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089章 战甲面圣

看了一眼之后,快步朝着旁边的屋子走了过去。
听了胖子的解释,李牧羊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心中也多了一份希望。
“朝堂之争,他们却在千里之外动起了刀子----崔家真是欺人太甚。”陆行空气势如刀,威猛霸道如不败战神。“准备惊龙战甲,我要穿着它进宫面圣。”
百鸟园之内,一群白衣少年正在侍弄笼子里面的那些珍贵异鸟。
陆行空接过纸条看了一眼,眼神立即变得冰冷如霜。
“回去才是死路一条。”胖子没有起身阻拦,看着李牧羊说道。
“老爷。”老管家带着纸条进屋,急声说道:“牧羊少爷生命堪忧。”
努力。再努力。
遇到这样的事情,怎能不气?
可是,天高江阔,云海茫茫,他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甚至都不知道家在何方,又如何能够迅速地赶回去?
“很好。这就是我们的取胜之机。”陆行空声音笃定地说道。好像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如果这样解释的话,别人只会说他脑子有病吧?
“风雀来信,管家在否?”白衣少年还没有跑到梅园,就远远朝着门口的守卫打着招呼。
胖子打量了一眼天色,说道:“放心吧,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星空学院。现在,我们开始和死神赛跑。”
“我帮过你大忙?”李牧羊一脸茫然地看向胖子,问道:“我们初次见面,我何时和图书帮过你什么?还有,把我从江里捞起来是怎么回事儿?”
李牧羊很想撕开自己的胸口,把那头无数次在睡梦中相见的黑龙给拉扯出来,拍拍他地脑袋说道:龙兄,你跟着我----让我受苦了哇。
“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方势力敢跑到星空学院里面去抓人的。”胖子一脸期许地模样,说道:“可惜啊,我却没机会进去聆听学习,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李牧羊的眼睛一亮,抓着胖子的手臂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有生机?”
至于发现风雀行踪之后怎么样把它捉起来,也是颇费脑力的事情。
一般的信息传输都是白鸽黑鸽,这种鸟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是胜在数量众多可以满足需求。而且鸽子比较容易驯服,就算有所损失成本也不会太高。
李牧羊面向胖子,拱手为礼,说道:“公输兄,既然你一直守护在我身边,又愿意给我讲述这些----证明你不是个坏人。”
所以,只有像陆家这样的豪门巨阀才用风雀传递信息。而风雀传递来的信息也是重中之重,不需要甄别,也不经任何程序,直接送达陆府大管家手里由其裁决。
“老爷心中已有对策?”
“星空学院不是西风帝国的星空学院?”
陆家。
“在里面植树。”护卫应了一声,任由白衣少年从他们的身边跑过。
一名白衣少年快和_图_书步走来,把风雀抱在怀里,从它的脚上解下一根竹筒。
有最普通的黑鸽白鸽,有头尖身重的沙鸵,有巨大无比的熊鸟,有全身纯白的白露,有大漠中比较常见的飞鹰,还有疾飞如电的风雀----
“许将军可好?”
“监察司极力想避开军部势力,但是仍然落入我们的线人眼中。他们用了伪装者来替换许将军,将真地许将军带到岸上快马急赶,抵达江南之后再由江南城主燕伯来安排坐普通楼船离开----许将军已经被我方人员救援出来,现在正被秘密保护起来,不日将抵达天都。”
“我自然不是个坏人----”胖子笑呵呵地说道:“不过你倒是很快要成为一个坏人了,会成为整个帝国最坏的坏人。”
风雀就不同了,对于这种烈性鸟,仅仅是想要将其捕捉就非易事,需要在悬崖峭壁长期蹲守才能发现其行踪。
“帝国并没有株连罪名。”胖子说道。“不过,崔家如果暗中报复----吃饭被噎死了,爬墙被摔死了,走路时突然间跌了一跤,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是。我这就安排。”老管家恭敬答应。厉先生是陆府供奉,是陆家最顶级的高手之一。由他去接应许将军回归,自然能够确保万无一失。“老爷,这次陆家怕是不得不出手相助了----牧羊少爷这次闯下天大的祸事,http://www.hetushu.com如果陆家不站出来挡下风雨的话,恐怕小少爷都没命走到星空啊。崔照人是崔家大力培养的人物,监察司是皇室威压百官的利器。现在两者都被牧羊少爷给毁了,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你还年轻,不要气俀----”李牧羊好心安慰着说道。
“我只要进了星空学院就没事?”
他把竹筒放入旁边的托盘,然后双手举着托盘迅速朝着前院跑去。
或者很不确定地说:他地身体里面隐藏着一条巨龙。
正在这时,一只彩色风雀从高空降落,停在树干上面唧唧唧地叫唤。
他还是李牧羊,那个不再是废物但是也没办法腾空飞翔地李牧羊。
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一线机会,他都愿意去努力拼搏一回的。
“云雀来信。”白衣少年躬身将托盘递了过来。
陆行空正在书房阅览各地军报,虽然他现在不直接掌控军队,但是军队大小事务他都会阅览一番记在心里。
“派厉先生前去接应,务必保证许将军安全。”
“星空学院是神州的星空学院。你现在唯一的生路就是立即赶往星空学院,如果有可能的话,迅速抱上一条大粗腿,能够多抱几条更好----那样的话,你得救了。你的家人自然也得救了。”
“世间事真是玄妙无比。”陆行空的声音如常,眼神如千年寒潭一般幽远深邃,让人一眼看不到尽头和图书。他地眉毛拧起,显然,此次发生的事情也大大地出乎其意料之外。“原本想将其摘出事端,没想到却有一双无形大手不停地把他给搅弄进来。这是天意。天意难违啊。”
“谢谢。”李牧羊深深鞠躬。这正是他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
就算是死,他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
“对于很多人而言,犯下你这样的重罪,天下之大,确实不会再有容身之处。同时得罪了崔家和西风皇室,你有几颗脑袋够他们砍的?”
“应该没有。”老管家沉吟说道。“他们救了许将军之后,立即用风雀送信和我们联系----崔照人战死,监察司此次出外执行公务的监察史全部牺牲,消息应该没有那么快传递回来。”
“我死不足惜。”李牧羊一把抓紧胖子的手臂,说道:“我的家人会不会受到影响?他们不会有事吧?”
跟在这个老人身边数十年,老管家知道他此时此刻是真地生气了。
老人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拭手上的汗渍,然后取过竹筒从里面抽出一张卷起来的纸条。
“----”
----
即使不是为了自己活着,也要努力地让自己地家人活着。
“其它几家可得到消息?”
“老爷----”
“不回去就能活命?”李牧羊已经没有心思和这家伙多说什么了。他还有更加重要地事情要做。
“我要立即回去。”李牧羊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和*图*书赶紧回去保护父母家人。
听完面前这个可恶胖子的分析,李牧羊已经觉得生无可恋了。
“崔照人不是我杀的,是我体内的那条龙杀的----”
李牧羊清楚地知道,他的身体出现了状况。
“你战斗力竭,身体沉江。是我跳进大江里面把你捞起来的。至于你何时帮过我的事情,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毕竟,你现在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
他想变身。
普通人难以到底悬崖峭壁,就算到达也难以捉鸟----可是不普通的人谁又愿意跑去捉鸟?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帮了我的大忙,我欠你一个人情。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把你从大江里面捞起来。”
那个苍老的老人正躬着身体给一株梅树锄土,这是他经常做得活计。看到白衣少年疾步而来,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妈的,没有成功。
最关键地是,他知道这个胖子说得每一句话都是很有道理的,并不是为了吓唬他的危言耸听。
变成那条巨龙。
可是,这样的理由别人会相信吗?
李牧羊觉得和这胖子没办法聊天了。
杀了崔照人和数十名监察史之后,他在西风帝国确实难以容身。
陆行空推开椅子,在书房里面跺来跺去。
“自然。”胖子笑着说道。“原本是必死之局,却偏偏又被你从中找到了一条求生的缝隙----世间之大,只有星空学院能够收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