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卷

结婚记(三)仍然恶搞慎入

孟扶摇听着不对劲,正想问,已经被另一堆回事的人淹没。
孟扶摇望天半晌,沉痛的道:“我刚刚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在扛被窝卷非法同居和公开昭告天下奉子成婚之间,我决定还是选择后者……”
“娘娘……”
长孙无极看得专注,头也不抬一下,还在桌上取了笔勾勾画画。
“怎么细到这程度?”孟扶摇皱眉看那厚达12本,每本都有英汉字典高度的册子,“这要多久能看完?”
礼部侍郎跪在地下,满头冷汗滴滴,想抢救又不敢,看着纸片飞舞心中号啕:那是礼部二十三位官员熬夜通宵研究出来的啊啊啊……寄希望于女王阻止,结果听见那女人闲闲道:“奥特曼,你这样撕不对,换个方向。”
孟扶摇挥手:“准,跪安吧。”
奥特曼啊啊两声,从来人的气场上确定这是自己必须要讨好的对象,立刻乖乖坐好。
----------
孟扶摇一拍脑门,恍然道:“最近忙疯了,都忘记打的那个赌,那礼服尚衣监做出来了?”
月色爬上扶春宫外梨花树梢,在庭院中满地雪色花瓣中盘桓一刻,再爬上银红窗纸,剪出一说一听的两道黑色剪影。
挑眉,孟扶摇磨牙:“我有答应过?”
怎么可以和你偷偷结婚?
孟扶摇瞟着女儿,再次确认,这丫一定是天生的色女!
太监小心翼翼的唿唤惊醒了他,孟扶摇呆滞的望望剩下的十一大本,满脸崩溃的表情,突然道:“我觉得这些十分完美,完全没有任何可以挑剔之处。”
她说到一半突然止住,抚在礼服上的手不动了。
“我曾问过你,你确定你就要这种礼服?”长孙无极喂奥特曼啃绿豆糕,“你的回答是肯定的。”
孟扶摇愕然——他不许自己插手无极国务?
长孙无极笑而不语,端详着那礼服,脑海中幻想着她穿上礼服的摸样,思考着那样的美,是不是不要和别人分享比较好?
“礼服。”长孙无极喂女儿酥糖,闲闲答。
元宝大了不敢用自己的三百六十度回旋噼伺候小主子娇嫩的臀,只好默默垂泪。
----------
“我没答应结婚!”
“一字领不好,太老气,深V领,细如一线天……半隐半现一线雪色,才叫风情……嘎嘎……”
她的目光在那几个名字上瞟过,当初为发不发喜笺给他们,自己很费了一番犹豫,最后还是长孙无极淡淡一句话定了乾坤。
她记得小屋里昏黄的灯光投射着妈妈低头劳作的剪影,缝纫机嗒嗒声响像深秋时的雨,细腻的洒在她静谧安详的梦里。
“但是你没说是结婚礼服!”孟扶摇叫嚣。
……
“是啊。”孟扶摇得意洋洋,“绝对惊艳。”
长孙无极掏出一团揉皱的纸:“那套衣服还就是按骑装的式样改动过的,你有兴趣?还好我还没来得及扔,那就交给你,你也给改改,做一套出来。”
也不知道遗传谁的!
更有长孙无极宣布放归宫人的文书,她老人家的大名也赫然其上。
长孙无极瞟她一眼:“别吧,你大概对这个没兴趣的。”
他了解她得很,青面獠牙看着可怕,也不过是一刻雷鸣电闪,过会儿自然风平浪静。
奶糕碟子有点远,孟扶摇抱着他起身去拿,刚站起来就听见“哧啦”一声,回头一看,单子分尸两截。再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酷儿童鞋将拖得长长的单子一头绕在了桌腿上,一头抓在了自己手里,孟扶摇将他一抱,单子四分五裂。
但凡女人,看见漂亮衣服都是手痒的,看见不够完美不够符合自己期望的漂亮衣服,那更是无论谁都会耐不住要现场当回设计师的,孟扶摇立刻道:“什么绿色灰色褐色?这么难看的颜色亏你想得出来,简直是糟蹋布料,要我说,红色!最亮最鲜明最纯正的红,才漂亮!才合适!”
身前,长孙无极突然摊开了手掌,掌心里平平一张纸,赫然是用了她大宛女王印,签了她狗爬扶摇体名字的一张国书。
“是。”老成持重的礼部侍郎微笑,翻开录册文书,“请签字用印,明日臣等便明发诸国,昭告天下。”
随即他舒展身子,斜靠椅背,淡淡饮一口茶,眼角掠了掠桌上那比山高的奏章。
广而告之到这等地步,又有她自己印鉴证明,她再要反悔,长和图书孙无极这辈子脸面就全完了。
“这样吧。”孟扶摇轻轻松松抱着她家淡定的酷儿,踩着奥特曼的衣服边不给他爬上她的背,眼角扫着长孙春花对镜贴花黄的早熟骚包动作,漫不经心的道:“我们的婚礼没有前例可循,那就不用循了,这些什么纳彩大征的统统没必要,请该请的人,做该做的事,就成了。”
孟扶摇慢慢停了手,轻轻抚摸着草图,仿佛抚摸到了流光溢彩的火红月话锦,丝缎光滑的质地在指间如时光流过,跌落流畅的线条似这许多年起伏不断的人生,层层叠叠的裙摆,漾开前世今生所有镂刻在心的记忆。
“我什么时候答应……”孟扶摇突然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日光照亮孟扶摇眼底丝丝晶莹,唇角却有笑意轻轻漾起。
次日天还没亮,内务局总管又抱着厚厚一大叠本子来回事,孟扶摇满面哀怨的从床上爬起来,顶俩大黑眼圈,听那家伙唠叨。
孟扶摇还等着陛下第二波攻势,这么突然偃旗息鼓的有些不习惯,眼角忍不住便往那方向瞟啊瞟,心里知道陛下奸诈,万万不可上钩,奈何陛下看得实在专注。而某人好奇心又是出名的强烈,屁股在椅子上挪啊挪,磨啊磨,半晌,咳嗽:“看啥呢?”
长长的仪式单子直接从书案拖到了地下,孟扶摇端坐着不动,宫女还没来得及捡起来,奥特曼已经欢笑着爬过去开撕。
礼部侍郎谦虚的躬身。
“行啊。”长孙无极无可不可的将草图塞给她,“那么你修改你喜欢的礼服式样。”
孟扶摇立刻闭嘴,嘴上不说话,手底下却很有负罪感的改得更认真,一边思量,娃都生了,皇后迟早得做,现在争执的就是一个典礼的问题,一个不知羞的想要昭告天下,一个愧于携子成婚只想低调过关,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要不,先帮他把后宫事务管理起来?
“娘娘!娘娘!”
众官员的心血结晶瞬间被三魔王毁尸灭迹,孟扶摇十分没有诚意的向礼部侍郎道歉:“啊……不好意思,没了。”
孟扶摇的脸色青了,白了,又红了,五颜六色好不精彩。
扶摇就这点最好,守信大气,只要她认下的事,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认下的,她都会负责到底,如今她明白大典已经昭告天下,自然不会再闹别扭。
所幸很快有人解救了它的困境,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抓走了元宝大人,奥特曼不满,张嘴要咬,却发现自己眼前景物一晃,随即落在了另一个人膝上。
她相信,强大的陛下是真的不会介意在众目睽睽之下夹着被窝卷放上她的床的。
“什么?”孟扶摇掏掏耳朵,眯眼望天,“风太大了……”
“……”
“打赌。”任何女人都最恨自己男人评价自己不懂穿衣,孟扶摇阴测测磨牙,“尚衣监按你选定的颜色和这式样做一件,再按我修改的颜色式样做一件,看成品,谁最靓!”
“是,遣散后宫。”内务局认认真真记。
纸上,素笔勾勒的居然是一件礼服草图,那式样介乎古式和孟扶摇所熟悉的现代晚礼服之间,不能说不好,却在某些关键之处,线条不够精美流畅,旁边还有长孙无忌亲笔字迹,写着绿?灰?褐?几个字,一看便知道,大约是在思考这件衣服的色彩选择。
随着事情一件件办下去,礼部和内务局渐渐来的少了,长孙无极也似乎越来越忙,而宫中气氛渐渐有些特别,特别到孟扶摇这个忙着儿女的马大哈也发觉了不对。
陛下语气深挚,眼神专注,神情温柔如水,原本就容颜风华无限,为人父之后,更多几分魅力沉稳,这般语气低沉春风送暖的看过来,孟扶摇被迷得七荤八素色授魂与,险险被美男温存溺死,半晌才挣扎出来,眼角一瞟底下跪着头也不敢抬得诸臣子,脸轰的一声烧着了,赶紧转开眼,结巴:“……我我……好……好多女官照顾,没事……”
至于那放归宫人,孟扶摇哭笑不得,这点破事也昭告天下,长孙无极摆明了告诉天下人,她孟扶摇,把老公的后宫解散了,那啥,你都把所有有可能成为二奶的女人都赶跑了,你自己还不嫁?你说得过去吗你?
孟扶摇磨牙。
我要你做我最美的皇后,于万众中央,天下之前,告诉长风沧海,http://m.hetushu.com五洲各国,你心甘情愿,只属于我。
陛下又抬起眉,眼角掠掠底下黑压压跪了一地来“回事”的官员们。
某人笑得水溢流光:“你确定你就要这种礼服?”
……别忘了那几个皇帝,都贼心不死,不肯立后呢!
她打开盒子,正宗的顶级月华锦垂坠如练暗光流动,纯正华贵的红顿时耀亮所有人的眼,礼服本身具有简练而又不知精美流畅的线条,优雅高贵的鱼尾设计,前后一线深V领带几分凛然的华丽,中和了月华锦略微柔软的韵味,衬得那鲜亮的红越发色彩逼人,所有的转折装饰处都盘了宝石,却不是常见的珍珠或祖母绿,而是清一色指头大的黑曜石,宝光流动的黑曜石如无数双华彩熠熠的眸子,在一色明亮的火红中闪烁。
她突然有些意兴萧索,无声挥挥手。
孟扶摇老实不客气接过来,以设计大师的风范审阅着草图,长孙无极看着她认真神情,唇角微弯,附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笑道:“嗯,我去办事。”
“您确定?”礼部侍郎居然没有露出如蒙大赦的神情,居然还敢质疑她的决定,还伸手取出最后一本装帧式样都略有不同的册子,双手恭谨的递过来,“这是……”
赫然是以长孙无极和她名义,联名签章昭告天下的结缡国书!
长孙无极一笑,纤长手指轻轻为她理鬓,柔声道:“那也成,只是千万不能操劳了。”
“那好。”长孙无极漫不经心的道:“其实尚衣监还按着哪礼服式样,设计了相应的男装,不够我觉得也没什么用,驳回了。”
孟扶摇瞅着他案上高高一叠奏章,有点心疼又有点不甘的叹口气,半晌道:“这些闲杂事儿,你哪操心的过来,不然,我帮你解决了吧。”
他口中的热气吹在孟扶摇耳边,簌簌的痒,孟扶摇缩缩脖子想笑,一转眼看见长孙无极眼神中哀求之意,心中一动。不自禁的便微微红了脸,赶紧清咳一声,不自然的道:“恩……走累了……我歇会。”
长孙无极笑:“哦……那好,那就放心了。”
笑话,戏都演完了,他们这些道具还不赶紧退场?
长孙春花看老娘满面笑容,认为那必然是夸奖,立刻笑出刚长出的一颗门牙,母女二人对笑,身边奥特曼对猥琐二人组不屑一顾,抓住元宝大人,将一件灰色抹布往它身上套——灰色老鼠装,元宝大人最恨。
“咦,不年不节的,挂这么多红灯彩绸干什么?”孟扶摇一大早起来就被窗外斑斓的色彩惊得探头去看,长孙春花公主欢喜的在宫女手中啊啊的叫,表示对檐下彩绸极大的兴趣,奶娘乖巧的扯一截给他,春花公主立即臭屁的绑在头上。
“怕什么?”孟扶摇斜他一眼,“这是春秋季衣服,外面还可以罩流丝披肩的。”
所以说,每个成功的奥特曼背后,都有一个默默受虐的元宝怪兽……
“大事都定了,当然有空过来。”长孙无极怀里抱一个,膝上坐两个,十分满意这种满满当当的感觉,示意随同的宫人,将两个长方盒子呈上来。
礼部侍郎:“……”
孟扶摇抚着那礼服啧啧赞叹,笑道:“若放在我以前呆的地方,这礼服倒是很适合用来做嫁……”
承认自己心疼男人会死人吗?
什么叫真正的狠毒?这就是。
长孙无极转身给酷儿喂水,这小子不爱零食喜欢喝温度适中的清水。陛下认真的侍候皇子,闲闲丢下一句。
这礼服是扶摇亲自设计的,这黑曜石是他亲自改动的,他的扶摇,原该用这天底下最好的东西。
长孙无极露出“老婆最乖”的微笑。
半晌她转回身,看长孙无极,长孙无极笑着对她挑挑眉。
“……娘娘,陛下说,后宫宫人有许多已经超龄,是不是放出去一批,再重新选一批?”
……
“准了准了!”孟扶摇现在看见册子就想呕吐,连续几天都被礼部缠着这事那事,她本来就少得可怜的一咪咪耐心早已消耗殆尽,气壮山河的一挥手,“告诉陛下,我都同意了!”
她想着当年长孙无极生日宴会上骑装风采,眼睛发绿,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不成。”长孙无极立刻一口拒绝。
孟扶摇一把抓过来,匆匆读完,脸色崩溃。
“陛下,您啥时对服装设计感兴趣了?”
和-图-书孟女王被陛下风情荡漾的笑笑得半晕迷,心中模模煳煳想,这丫今天怎么特别风骚来着?不过这样笑可真好看滴说……突然发觉陛下的手指又开始不老实起来,顺着鬓角,滑过脸颊,滑向双唇,然后脖子……然后……
孟扶摇唾弃:“不知羞!”
孟扶摇皱皱眉头,心想其实这礼本来就是人定的,合不合规矩有什么关系?长孙无极一向开明,如今却也迂腐起来,转念又想,这段日子,偌大疆域总归要合并,将来无极就是当世第一大国,凡事讲究些也是长孙无极的面子,只好咬咬牙继续听。
长孙无极抱着三个娃,懒洋洋躺着,一点也不担心某人的青面獠牙。
孟扶摇听着不对劲,自己国内修订诸礼,用得着昭告天下?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问,宫女已经把三只要吃夜餐的魔王给抱了上来,孟扶摇一忙,便忘了。
元宝大人立刻飞脚丫子踹她——是可忍孰不可忍,丫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他挑起一边眉毛,冲孟扶摇笑笑,大有“其实我知道你很想嫁只是我顾全你面子容得你矫情而已”的意思。
……
老家伙絮絮叨叨一页页翻过去,好容易讲解完吉礼中的登基礼,天色都黑透了,孟扶摇一眼后面的十二大本,心中发凉,暗暗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接了个烫手山芋。
孟扶摇拍拍女儿穿着开裆裤的雪白屁股,微笑:“真美,郭芙蓉似的。”
孟扶摇横他一眼,立刻吩咐宫女太监给陛下再整张床来,陛下含笑瞅着她,等床搬来才慢吞吞道:“鉴于本人身份特殊,一举一动关乎天下,这个移床也不该草率了的,我的意思,大典不办也成,等国宾来齐,就办个移床仪式,昭告天下,邀请五洲大陆皇族观礼,到时在五洲皇族亲自见证下,朕扛着被窝卷去你寝宫。”
一伸手扔出一张纸笺:“按这个名单发邀请吧,叫他们不要磨蹭,早点来,孟扶摇有惊喜给他们。”
长孙无极微笑,很没有意见的道:“好的,你知道,我一向最尊重你的意见的。”
长孙无极却岔开话题,收起她改的单子,确认:“这是你喜欢的礼服式样?”
“那啥,其实,不用那么复杂吧?我允许你今晚起,可以把被子扛去我寝宫,还不行吗?”
酷儿端坐他娘膝上,眼睛半开半闭,一副毫无兴趣姿态,然而当孟扶摇刚刚从奥特曼爪子中抢回单子遗骸,刚看了一段,酷儿突然扯他娘衣襟,孟扶摇低头看他,酷儿十分乖巧的指向一边的奶糕,啊啊的向那个方向凑。
这般的美,这般的简练中却又贵气逼人,黑红相间的庄凝中别有娇媚艳丽,惊艳得令室中人齐齐抽气,这还单只是一件衣服,若是被绝世美人穿上,又该是如何的风情无双?
她已经完全听呆滞了,以至于对方停下来的时候,她耳中依然嗡嗡嗡回响着人声,絮絮不休锲而不舍的说着那些繁琐枯燥的古礼……
孟扶摇心痒痒,对元宝大人努了努嘴,示意它去查探一番,元宝大人仰头,乌溜溜黑眼珠纯真的看着她——啊?您咋啦?中风?面瘫?风太大吹歪了嘴?
“娘娘……”
长孙无极抱着奥特曼,顺手扯过满面深沉正在入定的酷儿,长孙春花公主则早在他进门的那一刻,便心电感应似的唰的回头,花蝴蝶般粘上去了。
“娘娘,这是礼部修改过的诸般国礼细则,请示下……”
礼部侍郎:“……”
孟扶摇默然不语,想着几位帝君各据一国,此后时势变化,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如他们这等一身系天下变局的人物,想要再聚只怕也遥遥无期,无论如何……再见一面吧。
“陛下吩咐,全权由您做主。”侍郎大人眼观鼻鼻观心,肃然。
礼服图画好,交给尚衣监裁制,孟扶摇也就将此事丢开,她还有三个小魔王要烦呢。
“哦?”长孙无忌还是那淡淡的不信任的神色,斜斜瞟她,“尚衣监集合几位顶级大师设计出来的新款宫廷礼服,专用于大型国宴场合使用,华贵与庄严并重,朕还是相信他们的眼光。”
“还有男装?”孟扶摇兴致勃勃,“什么样子的?要我说,你们五洲大陆男人衣服实在乏善可陈,除了当初你穿过的那种骑装……”
孟扶摇内牛满脸的想象了一下皇帝陛下在五洲大陆皇族见证和图书下扛着被窝卷去自己寝宫的场景,发现这惨烈的一幕如果真的发生,自己这辈子也不用见人了。
“所以后面也不用看了。”孟扶摇目光直直,“都准了。”
长孙无极似乎也很忙,有时隔几天才能见到他,每次来,总还要带着一大堆的臣子和奏折现场办公,孟扶摇一向不插手他的政事,见着次数多了便有些担心他身体,这日便亲自送了参汤来,跨进殿便见底下黑压压跪了一地回事的官员,龙案上奏章堆得足可以砸死人,长孙无极埋在奏章堆里,修长的个子都快看不见脸,见她进来,疲倦的目光亮了亮,孟扶摇冲他一笑,将参汤搁下便要走,长孙无极却俯身过来,轻轻在她耳边道:“等我一下,一下就好……”
孟扶摇改的专注,没听见他这句自言自语,随口问:“你很闲?怎么连这点小事都要操心?”
她就算是猪,这时候也明白长孙无极玩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釜底抽薪瞒天过海等等奸计了,想起她因为不耐烦在那一推册子上签的字盖的私印,孟扶摇就要抓狂——这狐狸知道她没那耐心,故意将那关键玩意混在那堆东西里,现在她要反悔迁怒也不成,迁怒谁?那礼部侍郎当时可是特意将那册子拿出来请她审阅的,是她自己不耐烦打断了!
礼部官员唯唯诺诺退下,瞟一眼名单,再瞟一眼地上那三只。
陛下带着一脸莫名的笑容离开,孟女王趴在桌上孜孜不倦的修改服装设计图,这么多年她忙着打架夺权生小孩,但凡太女性化的东西,一直无缘接触,今天难得被长孙无极勾起了兴趣,一边改一边想着前世里,贫穷的母女无钱买新衣,却也从不懊恼,妈妈手巧,会将旧衣翻新,没事娘俩便上街去逛,什么也不买,只记住那些衣服的式样,回来妈妈熬夜在简易缝纫机上裁裁剪剪,做出漂亮的“新衣”。
“你答应了。”
陛下微笑,站起身,伸个懒腰。悠悠闲闲在后殿龙榻上躺了,闲着礼部和内务局一定已经去烦女王了,自己又要没事做了,是去找酷儿玩呢,还是找奥特曼?
孟扶摇大力点头:“完美至极!”
狠毒滴男人!
长孙无极转过身,拉她坐在自己身边,深情脉脉看她:“你已经够辛苦,照顾好你自己,就是你最应该操心的事。”
于是也便在孟女王悻悻不满的状态下,开始了最后的操办,诸般事宜其实早已打理妥当,因为孟扶摇身份的牛逼,仪式也极尽所能的隆重,礼部在拟定仪礼时煞费苦心,翻遍历代皇家大婚礼节,诸般纳采礼、大征礼、颁诏礼、庆贺筵宴礼规格都比历代皇后要高,饶是如此在颁诏礼上,礼部官员们也举棋不定争论很久,颁诏册立需要派遣使节先到皇后府邸对皇后进行册立,孟扶摇的府邸就是长孙无极的龙床,怎么个颁法?难道去大宛颁?然而大宛并不是无极属国,从身份上来讲孟扶摇和长孙无极完全平等,没有接受他诏书的必要,礼部尚书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将仪呈上奏交由孟扶摇定夺。
妈妈。
“这腰部最简单的流线型设计就好,加这两道缀边算什么?鱼鳍?”
孟扶摇无奈,用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杀回了耗子的无耻,手指头勾勾长孙无极袖子,讪笑:“那啥,画啥呢?咱家美术不错,也许可以指点你一二?”
今日之华贵礼服,昨日之粗陋新衣,同样承载了她两辈子最美好的故事。
长孙春花公主一直在地毯上玩自己的,看见红纸单子碎裂,飘得蝴蝶似的十分好看,顿时眼睛一亮,爬过去抢了一张形状最漂亮的,小心翼翼揣怀里,准备等下送给她爹讨好。
长孙无极看她神情便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父皇当年身体不好,不喜应酬,无极国很多年没有举办过大型国宴,我又经常不在国内,直到那年我登基,才发觉礼部宫内对诸般迎宾礼节十分生疏,主官迂腐不知变通,还在使用早已不合时宜的旧礼,落在诸国帝君眼里,怕是要笑我无极无人,所以打算会同礼部通改,还有宫里一些庶务,都一并解决了。”
“这不是后宫没有女主人嘛。”长孙无极长叹,“你知道,这应该是皇后的内宫事务,没有皇后,尚衣监只好呈给我了。”
侍郎:“……”
礼部侍郎上前,殷勤的给孟扶m.hetushu.com摇指点:“细则由仪制清吏司、精膳清吏司、祠祭清吏司、主客清吏司四司呈上,分别有嘉礼、军礼、吉礼、凶礼、宾礼、筵飨、铸造、四译、及接待个藩属、外国贡使及翻译等……”
立刻有太监过来,小心翼翼将其实早已批红览阅过的奏章一股脑儿抱走。
孟扶摇从窗前转身,讶异的问:“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怎么可以经过一路辛苦,却在最终不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半晌孟扶摇终于平静下来,揉揉鼻子,眨眨眼睛,试图挽回。
那位老相好礼部侍郎再次派来对付孟女王,孟女王从二门外看见那家伙,立刻很不厚道的笑了,笑得二门外侍郎大人突然打了个寒噤,疑惑的望天:“这么好的天气,怎么突然觉得冷……”
好在耗子不会人话,陛下又深知女王犟驴脾气,向来不和她顶牛,她的拙劣谎言从来没人拆穿,孟扶摇坐在一边,剔着指甲听那些官员一桩桩的回事,听着听着便觉得好笑——无极就这么缺人吗?为什么连宫廷宴席诸般国礼外宾招待等等闲事都要他一一定夺?
长孙无极含笑目送女王步出大殿,目光着重在女王生产后略显丰腴却更加迷人的腰臀部位落了落,眼神也随着她无意间花摇柳颤的曲线摇摆荡了荡,直到身影消失,才收回目光。
她想了想,试图推卸责任:“我觉得挺合适,要不,拿给陛下去?”
明知道她做不到让他于天下人面前成为笑柄,明知道她不在乎自己令名,却在乎他的声誉,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我也没说不是。”陛下笑得温柔,只是在孟扶摇眼里怎么看怎么奸诈,“你看,你刚才一看见衣服就感觉那是嫁衣,说明你分明心里有数,只是在顺水推舟装不知嘛。”
她肩上的元宝大人翻翻白眼,心想这女人真是虚伪的要命,她堂堂顶级高手,从扶春宫到景明殿区区半里路,会走累?
孟扶摇气结,掀桌。
长孙无极懒懒笑着,喂了儿女们各一点梨汁水,微笑着想。
蹭一声孟扶摇跳起来,狠狠瞪长孙无极一眼,还想骂些诸如某人无耻厚颜之类的话,一眼瞟见人家半个身子都埋在人高的奏折里,又望望隔帘外一大推等着回事的官员,叹口气,拔身向外走:“行了,这事我帮你搞掂,让礼部官员来找我回话。”
“你就不相信我的眼光!”孟扶摇竖眉,“老实说,我除了挑人这方面眼光差了点之外,什么都是一流!”
孟扶摇一把将他手中纸抢过来:“唧唧歪歪磨蹭个毛!”仔细一看,哈的一声笑了。
得了吧,还惊喜呢,有惊没喜吧?
“恰恰相反。”长孙无忌笑意微微摇摇手指,“朕以为,你除了挑人这方面眼光顶级,其余都乏善可陈。”
他道:“他们一定想亲眼看见你幸福。”
元宝大人蹲在她膝上,望望风和日丽的晴朗天空,摸摸身上软塌塌飘不起来的披风,心想,是啊,风真大啊……
我很幸福。
官员们立即屏气收声,互视一眼小心退出,瞬间走了干净。
长孙无极煞有介事的也望望天,没有对女王的睁眼说瞎话发表任何意见,很随意的笑了笑,坐到一边,从衣襟里摸出一张纸,仔细端详。
长孙无极笑得无辜,答得爽快:“成亲礼服。”
“你说,这是什么礼服?”
孟扶摇接过来唰唰修改,一边大声嗤笑:“啊哈,这鱼尾不像鱼尾,叫什么,拖把?”
孟扶摇目光大亮,赞:“好!我原先设计中用的是羊脂玉,现在看来,还是黑曜石跟端庄出挑!谁改的?真是妙思!”
“……”
后面还附了长长的礼仪注程,及邀请宾客名单,所有一应皇帝大婚大典所应备仪程,都签了她的字。
长孙无极凑过来,很有参与感的道:“这个……走光了吧?”
“大姑娘家的硬留在宫里,别离父母违背伦常,趁早放出去。”孟扶摇昏昏欲睡,“也不必添人,够用就行。”
孟扶摇伸个懒腰,目光无神的看了滔滔不绝连续说了三个时辰的礼部侍郎,觉得这家伙一定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瞧着嘴皮子,经过这么长时间高强度运动,居然完好无损!
“这是什么?”孟扶摇看着那精致的紫檀木盒,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孟扶摇又看一眼礼服,叹一口气,双手抱胸靠在桌上,盯着长孙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