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08章 不平则鸣

那个沙盗盗首从天而降劈下来的一刀被李牧羊给挡了下来。
此情此景,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沙盗惊骇的表情还印在李牧羊的脑海,沙盗的身体已经从马背两边向下滑倒。他的双脚还插在马鞍里,然后被战马拖着向前逃跑。
李牧羊的步伐加快,然后一剑直刺。
“活得了。”李牧羊说道。
李牧羊猛地翻身,把他的身体给压在下方,手里的通天剑朝着上方撩去。
他抱着甘阳的脑袋坐在那里,没有大哭,也没有悲嚎。只是无声的流泪。
你看,沙盗也是很讲义气的。
李牧羊手里的长剑挥舞,少年沙盗的脑袋被掀到了半空。
他这一拳直接打在马腹胃部上面,战马嘶鸣一声,整个身体连带着后背上的沙盗一起凌空而起倒飞出去。
嚓----
沙盗匪首的身体在空中倒飞而去,站在远处满脸惊诧地看着从地上翻身站起来的李牧羊。
李牧羊在死人怀里一阵摸索,然后找出刀伤药和纱布出来。他知道这些镖师身上会随时随地带上这些。
扑通----
李牧羊的心中充满了戾气,充满了仇恨。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难以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我只是,想给自己的家人找一口吃食----如此而已。他们怎么就把人杀了呢?
那些挥刀砍杀其它镖师的黑衣沙盗们终于将视线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身上,他们看看背后露出滴血剑刃的红胡子,又和-图-书看看被李牧羊一拳打飞出去的战马和族人,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
于此同时,他们骑在马背上的身体仍然保持着冲锋的姿态。
从腰间部位,被人一分为二。
跑在最前面的一个沙盗从马背上面一头栽倒了下来。他的身体哆嗦,张嘴说话都不利索了。
甘亮转身过来,他一脸惊诧地看着从半空中落地身上鲜血淋漓地李牧羊。
手里的通天剑闪发出明艳的红光,就像是一条火蛇在剑刃上面缠绕盘旋。
一阵风来,少年悲怆的声音被传得很远。
李牧羊的身体一百八十度旋转,手里的通天剑猛地朝着身后挥去。那条火蛇破剑而出,朝着那两个沙盗的身体上面冲去。
这个愚蠢的家伙,竟然杀掉了他们的一个族人----他们要让他血债血偿。
甘亮也是,他的父亲被沙盗杀死,他的母亲病了,所以他才在小小年纪出来跟大人走镖。
血水如泉,向上狂喷。
李牧羊走回去的时候,地上尸横遍野。有镖师的,有伙计的,也有沙盗的。
他要爆发,要杀伐,要和这些视人命如草芥的沙盗拼命。
他走到甘亮的身后,一言不发地替他包扎。他把整瓶行军散药都倒在那道口子上面,可是仍然没办法止住那鲜血的流敞。
战马倒地而死,那名黑衣沙盗也呕血而亡。内脏已经被震碎了。
砰----
那两个沙盗的表情有瞬间的和-图-书呆滞。
“你是什么人?”红胡子一脸警惕地盯着李牧羊,用极其怪异的腔调问道。
砰----
“首领。”一名正在截杀其它镖师的大块头沙盗看到红胡子惨死,大吼一声朝着李牧羊冲了过来。
呛----
李牧羊恍若未闻,提着通天剑朝着那红胡子走了过去。
手背上那许久不见的鳞片再次浮现,就像是一枚漆黑地棱形钻石般闪发出耀眼的光华。
“他也是。”李牧羊声音嘶哑地说道。
斩马刀高举在半空还没来得及落下来,红胡子的腹部却多了一个流血的窟窿。那把通天剑插在他的胸腔位置,鲜血汩汩,冒着温热的气体。
跑着跑着,他们举刀的上半身突然间朝着地面掉落下来,而他们的下半身仍然骑坐在马上朝着李牧羊冲锋。
他趴在地上对着李牧羊磕头,脑袋砰砰砰地撞击在沙土上面,声音颤抖地哭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愿意给你做奴才----”
“活得了。”
他的身后血水狂溢,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血水给浸湿了。背后那一刀砍得又深又长,极其致命。
甘亮的身体也终于扑了过来。
“李牧羊----”甘亮出声喊道。
他从后面把李牧羊给推倒,然后自己重重地压在李牧羊的背上。
他的身体完全处于暴走状态,深红色的血雾再一次包裹住了他的瞳孔。和_图_书
李牧羊看着地上满满的尸体,哪肯就这样让他们给跑了?
骏马在奔跑,人头在红色的沙地上面排成一条直线。
甘亮是商队唯一的活口。
在李牧羊的身后,两个沙盗正一左一右地夹击而来。
李牧羊眼睛血红,一言不发,再次朝着这个沙盗盗首走了过去。
他不服!
鳞片上面有闪电横空,有惊雷轰鸣。它们都是微小的,难以突破那鳞片世界的束缚。就像是一条微型的黑龙被装进了琉璃瓶子里。
红胡子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胸腔,看着那把沾染上自己血液的长剑,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人给捅死了。
他从红胡子身上拔出通天剑,无视那血水四溅,身体腾空而起,朝着那些拼命地用马刺刺击马股想要逃命的沙盗追去。
“我知道----”甘亮看着李牧羊的眼睛,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知道我活不了了。我要死了。不过我不怕,甘叔和我在一起,还有其它的叔伯哥哥和我在一起,我一点儿也不怕,我从小就和他们在一起----”
少年沙盗更加害怕了,用脑袋磕地磕得更加起劲儿,脑门前面一片血肉模糊,哀求着说道:“我没有杀人,我只是跟着族人过来----找一些吃食的。我母亲病了,我得找钱给他买药。我没有杀过人,求求你饶过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李牧羊是什么身份来历,但是做为他的朋友,至和-图-书少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他不希望李牧羊出事。
《破体术》之破拳!
红胡子双手握紧斩马刀的刀柄,暴喝一声,双脚蹬蹬蹬地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活不了了。”
他们手里的马刀高举,然后挟裹着呼啸的热风朝着李牧羊的脖颈和后背劈去。
李牧羊站在原地不动,等到斩马刀即将落在自己头顶上的时候,他突然间一拳轰出。
“我活不了了。”甘亮看着李牧羊说道。
战马狂嘶,斩马刀闪发出明亮的光芒。
嚓----
两人擦肩而过。
快要死干净了!
他必须要为那些鲜活的生命做些什么,不然他觉得自己会疯掉。
他手里的长剑飞舞,一颗颗人头落地。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一起朝着远处奔跑而去。
他们想要逃跑。
他的瞳孔突然间收缩,表情变得无比的恐惧,身体从马背上跳起,然后朝着地上的李牧羊扑了过去。
“李牧羊,小心啊----”甘亮坐倒在地上大声喊道。他知道这个红胡子的厉害,他带领的沙盗杀人无数,也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汉折在他的手上。
他把头上的黑袍扯掉,露出一张和甘亮那般年轻稚嫩但是更加黑红的面孔。
李牧羊的脸上没有任何情感,血红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少年沙盗。
他不仅仅没能够杀掉李牧羊,反而自己手里的百战宝刀被劈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纵横半生的沙盗,杀人和-图-书无数的恶魔,就这样狼狈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就是担心我妈,我不在了她怎么办?她还生着病,风湿,全身痛,都没办法下床----吃什么?用什么?也只有死路一条啊。”
都是为了家人找口吃食,都是为了给母亲治病,但是,这不是他们杀人的理由。
“你----”甘亮指着李牧羊的脸,震惊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小心。”
有人被砍掉了脑袋,有人被砍掉了胳膊,有人被砍成了两半,有人被砍成更多半----
李牧羊没有转身,他从甘亮的瞳孔里看到了身后发生的一切。
“找死。”红胡子也怒了。自己纵横关中十几年,这红魔谷就是自己用来杀人抢货的后花园。哪路商队看到他们不是哭爹喊娘跪地求饶,主动交出自己的财货或者女人。这个小子不仅仅激烈反抗,而且还杀了他这边的三个人----把他的脑袋砍三次都不够赔的。
“还有我二娘,她的眼睛瞎了,靠着二叔每个月的饷银吃饭。还有根子叔,他的腿被砍断了,靠着根子哥给钱买米----可是我们都回不去了,他们怎么办啊?”
李牧羊的双腿竟然跑过了战马,他的身体高高地跃起,然后一剑将那个沙盗给劈成两半。
李牧羊睁开眼睛看到的那个商队,那些生气勃勃却又心地善良的镖师,那几名没有打过招呼却用善意的眼神看过来的商队伙计,几乎全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