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93章 浮屠城破

“契机----”楚浔急声喊道。他的身体腾空而起,冲过去将陆契机的身体抱住,满脸狂喜的喊道:“契机,你没死。你没死----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实在是太好了----”
她的衣服被河水浸湿,玲珑曲线突显。楚浔这么抱着她,让她觉得非常的不适应。
“理所应当之事。”千度说道。
他眼神欣喜的回看着她,也跟着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楚浔看了千度和林沧海一眼,态度终于有所变化,低声说道:“谢谢。”
整个屠龙峡谷都跟着摇晃起来,血龙池的地底下出现裂缝,大量的龙血朝着那缝隙里面倒灌。
他的气质冷洌霸道,五官若刀削斧劈。顾盼间自有一股子藐视世人的王者气息。
他们要永远的守护住那个秘密。
“寒潭巨大,湖底漆黑一片,你怎么能知道我在哪里?”楚浔冷哼着说道。
那些龙族,他们也将是永远的罪恶之源----
他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浮屠城也分崩离析,瞬间塌陷。
可惜,李牧羊想得还是太简单了。
它们还在。
“新月----”李牧羊嘶声吼道。
李牧羊能够看到她说话的动作,却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
就连自己和王姐都坚持不住了,他还能够在那潭底呆上那么长的时间?就算没有被那只丑陋的三眼冰蟾杀死,怕是也要被失去空气而憋死被那冰水给冻死。
天崩地裂,乱石翻滚。
一尊天神雕像m.hetushu.com断裂两截,巨大的身体连腰斩断,轰隆隆的朝着这血龙池所在的方向碾压过来。
想起自己被降龙禁咒困锁之时,它们用自己最后一丝残存的神念拼命撞击,最终落得魂飞魄散----
但是,她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任何的声音。
“寒潭深不可测,潭底暗流无数,还有不少地底峡谷和地缝,我们搜索的也不过是表层而已----那只三眼冰蟾要是把李牧羊给吞了消化了呢?毕竟,那么大一个怪物,胃部消化能力一定是极强的----再说,会不会是其它的动物把它吃掉了呢?吃掉李牧羊之后,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将整个潭底都搜索了一遍,没有见到李牧羊的踪迹,就连那只三眼冰蟾也被我们杀了,里面----并没有发现李牧羊的尸体,我总觉得这里面大有玄机----”千度不甘心的说道。
“什么?你也没有见过李牧羊?”林沧海焦灼不已,急声说道:“那李牧羊到底去了哪里啊?他不会是----真的死了吧?”
女人仍然在竭力的说着,说着李牧羊听不到的话。
它们轻轻的拂弄起红色的涟漪,温柔的抚摸着新王的躯体。
脑海里面浮现无数的画面、人物、以及各种经义文字剑法口决,它们飞速旋转,如一道道光影在眼前闪烁,如山崩洪水一样汹涌而来m.hetushu•com----但是等到你伸手触摸或者细细思量的时候,却又发现那些信息都‘轰’的一声爆炸开来,金光耀眼,然后思绪里面一片空白。
“啊----”
李牧羊能够看到它如春风般柔软的腰身,如小鹿般欢快喜悦的步伐,如最华美的绸缎一样乌黑顺滑的长发,还有那双让天上星辰失色的眼睛----
李牧羊的心脏抽痛不已。
金色的光晕尽头,走出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
长发湿淋淋的甩开,头顶之上无数红血滴落。
千度和楚浔也冲了过来,千度看着陆契机,急声问道:“李牧羊呢?”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这些怪物----”
他的眼睛也发生了变化,以前李牧羊的眼神简单纯粹,有着少年人的喜悦和忧伤。
她没有靠近,站在李牧羊前面不远处的地方对着他笑。
李牧羊的身体在乱石中间乱窜,躲避一块又一块石头的追击。然后飞快的朝着那条狭窄的石径小道冲了过去----
现在的李牧羊哪还有以前黑炭的影子?
脱胎换骨!
水花四浅。
池水平静温暖,失去了初见时的沸腾咆哮之态。仿佛它们的委屈和愤怒突然之间就消失了一般。
“从今天开始,你将是龙族新王,望你继承伟业,振兴龙族,开拓万世之功,保龙族世代昌盛----”
----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和图书
它们从李牧羊的身体上面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那将是解除它们心魔和委屈的希望之所。
李牧羊猛地从睡眠状态中惊醒过来。
----
李牧羊急了,出声喊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他追了上去,想要去抓住那个女人的手腕。
她张开嘴巴,想要对着李牧羊说些什么。
还有远处的那些龙骨,那些堆放在一起就像是垃圾一样摆放的龙头,它们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李牧羊一拳轰出。
血龙池里面爬起来的少年,现在已经成为龙族新王。
“希望如此吧。”林沧海一无无奈。他也不愿意相信李牧羊就这么死了,但是眼前发生的状况一点儿也不乐观。普通人能够在潭底呆上多长时间?他们又能在潭底呆上多长时间?
他们要将这屠龙峡谷掩埋,让它永远都不可能重见天日,出现在公众面前。
“呼----”
“我也相信契机还活着。”楚浔手握剑柄,眼眶血红的盯着寒潭表面。一幅随时都有可能跳进去的模样。
“此为《行云布雨决》,愿你尽快渗透,不落族人之后----”
威武高大的天神雕像、就像是一把巨剑插在巨龙身上的屠龙台,屠龙台上面的巨大石桌以及那替李牧羊招引来降龙禁制的混沌巨斧----
此时此刻,他正浸泡在血龙池里面。殷红色的血水将其下半身淹没,可是他的上半身身体却白皙细腻,如白雪碧石,如最名贵的宫瓷。倘若再有人叫其‘和*图*书黑炭’的小名,怕是会被人笑死。
“新月----”
“放开。”陆契机出声说道。
“我相信他还活着。”千度底声说道。
一个白衣人影从寒潭里面窜了出来,身体带出巨大的水浪。
李牧羊轻轻动弹,身体就突然间腾空而起。
陆契机的身体落地,楚浔的身体也跟着落地。
她风情款款的向着李牧羊走来,脸上带着能够让春花绽放春水荡漾的笑容。
深山老林,寒潭岸边。
他知道,那些人族强者布下的降龙禁咒没能困住自己后,他们就给自己预留了后手。倘若那只没有被碾灭的龙族尚且活着,自然会对那些天神雕像动手,然后天崩地裂,将整个屠龙峡谷都会毁掉----
林沧海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他亲眼见证了楚浔对陆契机的感情,歉意的解释着说道:“说的也是。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着咱们应该齐心协力----”
现在的眼神漆黑深邃如寒潭之水,让人一眼望不到尽头。一眼下去,就仿若经历千年一般。
“卑鄙的人类。”李牧羊愤怒之极。
虽然他不知道李牧羊的修为境界,但是想来是不可能有自己和千度高明的。
他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他感觉的到,她一定是对自己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不然的话,看到她转身离开的时候,自己怎么会那么难过呢?
“你在说什么?”李牧羊急了,出声问道。
当它逃离的时候,整个浮屠城也跟着震动摇晃起和-图-书来,然后大块大块的青金石和汉白玉石脱落----
哐哐哐----
“李牧羊?”陆契机有瞬间的恍神,良久,摇头说道:“我没见过。”
哗啦啦----
可是,那女人的身影已经在金光的边缘处消失。
不知道怎么的,在看到她笑脸的那一瞬间,李牧羊心里的迷惑和烦恼‘嗖’的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现在的李牧羊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
千度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湖面,林沧海站在旁边细声劝慰,说道:“这个时候还没能上来,怕是没机会上来了----”
李牧羊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幽长幽长的梦。
其它的天神雕像也像是有了反应,咔嚓咔嚓的开始断裂破碎起来,然后身体跌倒,朝着龙血池砸了过来。
但是,那颗被十几条铁索束缚的巨大头颅却消失不见。
“楚浔,你刚才到了哪里?为什么我们在潭底没有见到你?”林沧海出声问道。
陆契机看了楚浔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没事。”
成为搅动风云,和星空之下最强者争锋的不世王者。
他知道,那里将会是唯一的逃生之所。
咔嚓----
当她发现李牧羊一脸焦急的模样后,轻轻的叹息,深深的看了李牧羊一眼之后,然后转身朝着那光晕深处走过去。
哗啦----
“这里是屠龙峡谷----”李牧羊喃喃自语。“陆契机呢?”
他的身体飞翔在高空之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屠龙峡谷的一切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