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38章 轮回之剑

于是,他退让到一侧,做出邀请的手势,说道:“请进来坐吧。”
《无名者记器》里面的内容李牧羊已经看过好几遍,几乎都可以背下来了。自从他的身体开始‘变异’之后,他的记忆力也开始越来越好,好到连李思念和崔小心这两个江南才女都叹为观止的地步----
那一剑如此真实,如此的凶险。
他看不到那个人的模样。
你看看,难怪很多人都说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曾经纯白如纸的李牧羊同学都被染得黑不溜秋的跟他的肤色似的。
李牧羊躺在后院的石头上看书,看的正是他从图书馆借出来的《无名者记器》。
“牧羊兄,你怎么了?”林沧海关心地问道。
李牧羊原本是想说让他们先走的,但是林沧海既然都已经说出要等自己的话,李牧羊也就不好意思再把人赶走了。
李牧羊之所以还没有把这本书还回去,是因为他有个问题还没有想明白:这本书到底是谁写的?这个无名氏到底是谁?
李牧羊一直搞不明白,第一次见面,陆契机为什么就一直盯着自己和图书。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自己曾经把她叉叉OO过多少遍似的----
三方现在相安无事,却又危机重重。
“可是,他到底是什么人?他是谁?”李牧羊拼命地努力,拼命地去回忆。头痛欲裂,记忆海被片片撕碎,额头上面的血管都快要炸裂开来一般。却仍然没有想到那个人的脸。
他的父母怎么样了?李思念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啊----”
那句话果然说得没错:一起扛过缸的才有可能是最好的朋友。
林沧海转身看了千度一眼,说道:“那好,我们等你----”
就像是已经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李牧羊却已经是大汗淋漓,身上的星云袍都快要湿透了。
“也就是说----”李牧羊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这个无名氏是自己认识的人,是自己熟悉的人----而且,是最终毁灭自己的人。”
现在的李牧羊皮肤白了许多,原本就不错的面容就更显清秀标志。身穿一套白色的星云袍,脚着登云靴,长发用木簪子束起来,倒是和*图*书给人一种风度翩翩美少年的感觉。
“那一剑----”李牧羊喃喃自语。
“没事,我没事----”李牧羊伸手阻止林沧海的靠近,连声解释着说道:“想到那种画面,就心潮澎湃----”
“那无数次的噩梦----那条撕裂自己的胸腔破体而入的黑龙就是他临死时的状态----”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这就过去。不过我要先洗个澡。”
千度和林沧海进了李牧羊的小院,千度看着远处波澜壮阔的红色怒江,轻叹着说道:“龙血之江,果然名不虚传----当年无数屠龙勇士斩龙头放龙血形成这红色血江,是何其英勇壮烈的画面啊。”
“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挥出去的那一剑,能够让那么强大的黑龙都难以抵挡?”
----
“----”李牧羊身上的汗就流得更加急速了。
她想的美!
“无忧师兄是个好人,他一定不会拒绝自己这么不要脸的请求吧?”
其实主要是李牧羊和陆契机的矛盾,楚浔是和-图-书连带着的----搭头。
千度眼神炽烈地看着李牧羊,说道:“牧羊同学,等到它日我们习得屠龙技,也应当效仿先贤,屠灭巨龙,留名青史----你觉得如何?”
他记录了世间神器,甚至连龙王的眼泪这种极其罕见的东西都有所涉猎,想来他也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敲门的人是林沧海,千度一脸笑意地站在林沧海的身后。自从上次三人齐心协力打败了长白七葫芦之后,他们三人的关系明显的亲络了许多。
那道光剑犹如巨型光柱,铺天盖地,几乎照亮了整片夜空。
“到底是谁呢?是谁呢?是谁呢?”李牧羊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是谁呢是谁呢是谁----”
天色明亮,阳光正暧。
李牧羊心想,还是得找个时间再和解无忧师兄好好聊聊,请他帮忙往江南送一封家书。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怕自己会永远地沉沦进那未知的世界。
李牧羊逐渐适应了怒江的愤怒。
“那是轮回之剑----”李牧羊终于想起来了。“这一剑轮回的正是自己,是自己身体和_图_书里面的那头黑龙。”
“我觉得----”李牧羊拼命的点头,说道:“很好啊。很多人都这么想----咳咳咳----”
突兀的,一道光剑刺向他的胸口。
哦,跟他以前的肤色似的。
“因为黑龙面对这一剑的时候难以抵挡,所以临死之时把自己的毕生修为和智慧藏进了这滴龙王的眼泪里面?”
林沧海脸上带着招牌似的笑意,说道:“要去上课了。羊师说今天要学习《龙语》----”
他让人生出难以遮挡,唯有一死的无力感。
屠龙专业有七个人,却分成了三个小团体。陆契机独立独行,楚浔是她身边雷打不动的跟班。来自大漠的大块头铁木心和来自天府的大块头蔡葩走得比较近,李牧羊好几次看到他们一起去清膳堂吃饭。
李牧羊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即便是已经正式进入了星空学院,李牧羊心中仍然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压力。
他总觉得这本书非常的熟悉,就像是以前曾经看过一般。
只是时间太过久远,记忆又太过模糊,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到http://m•hetushu.com底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看过----
李牧羊应了一声,赶紧跑过去打开木门。
假的,是虚幻的。
看惯了那鲜红似血的江水,听多了那惊涛拍岸的咆哮,心态已经逐渐平和。
李牧羊猛地坐了起来。
门口有人敲门。
他在星空学院抱了那么多条大腿,那些大腿有没有发挥出什么大作用----直到现在,没有一条大腿给他什么反馈,就好像是完全忘记了被自己抱住或者抱过这件事情似的。
但是,他不想去想,有些念头就像是春季田野里的野草疯长。
苍劲有力的小字,一笔一划都像是被用膜笔深深地刻进羊皮卷纸里面似的。
咚咚咚----
那道剑光光明巍峨,却又让他感觉到一种窒息的压迫感以及----危险。
星空学院太偏,通信又极端的不方便。李牧羊倒是想要骑鹤下江南回家看看,可是他没有鹤,也骑不了----
但是那莫名其妙存在却又持久弥漫不散的悲伤一直萦绕心间,日复一日,终将化作剥开层层云雾的力量和改写人类史书的巨手。
它是光明之剑,也是毁灭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