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012章 天才白痴

崔小心稍微犹豫,任由李思念拉着走到李牧羊的病床旁边。
她是学校有名的全能学霸,没有任何一门功课能够难倒她。
崔小心不太习惯这样的亲热,她也从来都没有和别的女孩子这般的亲热拉手。
“是吧。”李牧羊点头。然后又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有些只有一种解题办法。其它的都是伪解决办法,因为你如果接着解下去的话,会发现得到一个完全错误或者相反的答案。那是学术上的深度陷阱,很容易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时间。”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把十几张稿纸递给了崔小心,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就只知道这些----”
可是,李思念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啊,她的笑容那么纯,她的热情又那么真,好像拒绝就是一件亵渎神明的事情----
“李牧羊----”崔小心出声唤道。
一个漂亮地女孩子独自一人来看望生病的同学,这本身就容易引起外界的曲解。毫无疑问,要是让班级里面的那些同学知道,恐怕两人之间的绯闻要迅速在整个复兴高级中学传遍吧?
崔小心肤色白净细腻,五官精致没有任何瑕疵。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纯白的衬衣扎在牛仔裤里。没有系腰带,但显得腰肢柔软纤细,如弱柳拂风。整个人给人一种简单干净的感觉。
“----”
“是我。”李思令连连点头,笑嘻嘻地说道:“我也知道是你。”
她不想再一次把李牧羊拖进来,因为谁也不能保证李牧羊和-图-书还有没有这一次那么好的运气。
举一反三?
难道他是个隐藏的天才?
在解答的过程中,李牧羊换了一支铅笔,又讨要了十二张稿纸。
不管李牧羊在那天的咖啡馆表现的多么英勇强悍,可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
李牧羊尴尬地笑笑,对崔小心说道:“她就是这个性子,你别放在心上。”
从这一天开始,崔小心每天都会到医院来看望李牧羊,并且陪着李牧羊补习四个小时的功课。
然后,她又瞬间把这样的想法给丢弃脑外。李牧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怎么可以这样的----侮辱人呢?
“对不起。”崔小心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遮掩下来,就像是一把诱人的扑扇。“你为救我和人拼命,我却临阵逃脱----”
“哦,李牧羊是我哥----”李思念笑着说道。她亲热地拉着崔小心的手,说道:“小心姐姐,你快请进来吧。”
她一门门功课地去讲解,然后再让李牧羊看书答题。如果李牧羊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她就会用浅显易懂的解释再讲述一遍。直到李牧羊彻底地搞清楚这个问题为止。
“什么?”
崔小心眨了眨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崔小心?”李思念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出声询问着说道。
在李牧羊的记忆里,咖啡馆发生袭击事件时,崔小心好像也受伤了----但是现在没有看到任何伤痕,就像那天的事情是一个清晰又痛苦的噩梦。
崔小心表情hetushu.com一凝,仍然点头说道:“好的。”
“我们是朋友了,不是吗?”李牧羊笑着说道。“就像你相信我在学习方面还可以再拯救一下,我也相信你的人品,相信你不是故意要把我一个人丢弃在危险的战场----”
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漂亮女孩子保持着脑袋前倾的状态,看到门口有人瞪大眼睛定在那里,漂亮地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我理解。”李牧羊很随意地摆了摆手,说道:“我可以想象的到那样的场面。”
崔小心站在门口,沉吟片刻,正准备抬手敲门时,房间门恰好被人从里面拉开。
李牧羊点了点头,然后伏案开始答题起来。
“应该是吧。”李牧羊点头说道。“不过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外面冒,就好像是我以前已经经历过一遭一般----这些题目也是,明明是第一次听你讲解,却偏偏能够找到好多种的解题办法。”
现在只有自己给他讲过一遍的问题,他又是怎么找到其它的解答方式呢?
十分钟过去了,李牧羊还在解答。
崔小心凝视着李牧羊的黑脸,发现自己竟然越看越顺眼了。李牧羊虽然肤色漆黑,可是他却有着清秀深邃的五官轮廓。最特别的是他的那双眼睛,那双灵动的,仿佛可以吞噬别人灵魂的眼睛。
李思念悄悄地给哥哥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然后向崔小心告别离开。
崔小心大为惊讶,特意找了几道难题去考验他,发现李牧羊仍然www.hetushu.com能够迅速解答。有时候竟然用的不是自己讲述过的解题方式。
“你说过,从今天开始帮我补习----那天在咖啡馆说过的话。”李牧羊注视着崔小心的眼睛,笑着说道。
“我只是----”
这让崔小心很是疑惑,以前的李牧羊从来都没有听讲过,这也是他每次考试都垫底或者考零分的原因。
“那么----”崔小心想着,自己是时候说再见了。
“哥,你念念叨叨的小心姐姐来啦。”李思念出声喊道,她对着李牧羊眨了眨眼睛,一脸委屈地说道:“你睁开眼睛就问小心姐姐怎么样了,还逼迫我立即去打探她今天有没有去学校----你看看,你看看,小心姐姐不是好好的吗?有没有哪里伤着?有没有掉一根头发少一块肉?”
“可是----”崔小心咬了咬嘴唇,眼神复杂地看着李牧羊,无比艰难地说道:“我只会两种解法。”
五分钟过去了,李牧羊还在解答。
李牧羊点了点头,看着崔小心的眼睛问道:“你没事吧?”
崔小心快速地接过稿纸,越看表情越是凝重,最后,她把所有的稿纸合上,看着李牧羊说道:“你用了十一种解法?”
“李思念?”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听到李思念一口就喊出自己的名字,崔小心的心里甚至有一丝的窃喜。她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虽然以前她从来都不在乎有没有人认可自己。
“谢谢。”崔小心深受感动,说道:“谢谢你这么信任我。”
不知道是和*图*书因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还是因为美女有提神醒脑的作用,李牧羊这几天睡觉的时间减少了许多,而且反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有很多极难的问题,在崔小心讲过一遍之后也能够快速地理解吃透。
“当然。”李牧羊笑着说道:“我也很想读西风大学。听说西风大学里面有未名湖,可以看到全世界最美丽的夕阳”
崔小心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说道:“你是说----每一道题你都能够找到很多种解决问题的办法?”
崔小心也同样在打量李思念,她知道李牧羊有一个妹妹,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李牧羊会有这样漂亮的一个妹妹----
“行了,你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李思念根本就不给李牧羊说话的机会,出声说道:“你们俩聊吧?我出去吃点儿东西。都要饿坏了呢。”
她听得出来,李思念说的那句话有歧义。可是如果她不回答的话,在别人看来不是自己想的太多吗?
“我觉得----”李牧羊咧开嘴巴微笑,露出来的两排牙齿白的耀眼。都可以给牙膏公司做代言了。“这才是应该你做出来的事情。”
“我们的约定还有效吗?”李牧羊突然间出声说道。
“那就请跟我一起努力吧。”崔小心抿着薄唇笑了起来。
那此人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行踪,此次狙击失败,怕是还会有更多的手段会施展,更恶劣的环境需要面对。
李思念握紧崔小心的手,笑着说道:“小心姐姐,我把我哥哥交给你了?”
“她很可爱。”崔小心认真地和*图*书说道。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你以前真的什么都不会吗?”
----
“是我的家人把我带了出去。”崔小心解释着说道。她觉得自己欠李牧羊一个解释,这也是她坚持要过来看望李牧羊的原因之一。“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昏迷了,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你是被人救走了,对吗?”李牧羊笑着说道。“那个喊‘孽畜’的人是你的人,那轮把乌鸦焚化的红球也是你的人施展出来的。你们是在确定那个杀手离开之后才离开的,对吗?”
崔小心不信,立即在草稿纸上面出了一道四维空间点面理论的问题,把稿纸推到李牧羊面前,说道:“你来解答这道问题。用你知道的所有解法。”
只有李思念一个人在病房,这无疑让她省却了许多麻烦。
“什么?”李牧羊抬头看了过来。
“是的。”李牧羊点头。“其实还有一种。但那种解法我也只会解个开头,后面的推算部份还有些卡壳,没办法完善里面的弦弧理论----”
“他们当真是亲生的吗?”崔小心地脑海中无端地冒出这样的念头。
“哦。”崔小心拂了拂额头前的秀发,说道:“我是那么说过,如果你还愿意的话。”
“我来看看李牧羊。”崔小心觉得李思念的眼神有些诡异,不过这样的场面她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设想过了。甚至她原本以为自己要面对比现在更加复杂的场面,李牧羊的父亲母亲以及一些重要的亲戚也在现场,他们用审视的或者赞赏的眼神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