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04章 情关难过

李牧羊不应,背着她疯狂逃跑。
崔小心大急,说道:“李牧羊,快跑----快跑----”
洪水狂泄,一时半会儿没有停歇的意思。
李牧羊心中大急,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说道:“崔小心,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不管你是谁,既然你变成了崔小心的样子,我就要把你带上去----我就不能让你出事----”李牧羊笑容灿烂,咧开嘴巴的时候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
“崔小心----”李牧羊再次喊道。旁边就是万丈深渊,却找不见崔小心的身影。
然后,他抓住树梢,朝着崔小心抱住的树干爬了过去。
砰----
霹雳啪啦----
“小心----”李牧羊满脸的血水。那是脸上和鼻子流出来的血水和飞溅而来的水花混合在一起。“没事的,我来救你。”
他的身体被淹没在地底,好不容易才从下面爬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后背着的崔小心不见了踪影。
李牧羊咬牙狂奔,一句话不吭。
“李牧羊----”崔小心热泪盈眶,哭喊着说道:“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傻?你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场考验啊。这不是真实的,这只是一场考验啊----我不是崔小心,我只是----只是变成崔小心的样子。”
巨浪拍打在他的后背,他的身体站立不稳整个人朝着地上扑倒过去。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http://www.hetushu•com,后面的洪水就将他再次拍打下去。
“李牧羊,你不要下来----”崔小心急忙喊道。“你不要下来。你要下来我就跳下去----”
洪水力大无穷,推着李牧羊向前冲去。
李牧羊顾不上脸,双手紧紧地抱着巨树的树干,嘴里还在不停地喊道:“崔小心----崔小心----呸----”
他不会放下崔小心自己逃跑,死也不会。
但是,也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自己安全地下去了,也很顺利地和崔小心绑在一起。身在悬崖边沿的他又怎么样能够把两个人的身体都拖起来呢?
“不行。”李牧羊态度坚决地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丢下你的。要跑就一起跑,要死就一起死----”
“不会的。你不会死,我也不会死。”李牧羊咧嘴傻笑。“我把藤蔓丢过去,你用藤蔓勒住自己的身体,我把你拖起来----”
“我说愿意背着崔小心赴汤蹈火,你就立即降下这么一场山洪----你知不知道,男人的诺言都是经受不起考验的?”
山石滑落,山体裂缝。天上之水仿佛要把整座无名山给冲跨。
李牧羊心忧如焚,他不知道崔小心会不会游泳,他不知道崔小心现在的状况。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故,自己一生难以释怀。
李牧羊的眼眶发红,声音嘶哑地吼道:“崔小心,崔小心----你快说句话啊。崔小心--和_图_书--”
她双手紧紧地抱着一棵粗大的树干,稍有不慎就会掉落下去。
崔小心的身体用力一跃,然后拖着李牧羊的身体朝着那常年云雾笼罩寒风呼啸的无底悬崖掉落。
李牧羊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让自己的眼睛看得清晰一些。
“抓不住也没关系。你等着,我这就下去救你。”
“我知道。我要是放下你,你也会死----”李牧羊说道。
“李牧羊----”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说什么傻话呢?我不下来,难道让你一直趴在那里不成?”李牧羊笑着说道。他的身体不停地扭动,把那藤蔓给缠绕在自己腰间。“你等着,我下去把你拉上来----我刚才背过了,你的身上没有几斤肉,这藤蔓很结实,可以把我们俩同时拉起来----”
轰隆声音由远及近,仿若惊雷不停地在耳朵边炸开。
轰轰轰----
哗啦----
“李牧羊----”崔小心眼眶泛红,声音哽咽地说道:“放下我,放下我吧----”
一路冲锋陷阵,以摧枯拉朽姿态毁山断林,朝着李牧羊和崔小心所在的方向压了过来。
一阵洪水淹过,李牧羊的身体被那洪水巨大的冲力给推倒。
他被撞得头晕眼花,脸被擦破了皮,鼻子也流血了。
洪水继续狂灌。
“李牧羊,我没有力气了,我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我怕我抓不住----”
轰隆声音渐近,浪花拍打的声音追到了屁股后面。
李牧http://www.hetushu.com羊侧耳细听,大声喊道:“崔小心,是你吗?崔小心,你在哪里?”
“李牧羊----”崔小心的声音从下面传了过来。
洪水还在从旁边浇灌下去,李牧羊的身体被冲得左右摇摆,随时都有可能掉落到那了无底深渊。
更何况他还背着一个脚伤难以下地走路的崔小心,放下崔小心自己逃跑崔小心死路一条,背着崔小心一起逃跑是死人两条----这样的绝境下,李牧羊又当如何选择?
李牧羊很快就被推到悬崖边角,然后一把抓住一根不知名的藤蔓。
他的体力足够支撑这场巨大的运动量吗?
他重重地吐了一口,因为鼻子里面的血水全都流敞进嘴巴里面去了。
“李牧羊。”崔小心心急如焚,说道:“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死的。你会被大水淹死。你这个白痴,快放下我----”
“李牧羊,快放下我,我要下来----”崔小心大声喊道。一向宁静从容的崔小心现在也着急起来,说话的声音变得尖利。
“李牧羊,你不要下来,千万不要下来----”崔小心再三劝阻。“你下来之后就没办法上去了。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来不及想太多,李牧羊沿着山沿向下爬,一点点地把自己下放到和崔小心平行的位置。
身后的洪水轰轰轰地响着,就像是有一群疯狗在后面追赶。
这一次,李牧羊确定了方向。
李牧羊这才反应过来,丢掉手里的木拐,转身朝着山坡下hetushu•com面跑去。
“李牧羊,我没事----我要死了。”崔小心声音无力地说道。这一番折腾,让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实在是吃尽了苦头。
“李牧羊----”那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
树枝折断的声音不停传来。
李牧羊看得目瞪口呆。
“李牧羊,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崔小心拼命地拍打着李牧羊的肩膀。
铺天盖地的洪水席卷而来,茫茫水面上面已经不见李牧羊和崔小心的人影。
百鸟纷飞,百兽落跑。
他一步步地朝着崔小心爬过去,然后用藤蔓去捆崔小心的身体。
他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然后猛地松开大树,朝着悬崖边沿游了过去。
李牧羊想死的心都有了。
“放下我----放下我----”崔小心的声音更加着急了。“你背着我跑不掉的----李牧羊,你跑不过洪水。你快把我放下来。”
“李牧羊,你为什么这么傻?”
已经有水花淹到了李牧羊的脚脖子,稍有不慎就会被后面的大浪推倒。
白色巨幕铺天盖地,从那高处狂涌而下。
无名山高耸入云,洪水从上面冲锋而下,力道何止亿万斤?以李牧羊肉体凡胎之身如何抵挡?
“李牧羊----”崔小心抱紧李牧羊的身体,喃喃地喊着他的名字:“李牧羊----”
崔小心全身脱力,如果他不下去把她和自己绑在一起的话,他怕崔小心在拉扯的中途就掉下去。
李牧羊的嘴巴微张,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话也说不出http://www.hetushu.com来。
他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听了崔小心的话后,他没有一点失望的表情,毫不在意地说道:“我知道啊。我知道你不是崔小心,我也知道这可能是一场考验----可是,你和崔小心长得一样一样,我担心----你要是真的崔小心怎么办?”
想来是摔倒的那一瞬间自己没能抓稳,这才把崔小心给丢掉了。
李牧羊咧嘴笑了笑,说道:“我心里很清楚,可我还是想试一试----如果我不下去的话,你就没办法爬上来。等到你抱着的树干支撑不住,你就会掉下去----”
“我只是不想让你死而已。”李牧羊开始向下爬。他必须爬下去,如果他不爬下去的话,就没办法去把崔小心拖起来。
忙着找人的李牧羊没有来得及看路,身体重重地撞在一棵千年古树上面去了。
那是他刚才好不容易才攀登上来的山道。却没想到现在又要走回头路,而且比来时更快的速度。
洪水从高处落下,可能是上面的大堤塌陷。
“呼----”李牧羊从洪水之中露出脑袋。他一边被洪水冲着向前漂移,一边四处张望,声音焦灼地喊道:“崔小心----崔小心----崔小心你在哪里?崔小心,你说一句话啊----”
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老天爷不用这么严肃吧?开个玩笑都不行吗?你有没有一点儿幽默细胞啊?
李牧羊低头细看,这才发现崔小心被洪水给推下悬崖,又被那密密麻麻的树枝给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