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穹苍长青

第十章 元宝之择

它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任何事都有个极限,落入死门,又逢神殿殿主亲自出手,原本可以轻松过的大关顿时难如登天,好容易拼死一战,眼见胜利在望,竟然还有恶魔潜伏!
我答应过你,保护她。
转头,元宝大人突然停了尖嘶。
孟扶摇急拔“弑天”,黑芒一亮间叮叮当当锋刃全部被削平,她五指一张,指尖灌注真力比金玉更坚实,唰的抓住那些去掉锋刃的刀尖,用力一扭扭成一团,一把抓住。
元宝大人爪子一挥。
抬脚一拔,将淤泥甩去,元宝大人头一昂,又是一声尖嘶。
河面很快恢复了平静,泥泡虽然依旧炸个不休,手臂却都没了,那隐隐约约的唿号似乎也已经淡去,风中的腥气也淡了些,虽然幽深可怖依日,但是已经看起来不是那么摧魂裂心。
孟扶摇心中一阵郁闷,心想这个怎么破?难道要我一个猛子扎到淤泥里去打一架?先不说扎进去会不会被那数也数不清的手臂一气呵成的勒死,单是看这河流的颜色就不正常,落下去,自己先会变成白骨吧?
抬头看看在剑网中苦战的孟扶摇,那些剑气如此密集,稍稍一个分神便会被伤,这个时候底下绝对不能再生乱!
来自长青神兽的拼死一嘶,创造了长青神殿以往从未有过的对抗的奇迹,低级妖物在它的驭使之下,战胜了高级妖物。
手臂齐齐翻转,啪的按了下去,按向那些慢慢挣动即将破泥而出的头顶。
她低头一看,心中一惊。
元宝大人鼓着肚皮仰着头,一声尖嘶绵绵不绝,竟然叫了半刻钟之久也没有停息,它知道只要自己一停,那些已经绞在头颅脖子上的手臂就会立即停下,那么,就会前功尽弃。
刹那间天翻地覆,景物全变。
森森千仞的铁青高崖,滔滔翻滚的黑色深潭,诡异挥舞招展的不似人形的无数白骨手臂,灰色浓厚腥臭的雾气,幽深回旋荡响的鬼哭之音。
元宝大人知道,长青神殿的神术是不可学的,只有在接殿主位时行醍醐灌顶仪式,上任殿主将一身神术灌注于下代殿主才成,而醍醐灌顶之时,两代殿主神识互流,心中的所有意识都会被对方窥知,这才是主子无论如何都不肯接位的原因——他不能让孟扶摇被殿主发现。
和-图-书然而,神兽之血,可化长青九幽妖氛!
灰色雾气里直直伸着诡异的鬼臂之林,却不复先前的缠绕柔软,僵立不动,等待长青神兽的召唤。
元宝大人摸了摸自己的利牙,有点遗憾的想,吃太多坚果了,将这牙磨得不够利了……
不知何时,身子离崖底已经不远,崖下是浊黑粘腻,冒着腥气闪着红光的泥浆般的河流,河流之中汩汩的冒着泡,翻翻滚滚仿佛煮开的沥青,那些粘腻的浆汁之中,伸出无数满是污黑泥水的手臂,在飘摇的灰色雾气中不住挣扎、伸出、招展、攀援,其中一只靠她最近的手臂,正死死抓住了她的脚踝,手臂之上不住滚落粘满黑色淤泥的鲜血,在沉厚的黑色河流之中,滑落无声,而鲜血淤泥之下,隐约看见寸寸白骨。
下坠的势子霍然而止,孟扶摇吊在半山之中,刚刚舒一口气准备攀援而上,忽觉脚下一紧。
那群手臂拼命挤过来,孟扶摇看得头皮发炸,赶紧蹬蹬蹬向上爬,那崖却似乎永无尽头,爬了很久,头顶还是那么高,身下还是那么近,那些手臂越伸越长,已经不是手臂,倒像小时候扯出来的长长的香口胶糖。
神兽敏锐的神识很清楚的感觉得出泥下的动静,在底下……在更深的地底,还有……
加把力……再加把力……
格格……格格……格格……
底下也确实是在展开一场剧烈的战斗,一场力量悬殊却不肯放弃拼死较量的战斗,一场来自主人和宠互相遗留下来的神术之战,胜负早已毫无疑问,甚至当事者自己也明白,然而只因为忠诚的承诺,便不肯放弃,用尽所有想要扭转局势,为那女子换得一丝生机。
想到长孙无极她便身子一颤,头痛刹那又来,手中下意识一软险些掉下去,赶紧“啪”的甩了自己一耳光,她下手极重毫不留情,面上顿时浮出五个极重的手指印。
这是怎么回事?元宝大人还在愕然看着自己被弄脏的脚爪,也是一脑袋的百思不得其解,它是穹苍万兽之王,是代代沐浴神光而生的长青神兽,长青神山范围内的大多数恶兽和幻境在它脚下都不攻自破,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格格之声不绝,那些头颅一个接一个垂下。
妖臂在慢慢收紧,和*图*书头颅在不住摆动,每次摆动手臂都碎成千片,然而手臂胜在数量巨大,碎一个来一堆,纠缠到底不死不休,淤泥之下黑暗之中,束缚和挣脱,缠绕和破开……无休无止……争斗无声而激烈,在神兽的音波之中来回摇摆。
元宝大人悲哀的湿了黑眼珠,悲哀的想着主子交给的这个任务真是艰难,然而无论如何,天机神鼠永远忠于主人,它不能,也必须要做。
小小的一团,突然扭头,向意念中那个高远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冰风怒吼之地,天谴绝刑之巅,他的方向。
孟扶摇伸手要去捞元宝大人,霍然山壁上刀刃齐齐一缩,再次弹开时已经变换了阵型,寒芒闪动疾若飞电,刹那之间四面流光飞舞剑气纵横,就像数十位顶尖剑手突然包围而上,横掠纵射,罩下密密剑网!
地狱之境。
孟扶摇急忙缩手,飞弹出的刀刃已经削落她一片指甲,而这一攀一缩之间,身子又落了数丈。
脚踝之上又是一紧,已经有手臂攀了上来,孟扶摇还没来得及踢开,更多的手臂沿着那条手臂,藤蔓般唰唰爬过来,攀上了她的脚她的腿攀向她的腰,所经之处,浑身麻痒骨节酥软,孟扶摇手中“弑天”唰唰连声试图斩断那些东西,然而那手臂附上她的身立即软化变薄,化成黑色的一条条软泥状印迹,浸润向她的肌肤,她的刀划过去,只能伤着自己的身体而已。
凶危之时,唯当不顾此身!
这样一想又不禁心中一痛,无极将元宝留给自己,是不是也会成为他的罪?
到得此时,慌乱也无用,何况孟扶摇从来不认为凭自己,掉崖就会掉死,,她半空中一吸气,全身真气流转,身子一轻,下坠速度立时一缓,一片羽毛似的飘荡起来。
加把力……再加把力……
终于有些头颅被数量众多的手臂包围,一点点勒断,那些马上就要顶出淤泥的东西,在泥下永远的软软垂下。
那口绵长的气,早已到了顶峰,早已该降调或断开,元宝大人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能将一口气提得那么长,它觉得那口气随时会被刀砍一般霍然截止,连同生命,一起截断。
这点念头在心中电光火石而过,刹那间元宝心中已经明白,难怪连这些手臂都似乎比以前难缠了许http://www.hetushu.com多,以前哪怕它在这里睡觉,那些妖臂都不会敢探出来的,原来这回的四大境已经不是摩唿罗迦部所掌,而是长青殿主亲自设置,灌注了神术的四境,已经不是它能所向披靡——神术是始祖传下的神术,它所继承的神力却只来自始祖的宠,本来就不在一个级别上,哪有宠兽超过主人的?
我想做……孟扶摇。
元宝大人露出欢喜之色。
孟扶摇一仰头,飞身而起,忽听身下元宝吱吱一叫。
没有力气叫了,再叫也没有效果,妖臂在刚才对抗头颅一战之中已经全部粉碎,它已经没有了可以驭使的东西。
孟扶摇半个身子悬空拔刀迎上,挡住那些剑气以免元宝大人被误伤,一时也顾不得去捞它。
然而便是这一陷间,它隐约间感觉到了一丝神力流动,这是熟悉的、来自第一代创脚祖师身侧神宠祖先留下的感知,是历代殿主才有的大神通,即使是它的主子,至今也因为不肯接殿主位,而不能拥有。
然后它张口,白牙一闪,狠狠向自己舌头咬下!
还有一些没缩回去的,元宝大人跳下孟扶摇怀中,轻轻落上黑色河流,它在那河上闲庭信步,不染淤泥也不沉落,一路踱过去,看见谁的手还在外面便踢踢,一路将那些东西都踢了下去。
我要见到你!
主子……
嘶声到了最后,音波已经飙至最高,四面没有声音,空气却在因这凄厉的次声而不断震动,如水波般阵阵晕开,元宝大人张着嘴,只觉得发出的已经不是声音,是快要破碎的灵魂。
手指已经够着崖壁,崖壁上突然“嚓”的一声,弹出无数闪亮的锋刃——刹那间那崖壁已经不是岩石,化成刀山!
元宝大人目光亮起,瞬间肚皮却瘪了下去,它的毛全部湿哒哒贴在身上,看起来突然瘦了许多。
孟扶摇心中一冷,心知落入死门果然就是一个死字,狠本没有破阵的契机,自己心神混乱之下竟然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堂堂足可跻身十强前五的实力,竟然连一关都过不了!
那些手臂不具有反转功能,给神兽命令指示强自逆转,咔嚓之声连响,刹那间齐齐断裂,断裂了的手臂依旧丝毫不差的重重捺了下去,灰雾之中砰砰之声连响,那些头颅被突如和_图_书其来的一按,往下沉了一沉。
孟扶摇目瞪口呆的看着,心想好吃懒睡无甚作用的元宝大人,到了穹苍简直是龙精虎猛神勇非凡,以前还怀疑过天机神鼠是不是就是个好听的称号,如今看来是冤枉人家了。
风雪止,寒气收,山谷失,死门开。
九幽。
孟扶摇知道,不采用人力的神巫阵法,大多都以幻境为主,而顶级大阵和普通阵法的区别就在于,普通大阵的幻象来自于心,人力可破,一旦冲破便不存在,顶级大阵的幻境却虚虚实实,你以为那是假,多半那是真,比如这万丈悬崖,如果认为刚才自己是在山谷四周没有悬崖便任其掉落,那也就真的掉落,啪一声,摔裂。
从现在开始,无论是误入死门,无论是遭遇地狱,无论碰见怎样的磨折和艰难,绝不放弃绝不泄气绝不后退。
一生里对它影响最大的两个人的影子在脑中掠过,突然之间元宝大人便明白了自己该作何选择。
头颅怎甘于被绞?震动突然加快剧烈,黑色的闪着红色幽光的淤泥之下突然鼓出更多泥泡,泥面起伏不休,绞成一个个翻滚沸腾的漩涡,隐约还能听见泥下传来格格声响,像是底下正在展开一场剧烈的战斗。
孟扶摇回首,便看见刚才还在闲庭信步的元宝大人不知何时身子一倾,一只脚爪已经落入淤泥之中,而淤泥之下,刚才的汩汩流动已经消失,却有大片大片的淤泥在震动,慢慢鼓起,那些鼓起都是圆形,看起来似乎是无数的头颅渐渐浮出。
随即她喃喃道:“从现在开始……不许想你,直到我见到你!”
刹那间黑色带血的泥浆涌动,刚才被它踢下去的手臂再次霍然伸出,齐刷刷矗立在深潭之中。
那些格格之声传入它空白的脑海,混沌之中生出莫大的欢喜,快了……快了……加把力……再加把力……
手臂轧轧连响,刹那间使力过度碎成无数段,却不折不扣执行命令,反潜入淤泥之下,试图盘上那些头颅,将之生生绞断!
孟扶摇身子尚在半空已经知道不好,一步错步步错,哪怕她的实力原先可以顺利闯关,一旦误入死门,那就是形势逆转,死路一条。
身子还在不住下坠,明明刚才就是在山谷,附近没有悬崖绝壁,但是刹那间她身下就出现了www.hetushu•com无限的深,而头顶风声唿唿星辰旋转,世界瞬间搅成了浆煳。
元宝大人虽然智慧与人等同,但毕竟是宠不是人,刹那间脑中一片混乱,下意识的想向主子求救,刚刚动念心中便一颤,赶紧将那求救的唿唤斩断。
不下去,自己永远在这没有尽头的崖壁之上攀援,直至活活累死?
元宝大人立在滚动的淤泥之上,盯着那些手臂,全身的毛瞬间湿透,却毫不停留又是一声尖嘶。
元宝大人刹那间眼前一黑,一生里第一次明白了绝望的滋味。
下辈子不做你的宠,可好?
这样的情形,换成主子会怎么做?换成孟扶摇会怎么做?
怀中突然白影一闪,元宝大人爬了出来,它刚刚哭完一场,泪痕未干,精神恹恹的探出头,口一张,对着身下的手臂们便是一阵尖嘶。
孟扶摇咬牙,一脚抖开那手臂,更多的手臂却伸了过来,挤挤簇簇如一群蚯蚓般簇拥在她脚下,诡异得越伸越长,河流里,除了汩汩的泥泡炸破之声,渐渐更多了一些异声,呻吟……唿号……惨嘶……嚎叫……一声声摧瑰裂肺,宛如从地狱之中,受尽苦难的幽魂们隔着阴阳两界发出的求救之声。
然而随即它眼神又变了,在暗黑深处,还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这一下惊变突然,刚才孟扶摇还看见那些怪异的手臂在元宝大人脚下不堪一击自动退避,如今一霎间似乎又冒出了连元宝也制不住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也只有它知道,主子抗拒殿主的命令有多艰难,一生里无人违抗至高无上的殿主,屡屡在主子这里碰壁,早已忍无可忍,若不是主子身份特殊,只怕早已……
淤泥之下的手臂在收紧,格格……格格……元宝大人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只剩下叫、叫、叫、不顾一切不管后果的叫,调动全部神力,和灌注了始祖神力的妖境对抗,妄图创造勇气的奇迹。
毛已经湿透,肚皮鼓到不能再鼓,显出肚皮上红色的血脉脉络,薄得轻轻一碰便似要炸破,嗓子也已经叫破,叫出殷殷的血,口中满是血液,甜的,自己最喜欢的甜味,原来自己的血也是这个味道。
那尖嘶依旧只见其形不见其声,那些手臂却仿佛都被突然截断一般,唰的一声齐齐缩了回去。
随即她一个翻身,已经攀向了身侧的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