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68章 天地同悲

不仅会吹奏失传百年的《凤求凰》曲谱,竟然还能够腾空而起,身染异火,简直是诡异之极。
在她察觉到李牧羊的声音不对时,就已经放下了手里的魔音笛停止吹奏,一脸疑惑的向着李牧羊看来。
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那道身影也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只能够见到其窈窕身材,却难以见到其五官容貌。
鹿儿大颗大颗的流敞着眼泪,仿佛即将和自己的爱人子女永别。
是李牧羊的音乐。
明日当空照,清泉石上游。
他感觉到自己头痛欲裂,感觉到自己的眼球都快要被那滚烫的血管给爆掉。
他喜欢她!
密集急骤的雨点霹雳啪啦的落下,拍打和浇灌着这世间万物。
千度操笛在前面引路,少女的脚步轻快有力,跨过乱石,越过小溪。时不时的腾空而起,就像是一只美丽俏皮的黑色蝴蝶。
“李牧羊----”他出声喊道。“李牧羊,你怎么了?”
林沧海感觉到了脸上火辣辣的http://m•hetushu•com生痛,一股股滚烫的气息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我等你!
蝴蝶拼命的拍打着翅膀,一只只的扑身向那火海,就像是凤凰投身天火的姿态。
狼群仰头长嚎,声音悲伤欲绝。
哗啦啦----
他觉得自己感觉到了无尽的悲伤,他的脑海里又浮现起那道白色的身影。
她是谁?她为什么说我等你?她为什么要等待自己?
那个时候的她也是喜悦的。
那音乐成了这万物主宰,他主宰你的喜悦,你的悲伤。你的一切。
少年人英俊勃发、纵情山水,放荡青春。
黑衣少女吹笛,白衣少年伴奏,优美的音乐从他们的唇边嘴角流敞而出,缠绕山野,轻击小溪,为这唯美如仙境的苍山古林更增添了一缕缕的灵动和活力。
那首表达对爱情无限向往的美好心事被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引人深思。
她是李牧羊的知音人,没有人比她更能切身感受到李牧羊此m.hetushu.com时的情绪。
千度也停止了吹奏。
李牧羊痛苦绝望拼命挣扎时,她也就变得痛苦绝望拼命挣扎---
他诧异的抬起头来,却发现一片片紫色的云朵在天空飘荡。
他加大了力道,变幻了吹奏的技巧。
李牧羊不应。
林沧海早就从那入神状态中惊醒,满脸惊恐的看着陷入疯狂状态的李牧羊。
他的眼睛变红,身体里面好象又被那头不知名的恶魔所侵占。
“是谁?她是谁?”李牧羊的心绪变得暴戾起来。
吹奏不止,直到精疲力尽而亡。
那凤凰投入火海的决绝,那无尽天火的炽烈,都能够清晰的体现出来。
天空之中,几乎变成了一片紫色的火海。
眼前的一切景象变得癫狂而野蛮起来。
那音乐变得更加悲怆,那声音也变得更加大声。
李牧羊双手持树叶,树叶柔软,他的眼神更加柔软。他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黑衣少女,那就是他追逐的女子,是他向往的爱情。
我等你m•hetushu•com
即便不知道他是谁,可是李牧羊却为她的话所伤心,所悲愤不已。
乌云遮天,天空轰隆。
他的脸色更加的狰狞,表情更加的痛苦。他甚至不知道千度已经停止了音乐,他只专注着自己的吹奏。
他想啊想,拼了命的去思考,拼了命的去奔跑,去追逐。
李牧羊的身体被一团巨大的紫色火花所包裹,每一朵音符跳跃出来,就会化成一朵紫色的火花。音符连成一片,火花也就连成一线。
龙王之痛,天地同悲。
李牧羊前后的音乐相差太大,情绪也天差地别,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怎么会有火花?”
这个时候的李牧羊身披异火,高空飘荡,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杀神恶魔。
那种悲伤、那种绝望、那种求之不得的痛苦弥漫全身,将他们的身体紧紧的包裹,把他们的心脏紧紧的攒紧,让人犹如身压万斤巨石,难以呼吸,喘不过气来。
那道白色的身影在向他hetushu.com告别,在对他说‘我等你’----
而且,听在林沧海这种行家的耳朵里,发现李牧羊吹奏的音调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笛子的音域宽广嘹亮,叶子的发音清新喜人。
我等你----
她也喜欢他!
秋风突起,巨树摇晃。
苍山浓雾里,枫叶映深秋。
现在的声音更加宏大,更加肃穆,也更加的庄严壮观。
山泉飞溅,飞瀑倒流。
宁静祥和的氛围不见了,一种自杀似的情绪笼罩着这一块区域所有的人和动物。
“紫色的火花?”
它们竟然也平安无事,和平共处。
当李牧羊喜悦时,她能够感受到她的喜悦。
李牧羊伤心极了。
这样的眼神是难以骗人的,这样的情绪也是不能掩饰的。
他觉得自己有着无边的委屈,无边的恨意,还有着那难以挣脱反抗不得的命运压迫----
当音乐吹奏到《浴火重生》的殉情部份时,千度的脸色变得悲切,李牧羊脸上的笑容也完全的消失不见。
兔子撞树,hetushu.com山鸡狂舞。
在林沧海的身后,是鹿、是兔、是狼群、是彩鸟山鸡----
今天的李牧羊太奇怪了。
李牧羊和千度的眼神偶尔对视,便都有种从内至外身心通透的喜悦感觉。
林沧海已经完全沉寂在这音乐之中,别人走,他便跟着走。别人停,他也就跟着停。仿佛是陷入了情瘴之中的深情男子,可是他的表情却又是那么的精致可爱,仿若误人歧途的仙家童子。
无边无际的向远处蔓延。
李牧羊的音乐带偏了她的音乐,李牧羊的情绪也带动了她的情绪。
“李牧羊,你快停下。快停下。”千度出声喊道。她知道,李牧羊不能再吹奏下去了。现在李牧羊的心神已经被那曲调所控制干扰,或许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继续吹奏下去,怕是他这辈子都没办法从这首《凤求凰》中解脱出来。
此时。此景
他想追赶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他想看清楚那个白衣女子的脸颊。
他拼命的努力,可是就是没办法看清楚那个白衣女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