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47章 宋家玉树

李牧羊心情稍微轻松许多,再次试探着读出两个音调后,怒江仍然没有发怒。
“宋停云?”李牧羊凝神静气的想了又想,再三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少年,甚至连见都没有见过。
李牧羊说过他会来,他就一定要过来。
他的手心开始冒汗,算计着杀人灭口的可能性以及如何脱身避开星空学院追责的办法----
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一头巨龙,他们在屠戮自己的时候,难道还会放过自己的家人不成?谁知道自己的家人是不是龙呢?
不过,李牧羊也能够预料到这种事情的危险。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怒江之怒和他的吟诵的那一篇祭祀文有关系。
千度看向李牧羊手里握着的那本《龙之语》,笑着问道:“牧羊同学,这本书都能看得懂吗?”
“看不懂。”李牧羊摇头,说道:“实在是太难了,看起来就像是看天书一样。所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还错过了怒江中的奇丽景观,遗憾啊。早知道就不看了。”
“可有冤仇?”
于平地处起惊雷,可一言定乾坤,说的这是这样的庞然大物。
千度摆了摆手,转身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自己的小院走去。它的小院在最西边,中间隔着蔡葩、林沧海和铁木心几人的小院。不过,每一幢小院都是紧挨着的,走起来几步就到了。
天色尚早,晨曦初现,李牧羊就起床了。
如果自己有几头巨龙做下属,那http://m.hetushu•com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得?天都崔家,他们又能奈我何?
“宋停云。”剑眉少年冷声说道。
“无怨无仇。”
千度笑笑,说道:“我相信牧羊同学在龙语上面的天赋,只要你坚持下去,一定能够取得非凡的成就----那么,晚安吧。”
倒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或者用事实给予孔离和夏候浅白一个巨大的反击,他怕自己言而无信惹怒了这两位星空名师,致使他们不愿意再出手保护自己的家人。
李牧羊是被自己喊起来的,却没看到想给他看的风景,这让林沧海心里充满了愧疚。
主动对着他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在下李牧羊,还请多多关照。”
是不是说,只要自己继续吟诵下去,就能够召唤那些巨龙的魂魄,让它们为自己所用----
等到把两位同学送走,李牧羊把院门关闭,插上门栓,心脏这才砰砰砰地跳的厉害,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神州大陆,佛门以天音寺为正宗,道家以龙虎山为牛耳,这两个宗派声势浩大,强者如云,门下弟子达百万之巨。
佛道争锋,这是千百年来都难以解决的难题。时而佛门占据绝对优势,时而道家得到各国王室的大力扶持。
写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又取出那本放在枕头下面的《龙之语》轻轻的抚摸着。
崔照人好看,解无忧也好看。包括那个燕相http://m.hetushu.com马----他也不难看。
“千度同学,晚安。”李牧羊笑着说道。
想到自己竟然可以操纵怒江,召唤龙魂,李牧羊就有种心跳加速热血沸腾的感觉。
刚才林沧海和千度说过,这一次的怒江异象惊动了整个星空学院的生员,那些修为境界更加高深的老师甚至院长级的人物应该感受的更加清晰深刻。
现在神州变成了佛道鼎立的姿态,和这两个宗派产生的无数强者竭尽全力努力打拼是分不开的。
“晚安。”李牧羊笑着说道。
无论是天音寺里面的一句禅机,还是龙虎山里面的一句谒语,都会引来神州大地无数人的研究解读。
李牧羊现在最担心的是两件事情:第一,远在江南的家人安全。第二,自己身体里面的巨龙被人发现。
虽然他很希望自己的直觉是错误的。
“是啊。请问兄台如何称呼?”李牧羊将白衣少年的表情变化收在眼底,心里简直觉得自己比窦娥还要委屈。自己一心想要和每一位同学搞好关系,怎么所有人都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古怪晦涩的音调从李牧羊的嘴巴里面出来,怒江仍然宁静如初,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李牧羊这样想着,决定立即就去做一个小小的试验。
李牧羊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翻开了《龙之语》的第一页,对着怒江念出第一个音调。
看到身边不远处一个面如冠玉风姿卓绝的白和_图_书衣少年一直在打量自己,这是李牧羊生平所见最漂亮的美男子,之一。
宋停云并不答话,只是眼神冰冷的在李牧羊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好像这小子脸上身上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他为了解决自己面临的危险,保障家人的安全,提出自己要佛道双修,当时还被孔离和夏候浅白批评,说没有人能够佛道双修,那样做更有可能会颗粒无收----
“李牧羊?”白衣少年的脸色变得更加冰冷。
当然,这样的事情只能够极端保密,不能够为外人道出。就算是自己的家人也不行。
“早些歇息。”李牧羊笑着说道。
按照他之前的想法,是每天清晨大声吟诵一番的。但是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无论如何他是不敢再随便朗读的。
李牧羊便明白了,除了那篇《祭龙文》,其它时候自己读龙语都是不受影响的。不会掀起怒江,也不会召唤巨龙----
红浪滔天,巨龙显现,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们认识?”李牧羊故作镇静,笑呵呵地问道。在没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前,他还需要态度和蔼的多套一些话才行。
自己不过是报出一个名字而已,他就露出这幅嫌弃的模样?
这些学生环坐在云卷云舒阁的中间部位,每人占据一个不大不小的木几。李牧羊也走到角落位置,盘腿坐在地上,占据着一个小几。
夏侯浅白的学生不少,还有好几位容貌靓丽hetushu.com的女弟子。李牧羊过来时,云卷云舒阁已经聚集了数十名学生。
“不认识。”
李牧羊拿到课表,夏侯浅白下午要在云卷云舒阁讲解《清心咒》,于是便早早地跑到聚云厅占据了一个位置。
这是羊师之前在课堂上说起,李牧羊不小心回答正确的那个音调。
还是说,我的名字取得不好,别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想冲上来把自己饱揍一顿?
于是,李牧羊便握着那本《龙之语》来到了屋子后院。
送走了林沧海,千度也向李牧羊告辞,说道:“牧羊同学,早些休息哦。晚安。”
陆契机那个疯女人就不说了,楚浔那个小白脸也不说了----还有面前这个小白脸又是怎么回事儿?
他按照自己制定的训练计划练习了半个时辰的《破体术》,又写了半个时辰的毛笔字。
因为那篇祭祀文,怒江竟然有了那么大的反应?
“如此便好。”林沧海看向李牧羊和千度,说道:“夜深了,两位早些休息吧。我也乏了,回去休息。明天还有早课呢。”
至少他们是这么说的。
谁能够想到,江南城有名的废物少年李牧羊也有这么一天,简直是光宗耀祖啊----老李家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英雄人物?
“他们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
不然的话,给自己和他们招惹来的只有杀身之祸。
李牧羊的心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担忧。
躲避在院子里面试验,总比当众在人前曝光要好上太多和-图-书吧?
林沧海对着李牧羊道歉,说道:“牧羊兄,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想到怒江不怒,累你白等----”
“这有什么?”李牧羊笑着摆手,说道:“能够和两位共赏怒江夜景,就算是怒江不怒,也同样心旷神怡,心情愉悦。”
李牧羊开始紧张了,心想,这小子不会也知道了自己是条龙的事情吧?
“他们知不知道----怒江发怒是因为自己的暗中操纵?”
“我读最后那篇《祭龙文》的时候,怒江才会变得愤怒起来----我读其它的龙文应该没有什么变化吧?”
想起来还蛮刺激的。
李牧羊除了主修羊小虎的屠龙专业,还抱了孔离和夏候浅白的大腿----不,还辅修了孔离和夏侯浅白主持的佛道法道术两门功课。
当然,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保持中立之姿,并不过问这些世俗之事。
那样的话,他的心中就更加疑惑了。既然我们不曾见面,更谈不上认识,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就像是我抢了你女人一般不共戴天的模样。
他看了一眼在晨光下褐红色的怒江,这个时候的怒江波涛起伏,就像是在轻轻地唱着摇篮曲入梦。
因为他的风采仪表,李牧羊对他好感大增。
这两个门派的弟子遍布神州,雄居九国,每个国家的佛门大师或者道家天师都是一国之中极具影响力的人物,甚至能够决定王室兴衰以及继承人的更替。
想想还有点儿小失落。
喜悦!
莫欺少年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