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58章 讨厌撞草

“我看你气息沉稳,目光坚毅,看起来是个用剑好手。”
那些围观的学生知道陈星羽一贯的作风,知道他在学校里威风八面,几乎无人敢去招惹。
陈星羽怒目圆睁,一脸的冷傲之意,喝道:“何方小儿,敢出言不逊?”
他眼神冰冷的盯着燕相马,声音带着畏惧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大爷燕相马。”燕相马明显有些不耐烦了,说道:“这个问题你刚才已经问过了,明显是在浪费时间。虽然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不过,我是个挑剔的男人。我的时间也不是随便浪费在每一个人身上的。特别是你这种我一只手能够打十个的废物身上。”
所有旁观者的眼睛被点亮,更多的人为那团火焰发出惊呼的声音。
“找死。”陈星羽手里的长剑横空,一剑三花,直刺燕相马的面门、胸口以及咽喉三大要害位置。
陈星羽平时都是做别人的大爷,从来都不喜欢别人做他的大爷。
红色的火焰喷发而出,就像是天空中出现了一团燃烧着的火团。
现在,他竟然被逼迫着当众向一个新来的女生道歉----以后哪还有脸出去见人啊?
“你要杀我?”
“你看看,你的自我介绍就比我的自我介绍诚肯霸气多了。谁敢当众承认自己是个禽兽啊?”燕相马走到陈星羽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听清楚我的第二个要求,一定要认真的听清楚----滚的远远的,别再www•hetushu•com让李思念在御景看到你。她每看到你一次,我就刺瞎你一只眼睛。等到你的两只眼睛都被刺瞎了,我就再削掉你的鼻子、耳朵,还有舌头。当然,我知道你不信,不过这种事情不着急。你可以尝试犯规,我也耐心等待机会。”
“----”
“我想说的是----”燕相马笑眯眯的打量着陈星羽,戏谑的表情突然间变得严厉起来,说道:“像你这样自命不凡其实又没什么能力背景的废物,我一只手能够打十个。”
陈星羽只觉得呼吸困难,鼻腔里传来一股股的毛发烤焦的臭味。
大腿是最后落地的,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天啊,那个家伙好厉害----”
可欺负!
只要他还留在天都,就不怕没有报仇的机会。
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有这么高深的修为境界?
----
屁股要裂开好几瓣,脊梁要裂开好几块。脑袋一下子被砸得晕晕沉沉的,就像是被人重重地敲打过一棍。
“第三,这第三条是重中之重----以后别再在嘴上衔甘蔗草了。不然的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燕相马从自己嘴巴里扯出那根咀嚼了一半的甘蔗草狠狠的摔在地上,生气的说道:“我最讨厌和别人撞衫了,结果今天竟然和你这个白痴撞草----你知不知道,这让我很没有面子?”
越界了!
“你----”
http://www.hetushu•com星羽用的是长白旁支剑派雷氏的‘秋水剑’剑诀,一剑起秋水,苍天无可为。
更让他感觉到无比惊骇后怕的是,他手里那把长剑的剑刃竟然消失不见了,只剩余一个剑柄落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地方。那是他难以承受长剑上面的热量时把它丢掉的,因为他当时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快要被蒸熟了一般。
那团红色火焰将空气给烧得嘶啦啦作响,空气里面有白色的雾气在弥漫。
陈星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飞起,然后又重重地落在地上。
他努力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先从嘴里呕出一大口的鲜血。
他的屁股最先落地,然后是脊梁和脑袋。
“就这么决定了。”燕相马打断李思念的反驳,无比霸道的说道。
喜悦的是,他不知道燕相马是何方人物。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
正当他这么盘算着如何处理后续事务的时候,一股子令人窒息的磅礴大力突然间朝着他的面门袭来。
“我不打骂女人,所以,我可以放过她一次。”陈星羽剑眉竖起,手里的长剑指向燕相马的胸口,喝道:“但是,像你这样的流氓恶棍,我是一个都不会放过----拔剑出来。”
最多让他们做‘爹’,做‘爷’是不可能的。
众人皆惊。
沉吟良久,陈星羽的视线转移到了李思念的脸上,终于低声说道:“对不起,我----居心不良。是个禽兽。”
“别轻易质疑我的话,熟悉和图书我的人都知道我从来不说假话。”燕相马盯着陈星羽说道:“现在,听清楚我说的每一句话里面的每一个字,最好注意我特别停顿的地方,因为那是我要特别叮嘱的内容----第一,当众向李思念道歉,承认你居心不良,是个禽兽。”
“而且看你的长剑平举,剑尖轻微的颤动,这是典型的‘平沙落雁’的起剑式,你应该和长白一脉有一点点关系,雷氏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可以拒绝,拒绝的后果就是我再出一拳把你那只握剑的手和刚才那把剑一样的熔掉。少了一只胳膊,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泡狃。”
生气的是,这个混蛋竟然敢说他是自己的‘大爷’。
砰----
“拔剑。”
你看看,陈星羽骨子里也是很有傲气的。他有着自己坚守的底限。
他知道,要是给这个女孩子机会,她能够把自己给批得体无完肤。在她的心目中,除了她的那个白痴哥哥,全天下就再也没有好男人了----明明自己就要比李牧羊那个家伙英俊智慧上好几百倍好不好?奇怪,自己为什么要和李牧羊放在一起做比较呢?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好不好?
燕相马站在原地不动,等到剑气袭来,剑刃即将刺破皮肉的时候,他突然间一拳轰出。
“我没事。”李思念摇头说道。嘴角含笑的打量着燕相马,虽然她和这个男人并不算熟悉,但是,它乡遇故知,终究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天都,这座城hetushu.com市实在是让她觉得太陌生了,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感觉。
现实社会不正是如此,倘若有人激怒了你,你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家伙可不可以被搞定----总不能让自己踢到铁板上。那样的蠢事陈星羽是不会干的。
“他说他叫燕相马----以前没听说过这个家伙啊----”
“如果你智商正常的话,应该知道我已经是个成年男人。而且是个年纪比你还要大的成年男人。何方小儿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平时还自称自己为‘小儿’?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一般人可真干不出来。”
对于那些地位比高实力比他强大的家伙,他都是直接奉其为‘亲爹’。
“怎么?害怕到不敢拔剑了吗?”陈星羽冷笑不已。他隐藏的这么好,怎么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被人给知道了?这样的话,他以后还怎么在普通人身边装逼打怪啊?
原本以为自己这一剑稳操胜眷,可以将燕相马这个无赖汉的胸口给点出三个血洞,然后给他找一个故意在学校门口挑衅的罪名投入大狱----这样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拔剑。”
“声音威而不怒,剑气隐而不发。看起来也算是入了境的高手。”
“我才不要----”
不过,这种被人当众揭穿身份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很喜欢。
雾气将两人短暂笼罩,然后又瞬间消散不见。
“拔剑。”
“你就不能在嘴巴里叼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吗?叼一块骨头红烧肉?叼一把匕首几枚和_图_书金币?或者你叼一根狗尾巴草也好啊----为什么偏偏衔着一根甘蔗草?你有没有一点儿创造性思维?你能不能稍微的----做些改变?”
不,不仅仅是面门,它就像是一堵被烧得火红的无形气墙,将它的整个身体给挡在远处,然后推着他快速的向后倒退,好像稍微慢一点就会将他焚成烟灰和雾气。
陈星羽手肘撑地,努力的让自己的上半截身体坐直起来。
燕相马走到李思念的身边,看了女孩子娇艳的脸颊和坚毅的眼神,问道:“你没事吧?”
哗----
燕相马确定了李思念没有受到什么欺负之后,这才转身扫向陈星羽,笑着问道:“你是个智障吗?”
“欺人太甚。这不可能。”
“没事就好。”燕相马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让人熟悉的无赖笑容。“从现在开始,你的安全交给我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御景三景都和他关系密切,他们这些人却没有染指的机会。
“好。我答应。”陈星羽咬牙答应。只不过是离开御景而已,这算不得什么大事。以他们家族的关系,随时能够给他转到其它的学校。反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没脸再在御景呆下去了。
“大爷燕相马。”这个嘴里钓着甘蔗草的家伙这么介绍自己。
“他的实力看起来比陈星羽厉害好多,他不是咱们这一块的人吧?”
这让陈星羽即生气又喜悦,先生气然后喜悦。
“你说什么?”陈星羽愤怒之极,再次握紧了手里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