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77章 吞食千度

砰----
想到这些渺小的人类竟然敢进犯自己的领地,再一次发出愤怒的咆哮:呱呱呱呱呱----
“没有鲜血。”
蛤蟆气功,防不胜防。
推进!
在这黑暗的水底世界里,林沧海根本难以看到这只癞蛤蟆有没有流血。
“我知道了。”林沧海说道。
它扁下去的肚皮猛地弹起,将正欲借力的林沧海整个人给崩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猛冲,手里的长剑一路前推。
“中计了。”林沧海终于反应过来。
为了跑得更快,他的双脚还狠狠地在癞蛤蟆的肚皮上踢了一记----
这下子,别说是能力强大的三眼冰蟾了,就是三眼死蟾也有可能被他惊醒----
甚至连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一道犹如火焰的红色剑气朝着三眼冰蟾的身体上袭去,三眼冰蟾一掌拍了过去,那道红色剑气便朝着远处的湖水飘了过去。然后砰地一声在水底爆开。
他要把这只癞蛤蟆的肚子给刺穿。
癞蛤蟆嘴里的长舌将千度的腰肢卷住,然后猛地一吸,千度就m.hetushu.com被它给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所以,他决定使大招了。
白色光球轰隆隆的朝着黑暗的更深处冲了过去。
他来不及抽出手里的长剑,松开剑柄就想要逃跑。
当然,因为癞蛤蟆太过庞大,长剑又实在太短,怕是很难刺穿。
林沧海嘴角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一脸苦涩的笑着,对传音法决对千度说道:“这只癞蛤蟆太狡猾了,我刚才差点儿着了它的道----它竟然知道示弱伤人。”
他的手臂呈深红色,长剑也呈现紫红色。
那颗白色的光球越来越大,成为这水底世界唯一的光亮。就连那冰水也没办法将其浇灭或者稍微影响一些它的亮度。
她的脸蛋是那么的唯美,她的眼神是那么的迷人。她的表情是那么鲜活,她的眉毛是那么的生动。就连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漂亮的,干干净净,还在轻轻的飘荡着。
花一样的美男子做出这种可爱撩人的动作,可惜却没有外人能够欣赏。
随着他气机的输送,长剑的剑端www.hetushu.com处出现一颗巨大的白色光球。
一只雪白如玉的小手伸了过来。
是的,假如他的长剑当真刺进了癞蛤蟆的腹部,癞蛤蟆怎么可能没有一滴鲜血流敞出来呢?
那只原本应该捅进蛤蟆腹部的长剑也被反弹了出去,剑身朝着在湖水里面失去身体控制力的林沧海撞了过去。
“小心一些。”千度说道。
他手握长剑,气运丹田。然后通过气海里面的气核将那股子强大的气机运送到手里的凡铁之上。
他等了一会儿,竟然没有招来那只三眼冰蛤蟆的攻击。
林沧海的动作是有效果的,他感觉到了身后有强大的水流滚动,一只庞然大物凶猛无比的朝着自己袭击而来。
林沧海入水之后,没有刻意的隐藏行踪,而是特意将动静闹大,甚至在漆黑如夜伸手不见五指的水底世界打起了健身操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我们一起做运动----
她的身体就像是被一只巨大的光罩给笼罩,它也置身于那样一个透明的玻璃光球里面。
嚓--m.hetushu.com--
直到长剑没至剑柄。
林沧海从千度手里接过长剑,说道:“让我再去会会它,看它还能不能接下我一剑。”
长剑嗡鸣,发出清脆响声。
癞蛤蟆的第三只眼不停的左右转动,看看林沧海,又看看千度。
他脸上微喜,知道这一击有了效果。
“自寻死路。”
三眼冰蟾额头上的那只三角眼不停的闪动,身体笨拙的扭动,一幅躲避不及的模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腹部被那长剑刺中。
林沧海猛然转身的同时,手里的长剑再次挥出。
千度点了点头,说道:“千年王八万年龟,都是活成精的怪物。一只活了千年的癞蛤蟆,必然有其不凡之处。不可轻心大意。”
湖面之上,波涛飞起,巨浪滔天,几乎要飞到和那巨瀑一样的高度。
除了林沧海手里握着的精莹剑柄,整个长剑的剑身都已经扎进了癞蛤蟆的肚子皮肉里面去了。
林沧海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开来,就已经突然间警醒。
“咕嘟----”癞蛤蟆感觉到了一和*图*书种前无未有的满足感。
林沧海一击落空,双脚在水面上一点,身体朝着那巨大无比的三眼冰蟾冲了过去。
身不沾水,脚不染尘。
楚浔站在岸边,看着那飞升而起如巨龙腾空的白色巨浪,嘴角浮现一抹冷洌的寒意。
光球爆炸开来,五彩光芒闪烁照耀,整个潭底世界亮如昼日。
林沧海心里赞叹李牧羊英勇义气,一心想着要把他给救回来。
但是,鲜血的味道是可以嗅闻到的。以他的修为境界,水里面多了一种异样的味道,根本就难以逃离他这种五感六识超乎常人无数倍的高手。
林沧海一剑挥出,剑势剑气要将整个湖底世界都要捅破一般。
嗖----
林沧海正欲挥剑挥击的时候,千度却伸手一推,把他的身体给推到了一边。
他手持长剑,直刺那三眼冰蟾的腹部皮肉。
然后,他的长舌一伸,朝着千度和林沧海所在的方向卷了过来。
推进!
砰----
癞蛤蟆的三眼变成了凶红色,那因为刚才的失败和受伤积累起来的凶残暴戾之气全部都发泄到了http://m.hetushu•com林沧海的身上。
身披温润霞光,自带神女光环的千度缓缓下沉,一把抓起剑柄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将林沧海后退的身体给拉了回来。
长剑刺入了皮肉,林沧海在水里面听不到什么声音,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手中的长剑刺入皮肉时的手感。
剑柄在前,剑刃在后,以比林沧海身体后退飞翔更快的速度朝着他的胸口撞击过去。
就像是在被墨汁涂满的纸面上,有一把利刃从中间劈过,在墨纸上面划出一道白色的痕迹。
“奇怪。”林沧海在心里想道。“按照那只癞蛤蟆残暴的性格,以及它对这潭底水流的感知程度,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它应该早就知道了。却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在自己身边,它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那只小手轻轻的一抓,那只长剑的剑柄便到了她的手里。
等到光球大如簸箕的时候,林沧海一剑挥出,将那只光球给甩了出去。
是的,她的衣服还是干着的。随着光球在湖水里面轻轻的摇晃,黑色劲装的下摆也在跟着轻轻的摇晃。
潭底湖水汹涌,怪石飞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