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88章 万龙赴死

听到那响彻峡谷的悲嚎,那幻化为龙时的嘶吼。
无数的金字字体和金色符号繁琐花纹堆积在一起,组成了一堵堵巨大的金色围墙。
金色大桶发出巨大的声响,但是仍然保持着固若金汤的状态。那红色的影子轰然倒塌,化作滴滴血水掉落在血池。
“吼----”
砰砰砰----
很快的,又再一次的燃烧起来,比上一次更加的炽烈和雄壮----
直至火焰渐弱,体力全失。然然逐渐的熄灭,消失在这峡谷的上空。
更多的金色字体和符号从那石头小径里面涌了过来,然后钻进那方块的铁桶上面消失不见。每消失一个字体或者一道符号,那铁桶上面的金色就会加亮一分。
他的双手捂着脑袋,拼命的用脑袋去撞击那金光闪耀的墙壁。他的脑袋里面生满了噬脑虫,那些虫子正在拼命的吸食它的脑汁,在撕咬他脑内的脑桨和血管。
它们掀起巨浪,然后朝着那金色的方桶拍打过去。
李牧羊很痛苦。
痛彻心扉,痛入骨髓。
“啊----”
李牧羊目眦尽裂,拳打脚踢。
想通了这些环节,陆契和-图-书机的心中不由得对人类的狡猾和凶残大生恶感。
头痛欲裂,七窍流血,身体里面的血液沸腾狂窜,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身体的束缚而四处狂喷一般。
轰----
“我的命运是你。”陆契机声音清朗的说道:“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那焚音是专门针对龙族而设,每一次吟诵都让李牧羊痛不欲生死去活来。
“啊----”
李牧羊被折磨的疯了。
它们愤怒了。
“吼----”
李牧羊被方形铁桶困守在中间,四面八方无出逃之路,天上地下无生存之机。
陆契机的手心出现一只幼小的火鸟,它猛地将那火鸟推了出去。
他要把脑袋撞破,他要把它们撞死。
李思念。
它们咆哮起来。
“怎么会这样?”陆契机一脸惊诧的看着那如洪水般涌过来的金色字体以及将李牧羊包裹其中的金色大桶。“这屠龙峡谷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这整个浮屠城就是一个封印。当有任何龙族误闯进这屠龙峡谷,看到同伴的鲜血和被砍掉的头骨都会勃然大怒,杀心大起,因此hetushu.com唤醒高能大贤们设下的降龙禁咒。然后,整个浮屠城都活了过来,汇集全城之力来镇压和剿灭来犯龙族----”
肉体上的痛苦他可以承受,但是灵魂受到的痛苦,却比割肉挖心还要让人难以承受。
火鸟冲向了那巨桶,那金色大桶去纹丝不动。倒是火鸟尾巴上燃烧着的火焰减弱了不少。
它们听起来越是急促威猛,李牧羊就越是难以逃离和躲避,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如天雷击打在头顶天灵盖一般的痛苦。
无数的巨大幻影腾空而起,有死无生有去无回的去撞击着那金色的大桶。
一次----
----
先是一滴一滴,然后是哗啦啦的向下狂泄----
他不再像一个体面的人类,更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
火鸟气愤之极,再一次朝着那金色大桶冲了过去。
灵隐寺。
它们听起来越是庄严大气,对李牧羊的伤害也就越发的深重惨烈。
两次----
“那些混蛋家伙,他们到底要做出多少肮脏事才肯罢休?他们的心到底有多么的黑暗多么的邪恶,才会无所不m.hetushu.com用其极的---屠龙?”
想到这些的一刹那,李牧羊的心神才有一瞬间的清宁。
砰----
“自己的坚持,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或者----真正的灭亡,才是他们最终的归属?”
降龙禁咒专门针对龙族而设,其它的攻击对此无效。
比世间任何一种疼痛都要更加痛苦一些。
那是把李牧羊的灵魂从身体里面抽离,然后针对灵魂进行着最惨绝人寰的刑罚和诅咒。
火鸟轰的一声炸开,身体变得和那金色的大桶一样的大。
它朝着那大桶冲去,想要将大桶冲破,想要把困守在里面的李牧羊给救出来。
三次----
龙血性热,现在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已经燃烧起来。它们在体内流敞一遍,就等于用一把沾着盐水的鞭子给全身的经脉翻过来抽打一遍。
在梵音的吟诵之中,那方形的金色铁桶还在不停的束缚,不停的缩小。
梵音威严,阵法肃杀。
陆契机的拳头握得越来越紧,额头已经出现细密的汗珠。
让李牧羊生不如死。
陆契机握紧的拳头轻轻的抖动着,脸上浮现迷惑哀伤的表情。
http://m.hetushu.com那些鲜血滴落进峡谷底部的红色血池里面,红色的血池荡漾起一滴滴的涟漪,当更多的鲜血掉落进来时,那血池开始有了巨大的反应。
----
那是多么悠闲美妙的时刻,那里有他最至爱的亲人----
血池里面,有一道红色的影子朝着那金色的大桶撞击过去。
李牧羊时而化身为龙,时而又变幻为人。
轰----
君王有难,万龙赴死。
不仅仅是身体的疼痛,就连灵魂也在不停的挣扎扭曲着。
方桶的四周边角,渗出红色的血丝。
这些围墙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以李牧羊为核心,轰隆隆的拼凑在一起,严丝合缝,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方形铁桶。
它们是利剑、是匕首、是死神的镰刀,是世间最锋利的杀器----
山野的头骨里面,窜出一条巨大的青色身影朝着那金色大桶撞击过去。
入魔了----
李牧羊宁愿把自己放在毡板上切,宁愿放在油锅里炸。
在李牧羊进入铁桶之后,那梵音的速度突然间加快,那金色的字体旋转的也更快。就像是它们都是活物一般,眼见大胜在望,大敌将诛,于和-图-书是吟诵的更加热烈起劲儿,旋转的也更加激情勇猛。
青色身影四分五裂,它所依存的骨头也咔嚓咔嚓的断为粉沫。
很快的,那些符咒以更加凶猛的姿态碾压过来。
它们不断的挤压李牧羊活动的空间,它们要把李牧羊给挤成肉饼、挤成肉渣,榨出它的鲜血,然后将它形神覆灭----
“李牧羊----”陆契机的声音低沉,眼眶红润。“李牧羊----这就是你的宿命吗?那我的宿命又是什么?”
变成厉鬼----
不管是为人还是为龙,都是痛苦之极,生死无依。
现在的方块铁桶已经金光闪闪,就像是悬浮在峡谷上空的一轮骄阳,照耀的人眼睛根本就难以视物。
李牧羊疯了。
“哤哞阿嗡嘛呢哞----”
江南。
让们让李牧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那些墙壁是由金色的字体和符咒凝结而成,但是当李牧羊用自己的脑袋击撞过去时,却会发出‘铛铛铛’的响声,就像是江南灵隐寺的钟声。
金色方桶越来越小,李牧羊存在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痛!
砰----
她的眼睛里面闪现出紫色的火焰,又被她强行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