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07章 恨意难平

沙盗肆虐千年,和他们镖师这个职业一样,也是有传承的。
恨得血脉偾张,恨得身体颤抖。
又一次交错而过。
真是奇怪的事情,不管他掉落到哪里,这把通天剑总是跟在他身边,紧紧地拴在他的腰带上面。
恨啊!
呛----
“杀。”那些黑袍人举着马刀,朝着甘阳等人撞了过去。
也只是因为这一停滞,那个沙盗趁机在他的背上砍了一刀。
他们的骑术极好,身体随着烈马的奔跑而上下起伏。不用双手,纯粹用双腿控马。
显然,这趟货值不少钱。而这些沙盗则闻到了血腥味道聚拢而来准备干一场大买卖。
那个有着黑亮眼珠的少年一脸骄傲地对自己说道:总有一天我也要去江南城,押着长长的镖队赶过去。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是深仇大恨,哪能不卖力拼杀?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啊,也就是喝一口水的时间啊。
还有一些人和自己说过话,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善意地对着自己微笑。
沙盗要生存,所以他们要掠夺,他们要杀人。
甘阳的宝月刀砍向黑袍人的胸膛,黑袍人的斩马刀也同样斩向他的脑袋。
他不知道他们这趟保得是什么镖,但是想起关中的药材巨头白锋锐郑重其事地去和老镖头一番深谈,然后老镖头便郑重其事地把自己请到内室,说让自已带上镖局全部的兄弟务和-图-书必保证此趟货的安全,一个来回,他们镖局就能够起死回生,那些死去弟兄的家属日子也能够过得轻松舒适一些。
他们有老婆,有孩子,有需要照顾的家人。他们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
他两边脸上都还带着畏惧的表情,他终于体会到了死神降临的绝望情绪。
砰砰----
那种挫败感,那种无力感一次次地让他在午夜梦时痛哭流涕难以平静。
他们的身体俯在马背上,尽可能的不发出任何声音。
铛----
那个脸上长满青春痘的大哥叫黄宣,他递给自己一个铁皮水壶,说道:喝口水润润喉咙吧,这壶水是干净的,我还没喝过----
这趟镖不能丢,丢了他们赔不起,镖局完了,他们这些兄弟也全都完了。
“甘叔----甘叔----”他嘶吼着,喊叫着,调转马头朝着甘朝的脑袋冲去。这个天性淳朴的少年忘记了战场的凶险,杀伐的恐怖。他只想奔到自己的叔叔面前,抱起他的脑袋放声大哭。
刚才还是一片黑色的身影,现在已经能够看到他们那一张张陌生的脸,那每一张陌生的脸上一个个狰狞的表情----
自古以来,这就是两个对立的族群。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那些生活在沙漠之中的人类族群无以为生,只有靠抢夺和杀人来积累财货世代延续。和_图_书于是,抢夺和杀人在他们那里成为一种光明正大也必不可少的谋生手段。
嗖----
就像是一阵黑色的旋风,卷起漫天的烟尘席卷而至。
砰砰----
那个黑衣沙盗感觉到了身后的危险,他惊恐地转过身来,那滴血的斩马刀想要阻挡。
甘阳和那个黑袍人对砍了一刀,然后错马而过。
甘阳抽出腰间挂着的大刀,喝道:“没什么好说的,和以前一样----操家伙上。”
“杀。”为首之人脸色冷峻,牙缝间露出一个冰冷的字眼。
但是,他们却被这些沙漠里面的魔鬼一个个地砍死,身首异处。
当然,那些沙盗也是这么想的。
他的枣红色大马拖着自己庞大的身体向前狂奔,完全没有发现他们掉落了什么东西。
“甘叔----”甘亮正在和一个黑衣沙盗对砍。看到甘阳惨死,动作停滞,大喊一声。
他追上了那个黑衣沙盗,他的身体高高地跃起。
对方是个高手,两人实力不在同一个级别。
“操家伙上。”聚拢在甘阳身边的众多镖师各自抽刀大声吆喝着。虽然此方人少,但是气势却也不弱。
“受死吧。”甘阳咬牙嘶吼。那种绝望的感觉又来了,那种竭尽全力想要杀死对手,可是无论你多么努力多么拼命都没办法做到的现实让人陷入歇斯底里的抓狂状态。
以命搏命的打法。
www.hetushu.com然后手举通天剑,一剑砍向他的脊背。
那个粗壮的汉子一脸担忧地对自己说:我把你从那红树林救出来,你就欠下哥一个人情。不让你还别的,就给我好好地活着。活得长长久久的。
他抓到了那把通天剑。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马和身体越跑越远,最后消失到不见影子。
没有减速的意思,在即将和甘阳所率领的镖师对上时,那些沙盗反而再次加快速度。跨下战马的潜能被他们发挥到了极致。
镖师也要生存,所以他们要保护货物,他们要牺牲自己。
明明是一拨匪盗,抢夺久了,杀戮重了,竟然有了正规军队的威势和血性。
可是,他现在也死在自己的面前,被人一刀砍掉脑袋----
擒贼先擒王,只要他能够把那个沙盗盗首给斩落马下,定然能够动摇军心,让他们无功而返。
没有乱七八糟的吆喝、也没有威胁恐吓的喊叫,甚至连那急促呼吸都让人觉得是那么的静默沉稳。
他的脑袋落在地上,死不瞑目。
他们比血狼可怕,比魔鬼恶毒。
他们穿着紧身黑衫,身披黑色大袍。
“弟兄们,我们为了什么而来?”甘阳声音尖锐地吼道。他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儿,自己的嗓子突然间就变成了这个模样。就像是被人用热火给烫伤了一般。“我们不是为了保家卫国,也不是为了护这趟镖----和图书我们就是想给一家老小挣一口吃食。货平安了,一切都有了。货丢失了,镖局完了,我们也都完了。”
嚓----
甘阳知道自己不是这个黑袍人的对手,他愿意以自己的死来换取一条人命。希望这样能够给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兄弟换来一条活路。
甘阳没少和沙盗打交道,他身边的不少兄弟就是护镖的时候被沙盗给杀死的,死在他的眼前----包括甘亮的父亲。
他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胡乱地在身边抓着什么。
他的身体被切成两半,就像是切开了一块豆腐。
他越跑越快,他跑得比那些战马还要快。
父亲死了之后,甘叔是他们全家的希望。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肩膀,是他最亲最亲的亲人。是在他心中代替了父亲那个身份的男人。
他们就全都死了。
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来的沙盗足有百人。
啪----
那个沙盗满身染血眼神残忍,以为甘亮想要逃跑,驱马狂追,举着仍然滴着血滴的斩马刀朝着甘亮杀去。
仅仅是一个回合啊,仅仅是一个照面啊,这些该死的沙盗,这些全部要下地狱的屠夫就几乎把那些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镖师给屠宰干净。
“甘亮,快跑----快跑啊----”李牧羊急得都快要疯了。
甘阳面容冷峻,不停地用舌头舔着自己干裂的嘴唇。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每次遭遇危险或者内和图书心紧张时就会自然做出来。
他拼命地跑着,拼命地跑着。
他抽出长剑,朝着那紧追甘亮不放的黑衣沙盗冲了过去。
没有仇恨,却又不死不休。
李牧羊觉得自己要疯了。
其它的黑袍沙盗冲入镖师队伍,犹如狼入羊群,将那些只会简单几手功夫或者仅仅是身强体壮想靠力气换一碗饭吃的镖师给砍得七零八散纷纷掉下马来。
他的斩马刀被砍成两截,就像是砍断了一只树枝。
马蹄阵阵,整齐划一。
只有那高高扬起的修长马刀,才赤裸裸地暴露出他们死神收割者的身份。
甘阳目眦尽裂,暴喝一声,调转马头再次朝着黑袍沙盗冲了过去。
恨啊!
甘阳只觉得虎口发威,胸口激荡不已。而那个黑袍人却已经冲入了已方阵营,连续砍掉了甘潮和王小德的脑袋。
嚓----
同时抬起又同时落下,如疾风般朝着商队虎扑而来。
飞在空中的是他的脑袋,他的大好头颅被斩马刀一刀斩断然后挑向了半空。
就像是被蚂蚁咬了一口,他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
但是,以前他们经历的都是小拨沙盗。二三十人,最多三五十人。一轮冲锋,杀人抢货后转身就撤。
由远及近,刹那之间。
“杀。”众多镖师也都催马进攻。
“杀。”甘阳一马当先,催马举刀朝着前方冲锋。
甘阳飞在空中,他看到了自己的马,他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