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96章 生鳞幻爪

李牧羊抬起了胳膊,巨大的手掌搭在木桶的边缘。
那些字体生僻诡异,和《祭龙咒》里面的那些字眼相似。不过,这自然是难不懂李牧羊的。要是学院搞一个龙族语等级考试的话,他至少能够过六级----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等级考试,回头得向羊师询问一声。
他怀着探秘猎奇的心理去读的,还有种想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特长但又只能强行压抑隐藏这个秘密的憋屈感。
这种修行方式和道家的《龟息真定功》有些类似,天下法门,到了一定的境界其实就成了万法归一。不管是人族还是龙族,都是同样的道理。
也就是说,他只有功法口决,能不能学会,那就要看李牧羊的天赋和毅力了。
李牧羊轻轻的吟诵着,心里悲恸不已。
“李牧羊----”
关上院门,李牧羊回到卧室,从枕头底下取出那本《龙之语》。
那泡泡越来越大,竟然开始朝四处飞溅。
“快去看,怒江又怒了----”
“生而为龙,横扫乱邦。死而为神,和*图*书神州永昌。”
“李牧羊,快开门----”外面的声音再一次固执的响起。
“李牧羊----”
那些水滴掉落在地上,化作一股股的白烟,瞬间又消失不见,地上没有任何残留的水渍。
李牧羊停止了吟唱,怒江江面上的风停了,浪息了,江面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龙族是为了神州和平而来,却又受人类蛊惑背叛,几乎全族被屠缪殆尽。
有风轻拂,吹荡着院子里的落叶,吹走那些刚刚落下的灰尘。它们钻进屋子里,沿着李牧羊的水桶转着圈圈。
当然,他这么说并不是看不起羊师。李牧羊从内心深处还是很喜欢他的。
“李牧羊,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再不开门我就撞门了----”那外面的声音还在不停的响起。
也不知道将来要便宜那个女人!
龙族生来强大,他们称呼自己为半神之体。但是行云降雨并不是天生的,而是需要经过修炼和感悟才能够做到。
身材真好!
有人说每和图书一头巨龙都能够行云降雨,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血红色的眼睛朝着声音响声的方向转了过去,杀机凛然。
除了龙王和龙族的三大神龙使,能够行云或者降雨的龙族屈指可数。也只有那些极其优秀的龙族才能够掌握这样的技能。甚至大多数龙族耗尽一生也没办法在天空翱翔向大地布雨。
当李牧羊练功修行时,天空有云朵向着他所居住的小院位置转移。
那是《行云布雨决》的口决,在李牧羊修行这种功法时,它会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在李牧羊的面前。
哗啦啦----
“怒江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怪物?不然的话怎么会经常掀起巨浪?”
星空学院的学子们纷纷赶了出来,站在断崖边沿朝着远处张望,对着怒江的波涛大浪指指点点。
他的爪子搭在木桶之上时,那龙爪的威力‘咔嚓’一声将木桶给撕下来一大块的碎片----
“牛虽有耳,而息之以鼻;龟虽有鼻,而息之以耳。凡言龟息者,当以耳言也。”
听说了那样的龙族秘史,继http://www•hetushu•com而融合了龙王的眼泪,李牧羊更能够体会到龙族的悲痛,对他们的处境感同身受,同情不已。
李牧羊把《龙之语》收了起来,脱掉身上的长袍,打量着自己结实的躯体。
现在他读懂了龙族的悲情、龙族的苦难,以及那字里行间难以掩饰的缅怀和苍生为王的使命感----
《龙之语》刚刚响起,怒江江面再次风起云涌,大浪滔天。
那些围观的学生们又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热闹要看,就各自散去。
很快的,开始有咕嘟咕嘟的泡泡声音响起,然后那桶里面的温水就像是烧滚沸腾了一般。
屋子里面安静极了,仿佛时间也在这一瞬间停止了。
声音急促,拍门的节奏也急促起来。那声音越来越大,听起来像是有什么焦急的事情。
啪啪啪----
李牧羊的思绪清净空明,脑域里面有一颗颗金色大字在闪烁。
----
上一次读起的时候,心中充满了好奇,以及自己竟然能够看懂龙语的惊喜。
院子外面,有人在拍打着门板,喊http://m•hetushu•com叫着李牧羊的名字。
轰----
李牧羊的脑袋猛地从那滚水里面窜了出来。
李牧羊的整个身体都埋在水桶里,水面平静安逸,只有细小的涟漪在轻微的荡漾开来。
李牧羊的身体潜入水中,将脑袋也埋进去,按照记忆中的口决,将身体放松,进入龟息状态。
现在,龙族的振兴大任竟然托付给了一个人类----还有比这更加荒谬的事情吗?
突兀的,水面的涟漪开始变大,出现一些剧烈的波纹。
“生而为龙,福泽万方。死而为神,德脉流长。”
和李牧羊融合的那头黑龙自然是能够施展这种神通的,可惜李牧羊想要使用的话,还需要重新修习----
虽然融合了龙王的眼泪,拥有了龙王的记忆和各种各样的功法秘籍,可是,李牧羊需要时间和精力去将它们占为已用----现在的他也不过就是一个空谷境的低级修行者而已。羊小虎来了都能够一巴掌把他拍死。
褐色的皮肤,坚硬的鳞片,还有那尖锐锋利的指甲----
咕嘟咕嘟----
他脸上的和-图-书皮肤完好无损,并没有被这滚水烫伤,但是眼睛却变成了血红色。
“等到我学有所成,定当潜入怒江底下去一探究竟----”
只是那些白色的云朵懒洋洋的,不像是因为神龙聚拢而来,看起来更像是它不小心被风给吹过来的----很有演戏天赋,一点儿也不会让人怀疑它的动机。
不,那不是人的手掌,而是龙的爪子----
他将身体浸泡在房间的水桶里面,然后按照自己脑海里龙族的修行办法去练习《行云布雨决》。
李牧羊已经知道这段文字是《祭龙咒》,所以也不敢多念。他怕自己再次召唤出那些龙魂,被有心人发现是自己搞的鬼,到时候也不用再想着要覆灭人族了,怕是人族很快就把自己给覆灭了----
“呼----”李牧羊沉重的喘息,大口大口的喷出热气。
水温越来越热,咕嘟咕嘟的泡泡越跳越大。就像是这木桶下面有一堆巨大的柴火在燃烧一般。
再次读起这本《龙之语》,和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那血红色的眼睛像极了那黑龙发怒时的眼睛。