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星空牧羊

第122章 那是割肉

这个世界太残忍了,太让人绝望了。
“嗯?”
陆契机不应。这样的话题是她不喜欢的。
“妈----”李思念哭得更加伤心了,说道:“我是不会跟她走的。我不管她是谁,不管她带我去哪儿。我都不会跟她走的。我是你的女儿,以前是,以后也是。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就陪在你们身边----”
“那是你的选择。”陆契机仍然是那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寡淡模样。“我不会对你的人生负责。”
“一切听从小姐安排。”罗琦点头说道。
李岩为难,说道:“这种事情,还是你来讲吧。我嘴笨,怕说不好。”
罗琦一巴掌抽在李思念的脑袋上,骂道:“你在想些什么呢?赶紧回房收拾行囊。”
当然,陆契机是看不到他的眼神的。因为由始至终她都是背对着楚浔。
“思念,你在说什么呢?”罗琦怒了,低声喝道:“怎么跟小姐----小姨说话的?”
嘎----
“是啊。”罗琦点头。“从那里出来的,终究还是要走回去----江南城我们住不下去了。”
“----”
hetushu.com李岩叹了口气,说道:“别想太多,牧羊和思念一样----”
都还没有下定决心呢,李思念竟然都已经能够猜中自己的心事----自己家的孩子怎么就聪明到这种程度啊?
罗琦大惊,说道:“你----都知道了?”
“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思念眼睛圆睁,嘴巴微张,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似的等待着母亲的解释。
“这个丫头平时就喜欢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罗琦没好气地说道:“不过这孩子说的那些话还是挺让我感动的。以前是我的孩子,以后也是----你说,要是牧羊遭遇今天这样的一幕,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要是牧羊也能够对我说这么几句话,我就是死也值得了。”罗琦眼角酸涩,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一起回去?”李思念瞪大眼睛看着母亲罗琦,说道:“你和父亲----也跟她回去?”
楚浔想了想,说道:“说的也是。一无是处,其它的怕是也不好选择吧。反正世间也没有龙,他也就不用跑去送死----想和*图*书来倒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黑衣女人握紧罗琦的手,红着眼睛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以前你我就情同姐妹,而且----而且我又欠下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无论如何,我也要护你们周全。不然的话,我也不会伪装出行长途跋涉赶到江南。就是知道你的性子,知道一般人没办法把你们请回去,所以我才亲自来了----这次他们没有准备充分,下次就不一样了。江南是非之地,还是赶紧离开为妙。到了天都,自然有我们照应。你们就住在陆府,谁也动不得你们。”
李思念号啕大哭,伤心欲绝。
“因为你选择了屠龙。”楚浔一脸深情地看着陆契机说道。
“----”
想到自己将要经历那样的场面,她的心就抽痛的厉害。
那是割肉啊!
龙字甲号楼的木门被人推开。
----
“我知道。”楚浔笑着说道。“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你比我优秀,也比我聪明。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有一个人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在你身边,这种感觉很让人安心----你想,那就是和图书他吧。即便这只是你的习惯和将就,我也甘之如殆地接受这份情感。”
为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后又让自己知道真相?
黑衣女人大喜,说道:“罗琦,你答应了?”
那些长辈,他们自私自利到了这样的程度----怎么还好意思要来认回自己呢?
“楚浔----”
“好。你们简单收拾一下,我们立即出发。”黑衣女人说道。
“你呢?”陆契机反问着说道:“你为什么选择屠龙?”
“你赶紧走,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听,我不听----”
“可能吧。”李岩有些心神不宁,说道:“她问自己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不是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罗琦看了李岩一眼,说道:“你来给孩子说。”
李思念用力的推开那个高贵女人,奔到罗琦的身前用力的抱着她,说道:“妈,我不走,我是不会跟她回去的----”
房间里面,李岩和罗琦正在繁忙地收拾行装。
他们来到江南十几年,这幢院子也住了十几年。现在突然间就要离开了,一点儿心理准备hetushu.com也没有。情绪低落,百般伤感。
让自己平平淡淡的过一生不好吗?
“小姐知道我们在江南的日子不好过,就想着过来接我们去天都。我和你爸原本还有一些犹豫,毕竟,江南咱们住了多年,对这周围的一切也都有了感情。但是你回来说游湖的时候遇到一些丑陋的怪物要杀你----这江南城我们就没办法住下去了。我想过了,这一次咱们就跟小姐回天都。”
“我们不是同一类人。”陆契机沉声说道。
她心里清楚,一旦回归天都,一旦进入陆家,他们两家就再也割裂不开了。牧羊这个儿子,她也没办法留住了。
“妈,我还是----你的亲生女儿?”李思念看看黑衣女人,又看看母亲罗琦,出声问道。
楚浔知道她不喜欢,笑着解释着说道:“我的父亲是一个悠闲王爷,所以我也注定是一个悠闲王爷----权弈之道我是不敢选的,我要是主修那个,我爹会立即派人上来把我接回去。军事课程我也不能选,不然我那些堂兄弟们要问我是不是对西风军事有什么想法。佛门道家对我来说也没有什http://www.hetushu•com么意义,楚家家传的功夫就足够我修炼了----除了这些,我选择绘画或者音乐,又和屠龙有什么区别呢?”
楚浔一脸愤怒地走了进来,说道:“那个白痴竟然住在我们隔壁,他也选择了屠龙专业。他屠什么龙?他有什么资格屠龙?”
罗琦用力的搂着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说道:“傻孩子,又不是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们一起回去----”
“思念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罗琦出声问道。
罗琦无奈,看着李思念说道:“你也知道,咱们家最近发生了好多的事情。上一次有杀手袭击,咱们一家人全都受伤。要不是那个燕相马燕少爷,恐怕我们家就得家破人亡。今天家里又跳出来几个人,举刀就朝我和你爸头上砍来,要不是他们及时赶到,恐怕我们俩就凶多吉少,你回来就见不着我们了----”
“小姐----”罗琦神情复杂,说道:“还请小姐多多庇护。”
站在后院看着外面云浪翻滚的陆契机没有转身,声音低沉地说道:“他选择屠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