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12章 我要屠龙

“道术将为天下裂。内观、守静、存思、辟谷、经法、忏法、斋、醮、符咒、禁咒、隐遁、乘跷、驱邪、伏魔、降妖、消灾、祈禳、房中术、神仙术----三千道藏,博大精深。得之皮毛,便可遨游星空,成就不死之身----”
“取你狗命。”陆契机看到李牧羊长篇大论地在那儿讨论‘头上和身上’的区别,更是怒不可竭。如果不是有众多杂役在场,她都想当场把他拍死在掌下。
“李牧羊----”陆契机眼神冰冷地盯着李牧羊,手掌爆发出红色的光芒。她已经准备要动手了。
眼前的事实很明显,那个李牧羊是被她放在眼里的,他做的事情也是让陆契机很不满意的。可是她却主动息事宁人,不愿意节外生枝。难道说,以陆契机的心性也畏惧于这星空之权威而有所收缩吗?
“你们那边的神仙更多,也没见着你和他们喝喝茶聊聊天谈论经法奥义----”
“何安大哥,她想杀我----”李牧羊可怜兮兮地看着何安,出声说道。既然抱了大腿认了大哥,小弟遇到危险的时候自然是要大哥出场来撑场子了。不然认大哥做什么?
“报名吧。”何安笑着说道。“选择一门好学科,努力修行,它日一定能够成为星空强者。”
陆契机走到长者杂役面前,厉声说道:“我要屠龙。”
陆契机沉默不语,只是眼神凶恶地盯着李牧羊,就像这样m.hetushu.com能够把他杀死一般。
“什么?”楚浔一脸疑惑地看着陆契机问道,这明显不符合陆契机的性格啊。她是那种眼高于底或者说目空一切的女人。一般人和事情她都不会放在眼里,但是能够被她放在眼里的就不是一般人和事情。
等到他们喘息的时候,书呆子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李牧羊小声对何安说道:“何安大哥你听听,他们以后还要报复----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就向学校反应是他们谋害的。我死了不能白死,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同学,我有没有偏袒,自然有上面的训诫堂来决定----训诫堂惩罚一切犯事学生和杂役。如果你对此有所不满,可以向训诫堂申诉。”何安一幅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据理力争。
何安也觉得陆契机太过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观星台,是新生入学签到的地方。也是学生对星空学院有一个第一印象的地方=----怎么能如此的杀气凛然呢?
李牧羊点头,然后重新走到长者杂役面前,问道:“我可以选择什么专业?”
楚浔的视线也随之转移到了李牧羊身上,说道:“怎么?这小子欺负你?”
“是啊。燕相马确实是个流氓----”李牧羊一脸认真地点头,说道:“我都说了,我是不赞成他这种说法的。男女之间应该有真挚纯粹的hetushu.com感情,然后才会发生那种极其微妙的事情。虽然我也不明白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事情。他的出发点就是错误的,好像男人和女生交往就是为了爬到对方的身上----反正我是不会这么想的。”
“签到吧。”陆契机出声说道。
他却故意歪曲自己的意思,朝着男女之事方向去引。
“就是,我们佛家讲究缘分,因缘两字岂能强求?”孔离高高地昂着脑袋。
于是,何安跨前一步,用自己庞大的身体挡在李牧羊的身前,正色说道:“这位同学,有话好好说,切莫喊打喊杀----星空有星空的规矩,星空也有星空的体统,哪能任由你行此张狂之事?”
李牧羊满脸感激,说道:“谢谢何安大哥。”
书呆子满脸尴尬,说道:“我就是来看看----看看热闹。”
他都不敢和两人对视,声音怯怯地说道:“两位师长----不得干涉学生的选课权,这是学院里面的规定。”
这已经不是言语调戏,而是情色骚扰了。看起来老实巴巴的,没想到骨子里却是这么的贱格下流。
他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说道:“不过你也不要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如果你觉得危险,也可以及时给自己的座师讲述----想必他们能够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
“谁干涉了?”夏侯浅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我难道用剑架在学hetushu.com生的脖子上逼着他们选择道家了?”
----
何安觉得李牧羊也挺可怜的,怎么一入学就得罪了这样一看就来头不小的学生呢?
“我听见了。”何安点头说道:“但是牧羊同学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说那些话是他的那个朋友----叫什么来着?燕相马说的。他是不赞成那位朋友的观点的。他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你还想要他怎么样呢?”
“该死的流氓。”陆契机气愤之极。
“你这是偏袒于他,这就是星空的规矩?”
何安满脸忧虑地看了陆契机和楚浔,心想,如果他们当真在背后害你,我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啊。我一个杂役又能够做什么事情?
“契机,怎么了?”一身黑色劲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正是李牧羊在山下见过并且相处很不愉快的楚浔。
“哼。”夏侯浅白高傲地转过身去。
两人争得太过激烈,吸引了大殿所有人的目光。
“此言差矣。”头戴高冠的男子走了进来,大声说道:“众所周知,天下经典出佛门。有说: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是假名,亦是中道义。又说: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缘起缘灭,因果报应----你是谁?你从何处来?你将去何处?难道你对这些问题一点儿也不好奇吗?难道你不想搞清楚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龙虎山前炼大丹,六天魔魅骨毛寒。http://www.hetushu.com自从跨鹤归玄省,道法兴隆济世间。”一个白衣胜雪的美男子推门而入,朗声说道。“这是何等的逍遥?何等的自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无成埶,无常形,故能究万物之情。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道法玄奇,众妙法门。一旦学有学成,一生妙用无穷。”
“谁不死了?你们道家有哪一位大能是不死的?你给我指出来让我瞧瞧----”
书呆子憨厚地傻笑,说道:“两位师长----说得极是。”
“书呆子,你跑来做什么?难道你还以为有人傻到去选你教授的那门功课吗?你也不好好想想,你有多少年没有收过学生了?”
不过,想到星空学院的赫赫威名,他觉得陆契机这么做也没有什么不妥当。
夏侯浅白和孔离这一对冤家又对上了。
于是,楚浔点了点头,说道:“来日方长。这笔帐先记着,以后再慢慢清算吧。”
一个面相敦厚的书呆子站在门口,因为他的模样实在太过普通,除了陆契机瞄过他一眼,其它人都没有注意过他的存在。
她来到这个世界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说这样的话。自己说休想再爬到头上是成绩方面,以后绝对不会再让李牧羊比自己优秀耀眼踩自己一头。
“同学,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大家都是星空学院的学生,而且又是同期入学,那就有同年之谊了和-图-书----就算不能相亲相爱,互相扶持,你张嘴就是要取人狗命,动辄打杀,学院师长岂能容你?就是我们这些入学新生,心中也会有着这样的质疑----如此素质的学生,怎么就能够进入星空学院呢?不是说星空学院是培养整个人族精英之所在吗?这和我们想象的有巨大的差别----是不是?”
“你自己看吧。”长老将一份竹简推到李牧羊的面前,说道:“有高僧讲佛典,有大德讲道藏,有术士、有占星、有战争课、有经济学、有音乐绘画、还有上古文学----有帝王术,不过帝王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学习。哦,还有屠龙术,有名师讲《龙语》、《神龙的后裔》、以及《屠龙的一百二十七种可能性》----你可以单选,也可以多选。只要你精力充沛,把所有可以选择的都选了也行。不过,贪多嚼不烂,大多数学生只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一门功课做为主修,其它的都是辅修。偶尔去听听课就成了。用得着费太多的心思。”
“我明白。”李牧羊点头。他才不下山呢,他在外面有那么强大的敌人,崔家人一定在山下埋伏了重兵,自己学有所成之前坚决不下山。
不过,他仍然笑着点头,说道:“我定会尽力而为,你也要出行小心----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好好在山上学习,尽量不要下山。”
陆契机并不畏惧何安,冷声说道:“他口出下流之语,难道你没有听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