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26章 此子可恶

神州大陆习惯将各种兵器划分为九品,大多数兵器是不入品级的,只是一些凡铁和粗糙的做工而已。稍微强一些的可以入下三品,更好一些的可以进中三品,最好的可以进上三品。像是刚才羊小虎所说的惊龙弓,那是传世神器,不在九品之列。
看到林沧海出手把那危险一剑给拦下,羊小虎也跟着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过来,训斥说道:“楚浔,有话好好说,怎么能向自己的同学拔剑?”
被他这样一处理,倒是成了一段知耻后勇的佳话。
羊小虎轻轻叹息,说道:“你们这样----实在是让为师为难啊。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不要让他沉到心底,仇恨是苔藓,是可以在内心的角落里疯狂生长的。今天这件事情既然被我所知,那我们就当场把这个问题解决吧----”
羊小虎又看向楚浔,问道:“楚浔,怎么样才能够让你和李牧羊同学冰释前嫌?”
“----”羊小虎觉得这些m•hetushu.com学生没办法教了。一个个的都能上天了。
李牧羊也在笑,但是笑容里却有更深的东西。
“你让我重新看清楚了自己,这还不算是大功一件吗?”楚浔笑着说道。
“我来自西风帝国,因为小有才名,一直被人吹捧至今。虽然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心里还是有一些飘飘然。今日你以指挡剑,让我深受震撼,心情也极其感触。”
羊小虎看向李牧羊,问道:“李牧羊,怎么样才能够把今天这桩事情了了?你和楚浔把过往的事情全都抹掉,重新成为同窗和朋友----”
“这样才好。”羊小虎满脸高兴地说道。“楚浔,你和李牧羊也化干戈为玉帛吧,几句口角之争,可不能影响同窗感情。以后的学习中,还有很多地方是需要你们几人同心协力互相配合的----”
楚浔冷笑不已,说道:“羊师,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李牧羊无故侮辱同学,欺人太甚http://www.hetushu.com,不留口德。恶气不出,我心不平。”
楚浔眼神冰冷地盯着李牧羊,说道:“羊师,此事恐难做到。我没有一剑将其杀了已算是他的幸运,更不可能和侮辱过契机的人成为朋友----今日有羊师在场,此事暂时不提。但是,它日我必会再次向其讨还公道。”
楚浔解开腰间的剑鞘,把手里的长剑插入鞘中,双手捧给林沧海,说道:“送给你。”
楚浔突然出剑,当真把羊小虎给惊了一跳。
“他能够接下我三剑。”楚浔沉声说道。
羊小虎用力的鼓掌,笑着说道:“好,楚浔同学有此觉悟,实在是大喜之事----沧海,既然楚浔同学想把此剑赠送给你,你就接受这番好意吧。等到以后你们的名字响彻整个星空的时候,这件事情必会被那些吟游诗人传诵。”
楚浔大力的拍拍林沧海的肩膀,两人相视大笑。
“不不不----”林沧海赶紧摆手,红脸说道:“hetushu•com君子不夺人所好。再说,无功不受碌,我不能收你的剑。”
林沧海松开了手中长剑,一脸笑意地看着楚浔,说道:“楚浔哥哥,你这把剑是西风铸剑名师长孙忌所制,用得是北海黑金石为材料,是吗?”
“重新看清自己?”林沧海不解,出声问道。
“神州浩大,猛士如云。现在取得的一点点成绩放在星空之下,也不过就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而已。拼尽全力,也不一定能够让人看到自己----天道漫漫,神通万千。我辈自当更加努力,才不负这一趟星空之旅。”
“是啊是啊。接着吧,我就喜欢这种宝剑赠英雄的故事----”铁木心哈哈大笑着说道。
“老师,是他举剑要刺我,我没有剑,也没有和他对砍----”李牧羊辩解说道。
羊小虎又看向李牧羊,问道:“李牧羊,你怎么看?”
“喜欢。”林沧海连连点头,说道:“自小好剑。”
李牧羊抿嘴微笑,说道:“老师,朋友以心相交,以hetushu.com情相待----如果能够成为真正的朋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牧羊在所不惜。”
他根本就不看楚浔一眼,声音清朗,态度坚决地说道:“我们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强拉来的朋友看着就厌烦----有些人是注定不能够成为朋友的。既然这样,那就保持自然的状态好了。”
此子可恶!
“你问他。”李牧羊指着楚浔说道。
“----”楚浔又想拔剑砍人。手摸向腰间的时候才突然间想起,他的那把佩剑已经送给林沧海了。
羊小虎不知道这才刚刚开学怎么几个新生就闹成这幅势成水火的模样,在中间劝导着说道:“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就是争吵了几句吗?用得着这样?刚才我还在说要你们做肩并肩背靠背的好朋友,好战友,这才一会儿的功夫,你们就要举刀对砍----”
“谢谢。”楚浔扫了一眼他腰间配得长剑,问道:“你喜欢剑?”
要是他的第一堂课就发生学生斗殴事件,那他会被孔离和夏侯浅白给hetushu.com笑死,他们一定会说看看能力不足还是没办法压住这些学生吧,那些学生也是眼瞎怎么就选了屠龙这个鸡肋专业呢当真是浪费了那么多的好苗子----
林沧海终于伸手接过宝剑,说道:“那么我就收下了----。”
“大好时光不容辜负,追星赶月正在此时。对一个男人来说,还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吗?”楚浔再次把手里的宝剑送了过去,说道:“请务必接受。此剑送出去了,这件事情才更有意义。那失去的宝剑可以时刻提醒我,你需要更加勤奋更加努力。”
“我可以接下他三十剑,但是朋友----这两个字就不要随便拿来做交易了。”
“可入一品。”林沧海称赞着说道。
“不错。”楚浔沉声说道。被一个貌不惊人的小屁孩儿把剑给夹住了,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
他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楚浔,心想,这个家伙很不简单嘛。明明是一桩丢脸的事情,而且他的处境极其的被动,面对林沧海时生气不雅,不生气又显得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