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09章 怒斩贼寇

“那些妇孺,那些还没有长成的孩童----他们又犯下了什么罪恶?”
还有那些妇人,那些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她们有的暗藏剪刀,有的取来弓箭。
“这是假设,是譬喻。是还没有成立的事实。据我所知,当年孔兄遭遇此关时,杀的人可也不少吧?”
----
它们要活着!
他从燎望塔上面往下飞跃,人在半空的同时,手里的通天剑应声出鞘。
“你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她们都是沙寨的一员,是沙盗的帮凶。
沙寨这个名字简简单单普普通通,但在过路商队和镖师看来却是如雷灌耳臭名远扬。
孔离和夏候浅白同时眼神凶狠地盯着书呆子,说道:“为什么校长告诉你这个秘密----我们却不知道?”
“话虽如此,可因小见大。因此事可见此子心绪不受控制,不受世俗法则约束。倘若他习得天地神通,以后有一人招惹他,他就灭人全家?有国家招惹到他?他就灭一个国家?”
“我们也不杀他们,就抢他们的货物----为了孩子,我愿意做任何罪孽的事情----”
“----”
就连那最喜欢争吵的两名星空名师孔离和夏侯浅白都沉默不语,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有人被砍掉了脑袋,有人被砍掉了胳膊,还有人被刺穿心脏----
除了那寨顶最上面的骷髅旗被风吹动猎猎作响,整个沙寨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他们难以相信,怎么就招www•hetushu•com惹了这样一尊杀神?怎么那么多族人的生命就被此人轻易地夺走?
那个率先提出此计划的家伙被他们奉为首领,其它人热烈响应成为组织的一员。
“两位师长----”书呆子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劝架,这样的场景他早就司空见惯了,说道:“李牧羊是院长亲自招录进来的。”
“李牧羊是以帝国文试第一的成绩被星空录取,可以说,他是今年资质最差的学生,也是历年资质最差的学生,就是那些被刷下去的学生也要比他要优秀太多----哪一年没有帝国文试第一?哪一国没有文试第一?又有几人能够被录取?”
他们欢声笑语,彼此之间亲切地打着招呼。
死一般的安静。
“院长为什么要特招他入学?”夏侯浅白的关注点明显不一样,说道:“难道他和院长有什么关系?院长遗落在外面的骨肉私生子?”
李牧羊站在寨子的燎望楼上面,冷眼打量着沙斋里面的热闹繁忙景象。
他一刀斩断燎望塔的栏杆。
有男人求饶,有女人哭泣,还有孩子哇哇大叫----
她们的身体里,流敞着杀人劫货的血液。她们被那些人血和丰硕的货物喂养长大。
他们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看着浑身浴血的李牧羊,看着眼睛血红比他们更像是恶魔的恶魔李牧羊。
----
“嘿,今天的收成不错----有没有酒?我用上好的绸缎和你们换。”
书呆子摇头,说道:“这和_图_书个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生活在戈壁各个区域各个角落的沙民们开始向这边汇集。它们的人口越来越多,却又因为资源贫瘠没办法解决这庞大人口的生存问题而发愁。
当他们之中一个颇有智慧的流氓将目光放在了红魔谷的那条商道,当他向他的族人们说出自己的计划后,那些族人听得呼吸急促面色潮红。
一队队身穿黑衣披着黑袍的沙盗拖着被鲜血染红的大车小车进来,有些车子上面还有没有来得及丢掉的脑袋或者一只耳朵。又有一群群身穿黑衣披着黑袍正在擦拭斩马刀的沙盗准备出去,他们是红魔谷最有经验的猎人,冲向他们早就熟悉的猎场。
抽着旱烟的老人丢掉烟嘴,举着斩马刀朝着李牧羊扑了过去。
“那些商人都是奸商,他们富得流油,却从来不懂得施舍给我们一些----”
活着,就是行使一切罪恶最原始的理由。
直至看到李牧羊一剑砍向孩童时,孔离的脸色才变得异常难堪起来,说道:“太过份了。此子实在是太过份了----老幼妇孺,他也能够下此毒手?在他的心中可还有仁善两字?星空把这样的学生招录进学院,倘若以后此子学有所成,成为当年的李若白或者杜若甫那样的修为境界,怕是要祸害整个星空,成为学校之耻辱----”
李牧羊站在沙寨中央的广场,那是他们用来瓜分抢来的货物或者女人,整理装备准备再一次‘www.hetushu.com出征’的地方。
沙寨里面,他们有吸着旱烟的老人,有身强体壮的中年男人,也有和甘亮一般年幼的少年。
嚓----
“对,就这么干----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咱们靠着这红魔谷,红魔谷就是我们的地盘----”
“我坚决反对此子入学。即便入院,也只许其做些杂役,不许其进入水月洞天----”
安静。
在看到又有一批黑衣人翻身上马,在一名头儿的带领下要冲出大门的时候,李牧羊动了。
红魔谷。沙寨。
“一怒杀贼寇,一气灭贼族。这群沙盗的罪恶根源在其内心,在其骨血----李牧羊此举倒是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他这么做手段是残忍了些,但是出发点倒也是好的----毕竟,在他亲眼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和一群无辜的镖师死在眼前时,心里肯定是很受刺激的。他们能够毁了这些镖师的家庭,凭什么他就不能毁了那些沙盗的家庭?”果然,夏侯浅白是不会允许孔离独美于人前的。只要是对方支持的他就反对,对方反对的他就支持。
“反正我是觉得李牧羊所做的事情痛快淋漓,比我当年的考核要更加大快人心。”
尚且年轻的孩子,他们有着稚嫩的脸,但是他们出刀的手段老辣而凶狠。
他是魔鬼,是戈壁中的凶神。
还有那些尚且年幼的孩子,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适合自己的短剑,咬牙切齿状若疯狂的向着李牧羊扑去。
孔离和夏侯和*图*书浅白俩人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了书呆子。
长剑的整个剑身被血染红,衣服也鲜血淋漓地,就像是从地狱底下爬起来的修罗恶魔。
“李牧羊杀的不是该杀之人?”
还要再买一房媳妇的中年壮汉冲了过来,被李牧羊给一剑砍掉了脑袋。他的脑袋飞在半空,表情像是惊恐又像是对这个世界的浓浓不舍。
巨大的声响传来,寨子里的所有人都被惊动。
那些活着的人,他们的膝盖发软,手里的斩马刀重若千斤难以把持。
他们骑着抢来的战马,挥舞着从关外游牧民族手里买来的斩马刀干起了延续千年祸害整个帝国商路的无本买卖。
“他们长大了也是一名沙盗。”
木制大门被砸烂,那些骑着战马的沙盗们惊慌失措四处逃散。
“红胡子老大带了一个百人大部队出去,今天怕是要劫一个大镖回来----兄弟们,咱们今天可要卖力啊。不然会被他们笑话。”一个骑在马背上的刀疤脸男人大声喊着,笑呵呵地给自己这一队的兄弟鼓着劲儿。
孔离眼神疑惑,点头说道:“我也觉得奇怪。此子修为不堪入目,爬座山都是如此的狼狈不堪,就是那些学生带来的家仆都比他要厉害许多----此时此刻却又表现出如此身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扮猪吃老虎?想蒙蔽世人?”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水月洞天幻境前面,气氛凝重,每个人都表情严肃。
“你这不是假设?不是譬喻。这不是欲加之罪?那些孩童要m.hetushu.com是长大了,说不定也考进了我们星空学院成为星空学生呢?”
正在和族人讨价还价想要六十个金币买一个女人的中年男人目露凶光,眼睛凶红地朝着李牧羊扑去。
李牧羊没有任何犹豫,带着血滴的通天剑刺处他们的胸膛,然后一路前推,又有同样年轻的少年被刺穿心脏----
于是,一个打着公平正义和‘劫富济贫’口号的强盗组织就此诞生了。
李牧羊的脚下血流成河,死尸一片。
“放心吧胡老大,咱们比不过红胡子老大,其它队可不一定比咱们抢得多----”一个黑袍少年热烈地响应着。
栏杆向前栽倒,然后狠狠地朝着沙寨大门砸去。
“----”
抽着旱烟的老人冲来,被他一剑给砍成两半。被砍成两半的还有他怀里的烟嘴。
因为它是沙盗的大本营之一。
“蒙吉老大,你们每次出手都是大手笔,我们这队是远远不如啊----”
李牧羊站着,站在人群中间。
----
他冷冷地看着那些人,看着那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人。
“赵四方,你这狗日的又抢来一个女人----你有多少个婆娘了?今天这个我出五十个金币和你买----什么?一百?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哪个女人值这么多钱?她那里是金子做的不成?”
----
他们没有任何的罪恶感,他们把出门打劫当成一桩正当的生意,一门延续千年渗透到血液里的职业。
李牧羊面无表情,再一次持剑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哐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