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040章 初露峥嵘

“我----你----”李牧羊情窦初开,对崔小心的爱恋也是他的初恋。
“你笑了。”崔小心说道。
李牧羊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她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楚。
“烟障之毒?”崔小心表情微寒,问道:“乌鸦来了?”
崔小心表情愕然,她若有所思地看着燕相马,说道:“那么,表哥又是因为什么而来呢?”
“嗯?”崔小心漆黑地眼珠在燕相马的脸上打转。
可是,燕相马今天是怎么了?他说同学之间应该互相走动----看他的表情也不像是在作伪。
这怎么可能?
崔小心的视线在院子里扫来扫去,看着李牧羊说道:“乌鸦来了,他把击杀目标换成了你----因为你救了我,所以他要报复。是这样吗?”
燕相马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对李牧羊的这种告密行为很是不满,说道:“李牧羊,你太过份了,我受你所托帮你照顾家人,又为了帮你的家人排毒才让人熬了那解除烟障之毒的汤药----如果不是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知道我给他们喝的是解药不是毒药,我用得着如此用力亲自品尝?”
崔小心的担忧更甚,看着燕相马的眼睛问道:“表哥----你没吃错药吧?”
难道小心表妹仅仅是因为自己一句话就知道乌鸦过来的事实?
她刚才在外面看到燕相马养的那群护卫,如果燕相马是为了让李牧羊疏远自己而来,那么今天自己和-图-书过来还当真是来对了。
“好好好,我错了。我投降。”燕相马很是害怕自己家里的那位老妈,说道:“我这不是有心帮忙嘛。”
燕相马狠狠地瞪了李牧羊一眼,跑到崔小心面前说道:“表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中午不回去吃饭?”
“对啊。我是笑了。哈哈,难道还不能笑吗?”
“表哥----”崔小心都要生气了。虽然觉得表哥以前也没个正形,但是今天格外的过份。
燕相马呆滞半天,看着李牧羊问道:“你当真----要娶这么聪明的一个女人吗?”
“他啊----”李牧羊求助地看向燕相马。
崔小心再次眨了眨眼睛,抿嘴轻笑,说道:“你们俩这是心有灵犀呢?”
听到燕相马这样当众把他的心事给爆出来,把他羞地面红耳赤裸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
李牧羊不愿意麻烦别人,即便是在他救过自己一命之后,仍然对自己为他补习的这点事情感激不已。
她答应帮助李牧羊补习功课,但是以她的性子其实更愿意在一个清静隐私的茶馆或者其它的什么地方。她不愿意和其它人打交道。
“表哥能来,我就不能来?”崔小心眼神疑惑地看着燕相马,心想,难道李牧羊的担忧是因为燕相马找事,趁着自己忙于考试故意跑到李家来找麻烦。
“表哥----”崔小心也有些羞涩,嫩白的脖颈出现一抹嫣红。不过她隐藏地很好,http://m.hetushu.com面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你再胡说我就要回去告诉姑姑了。”
因为李牧羊眼里的一抹忧虑,崔小心最终还是决定来李家看看。
她能够做到的事情,怕是能够让整个江南城都震惊呢。
李牧羊笑得更欢乐了,对着燕相马拱了拱手,说道:“是的,谢谢燕大少。大恩大德,莫齿难忘。”
他把这份心事藏在心里,就像是母鸡趴在窝里等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孵出一只小鸡。
燕相马对着李牧羊眨了眨眼睛,示意这个问题由他来应付,笑着说道:“乌鸦?乌鸦怎么会到这里来?”
O>
崔小心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胡说些什么。难道他是在故意转移话题?
“被我杀了。”燕相马接话说道。
上次回来,相马表哥还意有所指地说出她来给李牧羊补习的事情,而小姑也明确提出用一些礼物来感激李牧羊的救命恩情----然后大家就老死不相往来。
崔小心也笑个不停,说道:“表哥,你的身体----没事吧?”
燕相马的表情瞬间变成这样。
“乌鸦呢?”崔小心看着李牧羊问道。
“我----”李牧羊被这句话给问成一个大红脸,故作生气地说道:“燕相马,你在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过----”
也正是因为这样,崔小心才更加担心李牧羊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却又不愿意说出来。
“如果你不是想要隐藏什么,在我问www•hetushu•com你乌鸦有没有过来的时候,你应该表情凝重神情戒备才对,因为你们最近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搜索乌鸦下落这件事情上面----而且,你说解毒汤药是为了排除烟障之毒,在我上次遭遇乌鸦狙击之后,我特意让宁叔给我收集了一份有关乌鸦的资料。我知道他最擅长的是召唤血鸦和暗黑迷障。”
“表哥----”崔小心皱眉,不满地说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崔小心疑惑地看了燕相马一眼,然后看向李牧羊说道:“叔叔阿姨怎么样?思念怎么样?有没有人受伤?你呢?乌鸦现在在哪里?”
高考还没有结束,明天还会有两门重要科目要考试。她不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刻李牧羊被其它俗事所扰。
她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声音轻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倘若有人敢质疑你的能力,不妨永远地封住他的嘴巴。”
“我来看看李牧羊啊。”燕相马笑呵呵地说道:“表妹上次遇袭,多亏了牧羊同学舍命相救----这份恩情你们崔家和我们燕家都要牢牢记在心里。正好这几天时间比较空闲,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李牧羊----哈哈哈,没想到我和他一见如故,甚是相投。”
崔小心挺直脊背,看着燕相马说道:“表哥,既然是你杀了乌鸦,那是要向城主府汇报领取赏格的----”
李牧羊笑得直不起腰来,走到崔小心面前把燕相马喝错汤药的事情讲解了一遍。和_图_书
“我吃错药的事情啊。”燕相马表情慌张,气愤地不行,说道:“表妹,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吃错药这件事情的----李思念没有出门,两位长辈也一直在家。李牧羊回来之后就没有出去----表妹是怎么知道我喝错了药的事情?”
“你怎么来了?”
崔小心沉默良久,对着李牧羊深深鞠躬,说道:“对不起,是我给你惹麻烦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崔小心,说道:“表妹怎么知道我今天吃错药了?那件事情那么快就传出去了?”
顿了顿,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件事情----没有其它人知道了吧?”
“爸妈没事,思念没事,我也没事----”李牧羊看着崔小心说道。“不过他们吃了排毒汤药,怕是现在没办法下来见客。”
她之所以不排斥李家的人,愿意每天到李家来报道,是因为她喜欢李家的亲情氛围,喜欢看到李思念各种鬼灵精怪地欺负李牧羊,也喜欢看到李牧羊被李思念欺负满脸无奈地看向自己的模样。
看到崔小心脆生生地站在门口,李牧羊和燕相马异口同声地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愿意?”燕相马瞥了李牧羊一眼,很是鄙夷地说道。
或许,在他的人生中这也算是为数不多的暧暧星光吧。
“千万别这样。”李牧羊赶紧伸手去扶。
富贵之家,哪里愿意和这样的普通人沾染上关系?
燕相马大惊,打量了一番院子。小院被人收拾的干和_图_书干净净,墙上和地上的血迹也全都抹掉了----除了青石墙上面撞击出来的凹槽和缝隙,完全看不到有别人来过的痕迹。
崔小心知道姑姑家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更清楚他们对自己来给李牧羊补课的态度。
“怎么会呢?”燕相马一脸温和的笑意,说道:“我来得,表妹更来得。我知道表妹和牧羊是很好的同学,同学之间互相走动走动不是很好的事情吗?我读书的时候也有一些很不错的同学。”
相处日久,她了解李牧羊的性格。虽然他看起来整天笑呵呵的,其实心思细腻,而且勇于担当。他总是把妹妹小时候照顾他的事情挂在嘴边,但是他对妹妹的宠爱和包容也是崔小心实实在在能够看到感受到的。
如果能够帮忙的话,她愿意伸出双手。
当然,他们更怕的是自己对李牧羊生了情愫----这真是一桩非常荒谬的事情。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和学校里面的男生多说了几句话就可以断定自己喜欢上他了吗?
“是被我杀了。”燕相马说道。“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派人搜索乌鸦的下落。好不容易打探到他的消息,却又不敢打草惊蛇。后来他自投罗网跑到了李牧羊家里,我就带着护卫过来布下了这天罗地网----嘿嘿,敢欺负我小心妹妹,我自然饶不过他。你也知道,我最近功夫长进神速,和那个乌鸦大战了三百回合之后,一记打龙眼把他给戳瞎,然后一掌拍中了他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