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81章 真的有龙

如果对方不相信----那是对方的人品有问题。和她没有关系。
李牧羊抬眼看向那宽广巨大的广场,脊梁在这一瞬间挺得笔直,以无比肯定霸道的语气说道:“以后,谁也不能再欺负我。”
李牧羊认真的打量着陆契机的面部表情,满脸错愕的问道:“你是说真的?”
“以前高高在上?”李模样皱起眉头,说道:“陆同学,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甚至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再说,你都说我以前像废物一样的被人欺负侮辱,哪个废物还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李牧羊就是李牧羊,永远也不可能成为那个高居荆棘王座受万族朝拜的无上王者。
“我实在想不通,我们初次见面,你怎么会对我有如此深的----感情?”李牧羊百般不解。“以前看到书中写什么一见钟情的故事,我是万万不愿意相信的。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看过一眼就彼此喜欢上的男女呢?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在无名山脚下,你第一次见我就主动的---上前搭讪?”
陆契机眼里的火苗一闪而逝,然后率先带着李牧羊朝着宫殿的深处走了过去。
那些符号蒙上厚厚的灰尘,有些角落还结了蛛网或者成为嗜血蝙蝠活动的家园。
他就是一个白痴废物,是来自江南城的一个小人物。虽然他的体内有着就连自己也不得不畏惧和难以战胜的东西,可是----
这是她做人的底限,是她源自骨子里的骄傲。
“因为恨你。”
“你从和*图*书寒潭之中掉到这里,是因为你闯过了威能大贤在湖底设置的禁制。”陆契机有些不耐烦的解释着说道:“任何一个禁制,都没办法从原地返回的。必须要找到它的结界点,也就是另外一道门----破开那道门,才能够重新回归到原处。”
“你什么都不知道吧?”陆契机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这种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却不知道如何寻找到答案的滋味一定很痛苦吧?你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你就像是个废物一样的被人欺负侮辱----李牧羊,以前高高在上的你一定想不到自己也会获得这样悲惨的境地吧?”
李牧羊觉得奇怪,在这空旷没有任何生物的宫殿里面,那些蝙蝠是靠什么东西来生存呢?
她是不会就此退步的。
越走越远,也越走越深。
“因为我想让你死啊。”
又拐了一个角,两人终于走到了石阶的最底层。
陆契机只觉得身体一软,撑着身体的那一股劲气一下子就泄得无影无踪,就像是刚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搏斗,所有的真气全部消耗完了一般。
他终究还是消失了。
李牧羊稍微犹豫,紧追其后。
“知道啊。”李牧羊一脸认真的点头说道。“这是‘大阴魂手’,专门用来泄人气机,封锁血脉,让人失去战斗能力。这是我从一本秘籍里面学到的----学得还不够到位,你多多担待。”
“自己的坚持到底有什么意义?自己的付出----又有几人知晓?和图书
“什么是结界点?”李牧羊出声问道。
“这种未知之地,你封锁我的气机,让我失去战斗能力,这是致我于死地。李牧羊,这就是你和我谈判的态度?”陆契机冷声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交易取消。我不走了,你也别想离开这里。”
然后,他们俩同时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
“下面不会是个屠宰场吧?”李牧羊想活跃一下气氛,改善一下和陆契机的关系。此时此刻,他确实是需要这个女人在前面带路的。
她说什么就会做到什么,做不到的她也不会说。
李牧羊潇洒的耸耸肩膀,说道:“你不想说,我也不想问。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说得没错,我以前确实像是废物一样的被人欺辱,但是现在和以后都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在我进入星空学院之后,我的人生就已经改变了。”
他的一只手掌按在陆契机的肩膀‘气宫穴’,另外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头,戳在陆契机的后脖颈‘天峦穴’的位置。
等到巨石大门稳定下来,陆契机率先走了进去。
“我不做。”陆契机咬牙说道。士可杀,不可辱。发誓这样的事情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你自己也说了,君子一诺值千金。我是君子,我说过不杀你,那就一定不会杀你。但是你只是一个小女子,你说要带我出去,就不一定真的能够带我出去----你还是发个血誓吧?让我放心一些,好不好?”
“很好奇吧?很想知道答案吧?”陆契机眼神变得http://m.hetushu.com凶狠起来,说道:“我不会告诉你的。我要让你被这种痛苦折磨死。”
就像是通过这条石径可以通向地狱里面一般。
“白痴。”陆契机出声骂道。“我说我不知道结界点在哪里,并不代表我没办法把它找出来。”
李牧羊大急,说道:“陆契机,你别耍滑头。你刚才答应过我,说能够把我安全的带回断山----现在你又说不知道结界点在哪里。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又怎么能够把我带回去?”
“除了我妹妹。”李牧羊想了又想,又跟着补充了一句。
有一道弯曲石径向下延伸,因为拐角太多,没办法看清楚它到底通向哪里。
想到此处,陆契机突然间觉得有些气俀。
“原来是这样。”李牧羊恍然大悟,说道:“你一定知道那个结界点在什么地方吧?”
陆契机端详了一阵,伸手摸向罗汉的眼珠,那面巨门轰隆隆的向上吊起。
“你想说什么?”
“龙。”李牧羊嘶声说道。“真的----有龙。”
越是往下走,就越是阴森潮湿。
李牧羊,这个白痴家伙,他果然是他的传承者----即便在他一无所知的时候,也不知不觉的受其气息所影响。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李牧羊说道。“我就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小乞丐,你就是那个大腹便便的胖员外。从你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来,你出身来历不凡,定然是那九国之中的贵族家庭。而且你长得那么漂亮,平时肯定受到很多男生的追捧。你要什么有什么,怎么会舍得让自己http://www.hetushu.com死在这里?”
“不知道。”陆契机说道。
“恨从何来?”李牧羊更加想不明白了。“陆契机,我一直想问你这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恨我?你几次三番的想要杀我,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家伙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更是让陆契机增加了不少的恶感。
陆契机不应,她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起,眼神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其实就算你违背誓言,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伤害。对不对?那些男人整天说如违此誓天打雷劈,但是每年被雷劈死的人总共才那么几个----”
“李牧羊。”陆契机强压着心中的戾气,恶声说道:“君子一诺值千金。既然我答应过要带你出去,就一定会带你安全离开。说到做到,绝不食言。”
石径两旁有明珠照亮,那些明珠镶在石壁里面,李牧羊吊在后面的时候偷偷试过,没办法把它们从石壁里面给撬出来----
她感觉到了危险。
走到长廊的尽头,有一道上面镶有双面罗汉的巨墙。
这是那个时候的他,也是现在的李牧羊。
陆契机愤怒之极,杀气腾腾的喝道:“李牧羊,你到底你在做什么吗?”
那一瞬间展露出来的霸气和威严,让人心折和胆怯。
李牧羊被骂了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我就知道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事情----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你的楚浔小郎君还在急着救你呢,再不回去的话,怕是他都要被癞蛤蟆给吃掉了。”
越是往下走,就越能够嗅闻到那种浓烈的让人忍不住恶www.hetushu.com心想吐的血腥味。
陆契机觉得自己还是太高估这个白痴家伙了。
“----”
“我小时候性子有些傻,经常喜欢坐在院子门口发呆的看着街上的人来人来,所以时常会发现一些新鲜的故事。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身材瘦小干瘪的小乞丐拦住了一个大腹便便的锦衣员外乞讨,那个胖员外很生气,大声的呵斥小乞丐,还伸手打人。在被抽了两耳光后,小乞丐彻底的疯狂了,他眼神血红的盯着胖员外,然后张牙舞爪就像是一头小狗似的冲了过去----最后胖员外丢了几个铜板落慌而逃----”
陆契机在前面走,李牧羊在后面跟。
她是什么样的人物?岂会用这样愚蠢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承诺?
“----”
“你觉得呢?”
哐----
“你看看,你非要让我们把关系搞得那么尴尬。”李牧羊很是不满的说道。
“----”陆契机呆滞的看着李牧羊,仿若又看到了那个白衣飘飘腰佩美玉的俊逸少年。
陆契机冷笑连连,说道:“李牧羊,你知道吗?如果是别人,我定然是不会死在这里的。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你----是你陪我一起死在这里的话,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李牧羊摇头,说道:“你不会的。”
陆契机收拾了心神,看向李牧羊的眼神再次变得寡淡冷漠,出声说道:“我们必须要找到下一个结界点。”
“因为爱我?”
白色的玉石闪发出荧光,青褐色的墙面上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号。
“什么?”
骄傲、自信、无所不能。天上地下唯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