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36章 选择相信

离开的时候,李思念揉捻着陆天语的胖脸,笑着说道:“小弟弟,你真是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你哦。”
“阿姨,你可以叫我天语。”陆天语跑到罗琦面前鞠躬,说道:“我常听我母亲说起过你呢。”
公孙瑜这才满意,看着罗琦说道:“罗琦,赶路辛苦,今天不是叙旧的时候。反正你以后长住天都,我们有的是说话的机会。今天你们先去洗漱一番,早些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商量----思念读书的时候也要提前定下来。这是大事,可不能耽搁了。”
有些事情是陆家秘莘,可是不讲明的话又难以自圆其说。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为难了。
“----”
“真是个好孩子。”罗琦笑着说道。伸手在怀里一阵摸索,想要送一件什么礼物给陆家的这位小少爷。可是摸了半天却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要是普通的孩子,她给一些碎银子或者直接给金币也行,问题是人家是陆家的小少爷,你要是给这些东西不是太俗气惹人笑话了吗?
“----”
陆天语倒是机灵,双手接过礼物,很是认真地鞠躬道谢,说道:“谢和图书谢叔叔,谢谢阿姨----我很喜欢这件礼物,一定会好好珍藏的。”
顿了顿,又说道:“还有这个思念姐姐----好像对我很有敌意呢。她不喜欢我?这怎么可能?我表现的一直很可爱啊。”
“都早些休息吧。需要什么要告诉下面的人,可别委屈了自己。”公孙瑜嘱咐着说道。
陆天语站在廊檐,看着母亲消失在鱼帘中的身影,脸上的傻笑就变成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
公孙瑜点了点头,说道:“我去和你父亲说会儿话,你快去房间歇息吧。”
“思念,不要乱说话。”罗琦急忙呵斥,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一个小丫鬟在前面撑灯,公孙瑜自己撑伞,朝着丈夫工作的书房走了过去。
----
“李岩----罗琦,你们俩不用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他不缺这个。”公孙瑜知道这夫妻俩的为难,想要阻止他们的动作。但是看到他们尴尬的表情后,立即就转变了态度,笑着说道:“天语,既然是你叔叔和阿姨送给你的礼物,那你就收下来吧。http://m•hetushu•com要好好珍藏。知道吗?”
“呵呵----”陆天语傻乎乎地笑着。
他摸着自己的胖脸,轻声说道:“家里真是越来越热闹了----李牧羊,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真是好奇啊。”
“妈,你们以前就住在这里?”李思念冰雪聪明,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圈圈。
果然,她又开始欺负陆家这个小少爷了。可怜人家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他摇了摇头,矮小的身影朝着那闪耀着灯火的后院走去。
“最近我们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给你瑜姨写了一封信。原本想着请她帮忙给你哥哥找一所好学校,没想到你哥凭自己的能力考进了星空学院。后来又有杀手袭击,你瑜姨担心我们的安危,就赶到江南把我们接了过来----”罗琦解释的艰难无比,这对她来说当真是一桩非常痛苦的事情。
等到丫鬟婆子们把李岩罗琦都送去休息,公孙瑜转身看着陆天语,问道:“你父亲在哪里?”
“嗯。”李思念点头。
“嗯。文书和司机,相处久了,就有了感情。”李思念笑嘻嘻地说道。“听起和-图-书来还挺浪漫的。”
“母亲。”李思念伸手握住母亲的手,说道:“其实我有很多问题要问的。但是,既然你已经给了我解释----那么我就选择相信吧。”
“总算是安顿下来了。”罗琦坐在客厅的木制椅子上,伸手抚摸着身边的茶几桌子,说道:“真好。和以前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面露为脸之色,说道:“很多年以前,我和你爸就是陆家的人。我给小姐----你瑜姨打打下手管理一些商业上的事务,你爸就负责给你瑜姨驾车。我们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因为父亲和母亲都出自天都陆府,但是我和哥哥以前却从来都没有听你们说过以前的事情,甚至都不知道你们曾经来过天都----”
“小姐----姐,那你也早些休息。这次真是辛苦你了,让你大老远的亲自赶到江南。”罗琦终究还是有些不习惯,出声说道。
“因为母亲曾经是瑜姨的文书父亲是瑜姨的车夫,所以瑜姨接到母亲的一封求助信后就不远千里的赶到江南亲自把我们给接了回来?而不是选择找人送信或者派遣得力助手过去接人?”
和_图_书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一路走来,瑜姨一直在询问我哥哥的信息。虽然她掩饰的极好,更多的时候是把视线焦点放在我的身上----可是,她应该没有见过我哥吧?为什么每次提到我哥哥的时候情绪都格外的激动?”
“然后?然后我们就到了天都住进了陆家。”罗琦说道。这个故事结束得实在太仓促了,给人一种烂尾的感觉。
“姨,你真好。”李思念回握着公孙瑜的手说道。
“然后呢?”李思念双手托腮,一脸好奇地问道。
“你哥什么时候睡过你房间了?都是你跑到你哥房间玩结果困了就不愿意挪窝了,你哥轰你都轰不走----”罗琦又习惯性地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吵架’。想到这里不是自己远在江南的那个小家,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家儿子女儿的一些私事实在不妥便及时的停住了。
她私自跑到江南去接罗琦夫妇,总归是要给陆家一个解释的。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和你爸都觉得天都不适合我们,所以我们就带着你哥哥回到了江南。后来又生下了你。”
又拉着李思念的手,说道:“思念这两天先好http://www.hetushu•com好休息,过几天我让人带你去参加一些天都的宴会,很快就会和这边的那些公子小姐熟悉起来。年轻人就要多往来走动,可不能总是一个人闷在家里。”
罗琦看了李岩一眼,李岩赶紧转过头去,说道:“我去打水给你们娘俩洗脸。”
她看向陆天语,笑着问道:“这位就是天语少爷吧?”
“是啊。一点儿都没变。小姐有心了。”李岩感激地说道。
反正事情她已经做了,等待她的是什么也并不在意了。
李岩走了过来,从怀里摸出一把镶着宝石的匕首,递给罗琦说道:“这是以前一位长者送给我的礼物,我带在身上珍藏多年,就把它送给小少爷吧。”
“我哪有乱说话了?我和李牧羊不是从小睡到大的?一个月以前他还经常睡到我房间呢。”李思念反驳着说道。
“什么?”罗琦表情微愣。
李思念眨了眨眼睛,看着罗琦问道:“你希望我相信吗?”
“----”
罗琦拉着李思念的手坐下,说道:“思念,有些话我早就应该和你说的,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和你讲。”
“之前父亲在书房。”陆天语笑呵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