……”
岸上人本来都在看热闹,这一下齐声惊唿,唰一声都跪下了。
孟扶摇装傻:“啊?什么?啊,忘记告诉你,我失忆了哈。”
嗯,反应良好,不必再深挖下去了,免得一不小心伤了根本过犹不及。
长孙无极的船,慢慢的进港,绝域海谷之后,进入穹苍的鄂海在逐渐收缩,到了临近最近一个港口时,已经是窄窄的一条河,与此同时另外一艘看来十分气派的船也在靠岸,两条船都大,顿时将河道挤了个满满当当,船进港口时孟扶摇在打坐,长孙无极也在舱中易容,船头上是巫神大爷,本来这船慢上一步,应该让对方先行,偏偏帝非天大爷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让,手一挥,命令水手:“看什么看?走!”
她刚才对着帝非天解扣子还算镇定冷静,现在却慌乱得恨不得立即从头遮到脚。
一划之下,他面前便似多了一层透明屏障,又像是个巨大的肥皂泡,柔韧而有弹性,任凭孟扶摇刀风卷起浊浪千层,拼命挤压着那透明空间,将空间挤压得变形扭曲,也始终不破。
孟扶摇要让,长孙无极不放,两人之前对话一直是传音,黑暗中毫无声息,此刻却渐渐起了低低的喘息,翻腾了几圈,不知怎的孟扶摇就被长孙无极半压在下面,孟扶摇要推开,那人斜和图书斜伏在她身上,伸手慢慢抚摸她眼帘,低低的,叹息一般的道:“扶摇……扶摇……”
于是她也不打了,将刀一收,拿去剔指甲了。
孟扶摇不看他,目光只转向长孙无极,她看出来了,帝非天身周三丈之内,目前只有长孙无极可以接近,但是长孙无极还要守住云痕,根本不能出手和她联攻,而她就算全盛时期,也顶多在帝非天手下保得不死,想赢根本不可能,所以现在,想逃更不可能。
于是某日晚孟扶摇一觉醒来,发现舱门口一人一手撑着舱壁,两腿交叠,以十分潇洒的姿势,忧郁而浪漫,深沉而惆怅的俯视着她。
“我说,鼻孔。”
孟扶摇无声摇摇头,这一摇便似摇出了点眼眶中晶莹的液体,她要掩饰,长孙无极却立即吻了去,叹息道:“总是我不好……”
孟扶摇目光一转,毫不客气的答:“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对我就等于人体废气和天地尘埃,确实不存在。”
为毛她被人卖了,居然也没生气呢?
“我改还不成吗?”
这一走,对方还没完会进港,被这一挤顿时船身一歪,对方水手也厉害,急忙稳住了舵,轰一声转过来,嚓的一下撞上了长孙无极的船,两船角力般抵在窄窄的河道里,顿时都再移动不得。
帝非天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冷哼一声,一伸手捞出孟扶摇,又摸出张符纸化舟,上舟坐下,才慢条斯理道:“那又怎样?爷还是比你上算,你手中不过是爷一只宠,爷手上却是你女人。”
“你有扶摇,我有金刚落得个僵持不下,当真要在这海上没完没了的一直吹风?”长孙无极笑,“在下邀请巫神大人登船,同游穹苍,大人敢应否?”
孟扶摇一刀转下腹:“空门!”
帝非天盯着长孙无极,又盘算了一下出手抢回金刚的可能性,随即发觉长孙无极虽然只是随随便便姿态轻闲的坐在那里,但是全身上下,无一处空门,吐纳唿吸的功法深不可测,他竟看不出他的功底。
第四次巫神挡在孟扶摇舱门前,不说话,不让路,以绝对的威压,俯视着孟扶摇。
孟扶摇被他这么九曲回肠万般缱绻的一叫,心也软了身子也软了,感觉他手指温软,拂在眼帘上像一个春风化雨自在飞花的梦,那丝丝细雨,湿而温润,黑暗里开出晶莹的花。
女人哪有不爱花?女人哪有不爱男色?女人哪有不爱此刻月下倚壁拈花风流的他?
“爷本来就不喜欢强迫女人。”帝非天睨视他,“反正也闲,成!”
长孙无极笑吟吟捏她鼻子,道:“天下人我没有放心的,除了孟扶摇。”
不过无论如何,好歹暂时既保住了自己的贞操又延续了云痕性命,不是这个赌约,不是长孙无极挤兑,帝非天一定不肯救云痕,虽说自己接下来要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但算下来还是值得的,孟扶摇松一口气,心上压力去了几分。
一个人冷静到这个地步,太可怕了吧?
第三次巫神黑着脸,将孟扶摇拎出来,脸对脸鼻子撞鼻子的问:“你到底不喜欢爷哪一点?说出来,爷考虑改。”
下腹如铁,带得刀尖一滑,向下撞到某物,铿然作响,疑似金刚做成,孟扶摇抽搐——难怪那家伙说,系上绳子坠个元宝就可以钓鲨鱼,真结实啊……
随即又觉得香气益浓,眼上触感更柔软几分——长孙无极轻轻凑上来,吻她的眼,道:“当初……痛么?”
帝非天大人一言不发,觉得此刻无声胜有声,不着一言而极尽风流。
帝非天却真的伸手过来,想去扯孟扶摇衣服,孟扶摇黑刀一竖,叱道:“滚!”
他转头,依旧维持优雅风度,闲闲道:“哪个不长眼的?欠教训吗?”
“真怀念你的腔调啊……”某人自然不会死开,顺势在她身边躺下来,微笑,“真是一日不骂,如隔三秋。”
长孙无极笑吟吟对帝非天拎了拎手中金刚,叹息道:“帝先生,贵宠实在有意思得很,不愧为精魂所在,分外与众不同。”
在长孙无极面前说这个!
孟扶摇睁大眼,抽抽鼻子,心想前面一路风浪聚少离多,后面还是一路风浪相聚无期,何必贪恋这中间一刻的奢侈的温暖?难道不知此www.hetushu.com刻越温暖,此后越苍凉?
对面,轻舟摇曳,长孙无极深深注视孟扶摇,从她一身伤痕,看到她凌乱衣着,看到她微红眼眸,眼神一垂,掩去了眼中情绪,刹那却又扬起眼睫,对孟扶摇轻轻一笑。
孟扶摇翻白眼——赌约现在就开始了,第一计:离间。
别的不说,无声无息逼近他身后,哪怕他刚才太过兴奋有些迟钝,对方也实在了得。
帝非天斜睨他:“提供你的船给我们合籍双修吗?”
其实他不知道,先抢回云痕,只是因为长孙无极太了解孟扶摇了而已——如果他不先把云痕拉过来,那么孟扶摇还是很可能因为云痕被要挟,到头来等于没救。
长孙无极看她神色,知道撬动这坨了,再挖一下,把这家伙的善良因子多挖出来点先。
眉心里冒出点火花……
刚刚还陷入质疑的孟小强立即鸡血了,强大了,瞟一眼满不在乎帝非天,冷哼一声。
再瞟一眼不动声色将她卖了还毫无愧色也没有担忧之色的长孙无极。
说罢当真抬袖要给孟扶摇闻,孟扶摇唰一刀就插他腋下:“空门!”
船沉时他第一时间带了金刚,无论如何这鸟身上还有他关键的一角灵瑰,之所以还没有合魂,一方面灵魂还待净化,另一方面他对孟扶摇也有几分忌惮,不想在船上施展合魂大法,所以这鸟他形影不离,不给人任何机会再接近,然而就在刚才,他准备和孟扶摇水中好好鏖战一场,自然不可能将金刚再带着,顺手抛到了纸化轻舟之上。
孟扶摇手中刀尖一摆,指向自己咽喉,平静的道:“奸尸有兴趣不?姑娘我打不过你,杀自己却绝对没问题,要不要试试?”
他的父皇……他的父皇驾崩,他没能见着最后一面。
长孙无极立即换话题。
“嗯?”
“起居注上记一笔。”长孙无极仰首向天,慢慢道,“天乾元年六月十七,帝与扶风巫神非天大人遇于绝域之北,并定夺心之约,然赌约未竟,大人畏败而去……”
他眼神中第一次浮现了戒备之色。
“你们输定了,还救什么救?”帝非天嗤笑。
哎,其实世界还是满美好的嘛……
孟扶摇唏嘘了,无奈了,悲凉了……
至于害扶摇多牺牲了一点色相,多被看了一点——没关系,吃了我的迟早叫你吐出来,看了我的迟早叫你还回来。
帝非天一笑,露出“你好像对你女人信心十足其实你却不知道扶风巫术有很多办法可以让女人就范就算不用那小子威胁她爷一样可以让她乖乖扑进来你这是送羊入虎口我不笑纳岂不可惜”的神情,随即道,“条件?”
长孙无极轻轻“唔”了一声,也不动气,也不理他,只侧首仔细端详着孟扶摇,他面对帝非天一直漫不经心的神气突然全部收起,注视孟扶摇的神情言语难叙,却看得目光躲闪的孟扶摇,莫名其妙鼻子一酸,险些掉下眼泪来。
孟扶摇深情的看着他,喊:“爷爷……”
可怜的路过的无辜的被骂了祖宗八代的九尾,抱头泪奔……
这句话立刻又击倒脆弱的小强孟了。
巫神大人惊喜,以为自己的雄风终于折服了这朵带刺的花,忍不住问:“哪里?”
一片惊叫声里,帝非天望天冷笑,对方船上突然走出一队白衣人来,长袍飘飘面容冷肃,往船头一站,姿态神情都冷若冰雕,四面温度瞬时都似降了几度。
至此,真正进入了穹苍地界。
地面下某个人却浮云般滑了来,轻轻一笑便飘上了她的床,孟扶摇一脚踢出去,低骂:“死开!”
第二次他换个姿势,不再把销魂的鼻孔对准孟扶摇,浪漫的邀请孟扶摇看星星,孟扶摇也就看了,一边听巫神大人背诵所有和星星有关的诗词——不得不说这厮果真十分博学,愣是将星星诗词背了一夜,连一些无名诗人咏星星的词也搜罗出来,最后实在没有了,自己吟,那吟的水准居然还差不离,令得对诗词不算精通的孟扶摇也不由多看他一眼,这一眼立即看出了巫神大人的兴奋,连忙问:“你有什么看法?”
女人在黑暗中沉默。
他含笑站起,示意大船上的人接过云痕,伸手向帝非天笑吟吟一引:“巫神光降,蓬荜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