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21章 你赶紧走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是李思念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李思念的身体紧绷,心跳加速。
李牧羊和李思念还对父母的身世深表同情,觉得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了,不如他们现在这般幸福。
“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我是不可能跟你们回去的,当年你们不要我,现在就不要再来找我----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
一把把李思念抱在怀里,低声唤道:“好孩子,我的好孩子----”
突兀的,一道闪电闪现脑海。她突然间有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李岩也跟着出来,眼神怪异地看着李思念没有说话。
“思念----”罗琦从里屋走了出来,说道:“不是说和同学去游湖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李思念很委屈。
李思念握了握拳头,发现自己现在身体虚弱,根本就不足以支撑她挥出一记破拳的时候,想着好女不跟男斗,女子报仇十年不晚,脸上的怒容瞬间消失,一脸纯真可爱的笑容,小脸红红地说道:m.hetushu.com“这是我家----我想回家。”
这个女人----她不会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吧?
看到女人伤心欲绝的模样和脸上不停流敞的泪痕,李思念越想越觉得可怕,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母亲的美是温婉的,温和的。是小家碧玉的,是寻常可见的。
“妈,这是?”李思念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个女人。他们家很少有亲人,自打她记事起,也只有一个远房的伯伯找过来请求帮忙,其它时候他们家几乎是与世隔绝的。
“思念,要叫夫人----”李岩在旁边提醒说道。
“叫姨。”罗琦出声说道,态度坚决。
“我是思念,请问你是?”李思念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黑袍男人。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也见识了太多的奇人。这些人是敌是友还没办法辨别----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友才对。毕竟,今天跳出来保护自己的人都叫自己‘思念小姐’,那些想要杀掉自己的丑陋怪物都是叫自己‘和*图*书嘶嘶’。
这是血腥味。
“叫姨。”黑衣女人纠正着说道。“我和罗琦情同姐妹,不要把关系搞得生分了。”
她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故事,有一些父母不喜欢要女儿,觉得以后终究是别人家的人,养了也没用,于是就把女儿给送出去给人----难道自己当年被她们所嫌弃,现在又回来想要把自己接回去。
不然的话,他在万里之外怎么就能够未卜先知一般的找了那么多高手来保护他们?
----
李思念很伤心。
大门刚开,李思念就闻到了一股子腥臭的味道。
地是自己家的地,门是自己家的门,自己要回家被人拦截下来了不说,还被态度恶劣地问她找谁----
李思念无奈,只得出声喊道:“姨。”
李思念的火爆脾气就上来了。
李思念觉得这女人莫名其妙,我就是喊了你一声‘姨’,就把你给高兴成这个样子了?
“妈,我遇到了一些丑陋的怪物,它们想杀我----”李思念急声说道。“家里发生和_图_书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人----”
看来家里遭遇过袭击,却又被这些突然间冒出来的友人给搭救了。
罗琦张嘴欲言,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的父亲是李岩,我的母亲是罗琦,他们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根本就不想认识你----”
“怎么可以这样啊?当年不要自己,现在又想要把自己接回去----这算是什么啊?”
而那个女人的美是高贵的、雍容的,让人难以忽视的。
有时候李思念和李牧羊也都觉得奇怪,别人家都有外公外婆叔叔舅舅的,怎么就他们家什么亲戚都没有?兄妹们闲得无聊时,也很想有个舅舅或去小姨家去走走看看的。
“是思念小姐吧?”从前面马车里出来一个身穿黑袍手里提着一把巨剑的中年男人,一脸笑意地看着李思念,问道。
因为她没有戴上帽子,所以李思念看到她那满头秀发盘在头顶。
“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个‘姨’?”
女人说不要把关系搞生分了,但是李岩也不敢太‘熟悉’,只http://www•hetushu•com好恭敬说道:“是,小姐。”
看到他们裸露出来的伤口,李思念胃部一阵恶心,急忙从院子里走过。
李思念已经看到了客人,那是一个身穿黑色劲装外面罩着黑袍的女人。
身边的年轻黑衣人见状,迅速上前帮忙推开了朱漆大门。
“----”李岩和罗琦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演得是哪一出苦情戏?
“母亲----母亲----”李思念急声喊道。她知道家里出事了,可能和她在外面遭遇的一样。
“好孩子。”女人的眼眶就湿润了起来,声音哽咽起来。
“这就是思念吧?”女人一脸温和的笑意,主动走过来握住李思念的手,看着罗琦微笑,说道:“一看就是个聪明孩子。”
眼眶红红,泪流满面。
李思念曾经想过自己的朋友崔小心,想她十年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现在这个女人的模样----
那个高贵女人看到李思念跟着一起哭,自己心里更加难受了。
罗琦不答,走过来拉着李思念的手进屋,说道:“家里来了客和_图_书人。”
难道他们也是哥哥搬来的救兵?
她的母亲罗琦也美,但是这两种美是不同的。
这些味道她已经很熟悉了,那一次家里遭遇杀手袭击时她就闻到过。
“小姐请进,家人在里面等候。”黑袍男人并没有介绍自己,咧嘴笑了笑,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他们家又得罪了什么人物?难道是和哥哥有关系?
她甚至都不知道让李思念如何称呼。
李思念叫不出口。
他们还就这个问题问过罗琦,罗琦说自己是孤儿,嫁给了同样是孤儿的父亲李岩,于是他们就成了两个孤儿的孩子。
他以前是小姐的车夫,守护在小姐身边多年。那种尊敬和骨子深处形成的主仆关系是很难轻易抹去的。
李思念也跟着哭了。
她这么一喊不要紧,李思念的魂啊魄啊都要惊飞了,难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但是仍然用力地推开她,喊道:“你走,你赶紧走,我不想看到你----”
果然,她在墙角看到了几具尸体,两个同样身穿黑色劲装腰挂长剑的年轻男人正在收拾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