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23章 胆敢偷师

李牧羊闭上了眼睛,久久地倾听着海潮,感受着这哀伤的情绪。
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漆黑的天幕如盖,一条红绸穿棱其间。就像是一颗划过天际的星辰,又像是一条燃烧着的火焰。
“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样可以让我时常保持清醒和拼命学习的动力。”
李牧羊一大早就起床了,这是他练习《破体术》之后养好的良好习惯。
“看风景?”陆契机不信,眼神上下审视着李牧羊,说道:“胆敢偷师,难道你当我不敢杀了你吗?”
“是谁?”一声冷喝传来。
李牧羊在小院里走了几趟《破体术》,又按照自己的学习步骤练习了一会儿破拳。
“偷师?你在开玩笑吧?我家传的《破体术》是世间第一等的修行功法。我还有羊师、孔师和夏候师三位名师做我的老师,我需要向你一个毛都没有长齐全的小屁孩儿偷师?你有什么值得我偷的?就算你人让我来偷----我也根本就不会看你一眼和_图_书----”
万籁俱静,难闻人声,难见活物。
“谁跟踪你了?”李牧羊气极,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想追求我就明说,干嘛要倒打一耙把责任全推到男生的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不会接受你的。“我是过来看风景----”
当他看到那一头耀眼的紫色头发时,李牧羊的观感大变,心想:“竟然是这个臭婆娘,她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早知道就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了,没想到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不换了。”李牧羊抹着眼泪说道。“我就住在这里了。”
他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
李牧羊走过去时,立即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
他更想知道,他能够在这里得到什么。
想到自己体内的那条黑色巨龙,李牧羊心想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它嘶吼着,挣扎着,排泄着万年难平的冤屈。
李牧羊站www.hetushu.com在窗前看了一阵子,眼眶再次湿润起来。
“是我是我。”李牧羊急忙出声喊道。“星空的学生----”
“好美啊。”李牧羊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
何安看得于心不忍,递了一块丝帕过去,说道:“要不我再去给帮你申请申请,帮你调一个看不到怒江的号宿----这还是按照老规矩安排的,据说星空初建的时候,屠龙系是整个学院最强大也最受重视的院系。星空给屠龙系的学生最好的居住环境和最好的导师团队。因为有一位星空强者特别喜欢怒江,所以校长特别把面对怒江这排最好的号宿拨给了屠龙系。”
他捂着胸口退了回来,声音悲伤地说道:“不行了不行了,又要哭了----”
李牧羊推开院门,朝着东边的山崖走去。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东边的天际露出一抹带状的红光。
想到自己住在墓穴的边缘,李牧羊的心情就更加不和*图*书好了。眼泪也流敞的更加急切。
难道哪个传说是真实的?怒江----里面流敞的当真是龙血?
李牧羊身体一偏,气刀从身边穿过。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不就到了那些巨龙的墓地了吗?
比声音先到的,是一记凌厉的气刀。
“这样的话----那好吧。”何安终于决定不再勉强了。
“后来屠龙系落魄,也有不少院系开始打这边的主意。但是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一个院系成功。屠龙系好几年没招到学生,这些号宿竟然就这么空着----学校里面可是有着不少议论的声音,当然,没有人敢在校长面前提这些事罢了。”
雾幛重重,浪涛翻滚。
刀子劈在他身后的一棵千年松柏上面,松柏树干上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口子,整棵松树都被这强大的气劲给贯穿。
收功之后,发现时辰尚早,天还未亮。
李牧羊再次走到窗户边沿,浪涛声声,红浪高卷,一条红色巨龙波澜壮阔http://www.hetushu•com,震撼天地。
李牧羊不知道石头里面躲藏的是什么人,但是能够一出手就这么凶狠霸道的,想来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嚓----
耳边有风声呼啸,脚下有流云起伏。山高且险,嶙峋怪石堆积其间,就像是一只只隐藏在黑暗里面的怪兽。
“有些人是见不得红,你看那怒江红得像血,颜色太鲜艳了,伤眼睛。还有很多人说江水是被龙血染红,呵呵,我是不信的,那得多少条龙才能够把这江水染红啊----也有可能是眼睛出了什么毛病,不会是进了沙子吧?”
“那可不行啊。房子住得不舒服,哪还能勤学苦修啊?”
天色稍暗,云雾缭绕。
“这女人真漂亮----”这是李牧羊的第一反应。
李牧羊用丝帕擦拭眼泪,说道:“这哪里是怒江啊,这分明是泪江嘛?再这么下去我的眼睛都要哭瞎了。以前吧,我就觉得我有点儿多愁善感。为秋叶而悲,而春花而喜。没想到进了星空学院之后别的m.hetushu.com还没有学到,这个毛病倒是更加明显了。你说,我怎么看到那怒江就想流眼泪呢?”
何安离开了,李牧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我都洗了几天了,哪里有什么沙子?”李牧羊反驳‘眼睛有病’的说法,想起那个有关怒江由来的传说。传说怒江原名叫做潜江,后来被龙血染红就像是发怒的巨龙,所以又被人称之为‘怒江’。
感同身受!
陆契机紫眸闪现,拳头里握着一把红光,声音仿若来自幽冥之外,说道:“那我们就在此做个了断吧。”
“你跟踪我?”陆契机眼神冷洌地盯着李牧羊,一幅杀气腾腾的模样。
善良的人还好讲道理,不善良的人就赶紧报后台。这是李牧羊这一段时间的最大感悟。
云雾中间,走出一个身穿白衣仿若仙人的漂亮女人。
他要住在这里,这是他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声音。
“别哭啊。这号宿还换不换啊?你要是点头,我就再去加把劲儿。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还能够被规矩给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