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03章 赴汤蹈火

李牧羊又用通天剑削了两根木仗,他和崔小心一人拄着一根向山顶上面爬去。
“傻瓜。我都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了,还能是假的啊?”崔小心嘴角轻笑,看着李牧羊说道。
李牧羊稍一用力,就把崔小心给抬在了后背上面。
李牧羊侧耳听了听,说道:“打雷了?”
李牧羊接过水包,一口气把里面的溪水喝净。
“哪里?”
“有。”
“可是----”
“让我看看。”李牧羊坚持说道。他从崔小心的痛苦表情中知道她伤得很重,他必须要检查一下才能够放心。
李牧羊跑到崔小心面前,急声问道:“小心,你怎么了?”
“没有可是。”李牧羊把崔小心扶了起来,然后蹲在崔小心的面前,把自己的后背靠了过去,说道:“我背你。”
李牧羊瞄了瞄裤裆,说道:“我不好意思说----那里还是我自己包扎吧。”
李牧羊脱下崔小心的布靴,将那布袜也扯了下来,崔小心光洁白嫩的小脚便呈现在了李牧羊的眼前。
但是,李牧羊却没有任何嫌弃的模样。
“是。是真的。”李牧羊连连点头。“就是担心是假的----”
原本攀山就难,背上一个人之后更是难上百倍。每一步都重若千钧,没走几步就大汗淋漓。
“凉。”崔小心的手往后缩,想要躲闪。
崔小心打量着李牧羊的身体,问道:“身上还有其它的地方受伤吗?”
“没有。”崔小心和-图-书摇头。
“----”李牧羊沉默不语。不知道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
“原来你也懂得医道啊?”崔小心看着李牧羊的眼睛说道。
两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埋头赶路,偶尔说一句话,都有一种久违的默契,就像是彼此能够了解对方的心事。
等到他出来之后,要把小药瓶还给崔小心,崔小心不接,说道:“你拿着用吧。”
“没关系。”李牧羊笑着说道:“学校虽然写了报道之期,但是却没有规定一定要在什么时间爬上山去。我们慢慢走,然后一起去学校报道----不能因为我们去晚了,星空学院就不收我们了吧?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先走吧。”崔小心说道。“我这脚一时半会儿好不了,报道日期不可耽误。”
又从李牧羊手里接过那把通天剑,割下自己身上衣服的两块布料,用那青色布料当作医用纱带包裹住李牧羊的双脚,调皮地打了一个漂亮地蝴蝶结。
脚上的水泡被刺破,走起路来果然舒服多了。
崔小心又用湿帕帮李牧羊擦拭脸上的汗渍,说道:“这样会舒服一些----”
“那我就不客气了。”李牧羊嘿嘿傻笑。“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就算是假的,我也是很高兴的。”
李牧羊穿好鞋子,找崔小心借来那个白色小药瓶,自己钻到密林里面处理了一番。
“我看看。”李牧www.hetushu.com羊说道。他伸手要去脱崔小心的布靴。
“----”李牧羊心想,这怎么就流氓了?我都没有让你帮我治疗这里啊。
“小心,你别可是了。”李牧羊义正言辞地说道:“别说只是背着你爬山,就是背着你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惜----”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场就愿意以身相许----当然,崔小心怕是有些意见的。
“小心----”李牧羊的喉咙咕咚咕咚地蠕动,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声音干涩地说道:“我自己来就好了。”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就用巨大的树叶包了一包水回来,将水包捧给李牧羊,说道:“喝口水吧。你的嘴唇都起了皮子。”
“以前学过。”崔小心莞尔一笑,低头收拾脚上的手帕和珠钗,说道:“母亲总是希望你学习更多的东西,文学经济,书画女红,包括这医疗包扎,以及一些常见病的治疗----学会了之后,倒是很少有机会练手。没想到今天倒是用上了。”
“那你停下来,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之前如若灌铅的双腿变得轻松起来,不仅仅自己走得飞快,还能够时不时地回头照顾一下紧跟在身后的崔小心。
“好了。”崔小心一脸笑意地说道:“很久没有做这样的事情,感觉有些生疏了。包得不好,不要介意啊。”
“久病成良医,小时候经常生病,所以看了不少医书----”李牧羊一边解http://www.hetushu.com释,一边把崔小心的袜子穿上,又帮她把鞋子穿好。说道:“你的骨节伤了,一时半会儿不能走路----”
“嘶----”崔小心轻呼出声,说道:“痛。好痛。”
男女搭配,走路不累。
“脚裸骨节伤到了。”李牧羊眉头紧皱,说道:“我帮你揉揉----你身上还有药吗?”
她伸手指着前面,那里正有一道滔天巨浪朝着山下涌了过来。
以珠钗为针,一针刺穿水泡之后,另外一只手就用白帕迅速擦拭掉那从浓包里面流敞出来的血水。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愿意做的事情。
“可是----”
“不是----”崔小心声音颤抖地说道。
即便不说话的时候,彼此眼神的一个对视都让人有着满心满肺的喜悦。
“可是那样的话,你就得半个月之后才能够爬到山顶,这还是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崔小心满脸担忧地说道:“要是误了报道之期怎么办啊?”
“李牧羊----”
李牧羊来不及欣赏这只美脚,而是注视着脚裸处的红肿位置,伸手轻轻地触摸过去。
这是他做梦时才会出现的场景,没想到今天却得偿所愿。
“不行。”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你这伤怕是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就算是敷了一层狗骨草的汁液,想要下地走路至少也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一直休息也不是个办法,那样的话我们爬到山顶至少要到十天之后-和_图_书---我有力气的时候就背你一程,等到我没有力气之后就放你下来咱们一起休息。我在你身边的话,还能够照顾着你。”
“嗯?”李牧羊轻声答应。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化掉了。
“李牧羊。”崔小心趴在李牧羊的肩膀之上,说话时吹气如兰,香甜的气息在李牧羊的耳朵边响起,让李牧羊感觉到一阵阵的迷醉。
崔小心用那手帕包住沾上脓水的珠钗放到土地里面掩埋,然后到旁边的小溪去洗手。
“狗骨草有化瘀消炎的作用,本体是火属性,但是汁液冰凉,可以帮你舒缓经脉,强化筋骨,对骨节扭伤有奇效。”
“不要。”崔小心伸手阻止。她是女孩子,怎么能任由一个男生把她的鞋子给脱掉呢?
等到李牧羊双脚上面的血泡全部都戳穿后,她便用手帕包住那珠钗,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拔开塞子,从里面倒出药粉均匀地洒在李牧羊的脚底。
崔小心也发现了李牧羊眼神所注视的部位,脸上抹上一层红晕,就连脖颈都红透了,低声说道:“流氓。”
崔小心眼神焕彩,轻轻地趴了过去,伸手搂住了李牧羊的脖子。
崔小心的动作娴熟,干净利落。
“啊----”崔小心突然间惊呼出声。
“脚。我的脚扭到了。”崔小心眉头紧皱,因为疼痛而使小脸变得苍白。
洪水漫天,席卷而来。
长相漂亮、气质绝佳、学习超强、家世又好的女孩子不嫌弃自己肮脏和图书,不厌恶脚上散发出来的浓臭味道,用自己头上的珠钗为针帮自己刺破水泡,用自己的纤纤玉手细心包扎,真是把李牧羊给感动的不行。
“你以前做过这样的事情?”李牧羊满脸感激地看着崔小心说道。他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眉眼间的担忧,也看得出来她包扎时的认真。
李牧羊赶紧转身,看到崔小心跪坐在地上。
话音刚落,李牧羊的耳朵边就传来了轰隆隆地响声。
“你怎么用狗骨草来治我的骨头?”崔小心娇嗔说道。
李牧羊扫视四周,然后跑到树林里面扯了一把火红色的狗骨草出来。他用手掌把那狗骨草给搓成红色叶泥,然后小心翼翼地涂抹在崔小心脚裸红肿的位置。
崔小心轻咬薄唇,犹豫了一番之后终于松手。
“嗯。”李牧羊说道。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就不会从那昏昏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考不到帝国文试第一。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李牧羊笑着说道。“来吧,我背你。”
“你的衣服都汗湿了。”
“干吗要和我那么客气?”崔小心娇嗔着说道。一番忙活,脸颊红润,额头出现细碎的汗珠。她的眉目如画,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之极。
“那可不行。”李牧羊态度坚决地说道:“要走就一起走,要是不走就一起留。我哪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你放我下来吧。我休息一会儿,等到脚好了再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