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098章 财大器粗

李牧羊努力地挤出一幅笑脸,说道:“各位同学----你们也是星空学院的新生吧?”
那些少男少女和李牧羊的反应一样,嘴巴张成O型,瞪大眼睛看着下面光着屁股掏金币的李牧羊。
蜂鸟飞行时悄然无声,一日千里。所以是很多达官贵族选用的出行工具。
李牧羊撅着屁股准备捡拾金币的时候,突然间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当然,如果他们能够行个方便----转个身或者闭上眼睛那就更好了。
上下瞅瞅----
在他的头顶上面,有一处凸起的大石头。
“契机等等我。”圆脸少年对着远去的陆契机喊道,也从蜂鸟背上跳了下来,快速地朝着断山之上攀爬。
左右瞄瞄,仍然是风吹草动,烟雾笼罩,不见人兽。
身体灵动如风,几个腾挪就上了好几十米。转眼间消失在李牧羊的眼前。
李牧羊四周扫瞄一圈,发现荒野空荡,不见人烟。远处倒是有几只不知名的彩鸟朝着这边张望,不过李牧羊也没有把它们赶走的意思。便宜它们了。
一剑斩山腰的屠龙尊者听起来热血霸气,但是想要一步步达到那样的成就走起来就艰难无比。
“我们没有来错地方吧?”一只巨大的蜂鸟之上,坐着一个样貌俊美的黑衫少年。他一脸惊讶地看着李牧羊,说道:“从来没听说过星空学院山脚下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听家里的先生讲和_图_书过,进山之时要经受酒色财气四大劫的考验----这算是色劫?怎么着也要来个美女佳人什么的吧?”
如果不把金币掏出来的话,李牧羊一路攀爬怕是要把大腿内侧的皮肉都给摩擦烂掉。
李牧羊在山脚找一个偏僻地角落把裤子给脱了下来,准备把裤裆里面的几十个金币给丢出来。
“喂----”李牧羊对着他们喊道:“你们有完没完?盯着别人换衣服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
李牧羊看看脚下撒落的金币,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裤裆,突然间就明悟了那句话的意思。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李牧羊一边脱裤子,一边念叨着这首《游子吟》。想起母亲得知自己考上星空学院之后大摆宴席拉着自己的手挨桌敬酒的骄傲面容,想起她担心自己没有更换的衣服点灯熬油一针又一针地给自己赶制新衣的辛苦,想起她送别时眼眶泛红又拼命挤出来的笑脸,李牧羊地鼻腔发酸,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你们----”李牧羊脸上的肌肉抽搐,委屈地都快要哭出声音来了。“流氓。”
“陆契机。”紫发少女冷声答道。
李牧羊沿着那山脚走了一截,没有山道,没有石阶。一切都呈原始状态。
在那块大石头上面,站着几只巨大的昆仑蜂鸟。在那些蜂鸟的腰背上面,各自坐着一位衣衫华丽的主人。
手撕不破,http://www.hetushu.com牙咬太脏。李牧羊无奈,只得用那把通天剑把破袋割破,然后里面的金币就哗啦啦地掉落在地上。
前后看看,前面是大山,后面是花语平原,一时半会儿不像是有人会来的模样。毕竟,李牧羊在这花语平原走了数日,都没见到什么同类。
圆脸少年大笑,伸手指着李牧羊说道:“他当众裸奔,倒是埋怨起我们的眼睛偷看了----要不是恰好蜂鸟落在这块大石头上面,谁会愿意多看你一眼啊?你有什么好看的?”
“你是谁?”李牧羊问道。
给他一点点时间让他把裤子穿上,他这样光着屁股蹲在地上真的好冷啊。屁股都要冻裂开了。
“陆契机?”李牧羊轻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心想,这个女孩子的名字还是挺好听的,和自己的名字有得一拼。于是,他毫不示弱地报出了自己的大名,说道:“我是李牧羊。”
“李牧羊。”陆契机眼神平静地看着李牧羊,说道:“我在山上等你。”
不然的话,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她就对自己格外的关注,还说什么‘我在山上等你’这样的话呢?
“山高路险,我只是想要整理一下衣装轻便上路。”李牧羊解释着说道。
“就是。看了你还脏了我们的眼睛呢。”一个扎着满头小辫地少女怒声喝道。
李牧羊放下心来,蹲下身体把内裤也给脱了下来。
李牧羊看http://www.hetushu.com着那插入云宵近乎笔直地无名山,又名断山的山,愁得头发都要白了。
李牧羊瞪大眼睛,嘴巴张成了O字型。
她骑来的那只蜂鸟鸣叫一声,朝着高空飞跃而去。
双方的眼神对视,然后在空气里碰撞出炽烈的火花。
以后这些人就都是自己的同学了,李牧羊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他们搞好关系。
当然,这要是你的家底足够丰厚才行。这样的一只蜂鸟足需万枚金币,而且寿命极短。很有可能骑行一年就一命呜呼,实在是得不偿失。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大道理啊。
怪石嶙峋,荆棘密布。山高且陡,猿猴难渡。
“----”
“家里倒是有一位叔叔有这样的爱好,不过人家喜欢的是肤白娇弱的美男子----。”黑衫少白笑着说道。
李牧羊高兴坏了,第一次在心里感谢了崔照人的赠剑之恩。
“----”
这些人衣衫华美,气质高贵。而且在这个时候骑着蜂鸟赶到断山,自然也是来这星空学院报名的学生。
李牧羊原本想穿着内裤把那裤裆处装着金币的布袋给扯下来,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母亲担心袋子破了,密密麻麻缝了好几道线。
说完,她从蜂鸟的背上跃了下来,朝着山峰之上攀爬而去。
内裤脱了拿在手上,仍然没办法把里面的金币给扯出来。
“果然是他。”陆契机眼神里的紫芒一闪而m.hetushu•com逝,被她骑坐在身上的蜂鸟明显感觉到了不安。这种鸟最是灵敏,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主人的情绪。
“儿子不孝,刚刚出门就惹了那么大的事端----”反正也没有别人听到,李牧羊一边脱裤子一边自言自语,倾诉自己心中的担心和委屈。这些话就是在胖子面前也是没有说过的。“我也不是有意的,我就是觉得----就是觉得做人不能太欺负人。大家出门在外,是应该要讲道理的,对不对?好好说话,好好做人,这也是你们一直以来教育我的道理。妈,爸,还有思念----你们可一定要好好的啊。我一定会好好习武学艺,等到我学成归来----我就找无忧师兄借鹤去看望你们。你们千万不要有事----”
“所以就把裤子脱了?”黑衫少年的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不喜也不气,就当是一场好戏。能够在进入星空前看到这样的一个搞笑的家伙,还真是能够愉悦心情呢。
无忧师兄走了,烦恼就来了。
天气阴冷,光着屁股的李牧羊觉得寒气袭人,一股股寒流向着他的裤裆----以及更私密处蔓延。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风吹屁屁凉飕飕’的滑稽感。
“对啊,我还想着会是一个大胸大屁股的御姐呢,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我的软肋,没想到是一个光屁股的男人----爷们根本就不好这一口。”另外一个圆头圆脸的锦衣少年笑容戏谑和_图_书地说道。“楚浔,听说你们王室喜欢这一口,你喜不喜欢?”
黑衫少年没走,一双漂亮地丹凤眼若有所思地看着李牧羊,问道:“你们认识?”
裤子里面还有内裤,那是母亲特别为自己缝制的。内裤下面有夹层,如果不把裤子脱下来又不想扯到李牧羊蛋的话,一般人是很难把他裤裆里面的那些金币偷走的。
“----我是。”李牧羊觉得这家伙说话真是讨厌。什么叫做‘你这个光屁股的家伙不会也是吧’?
被众人拱卫在中间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华服地漂亮女孩儿,一头妖艳地紫红色头发极其的耀眼。她坐在蜂鸟背上一言不发,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用内裤捂着裤裆蹲在地上的李牧羊。
再次转身偷偷瞄了一眼四周,周围杳无人烟,那几只彩鸟也不知道去了那里。
李牧羊在一本闲书上看到,最受欢迎的男人标准是‘财大器粗’。
李牧羊心中暗喜。心想,难道这个漂亮地小仙女喜欢上自己了?
昆仑蜂鸟是昆仑山特有的一种鸟类,形状如蜂,但是体形又如大鸟。羽毛呈现褐白色,腰背纤细,却力大无比,可以坐人,脑袋和鸽子有些类似。
“你是谁?”紫发少女开口说话了。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感情。
财不露白,这是千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
“我们当然是了。”圆脸少年笑呵呵地说道:“你这个光屁股的家伙不会也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