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穹苍长青

第七章 危机暗藏

百丈方圆的大殿,静默无声,正中一座造型奇特的神像,不着冠不踏宝座,竟然是一个半侧身拂袖回首的姿势,着一身宽大长袍,衣袂散飞姿态翩然,左手执剑前引,背在身后的右手掌心,却绽开一朵莲花。
“好。”孟扶摇答应得很爽快,一抬手试图拥抱他肩上的元宝大人,“我决定去爱我家元宝,把我的爱人还给我吧。”
“老昏聩!”
迦楼罗王又骂一声,干脆在牢门前坐下来,无奈的道:“老鬼,好歹你我是多年相识了,又不是我关你在这里,你理我一理啊。”
“召回圣主。”
那小厮谢了,端了水去给拓跋明珠,长孙无极侧首看过来,拓跋明珠笑道:“打了水来?正好,我靴子脏了,擦擦泥点。”
唯一觉得奇怪的就是,他们进入穹苍港口的那一日,明明闹出了很大的动静,神殿却似乎没有反应,这实在有些不符合常理。
“你我一日在外,一日便担负着神殿重任。”长孙无极微笑,“不如早些回去,交割了任务,也好松快松快。”
书案上的书卷砸满一地,男子犹自怒气未休,勃然咆哮:“老煳涂!”
孟扶摇很有几分惊喜,她知道云痕和自己算是一个师傅,这门功夫的精粹都在于生死历练,鬼门关走过一回,功力便上一层,程度越重效果越好,如果云痕因为这一劫有所突破,那真是因祸得福了。
“那些人从西境进入意图不利我国!想必走的是山路。”拓跋明珠建议,“看贵使来的方向,似是从海那边来的,方位不对,大抵找不着吧?”
那羽衣高冠的老者,一直闭目平静端坐,没有皱纹的淡金脸色波澜不惊,对众人的争执听而不闻,对于众人急切的目光,这位神殿至高无上极富威权的主人,却连眉毛都没有颤动一丝,岿然不动的身姿隐在淡青色缭绕的雾气中,看起来更像是神而不是人。
“召回。”
四面有种屏息的寂静,这些八部天王,神殿长老,虽然都地位超然备受尊崇,然而在这位享有绝对权威、稳固统治长青神殿乃至穹苍垂六十余年、已经修成半仙之体神识将生的老者面前,依旧不敢放肆,便是看起来最桀鹜的那位高髻蓝衣中年人,也将得意的目光稍稍收敛了些许。
“可以,可以。”立即又有老者接道,“本座倒对紧那罗王执掌夜叉部没什么看法,只是想对迦楼罗王的提升理由有点异议,虽说紧那罗王部有不少天行者,但紧那罗王本身,却很少红尘历练,迦楼罗王和-图-书,你以此为理由要擢升紧那罗王,不觉得有点可笑吗?”
内殿内一张长桌,左右两侧各坐一排,人人神色淡定,似睡非睡,牙齿里蹦出来的话,却如电光火花,撞得哧哧作响。
满殿的人都战战兢兢俯首于地,连散落一地的书都不敢拣。
地室窄小,一地乱草,若是身躯高壮的人进去,转身都困难,睡,睡不直,站,站不起,纯粹就是个折磨人的地方。
“咱们这一路赶得可真快。”身前一丈远处,拓跋明珠紧紧靠着长孙无极,向他笑,“竟然已经快到长青神山了。”
迦楼罗王眉毛一挑怒气将起,半晌却苦笑了一下,忍了下去,转头盯着上方的某个方向,森然道:“你若想出去,帮我一个忙。”
“啊,惭傀,本使还没发现。”拓跋明珠道,“本使已经命属下多方查找,依然没有对方的丝毫踪迹。”
拓跋明珠神采飞扬,神色里满溢着“松快松快谈恋爱”的欣喜,娇笑道:“如此,都依你。”
其间也遇见过一些似乎负有任务的神殿属下,但是身份都比拓跋明珠要低,神殿等级森严,这些人都远远避开去,不曾前来查问。
----------
“干嘛?”
“……就是他!非得是他!为什么无论如何都必须是他!我们辛辛苦苦奔行天下受尽风霜,他高踞莲台轻轻松松,不想要都要硬塞给他!”男子如困兽一般满地乱转咻咻不休,半晌一脚踢开跪在面前的人,骂道,“滚出去!”
迦楼罗王拾阶而下,走过长长一段路,再向右一拐,在一个地室前停下。
蓝衣中年男子喜色犹浓,不过看起来倒不像是为殿主高兴,目光闪动间,似在不住盘算思量。
这简单的六个字,很多人不解其意,但是他们很确定的认为,无所不能的殿主大人一定能明白先祖神谕,引领长青神殿,永恒长青。
----------
直到确定那沉默已经压下刚才的纷扰,殿主才淡淡开口,说的却是和刚才论题不相干的事:“有强者南来,紧那罗部为何未报?”
“不知道这混账从哪搞来的脏水!”拓跋明殊余怒未歇,将那盆一脚踢开,还要踢那小厮,那少年倒伶俐,赶紧自己连滚带爬的逃了下去。
长烟飞雪孤城闭,只供人遥遥膜拜,于世外之地享尽红尘烟火。
“西境?”摩唿罗迦神使讶异的挑起眉,仿佛不认识一般的瞪着拓跋明珠,“西境?哪来的西境?那人是从港口——”
殿宇若城,傲http://www.hetushu.com然凌云,遥遥望去庞大而壮丽,整体青色,色泽古朴沉肃,构造却华美精巧,殿宇之间浮云迤逦不绝如缕,那些淡淡的夹杂着雪气的云气,在极高极冷之处凝结成六角梅般的雪,繁花飞落,三千玉阶,一地碎玉乱琼。
轧轧一阵连响,案桌下锦毯裂开,现出向下的阶梯,幽深黑暗没有灯火。
城中殿宇若干,呈圆形分布,拱卫着最中间的辉煌大殿,孤城四面覆雪终年不绝,唯大殿之侧繁花烂漫,锦绣若春,淡紫色桐花云般飘过,在絮云深处,浮游不休。
“装什么装!”迦楼罗王大骂一声,“刚才不是你在底下乱敲的?”
“暂时不回。”对方勒了马,“天部指令紧那罗部神使应该收到了吧?有发现指令要查的人吗?”
“啊,摩唿罗迦神使。”拓跋明珠看了看那旗帜,含笑招唿,“你们也回神殿吗?”
内殿中,长青神殿最高统治阶层成员渐渐散去,几个长老若有深意的看了看蓝衣中年男子后相继离去,徒留下他,一怀懊恼怒气冲冲,大步离开内殿。
所有人立即噤声,躬下身,听老者语气淡淡,不容置疑。
却有人酣然高卧,唿声震天。
蓝衣男子迦楼罗王愣了一愣,似是想起什么,皱起眉,端着下巴沉思半晌,突然抬脚,对桌下一踢。
穹苍神治六十三年七月,极北之地。
越往北走,风越冷,一开始像冰水,后来却冷成了冰刀,那些冰刀掠过冻土的地面,割出纵横的刀痕,马蹄踏上去嗒嗒的响脆,一步一滑,那些扑面的雪沫子落在眼睫上,久久不化,很长时间以后,凝结成冰珠子,眨一眨,“叮”的一声。
那小厮急忙磕头请罪,长孙无极没看见那水怎么回事,问:“怎么了?”
孟扶摇听见这句觉得不对,心中一紧看向长孙无极,长孙无极神色不动,却慢慢将马后移了一个马身,错开拓跋明珠的视线。
几个原本支持紧那罗王的长老立即沉默下来,蓝衣中年男子脸色变幻,半晌咬了咬牙不语。
他们这边切切私语,那边帝非天大爷瞄他们一眼,凑近孟扶摇,道:“喂,你瞧,有人移情别恋了,你也别恋吧?”
孟扶摇看着长孙无极背影,默默叹息一声,喃喃道:“好歹一路还算顺利……”
大抵那人吃软不吃硬,半晌,一只黑鸟乌的爪子伸出草堆,挥了挥,示意他“理”了。
这是长青神殿创教祖师像,长青神殿至高无上不可轻侮的神祗。
几个反对派http://www.hetushu.com的老者齐齐冷笑不语,立即露出“就知道你是凯觎上三殿的意思”的神情。
“三长老此言差矣。”右侧第四的一样服饰的老者立即反驳,“迦楼罗王的意思只是紧那罗王掌管夜叉部,三长老怎么就扯上上三殿了?天部是殿主直管,龙部是圣主麾下,夜叉部一直由七长老代领,七长老年事已高精力不济,如今提升下年轻人,有何不可?”
那人动都不动,睡得惬意万分。
神们却正在吵架。
那人翻个身,将屁股对准他。
她伸手去舀水,目光一掠,看见盆边的红痕,顿时大怒,一抬手将盆子掀翻,柳眉倒竖:“混账东西,竟拿这等肮脏水来给神使使用!”
长青神殿。
孟扶摇只觉得手指一痛,一滴血从指尖冒出,落在铜盆边沿,缓缓滑落,那小厮“啊”的一声,急忙道:“对不住对不住。”孟扶摇摆摆手,不在意的瞄了一眼,见那铜盆打磨得不甚光滑,边沿有点凸起的锋利,笑道:“这盆子边沿不齐整,小哥端的时候,小心些。”
来来往往的穿着各色长袍的人们,经过神像,都恭敬的弯一弯腰。
“紧那罗部执掌夜叉部倒也无妨。”上座右侧一高冠老者眼神似开似闭,漠然道:“就怕掌着掌着,上三殿就全数归你天行者一脉了。”
神像塑得极为精巧,衣带当风翩然之姿栩栩如生,尤其那眉目,虽然只是个回首的侧面,依旧看得出光辉潋滟姿容绝世,玉貌绮年,酷肖一人。
然而殿主第二句话立即打消了他的喜悦。
人都退了出去,男子跌坐在椅上,仰首向天无声长吁一口气,似是想将满心的郁结借此吐出去。
只这一句,殿主的态度已经昭然若揭,然而就连一心想为紧那罗王争取夜叉部大权的蓝衣男子迦楼罗王,一时也再也没话说——紧那罗部失职,紧那罗王还有什么资格竞争夜叉王?
孟扶摇仔细回想这几日经过诸城门的经历,实在没想起哪里有什么阵法,然而看帝非天神色不像有假,她也知道这只虽然不是个好人,却从不屑于撒谎,看来长孙无极拐这只过来的决策真是英明无比,穹苍神权之国,其神秘处不下于扶风,自己如果冒冒失失闯进来,只怕在进入国境之初,便会被发现吧?
一句话令蓝衣中年男子那几人立时变色,紧那罗部负责全国信息收集上报,而能被殿主称为“强者”的人北上穹苍,必然是绝顶强人,这种人进入穹苍国境,紧那罗部竟然未能及时上报,岂不是m.hetushu•com重大失职?
青石地面之下,却突然隐隐传来敲击声响,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有些遥远。
那人在草堆上簌簌的翻个身,转向迦楼罗王,黑暗的地室里看不清眉眼,就算有光线,那满面污垢也足以让人辨不清他眉目。
孟扶摇疑问的看他。
声音有点嘶哑,那人咳了咳,呸一声毫不讲卫生的吐出一口浓痰,正吐在衣履华贵的迦楼罗王袍子下端。
此地已近极北之地,温度极低,孟扶摇竖起衣领,有点担心的去后面的大车中看了下云痕的状况,他安稳的睡着,虽然一直没醒,但看得出在好转,孟扶摇甚至觉得,他面上神光流动越发明显,像是体内有什么欲待突破。
朝阳初升,将连绵雪山映得一片华光灼目,厚厚积雪折射日光,形成一片恍如云团的气雾,倒映雪山之巅层层殿宇,远远看去,如临九霄。
众人一惊,齐齐露出喜色,起立躬身:“恭贺殿主!”
神殿其实也是一座城,一座没有守城兵,却天堑难越的城。
“下人粗手粗脚,何必一般见识。”长孙无极看了看那地面清水,笑着解劝,拓跋明珠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尤其对上长孙无极,立刻笑道,“自然,都依你。”抬手去整缰绳,手指似有意似无意擦过长孙无极的手,长孙无极却突然俯身去马鞍旁取水囊,有意无意,她的手再次落空。
“你才可笑!”最开始说话的那个蓝衣高髻男子眉毛一竖,“紧那罗王不是天行者不可以执掌夜叉部,那圣主常年不在殿中,又为何能执掌龙部?”
“笑什么笑?”高髻蓝衣男子也冷笑,“按说我职位,说不得圣主殿下,但是好歹我也是他长辈,今日便僭越一回,我知道你们捧着他,就因为他天纵奇才,就因为他是神殿三百年来最可堪大任者,就因他天授神……”他刚说到这里,突然听见上头一声微咳,立刻止住,哼了一声继续道,“然而奇才也罢,可堪大任也罢,如果根本无心重任,又有何用?你们巴巴献上的东西,人家根本不稀罕,又有何用?一个漫不经心的圣主殿下可以掌龙部,那么一直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紧那罗王,为什么不可以擢升夜叉部?”
拓跋明珠眉头一挑正要说话,忽听前方嗒嗒马蹄声响,一队人远远驰来,黑色旗帜上绣金色大蟒,蟒身巨大形貌狰狞,这队人不像以前的队伍遇见拓跋明球的仪仗便避道,而是直驰奔来,当先一人远远唤道:“前方可是紧那罗部使节?”
是因为……他么?
帝大爷用尊贵的和-图-书鼻孔对着她,傲娇的道:“从一进穹苍开始,每经过一座城池,都有一道伏魔阵法,不过都给大爷我无声无息的解决了。”
“顺利什么?”她身侧帝非天听见了,嗤笑一声道:“你以为真是你运气好?”
殿内来来往往很多人,却都寂然无声,尤其在经过帘幕深垂的内殿时,步伐越发轻悄,生怕一次唿吸重了,便惊扰了殿内的神们。
“圣主还在本土,刚刚……”一个男子刚刚说了两句,老者已经起身。
放下车帘,孟扶摇一回身,和一个端着盆子的仆人擦身而过,那仆人是路过的一个分坛的坛主为了讨好拓跋明珠,派来伺候她的,他刚才去河边为拓跋明珠打水,天冷路滑,步子有些不稳,又走得快,和孟扶摇一撞,铜盆边沿从孟扶摇手上擦过。
“不明白殿主为何执意如此?”上座左侧蓝衣高髻中年男子一脸不忿,“我天行者一脉历练红尘多年,既擅神殿事务又知天下苍生,为何不能擢升上三殿?紧那罗王为何不能执掌夜叉部?”
“是啊。”那中年男子摩唿罗迦神使叹了口气,“我们也是遍寻不获,先前有线索说有几处发现疑似那人踪迹,然而找过去却都不是……真是奇怪。”
三百年前,长青神殿创教祖师飞升之时,传下谕旨:“由吾始,由吾生。”
帝大爷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哗!”
“你想不想出去?”迦楼罗王坐在地室前若有所思,半晌问。
“死鬼!”迦楼罗王低低骂一声,在地室门前蹲下来,唤,“喂!起来!”
而这一日孟扶摇抬起头,突然发现,远处隐隐雪山已经从地平线上扑来。
他一路沉着脸一言不发,在四面弟子们的噤若寒蝉中直入自己的迦楼罗殿,直到进入内殿,才霍然推翻了殿中的书案。
一言定乾坤,长青殿主不再给讨论这件事的机会,直接转移话题:“本座前日闭关,已闻仙示,飞升之期,指日可待。”
元宝大人傲娇的“吱吱”一声,抱臂扭头做不屑状,孟扶摇懒得理它,看着前面两人背影,心想她原做好从进入穹苍国境便一路闯过去的准备,不想这一路利用“美男计”,以拓跋明珠为幌子,靠着这紧那罗神使的庇护,竟然顺顺利利走过大半穹苍国境,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幸运。
他这话似是戳到痛处,几个冷笑的反对派老者默然不语,几个支持派老者眼神讥诮,另外几个一直没说话的露出深思神情,高髻男子眼光一转,得意一笑,将目光向上方除了发出一声微咳,一直默然不语的老者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