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30章 凤凰之心

李牧羊又开始忧虑起来,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场三角恋。
陆契机沉默不语。
所以,这个女孩子对自己的好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只要有了缘分,那就证明有了感情。
他认真地打量了一番陆契机的表情,又很是认真地端详了一番她的眼睛,发现她确实没疯,和往常一模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啊。”千度的嘴角含着一抹笑意,说道:“那样的话,我就不适合听了。还真是一个没有耳福的人呢。”
可以说是上一辈子的仇怨,也可以说是上一辈子的孽缘。
陆契机轻轻叹息,看着楚浔说道:“不用想了,你想不明白。”
“一定会去的。”李牧羊点头说道。看了林沧海一眼,说道:“如果方便的话。”
“你是不如他。”陆契机面无表情地说道。她的情绪越是平静,越是让人认定这就是她的真实想法。“他是我的对手,你不是。”
“----”楚浔感觉自己的胸口又被人插了一刀。
“----”楚hetushu.com浔觉得自己已经被插得遍体鳞伤。什么叫做这是‘我和他的事情’啊,我希望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好不好?
“----”
“你不说,我自然是想不明白的。”楚浔重新走回陆契机的面前坐下,说道:“契机,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告诉我,我和你一起承担。”
“宿命。”陆契机说道。
“哦,当真是很别致的喜好呢----还有其它的爱好吗?譬如音乐啊绘画啊之类的。”千度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好像对任何事情都极度有耐心的模样。
他感觉到自己现在失血过多,头晕目眩,需要好好休养个一年半载。
陆契机眼里紫眸闪耀,身体仿佛置身于熊熊火海之中。
狠声说道:“不,我要让他永远没有苏醒之日。你,放弃吧。”
“牧羊同学,你平时都有什么爱好呢?”千度轻声问道。
他不在意,只要身体上还有插刀的地方,他就会鼓足勇气再次迎头赶上去,说道:http://m.hetushu.com“那我帮你去把李牧羊杀了,这不正是你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吗?”
“唱歌算不算?”李牧羊问道。李思念失眠的时候,都会跑到他的房间他的床上逼迫着李牧羊给她唱催眠曲,被逼迫的次数多了,李牧羊的嗓子倒是练习出来了----这算是他唯一的特长了吧?
“睡觉。”李牧羊说道。以前他确实最喜欢睡觉啊。
“----”楚浔觉得陆契机说的话他已经听不明白了。这女人没疯吧?
楚浔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抽了一记耳光,还没来得及对人抗议说你打痛我了,胸口又被人插了一刀----
那就是自己疯了?不然的话,怎么都听不懂一个正常人说的话了呢?
“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陆契机终于懂得斟酌用词,说话感觉也含蓄了许多,说道:“何必自取其辱?”
“那个李牧羊----他当真能够继承你的能力和意志?等到他苏醒之日----”陆契机握起拳头,手掌和*图*书间便握有万道精华。
失魂落魄,连院门都忘记帮忙带上。
这就是陆契机啊,冷酷无情、直来直往、从不给人留情面的陆契机。
什么叫做宿命?
李牧羊认真地回想过一番,自己当初在山脚下面脱裤子取金币的时候,只有陆契机等极少数几个人看到,绝对不包括身边这个千度在内。
虽然现在表现的还不是很明显。
“牧羊同学会唱歌吗?真是太好了。有机会一定要听听哦。你可不许藏私。”千度侧脸看着李牧羊,一脸恳求地说道。
想到陆契机上辈子竟然和李牧羊那样的混蛋家伙有感情,楚浔就难受的不行----虽然他并不相信他们上辈子就认识。
“千度姐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林沧海笑哈哈地说道。
李牧羊羞涩不已,红着脸说道:“我只会唱催眠曲----都是唱给我妹妹听的。”
千度看向李牧羊,说道:“到时候牧羊同学也要一起来听哦。”
“你承担不了。”陆契机说道。“这是我和他的www.hetushu.com事情。”
林沧海若有所思地看了李牧羊一眼,微笑不语。
“千度姐姐,我也会唱歌。”林沧海快步跟了过来,一脸笑意地对千度说道:“我会唱大武名谣。还会唱一些很有激情的战歌,那是战士人喜欢的歌曲----姐姐要是喜欢的话,我很愿意唱给姐姐听。”
陆契机起身,走到后院看着那红如鲜血奔腾不息的怒江,寒声说道:“你我恶斗万年,历尽日月星辰变幻。我形体破灭,尚且存有凤凰之心。你却魂飞魄散,一身修为智慧化作龙王的眼泪落在一个废物小子的身体里面----你落此伏笔,是因为不甘委屈吗?万年前你要行的罪恶之事,现在还想卷土重来吗?”
楚浔离开了。
“那真是太好了。”千度点头说道,伸手摸摸林沧海的脑袋,就像是姐姐在宠溺自己的弟弟,说道:“那我就耐心地等待着了。”
“我不明白。”楚浔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被自己喜欢的女人认为自己不如另外一个男人,这是任何一个和-图-书男人都难以接受的事实。“你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为什么他就成了你的对手?”
不过他很快又退了回来,帮陆契机关上院门后才再次离开。
楚浔转过身来,气愤地说道:“怎么?在你心中我连那个白痴李牧羊都不如?”
“这算是什么狗屁解释啊?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狗屁的宿命啊?”楚浔处于爆发的边缘,说道:“我是第一次见到他,你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他就成了你所说的那个什么----宿命?就算当真有宿命这种东西,那也应该是我才对----是不是你们之前就有接触?你们在什么地方见过?”
----
这让李牧羊心生警惕。
“这一世,没有。”
“你同意了?”
楚浔很想躺倒在地上。
不然的话,这么一个温柔可爱漂亮之极关键还那么的善解人意有气质的女孩子怎么会主动向自己表达好感呢?她的这种行为简直颠覆了李牧羊同学十几年的人生观。
她有什么企图?是不是天都崔家派来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