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80章 发个血誓

“我知道你很生气,我知道你恨的死去活来,我还知道你一直想要杀我----”李牧羊声音平静的说道,脸上带着一点点儿奸计得逞的笑意。毕竟,从坐倒地上演戏到擒拿陆契机,他愿意给自己的这次表演一百零一分。多一分也不怕自己骄傲。“但是,你现在必须听我的。把你手里的剑丢掉。不然的话,等到我自己出手的时候,你也面子上过不去,是不是?”
“你还想怎么样?”陆契机冷笑不已,说道:“杀了我不成?”
陆契机松开手掌,手心里握着的那把长剑便重重的掉落在白玉地板上面,砸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这可不行。”李牧羊笑着摇头,手指头扣在她的‘气宫’穴之上不敢离开。“我虽然没有和你打过架,但是我知道我是打不过你的----大概是打不过的吧?你把长剑丢了,我就傻乎乎的相信你不会再杀我了?少了一把剑而已,你就杀不了我了?”
“这样才乖嘛。大家同学一场,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和图书难堪。你配合一些,我们才有谈判的基础。”李牧羊对陆契机的表现非常满意,让这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女人接受自己的‘要求’,做出违背她本心的事情,这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好。我答应你。”陆契机说道。
李牧羊想了又想,说道:“我把你绑了吧。我不杀你,你带我出去。你不欠我,我不欠你。咱们两清。你觉得如何?”
因为,他控制住了陆契机肩膀上的‘气宫’穴,让她的身体失去了反抗和杀人的力气。
听到陆契机答应的那么爽快,李牧羊又开始不放心了,觉得肯定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没有考虑到的,这件事情一定还存在着什么破绽。
“你设计暗算于我,这还叫做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难堪?”陆契机咬牙说道,眼神里面火光一片。心里暗自打定主意,只要有机会,自己务必要一剑将其击杀。早就知道这个家伙无耻,却从来没想到他能够无耻到这种地步。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m•hetushu.com我有如此的深仇大恨,但是我必须要对你进行有效防备----不然的话,我被你一剑给捅了,我到时候找谁说理去?你要是我,你会不会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件事情她会深藏心底,永远都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虽然她刚才误信了李牧羊的‘表白’,让她放松了对李牧羊的警惕,导致自己身陷险境。
现在的陆契机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自己随时都能够捏死的普通人。
于是,李牧羊抓着陆契机的肩膀,威胁着说道:“要不这样,你再发一个血誓----不然的话,我觉得你还是会害我。”
要是别的女子,怕是早就一耳光抽过来了吧?
陆契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倔强的任由李牧羊的手指头在她滑腻如雪的小脸上轻轻的触摸。对于她而言,这不过是一具承载生命的皮馕而已。等到涅磐之时,终究是要舍弃。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李牧羊早就死了三千八百次。
“你现在是和-图-书我的俘虏,最好对这一点保持清醒的认识,不要想那些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奢望的事情----”李牧羊严辞教训总是胡思乱想的陆契机,说道:“说实话,杀你吧,这样的事情我还真做不出来。虽然我知道你想要杀我,但是----就这么把你杀了,感觉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而且,诚实的说,我内心深处并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虽然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的内心深处会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
当然可以。
“我也是迫不得已,我相信你是愿意理解我的。”李牧羊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几次三番想要杀我,你每次看向我的眼神就狠不得把我剁碎了喂狗。刚才你突然间出现,一剑刺向我的后心。难道我能够相信你根本就没有勇气刺下去?在我故意坐倒地上避开你的长剑时,你又再次把长剑放在我的脖子上面----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心中一直想着要把我杀掉。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这样的想法。”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www•hetushu•com什么时候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但是,李牧羊还活着。
李牧羊想了想,说道:“我还是个处男。”
“怎么?”李牧羊的笑容变得冷洌起来,右手扣住陆契机肩膀上的气宫穴,左手却轻轻的伸向她精致无暇的脸颊。“你能杀我,我就不能杀你?”
“那就更想要尝试一下了吧?探索未知的世界,这是人类的本性。”
眼神可以杀人吗?
哐当----
“----”陆契机觉得自己这辈子受到的侮辱也没有今天那么多。
“我你没那么卑鄙。”
“怎么?想要我的身子?”陆契机舔了舔嘴唇,模样带着一股子妖异的狂野。“想要的话就拿去。我不会反抗的。不过,拿走之后要立即把我杀了,不要给我报复的机会----不然的话,你必死无疑。”
“剑已弃,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陆契机不想和李牧羊废话,出声提出自己的条件。
“但是,就这么放过你,我又非常的不放心。”李牧羊有些头痛的说道。“我放了你,你再来杀我,我打不过和_图_书你怎么办?这样的傻事我是不会做的。”
“----”陆契机紧抿嘴唇,漂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牧羊不肯放开。这个男人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折腾吗?最好不要落在自己的手上,不然自己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牧羊也很喜欢她这样的倔强。
“你怎么那么会做美梦呢?”李牧羊气急败坏的说道:“我都说了,我还是处男。我的处子之身要给我深爱的女子----那个女子也要深爱着我。这样才算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琴瑟和鸣百年好合。我那么讨厌你,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便宜给你?”
“卑鄙?”李牧羊哭笑不得。说道:“我真不卑鄙,我一点儿也不卑鄙。我从小到大就是个好人,以后也有可能还是个好人----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更没有欺负过别的好人。可是,我却一直被人欺负着,被人喊打喊杀着。这样还叫做卑鄙?我就是想要活着而已。人们如果仅仅是为了活着,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原谅的----你怎么能说我很卑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